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102 Views

「這裡距離宗門百萬里遠,凡人終其一生也走不到頭!即使是我全力飛行,也要半個月才能到達!騎馬過去估計這輩子你也別想到了!」李元嘆道。

Written by
banner

「你飛了,我怎麼辦?」柳風急忙抱住李元大腿,生怕他把自己甩下,獨自飛走。

「我可以御劍飛行,帶著你啊!」李元說完,右手一揮,身後長劍飛出,懸在半空中。長劍吞吐著淡綠色的光芒,看著很是酷炫。

「我們就坐劍過去?」柳風看著懸在半空的長劍,長劍不過三尺長,手掌寬,劍身看起來極其鋒利。

柳風額頭冒出冷汗,顫聲問道:「騎在上面,割到了怎麼辦?」

「呃……」聽到這麼白痴的問題,李元都想用頭撞地了。

搖搖頭,不再理會柳風,李元雙手掐訣,手中一道繁瑣複雜的印記形成。

李元向著半空的長劍一指,頓時整個長劍光芒四射,長劍瞬間暴漲,眨眼間就長了數十丈。

「哇!」柳風一臉震驚,這樣的手段讓他很是震撼。

「走吧!」李元帶著柳風走上長劍。長劍足有二三十丈長,十丈寬,看上去就像一個大船。

「坐好了!」李元一聲低喝,長劍泛起青色亮光,直衝天際。

「哇哦!」感受到長劍的急速飛行,柳風十分興奮,長劍外一層青色的靈氣撐起防護罩,隔絕了強風。雖然速度很快,但柳風卻沒有一點害怕。

長劍高高飛起,柳風看著下方的天陽城,慢慢變小,忍不住嘆道:「或許有些人一輩子都想不到人能飛這麼高吧!」

「這算什麼!」李元撇撇嘴,「等你有一天修為足夠高了,你就可以飛出這個星球,飛向星空深處,探索星空的奧秘了!」

「星球?我們住的是個球嗎?」柳風有些不信,懷疑道,「書上說天圓地方啊,我們頭上的天是半圓的,我們腳下的大地是方的!」

李元一臉鄙視說道:「切,你也不想想,你看的書是誰寫的,那不過是一群凡夫俗子的意淫罷了!就像一隻井底的青蛙,終其一生它都會認為自己頭頂的天空,只是井口大小。也只有會飛的鳥兒才知道天空究竟有多大!」

「恩!」柳風面露思索之色,沉吟道:「看來以前我讀那麼多典籍,裡面很多都是錯誤的!」

「罷了,在你正式進入宗門之前,我就將修真的一些基礎告訴你,免得以後你丟人丟到外面去!」李元對柳風道。



茫茫星空里,有數不盡的星球,平日夜空里看到的也只是會發光的星球,而那些不會發光隱藏在黑暗星空里的星球不計其數。

無數的星球,其中絕大多數都不適合人類生存,真正適合凡人生存的星球少之又少,而絕大部分修真門派都會把自己的門派建立凡人星球上,這樣更方便他們招收弟子,為門派補充新鮮血液。

柳風他們所在的這個星球被稱為水藍星,因為從外空來看,星球呈現水藍色。

整個星球有五塊大陸構成,分別是中州大陸,東土大陸,西漠大陸,南疆大陸,以及北海群島。

傳說,北海群島原先也是一塊大陸,叫北海大陸。但在遠古的一場大戰中,北海大陸被活生生打碎,變成了七零八落的島嶼碎片,於是改名為北海群島。

「修士之間的戰爭有那麼厲害嗎?居然能將一塊大陸打碎?」柳風忍不住插嘴,在他看來這太不可思議了。即使知道修士神通廣大,很厲害,但能移山倒海也就頂天了,打碎一塊大陸未免太變態了。

李元笑道:「那可不是修士的戰爭,那是上古的神仙妖魔鬼人世間百族,幾乎所有的生靈全都卷進去的一場戰爭。別說是一塊大陸,那場戰爭波及範圍太廣了,無數星球都被打爆了,傳言最後將整個天地都打碎了!」

「天地都打碎了?」柳風更震驚,有點不敢想象了。

傳聞上古那場戰爭以前,整個天地連為一體,神仙妖魔鬼人生活在同一界。

自從上古大戰後,天地破碎。後來破碎的天地漸漸復原,只不過形成了三大界四小界:凡人界,仙界,神界以及魔界,妖界,鬼界,天魔界。

在三大界四小界中,仙界和神界是比凡人界更高一個層次的世界,魔界妖界鬼界天魔界則是和凡人界平行的世界。

有傳說,這片天地還有第五個小界:劍魂世界!只是從來沒有人真正見過劍魂世界,於是也就只存在於傳說中了。

而修士修鍊的最終目的就是要到仙界到神界去成仙成神,長生不死!」

「只有真正成仙成神了,我們才算超脫了!也許那些仙和神,看我們這些修士,就像我們看那些凡夫俗子一樣吧!」

「修鍊方面的問題,我從最基本的給你講,你要認真記下。這是根基,也是基礎,不能有絲毫錯誤!」李元正色道。

柳風連忙正襟危坐,豎起耳朵,不敢錯過一絲一毫。

。 天地由混沌而生,混沌化陰陽,而陰陽演化五行,是為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剋,衍化萬物,人類自然也是由天地五行衍化而生。

天地中存在著大量的五行靈氣,這些靈氣是萬靈生存的根本,也是天地存在的基礎。即使是那些異種靈氣如雷靈氣、風靈氣、霧靈氣等也都是由五行中的兩種或者三種靈氣異變而化成的。

人的身體由五行構成,但卻是普通的天地五行。只有一小部分人在出生時身體內不但蘊含普通的五行,並且體內還會天生帶有五行精華。體內帶有五行精華配合相應的功法就能吸引外界的五行靈氣進入自己的身體,這是修鍊的第一步。

正是有了這種五行精華的存在,才使得吸納天地靈氣成為可能。這些含五行精華的體質被稱之為靈體。不含五行精華即便是有高等級的功法也根本吸收不了靈氣,不能踏上修真之路。

不同靈體的人先天帶有不同的五行精華,且數量也不盡相同。帶有火之精華的人被稱為火靈體,這樣的人對於天地中的火靈氣十分敏感,能夠輕易感應到火靈氣並吸收,而且在應用的時候也是隨心所欲。先天帶有的火之精華越多,吸收火靈氣的速度就越快,自然修鍊速度也快,同時應用起來更加靈活自如。

這就是所謂的資質,先天資質對修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這些擁有靈體的人中,絕大部分都是單靈體,如單純的水靈體,木靈體,金靈體,火靈體,土靈體等,甚至還有一些變異的雷靈體、風靈體等,不過那就更少了。

除了單靈體外,還有一些人天生具備兩種甚至更多五行精華,這樣的人簡直就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別說整個東土大陸,就是整個天藍星估計也找不出幾個來。

擁有多種五行精華的人雖然在平時修鍊過程中會因為要同時吸收兩種靈氣而修為進步緩慢,但得到的好處卻更多,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可以御使兩種不同的靈氣能量進行戰鬥,可以學習更多的法術,戰鬥力自然比單靈體的要高。

人類引天地靈氣入體修鍊的第一步就是要用吸收的天地靈氣打通全身各處經脈,使得天地元氣在身體內能夠形成循環的通路,這一階段也叫做鍊氣期。根據不同時期打通經脈的數量,鍊氣期共分為十層。

當全身經脈打通之後,天地靈氣開始能夠運轉全身各處,這時就要用這些天地靈氣淬鍊自己的身體,排出身體內的雜質,使得血液更加精純,骨骼更加緊密,五臟內腑更加強勁。

這一層次的修鍊也是為以後修鍊打下基礎,所以稱其為築基期,也是分為十層。

當身體改造好之後,就開始正式修鍊了,也只有這個時候才算真正邁入到了修真的大門。這時修鍊的主要目的就是吸納天地的靈氣,存儲進身體的丹田內。

這個時期丹田內的靈氣成螺旋狀,越往內部靈氣越是精純,修鍊到後期由於靈氣密度過大,氣體的能量會被壓縮為液體,進而壓縮凝固為固體。

由於這個階段是為凝聚金丹做準備,所以這個境界成為凝氣期,也是分為十層。


當丹田內的靈氣全部轉化為液態的旋渦時,就能進行壓縮,使其變成固體的金丹。

達到金丹期才算得上是修真界的高手。

金丹期后又分為元嬰期,分神期,合體期,以及渡劫期,只有真正度過雷劫之後才能飛升仙界。自凝氣期之後,每層境界又分前、中、后三個小境界,這是根據能量多少,以及對自身潛能的開發程度決定的。

柳風聽得津津有味,一扇大門逐漸打開,一個未知的世界逐步褪去它的面紗。

「不是說五行精華越多越好嗎?為什麼我的五行靈體就變渣渣了?」柳風很不解,也很不甘。

他是五行靈體,按理說資質應該比四靈體更高,怎麼到了最後反而連單靈體都不如了,居然變成了修士中渣渣般的存在,這讓柳風感覺很不爽。

李元嘆了口氣,看著柳風,目光中帶著同情,說道:「有句話叫做物極必反!五行靈體因為太過逆天,所以在修鍊的過程中會遭遇厄難,那種必死的厄難!五行靈體資質很高是不假,但連命都沒了,再好的資質有什麼用?還不如那些資質差點,但一直能夠不斷修鍊升級的單靈體好呢!」

「必死的厄難?不是說天無絕人之路嗎?難道就一點生機都沒有嗎?」柳風急切的問道,此事關乎生死,他必須要了解清楚。

「其實也不是這樣的。在上古以前,五行靈體修鍊雖然也會因逆天而遭劫,但不會像現在這樣一點生機都沒有!那時候的五行靈體才是真正的天驕之體,任何體質在五行靈體面前都會黯然失色,也只有傳說中的天靈體能與之一較高下了!」

「上古大戰後,整個天地環境都變了。天地碎了,大道規則變了,很多上古時期血脈天賦強大的種族也都滅絕了。而在這變化中最明顯的一點就是五行靈體遭天地的徹底封殺,沒有一點活路可言。你……可知為何?」李元故意賣了個關子。

柳風一臉茫然,搖搖頭。

李元抬頭看了看天,神秘兮兮道:「剛才我不是給你講了上古時代的那場大戰嗎?其實那場大戰真正的主導者是王!一個頂天立地,獨斷萬古的強大男人!」

「王?」柳風疑惑,這是個姓,還是個名?

「恩,就是王!沒有人知道他的真正名字,但自他之後,上古時期乃至到了現在都沒人敢再稱王。因為王獨一無二,只有他一人能擔得起這個尊貴的稱呼,其他人都再沒這個資格了。那可是上古神仙妖魔鬼成千上萬的種族共推的王,整個天地所有生靈心中至高無上的王!」

「傳聞上古時期那場大戰就是王帶領天地無數強者對天地的征伐之戰,大戰進行無數年,最終天地粉碎,而王最後也隕落了!上古時期早已遠去,很多事情成了謎團,沒有人知道為何會有那場天地征戰,也沒有人知道王征伐的敵人究竟是誰,更沒有人知道最終的結果是什麼,只留下一片殘局!」

「王隕落了,天地也破碎了。後來的天地漸漸演變為現在的三大界四小界。自從上古以後出現過幾位五行靈體的記載,但所有的五行靈體都在修鍊的過程中天降厄難,將他們無情滅殺!有人曾推演天機,最後發現天地的這種變化和上古的王有關,因為王就是五行靈體。因此人們推測,天地對五行靈體無情滅殺也許是因為懼怕再出現一位上古王一般的蓋世強者。」

柳風臉上露出苦澀,了解了五行靈體的根由,他深深感覺到了無力。那是天地的詛咒和封殺,靠個人之力怎麼對抗?

柳風不甘心的問道:「如果說天地不容五行靈體,那又何必要讓五行靈體出現呢?直接從源頭杜絕不讓五行靈體出世不是更好嗎?」

李元嘿嘿笑道:「五行靈體本身其實對天地並不構成威脅!如果你不走上修真之路,安安穩穩做一個凡人的話,可以和其他人一樣壽終正寢,並沒有什麼劫難降臨。或許對於天地來說真正可怕的不是五行靈體,而是修鍊到了大成的五行靈體,傳聞一旦五行靈體大成,將會掌控一種特殊的力量。那種力量不是天地賜予,而是來自於虛無!那種力量足以毀天滅地!」

「傳聞天地也是誕生於虛無,五行靈體所獲得的那種力量也是來自於虛無,對天地的存在構成了威脅。因此才會遭受天地的封殺!」

。 「所以在五行靈體大成以前,就會被天地滅殺了?」柳風問道。

李元點點頭,看著柳風,臉上露出同情之色。他敢肯定如果柳風不是五行靈體,以他的天資和資質他日飛升仙界絕對不是問題。

但他天生五行靈體,也就意味著……他根本走不到那一步。

柳風面露思索之色,想了一會問道:「那麼五行靈體修鍊到那一步,會降臨那種必死的厄難呢?」從現在的情況看,凡人狀態的五行靈體天地不會理會,也只有修行到一定階段,讓天地感受到威脅了,那時候劫難才會降臨。那個時候修行到了一定境界,有了一定自保之力,事情會有轉機也說不定。

「五行靈體在衝擊金丹時天地就會降臨五行劫,那時五行靈體的路就走到了盡頭!也就是說五行靈體最高只能修鍊到凝氣巔峰,若保持在凝氣巔峰不突破,可安穩活過數百年歲月,但若是妄圖結金丹,則必死!」

「五行劫的威力有多大?」柳風心存僥倖,金丹期的五行劫按理說不會威力超出這個境界太多,若是有高手相助,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猜到了柳風所想,李元搖頭道:「五行劫的威力超乎想象,超越了修真界的極限。而且那種劫難外人根本幫不上忙,稍微有些牽連就會一起被天地誅殺。千萬年前,曾有五行靈體渡劫,當時其宗門內三名渡劫期老怪不惜一切協助他一起對抗天劫。然而僅僅是第一個波次的天劫降臨,就將三名老怪化為灰燼。」

「真是一點活路都不給啊!」柳風的團戰計劃破滅了。

「百萬年前,身為五行靈體的天機老祖渡五行劫,那是整個修真界聲勢最浩大的一次渡劫。天機老祖在整個修真界赫赫有名,他的天機推演之術無人能夠超越。很多人都以為他推演出了生機所在,所以才敢渡劫!他渡五行劫之時,修真界無數高手都前來圍觀。天機老也祖被認為是有史以來最有可能打破天地詛咒,最有可能渡過五行劫之人。。」

「據記載,在天劫來臨時,天機老祖以身化五行,重演天機。在劫難來臨滅殺之時,他給整個修真界留下一句話:五行體,天難葬,地難覆,他日輪迴歸來,必重開天地!」

「什麼意思?」柳風眨眨眼,他還以為那位天機老祖推演出生機所在了呢,沒想到是這麼一句話。

李元摸了摸腦袋搖頭道:「天機老祖那句話在修真界流傳甚廣,但是沒有人知道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就是五行靈體是殺不死的,總有一天還會回來的!」

「都化成灰了,還怎麼回來?」柳風有些無語,聽到這麼多關於五行靈體的劫難之事,他的心也變得沉重起來。

看著柳風失神的樣子,李元安慰道:「你別擔心,五行靈體並不是沒有活路。在修真史上曾經有五行靈體擺脫了厄難,成功達到金丹期!」

「哦?怎麼做到的?」柳風好奇問道,剛才李元還說五行劫不可度過,哪怕是有渡劫期高手相助也無濟於事。現在怎麼又有轉機了?

曾有五行靈體提出過猜測:天地降下五行劫主要是針對五行靈體這種特殊的體質,那麼如果擺脫了這種體質,是不是就能擺脫厄難了?

終於到了三千萬年前,一位五行靈體驗證了這個猜測。

那位五行靈體便想拋棄五行靈體的肉身,奪舍一具新的肉身,這樣也許會有一線生機。

但修士只有修為達到元嬰期,神識才能化虛為實,凝聚成形,那時候才能進行奪舍。但五行靈體根本度不過金丹期,更不要說達到元嬰期了。

達不到元嬰期就無法奪舍。這是一個無法解決的矛盾!

那位五行靈體也是天縱奇才,他搜遍上古典籍,研究神識修鍊之法,終於他開創了專門修鍊神識的道法——大衍魂決。憑藉這部道法,那位五行靈體修為還在凝氣期,神識就已經達到了元嬰期。

那位五行靈體最終奪舍成功,藉助奪舍的肉身,他成功達到了金丹期。

「真是好手段啊!」柳風忍不住驚嘆,這樣的方法都能想到確實令人敬佩,而打破傳統自造功法,也非一般人能做到。

柳風對這位同仁充滿了好奇,以他那樣的天資若是活下去,絕對是震懾一方的高手,不會默默無聞。

柳風問道:「後來他怎麼樣了?」

「後來他死了!」李元攤手道。

「呃……」柳風無語,好奇道:「他不是已經擺脫厄難了嗎?」

「唉!五行靈體都是天縱奇才,自然心存傲氣。那位五行靈體在達到金丹期后,毅然捨棄了那具肉身,重新化作五行靈體。對於他來說奪舍凡人肉身不過是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而已,無關生死。他還是要以五行靈體之身再度天劫,別人渡不過去,不代表他不行。於是他就死在天劫中了!」

柳風暗自嘆息,天才從來都是高傲的。他們不會屈服於任何人,哪怕是天也不能讓他們屈服。奪舍了別人的肉身雖然能活下去,但無形中代表著對天地的妥協和屈服,那……是天才所無法忍受的。

「如果到了那一天,我該如何選擇?」柳風沉默。

正在疾馳中的長劍忽然猛地一頓驟然停下,柳風抬起頭,一股陰寒之氣撲面而來。

柳風驚駭的發現,一條巨大的黑龍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面前。那條黑龍橫亘在半空中,身軀幾乎將整個天空都塞滿了。

黑龍身軀實在是太大了,柳風感覺自己在它面前就像一個小螞蟻,那種巨大的壓迫感迎面而來,幾乎讓人窒息。

柳風在神話傳說中也聽說過龍,但傳說中的龍也不過是百丈長而已,而眼前這條黑龍僅僅是頭就有上百丈,像一座小山一樣。

那種無形當中釋放的威壓幾乎將整個空間都凝固了,柳風強忍著沒有癱倒下去。

「師兄,怎麼辦啊?」柳風雙眼緊盯著前方的黑龍,不敢回頭,他要看清黑龍的一舉一動,這樣才有可能抓取一線生機。柳風喊了半天,沒有任何回應。

柳風回頭一看頓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李元已經暈死過去了!

柳風無語,如果現在不是身處險境,如果他不是打不過李元,柳風肯定會將李元暴打一頓,太慫包了。同時柳風心中也有些疑惑,在黑龍面前,為何一點實力沒有的他安然無恙,而金丹期的李元居然暈過去了,這很不合理啊!

柳風來不及去思考太多,因為那隻巨大的龍頭已經向他這邊接近了。柳風想駕馭飛劍逃走,然而他根本不會操控。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碩大的龍頭不斷靠近。龍頭在距柳風百丈處停了下來。柳風這才發現這黑龍居然比他想的還要大。

僅僅是一個頭顱就比一座大山還要大,柳風站在黑龍腦袋面前連個小螞蟻都比不上。柳風一動不敢動,他在計算著如果從飛劍上跳下去,活下來的機會有多少。

但看了看下方,柳風打消了往下跳的打算。飛劍下方有一座村莊,然而從上面看去,房子就像指甲蓋一樣大小。太高了,這樣跳下去絕對摔成肉醬。

柳風一臉緊張的看著黑龍,心裡大呼倒霉。這還沒到御劍宗呢,就碰上這麼個大傢伙,今天還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呢!

。 柳風想和黑龍套套近乎,卻發現自己不懂龍語。用啞語的話黑龍也不一定看得懂,萬一誤解了,說不定死的更慘。柳風這才認識到學好外語是多麼的重要啊!

那隻黑龍橫亘在空中,就那麼靜靜的看著柳風。它巨大的眼睛里閃現無數複雜的情緒,那種情緒包含了太多意味,柳風看不懂。

忽然平靜的黑龍眼中一滴淚滑落,落向下方大地。下方那個小村莊頓時被洪水淹沒。

「主人!」黑龍發出一聲龍吟,帶著悲哀和委屈。柳風沒聽過龍語,但當黑龍發出龍吟之時,柳風卻清晰的捕捉到了這句龍吟的含義。

「主人?」柳風震驚,這裡除了昏迷的李元,就剩柳風了。黑龍當然不可能叫李元這慫貨主人,那這句主人就只能是叫他了。

柳風心中又驚又喜,雖然不知自己啥時候養了這麼條黑龍,但既然人家都叫他主人了,哪有不答應之理。柳風正要開口回應。

忽然柳風發現他身邊那些本已消失不見的鬼靈,此刻居然全都浮現在自己身邊。

而他身邊有一個胸口插著銹跡斑斑斷劍的男屍,柳風對那男屍印象很深刻。因為他穿著的是上古的服飾,和現在的服飾完全不同,一看就知道死了很久很久,久到隔了一個時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