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39 Views

葉坤心高氣傲,根本就不理會我說的話,掏出槍準備朝這些東西打過去,我立即呵斥,“別開槍,要是驚動了這裏的東西,我們都別想活着出去。”

Written by
banner

葉坤整個臉色變得極其慘白,見那些走肉蟲已經開始急不可耐的朝着他身上爬去的時候,我連忙拿起符紙,並指唸咒,“伯焱宿神,火奔煞星。電光飛猛焰,雷火烈天庭,號令傳三界,誅伐用六丁。一切諸炎,聞吾正令,速降壇中,急急如律令。”

符紙燃燒成一團火球,瞬間分裂成數千張火符,全數飛濺在走肉蟲身上。

火焰熊熊燃燒,發出‘噼裏啪啦’呲呲作響聲,一股燒焦的烤肉味撲面而來,還伴隨着一股難以忍受的惡臭。

ωωω ☢тt kān ☢¢ Ο

所有的警察都驚呆了,這麼多的走肉蟲,一瞬間全部滅亡,就連一直對我充滿敵意的葉坤一時之間也閉上了嘴巴,這大概是他們第一次看見道士用符紙來把這些蟲子滅掉吧。

我得意的說了聲,“不過是神棍用的小把戲,不用緊張。”

樑警官樂呵呵的笑了笑,“陳道士果然愛開玩笑,這哪裏是神棍的把戲,這明明就是真功夫,看來有你跟着我們一起,一路上要是碰上點什麼,也不用太過於擔心了。”

此時此刻,這些原本對我一點也不重視的警察們,紛紛對我有了不一樣的態度,

就連看我的眼神都充滿了一股好奇。

看着這些全數被滅的走肉蟲,我心裏不禁有些擔心,這裏面既然有走肉蟲,怕是就有走肉,這個東西爲什麼會出現在山裏呢,按理來說,一般都是生活在墓室裏,實在有點奇怪。

難不成這裏也有什麼腐爛的東西,吸引這些蟲子不成。

剛纔一進來就有那東西的嘔吐物,腐蝕性也極強,說不定是和這個有關係,只是我現在還猜不到,這裏面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順着這個洞子繼續往前走,樑警官忽然開口說,“陳道士,你有沒有聽到聲音,像是水流聲。”

我告訴樑警官,從一開始進來的時候我就聽到了這個聲音,這個山這麼大,估摸着還有夾層,這水流聲應該是從夾層裏發出來的,所以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一點水也沒有,相反,還更加乾燥一些,這開始進來肯定好走,可是到了裏面,怕是縱橫交錯,千萬不能亂走動,否則走不走的出去,都還是一個問題了。

要是說,如果剛纔我說這句話,估計沒有一個人會聽,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大概是因爲看到了我怎麼對付走肉蟲的樣子,所以這些人現在對我說的話,堅信不疑。

小胖子幽幽的看着我說,“這裏不可能比我們之前去慈禧的墓裏還要大吧?”

我搖搖頭,“不好說,剛纔進來的時候,我就發現,這裏好幾座大山都是連在一起的,要是它們都是相通的話,指不定大的讓我們找不到方向。”

“我怎麼倒是聽到了呼嚕聲。”小胖子說。

我特意聽了一會,還是聽到的是水流聲,倒也沒聽到什麼呼嚕聲,估計是小胖子自己聽錯了,這裏不可能會有人住在裏面,怕是有的話,也是野人了。

突然一陣藍色的光從眼前一閃而過,嚇得幾個警察都忍不住的叫了起來,連忙後退了好幾步,我定眼一看,這裏空氣越發薄弱,估計這裏面曾經有人來過,死在了這裏面,骨頭的磷粉接觸空氣後變成了磷火,這在我們農村是非常常見的,早就不以爲然了。

“啊!”一聲驚叫,一個警察忽然大叫了起來,弄得大家全部都朝着他望去。

只見他驚慌失措的不停的擡着腳,看到了極其可怕的東西一樣,我拿着手電筒朝着他照了過去,只見他腳下踩着一灘黏糊糊的液體,好像有點噁心,仔細一看,和剛纔一進來的那種刺激味道相似,估計就是這裏面的東西嘔吐物。

(本章完) 帝溟寒見狀,這才放心的起身,墨九狸蹲下身,讓小書幫她,開始搜索妖冶識海中的記憶,因為妖冶活的時間太久,記憶搜索起來,需要花些時間……

帝溟寒把寶寶拉到自己身邊,父女兩人站在一邊,為墨九狸護法……

「主人,這老傢伙沒想到活了這麼久啊!」小書看到妖冶的記憶,忍不住讚歎道。

「是的,據說這個妖界一直存在,前世我還是神女的時候,就存在的,應該也是幾萬年了吧!說不定我沒有出生成為神女的時候就存在了呢……」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那我們可是要費點時間了,不過好在這傢伙不怎麼出去妖界好像,記憶都是妖界的,這樣應該還容易找些!」小書說道。

「開始吧我們,盡量快點,免得我的丹藥對妖族效果沒有那麼好,他若是醒來,我們會很麻煩的……」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主人,那你就多給他吃急顆丹藥啊,畢竟他跟一般的人族不同,翻譯反噬到你的靈魂就不好了!」小書想了想說道。

「好的!」墨九狸說完神識一動,拿出一瓶丹藥,遞給了帝溟寒道:「給妖冶多吃幾顆!」

帝溟寒聞言,直接墨九狸擔心什麼,於是直接蹲下把一瓶丹藥都塞到了妖冶的嘴裡,看的墨九狸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下,暗道這傢伙簡直太浪費了啊……

不過這樣也保險了一點兒,墨九狸和小書一起,開始搜索妖冶的記憶。正如小書所說,妖冶幾乎不出妖界的,除了閉關修鍊,就是妖族一些瑣碎的事情,幾萬年都沒什麼變化……

不過,雖然妖冶不出妖界,但是對於人族的消息,他也是很感興趣的,在妖冶的記憶中,還有他派人請自己師父凌雲來妖族,為他布置陣法的事情,但是卻被自家師父拒絕了,妖冶倒是也沒強求,最後就算了……

而墨九狸也終於知道,自家師父凌雲,是在自己隕落後,才成名第五域的,仔細說起來貌似自己比師父還老那麼一丟丟,讓墨九狸也是有些無語的……

終於,墨九狸和小書搜索到了神界震動,神主一家被發配到遺失禁地,神主府無主,有聖子墨紫陽主事,妖冶得知后十分震驚,派人搜索了不少關於那次的事情,都跟墨九狸記憶的差不多……

接著這件事情陸續平靜了下去,妖冶也就沒在八卦了,只是暗自感嘆還是他妖界好,不會動不動就易主了!對於人族的勾心鬥角讓妖冶十分的不恥……

畢竟當初的神主墨湮,和神主夫人墨綵衣,兩個人可是一對神仙眷侶,羨煞三界的!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 特別是墨綵衣,救治了無數的人族和獸族,在外的口碑是非常好的……

就連妖冶得知消息后,都十分的可惜,還曾經動過念頭想要救走墨綵衣,來妖界做他們妖族的治療師呢,可是想到四方神尊,最後還是打消了念頭……

忽然間,妖冶的記憶中,畫面一轉妖冶居住的樹屋,出現一個紫衣男子的身影,嚇了妖冶一跳,也讓看到這裡的墨九狸一驚…… 我告訴他們不要擔心,這洞裏有東西,這個就是那東西胃裏吐出來的,不用緊張。

那個警察表情十分扭曲,極其嫌棄的看着自己腳底板的東西,搖搖頭,硬着頭皮只好繼續跟着我們走下去。

突然覺得我們農村娃子對這些髒東西倒像是習慣了一樣,已經不以爲然了,就算是踩到了,也無所謂了。在我們村子裏,要是經過墳塋的話,也經常會踩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也不知道這條路走了多久,最後他們都走累了,要求休息一下,大概是因爲我長期和江離東奔西跑的所以體力比這些人好的多,不過他們確實累的很,我也只好跟着他們一起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下。

小胖子也不知道是從哪裏掏出來一隻白色的蠟燭,將其點燃了放在牆角,我微微皺着眉頭,隱隱約約覺得有點不大對勁,趕緊讓小胖子把蠟燭滅了。

小胖子一臉好奇的看着我說,“陳蕭,怎麼了,蠟燭又沒事。”

我告訴小胖子,以前我聽爺爺談論過,千萬不要在陰氣重的地方,在它的牆角點蠟燭,否則就會死人。

小胖子臉色極其慘白,趕緊把蠟燭滅了,讓我說說怎麼回事。

我說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都是以前聽爺爺說起來的,據說陰氣重的地方,不乾淨的東西比較多,有些東西看見白色的蠟燭在牆角點燃的話,就誤以爲有人要幫它超度,它就會在人羣之中找個替死鬼,總之就是很邪門,千萬不能這麼做。

所以我每次進墓地的時候,我都是打着手電筒,或者靠着墓地裏的長明燈,基本上不敢用蠟燭,畢竟爺爺的話,我都一直記在心裏,無論任何事情,只要我還記得住的。

爺爺曉得的事情多,包括看見穿蛤蟆鞋的人,也一定要遠離,因爲那都不是人。

其實爺爺以前跟我說過很多,只是隨着時間的增長,有些還是會慢慢忘記。

樑警官見我和小胖子說的話題,也忍不住問了句,“陳道士,你知道這麼多事情,那你知不知道關於這個東西里,到底是不是有龍?”

我要是說我見過青龍,這些人怕是根本也不會相信吧,我只好告訴樑警官,看上去像是龍鱗的東西,未必就是龍,跟龍相似的也有蛟,還有蛇。

休息夠了,正準備起身的時候,我的手電筒正好照着大家,忽然發現了一個極其詭異的事情,嚇得我雙手一抖。因爲手電筒的原因,每個人的影子都映在牆上,極其明顯,可是卻唯獨少了一個影子。

樑警官見我臉色不大對勁,就問我怎麼回事。

我伸手指了指身後

的牆壁說,“少了一個人的影子。”

話音一落,這些人紛紛轉過身子望着牆壁上的影子,“一、二、三、四、五、六……只有六個影子。”

我低沉着聲音說,“有一個人沒有影子。”

休皇 樑警官極其詫異的問我,“爲什麼會沒有影子?”

小胖子臉色也極其不好,順着回答,“因爲剛死的人魂魄分離,是沒有影子的。”

這些讓這幾個警察嚇得渾身哆嗦,直勾勾的望着牆壁,我心裏不禁擔心,是不是剛纔小胖子在牆角點蠟燭的事情,導致有鬼上了身,其中有人的魂魄被分離了,現在已經成了一具屍體。

樑警官朝着我走來,極其擔心的表情問,“如果有東西進了身體,應該怎麼辦?”

我思考了一下,趕緊拿出符紙,交給樑警官,“讓他們每個人拿着這個符紙,如果是髒東西碰見它的話,就會有反應。”

樑警官點點頭,接過符紙,朝着那幾個警察一個一個發符紙,我也伸手遞給小胖子,小胖子滿臉詫異的看着我,“臥槽,你不會是懷疑我也是被鬼上身了吧?”

我擡了擡眉毛,“那誰知道了。”

小胖子滿臉不爽的接過符紙,拿在手裏衝着我揮了揮手。

樑警官走到最後一個人的面前,正準備把符紙遞過去的時候,那個人的臉色瞬間變了,伸手就朝着樑警官的脖子抓去,樑警官迅速一個轉身,讓這個人撲了個空。

“就是他!”我拿着法劍朝着那個東西衝了過去,突然葉坤擋在了我的面前,讓我不得不趕緊收回法劍。

葉坤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不許傷我兄弟!”

“他已經死了。”我憤怒的說。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東西伸手用力一抓,將葉坤的背後抓出了三條血印子,看上去觸目驚心,葉坤痛苦的嗷嗷大叫,樑警官趕緊將葉坤抓到了自己身邊。

此時此刻,這個人的臉面已經變得極其猙獰,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濃烈的陰氣,猶如行屍一般搖搖晃晃的在我面前,他的手指忽然變得細長,指甲赫然長出了長長的指甲,還泛着黑色,怕是身體的主人已經死了,有了屍氣,加上那個東西想要借屍還魂,開始變異了。

“居然敢在我陳蕭眼皮子底下玩借屍還魂的把戲,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我舉着法劍,朝着他狠狠劈了過去,突然一股惡臭味撲鼻,讓我忍不住的停下了腳步,再一睜開眼睛,眼前的屍體已經倒了下去。

我愣了一下,我還沒有打中他,怎麼自己倒下去了。

就連小胖子也看到了,

極其茫然的看着我說,“我去,陳蕭你還沒打他,他怎麼自己就倒下去了,該不會是裝死吧?”

我俯下身子朝着屍體看了一眼,現在的屍體已經沒了剛纔的氣息,看樣子在他身上的東西已經跑了,難不成是被我嚇跑的?

就在這個時候,屍體忽然睜開眼睛,極其痛苦的看着我說,“救我,救我!”他忽然伸手緊緊抓着我的胳膊,我用力一推,怕是這個屍體已經沾了屍氣,現在成了一具殭屍。

我並指唸咒,“敕”一聲,這個屍體瞬間沒了屍氣,一股黑色的氣體從屍體裏竄了出來,直接飄出了洞子。

我望着躺在地上的這個警察,心裏還是有點難受,畢竟是活生生的人,就這麼被那些東西害死了。我眼神犀利的看着小胖子,極其嚴肅的口吻說,“麻煩你,以後不要再做這些危險的事情了,這個人的死,和你有一半的關係。”

小胖子聽到我說的這句話,大概明白了他點蠟燭的這個事情,他滿臉失落和懊悔,眼眶一陣紅潤,踉踉蹌蹌的倒在牆壁旁邊,“都是我害死他,我真該死。”

看着小胖子這個樣子,我也不好再指責,畢竟這件事,他也是無心之舉。

突然死了人,剩下的四個警察都一時之間死氣沉沉,內心裏都還對着同僚的犧牲久久不能平靜。

葉坤的背後被屍體抓傷,傷口已經變成了黑色,我讓他將驅邪的黃表紙吞進了肚子裏,雖然過程及其不舒服,但是吞下去以後,他原本發黑的傷口,瞬間變成了正常的紅色。我告訴他,如果不把驅邪的符紙吃進肚子的話,沾染了屍氣以後也會變成剛纔那個警察的樣子。

葉坤驚訝的看着我,隔了許久才說,“謝謝。”

我看了一眼樑警官,“還要繼續往下走下去嗎?”

樑警官沉默了許久,才緩緩開口說,“繼續。”

其中一個警察也繼續說,“我倒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可以傷害我的同僚,讓我找到它,一定不會放過它!”

剛纔上了警察身體的那個東西,肯定是逃跑了,不過這麼快的速度,我十分擔心它還是就在附近,這些東西我再清楚不過了,不達目的絕對不會罷休,一定要找個肉身還魂,纔會停下來。

我警惕的看着剩下的幾個人,心裏不由得擔心,怕是那個東西又進了哪個警察的身體的話,就麻煩了,“剛纔的樑警官給你們的符紙,你們全部拿在手裏給我看看。”

這個時候,大家都拔符紙拿在手裏,每一個人都拿着,我這才放心了下來,至少有符紙在身上,那個東西沒有膽子硬碰硬。

(本章完) 忽然間,妖冶的記憶中,畫面一轉妖冶居住的樹屋,出現一個紫衣男子的身影,嚇了妖冶一跳,也讓看到這裡的墨九狸心裡一驚……

因為那紫衣男子再熟悉不過,墨紫陽,神界聖域的聖子,前世她的哥哥,除了爹娘之外的另一個親人般的存在……

而墨紫陽接下來說的話,更是讓墨九狸瞳孔忍不住一縮,如果不是小書在旁邊提醒,很有可能墨九狸就無法繼續看下去了……

「你是聖子?」畫面中妖冶問道。

「是的!」墨紫陽說道。

「你來妖界何事?」妖冶警惕的問道。

「我知道你妖界邊緣有一個寶物,開啟后可以控制魔族入侵,更可以讓實力強大的魔族被控制對嗎?」墨紫陽看著妖冶淡淡的說道。

「你說妖界的護妖陣?」妖冶看著墨紫陽問道。

「沒錯,三天後我要你開啟護妖陣,幫我抓兩個人!」墨紫陽直言說道。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你應該知道我們妖界的護妖陣,開啟一次損耗大量的妖界的妖力不說,開啟一次之後,下一次要等到三萬年後才能再度開啟,萬一三萬年中有什麼危險的話,我豈不是得不償失!」妖冶冷聲拒絕道。

「呵呵……當然,你也可以拒絕!不過,我不介意讓神界的眾神,馬上就踏平你妖界,到時候我自然有辦法開啟護妖陣為我所用!」墨紫陽聞言不緊不慢的說道。

「你威脅我?」妖冶怒道。

「你可以這麼認為!」墨紫陽淡淡的說道。

「而且,我要抓的是魔界的帝滄海夫婦,對你來說除掉他們也是好事不是嗎?」墨紫陽看著妖冶再次說道。

「你開什麼玩笑?除掉帝滄海?白痴都知道魔神帝滄海不死不滅,就算你抓住他,也根本不可能除掉他,到時候他如果再想起護妖陣,我豈不是被你害死了!」 塞外江南 聞言,妖冶更加不屑的說道。

「這個你放心,我的人動作很快,你的護妖陣,不過是幫我控制瞬間,到時候不等他們發現,就會直接被我抓住了!」墨紫陽十分肯定的說道。

「我憑什麼信你?」妖冶聞言等著墨紫陽問道。

「因為你無路可選,要麼賠上整個妖界,要麼聽我的!」墨紫陽冷冷的說道。

妖冶聞言憤怒的瞪著墨紫陽,可是他並不是墨紫陽的對手,最後只能妥協,墨九狸看到這裡有些同情這妖界的妖王妖冶了,不管是之前遇上墨紫陽,還是現在遇上帝溟寒,都十分悲催的,毫無反抗之力啊!不是妖冶太弱了,只是他每次遇到的對手都太強了,實在是很蛋疼的事情啊……

接著墨九狸看到墨紫陽離開,三天後,墨紫陽再次出現在妖界,來到了妖界的邊緣,他先是在地下埋了毒,墨九狸一眼就認出那些毒藥,都是當初自己的娘親送給墨紫陽防身的,其中有一種毒藥,是會然魔族產生幻覺的……

那是當初墨紫陽還跟帝溟寒不認識的時候,魔族和神族偶爾有衝突,她娘親煉製的幻魔毒…… 不管怎麼說,突然死了人,大家整體的氣氛都變得極其微妙,有的人在擔心下一個死的會不會是自己,也有的人可能會覺得這裏面的東西極其神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思,氣氛的微妙變化也讓我在他們當中顯得極爲突兀。

樑警官的表情最爲嚴重,雖然他看上去極其沉重,自打剛纔死了一個自己的同事後,他的神情就開始緊張了起來,眼眸裏充滿了無奈和悲哀。

小胖子幽幽的看着我,嘀咕着,“陳蕭,我怕是這個狀態,他們都不太適合進去,裏面是什麼東西我們都還不知道,現在的士氣這麼低迷,怕是更是危險。”

小胖子雖然做事不大靠譜,可是說話倒是頭頭是道,說的極有道理。

我點點頭,帶着一絲顧慮看着樑警官說,“我看大家的狀態,真的不太適合繼續往下面走,我很擔心你們還會有人出事。”

樑警官聽了我的話,低頭沉思了一會,還沒開口說話,葉坤忽然打斷了我們的對話,“不能就這麼算了,這裏面的東西害死了我兄弟,我一定要找出來,將他碎屍萬段!”

葉坤的這一席話,點燃了其他人,紛紛都不願意現在撤離,更是氣勢洶洶的要求進洞裏去,要給同僚報仇,他們的心情我能理解,這怕他們有這個膽子,沒這個能力。

從一路進來,我就感覺到了這個山洞和平日裏的山洞完全不同,陰氣濃郁,偌大的山脈,能不能走的出去還是一個問題,這些警察一點經驗也沒有,我實在擔心,他們是去給那東西送‘糧食’的。

我只有默默祈禱江離快點來這裏,有江離在,至少這些人的安全還有保障,我能保護的了自己,未必有能力保護別人。

繼續往前面走了約莫半個小時,赫然來到了一個石頭砌成的屋子,裏面擺着一張大長桌子,約莫可以坐十三個人。

疲憊的大夥看見有桌子凳子,別提有多開心,都想上去坐着休息一下,此時小胖子卻緊鎖着眉頭,打量着這個桌子,眼神裏充滿了憂鬱,隔了許久,小胖子開口說,“這裏有點不對勁,不吉利,千萬不能碰。”

這話從小胖子嘴裏說出來,確實讓人有些好奇,畢竟我作爲一個‘神棍’都還沒有開口,我好奇的看着小胖子,小胖子臉上極其嚴肅的說,“你看這裏一共是十三個凳子,可是十三這個數字是不吉利的,我以前聽師父說過,在密閉空間中,如果遇到有和十三數字有關係的地方,就要趕緊離開,否則就會有人死。”

“我沒聽說過這個事情。”我說。

小胖子告訴我們,這個事情不是他亂說,而是真實存在的,他師父以前告訴他,以前他師父雲遊四方的時候,跟着一羣考古隊曾經進過一個密室,裏面擺着一張長桌子,還有十三個板凳,而實際上這是那些不乾淨東西的地盤,活人碰不得,當時那一支考古隊不清楚,就坐了上去,當天就莫名其妙

的死了一個人。

小胖子說完這句話後,原本還想上去坐着休息的警察,全部都停下了腳步,極其防備的看着這裏。

整個四周,多了四個不同的通道,看樣子,就算是不碰這裏的東西,也未必能輕而易舉的離開,很明顯,這裏的地形設置,都是給活人設套,就是不希望有活人進來。

如果不是進山脈的時候我看到了腳印,不會這麼確定,青丘國的人有可能和這裏的東西有關係,否則一路進來,也沒見到她們的蹤跡,證明她們是安全進入的。

“這上面刻了字。”葉坤指着牆壁說。

我趕緊走了過去,這個字好像在哪裏見過,我腦子一閃而過,突然想起來了之前撿到過一本書,上面就是這樣的字跡,江離告訴我,這是鬼字,是那些不乾淨的東西互相交流的一種文字載體,防止其他人看懂。

“這是鬼文,看來這裏面住的東西,果然不是活物。”小胖子搶在我面前說。

沒想到小胖子也不過是見過一次,就記住了,他的記憶力可以和我比較了。

樑警官皺着眉頭,十分擔心的看着我,倚靠在牆壁上,“陳道士,你對這裏面的東西有沒有把握?”

我搖搖頭,“我不清楚裏面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但是從外面一路進來,我可以肯定,這些東西有點厲害。”

樑警官思索了一會說,“莫非真的有龍,那個女屍的身體裏有龍鱗,她能活着從這裏走出去,會不會也有點奇怪呢?”

這倒是個疑點,那個女屍爲什麼身體裏會有龍鱗,還有這裏的岩石泥土,而且還能回到那棟樓裏平安無事,幾天後才死去。

除非,一開始她的事情就弄錯了。

“如果她就是死在了這裏,然後她藉着這裏的屍氣還魂回到了那棟樓裏,因爲屍氣消散,所以死去,也就能證明爲什麼一開始你們進去的時候,她渾身被泡腫了一樣,實際上,她是死在這個山脈之中。”我仔細分析了一下。

全才高手 樑警官點點頭,也贊成了我這個想法。

就在這個時候,葉坤忽然彎下腰撿起了什麼東西,嘴裏不禁唸叨,“這個地方居然還能撿到紅包,算不算踩了狗屎運啊。”

我趕緊上前朝着他面前走去,一把從他手裏將紅包拽了出來,狠狠丟在地上,極其嚴肅的呵斥他,“這東西不能撿,但凡是路邊來歷不明的紅包千萬不能碰,這些是買命錢,收買沿路阻擋的亡魂,和陰差,活人碰了會觸黴頭的。”

無論是城市還是鄉村道路之中,如果看見地上丟了一個紅包,千萬不能伸手去撿,因爲一些將死之人,會事先包好紅包,灑在出門的路上,如果碰見了亡魂干擾欺負,就可以用錢來收買,如果沿路遇到了陰差,也可以讓他們給自己一個好命,避免受皮肉之苦的刑法。

所以,如果活人碰了這東西,不乾淨的東西就會以爲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