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7 Views

可是,關宇運氣不好……

Written by
banner

他賭輸了。

輸的徹底。

這冷酷的中年男子,比關宇還不怕死!

他「嘻」的一聲,念出一個字,隨著口型,他的喉嚨部位青筋暴突,瞬間變得鋼鐵般堅硬,這是法力灌注的反應。

接著關宇的攻擊就到了,「噹啷!」「噗嗤……」接連兩聲,關宇的鎖喉爪,直爪在男子的喉部,不偏不斜,可是,驀一接觸,就感覺抓在萬年寒鐵上,堅硬無比自不必說,居然還冰冷刺骨!

堅硬的鎖骨震的關宇手骨都麻木了,不過,好歹這是關宇拚命一擊,鎖骨的肌肉,倒是被關宇的利爪撕開少許,可是,裡面,好像是從最裡面的頸骨散發出的,一陣徹骨的寒氣,迅速湧向關宇那剛剛才插入中年男子頸部肌肉的左手!

左手就這麼凍住了,是的,沒有一絲知覺,彷彿不是自己的,連痛覺都沒有,就這麼凍成僵直的一塊。可惜,離撕開對方氣管還有一點差距,功虧一簣。

既然關宇的攻擊失敗了,那麼,就輪到對方了。

中年男子沒有一絲得意,也沒有一絲高興,甚至沒有一絲面部表情,他依舊是那麼冰冷,就像他一開始那樣,就像他打斷關宇手腿的時候一樣,冰冷,沒有一絲的波動。

就在這冰冷中,男子右手想鋼釺一樣猛地插過來,「噗!」「咔嚓!」插進關宇仍然凍結在自己喉部的手臂里!

是的,關宇的手掌凍結,粘在男子的喉部,所以,他的胳膊還是完整的。而這殘酷的男子,彷彿天生就是個惡魔,一個要碾碎世間一切的惡魔,他看不得完整的胳膊存在,一抓,直插,插進關宇的左臂里,整個手掌都消失了,全部沒進關宇的手臂中。

關宇無法還手,所以,他接下來,並未迅速撤回插進關宇手臂中的爪,而是,五指一用力,同時向外擴張!

「啪啪啪啪……」脆響不斷!

男子的手掌本就插入在關宇手臂骨頭內,這下,手掌一撐開,將他的骨頭完全撐爆開了!

臂骨粉碎。

中年男子並沒有稍作停留,他甚至沒有頓一頓,去享受一下勝利的樂趣,也沒有像一些變態的殺人狂那樣,去細細品味獵物痛苦的表情。

他,仍舊那麼冰冷。

接下來,他突然收回了兩隻手掌!

他要停止了么?錯了。他是在蓄勢!他最後的雷霆般的攻擊,即將到來了……

果然,來了。

男子的右腳,像一條深海巨蟒,帶著無窮的巨大力量,攜著一股絞殺的螺旋勁,像一根粗壯的鞭子,抽在關宇身上。

腳與腰接觸的瞬間,關宇的腰陷了下去,肋骨,下面幾條肋骨,全部一次性折斷,碎成渣了。

口中一股鮮血狂噴出來,不過,沒噴到那男子的身上,因為,他已經飛了起來。

這一踢,是帶著螺旋勁的,不但踢傷了他,還把他卷上了半空。

口中噴出的鮮血,在空中飄灑,落向地面。


關宇卻沒有機會落向地面了。

他被一雙鋼鐵利爪攔截了。

中年男子此刻,站在關宇拋飛的身體的下方。一雙鋼爪化作幻影,根本看不清楚,瞬間數百爪,轟向關宇的身體。

他專門找堅硬的地方下手,彷彿不把關宇身體里的骨頭全部碾碎不罷休一般,只聽見整個練功房內,都是「喀喀嚓嚓……」恐怖的聲音,普通人聽見都會瘋癲的可怕聲音。

終於,他撤手,關宇落到地面,嘭的一聲,再無聲息。

其實關宇沒死,此刻,他離死亡還有一段距離。因為,這個中年男子沒有刻意攻擊他的要害。

他只是,用剛猛的力道,狂暴的敲碎了他全身包括肋骨、手骨、臂骨、腿骨、腳骨……等等等等,只要你叫得出名字的,只要你想得到的,全部,沒有一處骨頭,是少於五段的,基本上都是粉碎,拼都拼不起來的粉碎……

所以,關宇現在,不是因為體力不支、瀕臨死亡才動也不動,而是,無法動彈……

等等,這中年男子為什麼又靠近過來了?如果說他的目的就是用這種殘忍的手法盪碎關宇全身所有骨頭,那麼他已經成功了啊,而且是如此的完美。

現在的關宇,不會有人,對,如果只要真的是個人,就不會願意、希望、能夠、膽敢再看他第二眼。一塊打碎了經道正準備下鍋煎的牛肉都比他好看。不懂得什麼叫慘不忍睹?看他一眼保證你這輩子都不在想提起這個詞。

那麼,這個歹毒的男子,你還靠過來幹嘛?你的作品完成了,你可以靜靜的在旁欣賞了!

哦,等等,等等,對了,好像漏了點什麼……全身的骨頭……好像真的是還沒有全部完成如果也算上頭骨的話。

是了,這冷血的中年男子,靠近了,他面無表情的抬起了腳,對準了關宇的腦袋,平放在地上,瞪著眼睛看著他的腦袋。

關宇感覺到了,死神,正站在他的背後,此刻,已經高高的舉起了手中寒光森森的鐮刀……

死亡的感覺,漫無邊際,黑暗,冰冷,無情,永恆的寂寞……

居然還有一絲難以言喻的平靜……

就在這個將死的瞬間,關宇忽然有種大徹大悟!他回想起經歷過的種種磨難,再想起在死亡輪迴陷阱中,經歷的數次死亡經歷,忽然覺得,心中有種洞徹的明亮!

被折磨,不過是肉體的疼痛,死亡不過是肉體的停止運轉。

我心永恆! 只要我堅持本心,你拿什麼毀滅我的心意?告訴我,敵人!關宇嘴角露出一絲睿智的微笑……

「啪嚓……」

腦漿四濺!

……

可是,在現實中,關宇卻睜開明亮而炯炯有神的雙眸,盯著面前一條毫無生氣的小蛇!


這就是「嗔蛇」!

貪嗔痴,全部了!

此時,旁邊躺著的紫萱和小雪,也自然的睜開了眼睛,眼角兀自還留著眼淚。她們不明所以的環顧這四周,有些茫然,也有些瞭然。最後她們看見了關宇,頓時,眼中就只剩下依戀和喜悅。

關宇知道,她們也經歷了不可思議的輪迴。因為自己將「貪嗔痴」三條心魔之蛇本體滅殺,她們才得以跳出輪迴!

八歧大蛇的八個分體全部被關宇滅殺后,關宇終於,在此長長出了口氣。

而身體中,炎龍的聲音卻再度響起:「關宇,好像有什麼東西,生成了。就在附近,像是什麼奇怪的生命體,我感受的不是很清晰……」

誒?關宇正納悶兒,但眼睛已經看見了。

從不遠處,走出來一個人。

一個小男兒!

關於看見小男孩兒的瞬間,就覺得,好熟悉的感覺……但又覺得,氣息好駁雜……好像好幾股熟悉的氣息,融合成了他一個人。

而小男孩兒卻正微笑著看著他,驟然,開口了:「是不是覺得我很熟悉?」

炎龍卻在這時猛然在關於心中叫道:「八歧大蛇!」

一語驚醒夢中人,關宇終於明白為何有那種駁雜的熟悉感了,之前的八條大蛇分體,那些氣息凝聚成了這個男孩兒的氣息!當然熟悉!

關宇嚇一大跳,蹭的蹦起來,就要跟他玩兒命!廢話,了人家八回……這個仇,可真是梁子結大了。

小男孩卻呵呵的笑了:「不用那麼緊張,我不會跟你動手的。相反,我還要好好謝謝你!」

誒?不會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吧?關宇心中十分不信。

小男孩兒依舊微笑:「你恐怕不信,可是,我能有這個身體,還是托你的福啊!」

在關宇的詫異中,小男孩娓娓道來:「我本是八歧大蛇,上古魔獸,這你們都知道。可是後來被強者打敗,逃遁至此。我得天道之啟示,要找到我的本命靈珠,即可放下屠刀,斬斷過往罪孽,幻化人形,享受生命。」

「可是,我找了無數年,也沒找到那所謂的本命靈珠!」說到這,小男孩兒的語氣中,透出一絲滄桑,「直到不久前你進了這個世界,斬殺了我的第一個分身,一道力量從那金行分身中回融到我的最後一個本體中,我忽然有了一絲感悟,雖然不甚清晰,可是我知道,方向對了。於是,就不停的與你廝殺!」

關宇不禁無語,原來,自己早被盯上了,你這孩子,怎麼這麼狠?專沖我來啊?

「當然了,我其實都有所放水的,不然,你恐怕難以支撐如此之久呢!」小男孩兒說著,沖關宇眨巴眨巴眼睛,「後來,所有分身全死,能量合一,我才終於發現,原來本命靈珠,一直都藏在我自己的八個分身中,它們,就是我過往的罪孽啊,現在它們一死,我自然幻化人形!」

關宇沖紫萱和小雪瞅瞅,又沒好氣的給小男孩翻了個白眼。真是,這孩子,別說破嘛,人家倆姑娘本來為我的奮不顧身都感動的要以身相許來著,你忽然來句「我讓著你的」,不是說明了沒有我,大家也都不會死么?那我還英雄個屁啊?

小男孩兒笑笑:「別生氣嘛,你當然不會一無所獲啊!你幫了我這麼大忙,我要給你個大禮!諾!接著!」

小男孩兒一手一揚,扔了個東西過來,關宇連忙接住一看,是一顆丹藥!不認識的丹藥,不過聞著味道好像在哪兒聞到過的感覺。

「好像是蛇膽的味道哦!」炎龍卻忽然出聲道。


「這是我本體的蛇膽,充滿力量,不過,我卻不再需要了。我不想再參與殺戮了,力量,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意義了。」小男孩兒平靜道,「送與你,我能看出來,你要走的路,很長,很難,希望,這能給你一絲幫助!」

說著,小男孩兒手指了指遠方:「這個方向一直走,不多遠,能看見一顆老槐樹,從樹頂,沿著中空的樹榦鑽下去,可以到達這空氣裂縫的第二層!祝你們好運!再見!」

小男孩兒說完,露出一個無邪的微笑,轉身就走了。

關宇卻愣了半晌,才聽見身邊的小雪喃喃的來了句:「這小傢伙,蠻可愛的哦。」

關宇一頭冷汗,可愛?他沖你吐火,差點烤焦你小屁股的時候,你咋不說他可愛?老子褲子都被他燒光了,你還說他可愛?你到底有么有立場?

不過,關宇看了看手中的丹藥,想了想,嘴一咧,算了,還是原諒他吧。

幾人走了不多遠,果然看見一顆老槐樹。

這時,關宇早已恢復功力。而且,那體內充盈的靈力,澎湃的好像海中浪濤,洶湧奔騰!那蛇膽幻化的丹藥,已經被他服用了!

他現在,只覺得實力無比強大,身體中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雖然,他知道這也有剛進階,能量控制不穩的原因成分在裡面,但是,總的來說,主要還是實力大增的原因啊!

關宇最後看了一眼這片天空,倒是不由笑了一下,心道,再見了,第一層的八歧大蛇,再見了,第一層的小男孩兒……

然後,三人縱身一跳,順著中空的老槐樹樹榦,就滑了下去……

眼前一黑一亮,一個變化,三人眼前就是另一個天地了!

一座城!


「哇塞,太棒了!有好吃的了!還有床可以睡覺了!我好想哭……」小雪一眼看見不遠處的城市,就直接情緒失控,又哭又嚷了起來。

看來,這麼多天非人的生活,讓她這個小丫頭可憋屈壞了。關宇和紫萱不禁莞爾。

不過,他倆看見這城池,也是心中有些激動。畢竟,在荒野里風餐露宿這麼多天,終於要回歸人類的生活方式了。甚至,都是這麼多天第一次再見到人類!

遠遠望見這座城市,卻還是走了大半天才到達。這時候,太陽都快要落山了。

關宇幾人走到城邊,發現,城門打開,也沒有一個守城的人。頓時心中有些不解,不過, 我的丹田有本書

三人自顧自走了進去。

街道整齊,乾淨,擺攤的有些開始收攤了,有些還在吆喝。有賣吃的的,有賣雜貨的,還有店裡的夥計在門口吆喝著進去吃飯的。

算是相當熱鬧呢!

仨人決定先吃飯!按照關宇的話,混飽肚子,不想家嘛,哈哈。帶頭,他就直接走進看上去最好最大的一家客棧。

門口掛著招牌綠柳客庄。

關宇幾人剛一走進去,立刻感覺到小二的熱情,簡直要撲上來,差點撲到他關宇的臉上去招呼:「客官,幾個人,哦三個?那邊桌請,來吃點兒什麼呢?本店招牌菜嘗嘗吧?要喝酒嗎?姑娘也可以喝的,我們的酒都是自家釀的,不上頭!」

「打住!」關宇一把將小二抓住,一把牢牢摁死在原地,「再啰嗦我就去別家吃了。」

「是是是……」小二頓時沒了聲音。

「葷的素的,你們拿手的上個七八道菜就差不多了,再來一壺酒。先這樣!」關宇熟練的點了酒菜。

走向桌邊的時候,他注意到,大堂里寥寥幾個吃飯的食客,都在注意著他們。

關宇故作不知,大大咧咧的大馬金刀走過去坐下了。但是等紫萱和小雪也剛坐下,他立刻小聲道:「你倆一定要注意!這個城,不簡單!」

關宇如何知道?廢話,他們都被這城裡的表象迷惑了。這可是空氣裂縫中,裂縫世界中的第二層世界!這可不是現實世界!哪兒來的這麼個城池?哪兒來的這麼些百姓?還叫賣?賣給誰去?

不過,也不排除他們同城人之間因為生活需要而互相買賣。可是,關宇不能不防!

於是,飯菜上來后,小雪可憐巴巴的望著關宇,小聲道:「關宇哥,能吃么?」

關宇一把拽住上菜的小二,笑道:「你忙了一天,也辛苦了,來,吃點兒!」


說著,就將筷子拿了一雙,遞給小二,並拿了個空茶碗,每樣菜夾了一些,放在碗里,讓小兒吃。

小二陪著笑臉怯懦道:「誒喲,這,老爺啊,我只是個小二,我哪兒敢……」

「吃!」關宇冷著一張臉,只從牙縫裡蹦出這麼一個字。

小二再不敢多言,立刻端起碗,拿起筷子往嘴裡一個勁兒的猛吃,幾口就吃完了。咽下口中食物,小二賠笑道:「這樣,行了吧? 惡魔少爺,壞壞壞! ,我就先退下了。」

關宇笑著跟小雪道:「諾,放心吃了吧?」

小雪眉開眼笑,頓時甩開腮幫子狂吃海喝起來!

三人吃飽喝足,定了上房,眼看太陽還沒落山,就想出去城裡走走轉轉。一來散散心,二來,當然是找找下去第二層的線索啊!

幾人很快發現,這座城池,很普通。普通的街道,普通的建築,普通的城市布局。

可是,關宇總覺得,這唯一不普通的,就是城中的百姓。這些人,生活在這孤城中啊!他們不知道自己是這天地間唯一的城市中,唯一的一批人類么?知道,那不恐懼么?不知道?怎麼可能,他們從不出去么?

關宇當然問了他們。他旁敲側擊的詢問,換來的,都是他們淳樸的笑臉,還有一句不知道,俺們從來沒出過城。

哼……欲蓋彌彰啊!簡直掩耳盜鈴!

關宇心道,看你們能裝多久!要不是小爺心善,直接屠城! 太陽終於快要落山了,掛在天邊,一竄一竄,好像還由有不幹,還想留戀一下白天的時間。關宇等人走在有些暗淡的天色下,碰到了一個行色匆匆的女子。

女子只顧低著頭走,甚至撞在了關宇的身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