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82 Views

秦玉笙「啪」得怒拍桌面,厲聲道:「五弟!你不要太過分!你真以為朕不敢殺你嗎?」

Written by
banner

楚眉靈跪倒在地,將綠頭牌一個個撿起來重新放入了盤子中,並再次高舉。

一個太監面對這樣的架勢定會嚇得連連磕頭,而這小太監居然臨危不亂。這倒是引起了秦羽笙的注意,他踱步到她的面前,笑著道:「抬起頭來。」

楚眉靈微微抬頭,鳳眸不偏不倚剛好與秦玉笙對視。

她也看清了這位昏君的容貌,他五官硬朗,臉部輪廓清晰,在燭光的照射下打柔了幾分,他的皮膚偏麥色,鼻樑挺直好看,眼眸烏黑深邃。

從容貌來看,他並不像昏君!

「你就是新來的?紫鷹王?」秦玉笙繞著她走了一圈,笑著自言:「長得倒像是個女人,可惜啊可惜,嘖嘖,若是女人,我就封你一個妃子做做。」

說到這裡,他抬手他撫上她光滑如玉的臉頰……

「皇兄!」秦玉珩拍開他的手,一臉怒其不爭得提醒:「他是太監!」

他面上憤怒,可心裡卻異常欣喜,這姑娘居然沒死!太好了!

秦玉笙悻悻然伸回了手,惡狠狠得瞪了一眼秦玉珩:「行了,你滾回王府吧,朕要休息了!」

楚眉靈再次高舉綠頭牌:「請陛下翻拍。」

秦玉笙依依不捨得將視線從楚眉靈臉上移開,在極為惋惜得嘆了一口氣后隨便翻了個綠牌,對著他懷裡穿著裸露的女子曖昧得道:「走,咱們三個人玩兒。玩點刺激的……」

楚眉靈第一天的任務就這樣完成了,她看了一眼月色,還好,離戌時還有一個多時辰。

她準備先回一次自己的宅子,和瑾嚴交代一下再回帝師府。

她快步走出皇宮,在上馬前先撩開袖子查看左臂的傷口,傷口血肉模糊,生生少了小塊肉。

「姑娘!」

她的耳邊突然響起秦玉珩的聲音,嚇得她猛得一跳,連拍胸脯:「你想嚇死我!」「姑娘,可否可點時間與本王一敘。」秦玉珩的目光直直看著她。 楚眉靈知道秦玉珩真的是個好王爺,而她的復仇之路也需要一個靠山。所以便低聲應道:「這裡花問樓的耳目眾多,我不想冒險。」

「本王明白!」秦玉珩吹了下哨子,一輛簡易的馬車停在了他們面前。

「姑娘,你先戴上這面具。」秦玉珩從衣側取出了人皮面具遞給她,並又道:「你放心,不會暴露身份。這是我貼身侍衛的模樣。」

馬車穿過一片小樹林,在靠近小河的地方停下。

楚眉靈目光警惕,低聲問道:「這是什麼地方?你為何帶我來此處?」


秦玉珩拉著她的手快速躲到了樹叢暗處,回道:「帶你來看花問樓賣國的證據!」

「你先鬆開我!」楚眉靈掙脫開他的手,神色微怒。

秦玉珩鬆開手,臉色有一瞬間的尷尬。

就在此時,河對面駛來了一艘船,船夫帶著遮面蓑笠,看不清他的五官。同時,岸邊也走來五個身著夜行衣的男子。

楚眉靈屏住呼吸,不動神色得幻化出驚梅劍。

小船靠岸,船夫扛著一個大箱子上了岸邊,帶頭黑衣人命身後的手下打開。

楚眉靈定睛看去,可惜月色不明,她只能看到這箱子里是一堆白花花的東西,似乎能蠕動。

秦玉珩倒抽了一口冷氣,也正是這細微的聲音,那黑衣人的眸光一冷,厲聲下令:「唐進,還不快殺?」

話音落下,他身後其中一個男子就如同迅猛的野獸,朝著楚眉靈和秦玉珩的樹叢奔去,同時,一把銀晃晃的老虎鉤在空氣中劃出了蕭殺之意。

「撕拉」

楚眉靈的手臂被老虎鉤劃出五道血淋淋抓痕,她飛身躍起並抽出了驚梅劍。

「刷!」

這把老虎鉤就如同一隻猛虎朝著他們的方向再次撲過來,就在這一瞬間,滿天殺氣震得草叢劇晃。

楚眉靈閉目,依據老虎鉤劃破空氣的聲音,她靈巧的躲開,身姿就如同一條游龍,在虎爪中穿梭。

「殺!必須殺了他們!」那領頭黑衣人怒叱。

秦玉珩手中的長歌寶劍劍光閃耀,在打鬥的過程中,他的英眉舒展,毫不畏懼。

「你先走!這裡本王能應付。」他將楚眉靈護到了身後。

楚眉靈輕勾紅唇,笑著道:「聽聞五王爺的劍法了得,今日怎麼能錯過這麼好的機會?」

秦玉珩會心一笑,兩人同時舉劍齊眉,以攻替守,如同兩隻深夜裡暗伏的豹子。

「五王爺,你去對付這四個人。我去看看領頭人到底是誰?」

楚眉靈一個側空翻,手捏一顆石子對著領頭黑衣人的臉。

「噗嗤」黑色蒙布被擊落,領頭黑衣的人臉終於暴露了出來。

秦玉珩大驚:「秦玉坤?二哥?」

「噠噠噠」四周響起許多急促的腳步聲。

秦玉坤拳頭緊握,低喝:「放箭!絕不能留活口!」

楚眉靈環顧四周,他們已被十面埋伏,根本無路可逃。

「二哥!我最敬重的就是你,為何你要殺我?」秦玉珩痛心疾首得看著眼前之人。

大哥是個懦弱的昏君,三哥成天沉浸於女人中,四哥心高氣傲,從不把他這個五弟放在眼裡。唯有這個二哥,是他最信任的人!

秦玉坤皺了下眉心,深吸一口氣,眼神中劃過一道苦楚,但隨後再次一厲,回道:「可惜龍椅只有一張,你放心,我會替你殺了寒傾瀾這逆臣,滅了東廠這幫閹狗!」

言畢,他高舉手臂正準備狠狠揮下!

可當他正準備喊「放箭」時,卻看到了一雙碧綠色的雙瞳,深邃如海。登時,他的身子如同被麻痹,動彈不得。

楚眉靈站在秦玉珩的身後,所以秦玉珩並沒有發現她的異樣,只是覺得秦玉坤的狀態來得詭異。

「走!」楚眉靈拉住秦玉笙的袖子,朝著小樹林深處飛奔而去。

「主子,他們出樹林了!」秦玉坤身後的侍衛抱拳回稟。

秦玉坤回過神,眯了眯冷酷的雙眼並下令:「追!絕對不能讓他們跑了!」

「刷刷刷!」無數火油箭朝著他們爆射而來,濃烈的火油味迅速瀰漫開來。

「噗嗤」秦玉珩的左腿中了一箭,他悶哼一聲,單膝跪地。

「五王爺!」楚眉靈上前攙扶起他。

秦玉珩緊緊拽住她的袖子,看著她的眼睛低聲道:「姑娘,這是火油箭,他們是要燒死我們!你別管我,先走!」

話音才落,幾點星火從空中落下,「嘩」火光衝天,他們很快就被烈火包圍。


楚眉靈的肌膚就如同火灼般疼痛,她忍著劇痛將他一把背在身後,偏頭道:「五王爺,我今日若能救你一命,答應我一件事。」

「姑娘,你……」秦玉珩被她的舉動震驚住了

這女子彷彿有種神奇的力量,她的勇敢,她的堅韌不拔,還有那雙清澈乾淨的鳳眸,似乎輕而易舉就能觸動到他。

楚眉靈清楚得道:「他日你若為帝,助我重振族人!」

「姑娘,你所說的族人是?」秦玉珩不解。

楚眉靈吸了一開口氣,回道:「現在我不會告訴你,我只要你答應。」

「好!本王答應!」秦玉珩終於答應,並向她保證:「你已救過本王兩次。從今以後,你的事就是本王的事!」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楚眉靈吸了一口灼熱的空氣,繼而輕輕吐出,鳳眸一凝,朝著那萬丈火光中衝過去。

秦玉坤看著越燒越旺的樹林,嘆了口氣:「五弟,不要怪二哥太無情。」

「主子,主子,你,你,你快看……」

秦玉坤身後的侍衛突然驚恐地看向某處,臉色嚇得和紙一樣白,眼睛差點瞪出眼眶:「啊啊啊!蝙蝠!蝙蝠!好大蝙蝠!」

秦玉坤一驚,轉頭看去,一隻巨大的蝙蝠就如同一片烏雲遮蓋過來。

頓時周圍瀰漫起一陣濃烈的血腥味!

帝師府

寒傾瀾抱著渾身是傷楚眉靈疾步走向密室,並對星劍道:「快去取刀。」

寒傾瀾將她抱上了玄冰床上,「刺啦」撕開了染血的衣服,還帶著被火灼熱的溫度。


她白皙的肌膚通紅一片,嚴重燒傷,血肉模糊,不過最令他不能接受的是她的左臂,生生缺了一塊肉。

「疼,疼……」楚眉靈緊皺著眉心,痛苦得悶哼。

「帝師,刀來了。」星劍站在門口。寒傾瀾對著門口伸手,蛇形刀被吸到了他的手心,他撩開自己的袖子,直接一刀子割了下去,那麼的果斷,眉頭也不皺。 他將割下的肉與她手臂上的缺口併合,手掌輕覆在傷口處,一絲絲白光滲透入她的肌膚。傷口竟然漸漸癒合,不留半點併合的痕迹。

寒傾瀾抬手擦了擦鬢角的汗,深吸一口氣后,開始移動手掌至她肌膚的每一寸。

星劍渾身一抖,他的主子又發瘋了!

他的主子修的是五行雷力,這是最具威力的原始天地之力,它的本質就是毀滅,但毀滅的盡頭,也是生機,就像世人的輪迴,死了,又轉世重生,所以雷力有著生肌之效,也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但起死回生畢竟是逆天而行,他為了那隻小狐狸連救兩命,此時靈力只剩三成,今日若再替這隻小狐狸療傷,在短時間內,他將變成普通人。

他的森羅貼再過些日子就要發作,更何況魔族中人,還有神族的亂黨都在尋找他的下落,欲殺他而後快!

「好看嗎?」寒傾瀾突然偏頭看向門口,聲音溫和。

星劍又抖了一下,火速離開現場。瘋了,瘋了,真的瘋了!他需要靜靜才能接受這個事實……

楚眉靈不記得是如何衝出樹林的,等她醒來時候渾身浸在溫暖的水裡。

「楚眉靈!」

這聲音好熟悉,還帶著熟悉的味道,令她沉醉,可她卻不敢去觸碰。

「楚眉靈!睜開眼!」寒傾瀾輕捏住她光潔的下頜,聲音暗啞。

楚眉靈緩緩睜開了眼,平靜得看著眼前憤怒的男人。

這是他頭一次喚她名字,她在心底期盼了很久,可現在聽到卻沒有想象中那麼興奮。

「楚眉靈,你是不是特別喜歡勾引男人?這是你們狐狸的本性?」寒傾瀾的目光帶著凌厲之色,像是一口就要將她吃了。

「管你何事?」楚眉靈脫口而出。

「管我何事?」寒傾瀾冷笑一聲,黑霧剎那間席捲了他的眼帘,手掌加重了力。

他拇指上的玉扳指在她的下巴烙下了紅印,楚眉靈吃痛,怒聲道:「放開我!」

寒傾瀾見她痛得皺眉,心一顫,稍稍鬆開了手,但語氣依舊冰冷:「你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

楚眉靈的眼睛發澀,心臟傳來的疼痛瞬間瀰漫全身,她強扯出一抹笑容回道:「我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你是君上!是我的主子!我是您寵物!」

「很好,你還記得!那我有沒有允許你的身體帶傷痕?有沒有允許你為……」為了另一個男人不顧性命?

大抵太過憤怒,他一口氣堵在咽喉居然說不出口。楚眉靈似笑非笑得看著他,毫不客氣得反駁:「五王爺是正人君子,是為國為民的好王爺。而你呢?殘殺忠臣,縱容東廠這幫閹賊胡作非為!我救他,我高興,我樂意!我哪天若是救了你,那也不是心甘情

願,只是靈寵的責……」

「閉嘴!」寒傾瀾的胸膛劇烈起伏,手掌扼住她的臉頰,清眸突然微眯:「好,他是為國的好王爺,我是賊臣!」

他的目光極具危險性,楚眉靈低頭打量了一下自己,這才發現她又是一絲不掛,她羞憤難當,用力推開他,抱著雙臂向後猛退幾步。

寒傾瀾緩緩站起身子,居高臨下得看著她慌亂的模樣,長袖輕輕一揮,「嘩啦」濺起了水花兒,她已躺在了白玉石壁上。

後背傳來的冰冷令楚眉靈的腦子一陣暈眩,方才的羞憤竟成了害怕,因為她發現根本動不了。

「混蛋,你要做什麼?」她的聲音在顫抖,帶著微弱的哭音。

寒傾瀾傾身壓了下去,微涼指尖順著她優美頸曲向下划,啞聲問道:「與我何干?」

「你……」

楚眉靈剛說了一個字,他已吻住了她的唇,緊緊貼合,帶著憤怒和不甘,瘋狂的吸吮和索取。

淡淡血腥味瞬間瀰漫在她的唇間,酥麻和疼痛相交,直達她的心底,麻痹了她所有思維。

他的手不輕不重得捏著她的肌膚,留下點點曖昧的痕迹,如同冰天雪地綻放了紅梅。

他連外衣都未脫去,只是親吻她,揉捻她,像是在對待一件心愛之物,又好像是在玩弄好玩之物。

「寒傾瀾,我恨你!」楚眉靈紅著眼看他,眼淚從眼角處滾落。

她寧願他將她徹徹底底當成一隻畜牲,這樣曖昧的挑弄,會將她僅剩的一絲尊嚴都吞噬殆盡。

寒傾瀾的吻停下,頭一陣劇烈的疼痛。夢裡,她渾身是血,雙眸泛紅,撕心裂肺得喊:「慕容驚瀾,我恨你!」

他的臉色霎時間變得蒼白,心跳猶如停止,坐起身子抱頭。

楚眉靈看著他微顫的背影,竟滋生出想去抱他衝動。不過很快便打消了這荒唐的念頭。

不知過了多久,他轉回了身子,一聲不吭將她抱入懷中,神色已恢復了常態,也沒了方才的憤怒和慾望,朝著寢殿走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