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90 Views

「這般下去,豈不是要被五道傷痕消耗完體內的元氣?」陳羽心中浮現一個不好的念頭。

Written by
banner

「果然是邪門。」 從荒野求生開始作妖 ,節日快樂。

一倆歲的時候,依偎在父母的懷裡。

三四歲的時候,試圖脫離父母的束縛。

五六歲的時候,總是纏著父母詢問為什麼。

七八歲的時候,開始和父母頂嘴。

九十歲的時候,學會了如何欺騙父母。

十一二歲的時候,學習著父母的處世之道。

十三四歲的時候,疏遠父母想要自由自在。

十五六歲的時候,總想著別人的父母最好。

十七八歲的時候,認為沉默就是最好與父母的相處之道。

十九二十歲的時候,實現了遠離父母的偉大夢想。

二十一二歲的時候,開始理解父母的心酸。

二十三四歲的時候,想著如何回報父母成為父母的驕傲。

二十五六歲的時候,步入父母的生活,體會做別人父母的不容易。

二十七八歲的時候,變得關心父母懂得照顧家庭。

二十九三十的時候,害怕父母離自己遠去。

三十一二的時候,父母已經老去,遺憾回憶。

三十三四和往後,沒有了父母。

是要懷揣著自己的夢想為自己而活,還是要負重前行為了父母而活。

父母是兒女的,兒女又是父母的。

當你扛不住的時候,總有父母為你而扛住,是珍惜還是悔恨。

沒有絕對的對錯卻有相對的痛苦,先讓自己生存下去,再想著飛。

「嘿嘿嘿,小黑狐,你真是太可愛啦。」

劉海抱著香噴噴的黑狐上了床,輕輕的在黑狐的臉上親了一下。

「晚安,就破例讓你睡床啦。」

劉海思考著事情,找到這隻銀狐犬的主人後自己會不會傷心難過,若是找不到,自己如何帶著銀狐犬生活。

「哎,辦理狗證,還要去打針,這代步工具如何獲取,沒有錢啊!」

來這裡只是為了讓自己解脫釋懷,如今卻得來一隻狗,自己都養活不了自己,如何養活的起別人。

「怪不得不想談戀愛,談戀愛成為了談負擔。」

劉海心中有事,看著黑狐眯著眼睛一副幸福的樣子。多少人從天真開始變得現實,說別人太現實,那只是沒有經歷過別人變成現實時事情。

「若你的主人也像我一樣疼愛著你,那他會不會也很著急。也會為你傷心流淚呢。」

如何選擇,讓劉海為難。

第一種,留著銀狐犬,自己養。

第二種,物歸原主。

第三種,出賣。

第四種,拋棄。


第五種,了結。

還會有第N種。

選擇錯了,將會是無法挽回的局面。

眼睛疼,忍不住流出了淚水,不知道何時,自己的眼睛會不自覺的流淚,總感覺迷糊了眼睛。

日本某處地方。

「么西么西。」

「呦西。」

「搜嘎。」

「嗨。」

這處地方,是日本東京最熱的地方,從來不缺少什麼神仙美女,也從來不缺少什麼勁爆小短裙。

這裡的街道很乾凈,看不到任何犄角旮旯里的髒亂。

優杏風子與西井水子是一對看似很正常的青春美少女,經常會看到他們穿著各種制服彩襪行走在東京最美的街道。

優杏風子嬉笑著看著西井水子。

「水子姐姐今天也是卡哇伊的一天。」

「哈哈,風子妹妹也很卡哇伊哦。」

二位美少女的笑聲傳到了路人的耳朵里。

路人們的表情很特別。

有的面露微笑。

有的在慌忙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有的看著手錶打著電話顯得他很忙。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有的面無表情冷冷的看著他們。

有的向他們靠近偷拍著什麼。



有的咒罵著身邊人。

有的卻異常生氣而哭泣著。

這風子與水子到底是什麼人,為何在這個東京並不缺少美女的地方而被大眾所關注,除了她們的長相特別是每個人心中的完美女神外,最重要的一點,在東京的任何地方都時常可以看到她們二人。

宅男眼中,東京女神應該出現在光碟中,可是卻出現在了東京的每處街道上。

這種感覺給人一種近在咫尺卻高不可攀的挫敗感。

無論是誰,與你心中的男神女神總是擦肩而過,是否曾經也有過搭訕的心呢,一次偶遇,倆次會偶遇,偶遇多了也是否願意打個招呼。

重點來了,看重點。

優杏風子與西井水子手牽手一起又路過了任何人的身邊,他們沒有煩惱的歡笑聲,總給人一種舒適。

來到一處咖啡廳中,倆人似乎在等著什麼人。

東京的咖啡廳中除了提供各種雜誌漫畫以外,還提供各種溫馨的特色主題服務。

其中宅人福利無非就是男女僕咖啡廳陪睡咖啡廳等等色色等等。

「水子姐姐,你說今天的獵物是胖是瘦是高是矮呢。」

西井水子睡眼朦朧,用湯勺輕輕的攪動著瓷白的咖啡杯。

「風子妹妹,期待總比失落來的晚一些,何必當真呢。」

這裡的環境優美,簡單幹凈,完全看不出生活在東京某處地方的那種擁擠緊張。

一名帶著墨鏡的男子在東京顯得格格不入,現在這主流社會,似乎帶墨鏡變得落後掉面子。

男子穿著一身特別正式的西裝加領帶,黑色的皮鞋,黑色的西服黑色的襯衫,黑色的領帶,黑色的墨鏡,黑色的頭髮,黑色似乎在男子身上全部體現了出來,顯得不搭卻看不出不和諧之處。黑色是一種體系,純黑與淺黑這其中的色差又會有多少。

「您好,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男子來到二位女子的身邊,禮貌的鞠躬行禮,貌似這伸手握住對方手的禮節在這裡顯得不太合適。

二女禮貌性的起身鞠躬坐下。

男子依舊帶著眼睛,黑色的披風頭顯得有些落伍。

「今天東京真的很熱,我叫文刀水每,二位小姐姐怎麼稱呼。」

「優杏風子。」

「西井水子。」

服務生禮貌性的和文刀水每打著招呼。

「先生您好,點些什麼。」

男子笑了笑,點頭道。

「買單。」

服務員態度溫和卻有些疑惑。

名叫文刀水每的男子走在前面,西井水子和優杏風子走在後面,來到一處停車初,男子示意女子們坐在無牌黑色小跑車中。

這輛車很特別,沒有品牌,沒有車牌,只是這樣子特別像車而且怎麼看怎麼特別與豪華。

停車廠在地下三層,似乎由於風子與水子穿衣特別少,感覺到了這裡的寒冷。

忍不住的緊了緊這套小號空姐制服。

男子並不在乎二位女子的衣服穿的是否裸露,身材是否凹凸有致膚白貌美,態度平淡冷漠。

「二位請進。」

這話讓風子與水子有些疑惑。

「請進?!」


男子打開車門,示意讓她們進入,幽暗的燈光下,男子顯得低沉與冷漠。

風子與水子互相看了一眼,坐在了後座上。

男子文刀水每把車門輕輕的關上,坐在副駕駛上,關好車門。

風子與水子緊緊握住了對方的手,車子沒有啟動,只是車窗外不斷的變化著風景,地下車庫的車消失不見。

車子來到一處光照黑暗的地方,此處的黑暗在東京真是少有,劉海從副駕駛上下來,打開後車門,示意讓風子與水子下車。

前方不遠處的小店,寫著。

「佛向善。」三個紫色發些藍光的字。

文刀水每輕輕的推開門,門內無人,男子邀請風子與水子坐在木桌上,端上熱氣騰騰的香茶示意二位女子品嘗。

文刀水每把房間的煤油燈用金針挑了挑,這裡太黑,根本看不見什麼。

「哎,東京這個地方,真是很熱。」

優杏風子緊緊握住茶杯,慌張的看著男子。

「你,你怎麼和之前不一樣。」

文刀水每笑了笑。

「此一時彼一時,之前接待你們的我白衣服白襯衣白領帶白皮鞋,那是因為佛緣的善良。」

西井水子慌張的喝下茶水。

「這,這難道就是報應的惡果嗎。」

男子笑著。

「這個世界上,每個地方都有佛向善黑白堂,早之前也和你們介紹過這個地方的好處與壞處,只可惜你們卻墮落了。」

佛向善黑白堂,當你遇到白西服白領帶白皮鞋白襯衫的人時,那是因為你心中的善良召喚出了他。相反,當你遇到黑西服黑領帶黑皮鞋黑襯衫的人時,那是因為你曾經的善良變成了邪惡。

文刀水每嘆氣,搖頭,為她們又滿上茶水。

「你們就是所謂人體絞肉機,一個是上面,一個卻是下面。」

回憶中。

「我們這是在哪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