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94 Views

「不瞞你們,因為我的決策問題,導致現在長華製藥廠負債9000萬。而且因為面臨其它的企業打擊下,我們卻拿不出優秀的產品還擊。」李長華誠實說道,這些信息,有些人去查很容易就可以查出來的,隱瞞也沒有什麼作用。

Written by
banner

李長華接著說道:「所以目前長華製藥廠除了需要資金外,還需要新技術來幫助。」

目前長華製藥廠的難題對蘇哲倒不是什麼問題,他就是因為神力藥水,才會想開製藥廠的。所以他就拿出一小瓶神力藥水:「這是一種新研製的藥水,對人的各種疾病都有不小的作用,而且恢復體力也不錯。我看李先生有點感冒,不如試一下。」

李長華對蘇哲所說的藥水卻抱有很大的懷疑,不過他還是表示願意試一下,而他的確和蘇哲說得一樣,有點感冒。

蘇哲滴了一滴在李長華的杯子里,讓李長華喝下去。

李長華沒有猶豫,便端起杯子一口喝下去,他還想開口問一下蘇哲要多久才有見效。但是還沒開口李長華就呆住了。他發現自己的鼻子通暢了,

喉嚨也不好之前那樣痛了,整個人輕鬆了很多。


劉雄見李長華的反應,也知道藥水起作用了,

他說道:「蘇哲,可以讓我也試一下嗎?」劉雄聽蘇哲說,這種藥水似乎還有補充體力的作用,他也想試下藥水的神奇。

蘇哲點了點頭,也滴了一滴給劉雄。

劉雄喝下去后,也感覺自己舒服了很多,身體的疲憊少了很多。

「蘇先生,你能提供這藥水的藥方嗎?」李長華急忙問道,他相信長華製藥廠掌握了這種藥水的后,絕對可以拯救目前的劣勢。

「不好意思,我沒有藥方。我可以保證長期提供這種藥水,但是因為這種藥水製造不易,不可以大量提供。這也是我開製藥廠的目的,我想讓這種藥水混入其它藥品一起生產,這藥水可以讓普通藥品的效果強大幾倍。」

李長華呆了,剛開始蘇哲說不可以提供藥方的時候,他還有點失望,但是在說到藥水其它作用的時候,卻讓他眼睛一亮,意思有了這種藥水,無論生產什麼藥品,效果都會比普通藥品好很多,這優勢足以讓一間普通的製藥廠迅速發展。

「只要蘇先生你願意承當長華製藥廠的9000萬債務,並且保證可以長期獨家提供這種藥水。我願意拿出9成的股份來交換」李長華急忙說道。

「如果蘇哲你答應的話,我也願意拿出4000萬換取你手中的1成股份。」劉雄說道,他本來就對製藥廠有興趣,現在蘇哲擁有這麼神奇的藥水,劉雄更加不可能會錯過,他現在長華製藥廠有了蘇哲加入,絕對能發展起來。

對於這個價格,蘇哲還是很滿意的,畢竟長華製藥廠8成的股份現在也能價值一億三千萬左右,而他現在只要拿出來5000萬就可以獲得。但是蘇哲知道現在最大的價值是神力藥水,所以他下意識的想提高價格。

最後經過三個人的商討,結果如下。

蘇哲拿出5000萬加神力藥水獨自占長華製藥廠85%的股份,劉雄依然出4000萬,但是股份只有5%,而李長華擁有10%的股份。不過長華製藥廠大部分的運作還是李長華cāo作,蘇哲和劉雄不會參與進去。

; 協商好長華製藥廠股份的分配后,三個人約定后簽訂協議的時間后,李長華就走了,說要回藥廠處理一些事情。

這樣的結果,蘇哲很滿意,達到自己心中的要求,但是又一件麻煩隨之而來。

就是用來收購長華製藥廠的獎金,蘇哲必須出5000萬才能擁有長華製藥廠85%的股份,而他現在能動用的資金只有滿打滿算3300萬,還需要1700萬才能湊齊5000萬。

向劉雄開口,蘇哲肯定劉雄很樂意拿錢出來換他手中的股份。但是長華製藥廠85%的股份,蘇哲一點都不想放過。長華製藥廠有了蘇哲的神力藥水加入,相信將來的股份價值毫無疑問可以翻上百倍,這點劉雄和李長華都看得很清楚,蘇哲自然也知道這其中的價值。

前段時間蘇哲給蘇寵之家的那一批動物,現在還不是最適合出售的時機,所以現在自然不能把希望放在這一批寵物身上。

最後蘇哲想起了家裡自己種植的藥材,目前有希望可以賣出高價的,只有那10棵特別培育的人蔘。不過對於這10棵人蔘蘇哲心裡也沒有底,他也不知道那10棵人蔘現在的年份有多少,可不可以和真正的野山參相比較。

雖然上次劉氏藥店的老中醫李文博,給蘇哲講了一些野山參的鑒別常識,但是蘇哲怎麼可能會在短短的時間裡就掌握住要領。他看自己種的人蔘年份好像是50年的,也好像是100年的。

不過現在蘇哲只能先拿出來試一下,如果不行的話,就再找別的辦法,所以他就對劉雄說道:「劉哥,我前段時間從別人手裡得到了幾顆人蔘,說是百年野山參,我也不懂得鑒別。」

「哦,那你可以拿來,我叫鑒定師幫你看一下。」聽蘇哲一說,劉雄來了一點興趣,但也只是一點而已,如果百年野山參有那麼容易得到的話,也不會那麼值錢了。

「好,我現在就回家去拿,劉哥你等一下。」蘇哲說道。

劉雄打了個電話給他的司機,讓他開車送蘇哲回去。

坐上劉雄的車,和司機說了地點就開走了。

劉雄的司機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很少主動開口說話。而蘇哲也不是一個喜歡說話的人,自然一路上無話。

很快就到目的了,蘇哲回到家直奔後院。那十棵人蔘好好生長在土裡,

蘇哲帶上手套,拿上小鏟子,輕輕的把上面土挖掉。在快挖到人蔘根莖的時候,為了避免傷到人蔘的根莖。蘇哲停止了用小鏟子,直接用手把土挖開。

他挖了5棵人蔘,把上面的泥土輕輕甩掉,然後找來報紙分別包起來,再放在禮品袋裡。坐上劉雄的車,回去劉氏集團里。

這一來一回,再加上挖人蔘的時間,再次來到劉雄辦公室的時候,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了。

蘇哲進來的時候,發現劉雄的辦公室多了一個老人,原來就是劉氏藥店的老中醫李文博,想來就是劉雄請來幫蘇哲鑒定人蔘的。

蘇哲和李文博打了聲招呼,也就不再客套。直接從禮品袋裡拿出用報紙包著的人蔘,遞給李文博。

劉雄看到那麼簡陋的包裝,特別在李文博打開報紙,看見裡面的真面目的時候,劉雄已經不抱希望了,真正的野山參個頭那能生得那麼大的。他相信蘇哲應該是被人騙了。

不過李文博倒是沒有小看蘇哲帶來的這人蔘,蘇哲上次帶去劉氏藥店的人蔘也是用報紙簡單的包了一下,但是經過他的鑒定卻是名副其實的野山參。而且後來他用了那人蔘后,發現蘇哲的人蔘藥效比起相同年份的人蔘只強不弱。

所以這次他完全沒有輕視這人蔘,他輕輕打開報紙,拿出裡面的人蔘,仔細端詳起來。

剛檢測沒多久,李文博基本上就可以確定了這是正宗野山參,而且年份不低。不過為了穩重點,李文博還是從頭到尾仔仔細細地檢查人蔘。

良久,李文博才把人蔘放回去,說道:「這是正宗的野山參,而且年份介於100年到120年之間。」

聽到這話,劉雄比蘇哲還激動,手裡的茶杯都差點拿不穩,杯里的茶水都潑出來了一些。劉雄相信李文博能說出來,肯定是已經可以確定的。而且劉雄相信以李文博的眼力和經驗不會看錯。

「蘇哲,你這人蔘賣嗎?」劉雄開門見山的問道,而且也沒有去問蘇哲的人蔘是怎麼來的。

「我拿人蔘出來鑒定,自然是想賣了。」蘇哲本來就是打算把人蔘賣了,換取資金來收購長華製藥廠的。他把禮品袋的其它四棵人蔘都拿出來,繼續說道:「我這還有四棵人蔘,也想一起出售。李老,麻煩你幫我再看一下。」

李文博接過人蔘,再次鑒定起來。

大概半個小時后,李文博才鑒定完畢,他放下手裡的人蔘,舒了一口氣說道:「這五棵都是野山參,年份差不多一樣,都是在100年左右。」

劉雄更是震撼了,這百年野山參什麼時候這麼多了,一下子就出現了5棵。

「蘇哲,你這五棵人蔘可不可以都賣給我?我以一克1.6萬的價格向你收購。」劉雄平穩了一下心情,鄭重的問道。

蘇哲點了點頭答應了,他知道這價格不低了。

蘇哲同意出售後,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劉雄找人來為這五棵人蔘去掉身上粘著的泥土,並且為它們稱重。

最後的結果是5棵人蔘的總重量為1355克,平均單棵重量為271克。重量是其它百年野山參的一倍多,就算干曬后,李文博也估計單棵乾重60克到70克左右,這得出的重量讓李文博和劉雄嘖嘖稱奇。

蘇哲這5棵人蔘的總價格一共是2168萬,財大氣粗的劉雄當場就把錢一次性轉給蘇哲,這一下子就解決了蘇哲的燃眉之急,蘇哲現在不用愁收購長華製藥廠股份的資金不夠了,而劉雄也可以利用這5棵百年野山參為自己的劉氏集團好好宣傳。

皆大歡喜。 和蘇哲交易完成後,劉雄讓工作人員把5棵人蔘拿去保存好。這裡現在已經不需要李文博了,所以李文博就主動告退,說要回去打理劉氏藥店,劉雄就讓他先走了。

等李文博走後,劉雄看了一下手錶,突然對著蘇哲問道:「蘇哲,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去看一下今年的賭石文化節。」

蘇哲一愣,說道:「賭石文化節,現在去嗎?」

翡翠在開採出來時,外面有一層風化皮包裹著,在切割前,無法知道裡面的好壞,需要切割后才能知道翡翠的好壞。這一過程就被稱為賭石。

而賭石文化節,蘇哲早早就已經聽聞了。因為這是燕雲市第一次獲得舉行賭石文化節的資格,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前所未有的宣傳力度,連蘇哲這個門外漢都能知道這回事。所謂的賭石文化節,不過是全國各地從事這一行業的人,或者是涉及賭石的人,聚集在一起交易而已。

翡翠在開採出來時,外面有一層風化皮包裹著,在切割前,無法知道裡面的好壞,需要切割后才能知道翡翠的好壞。這一過程就被稱為賭石。這些年因為賭石這一行業的風靡,每個人多多少少都聽說過賭石。

「對,現在就去。」

「好,就跟劉哥去見識一下賭石的魅力。」蘇哲不好違劉雄的興緻,他自己對這個也有點興趣,所以就答應一起去參加賭石文化節。

「那好,我們現在就去,保證讓你不會失望的。」劉雄爽朗的說道,說完就打了電話給司機,讓司機備好車在下面等他。

劉雄打完電話就帶著蘇哲風風火火出門了。

賭石文化節的地點就在燕雲市市中心裡,人流量很旺,從全國各地彙集而來的愛好者數不勝數,賭石文化節的舉辦地現場人山人海的。

這一條街的店鋪都是關於賭石的,有玉石加工品,也有未加工的玉石。五花八門,琳琅滿目,看得蘇哲眼花繚亂。當然最吸引人的還是未經過加工的原石,也是這次賭石文化節的噱頭賣點。

劉雄一路給蘇哲講著有關賭石的知識和故事,剛才在路上的時候,劉雄已經跟蘇哲說了許多,他賭石的事迹,劉雄很喜歡賭石,但是很懂得節制自己,就像他自己所說,只是小打小鬧,算不上什麼,每次只是小賭而已。劉雄除了剛參與賭石的時候,虧了一點,現在賭石倒是有賺有賠。

至於初期虧了多少,劉雄沒有細說,但是蘇哲估計劉雄在裡面交了不少學費。

劉雄和蘇哲走進了一件店鋪比較大的賭石館。這一間賭石館有兩層,賭石館的第一層,玻璃櫃檯里擺著一些玉質溫潤飽滿,色澤靚麗的翡翠飾品,裡面有掛件、戒面、手鐲、珠鏈、擺件等等,一樓主要是出售各種翡翠玉石的成品。

蘇哲和劉雄對這些成品的翡翠興趣不大,兩個人只是匆匆瀏覽了一遍就直接上了二樓。

賭石館的二樓里,一排排的展架上面躺著一塊塊未經過加工的翡翠原石,體積上有大有小,這些原石外表大都未切開過,被皮殼包著。

有些賣相比較好的原石,看起來出玉的幾率比較大,賭石館的工作人員會在旁邊為有意購買的客戶介紹原石的場口,曾經由哪位鑒定師鑒定過,以及這原石的表現和內在的評語,當然這類原石的價格自然是不菲的。

這二樓里,已經有了不少人在這裡挑選原石,甚至已經有人在現場解石了。一般賭石館為了吸引客戶,都會免費為客戶解石,而蘇哲來的這一間賭石館也不例外。

蘇哲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正好有人挑選好了原石,正在現場解石,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劉雄和蘇哲也不急於這一時,也湊上去觀看解石的過程。

這塊原石的買家是一個50出頭的男人,個子不高,倒是長得一臉富態。

聽圍觀的人說,現在這塊準備要解開的原石可是花了買家15萬。讓蘇哲吃驚不小,他怎麼橫看豎看,都是一塊很普通的石頭而已。但是從各位圍觀者的口吻來看,這塊原石賣相很好,出綠的幾率不小。

買家和解石師傅商量了一陣后,這塊價值15萬的原石便被搬上了機器。

解石師傅調好角度,詢問了買家的意思,在經過買家的同意后,便一刀切了下去。

隨著這一刀下去,這毛料的切口出現了一條碧綠,大概有拇指粗細。

「出綠了,賭漲了。」

「這第一刀就出綠,好兆頭啊。」


圍觀的人議論紛紛,比買家還激動,好像這塊出綠的原石是他們一樣。

「這石頭現在如果賣的話,起碼可以賣20萬。」劉雄小聲說道。

這轉眼就能賺到5萬,讓蘇哲更是驚訝。

劉雄的眼光果然精準,他剛剛說完,就有一個商人打扮的中年人出20萬想買下這塊原石。

可惜買家好像對自己的原石很有信心,表示要全切出來的時候,才會考慮出售。

解石師傅按照買家的意思,在原石的另一個方向再切了一刀。

很幸運,這一刀下去再次出綠。並且出綠的範圍比上一個切口還大了一倍,瞬時這一塊原石的身價升到了30萬。

買家依然不想出售,打定主意要全部切開后才會出售。再接再厲在原石繼續切開了幾刀,可惜好像這原石的潛力之前已經用完了,再也沒有出過綠。最後用上細砂輪打磨過後,裡面的翡翠全部解開后,露出真面目的時候,卻讓人大失所望。

這翡翠質色雖然不錯,但是個頭太小了。

剛才意氣風發的買家臉一下子挎了下來,最後這解出來的翡翠還是被賣給剛才出價的商人,不過現在的價格只有3萬,和之前的相差了27萬。


怪不得賭石的人常說,賭石一刀窮,一刀富,大起大落,神鬼難測。讓蘇哲噓唏不已,短短的時間裡這價格就相差了10倍。而劉雄倒好像見怪不怪,好像看過太多的此類事件。


結果出來后,圍觀的人都散開了,去觀看下一個解石,或者去挑選原石。

劉雄和蘇哲也去原石區,起初兩個人是一樣挑選原石的。但是沒多久他們就分開,各自去挑選毛料。

因為他們的目標不一樣,劉雄來這裡自然是來賭石,每一塊感興趣的原石,劉雄都會停留許久,仔細觀察,品鑒是否有購買的價值。而蘇哲卻從來沒有想過來賭石,只是陪劉雄才會來這裡。所以他每一塊都會看一下,但是停留的時間很短。

蘇哲不喜歡賭博,因為賭博太沒有把握了,而賭石比別的賭博更是瘋狂。蘇哲會去賭鬥魚,也因為他對自己的鬥魚有信心才會去賭。

雖然他不想賭石,但是他對這些原石卻很感興趣,外表看起來普普通通,和普通石頭沒有什麼兩樣的原石,卻可以賣出那麼高的價格。所以蘇哲就到處在原石區里走來走去,每一塊原石他都會過去,看一看,摸一摸。

但是那些賣相好的,價格高的,他卻極少會過去看。因為每一次走過去,總是有工作人員過來跟他介紹。蘇哲完全沒有買的意願,工作人員賣力的介紹讓他很不自在。

所以蘇哲看的原石都是隨意堆在地上的,不像其它原石專門用展架展示給人看的。這裡的原石很少有人問津,因為賣相差,也是被人經過多次篩選,基本上已經判斷不會出翡翠的毛料,所以價格很是便宜。

儘管價格便宜,但是依然很少人會來買這種毛料。指望這種毛料出翡翠,還不如去買彩票中大獎的幾率。

但是蘇哲卻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在意。對他來說,原石的好壞都是一樣的,他也看不懂。沒人來搭理這裡更好,也就不會有人打擾他。

每一塊原石,蘇哲都會蹲下來,看一看,然後伸出手來摸一摸。把每一塊原石對比一下,看它們之間有什麼不同。

最後蘇哲得出的結論是,這裡的原石最大的區別就是體積不一樣,大大小小都有。至於其它的區別,蘇哲暫時還沒有研究出來。

蘇哲一連看了幾十塊賭石,都沒有再區別出它們的其他不同之處。已經厭倦的蘇哲打算結束自己的研究,他手伸向面前的原石,打算借力站起來。

可是手在碰到這塊石頭的時候,他就呆住了。蘇哲感覺從石頭深處里對他發出一種渴望,似乎想吸收蘇哲的神力。這感覺讓蘇哲很是吃驚,因為這種感覺,蘇哲只從植物或者動物里感覺到,但是還沒有試過從死物里有過這種感覺。

這一塊原石看起來和別的原石沒有不一樣的,體積和一個籃球相同大小,賣相更是極差,被隨意丟在角落裡無人問津。

為了確認自己的感覺沒有出錯,蘇哲把手摸向旁邊的原石,卻沒有這種感覺。他摸了好幾塊原石都沒有這種感覺,但是一旦把手放在這塊籃球大的原石就馬上能感覺到。

; 蘇哲為了弄清楚這塊原石為什麼會給他這種感覺,這感覺是怎麼來的。他決定買下這一塊原石。他找來賭石館的工作人員,和工作人員明確指定了自己想要的原石。

這一塊原石,工作人員報價500塊。這價格並不是很低,但是對於其它原石動輒幾千上萬的價格,甚至上十萬百萬的價格都有,相比較而言,這塊原石才只要500塊倒是顯得很便宜了。

蘇哲不懂原石價格,也不知道這賭石館可不可以討價還價。所以也就沒有去講價,花了500塊直接買下了這一塊原石。

為了解開這塊原石的秘密,蘇哲決定去解石區里把這塊原石解開,這時最直接最簡單的方法。蘇哲也沒有去找推車之類的工具,他自己搬起這一塊原石向解石區走去,這隻有籃球大小的原石重量對蘇哲完全沒有影響。

在解石區里,蘇哲剛好遇到劉雄,他好像也有收穫,他後面有工作人員推著推車跟著後面,推車上放著一塊原石。那塊原石體積足足比蘇哲手裡的原石大了5倍不止。

「咦,你也找到滿意的嗎?」劉雄一眼就看出蘇哲手裡的原石是沒有人要的磚頭料,不過他沒有說出來,免得打擾到蘇哲的興緻。

「圖便宜就買了一塊,來試一試運氣,輸了也不會心疼。」蘇哲也沒有去解釋什麼。

兩個人都不再廢話,都心急的想解開自己的原石。

解石區只有一個閑下來的解石師傅,蘇哲便讓給劉雄先解石,劉雄也不客套,和解石師傅商討一下應該要怎麼切,之後便把原石放上機器。

這第一刀下去,原石還是灰濛濛,沒有見到絲毫的綠意。劉雄的臉色沒有變化,依然和蘇哲站在一起談笑風生,沒有受到這塊原石的影響,好像這塊價值不菲的原石不是他的一樣。

解石師傅調好角度重新切了下去,這第二刀倒是切出不少綠面。

這時已經有人出到35萬的價格了,劉雄沒有動心,讓解石師傅繼續切。這價格只和他買這一塊原石的價格相當,不賺不賠。

最後解出的翡翠質色不錯,個頭也不小,讓劉雄很是滿意。當場就有人想用一百萬買下,不過劉雄不想賣,他自己解出的翡翠只要品相好一點,有價值的。他都會自己收藏起來。用劉雄自己的話來說,就是自己解出的翡翠可是一種成就,這成就怎麼可以輕易就賣掉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