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41 Views

一個強大的九重霄,就算能輕鬆屠殺普通九重霄,能和真神二變搏殺的旗鼓相當,也只是強大九重霄,稱不上王,他還達不到那個標準。

Written by
banner

皇級的標準?

皇級標準就是13重霄,媲美真神四變,13重皇者是普遍情況,但這世間也的確有一些極為不可思議的存在,能在皇級境界時就成為14重抗衡真神五變。

不過14重皇者太罕見,一個星域平均下來百萬年都未必有一個,所以14重的皇者幾乎都是一種傳說。但不可否認的是,14重皇者是真的有的,存在的。

這就造成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王級劃分和皇級劃分,有著極大差距。

王和普通九重霄隔了兩個境界,皇級和王級卻只是12、13之別。

王級只有12重霄一個境界,皇級卻是13重、14重兩個境界,差距何其巨大?

造成這些差距的原因,就是生命極限和境界極限的原因了。

一個半神提升到王級,他的生命極限、境界極限都接近滿溢,再向上提升難度太大太大,大的極難打破,隨便提升半重之力的難度,就比以前提升一重兩重還恐怖,這種接近極限的難度才使王與皇之間的劃分變小了。

最簡單的例子,一個武者面對陣法考核。理論考核時若滿分是100分,你在解答時只得了60分,考核后潛心研讀,只要有天賦外加勤奮,想從60提升到90恐怕都不難,可90以後想提升到100,絕對比60到90更難得多。

越到後期越艱難,從王到皇的劃分才會縮小定義上的差距。

有史以來一個星域平均萬年出現一個皇級,但這些皇里九成以上都是最普通的皇者,13重霄的正常皇者。

正常情況下13重霄的皇已經是半神境界的極限。

想超越這個極限成為最強皇者。14重的皇,那真不是隨隨便便什麼機緣都能做到的了。

江守能走到現在,過程里也一次次靠真龍精髓改造自己肉身的力量承載極限,外加用七靈草來改造自己肉身的速度極限。因為這些改造他的肉身融合了上古神族、上古龍族,還有上古時期千羽族的多種種族特長,才能走到今天。

但這種改造也有極限,不可能說有寶物就能讓肉身不斷變化提升,你提升到某一程度時就無法更改了,再更改就會讓肉身各種力量互相衝突。就算不衝突的導致肉身崩滅,也會在衝突中產生大幅度損耗,實力不升反跌。

所以13重霄的皇已極度接近生命極限、神力極限。

14重霄,那必然是有無法想象的大機緣才能打破那種至酷枷鎖。這樣的皇別說一個星域一萬年出現一個了,就是百萬年都難得一見。

江守現在是剛剛踏入13重的正常皇者,等他把殺戮法則凝聚成道,風之法則也只差一步。只要想隨時都可以凝結成道時,才是13重霄巔峰,媲美真神四變巔峰。一旦他再晉陞,就能和真神五變相當。

不過現在的江守距離那個層次相差還遠,若是有一個13重霄巔峰的皇者和他搏殺,那也是能壓制江守好幾籌,輕傷狀態就能破殺他各種手段底牌的。

但和眼前的歸皇戰靈一戰後,江守卻能肯定,歸皇恐怕已經超越了13重這個境界,是傳說中那種14重的皇者。

畢竟江守的虛手,是能承載四五個14重霄皇者正常圍殺而不破的,可那樣的虛手空間在歸皇滅元指一指下就破碎三成,這歸皇恐怕不只是14重霄皇者,還是極為接近14重霄巔峰的皇者。

若歸皇真是那樣,江守和他差距也就不是一般的大,接近兩個境界的差距,接近真神二變對普通九重霄了。

江守在開戰之初就落得這樣的下場就不奇怪了。

江守奇怪的就是為什麼這樣的歸皇,沒有在混沌塔一層的功勛碑上留名,按說那種程度的皇者,對上一般皇級也能輕鬆滅殺,不該被困於十品評價,而是有極大可能打通的。


「不對,這歸皇該不會就是功勛碑上的人族名浩海?」

即凝重又疑惑的一瞬,江守又臉色一變,腦海中閃過另一個念頭,他在功勛碑上看到的兩個名字,是人族名浩海,靈紋族斯空勻,而之前和歸皇開戰前得知這人族戰靈是明埃宗歸皇。

這兩者並不衝突啊!

臉色微變后江守又一咬牙,不管此歸皇是否就是功勛碑上的名浩海,也不管對方是誰,這一戰他還是要盡全力把這歸皇斬殺的。

哪怕他和歸皇差距很大,但進入這一層前,靠著奇特刀決儲備的15道恆極刀刀氣,在眼下也讓他佔了大便宜,沒見歸皇在破滅15道刀氣后已經七竅溢血,氣機萎靡的只媲美巔峰期兩三成么?

而江守現在除了虛手破碎三成外,還是完好狀態。

他的虛手就算破碎了三成,一樣能起到強大的防護作用,至少還能硬扛下歸皇的兩擊滅元指的。

「恆極刀!」

雙眸中殺機乍現,江守抓著斬星一劈九光,等新的恆極刀融合成型時,江守也沒有操控刀氣直接撲殺,現在的歸皇已經落入浮沉殺幻境,在氣機萎靡狀態中也像是失去了對江守的感知似的,立在當地一動不動,彷彿感應著什麼。

這種狀態換了一般武者催動一道恆極刀刀氣去撲殺,已經是最好選擇之一,但江守只等了兩個呼吸就斬出了第二刀。

歸皇在浮沉殺幻境里迷失的越久,這對江守就越有利!

一連串刀光乍現、凝聚,乍現凝聚,十一個呼吸后等江守身側懸立五道刀氣時,前方一動不動的歸皇才一抬右手,不過這一次的歸皇不再是之前施展滅元指那般,只抬起右手食指,是右手中食指併攏,伴隨著一聲歸真指的低斥,歸皇雙指點落處虛空,噗的一聲就碎裂瀰漫,這一指不像滅元指那樣靈動縹緲,蘊含著無上優雅,只有凌厲霸道,那無邊凶霸氣息就以雙指指尖為中心,直直掀起一層如海潮呼嘯,如火山奔騰的空間風暴。

轟隆一聲。

空間風暴轉瞬覆蓋整個擂台空間,把江守所在地也淹沒,但一息過去一切竟又恢復如初,只有江守自身感覺到,他的浮沉殺幻境也在風暴席捲中碎裂破滅。

「靈魂幻力,這一擊歸真指是靈魂幻殺,類似於曇王邏恪的殺神刀,是從神魂上破殺世界,破殺目標,但威能卻比邏恪的殺神刀恐怖太多太多,不止一指輕鬆破滅我的浮沉殺力場,還讓我的靈魂力也受到重創。」


面色都白了幾分,江守立刻催動五道刀氣,對著歸皇就斬殺而下。

五刀撲殺后江守更深吸一口氣,體內剛恢復到巔峰的修為神力就齊齊爆發,被五行精氣催動著就爆發出眼下他能催動的最強一擊,破虛訣!

槍影瀰漫,華光閃滅,當蘊含無窮造化之力的一槍緊隨而下時,遠處歸皇戰靈剛剛一分為五,彷彿化為五個戰靈分身,紛紛點起滅元指破滅眾刀,但五刀破碎時那靈體分身還來不及凝聚,破虛訣槍影就猶如滅世龍影,轟的一聲衝擊在第一道靈體之上。

第一道靈體毫無反抗之力就被碾碎,而後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直到破虛槍決連破四靈,破虛訣槍決依舊那麼猙獰可怖,轟然衝撞在歸皇最後一道靈體上,一陣密集的破碎聲響起,這最後一道靈體也在下一息崩滅成虛無。

破虛訣的造化之力,能媲美十道左右恆極刀刀氣融合唯一后的殺傷力。

而此刻的江守隨便一道恆極刀刀氣,就能媲美13重霄燃命法武一擊的七成之威,可想而知之前的一槍有多變態,更別提那個時候的歸皇也重傷萎靡,不止一次運轉強橫秘武來擊破江守的底牌,導致自身虛弱虛脫。

所以這一槍之下,徹底斬殺歸皇也在江守預料內。

但斬殺歸皇后,江守還是忍不住吸了口冷氣,這一戰他做了提前準備,還落得虛手破碎靈魂受創的下場,這個歸皇太變態了。

如果對方真是那個曾經功勛碑留名,得到過混沌靈寶獎勵的名浩海還好說,若不是……這樣的傢伙都不是,後面的第92至100個戰靈的深淺,就需要江守重新衡量判斷了。

靜靜思索幾息江守才降下低空,盤坐在擂台上抓出丹藥開始休養。

片刻后一切又恢復巔峰,江守才深吸一口氣,目光灼灼的看向擂台中央,「那個歸皇絕對是傳說中的14重霄皇者,這樣的皇者也是極少數,我運氣再倒霉,遇見一個已經是極限了,接下去的九場搏殺應該會更容易。」(未完待續。。) 「嘭~」

一道刀光閃過,把一個半透明的巨人族斬成兩段后,那半透明身軀隨即炸裂成虛無。

這一刀后,不遠處的江守則長舒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釋然,「果然如此,像歸皇那樣的變態不可能次次都遇到,這個靈皇才是正常皇級,和我境界一樣的13重霄皇者,面對這樣的皇者我斬殺起來就輕鬆太多了。」

現在江守置身93號擂台,被他斬殺的也是第93個戰靈。

剛一進來這擂台他就被禁制意念提示需要面對的是巨人族靈皇,這也是江守遭遇的第二個皇者,但靈皇比起歸皇來說差距太大了。

江守提前準備的恆極刀,一刀出斬落在靈皇身上,就讓靈皇受傷了,那樣的一刀在靈皇反撲中也完好無損,和歸皇根本就是天地之別。

跟著靈皇就被江守的浮沉殺幻境迷失,從頭到尾沒對江守造成絲毫傷害,他連一擊都沒有碰觸到江守,更被融合為一的15道刀光斬成兩段殘屍,雖然這靈皇也靠著什麼秘武重塑肉身,可剛形成的肉身又被江守一刀兩斷。

這樣的正常皇者在江守手裡,和一般王級都差別不大。

不過這才是正常的,江守的各種底牌太變態了,恆極刀提前儲備,虛手能抵禦14皇者爆發性的攻殺,浮沉殺也能迷惑皇者,就算江守境界也是普通皇者,可對上正常的卻能碾壓。

這就像他還處於非皇階段時,就能碾壓式屠殺盤龍六大王者一樣。

「只剩下7關了。七關里最多再有四個皇者,若是一般皇者對我也沒什麼影響,只有遇到歸皇那程度的才會有一定麻煩。可利用不死之身恢復下,就是歸皇那種級彆強者造成的麻煩也不大……」

破殺了第93戰靈后,江守又一揮手,融合在一起的15道刀氣就重新分散,江守本身也沒有停歇,閃身進入了第94處擂台。

…………

又是一段時間后,當江守又斬殺一皇。才從低空降下擂台盤坐著就開始參悟。


他不打算再繼續了,而是打算在這擂台空間推演參悟自己的殺戮法則。

因為他已經站在了第99戰的擂台處,再前進殺掉第100個戰靈后就勝出了。但問題是他進入這混沌塔才一天多。

若一天多搞定100戰靈破關而出,那不管他會不會拿到混沌靈寶的獎勵,都會引來強烈轟動的。

這裡的考核流程那麼變態,歷史上眾多皇者強者都被困得止步不前。那些皇者被困也都是時間不夠。一年時間對他們來說太短太短了,那江守若一天多就破關,真會嚇死太多人的,也容易引發一些不好的事。

所以在擊殺99個戰靈后,江守的打算就是在這裡閉關參悟11個多月,等一年之期要抵達時再走出。

………………

「快了,江守快要出來了么?」

「嘖嘖,一年之期馬上就到了。不知道這位武皇能不能破關,若是可以的話。那就算談不上開創歷史,也至少打破了十萬年內的記錄,還極有可能得到混沌靈寶!」

「馬上就能知道了,如果那位成功,再拿到混沌靈寶獎勵就真的發了,混沌靈寶啊,能讓主神都眼紅心動的,說不定還會去搶呢。」

……

近一年時光匆匆晃過,當江守踏入混沌塔11個半月時,此刻的中源城混沌塔,不止寶塔一層的大廳里聚滿了各種身影,就是塔外龐大的空地或半空,也是人潮湧涌,匆匆一看到處都是滿臉激動和期待的武者。

這些武者里弱一些的有武聖,最強的哪怕沒有主神在場,真神級強者也多的隨處可見了。

不管認不認識的江守,至少現在也知道那是一位有希望拿到十品評價,有希望拿到混沌靈寶的,引來這麼多的關注也就再正常不過了。

混沌塔外人潮湧涌,塔內,聶兵也已把和曇王一戰時所受到的傷勢恢復了九成還多,不過此刻的聶兵身側也匯聚了大量的雲景宗強者。其中一個俊朗中年,看錶情模樣甚至比聶兵都更激動的多,一直微紅著臉死死盯著功勛碑,彷彿那裡會隨時發生變化似的。

這模樣保持的久了聶兵也看的失笑不已,「班師叔,就算江守拿到了十品評價,那也是人先走出后,功勛碑才會有變化的,上面才會顯示他的名字。你不用這麼緊張?」

「我這哪裡是緊張,只是隨便看看,隨便看看。」那俊朗中年臉色一僵,訕笑著回應,笑過後或許覺得這樣的言語連他自己都難以相信,中年又樂了,「好,我是緊張,沒辦法不緊張啊,老祖壽元快要耗盡了,你距離成為主神也有一段距離,而我們現在的班氏,有根本沒誰能挑得起大梁……」

這中年正是聶兵那位主神級師祖班經航嫡系血脈之一,也是班氏內除了主神老祖外最強的存在,真神四變級的班遠圖。

在江守和聶兵商計的規劃里,江守若得到了混沌靈寶獎勵,自身暫時無力保管,就會先交託給班經航,等江守成長起來后再還給江守,作為回報,等江守真的成長起來后,也要幫一幫班氏。

這樣的計劃,聶兵和江守沒有親自去雲景宗找那位主神商計,而是由聶兵留訊,託了步氏一個真神去說項,這件事不管怎麼想那位老祖也沒理由拒絕的,畢竟那是雙方互惠互利的事,事實也的確如此,早在江守剛進入混沌塔不足一個月,班遠圖就帶著幾個雲景宗武者趕來了,帶來了班經航的回應,同意雙方合作。

班遠圖在這件事的意向和熱情,更超出了聶兵的估計,不說他現在的激動模樣,在之前十個多月里他就足足向聶兵道謝了十多次,都是多謝聶兵提了這麼一個好主意……可想而知他有多熱情。

但這很容易理解,自家嫡親老祖是一位主神,可想而知班遠圖平時是什麼樣的身份地位,問題是那位主神老祖快死了,一旦老祖死亡他們不會一下子失去一切,但待遇地位必然會大幅度滑落,整個家族從此走向衰敗都不誇張。那才是班遠圖最大的擔心,結果出現了一個可以和武皇合作的機會,班遠圖真的比聶兵更上心的多,更極度的期望江守能得到混沌靈寶。

「師叔不必擔心,江守那廝有多變態咱們都知道,不說他各種底牌層不出窮,就說七年多就掌握力速之道,這就遠超一般皇者的,也有不小希望,該來的也總是會來的。」等班遠圖話語落地,聶兵失笑連連,笑著安慰中班遠圖卻無奈的道,「我是對那位武皇閣下有信心的,問題是這考核也看運氣啊,運氣好只遇到三個皇者,運氣差都能遇到七個,還可能遇到更多的,無限接近於皇級的王級,數量還不少……」

「若是運氣不好,就算江守在妖孽也有可能失敗,否則之前那麼長的歷史里,也不會只有歸皇名浩海,還有靈紋族那位天皇斯空勻能勝出了。」

聶兵也皺了下眉,無奈道,「運氣這種事就只能看運氣了,等,反正很快就有結果了,希望他能成功。」

這話后兩人也不再多言,都靜靜的屏息等待,此刻的寶塔大殿內,等待著的人群也基本都是來自北疆,不止雲景宗、艾氏、師氏眾武者在,神庭、唐氏、鎮光宗等各方勢力武者也都在此靜靜等待。

這裡沒有主神在場,因為江守若沒得到混沌靈寶主神來了也是白來,不管江守未來會怎麼樣,那都是未來,主神們也不會只為了一個可能就眼巴巴趕來,但若江守得到混沌靈寶,現在不在場的主神必然會第一時間紛踏而至。

他們到時候再來也不晚,在中源城裡,除了演武場外其他任何地帶都無法發生爭鬥的,一旦有爭鬥爆發就會受到整個中源城的禁制抹殺。

混沌塔外,無數武者激動而期待的等著結果時,混沌塔內剛剛斬殺最後一個戰靈的江守也猛地一驚,托著還沒有被不死之身恢復過來的傷勢,等江守細細聆聽完新湧入腦海中的意念,他才狂喜起來,「還可以這樣?嘖,竟然還可以這樣?」

擊殺第100個戰靈后,江守算是拿到了十品評價,不過他接到的意念卻是告訴他,若他想的話,禁制會主動替他遮掩信息,比如把他拿到的十品評價對外呈現為九品。


這麼做,是為了保護他得到混沌靈寶獎勵可能引發的混亂和紛爭。

當然,這意念也說了江守可以選擇遮掩,也可以選擇不做遮掩,直接對外顯示出十品評價,怎麼選擇看他自己的決斷。

「這還用考慮么,當然是遮掩,原本為了避免破塔后得到混沌靈寶可能引發的紛爭,我還和聶兵商量了應對之策,現在看來是我們想太多了,設立此地的神族們還是很體貼的,都能讓我自己選擇,主動避免禍端……」

「那我到底能不能得到混沌靈寶,現在這裡面還有沒有?若是有的話,我又會得到什麼靈寶?」

大笑后毫不猶豫做出選擇,江守也激動起來,他的激動比外界那些等待的人群更強烈無數倍。(未完待續。。) 破塔后的禁制提示,讓江守自己做出對外顯示的兩種選擇,這最初的確大大出乎江守的預料,在他了解中的混沌塔真沒有這麼體貼的照拂。

至少江守所知的混沌塔全是由聶兵等人講述的,那些人也從未講過這些。

但過了最初的驚愕后江守又釋然了,理智上思索混沌塔是上古神族為了獎勵麾下最出眾的天才妖孽而設立的考核地,他們的目的是「獎勵」最出眾的天才,能讓天才們依據自身實力得到更多的寶物,更有利的成長。

明白這個目的,混沌塔最後會對破關者做出體貼的照拂就很正常了。

難道上古神族不知道混沌靈寶的貴重性?

上古神族絕對知道這些,知道半神得到混沌靈寶必然會引起無數強者覬覦,連主神都會對得到靈寶的超級妖孽或明搶或暗殺。

那他們為了維護最初設立混沌塔的目的,做出這種安排就也是一種意料內的情況了。

而且這安排只有破殺100戰靈,最終破塔的強者才會知曉。

破塔的強者在得到最後獎勵后,估計不管他們是怎麼選擇的,都很少會把這消息公之於眾的,對大部分破塔者而言你得到了混沌靈寶外界不知道,對你是很有利的事,誰會傻得把那些消息也公布出去?

就算有的強者不在乎,也讓消息輕微的散播,比如告訴身邊的師長,但這種消息的傳播絕對不會太廣。知道的也絕對是極少數。

而且不要忘記混沌塔破塔概率,至少皇級才有希望破塔,不知道多少萬年出現一個。那出現一個后就算他把某些事告訴身邊師長,小範圍傳播,這樣過去幾萬年知情也早就死翹翹了。

因此在眼下的星空里,估計真沒幾個人能知道這最後的選擇信息。

至少聶兵等人是不知情的,江守才會在來之前做好後續的應對措施,但現在江守卻發現他就算得到了混沌靈寶,也不需要交託給其他強者暫時幫他保管了。只要外界不知道他有混沌靈寶,那還幹嘛要交託給其他強者?

他自己掌握著明顯更有利。

緊張的等待中當第100處擂台低空突然浮現一層空間波動,江守心神也猛地一綳。當那股波動消散,江守也狂喜起來。

隨著波動消散后,當地已經浮現了一個賣相靈動的事物,更還有一股禁制意念瞬息湧入了他腦海中。

「破百戰勝出。可得混沌靈寶……」

………………

唰!

又是十多天後。寧靜又蘊含無窮期待的混沌塔一層大殿,當一陣空間波動泛起,江守的身影也出現在低空時。


正盤坐著等待的海量身影才紛紛激動的站起身子,在起身時更有太多人都是第一時間看向功勛碑。

不過當功勛碑上真顯現出一行行文字時,眾多武者又陷入了一片死寂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