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81 Views

陳林動也不動,身軀只是驀然間輕輕一震,立即殺氣縱橫,一道道人形劍氣,從他體內狂飆而出,飛撲擊殺。

Written by
banner

他一步一步,遊走虛空,每一步踏出,就是跨越千丈之遙,在炎潮駭lang之巔,身周氣息狂暴奔騰,沒有任何妖族能夠靠近得了他身軀周圍。

唯有一道道人形劍氣,撲殺出去,擊殺了大量妖族,奪取得到妖胎、妖種、妖魂,旋即歸來,陳林將一切所獲收取之後,人形劍氣再度飛撲,殺將出去……

的確,每當炎潮衝擊沿岸,妖族開始入侵,雖然是莫大的危險,每一次都不知道會有多少修行者隕落,但是,也是一場巨大的機遇。

修為越是強橫的強者,在這樣的機遇之中,越是能夠得到巨大收穫。

陳林此刻就是如此。

喪命在他手中的妖種境界妖族,多不可數,妖魂之境的妖族,也不在少數。

不過,對於到達妖魂之境的妖族,陳林就不再是簡單擊殺了事,而是有所甄別。

只有一些普通種類的妖魂之境妖族,他才會隨意擊殺,奪取得到其本命妖魂,以及屍骸之中的有用部分,就算了事。

對於一些特殊異種,頗為罕見的妖族,比如玄羽天蛛、浴火之驥、雷音巨夔……等等,這一類罕見妖族,只要是修行到達妖魂之境,他便都一概鎮壓起來,直接收進「古劍界」中。

轟隆隆隆……

忽然間,南方天際,巨轟如雷,一眼看去,就可以清楚看見,一堵龐大的赤紅色潮頭,如同移動的偉岸城牆,轟然碾壓而來,速度極為兇猛。

第三波炎潮!

這一波炎潮,已然是到達千里之內,許許多多的修行者,都已經能夠清楚看見,不由得齊齊失色,就連陳林,也是一樣。

「不好!這一波炎潮,實在兇猛,到達這個距離,仍然凶威澎湃,足足有上千丈之高,如果是再推進千里,到達防線之前,肯定是仍然不下於那九火天幕大陣,這還得了?」

不單單是陳林,眾多的修行者,也都是駭然失色,狂叫起來:「不好了!炎潮太兇猛,這一波襲來,就算是九火天幕大陣,也不一定抵擋得住……」

「千年一遇,千年一遇的炎潮啊!」


「近千年之前,從來沒有聽說過,九火天幕大陣這一道防線被攻破,炎潮和群妖得以入侵到達內陸之中……」

「但是,在我們流火劍宗上萬年的歷史上,這種事情,可不是並沒有發生過!要不然的話,這一次的炎潮,為什麼會說是千年一遇,而不是萬年一遇?」

「怎麼辦?怎麼辦?這第三波炎潮,我看是萬萬抵不住了,就算是有眾多強者出手,加持九火天幕大陣,也不一定能夠抵擋得住!」

「幸好,幸好!到達現在,還沒有第四波炎潮的跡象,只要抵擋住這一波炎潮,就算是大功告成,剩下來就是把入侵的妖族,盡數滅殺在防線之外……」

「靠近了!原來越近了!快走!快退回防線之後!」

「快……」

咚!

咚!

……

與此同時,從鎮南城中,詔令修行者退回防線之後的警報聲音,也猛烈響起,所有的人都不敢大意,立刻紛紛退卻,退回到達九火天幕大陣之後。

陳林身形一閃,就出現在蘭蒼正雄、求子楚等人身旁。

「師尊!」

「少主!」

「少主!」

眾人紛紛施禮……

就在剛才,他們也是遠遠注意到,陳林連斬靈境強者。

在求子楚等人看來,這就足以證明,陳林必然也是靈境強者,只不過,他們以為,是自己修為不足,眼力太淺,無法分辨出來陳林的具體修為。

當然,蘭蒼正雄這老魔卻是清清楚楚,陳林分明才是劍魂一階。

然而,就是劍魂之境一階的陳林,已經完全可以輕鬆滅殺一切低階靈境強者,如果陳林手段齊出,就算是他這樣的中階靈境強者,也一樣是難逃一死……

陳林指尖彈動,立刻劍光如火,連連崩炸,平靜吩咐道:「求子楚,木恩、黃丘易,你們還是如同以往,把這一次的所獲,全部收集在一處,等待大戰之後,一起均分。嗯,你們的實力,還是太弱,到時候我親自出手,助你們再進一步!」

眾人聞言,紛紛大喜,連連稱謝。

蘭蒼正雄魔瞳幽幽閃爍,沉聲說道:「少主,這一波大潮,恐怕……不一定能夠抵擋得住啊!」

陳林的神色,則是沉靜如水,說道:「這一波炎潮,想要抵擋下來,應該是沒有問題,流火劍宗不可能沒有這種準備。如果千年一遇的炎潮就抵擋不住,那這漫長歲月中,流火劍宗的老巢說不定都已經被妖族侵佔,這數百萬里疆域,早就成了群妖的樂園了。」

「少主說得是。」

蘭蒼正雄轉念一想,也是明悟過來,頷首贊同。

陳林卻道:「我所擔心的是,恐怕,這恐怖大潮,不會僅只有這第三波而已……」

「什麼?」

蘭蒼正雄等人都是大驚,駭然道:「難道還有?」

「不錯!」

陳林道:「難道你們沒有發覺?這已經是第三波炎潮即將抵達,這在千年之中,都是第一次。千年以來,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連續三波炎潮,最多也就是兩波而已。

而這一次的炎潮爆發,直到第二波炎潮之後,才有妖靈強者出現,而且並不算太強……」

他忽然冷冷笑了起來。

「難道,在過去千年之中,每逢炎潮爆發,那些只有一波就告結束的炎潮,就從來沒有出現過妖靈強者?就算是發生兩波炎潮,想必也是數十年,上百年才有一次,難道都是像這一次這樣,偌大鎮南城鎮守的萬里防線,只出現了一頭妖靈強者?」

陳林此話一出,求子楚等人,都是齊齊一怔。

「師尊說得正是!」

求子楚連忙道,「從前的時候,就算只有一波炎潮,隨後都會有妖靈強者出現,僅僅是我們鎮南城鎮守的這萬里防線,少說也會有兩三名妖靈強者,多則四五名……但是這一次,直到第二波炎潮之後,似乎才出現一頭妖靈強者,被師尊你擊殺了!」

「不錯!」

陳林冷聲道,「鎮南城中,僅僅是流火劍宗的劍靈之境強者,少說也有二十名,這麼多的靈境強者鎮守在此,可不是為了每當炎潮發生,群起圍攻一群妖魂強者的!」

「怎麼說……」蘭蒼正雄目綻凶光,「在後面?」

「不錯!」陳林肅然道,「第三波炎潮之後,必定群妖無數,妖靈強者,妖魂強者,群起而圍攻,甚至,我懷疑……說不定還會有後續的炎潮,更多的妖族!」

陳林的目光,十分深遠,遙遙望向那炎潮之後,似乎是能夠洞穿而過,直達大離淵中,清楚地看到,那裡的無窮妖氣,衝天爆發,猛烈交轟,是在蓄養攻勢,等待著機會,意圖一舉進擊,徹底攻破人類的防線,殺入內陸……

轟!

爆炸!

驚天動地的大爆炸!

突然爆發了!


整個大地,都在震顫。

背後的群山,在連連搖晃。

甚至,一座座龐大的山峰,發生了崩裂,紛紛傾頹。

一股無與倫比的狂暴氣lang,陡然從最南方侵襲而來。

那已然接近防線的第三波炎潮,突然速度暴漲,彷彿是有一股無形的巨力,在其後方大力推動,使得這第三波炎潮加速推進,衝擊防線。

與此同時,最南方的天空,突然一片紅光,染遍半壁蒼穹,濃烈的火焰升上高天,不知道幾萬丈、幾十萬丈之高,在萬里之外,猶然清晰可見。

蘭蒼正雄震撼道:「少主,你……說中了!第四波炎潮……」

正當此刻,突然四方激蕩,氣流奔騰,那第三波炎潮,終於撞上了九火天幕大陣!

… 在第三波炎潮終於到達,狠狠衝擊九火天幕大陣的時候,第四波炎潮,竟是真得出現,從南方萬里之外的大離淵之中,衝天而起,兇猛爆發,直入霄漢。

那恐怖光火,震撼人心,染遍蒼穹,足足衝上幾十萬丈高度,在萬里之外,仍舊是可以用肉眼清楚看到。

這一份震撼,簡直勝過第三波炎潮對九火天幕大陣的衝擊。

因為,所有人都清楚,這第三波炎潮,還有抵擋住的可能,然而,那第四波炎潮,一旦到達,卻是根本不存在抵擋的可能……

當此之際,第三波炎潮衝擊而來,終於抵達,狠狠撞上九火天幕大陣。

即便是跨越萬里,這一波炎潮的力量仍舊是極其強猛,潮頭澎湃激蕩,足有上千丈高度,幾乎不下於那九火天幕大陣。

由此便可以想象,當那更加龐大,更加可怖的第四波炎潮到達之時,毫無疑問,炎流巨浪會遠遠超過九火天幕大陣!

這便是如同防海的堤壩,當狂嘯的巨浪甚至高過堤壩時,堤壩存在的意義便幾乎是零,絲毫不能達到阻擋的作用,堤壩之後的一切,全部都要被傾軋、掩埋,毀於一旦。

……

……

「擋住!」

一名流火劍宗的強者,掠過修行者之間,厲聲怒吼,「所有人,不管是不是我流火劍宗弟子,全部都給我出手,不惜真氣,加持大陣,一定要擋住這一波炎潮!」


「城主大人和各位劍靈強者,已然發出求援信符,流火千峰的強援,很快就會到來,多少炎潮和強妖,都絕不可能越過防線一步!」

此時此刻,矮山防線之上,所有人都是處於震駭之中。


那些流火劍宗的劍修大軍,還能夠在高層調度之下,勉強整齊出手,催動真氣,狠狠轟入九火天幕大陣之中,抵擋這第三波炎潮。

而另外的那些修行者,則是早已驚駭無比,反應不過來。

任憑如何催促,彈壓,都控制不住了。

「擋不住……擋不住了!」

「是啊,後面還有更加恐怖的炎潮!根本……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住啊!」

「我們還留在這裡幹什麼?等待后一波炎潮到來,撕破大陣,沖開防線,把所有人都埋葬么?」

……

人群之中,驚呼迭起。

以眼下情形來看,抵擋不住,是必然之勢。

繼續留在防線上,等於是自取死路。

不如早早退走。

身後是連綿群山,廣闊的縱深,只要趁早退走,就算是后一波狂暴炎潮到達,撕開了防線,繼續向北侵略,也是無妨。

哪怕是炎潮一口氣深入到數萬里,數十萬里,淹沒無數群山,眾多城池,那也不算什麼。

逃得了性命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更何況,眾人之中,還有一成左右的人,根本就不是流火劍宗弟子。

此時逃走,哪怕是從此以後被流火劍宗拒絕入境,再也不能夠到大離淵沿線來「淘寶」,那又算得了什麼?

「想走?」

那名奔走呼號,號令眾人一起出手,加持大陣的流火劍宗強者,立刻發出冷冷怒喝,「是誰說肯定抵擋不住?妖言惑眾,破壞人心,罪該萬死!」

咻!

此人猛烈出手,劍光爆發出來,烈焰滔天,赫然是一名流火劍宗的九階劍魂強者,催動出來一道披靡劍芒,猛地鎖定一人。

「死!」

這是一名道修。

足足達到了六階道魂的境界,顯然,是從數百上千萬里之外,來到這鎮南城,進行「淘寶」的強大道魂強者。

此人剎時全身一顫,狂吼一聲,叉手就抓,連忙打出來一道道光華。

每一道光芒,都是一道符籙,其中赫然是有著道符。

而且還有中品道符,甚至還有一道上品道符,鎮壓在燦燦符光之中,猛地結成一片巨大符光,如同巨盾,抵擋在身前。

噗哧!

然而,那劍光猛烈殺至,劍氣之中劇烈燒灼,乃是流火劍宗衍火一脈的強大劍道,小衍火劍道,並且足足達到了九陽六陰,圓滿的境界。

十五道陰陽火焰,衍化於劍芒之中,猛烈暴擊,一劍之下,就洞穿了浮光巨盾,瞬間洞穿這名六階道魂強者!

這名九階劍魂強者,悍然出手,一劍之下,便是擊殺了一名六階道魂強者。

而且,這名道魂強者,顯然就是北方的強大道修宗派,御符道門的人。

「哼,再有妖言惑眾,離散人心,拒絕對抗炎潮群妖,妄言逃竄者,一律都是這個下場,殺無赦!」這名九階劍魂強者,發聲厲喝,殺氣衝天。


他目光一寒。

登時之間,附近的眾多修行者中,尤其是那些流火劍宗的弟子,雖然不屬於流火劍宗有組織的劍修大軍,此刻也立刻反應過來,紛紛都加入到加持九火天幕大陣的行列之中。

這時,這名九階劍魂強者,突然目光如電掃來,瞬間到達陳林等人近前,厲聲喝道:「你們為何不去加持大陣?還配做我流火劍宗弟子嗎?」

「你是什麼東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