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7 Views

出現方式目前所知道的有三種,物品轉化、身體強化,以及瞬移。

Written by
banner

果然是需要意志力來操控嗎……程曉陷入了沉思,莫名就出現的異能,其延展性還如此優良,這可不是說笑的。

「程曉,你怎麼在這裡?」一個男聲響起,程曉抬起頭,看見林葉和杜飛正往這邊走來。

「我們剛去敲你的房門,發現沒人……」杜飛有些受不了正午的陽光,這種時候還是呆在家中為好,過於強烈的光線,會對身體造成損傷。

「出來走走。」程曉淡笑道。

走到房屋後面的荒地上曬太陽?林葉和杜飛無語的對視了一眼,程曉的身體原本就不怎麼強壯,難道這是一種新的鍛煉方式嗎……

「找我何事?」程曉見兩人結伴而來,顯然是找自己有事。

「先回屋說吧。」林葉用手扇了扇風,空氣中都有著灼熱的氣息,他也受不了在正午時分長時間呆在室外。

程曉無謂的點點頭,在室外大太陽底下聊天也的確不合適,他便帶著兩人走回了房屋,還好自己剛才的異能是瞬移,不是變出個電冰箱之類的……

程曉給兩人倒了杯水,裡面放入了點銀葉草揉碎而成的粉末,這是他預備在去往中心城市的路上解渴用的,野外的生存本就不易,帶上一些晒乾的草藥泡水,也可以提提神,緩解疲乏。

而多出了一片南狩獵區的城堡,對於藥物的需求也不那麼緊迫了,畢竟新的狩獵區植物繁茂,生長著多種效用顯著的藥草。

「程曉,這次去中心城……你自己要小心點。」林葉喝了口水,一股沁入心肺的清涼感緩解了一身的暑氣,程曉的方法果然很有效,現在城堡中已經開始流行起這種製作簡便的葯飲了。

程曉點點頭,他也聽聞城堡距離中心城市距離很遠,若是異族帶著人類,即便是日夜兼程,多少也要花上大半月的時間才能抵達,一路上難免會發生什麼意外。

「之前城堡中也有一些混得好的,移民到了中心城區,他們對你……」杜飛欲言又止,程曉之前的名聲太爛了,即便是現在慢慢改變,之前離開的人也不清楚。

「總之你凡事留點神,不要離開嵐的身邊。」林葉仔細的叮囑道,他的孩子明年才到時間舉辦成年禮,卻是錯過了這次機會。

「……謝謝。」程曉知道對方是關心自己,能搬到中心城去的人類,大都攀上了地位尊貴的異族,人有了權力之後,就會想要染指一些以前不敢做的事情。

見程曉目光清澈,面色如常,兩人也稍微放下心來,現在的程曉,已經不像以前那樣紈絝懦弱了,林葉和杜飛又將自己的一些經驗告訴了程曉,待到下午時分,方才告別離去。

程曉在兩人走前,往他們手中各塞了一大包主要由大菌樹菇處理而成的藥物,並告訴他們具體的製作方法,應該很容易就能在城堡中推廣開來,這種即刻生效的藥物,顯然可以很大提升城堡的生產能力。

杜飛有些驚訝的看了看程曉,沒想到這人,還是個不藏私的。

要知道以前有什麼病痛,大家都會找上寧殷,需要付出一些東西,方能得到治療的藥物。儘管寧殷有時候會發布一些優惠政策,但從未透露出藥劑的製作方法,大家也表示理解,末世了,誰沒點壓箱底的生存本領呢!

告訴了別人,相當於斷了自己的這碗飯。

「程曉,你這樣子做,不太妥……」杜飛猶豫片刻,還是覺得應該提醒下程曉,畢竟生活不易,關靠這一手,程曉也能保證衣食無憂了。

「無礙。」程曉搖搖頭,硬是塞給了兩人,他會的也不止這些,沒必要把這種簡便易學的藥理知識藏著捏著。

回頭看看屋內堆積成一座小山的物資,這是其他人無償送過來表示感謝的,城堡也給予了他一系列的優惠措施和許可權開通,程曉覺得自己這樣做並不突兀。

能即刻恢復體能的大菌樹菇,是一種可以大量用于軍事上的輔助藥劑,這也是為了以防自己下次回到城堡,看見的卻是一片廢墟……

見程曉堅持,兩人也沒說什麼,只是心裡已經開始盤算著如何為程曉申請其他的城堡獎勵了。

晚餐還是大菌樹菇湯和烤肉,程曉吃得飽飽的,隨便也將凜的碗添滿了三次,知道對方吃得速度越來越慢后,方才笑著揉了揉那手感不錯的腦袋,出發前多吃點總是好的,一路上恐怕沒機會吃得這樣舒適了。

小孩嚴肅著臉,卻沒有躲開,只是腰板挺直的坐著。

程曉心下滿意,說明凜對自己的印象稍微有所改觀了。

吃飽喝足后,程曉開始收拾收拾即將帶上路的包裹,為了能輕裝上路,能帶的著實不多。嵐敏銳的發現人類嘴角似乎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看來對方今天心情不錯。

凜很早就去休息了,因為還未成年,所以充足的休息可以讓他快速恢復體力,今晚,幼年異族們自然不必去進行夜間鍛煉。

天色漸晚,程曉也早早的躺在了床上,明天天未亮就要出發,今晚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了,他很是心安理得的放鬆著身體,準備進入夢鄉。

嵐用冷水沖洗掉身上的塵土后,走出了浴室,發現人類已經鑽進了被窩中。

程曉聽到浴室開門的動靜,敏銳的從被子中探出頭來打量了異族一眼,對方帶著微微水汽的身體高大健壯,修長筆直的雙腿顯得很有力度,可惜,不能夾著自己,程曉有些遺憾。

異族吹滅了燈火,上床一把抱住了人類。

「幹嘛……唔!」程曉的嘴唇冷不丁的被咬了一口,然後那濕滑的舌頭就伸了進來,誰說異族不會吻技的?!

直到程曉被吸允得有些喘不過氣來,嵐才微微鬆開,低頭看向人類微微濕潤的黑色雙眸。

嵐鮮少會親吻這個人類,但是想到晚餐時掛在程曉臉上的淡然笑意……

「明天就出發了……嗚!」程曉剛打算和異族坐下來講講道理,卻發現自己被翻了一個身,異族用手指試探了一會,便挺身直接插了進來,以一種十分深入的姿勢。

該說這具身體的適應性很強嗎,程曉微微張開口,喘著氣,一股股奇異的感覺讓他不由得微縮著身體。

「可以增強體力。」嵐淡聲的說道,動作一點也沒慢下來。

「誰說的……唔……啊……」在東西還未抽出來的時候,程曉的身體又被翻了回來,強烈的摩擦感讓他有些情不自禁,身體下方的某處也開始興奮了起來。

胸前的敏感處被輕咬□□著,讓他不由自主的微微挺起胸膛,以期望能減小對方的力道。


異族沒有解釋,只是略微奇怪於人類為何要問這種常識問題。

「唔!」程曉忍不出悶哼出聲,異族的衝擊力很大,而且最後的噴發持續了好幾分鐘,癱軟下來的身體無力的靠在異族的胸膛上,程曉連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彈。

嵐用手輕輕撫摸著人類的背脊,光滑的觸感讓異族眼眸微眯,以前他從未想過對這個人類做出這樣的舉動。

「……拿出來。」程曉咬著牙說道,他能清晰的感覺到對方的某個部件正深深的卡在自己體內。

「放在裡面,明天就可以吸收。」嵐淡淡的說道,抱著人類睡了。

程曉:「……」吸收……什麼?!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爍爽扔了一顆地雷

謝謝修羅扔了一顆地雷

謝謝路兮扔了一顆地雷

謝謝小方扔了一顆地雷

謝謝15119749扔了一顆地雷

么么親們~~【遁走】 第二天一大早,天僅是蒙蒙亮時,程曉略帶迷濛的睜開了眼睛。

他原本想要稍微伸展下四肢,卻發現自己仍被嵐抱在懷裡。異族並不需要多少睡眠時間,所以嵐以往都起得很早,今天怎麼……

程曉偏了偏頭,看向身旁的異族,果然,對方不知何時已經醒來,一雙深邃銳利的眼眸正對著自己。

「醒了。」嵐的聲音磁性低沉,如同久經風霜的醇酒一般。

「……你起來。」程曉的聲音有些沙啞,卻是很堅定,他身體里的東西居然還沒被拔出去,這個異族究竟要插多久,都一晚上了!

嵐毫不可察的微微勾起嘴角,略顯意味不明地看了看懷裡的人類,方才慢慢的從對方依舊濕潤的身體里退出,起身下床。

程曉試探著動了下腰,發現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酸痛,身後那處隱約的酥麻感還在,但除此之外,並無其他不適的地方,難道那玩意兒留在裡面真的有效?

因為異物剛被拔出,一時之間合不攏的某處讓程曉不禁黑了臉,他發現昨晚殘留的液體的確沒有流出來的跡象,想來是快全部吸收完了。

「先去集合。」嵐淡淡的說道,見人類已經起床,他便將地上的包裹拎了起來,做好出發的準備,凜已經自覺醒來在外面等著了。

程曉將頭髮簡單紮起,洗漱后穿好衣物,便神清氣爽的推開了自家的房門,經過一晚上翻來覆去的折騰,沒想到在自己清醒之後,竟是十分的精力充沛。

當他們來到城堡大門處時,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即將出發的異族和人類,還有許多和凜一般年齡的未成年異族。

因為這次是難得有機會去往中心城堡參加成年禮,所以眾人的神情都帶著幾分欣喜,只是路途遙遠,因此人們更多的還是擔憂和謹慎。

「嵐,你們來了。」一名人類走了過來,朝嵐打了個招呼,順帶善意的向站在一旁的程曉點頭。

程曉看了看眼前的人類,有些面生,應該是平日里不常見到。

「何時出發?」嵐淡淡的問道。

「快了,等京清點好人數。」人類笑著答道,而後轉頭看向程曉,友好的伸出手,「你好,我叫安雲,京的伴侶。」

京似乎就是城堡異族護衛隊的大隊長,程曉伸出手去,這名叫安雲的人類,和林葉的關係也不錯,只是以前對方的身體似乎一直很弱,所以程曉沒怎麼在外見過他,僅是從林葉口中知道一點對方的情況罷了,

「第一次見面,之前我有聽了些關於你的事情……你很厲害。」安雲笑道。

「……沒什麼。」程曉淡淡的說道,他的確並沒有做出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情。

「不,我要謝謝你,若不是喝了你製作的湯藥,恐怕我這輩子都出不了門了。」安雲收起了笑意,認真的說道。他的身體在一次大病之後,就總是恢復不了,原想著恐怕沒多少時日可活了,卻是沒想到,在喝了幾次大菌樹菇湯后,竟是恢復了些許元氣。

「……客氣。」程曉點點頭,大菌樹菇湯的確可以治療一些體虛的頑疾,而且藥力極強,見效很快。

「這次你還發明了這種可以緩解疲勞的葯飲。」安雲搖了搖自己的水囊,「真是很神奇的藥物。」

他挺佩服程曉,竟是無償推廣開了這種葯飲的製作方法。

「……還好。」程曉微微勾了勾嘴角,其實這種由銀葉草製成葯飲並不高級,雖然對人類效果不錯,但是對異族這種原本就強悍的身體,反倒是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各位,我們現在準備出發了,請大家一路上切記小心謹慎,我們要保證全部人都能安全抵達中心城市。」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程曉抬頭望去,那名站在台階上朝眾人說明注意事項的異族,應該就是京了。

程曉看了看四周,發現隊伍的人員布置屬於集體協作型,異族紛紛被安排到了外圍,將人類和異族幼崽圍在中間,而並未同程曉所想象的那樣,組成以家庭為單位的小單元結構。千金逆襲記

「等抵達主道路之後,會重新配置隊伍。」嵐以為人類是不滿要步行,便淡聲說道,「現在還不能抱你。」

說完后,嵐便朝隊伍前頭走去,戰力強的異族,一般要負責開路。

程曉:「……」誰要抱了。

「可以出發了。」安雲的身體似乎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正帶著程曉去往隊伍中間,那是個最為省力的好位置。

這是在關照自己?程曉看了看主動拉著自己的安雲。

「林葉可是拉著我說了好久,讓我好好照顧你。」觀察到程曉眼中的些許疑問,安雲笑著說道。

雖然程曉以前的風評很壞,但林葉打著包票說今時不同往日,程曉已經開始變了,他雖然和程曉不熟悉,但卻相信林葉不是那種信口開河的人,再加上前幾天發生的事情,安雲對程曉這個人也有了幾分好奇。


也許大病一場,真的能讓人明白很多事情,安雲看了看程曉平靜的面容,心裡暗想。

除了城堡,隊伍中的氣氛即刻變得凝重了起來,沒有了城堡的安全防禦設施,這片廣袤的灰土地上,到處是致命的陷阱。

再加上由於地域問題,要避開艱險的山崖和激流,因此從附近的多個城堡去往中心城市的主道路就只有一條,很多稍微有些智慧的凶獸也都知曉了在這條路上,運氣好的話,便可以碰見許多食物。

儘管是被異族們保護在隊伍中間,但是眾人都沒有放鬆警惕。

程曉握緊了手中的匕首,他必須時刻拎著它,否則若發生意外,以人類的速度根本來不及拔出腰間的武器,他也不能完全依靠自己那種具有時效性和觸發條件的異能。

「不出意外,我們應該要走20來天。」安雲同程曉說道,也好讓他有個心理準備,避免過於緊張,「不過等到了靠近中心城市邊緣地帶的時候,就可以放鬆下來了。」

程曉淡笑著點頭表示謝意,嵐昨晚也有提到,最危險的地段是在進入主道路時,那裡彙集了許多打算前往中心城市的人類和異族,所以也是凶獸們緊盯的肥美之地。

「他就是你的母父?」容看了看正和自己母父說話的人類,他以前和凜不熟,但是也知道這傢伙的身上滿是被虐打的痕迹,舊傷未愈,新傷不斷,所以儘管凜很強,但是他們都不免有些同情對方。

現在聽說他的母父似乎是有變好的趨勢了,至少凜平日里露在衣外的肌膚上並未有新添的血痕了。

「嗯。」凜淡淡的答道,這名叫容的實力也不弱,只是平時他們不是一個訓練隊的,所以碰面較少。

容好奇的抬頭再看了看程曉,這個人類,長得的確很好看。

走了大半天,程曉不禁舔了舔乾燥的雙唇,因為空氣燥熱,所以隊伍前進的時候,人們大都是保持沉默,以免損耗掉多餘的能量。

到了正午時分,日光強烈得讓程曉覺得自己如同被放在鐵板上生煎,還是豎著的,都不用翻身。

他微微眯起眼睛,掀起頭上的蓋帽,看了看四周,其他的人類更是苦不堪言,嘴唇早已乾裂,他們弓著腰,慢慢的前行,在進入主道路前,他們只能靠自己的雙腿來支撐著。

若非有這種包裹全身並帶著蓋帽的衣物,恐怕沒有人能支持得了這麼久,可惜這種衣物是由中心城市生產的,數量並不多,價格也很昂貴,所以在平日採集食物的時候根本不會拿出來用。


「在前方休息一會吧。」京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小塊綠洲,雖然地方不大,但勝在可以抵擋住毒辣的太陽光線,人類也需要補充□□力。

異族們在綠洲邊緣戒備著,安雲拉著程曉來到了一塊較乾淨的岩石旁,便直接一屁股坐了下來,他接過容遞來的水囊,連喝了好幾口水,此刻的確是累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程曉的面前也出現了一個水囊,凜正舉著它,面無表情的直視自己。

嘖,真乖,程曉微微勾起嘴角,不客氣的接了過來,慢慢咽下幾口,銀葉草汁特有的清涼感順著喉嚨,一路向下,很快便遍布了全身,程曉不禁微微的舒展了下筋骨,這樣的趕路還要持續一段時間,他要儘快適應。重生之以食入道

異族不需要經常補充水分,他們身上攜帶的水囊一是為了以防萬一,二是為了供應自家的人類享用,畢竟路途遙遠,人類身上的負重能輕一點是一點。

程曉看了看周圍扎堆休息的人類,一路上遇見的幾次小型的凶獸襲擊,都被異族徹底攔了下來,不得不說,他們對於自己的伴侶,還是頗為照顧、保護得當的。

凜見自己的母父已無大礙,便坐在另一塊岩石上,開始擦拭自己的匕首,因為一直握在手中,上面沾了不少塵土,也許會影響到鋒銳度……

程曉挑了挑眉,一把將小孩抱了起來。

「!」凜因為嗅到的是自己母父的氣息,所以不能戒備反擊,卻是就這樣落入了一個溫溫的懷抱。


人類的身上有一種清新的氣息,很好聞,但是凜卻是微微掙扎著想要下地,人類從來沒有這樣抱過他。

小孩的身體並不重,但是四肢勻稱有力,少年特有的細膩肌膚摸上去手感很好,細碎的髮絲垂在脖頸間,凜轉頭看著自己的母父,神情冷淡,眼裡還帶著幾分狐疑。

程曉忍不住輕輕捏了捏小孩的臉頰,一直板著臉,以後不會面癱么。

凜抿著嘴,任由程曉擺弄,這個人類是想要做什麼?

「不累嗎,喝點水。」發現凜似乎並未飲水,程曉便將水囊口再次擰開,雖然成年異族不屑於銀葉草的這點藥效,但是這種飲品對於未成年幼崽的身體還是有些好處的。

凜並未很渴,所以不會浪費這些專供給人類的葯飲,他打算等碰見天然水源的時候,再自行去飲用一些。

小孩搖搖頭拒絕了,然後嘴裡就直接被塞進了水囊的細長口子。

霸道的人類!

為了不至於被嗆到,凜只好咽下被灌入口中的葯飲,清涼的液體一入口,小孩就感受到了幾分體能的恢復,見效竟是這樣迅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