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101 Views

對於丈夫的話,山口久美子當然是很不滿意的,從他那閃爍的眼神中,她可以看出,丈夫肯定是有什麼事隱瞞著她和女兒的。

Written by
banner

不過,山口久美子也了解丈夫的為人,非重大事情,他不會對家人隱瞞什麼的。那麼,那個華夏人到底做什麼去了呢?

「我去看看雲夫人醒了沒有?」看看天色都大亮了,蕭雲還沒有回來,稻香平子碎步向龍艷的卧室走去。

「不好了,不好了啊,」

哪知沒過一會兒的工夫,稻香平子就變臉失色地跑了出來,驚炸炸地叫喊道:「父親大人,母親,雲夫人不見了……」

本書源自看書網 「什麼,你說什麼?」稻香真原在聽了女兒的話后,不由得大驚失色。

結拜兄弟的女人如果在自己的家中失蹤了,那可不是一件小事,蕭雲回來若追問起這件事情來,他稻香真原如何向他交代啊。

稻香真原和夫人山口平子臉都白了,跟著女兒急匆匆地趕到龍艷的卧室,發現榻榻米上的被子被掀翻了一邊,而床上空無一人。

這活生生一個人,怎麼突然不見了呢?

轉頭看去,窗戶大開,稻香真原透過穿戶,望了一眼屋子後面山坡上那濃密的、黑幽幽的樹林,不禁渾身一陣發寒,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會不會軍方特工為了挾持蕭雲,趁著龍艷沉醉不醒時,破窗而入,將龍艷給抓走了?

一想到這,稻香真原只覺得兩眼一黑,差一點兒暈厥到地上了。

「天哦,這可怎麼辦啊?」稻香真原連眼淚都滾出來了。

山口久美子抓住稻香真原的一隻胳膊,一停地搖著道:「夫君,那位雲夫到底是怎麼失蹤的啊?」

稻香平子也急道:「父親大人,這窗刻大開著,是不是有壞人進來,將我那位嫂子給劫走了?」

女兒的話,好像一記重鎚,敲擊在稻香真原的心坎上,身子再次哆嗦了一下,如果龍艷真的讓島**方特工給挾持走了,那就將蕭雲給害慘了,這讓他有什麼臉面見蕭雲啊。

稻香真原後悔得捏著拳頭,狠狠敲擊著自己的腦袋,哽咽著道:「都怪我,都怪我啊,我昨晚不該灌弟妹的酒啊,如果不是她醉得人事不醒,就憑她的身手,誰能將她給劫走呢!」

這一下子可好了,鬧出這麼大的事情來了!稻香真原急得真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在地上團團亂轉了。


轉著,轉著……稻香真原全哈大笑了起來,道:「好,好啊,我這位結拜兄弟果然考慮的周到,我實在是佩服極了!」

看到稻香真原笑得非常詭異,山口久美子母親倆嚇壞了。

山口久美子道:「夫君,你一會哭一會笑的,不會是瘋了吧?」

稻香平子也道:「父親大人,你別嚇我們啊,如果我的那位嫂子真的是被壞人給劫走了,我們趕快向警方報案吧!」

「不用報案的,我那位弟妹已經有下落了!」在稻香真原的手裡,突然多了一張紙條。

他晃動著手裡的紙條道:「眼下我的那位弟妹是很安全的!」

原來稻香真原急得團團亂轉的時候,無意發現在床頭櫃旁邊角落裡有一張紙條,他抽出來一看,竟然是蕭雲給自己的留言。

稻香真原的眼睛很快掃過上面的留言,只見上面寫道:

——稻香兄,非常感謝你的盛情款待,半夜出門,那兩個人已經被我解決,因此事非同小可,必定會引起軍方特工的注意,為了避免你受到牽連,在我回來時,就沒有驚動你了,直接將我的夫人接走了。對了,貴夫人山口久美子為人賢淑,明艷動人,在下實在看了心動,我知道你的心思,好在來日方長,相信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到時在與夫人親近也不遲。

下面的落款是:知名不具!

稻香平子從父親的手裡接過留言紙條看了,秀眉緊蹙地看著父親,好奇地問道:「什麼是知名不具,他不是叫雲峰嗎?」

這當口,稻香真原這才笑道:「平子,其實這位雲峰君,正是你日思夜想的蕭雲啊!」

「什麼,他是我心目中的男神蕭雲?」稻香平子驚叫道。

稻香真原笑眯眯地點了點頭道:「不錯。其實自你領他進了家門后不久,我就看出來了,只不過因為情況特殊,我沒好向你說出他的真實身份!」

……

正與稻香真原所想像的一樣,蕭雲在除掉井上香子和福田英夫后,他隨即就趕了回來,他知道這件事情很快就會驚動島國的軍方特工,為了避免稻真原受到牽連,直接在屋后撬開窗戶,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龍艷帶走了。

來到一個僻靜的地方,蕭雲一道天靈真元將龍艷給弄醒了。

龍艷暈頭晃腦地睜開了兩眼,朝四周看了看是一片雜亂的樹林,她瞪了蕭雲一眼道:「這是什麼地方,我不是躺在那個稻香平子的家裡么,怎麼出現在這兒啊?」

蕭雲笑了笑道:「梁園雖好,不是久戀之地啊,是我趁著稻香一家人沒留意的當口,將你弄出來了,我們得離開這裡了!」

聽了蕭雲的話后,龍艷的眼珠子頓時轉了幾轉,臉色一沉,喝道:「禽獸,昨天你是成心將我灌醒的吧,我問你,是不是趁著我醉了,你將平子的母親也睡了?」

唉,真是遇女不淑啊!

想我這一夜是九生一生啊,差一點都沒命活著見你了,你怎麼能以小子之心,來度君子之腹呢?

「你說什麼話啊,誰不知道帥哥品德高尚,我怎麼可能做出這種連禽獸都不如的事情來了呢?艷兒,我在你的眼裡就是這一種人么?」蕭雲頓時叫起潑天的冤屈來了。

龍艷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那你告訴我,昨夜你為什麼要灌我酒?」

蕭雲嘻嘻一笑道:「還不是為了保護你嘛!」

龍艷一愣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蕭雲道:「昨晚我為了到外面拜會一個女人,我擔心你跟在我後面,會被她給殺死了,所以趁你喝酒時,一記風球打在了你的昏睡穴上,讓你人事不醒了!」

「什麼,你這個混蛋,居然為了去和一個女人私會,有意將我整昏過去,簡直太無恥了……」龍艷快氣暈頭了,一記旋風向蕭雲某部位踢了過來。

卧槽,這個冷血魔女,存心讓我要斷子絕孫啊。

蕭雲嚇得慌忙一閃身子,躲避到了一邊,沖著龍艷連連作揖道:「小姑奶奶,你聽我將話說完好不好,我所要拜會的那個女人,是一個不同尋常的女人啊,如果我不去見她,那我們的麻煩可就大了!」

龍艷氣還堵在胸口呢,她哼聲道:「說,那是一個什麼不同尋常的女人,她叫什麼名字,是幹嘛的?」

這一連串咄咄逼人的質問,就向警察在審問犯人似的。

不過,這女人生起氣來,俏臉生紅,顯得別有一番嬌媚,特別是她胸前的一對美人峰,波濤洶湧,奪人眼目,這落在某人的眼裡,真是大飽了眼福的同時,不由得口水暗咽。

蕭雲道:「這個女人名叫井上香子,是忍者隱身五行殺的高手……」

接著,他將昨天後半夜所發生所有的事情,都給說了出來。

聽蕭雲這麼一說,龍艷這才知道是自己誤會蕭雲了,不由得嬌臉更是一紅,像撒嬌似的噘起一張小嘴,低聲道:「對不起啊,是我錯怪你了……你說,我們現在要到哪兒去?」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看到龍艷那一副撒嬌賣萌的小模樣,某人的小心肝怦地一跳,恨不得立即將她拉到懷裡,好好的揉搓一番。

這冷血魔女撒起嬌來,可不是一般的誘惑人啊!

「唉,艷兒,我怎麼能怪你呢,看到你疼都疼不過來呢!」蕭大爺一副餓狼的樣子,看著面前小羊羔子,口水暗咽地道。

「哼,就知道你會油嘴滑舌的!」

龍艷翻了他一個俏眼,道:「好了,說正經的,下一站,我們去哪?」

如何尋找天機鏡,龍艷在心裡連一個底都沒有,沒辦法,在這島國凡事只能依著這個蕭大爺了。

蕭大爺摸了摸鼻子,笑問道:「你說,我應該到哪兒去?」

「……」龍艷不禁一陣無語,泥馬,如果我要知道的話,能問你么?

「呵呵,」

這當口,蕭雲突然道:「艷兒啊,你還記得我們在東京淺草連夜趕往神戶時,那個載我們的計程車司機嗎?」

龍艷不明白這傢伙問這話是什麼意思,道:「記得啊,他叫趙鐵柱,聽說他也是華夏人。」

蕭雲道:「對啊,他告訴我們,在橫濱花谷有一個星星莊園,這個莊園的莊主名叫柳紫煙,她和她的小姑子韓星是那兒的主人,只要華夏人遇到什麼困難,都可以找民們幫幫忙。我想我們先到那兒休整幾天時間吧!」

提到柳紫煙和韓星,在蕭雲的眼裡不禁又浮現出這對姑娘那俏麗的模樣來。她們兩人在華夏突然失蹤,而現在卻出現在這個島國,這對於他來說,的確是一個謎。

這姑嫂兩個為什麼連個招呼也不打,跑到這兒來了呢?

除了對柳紫煙和韓星的行蹤感覺十分好奇外,蕭雲的確是想藉此機會到花谷那兒休整兩天。

井上香子和福田英夫的死,勢必將在軍方特工中引起大震蕩,他們很有可能派出大批的人來搜索自己和龍艷的行蹤。此時此刻,不如先到柳紫煙那兒避一陣風頭,等事情稍稍平穩一些,他們再出面也不遲。

蕭雲倒不是忌憚島**方的特工,試想,一個走到哪兒,後面總斷了跟著一長串的尾巴,這要辦什麼事也不方便啊。

這裡畢竟是島國,他也不好走到哪兒都大開殺戒。縱然自己沒事,可跟在身邊的龍艷未必沒有危險。

蕭雲只是簡單地將自己要到花谷去的想法,告訴了龍艷,龍艷也覺得他所考慮的很合理,的確,先避一下風頭對於尋找天機鏡是有利的。


不過,龍艷在聽了蕭雲的解釋后,眼珠子一轉,跟個小狐狸似的笑道:「蕭雲,記得趙鐵柱說柳紫煙那對姑嫂倆是一對絕色美女,你是不是對她們又動了什麼歪心思了?」

靠,

這丫頭片子怎麼如此說哥啊?

蕭雲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你啊,怎麼狗眼看人低呢,哥哥我是這種人么?有你這麼一個小美人在身邊,要動歪心思,肯定我會首先考慮你啊!」

哪知蕭雲這話,可把龍艷給惹惱了——

「啊!蕭雲,你這個大混蛋,你竟敢罵我是狗?」

「不,不是的,我的意思你是一隻可愛的小母狗……」

「混蛋,你還敢說,看我怎麼收拾你!」

「哎呀,親親小姨妹子啊,快放手呀……你存心想掐死你姐夫啊!」

……

也就在蕭雲和龍艷動身趕往橫濱時,渡邊正雄接到了報告,說井上香子被蕭雲給殺了。

在接到這一報告時,渡邊正雄像被火燒了屁股似的,驚得整個人直跳了起來,手上的一隻杯子當郎一聲,跌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什麼,井上香子死在了蕭雲的手裡?呃,那個福田英夫呢?」渡邊正雄拿著手機,聲嘶力竭地吼叫道。

這一大早,渡邊正雄正約了兩個美艷的女人在陪自己吃早茶,還商量好了中午找一家賓館滾床單,此時此刻,他哪還有這個心思,看到那兩個女人正用驚異無比的眼神望著自己,不耐煩地伸手揮了揮道:「你們快給老子滾,滾!」

「渡邊君,我們出來是收費的!」敢情這兩個女人都是出台小姐,其中一個女怯怯地向渡邊正雄道。

渡邊正雄從身上掏出一把鈔票,砸在那兩個女人身上,怒喝道:「滾,再多羅嗦一句,小心我捏死你!」

兩個小姐從地上撿起鈔票,倉惶逃離了包廂。

電話那邊等渡邊正雄安靜了下來,這才小心翼翼地道:「渡邊君,據我所知,福田英夫也死了,不過……」

「不過什麼?」渡邊正雄喝問道。

那邊的人支支吾吾地道:「不過,福田英夫好像是……是被井上香子給殺死的……」

「你說什麼,福田英夫是被井上香子殺死的,你有沒有看錯?」聽了那邊的報告,渡邊正雄一時間愣住了。

這……怎麼可能啊?

據他所知,這福田英夫可是井上香子的愛徒啊。

如果不是井上香子腦袋被驢踢壞了,好好她怎麼可能殺死自己的弟子?

手機那邊的人道:「事實的確是這樣。昨晚我看到井上香子帶著福田英夫進了一家名叫櫻花酒店吃飯,一直到半夜時,井上香子將福田英夫給背出了酒店。後來井上香子背著福田英夫到了一個叫情侶公寓的陵園,在那兒事先已經挖好了墳坑,還放了一口棺材,她直接將他放進了棺材里了……」

呃,事先在那兒就挖了墳坑了?

這麼說來,這是一起有預謀的謀殺?

這事不對勁啊,井上香子憑什麼要殺福田英夫呢?

渡邊正雄整個腦子都快要爆炸了……

「說,後來事情又怎麼樣了?」渡邊正雄吼叫道。

手機那邊的從畢恭畢敬地道:「後來,井上香子正要合上棺蓋,將福田英夫給埋了,想不到這時候蕭雲出現了……再後來,井上香子死在了蕭雲的手裡了。整個事情經過就是這樣!」

渡邊正雄眼珠子亂轉,道:「現在蕭雲在哪裡?」

手機那邊的人道:「那個姓蕭的身手非常的詭異,動作奇快,我正準備跟蹤他時,他整個人突然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什麼,連你也盯不住了那個蕭雲?」渡邊正雄又一次被打擊倒了。

此人是他身邊輕功特別好的人,縱然天上一隻鳥兒在飛,讓他跟上,那隻鳥兒都逃脫不了他的視線。

正因為這人輕功非常的好,渡邊正雄這才派他到山口縣,暗中跟在井上香子和福田英夫的後面,好隨時將那邊的情況向自己報告。


可是,想不到事情的結果會是這樣。

讓渡邊正雄無法想像的是,自己可是親眼見識過井上香子那逆天的隱身五行殺,事後他還查過,這女人竟然還是從三仙殿出來的人——山仙殿那是在島國是傳說的存在啊,幾乎在沒有人敢輕易得罪從那裡出來的人。

在他看來,饒是蕭雲本事再大,十個也不夠井上香子所殺的。可是,結果呢,卻是井上香子卻死在了蕭雲的手裡……不過,渡邊正雄心裡也非常的清楚,這個蕭雲和三仙殿結下仇恨,他連死也不遠了。

在島國的坊間就流傳著這麼幾句話——

死亡令,閻王旨!如果有誰得罪了三仙殿的人,三仙殿只要發布一道死亡令,此人就非死不可!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死亡令,閻王旨!

那意思再明確不過了,誰要是得罪了三仙殿的人,只要三仙殿下一道死亡令,那個人即使逃到天涯海角,都逃脫不了一個死字。

蕭雲殺了井上香子,就等於動了三仙殿的逆鱗,他還有活命之日嗎?

渡邊正雄已經不指望高橋一郎有什麼作為了,就在前天他就得到消息,那個被高橋一郎放在華夏最後的一張王牌,接下馨香花店的那個年輕女子朱嫣紅,也背叛了高橋一郎。

高橋一郎原本想通過那個朱嫣紅,將雪子等幾名從島國到華夏的女特工,全部殺死的,可是,等他下了命令后,被那朱嫣紅直接給拒絕掉了。

看來這個高橋一郎沒有絲毫的利用價值了,眼下有關蕭雲的事情,也只有自己一手來負責處理了。因此,對於福田英夫的死,渡邊正雄也懶得將這消息告訴高橋一郎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