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82 Views

唐星波修鍊的刀法雖然與「龍」有關,可惜他修鍊了好幾年,也半點沒修鍊出什麼什麼龍氣出來,反倒有些不倫不類的感覺,連刀法最基本的手法都給練歪了。

Written by
banner

黎桐和燕方心中齊齊嘆了口氣。

這個唐星波,修鍊天賦是有的,悟性也還不錯。可惜的是,他之前的修鍊明顯是走錯了方向,所以才會把好好的刀法給練成了這番模樣。

不過,只要稍做調整,相信唐星波很快就會領悟過來的。

看出了唐星波刀法中的問題在哪裡,燕方當即便有意識的轉換了指點方向,引導者唐星波斬出一刀刀他想要看到的刀法來。

「大師兄,小師弟他,難不成和燕師兄認識嗎?」看著擂台上一片和諧的戰鬥場面,徐婉伊目瞪口呆,錯愕的問道。

封舒的臉色並沒有比徐婉伊好看多少,他對當前的場面同樣很是不理解。

「應該不會吧?」封舒有些不確定的道,「沒聽小師弟說過這件事情啊!要是小師弟真的和燕師弟認識的話,以小師弟的作風,他肯定是不會瞞著我們的!」

那就說不通了啊!

燕方可是紫星宮中出了名的難以接近的人,整個紫星宮上下,就沒聽說他有個什麼朋友之類的!

誰也沒有想到, 至尊狂妃:邪魅大小姐

「小師弟不會瞞著我們?那可不一定!」夏遠泰突然在旁邊陰惻惻的道,「小師弟現在年紀大了,脾氣也大了。連頂撞師兄師姐的事情他都做了,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話音未落,封舒和徐婉伊的臉色就變得很是難看。

雖然夏遠泰以前就不是很喜歡唐星波拿跳脫的性子,但他們好歹也是同門師兄弟,這面子上的情面還是能夠過得去的。而且夏遠泰對唐星波雖說不算無微不至的照應著,但是有好處的時候,基本上也是能夠想得起唐星波來的。

可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起,夏遠泰對唐星波的態度就越來越惡劣,表現得也越來越明顯,讓他們經常待在一起的同門師兄弟,甚至都能夠清晰的看出來了!

似乎,就是他們通過小師弟的人脈,收購到一大批玄武丹之後的事情……

照夏遠泰這麼繼續發展下去的話,遲遲早早,那是要出大問題的!

「二師弟!」封舒臉色嚴肅,聲色俱厲的道,「我都告訴過你多少次了,星波他是我們的小師弟,你就算對他再有意見,拿也改變不了我們是一家人的事實!如果你今後在外面還要說這樣刻薄不饒人的話,那你今後就自己出來吧,我可不敢再和你站在一起了!」

「大師兄!」

夏遠泰的臉色陡然間變得十分難堪。


他知道,封舒的說話,是認真的。

要是自己再在公共場合說這種有損唐星波或是他們青金山名聲的話,封舒今後是真的會待著青金山的弟子,一起排擠他。

這絕對不是開玩笑。

沒辦法,誰讓他只是青金山的二師兄,而封舒,才是青金山的大師兄呢!

就是這麼一個排名的差距,不管是在青金山還是在外面,他都只有聽從封舒的話。更何況,封舒的話,還是站在大道理上的,讓他連反駁都不能。(未完待續。。)

… 如果自己才是青金山的大師兄就好了。

這個念頭陡然在夏遠泰的心裡升了起來,轉瞬又被他給強制的安按捺了下去。

紫星宮中每座分峰的大師兄位置,都是一早就定下來了的。除非這個大師兄不幸遭遇意外去世了,才有可能換別的人坐上這個位置。

所以,只要封舒還在一天,夏遠泰就只能死守自己青金山二弟子的身份,永遠都別想往上更進一步。

可明知道這種可能性不會發生,但這個念頭一產生出來,夏遠泰就總是會忍不住去想。

如果,如果封舒哪一天真的不在了呢?

那到時候,整個青金山的黃武境弟子,不就都會聽自己的了嗎?!

一想到自己在青金山黃武境弟子中一呼百應的場面,夏遠泰就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那種畫面,真的很壯觀,也真的很讓人動心。

其實自從他們上次收購了那麼多的玄武丹之後,以自己的境界和天賦,只要閉關修鍊一段時間,未必就不能在實力上趕超封舒。

唯一可惜的就是,他們現在已經是黃武境九重的修士了,有了玄武丹的幫助,相信很快就能夠進階玄武境修士。到時候,他們在青金山就不是什麼備受人推崇的大師兄二師兄,而是青金山玄武境弟子中渺小的一員了。

不過即便如此,夏遠泰也相信,自己今後的成就肯定會比封舒更強!

他不求別的。只求自己將來的地位能夠比封舒高,讓封舒無條件的聽命於自己!只要能夠做到這一點,他憋了許久的悶氣,也就能夠徹底揮散出來了!

腦子裡瞬間想過了這麼多東西,夏遠泰心裡對封舒開始盤算起了各種算計。不過他的心思本就偏陰沉一點,平時情緒也很少外露,所以封舒和徐婉伊都沒有察覺到他此刻真正的想法,還以為夏遠泰這是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終於消停下來了。

封舒心裡鬆了口氣,重新將注意力放到了擂台上面去。不過他雖然沒有再多說什麼。卻也已經在心裡做了個決定。決定回到青金山之後,好好和師傅說說二師弟這心性的問題。

而此刻,燕方和唐星波之間的切磋也已經到了尾聲。

燕方率先收手,唐星波在他的引導下。也停了下來。

「唐師弟。我們剛剛交手的招式。你都記住了嗎?」燕方開口問道。

唐星波側頭想了想,隨即臉色一喜,堅定的點頭道:「多謝燕師兄。我都記住了!」

他是真的很感謝燕方。

通過這一次和燕方的交手,唐星波真的學到了很多東西,而且還都是最關鍵的有用的東西。唐星波覺得,和燕方切磋的這麼一會兒,他學到的東西,起碼比自己之前三年學會的東西還要多!

燕方微微的笑了笑,道:「你能有所得就好。回去之後,你再好好練練我們今天交手的那些招數,相信你定能從中有所啟發,突破當前的桎梏!」

「承蒙燕師兄吉言,師弟一定會努力修鍊,定不會辜負燕師兄今天毫不吝惜的指點的!」唐星波斬釘截鐵的道。

燕方搖搖頭道:「唐師弟不必如此客氣。你我雖然各屬不同的分峰,但也都是紫星宮的弟子,本就是一家。今日難道唐師弟看得起向我請教,我自然沒有推脫的道理。能夠對唐師弟的修鍊有所幫助,也是我的幸事。更何況,在這場切磋中,我同樣有所收穫,也一樣要多謝唐師弟。」

沒想到燕方竟然會這麼說,唐星波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通紅,囁嚅著有些說不出話來。

門中的師兄們都說燕師兄為人嚴肅刻板不好親近,可是現在看來,燕師兄明明就是個很會為師弟們著想的好師兄嘛!今天自己在這麼重要的場合提出了這麼過分的要求,燕師兄都一點也沒有生氣,反倒還十分的認真的指點了自己,現在還說要謝謝自己!

這麼好的師兄,在門中簡直就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啊!

燕方說要謝謝唐星波,倒也不是假話。

他的確在這場對唐星波的指點中,有些收穫。而且,他的收穫還一點兒不比唐星波要少。

作為一名出色的黃武境九重修士,燕方雖然是離玄武境只有一線之隔,但就算是同境界的弟子,也同樣還是有高低之分的。

尤其是境界越高的同境界修士,他們之間的差距,也會顯得越大。

燕方從來不覺得自己的實力能在同境界修士中成為第一,他總是能在每次修鍊當中,找到自己還需要進步的地方,然後加以改進,讓自己的修鍊離完美更近。

剛剛壓制了自己的境界和唐星波戰鬥,燕方這才發現,自己對於靈力和招式之間的控制力,還遠遠沒有達到大成的境界。

如果能將這些控制力修鍊得更加完美的話,那他今後進階成為了玄武境修士,就能有更大的優勢!

「燕師兄實力高強,師弟慚愧,不及燕師兄十分之一。」唐星波拱手抱拳,十分誠懇的道,「這場戰鬥,師弟輸了!」

話音剛落,唐星波一個帥氣的翻身,一下子就從擂台上跳了下來。

封舒立刻帶著青金山的弟子圍了過去。

他還有很多的話要和唐星波說。

唐星波戰敗,本就是大家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大家沒有想到的這是,這場戰鬥竟然會結束得如此順理成章,如的此波瀾不驚。

短暫的寂靜之後,周圍成千上萬的紫星宮弟子突然爆發了山呼海嘯般的歡呼尖叫聲!

受這些歡呼聲影響,旁邊八座擂台正在進行著的比賽,都出現了無法忽視的失手現象,讓他們的出招大失水準。

今年紫星宮門中大比第一名晉級決賽的弟子,終於產生了!

最重要的是,今天還只是有著一個月賽期的複賽的第二天而已!

紫星大殿的執事葉闊上台,鄭重宣布了燕方晉級決賽的事情。雖然大家都已經知道了,但是這件事情從葉闊的口中確認出來,還是再一次的掀起了大家的激動的情緒和無法抑制的吶喊尖叫!(未完待續。。)

… 燕方沉著冷靜的面對著周圍的山呼海嘯,讓眾人對他更加的敬佩了。

正當葉闊要開口詢問下一個想要上台守擂的弟子的時候,從來沒有半點多餘動作的燕方突然一伸手,指向了擂台下的一個方向。

「小師妹,你還不趕快上來?」

此話一出,震驚眾人。

原來燕方有個祝經山師妹的傳聞,竟然是真的!

而且看這樣子,燕方顯然是要他的師妹繼續守擂啊!

也不知道他的這個不知名的師妹,到底得有多厲害!

祝經山多了個年輕的女弟子一事,雖然在短短一天之內就已經漸漸傳了開來,但是真正知道的人還真是不多,更多的人仍舊把他們的心思和目光都放在門中大比之上。燕方這次將黎桐推了出來,其中一個原因,未必就不是讓那些暗中打聽黎桐消息的人吃個悶虧。

他們好不容易才打聽到的消息,如今卻被燕方如此大方的給擺到了明面上,那不是讓他們之前的跟蹤和打探都成了多此一舉了嗎?!

黎桐卻在心裡失笑搖頭。

她這個新認的大師兄啊,還真不是一點都不放過讓她揚名的機會!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黎桐腳步穩健的走了出來,一步步踏上了擂台,走到了燕方的身邊。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黎桐身上。

黎桐鎮定自若,半點心虛的樣子都沒有。

不少人齊齊在心裡讚賞的點了點頭。


祝經山的這位小師妹看起來雖然年紀不大。可是心性倒是沉穩得很,比門中大多數年輕弟子都要強多了。而且她的修士境界也不低,讓眾人在心裡暗暗抽氣。

難怪一向冷清的燕方竟然也會對他這個師妹如此熱情,敢情人家還真不是一般人!


葉闊沒想到燕方竟然會大大方方的就把黎桐給叫上了擂台,這分明就是在光明正大的給他的師妹佔住這下一個守擂者的位置嘛!

一時間,葉闊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

至於這麼著急嗎?

就算這位置真讓他給佔住了,那也得看這小姑娘有沒有這個本事守得住啊!

雖然小小年紀的黎桐已經是黃武境九重的修士,但是在葉闊眼中看來,她也不過就是修士境界稍微高了點而已,可實際戰鬥能力有多少。那可就不一定了。

說實話。葉闊並不看好黎桐的實戰能力。

畢竟黎桐的年紀擺在那裡,戰鬥經驗想來也不可能有多豐富。

不過,既然燕方都已經這麼做了,葉闊也不可能當著這麼多同門的面掃了燕方和黎桐的面子。

甚至。他反倒決定賣給他們一個人情。

「相信各位同門應該都還不太了解祝經山的這位小師妹吧?」飛快反應過來的葉闊抬高了聲音。笑著對關注著擂台的眾人道。「這位祝經山的黎桐小師妹之前雖然沒怎麼在門中露過面,不過她卻是已經拜入祝經山有好幾年了,只是一直都在閉關修鍊而已。要不是為了這次的門中大比。只怕黎桐師妹不到突破玄武境,都還是不會樓面的!」

葉闊這算是幫了燕方和黎桐一把,把黎桐的身份正式的在門中給宣布了。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原來這個黎桐竟然還是個苦修!

這麼小的年紀就閉關多年,也不知道這些年她是怎麼熬過來的,修鍊起來簡直比燕方師兄還要刻苦啊!還有祝經山的長輩們,也真是太狠了,竟然捨得如此嚴厲的對待這麼粉嫩的一個女孩子!

而最受震動的,卻是唐星波。

在聽到葉闊喊出黎桐的名字的時候,他就渾身一震,下意識的往擂台方向看了過去,連封舒在他身邊說的什麼話都沒有聽見。

黎同?!

難道是小黎師弟?!

可是不對啊,這分明就是個女修士嘛!更何況小黎分明就是個三修。

而且這個祝經山的黎桐,和他所認識的小黎,長得也一點都不像,甚至連個子都不一樣。

當初黎桐在坊市給自己做偽裝的時候,特地在身高上也做了手腳,就是為了避免萬一。只是她實在是不想換名字,所以才在換裝的時候只是將名字給換了個字而已,卻還是同一個音。

不過就算如此,相信任何一個見過「小黎」的人,都不會把如今這個祝經山的黎桐聯繫在一起去。


「小師弟,你看什麼呢?」封舒見唐星波竟然在自己說話的時候走神了,頓時就皺起了眉頭,順著唐星波的視線看了過去。

擂台上站在燕方身邊的那個沉著冷靜的小姑娘立馬就出現在了封舒眼中。

封舒有了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唐星波,又往台上的黎桐看了幾眼。

敢情小師弟這是開了竅,終於有了心上人了啊!不過,那個小姑娘的年紀也實在是小了點兒,也不知道小師弟這眼光到底是怎麼長的,對著那麼個小姑娘竟然也能動心!

那小姑娘除了修士境界比同齡人高一點,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啊!

即便是被成千上萬的人盯著看,黎桐也還是敏銳的從中找出了青金山的人不時看向自己的目光。

不過她並沒有什麼反應,依舊和她上台時的冷清一模一樣。

就憑青金山的那些人,還不可能認得出她來!

「小師弟……」唐星波發獃太久,以至於徐婉伊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拉了唐星波一把,「你看什麼呢?」

唐星波猛的一個激靈,頓時清醒了過來。

他激動的指著擂台上的黎桐道:「二師姐,那是黎桐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