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228 Views

只要咬緊牙關不說,誰知道?!

Written by
banner

“我想要孫子,誰知道孫悅心那個廢物居然生了個賠錢貨!”一張口,說出來的話完全不是她編好的語句。

賈蘭香嚇了一跳,急忙用手試圖捂住嘴。

魏和平頓時面色一白,差點精神恍惚暈過去。他想起來妻子懷孕的時候,母親不止一次小聲嘀咕要他去醫院找熟人看看性別;甚至在妻子接近臨產時,變着法問過好幾次,能不能不做結紮?

他還以爲母親是心疼兒媳!

哪能想到,親手破壞掉自己幸福家庭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母親!

“孫悅心還真以爲嫁到我們家來是做皇后的?平時讓我兒子幫忙做家務、懷孕以後矯情地說自己不能聞油煙味兒,直到生下來賠錢貨,飯菜都是讓我兒子做的!憑什麼?要不是看在她孃家在縣裏有點關係,倒貼錢都不要她做媳婦兒!一個掃把星,生個賠錢貨,還有臉拖累我兒子大半輩子……”

賈蘭香越想遮掩,嘴裏說出來的話就越多。

一字字一句句全是她由衷的念頭。

“生個丫頭片子還敢結紮?那就別怨我出損招,誰讓掃把星讓我們魏家斷子絕孫了?他倆應該乖乖聽話,丟了找上一年半載就算了。按照我的主意,和平要相貌有相貌要身高有身高有金飯碗還有錢,誰家黃花大姑娘不搶着嫁?她那隻生不了蛋的雞,我們就白養着。等和平在外面找個年輕貌美的生了兒子,還抱回來給她養的。

誰知道那個不要臉的懶女人,拖着我兒子死活要找回來死丫頭片子!

哼,她還活着算命大!

當年我是要確定李豐良沒騙我,確實把賠錢貨偷到手了,纔要求他抱着活的去見我。然後我給了他五百塊錢,讓他弄死了扔山溝裏喂野狗去。

沒想到李豐良這個見錢眼開的孬貨,居然轉手又給賣了!現在找回來又怎麼樣?還能給她爹養老送終?哼,我纔不信呢!反正孫悅心也死了,家破人亡三十年我一天好日子也沒過上,我早就豁出去了!

和平他爹臨死前還唸叨當初不該那麼做。

我呸!

我是爲了他們好,這些忘恩負義的死男人,他不想要孫子就不會跟我一起去做這件事了;和平真是沒腦子,居然肯耽誤自己半輩子!就算賠錢貨找回來了,你們一家也團聚不了!孫悅心早就死了,她死了!

和平天天在外面不回來,還要連累我在家裏照顧她這個病秧子。

我不欠她的!

還想讓我一直伺候着?滾一邊去吧,做你孃的美夢!

孫悅心——那個下不了蛋的女人,是我用藥一點點勾兌弄死的!

她死前腦子都壞掉了。

瘋瘋傻傻連話都不會說……”

唯一的光束下,賈蘭香幾乎是咆哮着將內心的一切祕密吐露無餘。

在座的所有人包括供奉邪魔的李豐良都被嚇住了。

人狠下心來能有多惡毒?

賈蘭香的一番獨白,再次刷新在座所有人的認知底線。

光束被轉移到孫悅心的位置。

這位瘦骨嶙峋卻已經梳洗乾淨的厲鬼冷冷一笑,從牙齒裏擠出一句話,“你們都會遭報應的!”

“鬼!鬼啊……”賈蘭香看到她的一瞬間渾身顫抖着從座椅上跌落。

她發現自己能動了!

而且居然能發出聲音!

“媽,我最後再叫你一聲。”臉色蒼白、努力用雙手扶着桌子支撐纔不會摔倒的魏和平面無表情看着她,“你指使人販子偷走了我的孩子,剜去了我的心頭肉啊!現世報應,現在你的孩子得了癌症,等死後連鬼都做不了。你開心了嗎?”

沒有想象中的竭嘶底裏。

魏和平冷靜地嚇人,直愣愣盯着賈蘭香,“報應遲早會來的,希望你到時候也能坦然接受。”

“囡囡……囡囡!”深受刺激的厲鬼孫悅心好半天才緩過神。

它第一件事並不是去找仇人報復,而是急於抱抱自己的女兒。

看看她現在什麼樣子,生活的好不好?開心嗎?幸福嗎?還願意跟自己相認嗎?

秦穎的淚水止不住往下流。

她剛知道自己的母親已經死了。

但現在看到瘦骨嶙峋卻與自己面容幾乎完全一樣的女鬼出現在面前,她一點都不覺得害怕。

撲入久違的母親的懷抱,秦璐摸着觸感冰涼的軀體泣不成聲。

魏和平兩腿發軟走來,將母女摟住。

他還記得在醫院裏,妻子跟女兒推出產房。剛升級爲爸爸的自己,滿心喜悅擁着母女二人,說從今以後自己來保護她們娘倆。

時隔三十年。

久違的相認和擁抱,讓魏和平在大悲大痛之後迎來最大的喜悅。

沒想到這輩子還能見到亡妻和女兒,他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時間過去許久,魏和平纔給妻子女兒擦乾眼淚,來到唐牧北面前深深鞠躬,“謝謝店主,謝謝您完成我的心願。等我生命走到盡頭,這具靈魂隨時等您來取。”

唐牧北微微頜首,目光落在賈蘭香身上。

不管怎麼說,這是他們的家事。

自己無法替當事人作出判決。

“雖然你是我父親的母親,但我告訴你,我沒有奶奶!”秦穎氣得渾身發抖。

可畢竟是經過高等教育的人,她不想用潑婦手段來凌辱一個老年人,尤其是這個人不配打擾一家人的團聚喜悅,“你也是一個女人,也是你自己嘴裏所說的賠錢貨。

還是個會遭報應人人唾棄的老賠錢貨!

你親手毀了自己的兒子。

還想要殺掉我?

哼!我的命是父母和養父母給的,所以我只會贍養他們。

至於你,我想監獄都不會要你這個掃把星的。

所以,你自生自滅等着下地獄吧!”

孫悅心一雙眼睛要冒出火來,唐牧北邁步上前,以防它心智被仇恨衝昏化作惡鬼。

幸而,丈夫女兒的陪伴讓它又逐漸冷靜下來。

“店主,我求您不要殺掉她。”孫悅心轉過身來央求道:“死太便宜她了,我想讓她活着,活的時間越久越好。讓她每日每夜在折磨中度過,直到死了以後下十八層地獄!”

魏和平失望的看了她一眼,把頭轉過去。

“那個法則同志,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唐牧北試着用傳音入密與法則溝通。

他們一家能團圓太不容易了。

送佛送到西嘛!

靈魂都預定了人家的,附帶點贈品行不行?

然而,法則一直在裝死。

唐牧北:……

誰來理一下我?好尷尬的呀。

“牧店主,是時候該我挺身而出爲你排憂解難了!”凌雲劍化作一片流光飛出來,“以我的能力可以保證這隻厲鬼在二十四小時內安然無恙。他們一家人的團圓時間,我只能做到這麼多。”

“有勞凌雲劍前輩!”唐牧北對它的好感度再次+100↑

按照囑咐將凌雲劍幻化成的玉牌戴在身上,孫悅心終於可以再“活”一次。

雖然這短暫的時間只有二十四小時,但對他們一家來說幾乎是不敢奢求的珍貴時光。魏和平拉着妻女撲通一聲跪下,給唐牧北磕了幾個響頭,然後一家人手牽手走出店門。

他們有太多的話需要傾訴,不能浪費一點時間。

賈蘭香從地上爬起來,她似乎變得更加蒼老,雙眼失神漫無目的的走出店門不知去向哪裏;

一直被遺忘的李豐良努力降低存在感。

穿越之美男太妖孽 當他悄悄爬起身來也準備逃掉時,卻是覺得腳脖子一涼!扭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一根鐵鎖鏈已經緊緊將自己鎖住。

“咱們也該秋後算賬了。”唐牧北微笑道,手中的鐵鏈往回一拽! “供養邪魔者,人人得而誅之。”唐牧北已經脫掉“工作服”悠閒的坐在俱樂部沙發上,看着被鐵鏈鎖起來的李豐良。

無瞳圍着他轉了兩圈,“嘖嘖嘖,牧店主這個能吃熱乎的嗎?”

“上次的邪魔煉成霧魂石等着開業典禮才發獎,可是我現在就饞了!”嚶年舔了舔嘴脣,看向李豐良的眼神跟餓狼一樣。

他被嚇得直往牆角里躲。

只是那條鏈子死死將自己捆住,另一端握在唐牧北手中,

祁天佑咧嘴一笑道:“牧店主,要不咱把他包了餃子吧。我來幫忙剁餡。”

“我可以擀皮兒!”桃娘舉手示意;

“我來燒火。”無瞳吧咂吧咂嘴;

冬苓咯咯一笑,“那我只能煮餃子咯?”

“嗯,你們做好了我等着吃。”小餓鬼還沒從上次附體的虛弱中緩過勁兒來,小聲嘀咕了一句。

小狐狸精跟白薇看着被嚇得渾身顫抖的李豐良,拽拽唐牧北的衣角請求道:“牧店主,他這樣看起來好可憐……”

“是啊,牧店主我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您就饒了我吧。”李豐良一聽有人求情,腆着老臉一把鼻涕一把淚哀求道:“您就把我當個P放了吧!當年我是被財迷了心,才答應那個老妖婆去偷孩子。可是我沒聽她的把嬰兒弄死啊,這不又找回來了嗎……”

說到後面他自己都覺得理不直氣不壯,聲音小了許多。

陣靈小白薇等着他說完,才點頭道:“對呀對呀,所以他這麼可憐又一把年紀了。牧店主您就不能一刀宰了他,給個痛快嗎?”

“嗯嗯,我也是這樣想的。”小狐狸精附和道,“他都這麼老了,早死早超生吧。”

大仙農 李豐良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特碼是哪門子求情?

你們肯定是故意的!

看着年紀輕輕一個個挺面善,特碼的沒一個好的!

臉上做出慘兮兮的模樣,李豐良卻已經在想着逃跑了。

雖然師父一年多沒給自己傳下神功,但年輕時候也是練過幾年的。若是真的拼命,把那套絕學拿出來,應該能打倒幾個。只要製造出混亂,自己就能逃出去!更關鍵的是,他在牆角正好能瞄見透明玻璃窗。

雖然是晚上,但外面的街景太熟悉了!

這裏距離自己所住的小區只有兩條街,只要跑出這道大門……

“你想逃跑?”唐牧北臉上帶着溫和笑容,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

可惜一開口就給李豐良從頭澆了一盆涼水,“那你就會被厲鬼瞬間撕成碎片,不信你看那邊。”

他用手指了指。

李豐良順着看過去,嗷一嗓子慘叫出來,“我死了!不可能,不可能的!我怎麼會死了呢!”

唐牧北心裏這個爽啊!

難怪看小說都特喵喜歡看爽文呢,扮豬吃老虎、貓逗耗子果然有種說不出的舒服。

看這傢伙見到自己本體瞬間要被嚇尿褲子的模樣,他就想偷着樂。

之前在三樓通靈當鋪,半夏給他的白酒里加了料。

等自己了結那樁交易的時候,就已經給李豐良動了手腳把他魂魄勾出來。

否則功德之力怎麼能鎖住他?

這是有效防止李豐良逃跑的好辦法。

人魂分離,逃都無處可逃,如此一來才能讓這個作惡多端的老傢伙認慫。

果然,他一看到自己的本體癱倒在書架旁,立馬蔫巴了。

“是讓我嚴刑逼供呢還是你自己從實招來?”唐牧北帶着戲謔表情問道。

李豐良意識到自己現在是被人勾了魂。

如果能回到本體中……

他遲疑着看了自己的身體一眼,靠着那招絕學說不定還能殺出一條生路。

否則落在這個牧店主手中,不死也得脫層皮!

想到這裏,李豐良眼珠一轉喃喃道:“我……我自己交代。”

“別吉拔磨嘰,趕緊的!我還想吃餃子呢!”無瞳等得心急,一腳上去把李豐良踹了個跟頭,“該挨千刀的人販子,看我怎麼把你剁成餡!”

李豐良心中卻是一喜,距離自己本體更近了點!

“大概是四十多年前吧,我剛十六七的時候。那年跟着家裏人去上山……”他支支吾吾說着,暗中卻調動着氣息。

唐牧北眉毛一挑。

心竅中沉睡的貓娘對魔氣最爲敏感,對方剛凝聚出一絲氣息,它就向主人傳達了同步訊息。

這可就有點班門弄斧的意思了。

唐牧北心中一樂,對付邪魔我可能慫了點,但你這點弱到只有淡淡一縷的魔氣,都不夠我貓娘啃一口的,還好意思拿出來顯擺?

“我在那座山裏遇到個道士……去你孃的吧!”李豐良說着話假裝往角落裏縮,卻是趁着塊頭最大的祁天佑不防備,猛地調整氣息飛撞過去想奪回自己的身體。

圍觀的厲鬼們哈哈大笑起來;街上飄蕩的孤魂聽到動靜也來圍觀。

裏三層外三層把俱樂部圍得嚴嚴實實。

得知對方是個人販子以後,所有厲鬼都是唾棄神色,隨時準備給他點顏色看看。

唐牧北手中猛地一拽,那道功德之力憑空收縮,李豐良摔了個狗吃屎。

這還不算完,小狐狸精手中一道淺金色光芒爆射出去,直接打入他體內,“你這個偷人家孩子的壞蛋,還想偷襲?”

李豐良疼得嗷嗷慘叫,“師父求您賜予神力,滅了這些欺負徒兒的傢伙吧!師父啊!疼死我了……啊,救命啊!你發過毒誓要護佑我一聲的,麓道人你敢食言一定不得好死!”

麓道人?!

猛地聽到這個名字唐牧北微微一怔,示意小狐狸精收手。

隨着她白嫩小手一擺,那道淺金色光芒又回到手中。

李豐良躺在地上直哼哼。

“牧店主,爲什麼繞過他?”小狐狸精好奇問道,“難道他說的陸大人,您認識?”

唐牧北點點頭道:“不是陸大人。如果是麓道人的話,我倒是認識一個。”

“是麓道人!山麓的麓,上面一個林下面一個鹿!” 神話版三國 李豐良一聽說他們可能認識,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喊道,“牧店主,您是不是認識我師父?咱這是大水衝了龍王廟呀!”

“既然是麓道人的門下,那我得知道你爲他做過些什麼,纔好判斷咱們認識的是不是同一個人。”唐牧北淡定回道。

顫顫巍巍坐起來,李豐良疼得渾身直哆嗦回道:“我家住在山凹裏,經常幫他採草藥……”

不等他說完,唐牧北一揮手打斷道:“那就不是同一個了。我認識的麓道人是魔修,弄草藥做什麼用,即便需要補品也得是童男童女。”

“是了是了!他就是吃童男童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