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114 Views

安雅拍了拍小淺的腦袋,又摸了摸軒康的小臉,哭笑不得的說道:「可能覺得外面的雪不夠大,哭一會兒,耽擱一下時間,等會兒出去就能堆個大雪人了。」

Written by
banner

張姨一下子呆住。

小淺在那邊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軒康抹了抹自己的眼淚,說道:「薛姨在講笑話。」他吸了下鼻子,奶聲奶氣的說道:「我想和小淺出去堆雪人。」

小淺站起身,一抹臉頰上的眼淚,單手放在軒康的小肩膀上,「走,洗把臉,等臉上的水幹了,咱們再出去堆雪人。別凍壞了你這張小臉。」

軒康伸手牽住小淺的手,向樓上走去。

安雅站起身,扶額,感慨的說道:「孩子的心情,還真是說變就變,哄孩子,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張姨笑道:「等您和先生的孩子一出生,就更熱鬧了。」

…… 「我現在是蘇家的女婿。」這是陸興南攔住安雅后說的第一句話。

他陰冷的眸光里,帶著點點的得意,一身價值不菲的手工定製筆挺西裝,器宇軒昂。

此刻安雅正在花店挑花,爺爺住院這麼多天,下午就要出院,安雅打算送上一束鮮花。

陸興南似乎巴巴的等了自己許久,想把這個對他來說是天大的好消息的消息讓她知道。


人轉變的還真是快,似乎還記得前一刻一身邋遢狼狽的陸興南,因為滿滿的失意在慕家老宅的大門口鬧,現在這一刻,就這麼英俊瀟洒的站在自己身邊滿臉高傲髹。

「蘇家的女婿?」安雅捏著手裡挑出來的花,轉過頭,溫婉的眸光里有著輕視和不屑,「你應該是蘇家的上門女婿吧?陸家現在什麼都沒有,你拿什麼娶人家蘇瀟過門?倒是你自己,如果去倒貼,會很容易。」

陸興南的臉一下子拉了很長,眸光里泛著鐵青的怒火,他猛地伸手,將她手裡精心挑選出來的花搶了過來,在她的眼前狠狠摔下,抬起腳,高級皮鞋在花上碾過蠹。

「薛安雅,別以為嫁給慕北廷就有人給你撐腰了,你的命現在就掌握在我的手裡,總有一天慕北廷會跪地求我給你治病,他有多愛你,多放不下你,他的自尊,他的一切,就會被我踐踏的多徹底。」

他將腳收了回來,臉上閃著嘲諷的笑容,「我願意看著你們恩愛,最好恩愛到不能獨活。」

他的話,像詛咒一樣在安雅的耳邊徘徊。

安雅眸光清冷一片,直視著他,「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高,人貴有自知之明。」


陸興南呵的笑了一聲,抬手理了理自己的領帶,「慕北廷求我那天,我會讓你好好瞪大眼睛看清楚。」他說著,從滿是花香中,帶著他那一身惡臭的氣息走向門口,推開店門,走了出去。

花店店員從怔愣中回過神,無比可惜的看著地上被踩壞的花。

安雅臉上心思難猜,又重新繼續選花,等將花全部選好,讓店員給自己包裝好,安雅付了錢,從花店離開。

坐著自家車一路到了醫院,病房裡已經聚了不少慕家的人,雖然今天是周三,上班的日子,可是老爺子出院可是大事。

安雅從一進門,就看見藍芳和楚黎一左一右的站在慕老爺子的身邊,一個比一個的乖巧。

庄秀和路露也在忙著幫老爺子收拾東西。

「大嫂,你來了。」慕北玉聽到開門的聲音,側過頭。

門口的安雅一頭烏黑的長發全部盤在腦後,耳朵上帶著小小的耳釘,一身淺紫色的過膝大衣,手中正捧著一束開的正鮮艷的花。

安雅對他應了一聲是,抬步走了進步,一路走到老爺子的身邊。

「爺爺。」她將手裡的花遞了過去,臉上都是高興的笑容,絲毫看不出前一刻她的心情有多麼的糟糕。

慕老爺子接過她的花,說道:「這些人來接我出院,一個個都是空手過來的,也就你還記得給爺爺帶束花過來。」

楚黎在那邊含笑說道:「爺爺,我們這不是急著來接爺爺回家嗎?爺爺住了這麼久的醫院,會不想家?」

藍芳也道:「爺爺,咱們都是一家人,還客氣什麼,也就大嫂,打從嫁到咱們家,就一直這麼拘謹,大嫂,你這脾氣也該改改了。」

她嬌嗔的笑著打趣。

安雅右手握著左手,放在身前,莞爾說道:「我就是這樣安靜慣了的,也說不上是拘謹,反正我心裡是挺自在的。」

藍芳臉色有些訕訕。

慕逍拿著辦好的出院手續回來,病房這邊已經收拾妥當,剛才他下樓前還沒來齊的幾個人,這會兒功夫都已經到齊了。

「老四,你大哥呢?」庄秀看慕逍一個人回來,問他慕展在什麼地方。

慕逍說道:「大哥在樓下遇見蘇家人,正在寒暄。」

楚黎說道:「我聽說蘇家大小姐蘇瀟要結婚了。」

「結婚?我怎麼沒聽說?」慕北玉詫異。

楚黎說道:「我也不知道男方那邊是誰,聽說是個挺出類拔萃的人。」她邊說邊走回到慕北玉的身邊,在他身邊站定。

慕北玉伸手攬著她的芊腰。

安雅瞥了他們一眼,手指悄悄的勾了勾身邊慕北廷的手指,兩個人眼中皆是意味深長的一笑。

從病房出來,老爺子身邊簇擁了很多人。

慕北廷牽著安雅的手走在後面,看著前面的人爭先恐後的哄著老爺子。

「爺爺這邊出院了,媽和三嬸那邊是不是打算準備股東大會了?」安雅輕聲問他。

慕北廷一隻溫暖的手掌握著安雅的手,另一隻手放在大衣兜里,唇輕勾著弧度,「股東大會的事情可能還要等一等,四叔手裡的股份她們現在還比不過,而且林涵度蜜月回來還有一段時間。」

安雅把聲音又壓低了一點,「那你手裡呢?你手裡現在有多少股份?」

慕北廷扭過頭,眼睛含著笑意的看著她,故意逗她,問,「你覺得你老公手裡會有多少股份?」

安雅搖頭,「我哪知道。」

慕北廷笑了笑,「我手裡的股份,還是個未知數,連我自己都不清楚。」

安雅聽得他的話,有些懵懂,哪有自己不確定的。

慕北廷確實不大確定,畢竟沒有到最後一刻,誰知道自己的股份會停在一個多麼令人震驚的數字上。

他薄唇邊的笑意,在緩緩的加深,每一個神情,都是那麼的胸有成竹。

低調豪華的車子一輛接著一輛的從醫院的門前緩緩行駛去。

老爺子坐的那輛車裡的位子都被人坐滿。

慕瑩看見沒有自己的位子可坐,就坐到了慕逍的那輛車上。

車子里除了司機,就只有姐弟兩個。

慕瑩問他,「你有沒有結婚的打算?」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慕逍有些詫異,他微微一笑,「姐,你不會是打算給我介紹女朋友吧?」

慕瑩優雅的說道:「是有這個打算,爸已經和我提了,讓我給你留意。你已經三十歲的人了,該結婚生子。小一輩的孩子該結婚的現在都已經結婚,你的婚姻大事現在是家裡的頭等大事。爸最寵著你這個兒子,結婚對象是誰,爸可能會比較苛刻。」

慕逍慵懶的倚在舒服的座椅上,單手扶額,說道:「苛刻點我可以接受,只要不是爸認準了哪一個直接就塞給我就行。」

慕瑩瞧著他這副懶洋洋的模樣,蹙了蹙眉,「公司最近很忙。」

「是挺忙的,連睡覺都睡不了幾個小時。再這麼下去,我這張年輕英俊的臉龐都會老上十幾歲。」

慕瑩忍不住一笑,「北廷管公司這麼多年,我就沒聽見過他像你這麼抱怨過。果然是爸太慣著你,慣得這麼嬌滴滴的。」

慕逍立刻坐起身,挨在慕瑩胳膊上撒嬌,「姐,要不你去老爸那裡給我求求情?」

慕瑩笑了笑,「行了,爸這麼一心為你,你都不知道別人有多眼紅,還身在福中不知福。爸剛出院,別鬧騰出事情去氣爸。」

慕逍點頭,問她,「姐,大嫂她們正股份,你手裡的股份有什麼打算?」


慕瑩聽到慕逍提起公司股份的事情,臉色有些不悅,「為了公司的事情,你看她們現在對爸的態度。爸現在的兒女就剩大哥和你我,爸出院了,車子里連個咱們當兒女坐下的位子都沒有,一個個獻殷勤的模樣,看著就讓人心裡不痛快。不知道的,以為她們是親生女兒似的。」

慕瑩氣悶的聲音頓了頓,說道:「你是姐打小看著長大的,爸既然讓你管公司,姐這邊當然支持你。」

慕逍說道:「其實姐如果支持北廷倒也不錯。」

慕瑩皺了皺眉,「剛才我在爸那輛車裡沒有看見北廷夫妻倆,看來是坐在後面的車裡。北廷這孩子做事穩重,對大家也是一碗水端平的態度,不過大嫂那裡的態度,我看著就來氣。如果北廷繼續去管公司,三嫂那邊不會消停。你就聽爸的,管好公司就好。」

慕逍心裡也不大痛快,自己並不愛金融,沒想到到了卻要肩負重任。

他又重新歪倒在車子里,趁著回老宅路上的時間,好好眯一會兒,等會兒回到老宅說一會兒話,他還要出去見客戶。


見完客戶,再回到老宅吃晚飯,晚飯之後,他還有一個酒會要去參加。

忙啊!

慕逍這邊感慨自己快被公司的事情憋的喘不過氣,那邊慕北廷正坐在車子里和安雅一起玩保衛蘿蔔的遊戲。

前面開車的司機聽著後面兩個人開心玩遊戲的聲音,忍不住嘴角輕勾著。

「又過一關,這關該我的了。」眼看著慕北廷又成功過了一關,安雅把他手裡的平板電腦拿了過來。

慕北廷微笑的看著她,鼻尖聞著她身上淡淡的護膚品的香氣,長臂一伸,攬住她的芊腰。

安雅沒時間理會兒他的撒嬌,手裡忙著點屏幕。

慕北廷趁機又湊近了一點。

安雅聲音嚴肅的說道:「你別搗亂,我這關要是過不去,就揪你的耳朵。」

「不會兒吧,為了一個遊戲,老婆你竟然這麼無情的對我?」慕北廷咋呼了一聲。

安雅哼哼著道:「怎麼,不可以?」

慕北廷笑眯眯的說道:「老婆說什麼是什麼,我這耳朵等著老婆來揪。」他說著,薄唇拂過她的臉頰。

安雅僵了僵,臉色紅透,她將手裡的平板電腦放在膝上,抬起頭,眼睛水汪汪的,美得迷離。


慕北廷看的心癢,俯身湊近。

下一秒,他只覺耳朵一痛。

「我就說你不相信我敢揪你的耳朵,怎麼樣?」

慕北廷齜牙咧嘴的說道:「膽肥了,你膽肥了。」

安雅笑噴。

安雅鬆開手,很老成穩重的得意說道:「多大的人了,還不如我穩重。」

慕北廷一隻手放在耳朵上,臉上帶著笑,渾然不在意的說道:「不是說女人找男朋友,感覺要是像找了個兒子伺候,要管東管西的給他操心,就是找對了人嗎?男人在女人面前,就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你得哄著。」

安雅轉過頭,眼神帶著隱忍的笑意,上下打量著他,「哄你?」

貌似結婚這麼長時間,安雅還真沒哄過慕北廷。

不知道為什麼,安雅一想到自己去哄著慕北廷,就忍不住想笑。

「你笑什麼?」慕北廷不解。

安雅拂了拂臉頰邊的髮絲,笑意盈盈的說道:「我能不笑嗎?油嘴滑舌的。」她搖了搖頭,又端起自己面前的平板電腦。

慕北廷又湊了過去,歪在她的肩膀上,也沒敢把下顎太用力的放在她的肩上,眼睛看著她玩遊戲。

放在她芊腰上的手,不時拽著她大衣兜上的毛茸茸的小球玩。

氣氛相當的溫馨甜蜜。

放在安雅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慕北廷順手把手塞到大衣兜里,將裡面的手機拿了出來,隔著安雅,他看了一眼手機來電顯示的名字。

把手抬起收回,將手機放到耳邊。

安雅也沒管他幫自己接電話,夫妻倆的,也沒什麼事情要瞞著的。

「我那個沒來。」慕北廷剛接了電話,就聽見林涵在那邊聲音竊竊的說。

慕北廷開口,低沉渾厚的聲音響起,問她,「哪個沒來?」

那邊躲在衛生間的林涵驚愕的呆了呆。

慕北廷聽那邊沒有聲音回答,問道:「你背著趙智睿做了什麼心虛的事情,嗯?」

正玩遊戲的安雅聽到慕北廷提起趙智睿,抬起頭,問他,「小涵?」

慕北廷輕微的點了下頭。

安雅把手伸了過去,慕北廷將放在耳邊的手機遞給了她。

安雅對著手機說道:「小涵,怎麼了?」

林涵的聲音從那邊帶著無比緊張的情緒說道:「你懂的,我新婚度蜜月,哎,我好像有了。」

安雅愣了一下,臉上瞬間滿滿的都是欣喜,「你有寶寶了?」

「暫不確定。」林涵拿著驗孕棒,眨巴著眼睛說道。

安雅問她,「你們是打算儘快回來,還是再過幾天?」

「這個我還沒考慮好,其實我現在初步算算,這孩子八成在我們還沒舉辦婚禮的時候就已經有了。我當時還想甩掉我老公來著,真是想起來就后怕,差點對不起我肚裡的娃。」

安雅笑道:「好了好了,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你要當媽媽了,簡直太好了。」

林涵在那邊囑咐道:「這事先別和爺爺他們說,等我確定了再說。如果確定了,我就儘快回去,如果不是,我再玩幾天,也不用急著回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