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95 Views

“你喜歡就好。”龍肖笑着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好吧,今早上請你去吃蔥燒雞湯麪吧。”四海說完轉身進了大堂。

“對了四海,那公主讓我給你帶好呢,看來你倆關係不錯啊。”龍肖跟了過去說道。

“賢公主可不是你想象得那麼簡單。”四海突然站住看着龍肖說道。

“爲什麼?”

“皇帝只有這一個妹妹,是皇帝最信任的人之一。我沒猜錯的話,她定是想要招募你吧?”

“沒錯,她在白月樓上看了我與那西域武士的比武,便派人尋了我去,問我是否入了哪家勢力。”

“賢公主府是皇帝一手培養出來的勢力,如今已經招募了不少高手。與公主府一派的還有一個極其重要的人,那人就是袁崇將軍。”

“袁崇將軍?!”龍肖驚訝地說道。 我看著不安地坐在米婭旁邊的維羅妮卡——一個長著貓耳朵的『人類』少女,她一開始並不同意讓我們把她送回去,而且非常堅定,可是聽到了遠處一聲來自藤狼的嚎叫后,她就顫抖著同意了。

於是我們便拉著維羅妮卡回到獸人部落,但是…那個貓耳朵真的很讓人在意啊!超~~~讓人在意的啊!我在坐車的途中幾乎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那雙耳朵,想問卻又怕冒犯了這個少女,而我也注意到了其他同伴那想看卻努力把目光轉向一邊的表情,估計他們也是超級在意。

「那個……」我終於忍不住了,猶豫的說道「維羅妮卡…是人類吧?」

「誒?對不起!」少女好像被我嚇了一跳,她看了看我,低下頭摸著奶油色頭髮上的貓耳說道「對不起……」

「不不不,啊啊!果然是我問了不該問的問題吧,真抱歉……」我用力的揉了揉額頭,果然果然,這種問題怎麼能隨便問呢,她一定對這樣的問題很敏感吧。

「那個,對不起,我…我不是純血統的人類,那個…我的母親來自另一個位面,父親是中部大陸的商人…母親在我剛出生后就走了,而父親他,過了幾年也不知所蹤,嗚嗚…對不起。我從小就在各個好心的大叔大嬸家裡生活,可是我們生活的小鎮被魔化的狼群攻擊了,之後我就一個人流浪…之前被奴隸販子抓到,那些人想要把我賣到南部大陸的海盜島,可是…他們遇上海難死光光了,嗚嗚,每一個和我呆在一起的人都會倒霉,所以我才,我才不想讓你們…嗚嗚…對不起,對不起。」說完,維羅妮卡可憐的哭了起來。

而我撓了撓頭髮,伸了伸手,嘴巴動了動,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安慰她或者緩解這該死的尷尬,難受的就如同地獄之火在我肚子里燃燒一樣。

話說,這女孩的身世倒是和我有點相像,但是超級可憐的…啊啊,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好想讓人好好地安慰她啊!

「放,放心!」我終於開了口「我們都是一群倒霉到極點了的傢伙,不會再倒霉的啦。」

「真的嗎?對,對不起。」少女的眼裡突然亮起了希望,好像把我的話當真了一般,我為了安慰她,認真的點了點頭:「真的!」


維羅妮卡再次低下了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今天的雨林依舊是那麼的有生氣啊!」遠遠地,我們隔著車就聽到了祭司的喊聲「所以我們就來遵從祖先的指示讓這吵鬧的叢林安靜下來吧!狩獵,吼嚕!!!嗚噢噢!!!」

我的眉毛挑了挑,祭司的話不管怎麼樣都那麼的讓人想吐槽。

老范把車停在了一群準備外出狩獵的獸人旁邊,然後我打開車門跳了下去。

「啊,這不是那些個人類么,本祭司還以為你向其他勇士一樣一去不回了吶。」祭司高興地看著我們,而我在心裡默默的吐槽:不不不,那群人明顯只是和我們一樣想要躲你遠點。

維羅妮卡走了下來,她鞠了個躬:「對不起,祭司大人。」

祭司看上去更高興了:「啊!是維羅妮卡阿卡呼啦個唧唧啊!」

「名字後面的那一大堆是什麼啊啊啊!」我終於忍不住,用手指指著祭司大聲的吐槽了出來。

「獸人語。」祭司張開了雙臂,一副神聖無比的樣子「是被一個偉大的部落領導者無意中撿到然後收養的意思!」

【-999】

如果這是一款rpg的話,我的腦袋上方一定會清清楚楚的出現這個數據外加閃光特效。我好像被徹底擊敗了一般全身無力的垂了下去,米婭連忙把我拉了起來,而祭司此時又轉了過來。

「那麼,勇士們!又一個神聖的任務即將交付於你們,歡呼吧!」

「歡呼你個鬼!」老范終於也忍受不了了,他跳了起來,給了祭司肚子上結結實實的一腳——而後面的獸人們沒有保護他們的大祭司,而且有幾個甚至還小聲的歡呼了一下。

「誒~~!對,對不起!」老范的飛踢把維羅妮卡嚇了一跳,她手足無措的看著佝僂在地上的祭司,而祭司揮了揮手,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呵呵,只有這樣程度的攻擊怎麼會傷到我呢。」

砰砰砰~

漢特掏出左輪在手指上轉了幾圈,然後開出了三槍,把祭司頭頂上的羽毛打飛了出去,阿加雷斯用長槍把他的帽子捅了個通透,而里奇則牢牢地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哎喲,這才像話嘛。」祭司繼續耍帥的說出了這句話,然後疼痛就超過了他的忍耐極限,他慘叫著四處奔逃,想把里奇甩下去。

【-MAX】

我的吐槽之魂經受了這麼一大打擊,徹底的熄滅了下去——我已經完完全全的無語了。

「好了好了。」還是拉邦揮著手招呼里奇跳下來「讓祭司先說說這個『神聖任務』到底是什麼吧。」

「呼哈~呼哈~」祭司氣喘吁吁地抬起了手,努力繼續做出神聖的模樣「這個神聖的…咳咳,總之,就是維羅妮卡交給你們了。」

可能是因為太累,他說到一半就放棄了用神聖語氣說話,但說出的內容讓我和維羅妮卡同時發出了驚呼:「誒?!」

「對,對不起,維羅妮卡做錯什麼了嗎?都,都是我的錯!請祭司原諒維羅妮卡!」維羅妮卡著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祭司搖了搖頭,表情少有的變得正經起來說:「不,維羅妮卡阿卡呼啦個唧唧,你應該回到屬於你的人類社會當中去,而不是在這裡和我們呆在一起。」

「可是,對不起……」

祭司把頭轉向我們,嚴肅地說道:「勇者啊,你的善良心靈已經被證明,請你答應我,一定好好照顧維羅妮卡。」

「啊?啊…..」我看了看永遠是那麼可憐兮兮的維羅妮卡,實在是讓人無法拒絕「嗯,我保證,把她送回人類社會,好好安頓她。」

於是,維羅妮卡加入了我們。

我、拉邦、米婭、范倫鐵恩、阿加雷斯、漢特、里奇、蔓藤、維羅妮卡,九個人…不,八個人一條狗,其中還有三個不太算是人的我、蔓藤和維羅妮卡。

啊,我們好像都快變成一個種族各異的環世界旅行團了呢。 黑白相間的連衣裙,特製的白色防塵手套與白色絲襪,還有頭上的喀秋莎。

完全的女僕打扮,而那頭上的貓耳和從連衣裙下面淘氣的探出來的尾巴更是增添了萌度,雖然貓耳女僕什麼的有點老套,但是萌的東西總是那麼萌嘛——這就是我看著自己在車裡半天才換好衣服的維羅妮卡的感想。

啊,該死,進入宅男模式了,上次回來的一部分知識裡面也有奇怪的東西啊……

「對,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對不起…」而衣服的主人維羅妮卡依然那麼的弱氣,她不停地抱歉,米婭看著那身衣服,臉上充滿了疑問卻又不好意思問的樣子。

「這…對不起!」維羅妮卡好像也注意到了米婭的目光,她匆忙的解釋著「因為以前的衣服臟掉了,只能穿這件從奴隸販子那裡帶來的衣服了……對不起!」

宅男模式,ON!

我看了看維羅妮卡,然後用手指比了比——嗯嗯,完美的比例,非常適合!於是我用專家般的語氣說道:「不不不,你非常適合這件衣服呢,嗯,應該說是完美的!我看就穿這件就好了!」


於是米婭鼓起臉頰捏住了我的耳朵,而她的身高只能蹦起來才能夠到我,所以當她抓住我的耳朵之後我只能彎下腰來讓它不被米婭直接給揪下來。

「痛痛痛~」

「哼~!」米婭鬆開了我,但依舊氣呼呼的,我揉了揉發痛的耳朵,立刻裝成什麼也沒發生的樣子,嚴肅地說道:

「好,自我介紹之前也都做完了,那麼,咱們現在就出發吧!」我站在駕駛座旁邊,拍了拍老范的肩膀,老范應了一聲,就控制著蒸汽車轟鳴的離開了獸人部落,四周的雨林迅速的向後移動著,而我注意到維羅妮卡坐在角落裡一個人目不轉睛的看向外邊。

「怎麼了?」我遠遠的問道,沒有走向前去,而是坐到了米婭身邊,因為我怕嚇壞了這個膽小的貓咪女——順帶一提,這是老范起的外號,不是我!

「對,對不起!」即使是這樣,維羅妮卡好像還是嚇了一跳,她連忙說道「我…第一次坐在這樣的車裡還有心情看外面,所以,一不留神就愣住了…對不起。」

「怎麼會?」米婭好奇地發問了,可是我有種氣氛會冷下來的預感……

「因為第一次坐車,是被奴隸販子抓到了,雖然沒有受到傷害,可是被裝在籠子里…而上一次,因為——對不起——害怕你們吃掉我,所以完全處於失神狀態…對不起。」

果然,我的眉毛無奈的挑了挑,然後用開玩笑的語氣嘗試打破沉默:「我們才不會吃掉你,漢特也頂多會把你當成獵物來狩獵哦~」

「嘿!」漢特抱怨的嚷了一聲,維羅妮卡脖子一縮,就連耳朵也顫抖著蜷了起來。

「喂喂,開玩笑的!」我連忙向維羅妮卡擺手「我么不會傷害你啦,我保證!」

「笨蛋啦!」米婭用小拳頭打了我的肩膀一下,然後從我身邊擠過去安慰起了維羅妮卡。而蔓藤也走了出來,想要幫忙,但結果無異議的是靈體形態的蔓藤把維羅妮卡嚇得差點暈過去。

我撫了撫額頭,啊,天啊,接下來的旅途一定會更熱鬧吧——而這個『更』我是指十倍以上的。

——————————————————————————————————————

和我之前預料的一樣,維羅妮卡幾乎對於任何事都害怕至極,比如說老范的突然剎車,我的一個小問候,路邊的兩頭叢林黑豹……

呃,雖然最後一個害怕也是無可厚非的啦。在幾分鐘前,兩頭看上去足足有幾百磅重的黑豹擋住了我們,在這雨林里我們自然是無法繞道,所以我只好小心翼翼的嘗試趕走他們。

「沒…沒問題嗎?對不起。」維羅妮卡在車門那伸出半個小腦袋看著我,擔心地問道,而米婭則毫不在意的抿了一口紅茶,看錶演一般的看著我的動作,還招呼了維羅妮卡加入她。

「噓…噓噓……」我輕輕地噓了幾聲,然後緩緩接近那兩頭黑豹——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我可不想那麼容易驚動那兩頭黑豹,而對方正目不轉睛的看著我,看不出他們在想什麼,不過我估計他們是在想怎麼才能一下子把眼前的人類給幹掉,然後好好的享受大餐。

該死的,看著兩條黑豹身上那一條一條的肌肉,我毫不懷疑他們能把一頭熊給撕碎!

「嗷~嗷~~~」

而在我正要嘗試悄悄走到他們身邊時,兩隻黑豹卻突然大吼一聲,在我敏銳的危機感應之下,我立刻一溜煙跑回了車上——是危機感應,不是害怕!

「誒嘿嘿……」我看著車上同伴們的目光,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嘿!老闆,你不是殺過龍么!幹嘛怕這兩條小豹子!」老范不爽的大喊,但他剛才可是安安全全的坐在車上的。

「那是在變身狀態,不一樣的好么!」我惱羞成怒的反駁「再說了,那個正常人類會和兩隻不站起來都到我胸口的超大黑豹較勁?」

「對不起……」維羅妮卡卻突然弱弱的說「我可以,試一試,對不起。」

我們都奇怪的偏過頭,而拉邦更是連連擺手:「別傻了,孩子,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對,對不起!」維羅妮卡把頭低了下去,顯得很不好意思,我猶豫了一會,然後用豁出去的表情說道:「啊啊,不就是兩條豹子么,我和你一起去,既然維羅妮卡說有辦法,那麼我相信她。」

我這麼說是因為我實在是不想再次打擊維羅妮卡這個可憐的女孩了,而維羅妮卡好像愣住了,嘴巴微微的張著,直到我叫了她三次她才反應過來。

「走吧。」我說著,再次打開了車門,和身後的維羅妮卡一同走向了那兩隻巨大貓科動物。

「嗷嗷~~」 當朝有兩大將軍手握重權,鎮國大將軍和輔國大將軍,鎮國大將軍帶甲軍攘外,輔國大將軍治府兵安內,都是跟了兩朝君王。

袁崇將軍便是朝廷倚重的鎮軍大將軍,他從軍四十餘年,曾無數次帶兵西征平叛了西域蠻族和北域蠻族外敵的叛亂,功勳卓著,是朝廷攘外的頭號大功臣,聞名於玄國上下。當年賢公主遠嫁西北蠻族首座單于,還是袁崇將軍親自帶隊送行,一路上對公主照顧有加,可謂是用心良苦,既給了賢公主體面,又彰顯了我玄國國威,讓西北蠻族不敢造次,以最高禮數迎娶大唐玄國公主入族。

“袁崇將軍雖然年事已高,但是手握兵權,與賢公主聯合是極強大的一方勢力,而且你可知道賢公主和袁崇將軍所屬哪派?”四海問道。

大唐玄國經過十來年前的兵變後,朝中各大勢力均有大幅損傷,新上任的皇帝又鑑於自身的奪權前史之鑑,對拉幫結派極其反感,在朝中力挫拉幫結派的勢力,京都各族深諳其道,明面上相互交好,一片天下太平美好局面,但千百年的積弊怎可一日消除。

大風家族自然是朝中頂大的勢力,無數實力較弱的靈族紛紛趨之若鶩,傍上這條大腿。再加上與輔國大將軍青力將軍交好,權勢一時無兩。

白家繼承張家的朝中地位,成爲正道門下的第一大家,門客衆多,尤其是與道門後起兩族孫家王家以及司家的命運與共,成爲當朝道門的最大勢力。

靈族水龍火龍金鳳四狼一族仗着血脈強橫,族中實力強者衆多,不屑委身成爲他族附屬,自成一家,再加上在朝中擔任官職脈絡甚廣,勢力也是不容小覷。

而賢公主與袁崇將軍似乎並不屬於這三方勢力的任何一方。

袁崇將軍年事已高,放在前幾朝來看,早就可以卸甲歸鄉安享晚年,再不濟也已經有了後繼之人大權旁出,但如今看來並不如此。

袁崇將軍有三子,大子袁崇刀鋒剽悍神勇,當年被稱作袁崇將軍第二,是被看好接任鎮軍大將軍的最佳人選,只是沒想到在一次帶兵禦敵過程中中了三位修行者的伏擊深受重傷,並且被蠻敵取走了右臂,回朝後便不再軍中任職,在朝裏任職兵部侍郎,顯然已經放棄繼承鎮軍大將軍的念頭。

二子袁崇木長天資聰穎,樣貌白皙出衆,與將軍府裏一羣大老粗有些格格不入,是將軍府祖奶奶的心尖尖,只是木長生來體弱多病,六歲那年突發怪病臥牀不起,請遍了京城的名醫都不見好轉,甚至尋了來去山大法觀的觀主來看,可觀主也是搖頭不語。

後來機緣巧合遇到一個雲遊僧人,那僧人在家待了七七四十九日,讓將軍府裏挑了七七四十九日的長明燈,竟真的把人治好了,但是說袁弘木長佛緣深重,必入佛門纔可活命。

將軍府的祖奶奶哭成了淚人,袁崇大將軍愣是擋住了全府的反對,忍痛讓那破袍子僧人給帶走了,至此多年不再有任何音訊。

三子袁崇劍鳴六歲開竅入道,入了來去山的大法觀修行,如今已是十年,皆傳劍鳴早已晉入洞玄,本命法器便是一柄湛盧長劍,劍意凌然,御劍穿行間悲鳴陣陣,不負他的名字。近幾年有傳聞稱等他晉入知命便會返回軍中效力,甚至會繼承父親的衣鉢。

可傳聞畢竟是傳聞,袁崇將軍年事已高是真,無子在側也是真,雖說手下副將偏將衆多,但找出能擔當重任的,於民心於聖心似乎都太難。

“皇帝極寵賢公主,而賢公主與袁崇將軍關係密切,這麼說來,他們是皇帝那一派?”龍肖問道。

“沒錯,雖說朝中各派都是依附皇帝的,但是真正能夠在皇帝手中掌控的並不多,朝中各勢力都是牽一髮動全身,而賢公主和袁崇將軍便是皇帝的嫡系力量。”

“你這都是怎麼知道的?”平時沒怎麼見四海結交宮中的人,但是似乎她對什麼都很是瞭解。

“白南無是國子監祭酒,白玉佛是禮部尚書,我與賢公主認識了也有幾年,你說我是從哪裏知道的。”四海覺得龍肖的問題問的有點傻,嗆了他一句。

“好吧。”龍肖知道自己這個問題確實有點傻,但他的目的自然不是這個,既然對宮中事情知道的這麼清楚,那爲何極少跟自己說念公主的事情呢,於是他摸了摸腦袋繼續問道:“那念公主近況如何?”

四海聽到龍肖的問題,眼神稍有些閃爍,頭轉向一邊不再看龍肖,隨口說道:“皇帝給她請了老師,已經踏入修行之路。”

“這些我當然知道,除了這些就沒有了?”龍肖感覺四海有事情瞞着他,聲音稍稍大了些。

四海轉過頭來看着龍肖有些急切地樣子,輕嘆了一口氣說道:“告訴你也罷,只是白玉佛說你們現在還不是見面的時候,你得再等等。”

“好,你快說。”聽到四海這麼說,龍肖心裏越發焦急,眼裏冒着光急切地說道。

“如今念公主已經入了國子監,而且還在皇家武閣修行。”四海看着龍肖說道。


“國子監,白南無是國子監的祭酒,那念兒豈不是就在白南無手下。”龍肖越想越激動,用力搓着手說道:“國子監府建在宮外,就在朱雀大街十一巷,想要與她見一面豈不是容易得多了?”

“剛剛跟你說了,你們現在還不是見面的時候,而且念公主身邊一直都有宮裏的人,你的出現絕對會對公主的處境不利,白伯說你們最好的見面方式,便是在那宮宴上。”

龍肖靜靜想了下,說道:“你放心,我是不會私下去見她的。”

“距離白家內閣比武還有三日了,你得準備準備了。”四海說道。

“昨夜我去密室尋了半天也沒見到有關那兩件法器的書籍,看來這法器是沒時間修習了,還是趁着這兩日鞏固鞏固境界吧,雖說晉入了洞玄,還是很不紮實。”

“白家內閣除了你我還有兩人晉入了洞玄,而且他們兩人晉級已久,咱們兩個都進前三怕是不太容易,算了不想了,先去吃飯吧,我肚子開始叫了。”四海搖了搖手腕上的鐲子,推開門走了出去。 「嗷嗷~~~」

貓咪果然就是貓咪。不管是巨大貓咪還是人形貓咪,貓咪就是貓咪……在維羅妮卡旁邊,兩條巨大的黑豹像兩隻小貓一樣翻滾著撒嬌,而維羅妮卡毫無危機意識無視那閃亮鋒利的大爪子的和它們打鬧著,不過幸運的是,黑豹好像非常克制自己,不用那鋒利的爪子傷到她。

「呃…維,維羅妮卡?」

「誒?啊,對不起!」維羅妮卡停下了和兩隻大貓的開心的打鬧,不捨得揮了揮手,兩隻黑豹打了個無聲的哈欠,然後搖頭晃腦的走到路的一邊去了。

「嚯,還真厲害!」老范驚嘆著,然後抓住機會重新啟動了蒸汽車。

米婭看著走上來輕輕坐下的維羅妮卡,興緻滿滿的問道:「維羅妮卡?你是怎麼辦到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