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77 Views

「麻煩許妍侄女跟我們出去一趟,否則很難阻止這場暴動,」凌清風開口道,

Written by
banner

許妍連忙點頭稱是,跟著九大長老準備出門,一旁的白素貞突然開口道:「不知道蟒縱橫長老在妖域有沒有見到過一種名為碧鱗蛇皇的蛇類荒獸,」

蟒縱橫聞言眉頭一皺,在腦中仔細搜索了半天,並沒有想起妖域有這種荒獸,便對著白素貞搖了搖頭,

而江絕在聽到白素貞說出碧鱗蛇皇四個字的時候,眼中陡然掠過兩道精光,雖然蟒縱橫沒有聽過碧鱗蛇皇,但是他卻聽過,而且還將其收服了,

在一眾長老帶著許妍走出荒殿解除暴動時,江絕將白素貞與許仙攔了下來,

「江絕,你找我們有事,」許仙笑著問道,

許妍與江絕地關係他早已知道,不論是江絕冒死前往雨楓城救許妍,還是這一次前去聖庭奪取生命之水,江絕表現的都非常好,許仙已經認可了這個所謂的准女婿,所以對他的態度非常好,


江絕朝著許仙微微一笑,道:「剛才白阿姨問蟒縱橫長老有沒有見過碧鱗蛇皇,我想說我不僅見過碧鱗蛇皇,而且還知道它在哪,」

白素貞眼睛瞬間一亮,急忙追問道:「在哪兒,」

「魔界」江絕如實回答道,

白素貞眉頭緊蹙,「魔界,這樣就難辦了,」

「白阿姨找碧鱗蛇皇幹什麼,」江絕疑惑地問道,

「這有關我族的另外一個傳說,」白素貞道:「我族共有兩大傳說,一是說我族是天蛇的後裔,這一點剛才已經被妍兒證實,第二則傳說則是有關於天蛇,說天蛇是蛇中帝王,而碧鱗蛇皇則是蛇中皇者,」

「自古一族不容二主,當天蛇遇到碧鱗蛇皇,必定會爆發出驚天大戰,相互吞噬,不論是天蛇吸收了碧鱗蛇皇,還是碧鱗蛇皇吞噬了天蛇,都將再次進化,獲得逆天造化,」

「第一則傳說已經證實,那麼第二則傳說很有可能是真的,如果妍兒能吸收掉一隻碧鱗蛇皇的話,她的修鍊之途將一馬平川,只不過,碧鱗蛇皇在魔界的話,這就難辦了,妍兒雖然已經突破到了上位血王,但進入魔界還是存在很大的危險,」白素貞皺著眉說道, 「意思就說是只要許妍能夠吸收掉碧鱗蛇皇,就會再次進化,得到逆天造化,」江絕眼中精光閃爍,拍著胸脯說道,「許叔叔白阿姨放心吧,這件事包在我身上,」

白素貞不相信地說道:「你已經是中位血君了,連魔界都進不去,如何讓妍兒吸收碧鱗蛇皇呢,」

江絕自信地回答道:「魔界對於其他血君期實力以上的修士來說,可能是禁地,但是對我來說,卻沒有任何危險,」

許仙和白素貞對視一眼,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堅定,這對於許妍來說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抓住了便是魚躍龍門,化為翱翔九天飛龍,未來一片光明,

即便是相比江絕、魔舞月、蟒天妖這樣的神之傳承者也差不了多少,所以,他們選擇拼一把,相信江絕,

許仙沉聲道:「江絕,我希望你照顧好妍兒,如果妍兒出了意外,即便你是華山少掌門、死神的傳承者,我也一定會將你斬殺,」

江絕堅定地點點頭,似是承諾一般地說道:「放心吧叔叔,要想傷害許妍,必須先踏過我的屍體!」

上仙攻略 ,

一個時辰后,江絕帶著許妍從荒殿主殿離開,朝著大陸東域波瀾帝國而去,

……

「江絕,你確定你可以進入魔界么,我可聽說曾經有一個血皇期強者強闖魔界,最終被雷罰劈了個形神俱滅,」正在急速飛馳的許妍對著江絕擔憂地說道,

「放心啦,我說能進去就一定能進去,」江絕自信地說道,


經過半天的飛行,兩人終於趕到了魔界與八荒大陸的空間節點,江絕迅速結印,打出一道烏光,天地頓時被撕裂開來,江絕與許妍抓緊時間進入空間裂縫,

魔界還是跟原來一樣,靈氣暴虐,天空中懸挂著血月,散發著紅色的光暈,染紅大地,

在江絕出現在魔界的剎那,天空突然炸響一道驚雷,雷聲轟隆,無數的黑雲凝聚而來,形成一片巨大的劫雲,籠罩江絕,

眼見雷罰就要劈下來,江絕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枚黑色的令牌甩向天空,浩蕩的魔威從黑色令牌中迸發而出,鎮壓天地,原本氣勢洶洶的雷罰瞬間潰散,

許妍好奇地問道:「你剛才甩出的那枚令牌是什麼?」

江絕手一招,將令牌收回,對著許妍解釋道:「這枚令牌乃是魔界的創始人魔神賜予的,蘊含著魔神的神威,所以雷罰對於我來說沒有絲毫威脅,」

「魔神賜予的,難道江絕見過魔神,」許妍問道,

江絕點點頭,「我還是託了魔舞月的福,她作為魔神後裔在接受魔神傳承的時候,我也跟著受了魔神的恩惠,賜下一道精純的能量,使我突破到了下位血君,」

許妍醋意大起,嘟著嘴有些不開心地說道:「你們一個個都是神之傳承者就我不是,跟你們的差距越拉越大,還總是拖你們的後腿,」


「好了,白阿姨說了,只要你能吸收了碧鱗蛇皇,就會再次進化,得到逆天造化,說不定這個造化就是神之傳承啊,」江絕親昵地捏了捏許妍的小臉,笑著說道,

「這只是一個傳說而已,」許妍還是不開心,

兩人一邊聊著天,一邊急速掠過天空,朝著血魔帝國的方向飛去,


江絕按照記憶,帶著許妍飛到了地風嶺,原本這個血魔帝國內戰的決勝之地,已經被血魔們建成了氣勢磅礴的都城,雖然所有建築都是黑色的,但卻掩蓋不了整座城池的霸氣,

當江絕帶著許妍從天空落下時,兩名血魔士兵架起手中的鋼槍將其攔了下來,厲聲喝道:「血魔都城,所有人類不得靠近,」

因為江絕等人的努力,血帝帝國才會統一,所以,十大血魔都統共同頒布了一條曆法,血魔應與人類和諧相處,共同發展,

曆法經過一年多的推行,已經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血魔帝國內一片祥和,當初沒有被江絕帶走的暗黑修士團,竟然有七成的人選擇留在了魔界,

所以,雖然江絕和許妍是人類,但是血魔士兵並沒有難為他們,只是阻止他們進入血魔都城而已,

雖然兩名血魔士兵攔住了江絕與許妍,但是城門守軍中有血魔望著江絕還是露出了驚疑之色,

「我怎麼感覺那人長得有些像江絕都統啊,」

「你眼花了吧,江絕都統和舞月君王在一年前便離開了魔界,哪裡還會回來,」

「也對哦,可能只是長得有點相似罷了,」

江絕已是中位血君,耳力驚人,城門守軍的對話他早已聽到,江絕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深吸一口氣,抬頭大喊道:「我江絕又回來了,」

聲音轟轟,瞬間響徹整座血魔都城,所有血魔都露出震驚之色,

「這個聲音好熟悉,他說他叫江絕,難道真是江絕都統回來了,」

「江絕都統回歸魔界,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一年未見,不知道江絕團長是否風采依舊,」

……

血魔都統瞬間轟動,無數血魔朝著城門口涌去,就連十大血魔都統也是這樣,

「哈哈,真是你回來了,我還以為有人冒充呢,」魔九大笑沖來,他掃過江絕的身旁發現魔舞月並沒有一同回來,眼中不由露出失望之色,

十大血魔都統全部現身,將江絕和許妍迎入都城的王宮中,

短暫的敘舊之後,魔八開口道:「江絕都統,不知道舞月君王何時回歸啊,」

江絕回答道:「八荒大陸此時已經陷入位面戰爭,舞月君王身為魔神傳承者,實力滔天,現擔任荒殿九大長老之一,暫時應該無法回來,」

其餘九位血魔都統臉色頓時一沉,看著江絕欲言又止,

他們的神態讓江絕心中產生了一絲不好的預感,他皺著眉頭問道:「是不是魔界發生了什麼事情,需要魔舞月親自回來處理,」

「江絕都統也不是外人,知道也無妨,」魔一道,「江絕都統可否還記得你的那隻魔寵,綠鱗蛇,」

江絕點點頭,他這次回魔界就是沖著碧鱗蛇皇而來,

魔一輕嘆一聲,「江絕都統有所不知,自你和舞月君王離去后,那隻綠鱗蛇突然變得狂暴起來,瘋狂地吞噬弱小的魔獸與血魔,汲取他們的生命精華來強大己身,」

「當我們發現時,綠鱗蛇已經徹底成長起來,即便是我們十人同時出手,也只是堪堪將其封印,但是封印最多在堅持一個星期,便會被衝破,如果它的實力再次突破的話,那對於整個魔界來說都是一場災難,」

「所以我們才會急切的希望舞月君王回歸,憑藉舞月君王的實力,滅殺綠鱗蛇簡直輕而易舉,」

江絕沒有想到,綠鱗蛇竟然成長到了這一步,連十大血魔都統聯手都只是堪堪封印,連滅殺都做不到,幸虧他回來了,否則魔界危矣,

他對著魔一等人說道:「放心吧,我這一次回來本就是沖著那條綠鱗蛇而來的,」

在十大血魔都統地帶領下,江絕和許妍來到了碧鱗蛇皇的封印之地,

那是一個寬闊的山洞,十大血魔直接將整座山與碧鱗蛇皇封印在了一起,但是碧鱗蛇皇不斷地衝擊中封印,每衝擊一次,整座山都會劇烈顫抖,山石滾落,好似隨時都會崩塌一樣,

根據江絕的估測,用不了一個星期,最多三天碧鱗蛇皇便會破封而出,

「解開封印吧,」江絕對著十大都統說道,

十大都統略微遲疑了一下,便開始結印,解開封印,

封印解除,碧鱗蛇皇發出一聲驚天嘶吼,破山而出,巨大的蛇身騰空飛起,好似飛龍一般,

一年未見,碧鱗蛇皇已經徹底變樣,通體碧綠如玉,渾身魔威縱橫,巨大的蛇身,猙獰的蛇首,一看便知道是絕世凶獸,

碧鱗蛇皇慘綠色的雙眸,死死盯住江絕,發出一聲低吼,它還認識這個所謂的主人,

原本碧鱗蛇皇在看到江絕時便準備逃跑,因為江絕作為它的主人,還是對它有著一定的制約作用,但是碧鱗蛇皇的目光卻停留在許妍身上,雙瞳突然爆射出了奪目的精光,

在碧鱗蛇皇眼中,許妍就像是絕味美食一般,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而許妍也在見到碧鱗蛇皇的一瞬間,心神劇顫,血脈奔騰,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殺意,

「吼」碧鱗蛇皇仰天怒吼,甩動粗壯地蛇尾,抽向許妍,

江絕大怒,「孽畜,找死,」

江絕剎那間動了,『霸天戰體』瞬間施展,直接朝著碧鱗蛇皇爆沖而去,拳頭掄動,狠狠與其甩來的蛇尾相撞,

「轟」

天地震動,山體崩塌,江絕與碧鱗蛇皇竟然戰成了平手,這讓江絕眉頭一皺,自己無往不利的肉身這一次竟然失去了效果,

他身形晃動,化做一道殘影,直接撲向碧鱗蛇皇的蛇頭閃電出手,一連揮出四拳,每一拳都攜帶著萬斤巨力,分別砸向碧鱗蛇皇的眉心、雙眼和鼻子, 碧鱗蛇皇怒吼一聲,碩大的頭顱閃爍出一層青光,筆直地朝著江絕撞去,

蹬,兩者狠狠撞擊,江絕與碧鱗蛇皇同時後退了一步,再次戰成平手,

江絕眉毛倒豎,他還就不信了,他已將『霸天戰體』練至小成,肉身還打不過這條蛇,

一人一蛇再次戰在一起,天空頓時轟鳴滔天,光芒閃爍,交手上百回合后,江絕認了,他知道單憑肉身的話,自己與碧鱗蛇皇誰也奈何不了誰,

「此蛇現在的實力已經不弱於我,若是讓它逃脫,日後必定成為大禍,所以,必須速戰速決,」江絕心中暗道,

他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物,正是魔神的那枚令牌,

魔神令牌剛一取出,一股浩蕩的魔威便從中散發而出,鎮壓天穹,威懾大地,十大血魔都統全都跪了下來,那是來自血脈的威壓,

而碧鱗蛇皇則渾身顫抖,驚恐地看著江絕手中的魔神令牌,

作為魔界生物,碧鱗蛇皇感受到魔神令牌傳來的威脅之意,一股恐懼從心頭湧出,沒有絲毫猶豫,碧鱗蛇皇粗壯的蛇尾一拍虛空,身體化做一道殘影,朝著遠處疾掠而去,竟是要逃跑,

「孽畜,哪裡跑,」江絕怒吼一聲,手臂一震甩動魔神令牌朝著碧鱗蛇皇追去,

在江絕靈力的催動下,魔神令牌浩蕩的魔威再次暴漲,整片虛空都變得扭曲,盪起層層波瀾,

魔神令牌化做一道耀眼的黑芒,劃過天際,直直砸在碧鱗蛇皇的後背上,

「吼」碧鱗蛇皇臉色扭曲,仰天發出痛苦的哀嚎聲,魔神令牌對它來說有著致命的傷害力,它那強硬的肉身,在魔神令牌面前完全沒有任何作用,僅僅剛才那一擊,就使它受了不輕的傷,

「十大血魔都統,聯手壓制它,」江絕朝著魔一等人喊道,

十大血魔都統立刻領命,聯手施展出最強一擊,將碧鱗蛇皇控制在一定的範圍內讓它無法突破,

江絕瞅准機會,手持魔神令牌,直接按向碧鱗蛇皇的七寸之處,

「吼」碧鱗蛇皇直接癲狂了,七寸乃是所有蛇類的要害,江絕這一下等於要了它半條命,碧鱗蛇皇瘋狂的在天空中甩動身體,四處亂撞,

它雙眸通紅,口鼻流血,七寸的疼痛讓它恨不得一頭撞死,

撲騰了大概有兩三分鐘,碧鱗蛇皇漸漸安靜了下來,神色萎靡不振,重傷的身軀,讓它難以移動,

江絕轉頭對著許妍大喊道:「就是現在,趕緊吸收碧鱗蛇皇,」

許妍飛向碧鱗蛇皇的蛇頭,雙手迅速結印,白皙如玉的手掌剛剛按在碧鱗蛇皇的眉心上,原本重傷的碧鱗蛇皇突然暴起,渾身迸射出璀璨的綠芒,照亮整片天空,

碧鱗蛇皇與許妍開始了一場靈魂吞噬戰,不是許妍吸收了碧鱗蛇皇,就是碧鱗蛇皇吞噬了許妍,

「孽障,竟然跟我玩心計,」江絕劍眉倒豎,瘋狂地催動魔神令牌,無數道鋒利的黑芒從魔神令牌中射出,將碧鱗蛇皇的肉身刺穿,直逼靈魂而去,

正在與許妍靈魂交戰的碧鱗蛇皇陡然遭到魔神令牌的攻擊,受到重創,許妍抓住機會,身體幻化成一個迷你黑洞,瘋狂地吞噬起碧鱗蛇皇,

一步慢,步步慢,碧鱗蛇皇雖然奮起反抗,但已無力回天,許妍先吞噬了它的靈魂,接著是生命精華、血脈之力、靈力,

原本身軀龐大的碧鱗蛇皇,在短短几個呼吸內,被許妍吸收成了一具肉乾,

吸收完畢,許妍盤腿作於虛空,雙手結修鍊手印,經過短暫的沉寂后,磅礴的氣勢從其體內轟然爆發,一升再升,許妍修為在這一刻,開始迅速提升,

碧鱗蛇皇的實力已經不弱與江絕,在加上它吞食了眾多魔獸以及血魔后,體內早已累積了無比雄厚的靈力,原本上留給自己準備突破的,沒想到卻成全了許妍,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許妍的修為好像坐火箭一般,蹭蹭蹭的往上竄,

中位血王巔峰、上位血王、上位血王巔峰,「咔嚓」漂浮在許妍丹田的內丹猛然破碎,無數的天地靈氣匯聚而來,許妍的丹田中凝聚出一尊碧綠的內嬰,這一刻許妍的修為突破到了下位血君,

這還沒有結束,當許妍的修為徹底穩固在下位血君后,她渾身的氣勢再次暴漲,她的修為突破到了下位血君巔峰,最終停留在了中位血君,

江絕和十大血魔都統終於鬆了一口氣,他們還以為許妍會直接突破到血皇期去呢,

震驚之後,江絕苦笑一聲,自己拼死拼活才突破到中位血君,許妍不過吸收了一條小蛇就連破三階,這讓他情何以堪,

就在江絕以為,這就是白素貞所說的逆天造化時,他忽然發現自己錯了,真正的造化現在才開始,

盤膝坐在虛空中的許妍,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煉化,已經徹底將碧鱗蛇皇吸收,她的眉心突然閃爍出翡翠一般的綠芒,好似一支神筆,在她的眉心處一筆一劃的畫著什麼,

看到這一幕,江絕心神巨震,嘴中喃喃自語:「這是神紋,」

這一幕與當初在血魔祖殿時,魔舞月接受魔神傳承時何其相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