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6 Views

現在自己的性命可全在葉凡手裡捏著呢,只要是葉凡說過的話,特別是跟祛除斷天路有關的,凌慕寒自然比誰都上心,早一點痊癒自己也好早一點安心。

Written by
banner

「原來是這事。」葉凡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說實話,要不是凌慕寒自己提及,葉凡早已經把它忘之腦後了,其實葉凡讓凌慕寒尋找的材料全是靈藥,而靈藥純粹是為了修習自己的煉藥術而已。

對於凌慕寒體內斷天路的毒素,只要自己運轉萬劫真元便可祛除,只是時間問題罷了。根本沒有葉凡說得那麼嚴重,需要多少多少種丹藥。

不過凌慕寒是一宗之主,鐵劍門屹立在帝都也算是財力雄厚,不從他這裡拿點好東西,葉凡都覺得對不起自己。就當是自己治療他體內斷天路的報酬了!

「晚輩立馬就列出清單。」葉凡裝模作樣道。

凌慕寒臉色一喜,立馬從儲物袋中取出筆墨紙硯,整齊地擺在茶几之上:「筆墨紙硯早已經準備好,就等葉凡小友揮毫了。」

葉凡著實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卻是不會告訴凌慕寒真相的,靈藥可是好東西,特別是葉凡讓凌慕寒尋找的都是三品以上靈藥,對於自己煉藥術的修鍊幫助著實不小。

隨意地在白紙上寫滿了幾十種份量不一的靈藥,葉凡這才停筆,將紙張遞給凌慕寒,故作鄭重地道:「凌前輩,這些東西找齊之後就派人送到木府,從下次治療開始我們就得配合著丹藥進行了。」

凌慕寒對於葉凡的交代自然是沒有半點懷疑,接過紙張掃了一眼后,連忙點頭道:「葉凡小友放心,老夫會抓緊時間去辦的。」

「行,那晚輩也要回去好好準備一下,下次的治療可不簡單啊。」葉凡故作為難的模樣。

「一切有勞葉凡小友。」凌慕寒倒是上道,又取出一個儲物袋遞給葉凡道:「這裡是五千塊中品靈晶,還請葉凡小友收下。」

「這怎麼使得?」葉凡雙眼精光一閃,面露喜色,卻又口是心非地道。

絲毫沒有半點不好意思的想法。

「葉凡小友替老夫祛除毒素辛苦了,這一點靈晶算是老夫的心意,若是你不收的話老夫會不安的。」凌慕寒雙手再次向前一遞。

葉凡這才故作無奈地接了過來,直接放進懷裡,一臉「不好意思」地道:「凌前輩太客氣了,晚輩就卻之不恭了。」

「這都是葉凡小友應得的。」凌慕寒乾笑一聲。

「凌前輩就是講究,晚輩還得跟你多多學習啊。」葉凡笑道。

凌慕寒強笑幾聲,心中卻是在想:講究?老夫寧願不要這樣的虛名,還不如給老夫幾千靈晶來得痛快呢。

葉凡顯然是看不出來凌慕寒心中的想法,沖著凌慕寒一抱拳道:「凌前輩,如若無事,那麼我們就先走一步了。」

旋即,葉凡扭頭柔聲地跟易青影打了一聲招呼道:「青影,我們走吧?」

「是的,葉凡哥哥。」易青影自然是沒有任何的異議。


「葉凡小友,易姑娘請留步。」凌慕寒伸手攔住了兩人道。

「凌前輩還有什麼要說的?」葉凡一臉茫然。

「倒是沒有其它事情,只是老夫也要去帝都辦點事情,想順道送兩位一程而已。」凌慕寒淡淡道。

葉凡略一沉思,道:「凌前輩不用客氣,我們自行下山就行了,不勞凌前輩大駕。」

葉凡知道以凌慕寒的修為倒是能輕鬆地帶著自己兩人凌空飛渡,自己兩人半天的腳程就可以在半刻鐘之內完成,不過那樣一來凌慕寒自己的速度就會減慢。

葉凡現在心中最想的就是知道爺爺的下落,多一刻的等待就多一刻痛苦,倒不如讓凌慕寒早點去皇室打聽為好。

「那要不要老夫安排人送你們下山?」凌慕寒又問道。

「我們自己就可以了,凌前輩有事還是快點去忙吧,時間寶貴啊。」葉凡特地加重了語氣道。

凌慕寒知道葉凡這是在催自己的意思,淡淡道:「那兩位自便,老夫去也。」

話音一落,凌慕寒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了大殿之中,化為一道華光激射而去。

看著凌慕寒成為天邊的一個小黑點,葉凡和凌慕寒這才啟程,並肩往鐵劍山腳走去。

有了先前凌慕寒親自迎接的一幕,現在葉凡和易青影顯然在鐵劍門弟子長老們的心中無限被放大。

凡是與兩人碰面的不論是弟子還是長老都會熱情與兩人打招呼,或者報以最燦爛的微笑。

鐵劍門山門處把守的兩名弟子的態度更是來了個三百六十度大轉彎,說是卑躬屈膝也不為過。

點頭哈腰地沖著葉凡兩人一個勁地道歉,並且送兩人一直到了半山腰后這才離開。

沒有了兩名守山弟子在身旁,易青影也打開了話匣子,和葉凡一路暢聊。

不知不覺間,夕陽已經西下,遙遠的天際開始浮現幾點疏星,夜幕開始侵襲天地。

鐵劍山下,又是那幾間只剩下殘垣斷壁的破屋。

原本還有說有笑的兩人,陡然腳步一凝,雙眼紛紛投向前方不遠處。

借著霞光,兩人能看出來那是三條人影,一人在逃,兩人在後面追,逃在前面的人手中握著的是一柄斷劍,整個人頭髮散亂,身上能明顯看到不少血污。

在後面緊追不捨的兩人都是一襲黑衣,頭戴斗篷,黑紗遮面,根本看不清楚什麼樣子。

兩人各自手中提著三尺長劍,寒芒照應下,劍身上赫然沾滿了血漬。

很顯然,這是一場生死追殺!

葉凡本能地想要拉著易青影退在一邊,可是迎面跑來的那名滿身血污的人發現了他們,並且喊出了聲:「葉凡……兄弟,救……我。」

聽著這聲音,葉凡身子一僵,臉色驟變,這聲音不是別人,正是李沐的。

他不是和裂風幾人一起去玄風城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被人追殺?

葉凡滿臉的迷茫,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問題的時候。救人才是重中之重。

招呼易青影待在原地別動,自己則是飛身上前接應。

等靠近了後葉凡終於是看清了那張熟悉的臉,果然是李沐,不過此刻的他滿臉血漬,整個人就像是從血池爬出來一般,大口地喘著粗氣,腳步都有些不穩,看樣子一定是經過一場激戰。

「葉凡……。」後面的話李沐還來不及說,一個踉蹌栽倒在地,一口鮮血噴洒而出,染紅了地面。

葉凡趕緊扶起他,一股真元不著痕迹地湧進李沐的體內,初步檢查了一下他的傷勢,性命倒是沒有什麼大礙,不過身上起碼有著十幾處傷口,有幾處甚至能隱隱看到森森白骨,恐怕要在床上躺上半個來月了。

就在這時,身後兩名追殺的黑衣人也來到了幾人跟前,他們顯然也發現了葉凡,互視一眼,不知道在傳遞一些什麼信息。

其中一個黑衣人對著葉凡厲聲喝道:「小子你是誰,這不關你的事,趕緊給大爺讓開,否則連你一起殺了。」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追殺我的朋友?」葉凡雙眼之中殺意濃烈無比。

「朋友?」另一名黑衣人陡然想起了什麼,問道:「你就是葉凡?」

葉凡心中微微一驚,沒想到對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看來事情不簡單。

葉凡頓時全身神經緊繃,小心翼翼地問道:「你們究竟是誰?」

黑衣人桀桀一笑,道:「我們是誰並不重要,你也不需要知道,今天算他踩了狗屎運,否則定要成為老子的劍下亡魂。」

「不用跟他多說廢話,有這小子在,看來我們今天是殺不了那傢伙了,咱們走吧。」另一名黑衣人淡然道。

「走!」

兩名黑衣人瞬間達成共識,轉身捨棄了葉凡三人,幾個縱躍之間便消失在了幾人眼前。


葉凡本想追上去問個清楚,但是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要救治李沐,希望能從李沐嘴裡得知一些情況。

葉凡連忙從儲物袋取出一枚二品療傷葯給李沐服下,並給李沐體內灌輸真元,幫他快速吸收藥力……

… 足足半響過後,當天際的紅霞已經褪色,暗淡的月光開始灑向大地.

在療傷丹藥的藥力滋潤下,李沐終於是清醒了過來。

這讓葉凡和早已來到一旁等待的易青影鬆了一口氣!

等李沐的呼吸稍稍恢復了一些后,葉凡急忙問道:「李沐兄,你怎麼樣?」

李沐支撐著站起身來,身子依舊有些搖晃,嘴角露出一抹慘笑:「放心,我還死不了。」

「對了,你怎麼會被追殺?那兩個追殺你的黑衣人到底是誰?」葉凡直入主題地問道。

「我不知道他們是誰。」李沐搖了搖頭。

頓了頓,似乎想起了什麼,臉色陡然大變,急促地道:「葉凡兄弟快,團長他們有危險,快去救他們。」

「到底怎麼回事?」葉凡也是一臉著急:「你先把話說清楚。」

李沐這才稍稍穩定了一下情緒,悲憤地道:「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在玄風城接了任務,團長決定大家一起去連雲山脈捕獵魔獸,可是在經過死亡沙漠的時候突然出現一群黑衣人,二話不說就對我們動手,對方不僅人多勢眾,而且還有不少高手,我是拚死才逃回來的。」

「這麼說,剛才這兩個黑衣人是他們派來追殺你的?」葉凡眉頭一皺。

「是的,他們一直從死亡沙漠追殺我到這裡,期間大小交戰數次,都被我逃脫了。」李沐回想起之前的戰鬥,現在還有些膽戰心驚。

「那裂風大哥他們呢?」葉凡著急地問道。

「他們為了掩護我逃回來,卻是陷入了對方的包圍之中,難以脫身。」李沐一臉的悲痛:「此刻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怎麼會這樣?」葉凡一臉凝重:「那些黑衣人是何方勢力,與你們有過瓜葛嗎?」

「我不知道,我們裂風傭兵團從來沒有的罪過誰,卻不知對方為何一見面就出手,而且招招狠辣,似乎是要將我們全部擊斃當場一般。」李沐恨恨地道。

一旁的易青影也是俏臉大變,秀眉一蹙,道:「葉凡哥哥,我們得趕緊趕去救裂風大叔他們!」

對於易青影而言,裂風傭兵團的人都是自己的朋友,沒有他們一路上的保駕護航,自己根本到達不了帝都,自然也不會再遇到葉凡。

說他們是自己的恩人也不為過,現在聽到他們有危險了,易青影自然也是心急如焚。

葉凡點了點頭,有些心疼地看了易青影一眼道:「裂風大哥他們自然要救,不過你不能去。」

「為什麼?」易青影當下有些急了:「裂風大叔他們都是我的朋友,我也要和葉凡哥哥一起去。」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一不小心就非死即傷。」葉凡沉聲道。

易青影顯然沒有被葉凡的話嚇住,身子往前半步,傲然道:「青影不怕。」

「我說不行就不行。」葉凡是第一次語氣這麼重地和易青影說話:「現在李沐兄身受重傷,我需要你幫我把他送回木府,至於救人之事,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

其實也不是葉凡zhuanzhi,只是以易青影的修為根本追不上自己的速度,現在多lang費一刻,裂風他們就多一份危險。

況且,就算易青影能超水平發揮趕上了,可是鍊氣境九品的修為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按照李沐所言,對方可是全部凝元境以上修為的武者,易青影去了也只會去徒增麻煩。

「可是對方人多勢眾,葉凡哥哥會有危險的。」易青影知道葉凡是為了自己好,可是她打心底里不願接受,搖晃著腦袋,眼淚已經在眼眶裡面打轉。

「放心吧,沒事的。」葉凡語氣一緩,安慰道。

易青影雖然單純,但是她能從葉凡眼神中看出不安,突兀,腦中靈光一閃,臉色一喜道:「葉凡哥哥,我們可以回鐵劍門請鐵劍門的人幫忙,以你和凌前輩的交情,想必他們一定願意出手的。」

「沒時間了,凌前輩又去了帝都皇宮之內,等我們回到鐵劍門搬完救兵再趕去救他們,裂風大哥他們就更加危險了。」葉凡鄭重地道。

其實,葉凡也不是沒有想過會鐵劍門搬救兵,若是凌慕寒還在的話,葉凡一定毫不猶豫地重回鐵劍門,以凌慕寒地極境巔峰的修為,一定能帶著自己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死亡沙漠。並且有足夠的實力解救裂風他們。

可是如今凌慕寒已然離去,葉凡不敢肯定鐵劍門內還有沒有地極境強者,若只有玄極境強者的話,那麼一來一回花費的時間就lang費了,與其這樣倒不如自己直接動身出發。

「那我們回木府搬救兵吧?」易青影依舊不死心地道。

「沒用的。」葉凡苦笑一聲道:「回木府搬救兵會lang費更多時間,我們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

「那怎麼辦?」易青影已經六神無主了。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你帶李沐兄會木府搬救兵,我先去死亡沙漠,這樣我們就會更有把握堅持到你們趕來。」葉凡分析道。

「但是葉凡哥哥……」

「別但是了,按照我說的做,我先送你們到元陽城門口,然後兵分兩路,我去死亡沙漠,你們回木府。」葉凡說著便將重傷的李沐一把背在了背上。

體內真元暴涌而出,貫注雙腿之上,速度暴增,朝著帝都城門反向飛奔而去。

易青影此刻也沒有其它的好辦法,雖然滿臉的不情願,但也只能緊緊地跟在後面。

說實話,葉凡此刻恨不得插上一對翅膀飛到死亡沙漠去,但是單獨留下易青影和已經重傷的李沐自己根本不放心,只有將他們送到城門口之後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時間在不知不覺間溜走,等葉凡背著李沐到達城門口的時候,夜已經來臨,大道之上昏暗無比。

放下李沐,也不知道是因為葉凡跑得太快有些顛簸,還是體內傷勢發作,李沐雙腳站在地面之後開始劇烈地咳嗽了兩聲,幾口鮮血噴洒而出,原本已經蠟白的臉色此刻成了慘白。

就連腳步都開始有些踉蹌起來。

「你怎麼樣,沒事吧?」葉凡連忙上前伸手扶住李沐,一臉擔憂地問道。

深深地呼吸了幾下后,李沐稍稍穩定了一些,拿開葉凡扶在自己手臂上的雙手,臉上露出一抹強笑,搖搖頭道:「小問題罷了。」

葉凡這才點頭表示放心,兩人談話間易青影也隨後趕到,站在兩人身前喘著粗氣。

待易青影吐了幾口濁氣,氣息穩定之後,葉凡才沖著她開**代道:「青影,李沐兄就交給你了。」

「嗯,葉凡哥哥放心吧。」易青影重重地點了點頭:「我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趕回木府,到時候再通知蒼管家帶人前去支援你們。」

「行,就這麼辦吧,我這就趕往死亡沙漠。」葉凡一副心急如焚的模樣。


「葉凡哥哥,小心。」易青影臉色充滿了不舍。

「葉凡兄弟,你自己要小心啊。」李沐一拍葉凡的肩頭鄭重地道。

「放心吧,我一定能把裂風大哥他們一起帶回來的。」葉凡強笑一聲,安慰兩人道。

頓了頓,葉凡又沖著李沐問道:「裂風大哥他們在死亡沙漠的什麼位置?」

這可是重點,整個死亡沙漠不說方圓數百里,方圓幾十里還是有的,有些地方更是人跡罕至,要是沒有目標地想在死亡沙漠尋找一群人,那無異***撈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