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84 Views

赤紅的荒原之上,偃師淡淡的環視一周,看到了人類陣營的噤若寒蟬,也看到了魔族陣營的恭敬崇拜,面無表情。

Written by
banner

對於那些孱弱的人類登樓者,他沒有太多的心思殺死對方,第一,因為他的目標不在這些連靈境都沒有跨入的修行者身上,第二,他現在的狀態也不足以支撐他發起一場屠殺,就連擊殺韓千秋他也出於謹慎的心理出了三劍。


而對於那些面露恭敬順從之意的魔族登樓者,偃師更沒有什麼閑心去帶領他們,分隔百分之十的靈識凝聚分身於此是為了一件重要的小事,所以偃師不準備繼續停留。

紫色的長袍緩緩虛幻,正如他不知所以來到此間一般,偃師不知所以的消失無蹤,留給這百名登樓者無限震撼!

天山之人圍著韓千秋死不瞑目的屍首,沉默低泣;秦蘇兩家長長出了一口氣,有一種劫後餘生的喜慶。其餘人魔兩方的登樓者望著那片已經空空如也的傳承之地,悵然若失。

沒人知道偃師如何出現,但隨著他的現身,紫靈刀聖的傳承消失無蹤,所有的死亡都變得可笑無比。

但死亡是殘酷的,所以場間的沉默依舊,直到血色的灰塵緩緩落定,分屬兩方勢力的修行者才緩緩邁出自己的腳步,向著第十一層傳送出口方向而去。

赤紅的土地漸漸歸於平靜,一場激烈的爭奪最終以一種近乎鬧劇的形式收場,所有人心頭都飄來了一朵烏云:如果偃師能夠隨意穿梭摘星樓層,或者說有著能夠欺瞞過摘星樓檢核的手段,那自己哪裡還有什麼安全可言呢?!

偃師才沒有心思去理會那些人類的想法,此時的他望著那條通往第十一層的空間通道沉默不語。

一名名人類、魔族警惕異常地走進那條空間通道之中,被傳送到第十一層空間,都沒有引起偃師的動容。

「如果不是殿主把殺死他作為第一序列目標,我何至於分出這道靈識?」

偃師眼色越來越淡漠,表情越來越僵硬,氣息的波動也越來越明顯,顯然此時的他對於自己在第二十層被段天瀾壓制的事情耿耿於懷。

不過殿主之命不可違,縱使偃師高貴為魔族太子,面對神秘詭異的月神殿主也必須低頭,現在的他只希望那個少年早點來到第十層,迎接死亡。

「快一點吧!反正總是會死的,何必浪費我的時間?」

……

摘星樓外,圍繞著摘星樓而立的人魔兩方勢力的大拿紛紛關注著第十層上,那些薈萃相聚的上百顆光粒的情況。

那些光粒風雲迭起瘋狂的匯聚和碰撞著,伴隨著這些激蕩和迭起,一顆顆之前還明亮著的光點瞬間熄滅、消失。

每一顆光粒都代表著一位登樓者,光芒的熄滅只可能有兩種結果,第一:登樓者離開了摘星樓;第二:死亡。

因為聖階傳承的出世,廝殺和死亡終於在摘星樓開始上演了!

各方勢力的供奉和長老們靈識緊張無比的關注著那些星辰光粒的明暗,對屬於己方的登樓者們投諸以無比的關心。

每有一顆紅色的星辰熄滅,隊伍中冥靈境的供奉們臉色就會難看幾分,那些從宗門、學院、家族之中脫穎而出的年輕俊傑,在摘星樓里只是墊腳的基層存在,隨時都有隕落的危機,可在第十層死去的數量也太誇張了一些!這些供奉來自各方勢力,死掉的登樓者很多與他們有直系關係,或者是宗門之中被報以厚望的弟子,或者是學院里重點培養的學員,或者是家族裡有望接繼整個家族的少族長!所以在樓下只能束手無策觀望的他們顯得有些無力與無奈。

忽然之間,一顆之前還綻放著燦爛耀眼光芒的紅色星辰陡然熄滅,毫無預兆毫無痕迹,突兀地就像耀眼的燈泡崩摧那種突然的意外一般!


「那是?!」

「韓千秋?!」

一聲聲驚愕無比的質疑之聲瞬間在摘星樓的隊伍之中爆發開來,此起彼伏!

冥靈境的供奉們一臉驚恐地看著那些星辰幻滅,靈識瘋狂地鋪展探索,然而再也沒能找到那顆屬於韓千秋的星辰!

天山第四劍,韓千秋,就這麼隕落了?!

天山劍主的得意親傳弟子,就這麼死在了摘星樓的第十層?

韓院長和任主教面面相覷,不知如何言語,雖說在聖階傳承爆發,摘星樓詭異異動之時他們就已經隱隱感受到了這屆摘星樓會變得十分慘烈,但他們萬萬沒想到,僅僅是在第一個共層的爭奪之中,就有如天山第四劍這樣的超級天才隕落!

「有些殘酷啊!」

「也不知他是怎麼死的,靈境登樓者都已經在十層以上,難道是奪取傳承的過程中遭到了圍攻?」

一聲聲不解的疑惑繼續傳遞,交疊不息,就連明暗親王和琴衫主教的眉頭都微微皺了一下,對那位天山的天才劍客的隕落表示不解。

半隻腳踏入靈境的絕世天才會如此草率的死在摘星樓第十層?真的是爭奪太多慘烈還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天山劍門沒有執劍長老跟隊,所以韓千秋的死亡一時之間還沒有引起太過嚴重的後果,不過不安的種子已經在眾人心底種下。

誰知道那位不能以常理推斷的天山劍主會不會發瘋呢?

(ps:明天兩章,補周二欠章)

… 天山第四劍的隕落不算大事也不算小事,依照韓千秋的天賦,日後如果沒有什麼大的際遇,窮極一生恐怕也只能成為一名冥靈境的強者。

這般實力如果放在其餘宗門之中必然是無比沉痛的損失,但對與天山劍門來說,隨意請出三四十位冥靈境的執劍長老還是輕而易舉的,所以單論損失,對於天山劍門來說還可以接受。

可韓千秋畢竟是天山劍主的親傳弟子,雖說天山七劍之中最耀眼的是那前三柄劍,他們收到的資源傾注也是最多的,但畢竟韓千秋也是天山七劍之一,誰都知道天山七劍之間的感情融洽無間,他的死亡會不會帶來什麼恐怖的波瀾?

段天瀾的怒火?天山劍主的殺心?

這些都是無比可怕的事情,只是可惜現在位列樓下的這些大修行者們根本不知道樓宇之上發生了什麼,也不清楚韓千秋究竟因何而死,所以他們只能陷入無限擔憂與愁慮之中。

「紫色霓虹消失了!」

「紫靈刀聖的傳承被人拿走了?!」

「橙色的光芒也消失了!」

「段天瀾還是偃師?!」

忽然,摘星樓第十層和第二十層耀眼的霓虹光芒同時熄滅,只剩下一些繽紛顏色的淡淡光暈象徵著半聖層次的傳承,再度引爆了摘星樓下守望之眾的情緒!

雖然說聖階傳承註定會被人收入囊中,但此時的情形依舊令人內心微顫,畢竟是真正聖階的傳承啊!他們這些冥靈境的修行者這一生都沒有機會真正碰觸到聖階的傳承,所以見到聖階傳承消失,眼饞不已。

不過並沒有什麼用,摘星樓中的聖階傳承是令人羨慕不來的,沒有誰能直闖摘星樓,除了符合要求的登樓者,沒有誰有機會接觸到那些聖階傳承靈玉。

韓院長和任主教眉頭緊皺看起來憂慮無比,他們二人擔心的問題顯然不是韓千秋死後的餘波餘韻,也不是聖階傳承的歸屬,而是擔憂的看著那個落在最後,時至現在只來到第七層的少年。

韓千秋這般的天才都已經開始隕落了,與其境界相去不遠的連晨會好嗎?前兩個聖階的傳承已經落下帷幕了,連晨能有所斬獲嗎?

……

摘星樓中,漆黑的夜穹之下,連晨依舊在摘星樓的第七層,默默向上攀登著。

僅僅經過六層的洗禮升華,少年的眼神就變得悠揚而純凈,袖手負劍之時那股平淡竟然有了一些淵渟岳峙的宗師風範!

顯然連晨如此緩慢的登樓速度,雖說放棄了許多傳承獲得的機會,但境界和劍意的提升確是頗為明顯,那些來自千年之前的半聖靈識碎片傾囊以授,令他受益匪淺。

事實上,歷屆摘星樓的登樓風格應該更加偏向於連晨現在這種緩慢的風格,畢竟歷代之中,每屆的聖階傳承現世也不過寥寥三四,半步摘星境更是百年不遇,那時候的登樓者們自知傳承數量不夠,自身境界不算頂尖,所以都將注意力安心放在了每一層樓的學習上,登樓進度普遍偏緩慢。

可這一屆明顯不同,且不談半步摘星境的王策傳承,單單聖階傳承就詭異地在低樓層井噴一般的出現!


四道聖階的傳承相繼在第十、第二十、第三十、第四十層樓出現!這還僅僅是第一輪地爆發,隨後的時間之中還有可能出現更多得聖階傳承!原本沒有任何希望的登樓者們看到了屬於自己的希望,於是紛紛加快進程,所以連晨一個人落在最後就顯得有些孤單。


不過連晨確實慢了點,他這般速度即使放在往屆也會是墊底的,而今看來就更明顯了一些。

覆水劍在夜空之下劃出一道燦爛的尾跡,平穩而堅定地將面前的空間寸寸割裂,無數由劍身中噴吐的光芒落在了漆黑的空間裂縫之中被吞噬成虛無,動魄而不美麗,低調而令人惶恐。

第七層守關的那名中年男子收回自己手中的劍,看著那柄被摘星樓幻化出來的鐵劍從中間緩緩斷裂成兩半,眼底露出無限的欣賞與讚歎之意。

「劍由心生,能強至如此,我所見過的歷屆登樓者,你可以排到前五的地步。」

「謝前輩指點。」

要知道,摘星樓中的守關者都經歷了漫長歲月的洗禮,經歷的摘星樓開樓不知成百上千,按照每屆兩百人來算,恐怕見過的能有上萬人。在這上萬人中,連晨能夠排到前五的水平,絕對是足以驕傲的了!

不過聽到如此誇讚,連晨並沒有流露出驕傲的神情,而是平靜地向前一揖,表達了自己由衷的謝意。

境界越高,便越能知道自己的渺小與孱弱,經過了摘星樓這幾層的攀登,連晨此時對於自己的水平有了一個較為深刻的認識,對那些曾經達到過半聖境界的超級修行者們心懷無限的敬畏與忌憚。

雖說自己憑藉心劍走到了這一代年輕修行者的前列,單論劍技可以媲美一些冥靈境的強者,可在這幾層與半聖層次的強者對劍之後,連晨發現了自己兩式心劍之中無限的不足與缺陷,那些來自千年之前的聖階強者對劍的掌控和理解都已經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很多連晨從未嘗試過的部分、從未思考過的理解,在他們的腦海之中已經形成了極為完善的體系,簡單幾劍的交流就讓連晨彷彿置身一個新的世界之中!

此時如果讓連晨在與林嘉這種層次的普通地靈境初期交手,恐怕不需要動用心劍,單憑最普通的陳家劍術,就可以將林嘉壓制的沒有一點抬頭的機會!就算唐城此時出現在他面前,連晨也不會再有任何忌憚的情緒!因為他現在的心劍已經不單單隻有招架之力,絕對可以和唐城分庭抗禮不分上下!

損失了聖階傳承的獲得機會,換來無數的劍道經驗財富,連晨自認為還是十分值得的。

「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指點你的了,登樓吧。」

中年人向著連晨淡淡說道,然後身形緩緩虛化,飄散在身後安詳的夜空里。

看著四周的空間慢慢崩碎,連晨手中的覆水劍再度橫握,準備著下一層樓的新的挑戰。

……

赤紅土地的第十層空間漸漸歸於平靜,聖階傳承被偃師奪走,其餘登樓者也都紛紛踏上了自己新的旅途,原本喧嘩熱鬧的共層也便的冷清了起來。

忽然空間有了一絲波動與漣漪,一位白衣少年的身影從空間漣漪里緩緩浮現!

此間已經萬徑人蹤滅,沒有傳承再剩下,所有的登樓者都已經離去,為何現在還會有人剛剛來到這裡?

毫無疑問,此時才登入摘星樓底十層的少年只能是連晨,經歷了第八、九層的洗禮的他終於步入第一個共層之中,只不過此時的第十層已是人去樓空,再也沒有任何值得停留的價值了。


「看來這裡真的已經被掃蕩一空了啊!」

連晨搖了搖頭,感受四周沒有任何傳承剩餘的跡象,輕輕搖了搖頭,遺憾不已,不過第八第九層中依舊略有收穫倒是讓少年生不出任何沮喪的情緒。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去第十一層吧!」

連晨心頭微定,找准了第十層空間通道的方向,向著那處暴掠而去!

(ps:下一章會晚一點,應該在12點以後)

… 從極高之處俯瞰摘星樓第十層赤紅的土地,此時已經是荒涼一片,不復之前的繁華。

雖然繁華帶來的是殺戮和死亡,但相比於此時寂寥的落寞,還是更加令人嚮往一些。

在這片大陸一隅,一道渺小的白影正在荒涼的赤色土地之上縱橫跳躍,像一隻充滿生命力的蝗蟲,向著大陸中央的傳送通道而去。

這個孤單的人影自然就是連晨,風在少年的耳邊、袖間撕裂穿梭,呼嘯的聲音彰顯著連晨此時驚人無比的速度。

那個穩定的空間通道入口已經近在咫尺,不過數百丈的距離,急速前行的連晨緩緩地停止了自己前進的腳步,遙望著那個巨大的空間通道,心生感慨。

摘星樓之中對於空間之力的運用簡直出神入化,不談每人單獨的空間,也不談空間破碎之時玄妙無比的轉換,單單眼前這條可以進行傳送的空間通道就可以令所有修行者望而生嘆。

就算是聖階的修行者對於空間穿梭都頗為忌憚,那些恐怖無比的空間亂流對於聖階強者依然是巨大的威脅,強橫如光明殿主這般的存在,在與連老進行空間追逐的時候都狼狽不堪、衣襟破碎更不要說別人了。

而至於開闢出如此穩定的空間通道,那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大約將從古至今所有存在過的聖階強者復活過來,聯手構建,才能勉強搭建一條可供普通人穿梭的空間通道。

連晨站在原地,靜靜看著那些細小的空間裂縫消失彌散在虛無之間,看著那個穩定的空間通道之中溢露出令人心悸無比的威能,心底對摘星境的能力敬仰到了頂峰!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豈手摘星任重道遠,夢想總是遙不可及,但有夢想總比虛度人生要了不起一些,所以連晨收回目光,準備繼續自己的摘星之旅。

不過這次少年只向前邁出了一步,就被迫再度停了下來,一股深刻而絕望的悸意從心底而生,瞬間席捲他的全身!

「錚!」

覆水劍從身後猛地彈起,飛掠進入少年手中,白色的長袍在凄迷的風裡獵獵作響,連晨的眼睛猛地眯了起來,戒備之意大作!

連晨對於危險的判斷十分敏銳,這裡是摘星樓的第十層,按照各層守衛的話,那些靈境的修行者們應該早就已經去了更高的樓層,那些普通的通玄登樓者也都散去,此時的第十層應該沒有人了才對。

就算有人,也不該令他生出如此強烈的恐懼之心!要知道歷經九層試煉,連晨此時的實力已經不弱於入樓之前的唐城、莫邪,就算遇到第二梯隊的超級天才也不至於讓他如此忌憚!所以連晨很困惑,很迷茫,也很不解。

似乎為了解釋連晨此時心底的迷惑,一件紫袍緩緩在天際浮現,幾步便來到了距離連晨不過數十丈的位置,氤氳的紫氣之下,偃師那張冷漠的臉上被麻木渲染,毫無表情。不過那股豪不掩飾的冰冷殺意卻如同實質一般!

當那個紫色的身影浮現的時候,連晨的瞳孔猛地坍塌成針眼般大小,喉嚨隱隱發乾,握住覆水劍的手心濕潤了起來!

怎麼?會是他?!

看到自己等候了多時的連晨到來,沒有發生任何對白,也沒有任何交流,甚至一點等待的時間都沒有留下,偃師拔劍而起,隱天蔽日!

他已經等了太久,這道靈識分身也已經枯坐了太長時間,對於他來說,連晨不過只是一個通玄境的修行者,縱使掌握了心劍也不過是一隻稍微強一點的螻蟻而已。

誰會在乎一個即將死去的螻蟻的想法呢?所以不需要對話,不需要交流,也不需要等待,最直接的結束就是最好的結局!

所以偃師出手便是偃家最強大、恐怖的暗夜劍法!這套沿襲自偃家那位半步摘星境的劍法可以說與龍家劍陣是一個層次的恐怖劍訣,只不過比起龍家劍陣那種縱心所欲調動數柄幻劍的恐怖殺陣,暗夜劍法還是稍遜了半籌。

但這是偃師施展的暗夜劍法!縱使分靈之後境界十不存一,偃師隨意無比的三劍還是輕鬆將天山第四劍斃殺於劍下。而現在,偃師全力而出暗夜劍法就是想以一種碾壓的姿態擊殺面前這隻螻蟻!

可連晨沒有作為螻蟻的覺悟,望著那道帶著死意的陰影撲面而來,無數信息在連晨的腦海之中瞬間爆炸開來!

偃師為什麼會出現在第十層?守關者不是說他早就到了二十層嗎?

偃師這一劍究竟來自何方?為何他身後的天空都變成了夜穹?

不過這些問題連晨真的沒有時間思考了,因為偃師的劍到了,那片夜空也到了!

昏紅灰暗的世界轉眼就沉入了絕對的黑暗之中,偃師一劍刺來,世界便再無光明,彷彿最絕望的深淵!

連晨的眼睛縮小又放大,那股來自夜空的恐怖劍意下一秒就會把他撕成碎片,所以現在的他必須進行應對。

可當全世界都淪入黑暗之中,死亡的劍意鋪天蓋地,又該如何去擋?

連晨不知道如何應對,也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場景,偃師刺來的劍無疑是他這十七年人生之中遇到的最大的危機,但在生死面前,少年的求生本能被徹底激發!

覆水劍發出一道清脆的劍吟,無數道燦爛的光芒從劍身之中迸發而出,就像最耀眼的恆星在一秒之內走完了從誕生到毀滅的億萬時光,那種光和熱在剎那間狂涌而出,在無盡的夜色之下點亮了希望的光芒!

劍名覆水,劍法亦名覆水!

前代光明殿主,傳奇的魔族親王連老用無數時間堆徹洗禮出來的一道完美殺劍,此時再度在連晨的手心之中綻放,美麗的如同夜空中最亮的星!

覆水殺劍,是連老在光明神殿之中創出的無比光明的一劍,藉助這一劍,連老將他所有對光明的理解盡數注入其中,成功瞞過了世間所有人,從此縱橫光暗之間,人魔一念間。

而這光明一劍,敗過天山劍主,敗過血靈教主,更是一劍重創了前代龍帝,當萬道覆水殺劍斬出之時,半步摘星境的萬千星陣核心陣基都被斬得粉碎!

於是,魔族傳奇親王傳出的光明一劍就這樣與魔族偃家秘傳的暗夜劍法相遇,與其說這是連晨與偃師之間的對決,倒不如說這是光明與黑暗的碰撞,魔族傳奇偃南天對偃家創始人劍法的挑釁!

古劍與紫色虛幻的劍相遇,光明與黑暗相遇,摘星樓的第十層空間之中忽然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安靜。

所有聲音消失無蹤,片片黑色的空間碎片從兩柄劍相交之處墜落,一絲顫抖從兩柄劍的劍鋒傳遞出去,蔓延到整片空間之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