banner
1 月 14, 2021
98 Views

「這個問題就不用你操心了,我爹自有辦法!」

Written by
banner

「那我就拜託你們了。」黎青羽笑著將手裡的紙張舉在身前,一副開朗的模樣。

看著她的笑容,鹿昭突然恍惚了一下,心裡有些酸酸的。

黎青羽長得好看這一點她從一開始就有深刻的認知,同為女性,在黎青羽面前她根本生不出一點點比較的心思,然而如今她卻發現,即使是知道自己的身體很有可能永遠也治不好了,黎青羽也能笑得如此豁達,這樣的笑容比以往更讓她沉溺。

有些慌亂的移開視線,鹿昭輕輕咳了一聲化解尷尬:「你現在行動不便,所以我會一直陪同在你身邊,現在距離星辰斗會還有大約四個月的時間,我打算好好衝擊一把,或許能趕在斗會開始前突破成丹期,這樣保護你的機會就更大一些了。」

這麼快就能衝擊成丹期了?!

黎青羽一臉的驚訝,將手中寫著「加油!」的紙張使勁在鹿昭眼前晃了晃,以表示支持。

接過那張寫著「加油!」的紙,鹿昭盯著那兩個字看了許久,然後將它折好放進了懷中,還拍了拍:「謝謝鼓勵,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這段時間我可能會一直閉關,所以有什麼事我會不在你身邊,你就找鹿旬好了,他對你言聽計從,你可以隨意差遣!」

「好。」

「那我走了,你也加油恢復!」

「嗯!」

+++++++++++++++++++++++++++++++++++++++++++

西星辰原上山林密布,河谷縱橫,有許多天然形成的溶洞,因為能提供修鍊優勢,因此不少都被隱世的靈修們佔據做了閉關洞府。

謀斷關隴

過了一會兒,看上去面相最為兇惡的那個靈修拍拍手打斷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總結道:「所以說,我們這次的目標就是那個白髮小子,他手裡的那把靈氣傘絕對是上品靈器,甚至還有可能是神器,只要我們能把它搞到手,以後的日子還用愁嗎?」

另一位面色陰沉的男人補充道:「而且那個小子的實力才成丹期,身邊跟著的那個光頭實力也不高,我們只要做好計劃,成功的幾率很大。」

這時,一個蒙著臉的小個子女人插話進來:「據我的觀察,他們倆大概在一天後經過這裡,我們可以事先布置好陷阱,面對那樣一個狡猾的小子,我們準備再多也不會嫌多的。」

「就這麼定了!」

……

正坐在長庚傘上優哉游哉往前飛的俞琛完全沒有想到,前方不遠處會有一群人正在討論著對他下手的事宜,他正在心裡總結上一次任務中獲得的經驗。

離開天璇峰至今已經超過半年了,他走走停停,一路上經歷了不少,這麼長時間才走了西星辰原內預定計劃一半的距離,不過收穫卻實現而易見的。雖然他的境界依舊停在成丹中期沒有大幅進步,可是在戰鬥經驗以及靈力與法則的運用上進步了不止一點,如今的他如果對上半年前的他,在準備充分的前提下完全可以做到瞬殺,這一點可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坐在他身邊的光頭同樣在感嘆自己的進步。

光頭以為他以前經歷的事情足夠比許多靈修都要豐富了,可是跟在俞琛身邊不過半年他就發現自己以前雖然經歷了許多事,可是最後的收穫卻少得可憐,時間簡直都被白白浪費了。俞琛的實力境界雖然不如他,可在修鍊方面因為有著系統而且具體的傳承,甩他不止一條街,每次他使用靈訣的時候都會被俞琛鄙視,然後親自教導,這可比他獨自摸索來的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半年時間一晃而過,被人稱作「光頭白髮」的奇異組合在西星辰原上漸漸打出了名聲,有的靈修甚至會主動找上門來請他們加入到自己的隊伍當中,不過除了臨時任務之外全都被俞琛拒絕了。

就在不久前,光頭終於得知, 反派皆男神[快穿]


天璇長老的弟子啊!如此高層次的靈修居然被他給碰上了,而且還和他一起組了隊伍!這簡直就是在做夢!

「前方不遠處有一個普通人類的小鎮,我們去那裡歇一下吧。」 龍象帝尊

光頭盯著前方看了好半天才隱隱約約看到了幾道裊裊升起的炊煙,想想好像確實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休息了,便一口答應:「行,前兩天被砍中的地方現在都還疼呢,我打算好好睡一覺。」

「睡一覺就算了,你對於靈力的運用還是粗糙的可以,這段時間我打算好好的指導一下這方面,作為隊友,我可不希望你成為我的拖累。」

光頭被噎了一下,看一眼一臉正經的俞琛,把反駁的話默默地咽了回去,只能「嗯」一聲表示知道了。

其實想想,這可是別人盼都盼不到的待遇,他還奢求什麼呢?

-(未完待續。。)

… 雖然下定決心要在星辰斗會前拼一把,但鹿昭最終還是沒有突破成丹期,等到了要出發那天的時候依舊被卡在成丹期壁障前一動不動,不過她本人對此倒是沒多少遺憾,只覺得應該是自己積累不夠,基礎不牢的話就算強行突破了最後也會留下不少隱患,還不如慢慢來。

得知這個消息后,黎青羽本來想找個機會開導她一下的,不過看她似乎不像情緒低落的模樣也就什麼都沒說,只是多給了她幾個微笑表示鼓勵。

化形期的鹿旬並不在可以參加星辰斗會的人員名單之列,不過小小的他為了能夠一直黏在黎青羽身邊可謂是費勁了心機,足足纏了他父親一個多月,讓他父親很是為難,幾次想要鬆口答應,但最終還是強硬的拒絕了。

化形靈獸可是一個活著的移動寶庫,很少有靈修能夠在知道他們的身份后不動歪腦筋,鹿旬才化形不久,身上靈獸的感覺還沒有完全褪去,稍微有點眼力的人都能看出他異於常人,到時候萬一身邊的人稍有疏忽,就他那點實力還不任人宰割?所以不管他怎麼哀求,族長都冷著一張臉回絕。

因此在他們出發這天,鹿旬站在駐地大門前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目送他們離開,看他那樣子就像被狠心的親人拋棄了一樣,讓黎青羽忍俊不禁。

離駐地遠了一些后,幾人帶著黎青羽坐上一件特製的靈器慢慢地在樹林間穿梭飛行,十分照顧她。

為了壓制和拔除火毒,黎青羽的靈力和神念幾乎全部用在了上面,因此她現在幾乎就是個空有成丹期修為的普通人,如果沒有人帶著她的話,她一個人趕路只能用走的。而且她現在的身體情況依舊不太樂觀,就算有人帶著也不能太顛簸,不然會引發內傷。活像個不能磕不能碰的瓷娃娃。

對於自己的身體狀況,黎青羽只能表示無奈,好在那幾位角鹿族人都沒有表示出一絲一毫的不耐煩,不然她絕對會很愧疚的。

一行幾人在兩天後飛過了中星辰原與西星辰原之間的界碑正式進入西星辰原的境內,西星辰原比中星辰原聚集了更多的靈修,就在他們前方不遠處便有一處靈修聚集點,幾人商量了一下后決定去那裡休息一會兒,便朝下降落步行前進。

身為靈修,黎青羽從來沒有體會過普通人類到底是如何生活的,然而這段時間因為無法使用靈力和神念。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過得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就連趕路的時候都沒有用過一絲靈力,這種感覺是她從未體會過的,總覺得好像自己明白了什麼但具體又說不上來到底明白了什麼,不過她有種感覺,只要等她拔除火毒,她這段時間收穫了什麼就會浮出水面了,所以她並不急於弄清。

慢慢地走進這處聚集點,黎青羽發現這裡的人們過得十分散漫。就連買東西的店家都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顯得特別新奇。

沒走多久,幾人就看到了一處清河谷的分部,在這裡可以認證丹師器師以下的煉丹師煉器師等級。看到這個分部。黎青羽才想起雖然自己已經能夠煉出地階丹藥可是卻一直沒有去認證煉丹師等級,根本沒有辦法證明自己是個地階煉丹師,如果放在以前她還能現場煉上一爐來證明,可是現在。別說煉丹了,就連引動地火她都做不到,估計現在再說她是個地階煉丹師誰都不會相信的吧?

鹿昭同樣看到了那個清河谷分部。一臉感興趣的模樣問道:「阿黎是煉丹師,去過清河谷嗎?那裡是不是真的有很多很多的煉丹師煉器師?我聽我爹說隨便扔塊磚在街上都有可能砸中一位天階煉丹師呢。」

「去過,確實很多,族長說的雖有誇張但也不算錯。」舉著一個由鹿旬親手製作的本子回答她的話,黎青羽覺得自己寫字的速度得到了充足的鍛煉,一句話居然沒花幾秒就寫完了。

「那阿黎的煉丹師水平也在清河谷認證過嗎?說起來,我好像沒看見過你的煉丹師徽章呢,為什麼不戴在外面?」


看著鹿昭感興趣的模樣,黎青羽無比羞愧的舉起本子擋臉:「我沒去認證,沒有徽章。」

「欸??為什麼沒去認證呢?你明明去過清河谷啊!」鹿昭一臉驚奇,然後做恍然大悟狀自己給回答了,「難道說是你怕你草木之靈的身份被人發現才不去的?也對,那裡可是清河谷,難保有人會發現你的身份,不去認證也算穩妥,反正煉丹師也不一定非要清河谷認證,你總歸是個地階煉丹師嘛。」

黎青羽嘴角抽了抽,繼續拿本子擋臉:「沒你想的那麼複雜,我只是忘了。」

「……」看著躲在本子後面的黎青羽,鹿昭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覺得原來阿黎也會有這麼可愛的時候,簡直想讓人摸頭。

知道她現在根本沒法煉丹,鹿昭也就沒提讓她去認證徽章這種事,不過依舊和她一起進了清河谷分部。

畢竟是丹器聖地,說不定會有能夠處理火毒的方法呢?至於其他幾位族人,先去找落腳的地方了。

清河谷的這個分部修得十分大氣,守在門口的那個門童見有人進門趕緊出聲招呼他們:「幾位是來做什麼的呢?」

鹿昭猶豫了一下然後才回答:「來問一些有關煉丹方面的問題。」中了火毒這種事應該屬於煉丹範疇吧?

門童顯然對於待人接物十分有經驗,微笑著為她們引路:「請這邊走跟我來。」

跟在門童身後,黎青羽四處張望著打量建築內部,發現很多建築細節都能看到遠在不知道多少個千里之外的清河谷的風格,有些地方還能看到靈陣的痕迹,她大膽猜測,或許這個分部就是一整個靈器也說不定。

門童領著二人直接上了二樓,在這層樓內,黎青羽聞到了一股淡淡的丹藥清香,仔細分辨一下,她發現自己居然能夠僅憑味道就將這股香味當中的四種丹藥都認出來!

她被這一個發現給小小的震驚了一下。

以前她最多通過味道辨認部分靈草,而且還會有很多認錯的,可是剛才那一下她心裡有著十足的把握絕不會出錯,二樓飄著的味道裡面有且只有四種丹藥,而且每一種的品階她都能夠確定。

這是怎麼一回事?難道說是因為她之前煉丹煉的太多所以就連味道都能夠記住了?

懷揣著幾分狐疑,二人跟著門童在一個房間門口站定,門童輕輕敲了敲門,高聲道:「盧大人,有客人來訪。」

門童話音剛落,門內就傳出一個女性的聲音:「讓她們進來吧。」

「是!」

門童將房門打開,示意二人可以進去了,自己卻站在門口不動,想必是沒有進入房間內的權利。

二人也不再管他,微微點頭表示謝意后就走進了房間,門童在他們進門之後便將房門給帶上了。

房間里一大股靈草的味道,黎青羽鼻子輕輕抽了抽,下意識的又開始辨認各種靈草的種類,鹿昭並沒有注意到她在幹什麼,而是向前一步朝那位坐在桌子前認認真真的處理一株靈草的女修行了個禮,開口道:「這位大人,我們是來請教一個問題的,有關於煉丹的問題。」

女修從她們進門開始就沒有抬起頭,一直認真地做著自己的事,在鹿昭說話期間也沒有停下手裡的動作,看起來眼前的工作似乎很重要。

「哦?什麼問題?」

鹿昭側頭看了一眼黎青羽,卻發現她正盯著旁邊一個架子上的盒子發獃,只好接著道:「請問,木系靈修在煉丹時不慎讓火毒入體,該如何處理?」

「嗯?」那位女修手上的動作頓了頓,雖然依舊沒有抬頭,但腦袋卻往她們這邊偏了偏,「一般來講火毒入體不會太深,多花些時間拔除就可以,不過既然你找到我這裡來問,想必火毒程度不淺吧?」

「是的。」鹿昭又看了一眼黎青羽,可她依舊在發獃,「我家大人煉丹時太過廢寢忘食,並未注意火毒入體,等她發現的時候已經蔓延到全身經脈,就連丹田都沒能倖免。」

那位女修一聽這話,終於抬頭轉向她們這邊看了一眼,視線在二人身上來回過了幾道之後定格在黎青羽身上,問道:「這位就是那位中了火毒的煉丹師嗎?」

鹿昭伸手扯了一下還在發獃的黎青羽。

黎青羽一臉茫然地轉頭看向鹿昭,然後才發現這個房間的主人正在看她,於是舉起本子在上面畫了一個大大的「?」。

鹿昭扶額:「很抱歉,我家大人因為火毒的緣故暫時無法開口說話,只能用這種方式交流。」

女修倒不在意這些細節,看了一眼黎青羽之前盯著看的那個盒子,露出一副瞭然的模樣問道:「你對它很感興趣嗎?」

黎青羽猶豫了一下,低著頭看不太清楚臉上的表情,而在她舉起的本子上寫著:「裡面是顆草木之靈的晶核吧?」

看到這樣的內容,鹿昭心裡一緊,盯著女修的眼神變得不善起來。

她好像帶著阿黎來了一個不太安全的地方啊……

-(未完待續。。)

… 其實黎青羽一開始並沒有注意到那個在這個房間里顯得十分不起眼的小盒子,房間里濃郁的靈草味分散了她所有注意力。可是僅僅過了幾秒鐘,她就從這一堆駁雜的味道中分辨出了一種特殊的木材的味道。

封靈木的味道。


封靈木是一種名為古脈靈樹的樹木枝幹,用這種木材製作的容器能夠完美的封住容器內部物品的靈氣,通常用來盛放草木之靈或者化形靈獸的晶核,不過因為最近晶核越來越少見,這樣的容器一般被用作保存品階超過上品的靈石。

在以前,以屠戮草木之靈和化形靈獸為主業的靈修們會隨身攜帶封靈木製作的容器,身上或多或少都會有封靈木獨特的味道,所以前一世的時候衛離專門為此訓練過黎青羽,讓她牢記封靈木的味道,只要碰上身上有這種味道的靈修,不管他是誰,先跑為上。

至於她為什麼會覺得裡面是一顆草木之靈的晶核而不是靈石或者其他的東西,是因為她剛才拼著火毒爆發的危險探出了一絲神念去查探,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但她確實在盒子周圍感受到了草木之靈晶核的波動。

真是不太順利啊……一出來就遇到這種事……

黎青羽低著頭等待女修的回答,心裡盤算著該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她。

出乎兩人的意料,女修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一副挺高興的模樣放下手中的靈草走到架子前伸手取下那個盒子,對黎青羽說:「我這東西放在這裡很多年了,你還是第一個這般認同我的成果的人。」


認同你的成果?什麼成果?殺掉了一位草木之靈嗎?

黎青羽的心突然糾了起來,一種難以言說的悲哀感將她整個籠罩:同族被殺這種事居然被人當做成就來炫耀!

不過下一秒,她就知道她錯了。

女修當著她們的面將盒子打開,裡面端端正正的放著一個透明的水晶小瓶,小瓶中裝著大半瓶青綠色的液體。發出微微光芒。

這瓶不是晶核的東西居然能發出幾乎類似晶核的靈氣波動?

如果不是知道晶核是不可熔性固體,黎青羽肯定會以為這些液體是液化后的晶核。不過這位女修之前就說過了,這裡面的東西是她的成果,也就是說這時她研究出來的東西,而非真正的晶核。

看到盒子里的東西,鹿昭也知道黎青羽的猜測錯了,趕緊把那一分敵意收斂起來,努力讓自己看上去充滿了好奇,好像剛才那一幕都是錯覺。

女修將那瓶液體從盒子中取出遞到了黎青羽面前:「你可以看看,如果對我放心的話。甚至可以嘗嘗看,不過不能多喝,否則身體會出問題的。」

猶疑的看了一眼女修,黎青羽伸手接過瓶子,隨後便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盯著手裡的瓶子——這種特殊的感覺,真的和晶核一般無二!

拔下瓶塞,黎青羽毫不猶豫的仰頭把那液體倒了一兩滴在嘴裡,接著就感覺到了一種特殊的充盈感,這種感覺和她之前與俞琛最早下山時吸收掉那一塊晶核的感覺極為相似!

「是不是感覺到靈力有很大的補充?」女修歪了歪腦袋。一臉的驕傲,「這可是我的獨家絕技,如果不是你發現了,我還打算一直等到下一屆萬靈大會的時候才公布出去的。」

黎青羽已經震驚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如果說女修能夠大批量生產這樣的液體的話。萬靈界的草木之靈哪裡還會有這麼多的殺身之禍?這可是整個草木之靈的福音啊!

「哦,對了,剛才不是說你中了火毒嗎?很嚴重的話,你可以稍微多喝點看看。或許會有效果,不過我也不確定,畢竟只是理論上可行。還沒有找人試過。」女修說著聳了聳肩,露出一副期待的表情等著黎青羽做決定。

這是把自己當成試驗品了呀。

黎青羽雖然在心裡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卻認為她說的話有幾分道理,更何況剛才她已經喝過一點,感覺好像真的對火毒有壓製作用,只不過因為量太少不太好確認罷了。

鹿昭在旁邊看著黎青羽手裡拿著那瓶未知液體,再看看好像巴不得馬上讓她喝光手裡東西的女修,阻止也不是不阻止也不是,最後一跺腳往後退了幾步隨她們去了。

都是煉丹師,對這些東西可比她了解得多,她還是在一邊當壁畫好了。

稍微想了想,黎青羽便毫不猶豫的又往嘴裡倒了一些液體,這一次,她足足喝掉了三分之一。

女修並沒有因為液體減少太多而不快,反而饒有興緻的盯著黎青羽的臉看,生怕漏掉了一點細節。

那三分之一的液體一下肚,黎青羽的腦袋突然有些暈,感覺有點像喝酒喝多了那種神志不清的狀態,不過這樣的感覺僅僅維持了三四秒就慢慢消失了,接著她便驚喜的發現,經脈當中一直靠著靈力和神念才能壓制的火毒有一部分就像被凍住了一樣失去了活力,被這部分火毒附著的經脈感覺溫溫的,沒有了之前那種撕扯的痛苦。

喝三分之一就有這樣的效果,如果全部喝掉呢?

有了這樣的想法,黎青羽拿著瓶子的手又往上抬了抬,抬頭看一眼對她的行為沒有任何標示的女修,仰頭將一整瓶液體全部倒進了嘴裡!

「啊!」一旁的鹿昭被她這一舉動嚇了一跳,不由驚呼出聲。

之前女修可是說過喝多了身體會出問題的,她怎麼把它全都給喝完了?!


女修在黎青羽喝掉所有液體之後就上前一步扶住了搖搖晃晃好像馬上就要倒下去的她,將她手中喝空的瓶子接過來隨手放到一邊,然後把她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這一次神志不清的感覺稍微長了一些,等黎青羽恢復清醒的時候就看到鹿昭和那位女修正站在自己面前看著自己,一個滿臉擔憂,一個興趣盎然。

再查看一下身體內的火毒,果然和之前一樣被壓制住了,就連丹田中的火毒都變得沒那麼躁動,不過晶核中的火毒卻沒有絲毫變化。

「感覺怎麼樣?」女修問。

「火毒被壓制住了。」黎青羽舉著本子回答,「不過應該只是暫時的,對拔除好像沒什麼幫助。」

「這樣啊……」女修伸手摸了摸下巴,好像在思考什麼問題,隨即又問,「火毒被怎樣壓制住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