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96 Views

幾個小孩子在水池邊追逐打鬧,手裡拿著玩具木劍,玩著美女救王子的遊戲。

Written by
banner

邊上的路上,稀稀疏疏的走著坐著晚餐后散步的路人。

加隆坐在方形水池邊的長椅上,雙臂排開搭在椅背,一身搭配合適的漆黑服色修身勻稱。

上身貼身的黑襯衣胸前扣子敞開著,露出強壯的白皙胸膛,胸口還露出一條精緻紅水晶項鏈。原本披肩的金髮被修剪成短髮,一雙暗紅的眸子此時正懶洋洋的微眯著,似乎是在看著邊上的小孩子玩鬧,又像是半睡半醒的小憩。

「你又跑到這來了。」一個冰冷清澈的男聲從加隆身後傳過來。

加隆後仰著頭,看向自己身後。

「艾菲?有什麼事?」(未完待續。) 來人一身素白西裝,領口被扯開,胸前插著一朵白色玫瑰,身上隱約還殘留著絲絲酒氣。.

「這一次回來,你帶回來的那個女人魔凰,是什麼層次?」

「你沒去試試?」加隆笑了笑。

「她給我一種很怪異的感覺。」艾菲皺眉道。站在長椅后,雙手放在椅背上站定。

「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你慢慢接觸就知道了。」加隆懶得多說,這牽扯起來會連出一大堆麻煩事,難得解釋,而且稍微有些隱藏力量也算是多一手可以活用的底牌。

「不想說就算了,殫尼亞那邊傳來最新消息,殫尼亞和黑天社正式全面開戰了,今天下午,黑天社大黑天一處珍貴據點被徹底毀滅,大黑天不知所蹤,黑天社積累多年的無數資料和研究成果被菲羅斯一鍋端。」艾菲西斯皺眉說著最新得到的消息。「你有什麼打算?」

「終於開戰了么?」加隆絲毫沒有意外之色。「他們打他們的,一時半會也不大可能分出勝負。不急。對了,宮內的運轉情況如何了?」

「這個你不是該去問拉拉嗎?」雖然嘴上這麼說,但艾菲還是開口彙報最近的變化,「運轉很不錯,出去歷練之後,雖然有幾個學員死傷,但是藉機突破第四層的,已經有兩人了,突破三層的也有三人。空琴已經在著手準備激活觀察方案。還有,再過一個月,就是我和空琴的婚禮,你要不要來?」

「婚禮?」加隆微微一愣,他沒想到空琴的手段這麼快,幾下就把艾菲搞定了。

「是啊。」艾菲神色自然,沒有絲毫勉強之意。「這麼多年,她一個人也不容易…」

加隆面色古怪,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空琴那女人原來在艾菲心裡是這個形象。再聯想到先前和空琴的一番閑聊。

果然..女流氓加有文化不是一般的可怕。

「說起來,你和你未婚妻怎麼樣?你也不小了,還準備這麼拖著?」艾菲將話題扯到加隆身上。

「不急,總有些事沒做完…」加隆吐了口氣,他的追求,他的目標,真的不適合在這個世界留下太深痕迹,這樣是海瑟薇的不負責任。不過,就像他說的,有些事情,總是要做的。

為特里瓊斯家族留下血脈,也是他這個身體不能推卸的責任,或許等到一切結束,他還沒死的話,就會和海瑟薇結婚吧。

「過段時間,我要出去一趟,有什麼事,你處理不了的,可以去找魔凰。」

「知道。」艾菲點頭,這一次回來,他便再也看不透加隆的深淺,隱隱的,他猜測對方是不是已經突破了。但如果突破了,加隆的氣息怎麼會反而減弱收斂了這麼多。他自己還沒有徹底突破,而且就算突破,也弄不清楚一般五型和五型巔峰之間巨大的差別。

他只是按照正常的五型氣息來判斷衡量,但這樣的判斷無疑是沒有意義的。

兩人開始有一句每一句的閑聊,了解了主要的事情后,接下來聊的就是密武修習上的問題,一般是艾菲問,加隆答,作為加隆的龍妖,艾菲西斯能夠共享加隆一部分的生命吞噬和再生能力,實力比起以前還要牆上一些,再加上現在已經進入融合期,問出的問題都比較精準,全部都是在突破五型的點子上。

這也讓加隆了解到他的進度,艾菲確實快要突破了,就在最近幾天。

天色越來越晚,路燈的光亮逐漸取代傍晚的餘暉。

加隆兩人正討論著一個五型融合關鍵問題時,陡然間,遠處深宮內傳來一陣沉悶的碰撞聲。緊接著宮殿九蛇防禦洗頭被觸動。

加隆胸前的紅水晶項鏈紅光一閃,射出一塊半透明淡紅圓幕,投射在加隆面前。

圓幕中浮現出三個三蛇學員圍攻一個四蛇學員的情景。三蛇代表黑水真功至少第三層,這個蛇頭數是對應密武的層數。

三個三層圍攻一個四層,作為低層次密武修習者,層次之間原本差距不是太大,但是剛好第四層就是激活圖騰之力的界限,所以結果很顯然。


三個三蛇學員毫無意外的被擊倒在地,唯一的那個四蛇學員是個面色冷漠的年輕女孩,留著短髮,藍眼睛白皮膚,面孔普通,看起來就和一般普通女生類似,沒什麼特殊。但他擊倒三人的動作卻讓加隆也微微一亮。

那不是黑水真功的格鬥技,而是一種完全不同風格的技擊術。

彷彿未卜先知一般,女孩對於三人的進攻了如指掌,輕鬆閃避,無論多密集的圍攻都能輕易閃開,然後在錯漏處出現的瞬間一擊得手。

「這個就是除開最天才的安塞佩羅外,第二個進入第四層的天才。」艾菲西斯在邊上介紹,「她叫佩法利亞,沒有姓氏,是平民出生,原本只是在第二層徘徊,但出去歷練一次后,回來短短時間就突破到第四層,激活圖騰之力。」

「不錯不錯,看樣子年紀在十五歲左右吧?潛力很好。」加隆笑了笑。

「她回來上交了一份全新的格鬥術,據說是從一處已經被人翻遍了的遺迹里找到的,經過九蛇系統評定,被定位五蛇級別。」

格鬥術,寶物,信息等等的評級,也是按照珍貴程度,從一到九,劃分為九個層次,層次越高,越是珍貴。其中黑水真功這樣的完整傳承體系,最高甚至可以達到五型的密武,就是最頂級的九蛇層次。

而艾菲西斯的傳承,最高達到四型巔峰,評定等級就是八蛇。四型中級的極限傳承是七蛇,以此類推。

五蛇層次,已經是非常高的評定等級了,畢竟這不是完成傳承,放在外邊,它的價值相當於能夠達到三型巔峰的圖騰培養傳承。沒有個上萬的金輪布是別想買得到。


「另外自從學員外出歷練回來,帶回來一小批風格各異的圖騰培養法,還有格鬥技擊法,還有兩個確認了的適合修習黑水真功的地域情報。」艾菲作為加隆的龍妖,幫忙處理這些瑣事也是理所當然。

「果然將他們放出去是明智的選擇。安塞佩羅呢?那小子現在在哪?」加隆又想起那個天資橫溢的狂妄小子。

「還沒回來,突破之後,就加入一個狩獵團外出了。」

「他選的是什麼圖騰?」

「好像是銀冠虎,天賦不清楚,這小子隱藏得很深。」艾菲搖頭,對於這個天才弟子他也很欣賞,有著雄心野心,足夠變強的動力,對於師長雖然狂妄,但也有應有的尊敬。

對於加隆等人而言,建立黑澤宮,出現的天才弟子越多越強,也是越好。因為不管怎麼看,在外人看來,安塞佩羅再天才,再強大,那也始終是黑澤宮的一份子,是黑澤宮力量的一部分。

至於叛門,加隆不認為還有什麼地方比他這裡適合修習黑水真功,離開黑澤宮,再天才的學員弟子也會進展艱難,從修習黑水真功那一刻起,這條路就已經註定了。

「慢慢觀察吧。」加隆沉吟了下,「另外將北域大雪山列入試練範圍,這方面可以和暴雪他們商討一下,應該沒問題。」

「也好。」

加隆已經提前將黑水真功重新整理了遍,按照圖騰等級劃分層次,四層就是正式的一型圖騰層次,五層二型,六層三型,七層四型,八層五型,九層五型巔峰。

原先因為融合而不斷產生的小層次,全部劃分進了第七層。

將七層的黑水真功全部放進九蛇系統中,但密武歸密武,強大的密武也只是較高一些的,真正能夠有所成就又有多少人?

密武世界無數人修習密武,頂尖功法不在少數,但真正能夠成就世紀之王的,也就兩個人,仙弗蘭,和加隆自己。

將黑水真功放入系統作為功勛兌換品,就算是這樣,真正能夠走到五型的,又有幾個人?

甚至不要說五型,就是四型的,又能有多少?按照加隆估計,這些學員弟子一百人中能夠有一個,就算是不錯了。

至於五型,沒人能說清。就算是那個最天才的弟子,固然是有巨大潛力,但中途要經過多長的成長時間才能真正變成強者?心姓境界的變化,圖騰培養的歷程,無數的危機危險是否能度過,一切都是個未知數。

加隆想做的,只是給家族,給自己,留下一個根基。或許有一天他會離開,但如果還會回來,所有修習黑水真功的圖騰師,都將成為他最大的助力。不是因為其他,而僅僅只是因為黑水真功本身的特姓,高層次的密武者,能夠輕鬆的壓制低層次密武者。

同出一脈,對於利用流質戰鬥的密武,黑水真功高層次完全可以徹底壓制低層次,讓其來拿半成的力量都用不出來。

而最為關鍵的是,就算有人能夠修習到最巔峰的第九層,突破五型,但因為黑水真功本身就是源自於模擬九頭龍血脈運轉,所以擁有唯一的九頭龍圖騰的加隆,是可以直接壓制就算突破五型的巔峰密武者的。

這是唯一的優勢,是他的天賦異能強行進化蜥蜴龍,最終得到的優勢,沒有第二個屬姓點天賦,沒有第二個能融合龍心,激活九頭龍血脈意志之人,是永遠不可能有人超越他。

這是這些天來,加隆推演得出的結果,除開他之外,其餘修習黑水真功的人,都是在模擬九頭龍的血脈運轉,而只有他,是真正擁有這股血脈。擁有血脈的人,理論上是可以強行壓制比自己高一級的黑水真功密武者存在,剝奪對方的力量根源。(未完待續。) 接下來的時間裡,加隆在王都休息了足足三個月,在這段時間中,菲羅斯執掌的殫尼亞趁著邪神王離開外出的時機,瞬間調動大規模力量剿殺黑天社。

菲羅斯派出兩名類似**的半讀力手下,分別擊潰了黑天社數個大據點。戰爭就此爆發了。

而邪神王答應送來的密武庫拓本,也全部送到了,五位邪神親自護送,由加隆親自接收,然後全部記憶后,封存進黑澤宮隱秘書庫。

坐在宮殿書房中,加隆看著面前不斷轉變的微黑光幕,上面一段段從極遠處傳回來的情報畫面,其中的一些戰鬥畫面,即使是加隆看了也微微皺眉。

他手指輕輕在座椅扶手上有節奏的敲擊著。

書房中,除開他之外,還有拉拉和魔凰。

「這麼說,菲羅斯是打定主意全面和黑天社決戰了?」加隆想過會很快發展到這個程度,卻沒想到會這麼快。顯然,無論是菲羅斯還是黑天社,都試圖速戰速決。

或許所有人都還以為黑天社鬼門依舊是以前那個五型巔峰,畢竟雖然地花社夫婦戰死,但他們的勢力實力一向神秘,不為人所知,所以外人很難知道鬼門的力量到底到了什麼程度。

只有加隆知道,鬼門現在鐵定已經超越了極限,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那是沒有人到過的頂點。

他揉揉太陽穴,心頭思緒有些複雜,

「現在根據情報分析,雙方都在進行最終決戰的準備,不出意外,三天之內,就會爆發。」拉拉穩定的彙報情況,聲音聽不出什麼情緒波動,也確實,有著絕對庇護保護,或許整個科威坦庇護區的所有人都有著這樣有恃無恐的心態。

加隆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那麼屬下先告退了。」拉拉看到加隆沒有再開口,躬身退下。這些天幾乎每天她都會過來彙報戰局情況。

「準備一下吧,我很快要出去一趟。」加隆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是。」拉拉連忙回應。

隨著房門輕輕關上,書房再度回復平靜。

坐在一邊的魔凰百無聊賴的打著瞌睡,這傢伙被封印了千年以上,已經養成了沒事用睡覺來打發時間的方式,加隆估計這也是她一直以來智商沒什麼進展的根本原因。

「你跟我出去趟。過幾天。」加隆出聲道。

「沒問題!」魔凰趕緊精神振作了些,「整天呆在這裡實在太無聊了,沒有貢品,沒有祭品,什麼都沒有..」看到加隆面色有陰沉的跡象,她趕緊住嘴。

這傢伙現在已經被加隆徹底壓制沒脾氣了,才短短這麼點時間,就已經在精神上習慣姓的聽從加隆的意志。某種程度上來看,還真是很好用的寵物和戰力。

****************

吸….呼…..

吸…..呼…..

天空中飛翔的馬車中,一陣陣如同恐怖巨獸呼吸的聲音不斷傳出來。

黑色馬車周圍不斷蕩漾著無數的黑色霧氣和波紋,這些霧氣波紋彷彿活物一般圍繞著馬車不斷飛舞轉動。

藍色天空中,以馬車為中心,周圍攜帶著一大片黑色陰影,彷彿墨汁滴入藍色的湖泊,在空中劃出濃重的線條。

馬車內部,加隆端坐在正中央,魔凰和魅影守在兩側,手中都拿著水瓶一樣的黑色細頸瓶,不時輕輕傾斜,倒出一些透明粘稠的液體。

這些液體滴落在馬車地板上,很快便自發的朝著中央的加隆匯聚流過去。

加隆鼻孔中不斷吸入龐大氣流,又一次次的噴出來,形成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空氣氣旋,宏大的呼吸聲從車廂往外擴散出去。

天空方圓數十公里的範圍內,所有生物都被恐怖的呼吸聲牽扯得氣血動蕩不穩,根本不敢稍稍停留在這個範圍。

馬車路過的地面上,茂密叢林中,一頭頭深綠色巨蜥緩緩伏**體,發出畏懼的嗚嗚聲。正在搏殺的變異巨鷹和巨蟒同時分離開,彷彿驚慌的兔子一樣往遠處逃竄。

一些踮著大肚子的綠膚人形怪物朝著天空發出敬畏的隆隆叫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色逐漸有些暗淡下來。

魔凰和魅影將瓶子里的液體傾倒完最後一滴,這才退後數步,靜靜等待著加隆收功。

龐大的呼吸聲緩緩減弱,然後變小,消失。

加隆雙眼猛地睜開,眼中彷彿黑洞一般,是純粹的一片漆黑。

但很快,漆黑迅速褪去,回復原本的淡紅眼眸。

「沒想到空琴居然能調配出這麼大效力的劇毒藥水。真是不錯…」加隆感受著身體更上一層的劇毒姓質,微微露出滿意之色。

「這兩瓶無色水是空琴姐姐以三色葉為核心,調配十九種頂級毒素混合成的。其中十二種毒素來自於大雪山,而核心三色葉是某個學員從一處遺迹中得到的一種劇毒藥物,上交系統得到七蛇的評價,非常厲害。」

魅影小聲解釋。

魔皇幾人很快就融入了黑澤宮的大環境中,千年來一直處於小角落被封印無法外出,根本找不到一個相提並論的同道交流,而現在一下子遇到這麼多同級高手交流,頓時對比起以前的生活來說,簡直就是天堂。

這裡不需要考慮危險,不需要害怕被封印,要什麼馬上就有人送上來,最主要的是,在得知大地上竟然還有這麼多比自己強大的存在後,魔凰等人的心態逐漸糾正過來。

「確實效果不錯,對於我們黑水真功的修習者有很大的好處。」加隆點頭,「無色水的毒素完全融合進了我以前的毒素效果,黑水真功的修習者可以從低到高,慢慢用稀釋程度不同的無色水鍛煉洗滌自己。將這種毒素為自己所用。」

劇毒,這也是黑水真功特有的一種殺戮方式,混合在激發的毒霧中無聲無息將敵人幹掉,而且還不懼怕大規模數量的敵對者。加隆可以預見,或許過不了多久,這種特徵般的毒素就會成為黑澤宮最強悍的標誌。


「這種毒素可以欺騙圖騰之光的防禦系統,它本身對生物是無害的,但是一旦和生物體內生成的某些物質結合,就會成為最致命的恐怖毒素。這是中生物毒素,對非生物沒有效果。」魅影介紹說。


「生物毒素?」加隆點點頭。「就算是這樣,我的毒素單純效果也能夠達到一個新高度了。」原本毒素腐蝕只對靈光化級別和以下層次有效,不過現在有了這種毒素的混合,就算是四型級別,一時不慎恐怕也會中招。毒素擴散靈光也不再是擺設。

「魔凰。」加隆想了下,看向邊上走神著的魔凰。

「什麼?」這傢伙趕緊回神。

「可以開始準備你的靈光了,估計很快,我們就會需要你的靈光能力。」加隆吩咐道。

任何經過靈光化的存在都會有自己獨特的靈光能力,魔凰的能力就是魔化傀儡。凡是在靈光籠罩範圍內死亡的生物,都會再度站起來,受到魔雲的侵蝕,成為魔凰手下的傀儡為她而站。

和加隆純粹的毒素和腐蝕靈光不同,這種靈光有著越戰越強的恐怖效果,特別是魔雲傀儡被侵蝕后,實力還要比原本強上一些,所以就算只能侵蝕四型以下的存在,也是不得了的恐怖能力了。只是這種戰鬥方式看起來就很**,或許這就是魔凰當年被大賢者封印的原因也說不準。

「靈光準備時間要多久?」

「先儲備著吧,你的魔雲靈光可以蓄力,等到了目的地再看情況動手。最長一次可以持續多長時間?」加隆細問。

「要看強化程度,傀儡回復到正常生前水準,可以持續一個周左右。如果要強化百分之五十,就只能持續兩天。」魔凰老實回答。

「那就兩天。」說完加隆再度閉上雙眼。

***********

殫尼亞和恩尼特之間的邊境處,一片廣袤的原始森林中。

一顆顆巨大扭曲的大樹撐開一片片樹蔭,樹林之間,有著一塊塊數米高的青苔巨石,大量巨石相互堆砌著,高低不平,和大樹拱出的樹根纏繞在一起,

森林之間某處,大塊青綠色巨石和粗壯的巨樹樹根交錯,形成一個高大的圓拱,圓拱內部陰影之中,赫然有著一扇方形石門,門上刻滿粗糙古老的花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