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82 Views

又過了三天後,田明與田亮也相續醒來。兩人的情況與王蠻相同,都將體質提升到了六等絕世。而且實力也同樣提升了二重多,現如今已經是氣武境三重巔峰。不過同樣,因為這次的提升過大,導致基礎不穩。短時間內不適合再做突破,只能以鞏固為主。

Written by
banner

不過有了這種提升,已經讓兩兄弟欣喜若狂了!過來答謝葉浩的時候,更是哭的稀里嘩啦。弄的葉浩哭笑不得,最後只能板著臉將兩人攆了出去。並告誡兩人不將境界鞏固后不得突破,兩人也知道自身的情況。是以連連點頭,如今有了六等體質。可不能因小失大!

又過了五天,田明與田亮相續的參加了擂台戰。沒有懸疑的全部勝出,畢竟第一輪中主要都是氣武境三重以下的武者對戰。四重的很少,五重的基本沒有。

因為鎮級武院中,其師資力量只能培養出氣武境三重左右的武者。在流雲城境內,一旦都是在鎮級武院修鍊至氣武境二重后,就會申請進入流雲武院。

如果今年不是天驕選拔賽的話,這些鎮級武院的氣武境二重以上的學員。基本上都會申請進入流雲武院,除非是那種有野心,想要奪得第一的人才會選擇逗留或壓制申請時間。

這樣一來,葉浩就讓王蠻三人好好鞏固自身的境界。等什麼時候鞏固好了,並得到葉浩的同意后才可以突破。

不是葉浩霸道,而是怕王蠻三人浪費了大好的體質。畢竟為了讓王蠻三人都能達到六等絕世體質,而且這等體質只要修鍊不走岔道的話。基本都能保證修鍊至嬰武境。至於魂武境以上,那就不是體質能決定的了。

嬰武境如果放到青山鎮,那絕對是霸主級別的存在。如果放到流雲城,也算是一方強者。就算是放到帝都,也可以稱之為是中上力量。

大景帝國的任何家族勢力,都不可能忽視嬰武境強者。葉浩的自身傳承不能私自傳出,可是葉浩的武道經驗卻可以拿來與三兄弟分享。

對於葉浩的話,王蠻三人都無條件的答應。畢竟沒有葉浩的上古靈丹,就沒有如今六等體質。而且王蠻三人也知道,葉浩是為了自己好。

聽了葉浩的解釋后,一想到自己只要不走岔道。就能順利的修鍊至嬰武境,每每想到這裡。都讓王蠻三人激動無比。

是以接下來的三個月中,不光葉浩在修鍊。就連王蠻三人也在刻苦的修鍊,同時葉浩也將自己在於家拍賣行購買的六種武技,讓三兄弟每人挑選兩樣修鍊。

雖然上次與胡志的賭戰中,王蠻三人贏了不少元石。可在流雲城這種從沒有外傳過的二流武技,基本都是以上品元石出售。是以葉浩知道,以王蠻三人身上的元石。根本就買不到好的武技,而葉浩又不想讓王蠻三人再修鍊從青山武院得來的武技。

畢竟那種被無數人修鍊過的武技,已經沒有秘密可言。碰到不懂的到是沒事,一旦碰到個懂的。又與自己的實力相等,那麼基本上就沒有了戰勝對方的可能。

有了葉浩的全方位幫助,王蠻三人的日子過的很充實。實力也在穩步的增長,葉浩更是在修鍊之餘拿出一個時辰的時間。用來跟王蠻三人彼此切磋,總結得失的同時也將自己領悟到的一些竅門與經驗傳授給三人。

這種方法看起來是葉浩在單方面付出,其實不然。因為人的思想不同,想的東西也不同。是以每天切磋完畢,葉浩都能從三人那裡得到很多的靈感。強大的悟性加上這些靈感,頓時讓葉浩修鍊的六套二流武技,突飛猛進。

一個月後,葉浩將新修鍊的六套武技全部修鍊至大成境界。第二個月過後,葉浩成功的突破到氣武境七重,體內有七百六十六絲真氣量。七重下等的境界,卻有上等的實力。

而在葉浩突破后,王蠻三人也相續突破。此時五行天材的優勢也體現了出來,就在王蠻三人突破的同時。各自的血脈再次進化了一次,田明與田亮只是覺得修鍊速度再次提升了一些。

可王蠻卻陷入了時不時的沉睡中,不過每次醒來身體都會有一定的變化。

(PS:第一章到,晚上八點再見嘍!) 當天驕選拔賽的第一輪結束后,葉浩也宣布了出關。此時的葉浩已經修鍊至氣武境七重巔峰,體內已有了七百七十一絲真氣,只要再修鍊出六絲。就能達到圓滿期,可以突破下一個境界。

之所以能修鍊這麼快,皆是因為下品元石的原因。元石內儲存著精純的天地元氣,只要引導出來再加以吸收。比直接從天地間吸收要快的多,也穩妥的多。

葉浩現在也算小有身家,每天一塊下品元石的消耗量。也完全能負擔得起,是以才在這三個月中實力提升的這麼迅猛。當然其中也有六等體質的功勞,還有戰鬥空間幫助打磨與消耗。

眾所周知,提升真氣量的方法雖然有很多。不過最穩妥最快捷的,無疑是將體內的真氣全部耗光,再一點點的修補回來。每次一個循環,都可以將體內的真氣錘鍊的更加精純。還能略微的增長真氣量,可謂是一舉數得。

一個月的時間,王蠻也突破了氣武境五重達到了六重。至於田明與田亮,此時的實力同步在氣武境四重巔峰。

轉眼三個月,葉浩四兄弟可謂是脫胎換骨,實力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等著在第二輪中,一鳴驚人呢!

經過第一輪的戰鬥,四十七所鎮級武院,加上唯一的城級武院。一共有八多萬多參加了天驕選拔賽的第一輪,歷經三個月的廝殺與爭奪。獲得進入第二輪資格的學員,平均在每所武院並不多。

就拿青山武院為例,除了葉浩四人外,只有三十九人進入了第二輪。其中有十人是年終大比的前十名,這十個人中有六人是氣武境三重,還有四人是氣武境四重實力。至於剩餘的那九人,基本都是氣武境二重以上的實力,不過其中有八人達到的巔峰,剩餘的三十一人都達到了二重上等。

一百五十三人參加天驕選拔賽,只是第一輪就只剩下四十三人。淘汰了一百一十人,這個比例佔了總人數的近三分之一,第二輪名單一宣布。青山武院順理成章的,成為了其它武院嘲笑的對象。

劉如峰最近外出總是黑著個臉,面對同行的嘲笑與諷刺。讓劉如峰大多光火,有脾氣又發不出來。是以每次出門,劉如峰都是去也匆匆,回來也匆匆。

不怪外人嘲笑青山武院,因為前段時間剛出來一個狠人葉浩。大家正在猜想是不是青山武院已經有了跟泰迪武院扳手腕的實力,可最後卻發現完全是葉浩個人厲害。

青山武院還是所有武院的墊底,因為那剩餘的四十二所武院中。進入第二輪的學員基本都是青山武院的一倍,甚至數倍以上。那泰迪武院更是有近三百人進入第二輪,是青山武院的六倍還多。

不過這些武院終究不能跟流雲武院相比,因為這次進入第二輪的學員中。刨掉那前百名免試的學員外,靠個人戰鬥進入第二輪的學員,就多達五千多人。

青山武院的宿舍樓內,看著葉浩四兄弟談笑風生的樣子。很多人都感到不解,因為那田明與田亮在來的時候實力最低。只不過是剛進入氣武境沒多久,可是這兩人在參加擂台戰的時候卻輕鬆的戰勝了對手。而且表現出來的實力,竟然都達到了氣武境三重。

還有王蠻大家還能理解,畢竟是出自於青山鎮三大家族之首的嫡系弟子。能有現在氣武境五重的實力,也算說的過去。

至於那正一臉微笑的葉浩,卻讓這些人的心思有些複雜。曾經的葉浩在青山武院,給大家的印象就是一個體質低劣,卻極為刻苦修鍊的平凡少年。

後來傳出葉浩在萬獸山脈做任務期間,竟然捨生取義般的救了大家。原本大家都以為葉浩已經身死萬獸山脈,沒想到時隔四個月後葉浩又從萬獸山脈跑了回來。

不但實力沒被拉下,反而因為奇遇突破到氣武境。原本這還沒有什麼,可葉浩到來的第一天就與流雲武院的胡志發生了衝突。兩人最後更是踏上了生死戰擂台,就在很多衡量的對方的實力后選擇押注胡志勝利時,沒想到最後胡志卻被葉浩所殺。

也是這一次,葉浩才算是走進大家的視野。而當時葉浩表現出來的實力更讓大家震驚,氣武境三重。已經相當是青山武院年終大比的前十名了,後來參加首戰時更是爆發出氣武境四重的實力。

先後斬殺了胡志與蔡晟,也成全了葉浩的名聲。雖然「狠人」這名字給人一種兇殘的感覺,不過葉浩卻確實憑藉著這個外號而名動四方。

聽說那蔡家更是不想善罷甘休,派來了大量的武道強者想要斬殺葉浩。卻被流雲武院攔了下來,不過這蔡家也有辦法。那就是鼓動泰迪武院的學員,還許諾只要誰能殺了葉浩。就獎勵給誰十萬中品元石,而且還能讓蔡家欠下一個人情。

十萬中品元石,只是相當於十塊上品元石。而且還有一個大家族的人情,這讓即將參加第二輪擂台戰的泰迪武院學員非常的活躍。後來更是傳出,流雲武院的一些學員也有些異動。

這種間接性的報仇,由於蔡家沒有直接出手。是以流雲武院也沒有辦法,除非葉浩退出天驕選拔賽。才能得到流雲武院的庇護,要不然一旦上了擂台。簽訂了生死狀,那就生死各安天命了!

青山武院中要說最奇怪的人非夜天莫屬,因為駱冰的原因。曾經夜天沒少欺負葉浩,當面羞辱的次數更是不少。可是這次見到葉浩,葉浩竟然好似忘了一般。從來沒有找過他麻煩,這讓夜天有些不理解。

換位思考,如果是夜天站在葉浩的立場,那麼絕對會時不時的諷刺或教訓夜天一頓。可是葉浩並沒有這麼做,這讓夜天有些竊喜的同時又有些看不透這事。

其實很簡單,外人太多可能不適合葉浩下手。不過對於夜天的殺心卻沒有絲毫減少,一旦遇到合適的機會,葉浩絕對不會手軟。


這三個月中,白婉寧與於淼淼很時常過來串門。每次都留下吃飯,葉浩也想將準備好的五行天材給兩人服用,不過卻沒有合適的機會。

好在不論是白婉寧還是於淼淼,都是氣武境七重巔峰的實力。想來這天驕選拔賽的複賽,絕對能闖過去。到時候前往帝都的路上,總能找到合適的機會。

紛紛擾擾的三個月,第一輪擂台戰終於落下了帷幕。那些被淘汰的人,將由一部分教習帶領,返回各自的武院。剩餘的出線學員,將留下來參加第二輪的戰鬥。

頭天晚上葉浩四人在劉如峰的帶領下,送別了那些淘汰的學員。看著他們沮喪的表情,還有不舍中帶著不甘的情緒,卻讓留下來的四十三人心中凜然。

淘汰賽就是這麼殘酷,只要輸了就沒有第二次機會。想要從重重的人海中,殺出重圍奪得前百名。擺闊葉浩在內都不能在接下來的戰鬥中,有絲毫的馬虎大意。

一定要全力以赴,要不然到時候離開流雲武院的時候。相信也會如他們這般不甘與不舍吧!

看著葉浩等人眼中的若有所思,劉如峰有些滿意的點點頭。沒有緊迫感,就沒有動力源泉。不像從蹈這些失敗者的覆轍,就必須全力以赴的迎戰每一場戰鬥。不管輸贏,只要不要讓自己後悔就沒有遺憾!

第二天一早,葉浩四兄弟整裝待發。隨同劉如峰以及另外的三十九人一同向演武區走去,臨出發前劉如峰很是做了一番動員。

來到演武區四座擂台下的時候,其餘大部分武院已經到來。葉浩看到其它的武院,每個武院的人數都是自己這邊的一二倍,內心卻有些黯然。因為武院的總體實力太低了,根本就沒有與其它武院相比的實力。

葉浩也知道這是因為背靠萬獸山脈的原因,生於青山鎮的人,基本上一旦被檢測出沒有什麼武道天賦。就會自動退學,加入傭兵聯盟。成為一名傭兵,前往萬獸山脈做任務賺取日常花銷。

就在葉浩想著這些事的時候,流雲武院的院長薛紫杉再次登台。先是恭喜了下一萬名出線的學員,又再次鼓勵了一番。最後一抬手,一個巨大的球體出現在一號擂台下方。

薛紫杉面帶微笑的道:「這次的抽籤與第一輪不同,武院之間不再分擂台號。也就是說,第二輪的戰鬥會隨機抽取。氣運球中有一萬顆圓珠,其上刻有一到五千的數字。凡是抽到相同數字的學員,以順序依次上擂台比武。現在由人數最多的武院開始抽籤,以此類推!」

聽到這話,大部分的武院都沖著青山武院的方向露出一絲嘲笑。劉如峰更是臉色發黑,只不過卻敢怒不敢言。

就連葉浩等人也感覺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畢竟被這麼多人圍觀嘲笑。任誰也有些受不了!

(PS:第二章到,求票!) 一萬人依次抽籤,葉浩所在的青山武院是最後一波。當葉浩上台時,清晰的感覺到來自四面八方的目光。其中有審視,有嘲諷,有猜疑,更有人公然的挑釁。

對於這些目光,葉浩並沒有理會。反而一臉風輕雲淡的表情,從氣運球中抽出了一個極為靠前的字數「三」號。

隨後跟一旁統計號碼的教習做好了記錄,葉浩才走下擂台。隨後是王蠻三人依次抽籤,王蠻抽到了三百八十一號,田明抽到了一千一百三十號,田亮抽到了三百三十二號。

抽籤結束后,就迎來了第二輪同時前四場戰鬥。四座擂台,對應著一到四號簽位。葉浩這次又被分到了三號簽,越眾而出。先是摸了摸擂台下面的柱子,自言自語的道:「看來我與三這個數字還挺緣!」

話落,葉浩就走上了擂台。同時也發現了此次的對手,竟然是來自於流雲武院的學員。而且還是一位看起來極為強大的武者,通過靈魂探查的反饋。使葉浩清晰的得知了他的實力,竟然是氣武境八重!

看到葉浩走向擂台,眼尖的泰迪武院頓時涌了過來。這葉浩是殺了蔡晟才得到狠人之名,從而走進了大眾的眼中。本來就是泰迪武院的仇人,後來又發生了蔡家懸賞的事情。是以這些知道內情的學員,都想去觀察一下葉浩的真正實力。

如果有機會,這些學員並不介意斬殺葉浩從而獲得蔡家的封賞。而此時四座擂台的八位比武學員已經到位,各武院之間也不再限制各自的隊伍。想去哪觀看都行,是以只見那流雲武院的學員,竟然大部分都湧向了三號擂台。

邊走還邊吼道:「快點去佔位置,沒想到郝成學長竟然今天就有戰鬥。作為年度大比的第二名,能看見郝成學長戰鬥的卻不常見。」


於是,一個非常怪異的現象出現了。其它三座擂台下的觀眾寥寥無幾,可葉浩與那郝成的三號擂台下面卻圍滿了人,里裡外外至少有六七千觀眾。

「你們說郝成拿下葉浩,要幾招?」

「我看不出十招,這葉浩雖然實力不錯。當初斬殺過胡志,表現出來的是氣武境三重巔峰實力。後來又斬殺了泰迪武院的蔡晟,表現出來的實力是氣武境四重。不過跟郝成學長一比,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不見得吧,我看也就五招。郝成學長擁有氣武境八重的實力,面對氣武境四重的武者。足以碾壓葉浩。」

「要看我,就一招就足以讓這葉浩落敗。不過要想斬殺葉浩至少要三招,遇到郝成學長那是葉浩倒霉!現在誰不知道,郝成學長的家族與蔡家有生意來往。」

擂台下的第一圈觀眾是由青山武院、泰迪武院、流雲武院的三院學員組成。其後的數圈人是由不同武院組成,這些人的討論聲匯聚在一起。足以形成超級雜亂的噪音,好在有陣法隔音,葉浩與那郝成都沒有被影響。

「不會吧,老大這麼倒霉!竟然抽到了流雲武院年終大比的第二名!」王蠻小聲的嘀咕道。

「老大的實力只比這郝成低了一重,並不是沒有勝算。要知道,老大的戰鬥力可是超強!」三個月中,葉浩時常與王蠻三人切磋。對於自己隱藏的實力更是坦誠相告,是以田明比較了解葉浩的實力。

田亮一臉笑道的道:「咱們要相信老大,這絕對是一場讓老大名動四方的戰鬥。」

「老大!」是王蠻三人新研究的稱呼,畢竟叫「浩哥」顯得不威風。老大就不一樣,就好似一個幫派的魁首。給人一種威風八面的感覺,是以葉浩阻止了幾次無果,也就聽之任之。

聽到田亮的話,王蠻與田明一臉贊同的點點頭。不過卻沒有注意到遠處的夜天,此時正一臉狂喜的看著擂台上的兩人。從剛才聽到流雲武院學員的一些議論后,夜天就陷入了狂喜中。

現在只能葉浩被那郝成斬殺,夜天就從此少了一個心腹大患。今後也可以高枕無憂!

擂台下方的蔡康,此時也是一臉的振奮。想到葉浩一會可能會被擊殺的場面,就忍不住想要仰天長嘯。

郝家確實跟蔡家有生意來往,當初蔡晟被葉浩擊殺時。這郝成還去參加了葬禮,並跟蔡康的父親保證,只要在擂台上遇到葉浩。絕對會將其擊殺,為蔡晟報仇。

沒想到當日的一句話,卻能成真。蔡康知道自己是沒有實力報仇的,是以對於郝成與葉浩接下來的戰鬥無比的專註。只要這葉浩一死,蔡康就會通知家族。

此時擂台上的郝成,也是一臉的玩味。沒想到當初的一句戲言,竟然有實現的可能。郝家與蔡家的關係一般,主要是有生意來往。當初蔡晟被人擊殺於擂台之上,郝成隨同父親一起去弔祭。假模假樣的保證只要在擂台上遇到葉浩就幫蔡晟報仇,這是基於葉浩的境界實力只有四重的基礎上。

如果擊殺蔡晟的人是聶鋒,那個擁有氣武境九重實力。年齡又比自己小七歲的妖孽,郝成才不會打這個保票。

裁判上前讓葉浩與郝成簽訂生死契約,隨後又宣布了開始比武。

不等葉浩動手,郝成就先開口道:「你就是葉浩?那個被譽為狠人的天才武者?」

「天才不敢當,狠人也不是我所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葉浩淡淡的道。

「好一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可知那蔡晟與我的關係?今天你抽到我算你倒霉,不想死的話你現在可以選擇認輸。不然等我攻擊時,你就沒有再開口的機會。」郝成的一身強大氣息,緩緩的釋放。好似是一頭沉睡的妖獸醒來般,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一股無形的威壓籠罩在葉浩的身體,這股威壓氣息雖然強大,可想要壓到葉浩卻不可能。不說有大道魂鍾護體,單說葉浩此時也有氣武境七重巔峰的實力,更有堪比一品九階靈器的身體強度。這高出一重的威壓,根本就奈何不了葉浩。

「哦?看來你是想為那蔡晟報仇啊!不是我小看你,想讓我葉浩低頭認輸的還沒出生呢!」葉浩此時也放開了《斂息技》,使自己表現出來的氣息與威壓逐漸的增強,連續跨越了三重。直至氣武境七重才停止,其實葉浩此時已經修鍊至氣武境七重巔峰。還差六絲真氣就達到圓滿,不過葉浩並沒有全部展現出來。

觀戰的元武境以上武者,都能感覺到壓迫到葉浩身邊的無形威壓。竟然被葉浩緩緩的頂了回去,最後葉浩與郝成的威壓,在兩人的正中間停了下來。

感應到葉浩展現出來的實力,郝成好整以暇的目光頓時一凝。不過在得知葉浩只有氣武境七重的實力后,又悄然的鬆了口氣。只要比自己實力低,郝成就有信心擊殺葉浩。


「看來你隱藏的很深嘛!竟然有氣武境七重的實力。難怪可以輕鬆的斬殺胡志與蔡晟,不過這些對我來說都沒有。現在給你個機會,跪下向死去的蔡晟叩三個頭,我可以讓你死的體面點。不然的話,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擂台下的觀眾聽到郝成與葉浩的對話,頓時嘩然。誰能想到那個狠人,竟然有氣武境七重的實力。就算是青山武院的劉如峰也沒有想到,這葉浩竟然隱藏的如此之深。

同時其它武院的負責人,心裡也有一個疑問。什麼時候鎮級武院,能留住氣武境七重的學員了?這不合理啊!總所周知凡是實力達到氣武境二重以上的學員,都會申請進入流雲武院深造。因為鎮級武院根本沒有那麼龐大的師資力量,來給這些天才一個好的修鍊環境。

「我沒聽錯吧,這葉浩竟然有氣武境七重的實力。太誇張了吧?!」

「這話我也想問,不過既然你說了。就證明咱們沒出現幻聽,看來這葉浩並不能以常理對待!」

「我到是聽說,這葉浩曾經在萬獸山脈得到過奇遇,實力才會突飛猛進的。」

「哦?還有這事!萬獸山脈的傳承,看來這葉浩是想扮豬吃老虎。直接搶奪百強席位啊!」

「說這些都沒用,就算是這葉浩保留了實力。可是面對郝成學長,卻一點優勢也沒有。」

對於郝成的心理戰術,葉浩早已在戰鬥空間中從師父鍾離那裡領教過了。比武決戰前的氣勢很重要,如果是實力相等的雙方。哪一方的氣勢強,就說明哪一方的贏面大。反之則亦然!

可惜有了鍾離的言傳身教,葉浩早已對這一套免疫。一臉嘲諷的笑道:「廢話真多,想要小爺的命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死到臨頭了,還敢猖狂!看來你的些許實力,已經讓你有些盲目自大。那就讓我來讓你知道,天才與庸才之間的差距吧!」郝成沒想到葉浩的心志這麼堅定,並沒有受到自己心裡戰術的影響。

(PS:第一章到,今天卡文傳晚了。請見諒!) 「大言不慚!」葉浩抬起手中的的鋼刀,《追風步》施展而出。化作一道閃電,瞬息間就來到了郝成的面前,當頭就是一刀。

《追風步》原本是趕路武技,不過卻讓葉浩用在了對戰之中。這個靈感來自於也鍾離的戰鬥,葉浩發現只要稍微催動雙腳,灌注少許的真氣就可以使自己的直線速度達到快如風。

當然,如果是拐彎或是近身游斗的話,還是《迷神訣》最適合。一遠一近,存乎一心。郝成沒想到葉浩的攻擊來的這麼快,不過實力強大的他也沒有多想。而是同樣舉起手中的鋼刀橫斬向葉浩的刀柄。

葉浩一矮身,讓過了郝成的攻擊。等郝成的招式用老,頓時身體化為一個陀螺。呼吸間就來到了郝成的背後,鋼刀從下向上撩去。

郝成好似眼睛長在了背後般,身體向前一竄。讓過了葉浩的攻擊,隨後立即回身鋼刀化了一個弧形,斬向葉浩的頭頂。

經過三個月的不斷戰鬥,葉浩已經將《狂浪刀法》、《火焰刀》、《狂風刀法》三套二流刀法修鍊至大成境界。更將其融會貫通在自己的戰鬥意識中,是以在與郝成對戰時。葉浩一會使用《火焰刀》,一會又使用《狂風刀法》,一會又使用《狂浪刀法》。

沒有一個固定的套路,而是見招拆招,見招變招。讓郝成一時間也摸不清葉浩的具體路數,只能也學葉浩一般。見招拆招,一時間兩人在擂台上身影交錯,輾轉騰挪。誰也奈何不了誰!

擂台下的數千觀眾,刨掉其中的幾十位氣武境七重以上的武者外。其餘的眾人都看得如痴如醉,就連擂台下一角的白婉寧與於淼淼,兩位絕世美女的眼中都異彩漣漣。

兩人誰也沒有想到,這個謎一樣的男人這麼強大。出身小地方,卻沒有自卑感。反而遇強則強!每次只要遇到突發事件,葉浩都能挺身而出。不管敵人是誰,葉浩都可以讓自己的實力與之相等。


回想當初見到葉浩的第一面,那個陽光下與惡徒激戰的少年。那道偉岸的身影,就深深的烙印在白婉寧的心中。再加上之後的相處,發現葉浩的身體竟然集合了睿智、風趣、凌厲、堅韌等品質。

開始白婉寧只是對葉浩有所好奇,心裡想的也是究竟是什麼人能培養出葉浩。後來卻在這一點點的好奇中逐漸的沉淪,變成了如今只要一天不見就非常的想念。見到了又不知道說什麼,不過呆在葉浩的身邊又會感覺到很安心。

於淼淼卻沒有白婉寧這麼溫婉,於淼淼從小的性格古靈精怪。不過卻聰明過人,眼光獨到。開始時也只是想交好葉浩,因為葉浩很可能是御廚一脈的傳人。後來卻在不斷的接觸中,發現這葉浩不但沒有貧民弟子出身的自卑,更沒有很多少年得志變猖狂的劣習。是一個很值得交往的朋友,後來得知並確認白婉寧對葉浩有了好感。

處於幫助白婉寧審視一下葉浩的態度,卻沒想到將自己給陷了進去。到如今雖然沒有讓任何人知道,不過於淼淼請知道自己是喜歡上葉浩了。

此時看著擂台上與郝成戰鬥在一起的葉浩,俊秀無雙的面孔。挺拔健美的身姿,看的於淼淼的心如鹿撞。

王蠻三兄弟卻一直在大聲的吶喊助威,在葉浩的幫助下。王蠻三人在這三個月中,可謂是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但自身的體質脫胎換骨般達到了六等巨石,實力經驗與武技都是有了極大的增長。

擂台上的葉浩已經與郝成連續對攻了數十招,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經過了三十多個回合的交戰,兩人隱隱的打成了平手。這讓郝成極為的難堪,畢竟葉浩的實力比自己低了一重。戰鬥力卻與自己相當。

剛才自己還說讓葉浩自動認輸的話,現在想想郝成都自覺臉紅。為了擊殺葉浩,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郝成體內的真氣之旋高速運轉,源源不斷的向雙手供應著強大的真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