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87 Views

「是你們!」一些金鎧神將大驚,他們認出了這些人。那正是從絕命場中出來的原屬天宮的強者,也是這次天宮倒戈的那批人。

Written by
banner

「天宮所屬,平亂。」伴隨著黑陽的吐出的幾個字,那些原屬天宮的叛亂者紛紛沖向了自己眼前的對手,一瞬間殺聲四起,天宮之亂,仍未結束。

… 天宮之主知道持續耗下去對自己十分不利,也放棄的防禦,化作一道金光直衝向小八,在他身側,四把由能量凝聚的金色神劍護將自己護住,掃開射來的血刃。

天宮之主的速度極快,剎那間便衝到了小八面前,手掌化作金色,一掌拍向小八,同時他右側的一把神劍也隨之刺向小八。

小八大吼一聲,已經入魔的小八不會有絲毫畏懼,面對一切攻擊,都會迎身而上。滴著鮮血的浩瀚,向著天宮之主揮出,鋒銳之勢,無人能擋。

血色的刀刃與金色的手掌相撞,那勢不可擋的鋒銳第一次失去了它的作用,竟被天宮之主以手掌擋了下來。這一刀,能造成的也只是在天宮之主手上留下一道很淺的血痕而已。於此同時,天宮之主右側的神劍也已經刺下。

小八心意一動,身邊的血海化作一雙大手抓向那金色的神劍,可是那血色的大手,又豈能跟天宮之主相比?

金色神劍一次絞動,便將那血色大手絞碎,緊接著從小八左肩穿透而過。

「吼~」小八發出一聲類似魔音的怒吼,他身後的血海翻騰,湧入他身體的速度更快了,只見他胸口處血色光芒一閃,那被金色神劍穿透的左肩,快速的開始癒合,最後只留下了一道很細的金色傷痕。這是天宮之主這一劍造成的傷害,哪怕小八有永恆之心,又有血海給提供的龐大能量,也無法將其完全修復,因為這是一代主宰留下印記,除非天宮之主本人願意,否則誰也無法將其抹除。

但這一道印記,也就如一道划痕般,對於此時的小八而言,毫無用處,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凶性。

「死!」又是一聲大吼,小八左手上血水凝聚成為了一把長刀,其樣子與之前碎掉的華影極其相似,雙手各持一刀,向著天宮之主瘋狂的砍殺下去。此時的小八,已經完全迷失了心智,他眼中只有殺戮的慾望,對血液的渴望,雙刀不停的向天宮之主斬去。

小八的力量越發的狂暴,但卻反而落入了下風。失去了神智的他,往日的鋒銳之力也因此下降了很多,再加上招式也變得雜亂無章,反倒給了天宮之主機會。四劍其出,化作無數劍影,與小八發生著激烈的碰撞。

四把金色的神劍在小八身上留下了無數劍痕,一道道金色的傷痕使得小八就如被一個金線縫製而成的布偶一般,可這仍然不能阻止小八的行動。他身後的血海雖然再以極速削減著,但卻仍然能提供小八揮霍一段時間。而小八就如一個戰爭機器一般,不知道累,不會停息。

漸漸的,天宮之主也開始受傷了,在小八近乎瘋魔一般悍不畏死的攻擊下,天宮之主畢竟不是全盛時期,戰力受損,再加上連番的大戰,並且將自己的心頭精血給予小八護住身體,使得他正在虛弱期,戰力不足三成,否則憑藉天宮之主的神威,早已將小八鎮壓,黑陽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交戰卻變得越發的激烈,雙方都有人身隕。

對於天宮軍那方的交戰,黑陽並未在意,他的目光始終停留在天宮之主與小八這邊。哪怕他已經算定天宮之主難逃此劫,但那畢竟是天宮之主,統治大陸數萬載的絕對主宰,誰也不知道他最後會做出什麼,如果對方有個突然爆發,那麼自己會十分危險。這也是為什麼黑陽一直在等著小八和天宮之主交戰,並未親自涉足。計劃已經到了這一步,黑陽不會允許自己出現任何一點失誤。

天宮之主身上已經出現了數處傷勢,最重的一道是他左肩上一道傷口,劈斷了肩骨,差點被斬下一臂。天宮之主渾身淌血,這一幕從未有人想象過,太過不可思議。四柄金色的神劍,此時已經斷裂了三把,還有一把劍刃上也滿是缺口,就像一把破舊的鋸子。一代神王,主宰大陸萬年,終有英雄落寞之時,只不過這場景真正來的時候,卻讓人有種悲意。

小八相比於天宮之主而言,情況也相差不多,血海已經近乎耗盡,只剩一個水潭大小懸浮在小八背後,並且小八還在持續攝取著,眼見著即將全部沒入小八身體。小八身體散出的波動更加強大了,但他的身體卻露出了疲憊之意。金色神劍留下的傷口布滿了他的全身,圍堵頭部沒有,哪怕戰到了這個地步,天宮之主依舊沒有對其下真正的殺手。

那是一種情誼,孤寂萬載,終有兄弟於世,天宮之主始終無法致其死地,否則他只要之前不用自己的心頭血去救小八,任由小八被狂暴的能量撐破,也就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了。

「啪啪啪」這時,傳來了黑陽拍手的聲音。

「主上,您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沒想到我們的主上竟然是如此重情重義之人,真是很讓我感動。」

天宮之主沒有理會黑陽,他已經沒有餘力去與對方接話,更是不屑於應答對方這種帶有嘲諷味道的話語。

對於天宮之主將自己無視,黑陽並不惱怒,反而笑道:「屬下說的可都是真心話,既然主上無暇理我,那麼屬下只能冒昧的擅自決定了。」

說完,他伸手在自己身側的黑魂上一拍,只見一個扭曲的面孔出現在黑魂上,那個面孔並不陌生,更是之前一戰被天宮之主擊斃的帝天。

接著黑陽伸手在黑魂上一劃,那帝天的面孔化作一團黑氣從黑魂上分離出來,接著黑陽一把抓著這帶有帝天面孔的黑色氣團,一個瞬身便來到了小八身後那已經縮小的如水潭般大小的「血海」上。

天宮之主,瞳孔一縮,冰冷的殺意溢出,但他卻沒有辦法出手,有著小八在中間做隔斷,他不可能阻擋黑陽。

而這時,黑陽也將那帶著帝天面孔的黑色氣團打入了小八身後的「血海」。一剎那,血海中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嘶吼,接著整個「血海」就像是被倒入了一杯墨汁,剎那間便被染成了黑色,帝天的頭顱在其中發出一聲聲痛苦的咆哮。

黑陽看著這一幕,平靜的說道:「我知道你不甘心,再給你一個機會,藉助稚子身體,與天宮之主一戰。」

像是聽懂了黑陽的話,黑色的血海發出一聲震天的咆哮,接著竟然全部湧入了小八的身體內。一瞬間,小八的身體被撐得膨脹了一圈,身上散發出濃濃的黑氣,就連滴下的血液也變成了暗紅色。在他的臉上,帝天那虛幻的面孔若隱若現,此時的他被帝天奪走了身體的支配權。

… 膨脹的身體,暗紅色的血液,虛幻的帝天容貌,使得此時的小八更多了幾分魔性。

一下子吸收了如此多的能量,讓小八身體出現了大量的裂縫,整個人隨時都有炸裂的危險。但掌控了小八身體的帝天卻毫不在乎,他已身隕,留下的也只是被黑陽收起的一縷靈魂,而這縷靈魂中的其他思緒,早已被黑魂所抹除,留下的只有擊敗天宮之主的執念。所以,不要說這具軀體不屬於帝天自己,就算是他自己的身體,他也會因自己的這份執念,而強行吸收血海的能量,來發動最強的攻擊。

哪怕這一擊的代價是他自己也會跟著形神俱滅!

龐大的能量肆虐著破壞者小八的軀體,他的身體每一處都在溢血。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天宮之主之前在他身上留下的劍痕反倒幫了小八一把。那些劍痕就像一股股金線,將他的身體強行縫在了一起。

「親手殺了他,還是被他殺死?主上,再不做選擇就來不及嘍。」黑陽嘲笑道。如果說之前黑陽算計天宮之主還是陰謀的話,此時便已經是陽謀了。這是一個必須要做出的決定,並且不管怎麼選擇,天宮之主都會繼續被黑陽牽著鼻子走。

就在這時,掌控小八身體的帝天發出了一聲斷喝,恐怖的波動從他體內散出,所過之處建築均都化為飛灰,就連這片小世界,都再次出現了裂縫。不難想象,這一擊一旦爆發,那毀滅性的力量比之前天宮之主與三聖器交鋒時都不會遜色,只會更強。一旦爆發出來,那麼這篇小世界就將再一次面臨破碎的危機。

天宮之主會讓這股力量爆發出來么?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封禁!」只聽天宮之主一聲輕叱,小八身上那些被神將所留下的劍痕,竟在同一時間亮了起來,那些劍痕就如一根根金線,對小八的身體進行捆綁,像是要抑制他的能量。

這一下,就連黑陽都是一驚,沒想到天宮之主早就留下了這麼一手。但也只是略微有些吃驚,緊接著黑陽便嗤笑著自語道,「不愧為主上,竟然之前就做好伏筆了,可這就能阻止這座世界走向終點么?」

就在黑陽話音落下的時候,只見小八身體上那些金色的封印漸漸變得暗淡了下去,仔細看去,那些金色的封印,竟然被小八身體滲出的那暗紅色血液所蠶食著,封印的威能也隨之漸漸減弱,眼見那毀天滅地的力量就要再次爆發。

天宮之主,雙目一凝,緊接著他的身體竟然燃燒了起來。一瞬間,他的氣息暴漲,散發出的金光將血色驅散,就如一顆升起的太陽浮在空中。

天宮之主的氣息讓人心顫,正在交戰的不管是天宮軍,還是叛軍都在這一刻停了下來,他們放下手中的武器,匍匐在地上,顫抖著向著空中的「烈陽」拜了下去,那種威壓,讓他們只有選擇臣服才可以,無法抵禦。哪怕是黑陽也不禁身體發出了顫抖,要不是他手中的黑魂散出一道霧氣將他包裹在其中,替他抵擋了絕大部分的威壓,否則他的表現也不會比其他人好多少。

唯一沒有這種感覺的可能就是被帝天奪取身體控制權的小八了,只不過他也只是沒有那種來自靈魂上的顫抖,但自身的能量也在一定程度的被壓制了。在血脈上,二者是相同的,沒有誰壓制誰一說,但是在能量的層次上,小八還是略遜一籌,哪怕他吸收了血海無邊的能量,也只是讓自己的能量充盈起來,而絕非在層次上有所提高。

一把大刀出現在了天宮之主手中,這柄大刀的出現,讓所有人都是一怔,包括黑陽在內,都露出驚色。因為這把刀所有天宮的人基本上都見過,黑陽也是在不久前才又見過一次。不說這些天宮的人,就算是張雨桐等人在這裡,也一定會驚訝的認出這把刀。那正是他們之前在進入神罰殿前逃跑的那把九環大刀。

九個圓環,陸續的亮了起來,當第九環亮起的時候,恐怖的波動將所有人的頭都再一次壓了下去,沒有人敢抬頭去看那把刀,那股能量神聖而龐大,比之前小八他們在神罰殿門口感受的還要恐怖的多,此刀無法褻瀆,讓人心生絕望,甚至有種只要看上一眼,都會灰飛煙滅的感覺。

「從今以後,就看你了。」天宮之主說道,他的聲音很輕,只有小八能聽到。

這一刻的小八竟然恢復了一絲神智,只不過還未來得及相應,就再一次被帝天的魂力所逼退。

「天宮之主,你去死!」帝天的虛影咆哮著,他身上暗紅色的血液像是要噴發一般,將小八的身體衝擊的變了形狀,如一個氣球般膨脹著,眼看就要爆發了。

而這一刻,天宮之主也動了,他只是向前邁了一步,便來到了膨脹的小八身前,在帝天一臉驚恐的表情下,將手中的九環大刀刺入了小八的身體內。

這九環大刀就如定海神針,在刺入小八體內的一剎那,那原本即將爆發的力量竟然全部被鎮壓回了體內。

「嗡~」一聲刀鳴傳出,所有人聽到這聲刀鳴時,心裡都是一顫,緊接著他們發現自己的眼角竟然有了一抹淚痕。

所有人都不受控制的流淚了,在這九環大刀所發出的悲鳴下。傳說神器有靈,而這把九環大刀早已超出神器的範圍,它已有靈智,這也是為什麼在天宮中最重要的神罰殿從來沒有人可以亂闖,因為這件神器在那裡鎮守。

而它之所以發出悲鳴,是因為他感受到了自己主人的意念,那是一種訣別。

緊接著,天宮之主身體燃燒著的金光,竟然順著九環大刀向著小八身體內涌去。只見下一刻,小八身上騰起一股股黑霧,他流出的血液再也不是暗紅色,而變成了鮮紅色,並且有著金光若隱若現。帝天那猙獰的面孔,在發出一聲聲無聲的怒吼后,炸裂開來。

隨著天宮之主的力量在逐漸減弱,對四周的威壓也漸漸變小了。黑陽終於從天宮之主的那威壓下擺脫出來,他立刻明白了天宮之主在做什麼。

「你想以自己的死成全他,再造一個天宮之主!你想得美!」

隨著黑陽一聲大喝,他身後一對黑翼猛地一扇,整個人剎那間便來到了天宮之主身後,雙手如刀,猛地從天宮之主的雙肋處插了進去。

「你的力量是我的,我才是未來的主宰!」隨著黑陽的一聲咆哮,一股股金色的光芒順著他插入天宮之主身體的手臂向外湧出,吸入他的身體,他在與小八一起分食天宮之主的力量。

… 金色的能量分別進入黑陽和小八的身體內,雖然天宮之主在有意將自己的力量傳輸給小八,但此時的他太過虛弱,根本無法阻止黑陽從他身體內攝取能量。並且小八本身意志不輕,對於外來的力量下意識的產生抗拒,所以這直接導致黑陽從他體內攝取能量的速度要遠超他供給小八的。

這一點,黑陽也很快發現了,他嘴角帶著獰笑,帶天宮之主耳邊道:「我尊敬的主上,不要浪費力氣了,即便你將你的力量都給他,我也可以慢慢的將他吸干,還不如老老實實都給我,或許我會念在舊情饒他一命。」

對於黑陽的話,天宮之主只是冷冷的回應道:「即使沒有我的力量,他也會超越你,他會是天宮未來的主人。而你,只是異族!」

聞言,黑陽笑道:「是嗎?那就讓咱們拭目以待吧。哦,對了,您恐怕看不到那一天了,不過您也不用太過失望,等我處死他后,會提著他的頭去祭拜您的。」

說完,黑陽也不再言語,而是權力吸取著天宮之主的能量。只是對話的這麼一會功夫,天宮之主的皮膚就已經乾癟了下去,金色的長發失去了光澤,從髮根處開始變得枯黃,彷彿一陣稍強些的風,都能將之吹掉。

這時,天宮之主也做出了決定,他不能再繼續持續下去,否則黑陽的力量會變得更加強大,而一旦他失去了全部力量,那麼失去意識的小八,絕對無法逃脫黑陽的魔爪。

當機立斷,天宮之主立刻切斷了傳輸給小八的力量,於此同時雙掌同時推出,按在了小八胸口。

「離開這裡,守護好這個世界。」一句話,天宮之主以神念傳入小八的識海。接著他雙掌一用力,將小八推了出去。

「你以為這樣他就能走得掉么?」黑陽冷笑,就要抽手去追小八,畢竟天宮之主已經是垂死之人了,他有的是時間慢慢吸取他的能量。可就在他剛要抽手的時候,一雙大手卻牢牢的按住了他的雙手。

緊接著天宮之主身上的光芒再次變得炙烈起來,那股力量充滿了暴躁,像是一顆隨時都可能引爆的炸彈。

黑陽見狀,也收起了笑容,眼睛一冷,喝了一聲「黑魂!」

只見那黑色的石塊,放出了濃濃的霧氣,那些霧氣直接化作了一道繩索,將天宮之主捆在了其中,並且黑陽手中的金光更勝了,他攝取的速度更快了,渾厚的能量湧入他的身體,他可沒有永恆之心,沒有那麼強悍的恢復能力。所以這些能量直接導致他體內的經脈都出現了斷裂的情況,身體也溢出了血珠。但黑陽卻不敢放慢吸收的速度,因為一旦太慢了,那麼他面前的這可口的大餐,恐怕就會變成致命的毒藥,隨時爆發出讓他難以承受的能量。但這也同時限制了黑陽的行動,他如果想要繼續攝取天宮之主的能量,便無法放開天宮之主去追小八。

這是天宮之主的陽謀,他用自身為餌,告訴黑陽,他和小八之間只能選擇一個。而世界上所有人都明白吸收了天宮之主的能量,遠比小八帶來的好處更多。

黑陽自然不會放棄天宮之主這頓「美味的大餐」,但他亦不想放過小八,因為在小八被天宮之主推出去的時候,他心裡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感覺到小八將會給他帶來極大的麻煩,很可能會是他的勁敵。


「就算你攔住我,他這種狀態依舊逃不出天宮!」黑陽嘶啞的吼著。「給我將小八擒下!」

聽到黑陽的聲音后,立刻有天宮的叛軍衝出,追擊向小八。原本的天宮軍也立刻反應過來,出手攔截,但是天宮軍經過之前的戰鬥本就已經五癆七傷了,此時出手也無法將全部叛軍攔下,仍有不少人突破天宮軍的封鎖,沖向小八。

而其中一名距離小八最近的人是個老者,如果小八清醒的話,一定會認出他就是當初將達納托斯坑騙的主腦之一,風雲供奉!


風雲供奉獰笑著沖向小八,他早已認出此子正是達納托斯靈魂的寄身,當初在絕命場的墓地內,打散了他一縷魂魄之人。哪怕出手時是達納托斯的魂魄在掌控小八的身體,風雲供奉對小八的恨意也仍然很深。

「小子,你死定了!」風雲供奉獰笑著撲向小八,他一邊伸出乾枯的手掌,一邊笑道:「達納托斯呢?那個傢伙怎麼不敢露頭了。當初他是個失敗者,現在他見到老夫連面都不敢露,他註定是一個失敗者,當初是,現在也是!」

說完,他的手掌也抓到了小八面前,可就在這時,只見小八的雙眼突然睜開,眼中放出滲人的血芒。

一道粗獷的聲音從小八嘴中傳出:「老匹夫,你說誰不敢露面!」

聽到這個聲音,風雲供奉渾身一顫,臉上露出驚色,哪怕時隔近萬載,這道聲音仍然無法從他記憶中抹去,太過深刻,讓他多少個日日夜夜都恐懼著,最後被迫躲入天宮。

「你!你竟然還活著!」風雲供奉驚叫道,在之前先看小八被血海迷失,後背帝天意識入侵,屢次生命垂危。他下意識的認為達納托斯已經因為什麼事不在小八的身體內了,否則以達納托斯的能力,帝天根本不可能掌控小八的身體,也不會發生小八與天宮之主的一戰。雖然他和達納托斯是敵人,但他卻最了解那個突然撅起的天驕,到底有多麼恐怖的實力。

然而,此時對方竟然出現。這一點,如果小八清醒就連他都會非常吃驚。在達納托斯對他進行燃靈灌輸后,雖然沒人捅破,但小八仍然感覺達納托斯已經離開他了。他在識海內搜索了無數遍,都沒有對方的任何蹤跡。對於達納托斯是否還活著,小八實際上已經有些死心了。

就在風雲供奉驚叫的時候,一把血刃已經出現在了小八的手中。接著,小八倒飛的身體猛的停在了空中,同時反身直接沖向風雲供奉。這一刻的小八就像戰神降臨,達納托斯那虛幻的身影在他背後出現,二者的身影在這一刻完全合一。

「死!」手起刀落,一顆頭顱飛起,風雲供奉就連一擊都沒有抵擋住,就隕落了,這並不是風雲供奉太弱,一是因為達納托斯的突然出現,嚇得他失去了分寸,再是因為小八在吸收了血海和天宮之主的部分能量后,他實際上的力量早已遠超風雲供奉,這股力量在達納托斯的掌控下,才將風雲供奉一擊必殺。

這一幕讓所有追擊小八的人都是一驚,不由的身形一頓,不敢貿然追擊。

一擊將風雲供奉斬殺后,小八手中的血刃也隨之消失了,他雙眼一閉,再次昏迷了過去,這一擊對他此時已經殘破的身體負擔很大,因此昏了過去。

這時,達納托斯的身影也從小八體內分離了出去,他變得很虛幻,亦要消散。他伸手拖住了小八的身體,將他抱在懷中,眼中帶著感激之色,但更多的是長輩對小輩的慈祥。

「我達納托斯一生無子,你是否願意當我義子?」達納托斯對著昏迷的小八問道,而已經昏迷的小八卻無法給他任何回應。

可誰料達納托斯竟然接著說道:「既然你已默認,那麼本座就當你同意了,從今以後,你就是我達納托斯的義子!哈哈哈哈!」霸道,強橫,不管小八是否願意,達納托斯直接給他扣上了義子的名分。

狂笑過後,達納托斯看著小八漸漸收起了笑容:「有為父在,誰也不能對你不利。」說完,他伸手在小八頭顱上一點,一道神念烙印進小八腦海,哪怕小八昏迷中,也感覺到了達納托斯跟他說:「有時間的話,去達納托斯塔…給為父多帶點美酒…紙幣…」

烙印結束后,達納托斯把小八的身體往身後一推,一股柔和的力量包裹著小八向遠處飛出,同時他虛幻的身體燃燒了起來,伴隨著那火焰的燃燒,他的身體竟然逐漸了你凝實了起來。

「誰敢傷害我兒,就先過我這一關!」一聲斷喝從達納托斯口中發出。

於此同時,在達納托斯塔的頂層,達納托斯的身體一顫,一瞬間頭髮全部白了,一股濃郁的死氣從身體內散出,他的生機也在這一刻全部消散。而那無數條鎖住達納托斯肉身的鎖鏈,也在這一刻齊齊斷裂開來,這些鎖鏈是依靠吸收達納托斯力量與生命來維持的,達納托斯越強,鎖鏈越堅固,而此時所有鎖鏈斷裂,那只有一個證明,達納托斯真的逝去了,再無回天的可能。

… 在天宮的世界中,達納托斯渾身燃燒著烈焰,這是他在燃燒自己最後的生命,一把黑色的長刀提在手中,雖然只有一人,卻將對面數百名天宮的叛軍震懾的不敢追擊,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他只是苟延殘喘,大家不要怕,一起上,斬了他!」天宮的叛軍中傳出聲音,這聲音落在達納托斯耳中,讓他臉上浮現一抹冷笑。

緊接著他一步邁出,不單沒有在原地防守,反而衝進了人群中,直接出現在了一個老者身前。長刀劃出,那老者甚至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被劈成了兩半,連靈魂都被徹底粉碎了。

「沒想到你也躲在了這裡,看來當初你們都投靠天宮了。」這個人,說完這句話后,達納托斯的身影瞬間消失,重新回到了之前的位置,這一系列的動作太快,導致竟然沒有一個人可以藉機突破達納托斯的防守,去阻攔小八。

「想追擊我的義子,就來試試!」達納托斯冷聲道,他聲音雖然不大,但卻十分具有威懾力,這一刻竟然無人敢越雷池一步,哪怕他們都明知道達納托斯已經是垂死掙扎,只要消耗下去必定會很快滅亡,但生命只有一次,誰又願意做那個消耗的炮灰呢?況且他們都是被埋葬了至少數百年以上的囚徒,因此也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看到達納托斯以一人之力,將天宮的叛軍全部攔了下來。黑陽這裡也是又驚又怒,他也沒想到半路會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而且正好趕上他無法脫身的時候。

這時,達納托斯的目光也投向了黑陽這裡,只不過他的目光並不是看向黑陽,而是看向天宮之主,就如當年在耀羽遺迹中的那一次對望。兩人目光交匯,竟然出現了同一種情緒,那就是感謝。

為什麼會感謝對方?如果說天宮之主對達納托斯的感謝,還能說得過去,因為對方保住了小八,保他離去,可是達納托斯為什麼會感謝天宮之主?

因為原因只有一個,永恆之心原本就是屬於天宮之主的!

那一次在耀羽遺迹,兩人之所以對望,其實便是因為永恆之心與原本主人之間發生了感應,使得二人有了一絲感應。那一刻,達納托斯便知道永恆之心原來是屬於這個人的,這也是為什麼天宮之主的心頭血可以為永恆之心充能,因為那本就是永恆之心的精血。

雖然兩者沒有任何交匯,但對於存在了萬年以上的古董來說,兩人只要一個眼神,變可了解對方的意思。這也是為什麼達納托斯會選擇小八當寄體,從而離開達納托斯塔的。如果不是因為天宮之主的話,那麼達納托斯萬年都沒做出的選擇,也不可能因為小八和馨曲的出現就敢冒險一試。

後來,達納托斯使用了燃靈灌輸,那時候他的靈魂幾乎全部消散,雖然沒有徹底死絕,但是就像他自己說的,他要閉關去沉睡,而他的意識也潛入到了永恆之心內,等著永恆之心的慢慢滋潤。而這一沉睡恐怕數年前也不見得能再蘇醒。然後,就在之前,天宮之主用自己的心頭血給永恆之心充能后,永恆之心重回龐大的能量,這直接導致達納托斯的那一縷靈魂也連帶得到了極大的補充,才導致他可以再次蘇醒。

雖然他此時燃燒了己身,註定身死。但天宮之主卻幫他在生命的最後時期,完成了心愿,殺掉了當初那些設計殘害他的人。

這一切,旁人不知,將成為一個秘密,在二人心中終結。


「一群廢物!」黑陽咬牙道,然後他看到天宮之主淡漠的臉龐,怒道:「雖然,這個人的出現讓我很意外,但你以為這樣就讓將他放走么?給我攔下他!」

這一聲,黑陽顯然不是對天宮的那些叛軍說的,而是向著遠方喊的,而那個方向,正是小八被達納托斯推出去的方向。

昏迷的小八並不知道,他的危機仍未解除,在他前方,空間出現一陣漣漪,緊接著一聲高昂的龍吟傳出。只見一個巨大的龍首,從虛空中鑽了出來,它張開大嘴,向著小八一口就咬了過去。

這龍首如果小八還在清醒時,也一定會認出來,這不就是傲凰會長傲天龍當初招出的那條么?當初這條龍還吞過小八,只不過因為達納托斯的關係,嚇得又給吐了出來。沒想到此時又一次出現了。

並且不光是這條龍的出現,可以看到,在巨大的龍首上,還有著數十人,為首的一人,英俊瀟洒,只不過眼中充滿了戾氣,傲天龍!

相比於當初,此時的傲天龍身上再無那份睥睨天下的傲氣,有的卻是一抹冷酷與無情,不再像當初那個驕傲的傲凰會長,反倒變成了一名殺手。從當初叛變消滅了鐵石一伙人歸順血狼后,傲天龍就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裡,沒想到在此時竟然出現,並且看齊樣子,竟然暗中歸順了黑陽。

龍首出現,一口咬向了小八。但就在這時,小八身後的虛空突然也粉碎了,一個全身燃燒著火焰的雄獅從中竄出,那燃燒著烈焰的寬厚獅抓,一巴掌就掃在了龍首上,硬生生的把龍首扇飛,整條巨龍也從虛空中被扇了出來,撞擊在了遠處的群山上,壓塌一片。

那雄獅自然是雷利,他回來了,在他背上還有著張雨桐等強者。

夫君被我砍過頭. 謝謝雷利大叔!」飯糰伸手拍了拍雷利那巨大的頭顱,激動的說道。

一界霸主被人當小貓小狗一樣拍,讓雷利很不舒服,但他也實在無法對飯糰做什麼,畢竟對方的身份在獸族內比他還要重要,並且那可是未來獸族的希望。他只得甩了下腦袋,不讓飯糰繼續拍他,然後冷冷的說:「天宮之主救了我女兒,本座自然要還他人情,他要保的人,本座救了,從此兩不相欠!」

夏鈺快速衝到小八小八身旁,一把抄起他的身子:「你怎麼樣?」

可是陷入昏迷的小八卻無法給予夏鈺回應。夏鈺急忙檢查了一下小八,發現他雖然受傷頗重,但是體內生機旺盛,不會出現生命危險后,才鬆了一口氣,帶著小八重新回到了雷利背上。

張雨桐等人則紛紛衝出迎上了追來的傲天龍等傲凰的強者們。

… 張雨桐等人與傲凰的人交戰起來,雷利則是迎上了傲天龍召喚出的那頭紅龍。雖然傲凰在人數上有著絕對的優勢,但張雨桐等人的個人實力卻是強過對方不少,特別是飯糰,更是如虎入羊群,一巴掌下去,就有一個昏死的身體被拋飛出去,無人可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