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102 Views

頓時,巨大的圓盤轉動著,噴出濃郁的黑光將屋子裡所有人都籠罩住。

Written by
banner

下一刻,樓閣外的陣法破碎,段飛等人重新恢復人身,領著一百多人浩浩蕩蕩沖了進去。

看著空蕩蕩的大廳,段飛面色一沉,空氣中還殘留著多步族的氣味,這些大妖剛走不久,肯定是跑到什麼地方躲起來了。

「搜!就算掘地三尺!都要把他們找出來!」

雷弘等人點點頭,分別帶著人沖向其他房間,而段飛則是帶著人走進了一間廂房裡,空無一物的廂房,多步族大妖的氣味更加濃烈,可是這裡已經沒有任何出口,讓他皺著眉頭,嘀咕道:「難道他們還會飛天不成?」

不由自主的抬起腦袋,看到屋頂的古怪紋飾不由得一愣,沒有任何的力量波動,卻透著一絲玄妙,這真的只是紋飾?

突然,段飛面色大變:「不好!這裡有傳送陣!他們已經逃了!快追!」

聽到段飛的大吼,那些還在各處搜索的人一愣,飛快的衝出樓閣,任平生直接沖入天空,站在距離地面千丈的高空俯視著下方,一雙眼睛變成綠色,就如同鷹隼一般銳利,四處搜尋著生命的氣息。

或許,這個傳送陣並不能把人送出空間秘寶,而是把人傳送到了這個空間的某個角落… 走廊中,依舊是老六帶路,風凌霄和雷石跟在後面。

發覺聲音停了,老六一愣,頓時速度激增,吼道:「趕緊跟上!」

風凌霄心裡也有些鬱悶,聲音停了,是不是代表著陣法破了?那他現在趕過去還能撈著東西嗎?

身後的雷石則是悶著頭不說話,在他額頭上,赫然有一個大包,這是風凌霄叫醒他的時候留下來的。

造成這個大包的罪魁禍首,就是風凌霄左臂上的一塊鐵餅,就是這個其貌不揚的破玩意兒,一下子就在他頭上敲了個大包。

現在的他,只能惡狠狠的瞪著這塊醜陋的鐵餅,心裡生著悶氣,他不明白,風凌霄為什麼要把這樣一塊醜陋的東西帶在身上。


隨著老六加快了速度,風凌霄只能勉強跟上,雷石依舊是一幅遊刃有餘的模樣,看得出來,他還保留著餘力,畢竟他的速度,能夠和修為是大妖巔峰的秫不相上下。


三人飛快的穿行在一條條走廊中,老六的腦袋快速運轉著,從記憶里翻找出那些安全的走廊,至於那些未知的道路則是果斷避開。

就算趕時間,他也不敢拿著風凌霄的小命開玩笑,

突然,在他們前方道路上冒出一個漆黑的圓盤,噴涌著墨汁一般的黑光,老六不由得頓住身形,困惑的看著前方,好熟悉的氣息。

看著前方未知的古怪圓盤,風凌霄面色肅然,難道老六帶錯路了?這條路有危險?

「這是傳送陣!」老六驚呼著。

話音剛剛落下,黑光便已經消散,那一個古怪圓盤也跟著消失,沒有任何痕迹,在他們面前,卻多出了四十幾個人,其中領頭的人就是青暉。

風凌霄眨了幾下眼睛,這算什麼?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察覺到依舊是在這個空間里,青暉輕嘆一聲,傳送陣的力量耗盡了,無法將他們直接送出去。

也罷,總算是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吧。青暉心裡想著,眼前的黑光消失,看到前方的兩個人影,面色沉了下來。

該死!怎麼又碰到他們了!

「真是沒想到,我們會以這樣的方式見面。」風凌霄笑著打招呼:「青暉兄別來無恙。」

胡櫟等人還處於對傳送陣的讚歎中,聽到風凌霄的聲音不由得一愣,一個個變得緊張起來,他們同樣認出來了這兩個人。


看著現場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對面的人更是劍拔弩張,風凌霄乾笑著:「青暉兄不必緊張。」

「我們真的沒有惡意,只是想跟青暉兄討一件東西罷了。」

「討一件東西?」青暉冷聲道:「什麼東西?」

「毒!九香蟲的毒!」

懸浮在高空中的任平生也發現了在不遠處一閃而逝的黑光,大吼道:「他們在那裡!」

段飛等人升空,也看見了走廊中的青暉等人,一言不發的追了過去,不過他們沒有飛過去,而是找了一條較近的路。

聽到身後的大吼聲,胡櫟等人慌亂起來,這是前有狼後有虎啊!傳音道:「公子,不要猶豫了,直接殺過去吧!」

「是啊!直接殺過去,他們只有兩個人!擋不住我們的!」

其餘人也紛紛傳音,青暉則是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樣,他不明白風凌霄要九香蟲的毒有什麼,不過他明白一點,風凌霄是真的需要這個,否則就不會三番兩次的提出來。

或許,可以好好利用這點。

「毒,我可以給你。」青暉傳音道:「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要求?」風凌霄笑著,要求嘛,答應了就行:「說吧,什麼要求。」

「你要幫我們擋住身後的那些人。」

胡櫟等人難以置信的看著他,青暉這是要巔峰世家的人自相殘殺?

「有多少人?」

「巔峰世家十四人,再加上龍王,多目族,其他的人可以忽略不計。」

聽到他的話,風凌霄眉頭皺起,老六則是坐在他肩頭沉默不語,雷石卻是一臉的殺機,又是那個老王八!這次一定要宰了他!

思索了片刻,風凌霄笑道:「我儘力而為,不過你得先把東西給我。」

說著,風凌霄把手裡的玉瓶遞了過去,青暉有些不相信的看著他,他居然真的答應了?不過現在時間緊迫,他也沒有再要求風凌霄發血誓什麼的,接過玉瓶往裡面裝了一些毒液。

不一會兒玉瓶便重新回到了風凌霄手裡,青暉面色有些蒼白,冷聲道:「希望你記得自己的承諾。」

「嗯,我會記得。」風凌霄點點頭,注意力卻是集中在了手裡的玉瓶上,笑道:「青暉兄走好,相信日後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告辭!」青暉說著,和風凌霄擦肩而過,依舊保持著戒備,可是風凌霄壓根就沒有搭理他們的意思。

直到青暉等人走遠,風凌霄的注意力依舊在玉瓶上,輕輕搖晃著玉瓶,能夠看見裡面九彩的毒液在晃動,風凌霄臉上露出了笑容,煉製返生丹需要的材料,總算是齊活了,這次的事情過去,他就可以著手煉製。

瓶子里的毒液不多,也就百滴左右,不過足夠他用上幾次了。

「嘿,你小子傻啦?真要留在這裡幫他擋住追兵?」

聽到老六的話,風凌霄這才醒悟,把玉瓶放回空間符文里,笑道:「你看我像是說話不算數的人嗎?」

看得出來,現在他的心情很好,因為一直壓抑在他心頭的死亡陰影,總算是可以緩一緩了。

老六無奈道:「說話算不算數是一回事,可現實又是一回事,爺覺得,你應該好好看看。」

「嗯?怎麼了?」風凌霄困惑,那些人應該不可能這麼快追上來吧?

老六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你看天上。」

「天上?天上又會有什麼?難道他們還敢從天上過來?」風凌霄嗤笑一聲,即便是有老六帶路,他都不敢從天上走,青暉更是比老六還熟悉這處空間,也只敢乖乖的走地面,而且還是從走廊離開,他就不相信了,真會有人傻到這種程度,從天上過來?這是找死。

「唉,爺讓你看天上。」

聽到老六的嘆息,風凌霄困惑了,難道真有不要命的從天上過來了?抬起頭看著天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抬起頭看著天空,風凌霄倒吸一口涼氣,他總算明白老六的話什麼意思了,不是有不要命的人從天上過來,而是…天塌了!

原本灰濛濛的天空一塊塊崩碎,露出漆黑空洞的鴻溝,就是這些鴻溝,讓風凌霄幾乎窒息。

「那是什麼?」

老六解釋道:「空間秘寶過於強大,崩潰的時候就有可能出現空間裂紋,不管是任何事物,就算是神,只要沾染到裂縫就會死!」

空間裂縫,可以徹底的分割空間,這是一種秩序,如果空間被切開,身處於空間中的任何事物都會被切開,最後被空間裂縫撕碎。

風凌霄心裡涼颼颼的,空間裂縫居然是秩序?能夠無視秩序的人存在嗎?沒聽到神沾到這玩意兒都要死嗎?

二話不說,拉著雷石就開溜,開玩笑,秩序是他們能對抗的?至於承諾,他跟著青暉離開的方向走就是了,只要有人追上來,那就擋一會兒,畢竟他儘力了,總不能把自己和雷石的小命往裡面填吧?

「怎麼?剛剛不是說要說話算數嗎?」看著風凌霄一路逃竄,老六坐在他肩頭揶揄道。

「嗯?」風凌霄迷茫的看著他:「我有說話不算數嗎?」

「怎麼沒有?你不是答應了青暉要幫他擋住追兵嗎?」

「哦?我有說過這樣的話?」風凌霄譏笑道:「那一定是你聽錯了。」

「爺怎麼可能聽錯!明明…」說到這裡,老六突然說不下去了,一臉鄙夷的看著風凌霄,這小子根本就沒有答應擋住追兵,只是說儘力而為…

風凌霄大笑著,拉著雷石一路狂奔,雷石則是指著天邊驚呼:「大哥!你看天塌了! 文藝系神豪 ?」

過去看看?風凌霄嘴角抽搐著,這傻小子怎麼什麼都要看看?過去了就沒命了!

突然,身後傳來沉重的腳步聲,風凌霄面色一冷,沒想到這麼快就追上來了。

「石頭!跟著…呃,跟緊我,不要到處亂跑。」風凌霄無奈的說著,原本他的意思,是想讓石頭先離開的,可是一想到石頭的個性,不由得一陣后怕,會不會在路上看到什麼新奇事物就跑過去玩了?尤其是空間裂縫。

放這傻小子一個人離開,他估計會更加擔心,乾脆還是跟在他身邊好了。

段飛、狄洪尉、雷弘、任平生六人率先追上來,看到前面的兩個背影,雷弘和段飛有些困惑,怎麼那個魁梧的身影就這麼眼熟呢?難道是他們熟悉的人?

「喂!前面的人先停下來!」

聽到身後的大喊,風凌霄嘴角一撇,停下來?又不是傻子。

「啊!是段大哥的聲音!」雷石驚喜的大喊著,拽著風凌霄就跑了回去,老六扶住額頭,風凌霄滿頭黑線,他沒有這小子力氣大啊…

雷石揮著右臂,另外一隻手拽著風凌霄,大喊道:「段大哥,我在這裡。」

六人面面相覷,吳輝鬱悶道:「你們不說雷石在半路走丟了嗎?怎麼會在我們前面?」

雷弘一臉的尷尬,這沒理由啊!雷虎和雷豹那兩個小子的確是說這小子走丟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雙方的距離眨眼間便縮短至百丈,看到雷石還拖著一個人,他們更加困惑了,居然還有人跟雷石一起?

「諸位小心!」秫的爆喝聲響起,六人不由得一愣。

聽到這個聲音,雷石眼中噴出怒火,吼道:「你這個老王八居然還敢出來!」

也就是六人愣神之際,一個黑袍人突然從他們身後沖了出來,雙掌印在雷石胸口,竟然將雷石打退了出去,黑袍人也跟著退了回來,眉頭緊皺著。

秫也跟著衝過來,站在了六人身旁。

「老先生,你能不能告訴我們,這是怎麼回事?」段飛沉聲問到,一隻手攔著雷弘,如果不是他攔著,雷弘早就衝出去跟那個黑袍人打起來了。

秫指著正從地上爬起來的兩人道:「那個穿紅衣服的人,就是在下說的風凌霄。」

六人面色大變,狄洪尉更是咆哮著沖了出去,怒吼道:「風凌霄! 直播之末法仙途 !」

剛剛從地上爬起來的風凌霄還在慶幸著沒摔到什麼尖刺上,突然聽到狄洪尉的大吼,頓時雙目一突,這傢伙是什麼人?他根本不認識,怎麼就要還他兄弟命了?

「嗷!你找死!」雷石怒吼著迎了上去,沉重的一拳轟出,想要將狄洪尉轟碎。

狄洪尉冷哼一聲,抓住雷石的手臂將他往後扔了過去,冷聲道:「雷弘,管好你們的人!不要讓他在這裡礙手礙腳!」

一邊說著,去勢不減,一記重拳轟出,恐怖的力量,讓風凌霄根本不敢硬扛,速度也很快,他躲不過去,只能用右臂架住左臂,將鈞天盤橫在了身前。

『當』一聲巨響,風凌霄宛如一顆流星飛了出去,狄洪尉站在原地緊皺著眉頭,這是風家的人?真是弱的可以。

剛剛被接住的雷石看見風凌霄被轟了出去,頓時睚眥欲裂,掙扎著就要以真身衝出,雷弘乾脆利落的將他敲暈,苦笑道:「我這個兄弟心思純潔,容易上當受騙,還希望大家不要見怪。」


秫輕嘆道:「心思純潔是好事,可是容易被歹人利用啊!」

「老先生說的是。」雷弘沉聲道:「回去之後我一定會多加管教。」

走廊盡頭,風凌霄甩了甩腦袋,從地上站了起來,他依舊沒有摸清楚現在的狀況,他都還沒有動手,這些人怎麼就動手了?

目光落在秫身上, 天降綠帽[快穿]

「哦?居然還沒死?」狄洪尉輕咦一聲道:「看來是那面盾牌救了你。」

風凌霄咧開嘴,鈞天盤真正的價值堪比神級秘寶,恐怕連神器都很難在上面留下痕迹,更不要說是拳頭了。

不過這一拳的力量太重了,差點就把他的雙臂震碎,現在他的兩條手臂軟綿綿的下垂著,幾乎提不起來。

「諸位,時間已經不多了,你們先解決了他,在下帶著人先追上去攔住他們。」 「諸位,時間已經不多了,你們先解決了他,在下帶著人先追上去攔住他們。」秫沉聲說著。

段飛點點頭:「好,老先生先帶著人先追上去,我們一會兒就來。」

話音落下,秫和黑袍人就已經沖了出去,朝青暉等人逃離的方向追去。

「小子,注意了,跟著秫的是龍王,他隱藏了修為。」

聽到老六的提醒,風凌霄冷笑一聲,龍王?那又如何?他對秫的殺念已經達到了極致!就算是龍王和巔峰世家的人都在幫秫,秫也一定要死!

「想追上去?簡直是做夢!」風凌霄冷笑著抬起手臂,沾滿了鮮血的鈞天盤自手臂上滑了下來,懸浮在他胸前。

段飛冷哼一聲:「還想負隅頑抗?狄兄,把他抓過來,我要問他一些事情,之後隨你處置。」

「好!」狄洪尉雙目赤紅著衝出,其餘人默契的沒有動手,他們打算把風凌霄交給狄洪尉來處理。

秫、龍王、狄洪尉三人一齊衝來,不過針對著風凌霄的就只有狄洪尉一人,秫和龍王的心思,只是想快點追上青暉,搶奪傳承罷了。

在即將和風凌霄擦肩而過之時,秫和龍王臉上都帶著譏笑,極其隱晦,僅有他一人能看到,狄洪尉則是面目猙獰的揮出一記重拳,段飛要的只是活口,那麼打殘了打廢了,甚至是打個半死又跟他何干?

凌厲的重拳,近在咫尺,風凌霄呼出一口氣,雙手隔著三寸控制著鈞天盤,鮮艷的血紅色絲線自他手心鑽出,迅速的融入鈞天盤中。

『嗡』一聲輕鳴,這塊不起眼的鐵餅爆發出駭人的威能,成千上萬的咒文如蝴蝶飛出,密密麻麻,瞬間布滿了方圓百丈。


眼看著狄洪尉的拳頭就要落下,風凌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鈞天,由他親自動手設計,是他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件秘寶,而鈞天盤真正的作用,是陣法!

一道極致的血光自鈞天盤中衝出,將風凌霄和狄洪尉兩人籠罩住,所有人只聽到一聲沉悶的巨響,卻看不清究竟發生了什麼。

血光散盡,眼前的場面,讓段飛幾人瞠目結舌。

在風凌霄前面,是一個赤著上身的六臂壯漢,身高七尺,古銅色皮膚,銀髮銀瞳,六臂疊加,擋住了狄洪尉凌厲的一拳,讓他無法寸進一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