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81 Views

「笑話,我豈會……」聲音戛然而止,林一峰的面龐上布滿了震驚,道:「這……怎麼可能!」

Written by
banner

下一刻,林一峰眼耳口鼻中皆是有黑血不斷流出,身體顫巍巍的倒了下去,一雙眸子還是緊緊的盯著田青青。死不瞑目。

看著林一峰那凄慘的死狀。眾人這才明白眼前這白衣飄飄的女子竟然是一名毒師,怪不得她先前一直都不近身作戰,毒師一向都是神出鬼沒,根本不需要這般作戰。

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毒藥。藥效發揮的如此之快。連讓林一。知最後反擊的機會都沒有,一時間,不少人看向田青青的目光皆是變換了。如若在接下來的比試中遇見這女子,一定要倍加小心才行。

「田青青獲勝!」裁判高聲宣布了結果,田青青亦是淡然的走下台去,瞧著面帶笑容的關心她的親人,她的嘴角亦是不自覺揚起。

敖宇翔看著台上林一峰的屍體被清理走,眼中浮現了一抹憤怒,道:「廢物!竟然連一個女子都解決不了,先前還在我的面前吹捧,死了也活該!」

本想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出一出風頭,現在倒好,天譯國的學生根本就是踩著他們出風頭,連自己的大哥都死了,此次他們秋境國實在損失慘重!

「青兒,你這一戰可是讓敖宇翔氣瘋了啊。」王若千輕笑道,秋境國那邊的情況被他看在眼底,說起來他們此次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他們既然對小葵做出了那樣的事來,自然做好了被我們報復的準備。」田青青淡淡道,顯然對秋境國的弟子並不感冒。

「這種子戰一共分三天進行,今日只要再參加一場比試,便可以休息了。青兒,交手的時候你可有什麼問題,如果應付不了的話,倒不如就不參加,哪怕再等等也無礙。」囚木琴關心的問道

「放心吧,我可以的,我準備今夜回去參悟一下其他天賦屬性,如果成功的話,明日的比試我也能有不小的把握。」

見田青青心意已決,囚木琴微微點頭,「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一連二十五場比試,凌霄霄,祝融南,軍焰和鄧寶強也是依次上場,毫無意外,以他們的實力輕鬆獲得了第一場比試的勝利,尤其是凌霄霄,他的表現可謂最為優秀的。

在這新生種子戰的比武台上他竟然能夠一招將凌天界初期的高手給制服,引得了眾人的關注,就連校長雲飛場等人眼中也浮現了一抹異彩,這樣的好苗子當真少見!

第二天,當田青青第二次站上比武台的時候,看著自己的對手啞然失笑,因為她的對手竟然是凌霄霄!


兩人站在比武台上,嘴角皆是洋溢著笑容,台下人倒是看的發怔,這兩人一直不動手,只是看著對方笑著,以往可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我認輸。」凌霄霄突然出聲道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皆是愣住了,這凌霄霄乃是他們最看好的學生,在他們看來,此次所有的學生當中就數凌霄霄的實力最強了,可現在比試尚未開始他竟然就選擇了認輸?

只有江楓棉以及部分學生知曉這是怎麼一回事,田青青和凌霄霄兩人的關係可是非比一般啊,這場比試自然不可能打起來凌霄霄認輸實在不難理解。

裁判雖然心頭訝異,可凌霄霄已經說出這樣的話來,立即宣佈道:「田青青勝!」

第二場比試田青青就這般輕鬆的獲勝了,她倒也沒有和凌霄霄爭,以三哥的實力,接下來的兩場比試必定能夠獲勝,看清形勢,無疑是非常重要的,她又何必逞強呢。

原本不解的眾人看到兩人下台後有說有笑的模樣也是明白了過來,倒是小劉老師看的驚訝,田青青與對方充其量不過認識一年罷了,對方竟然能夠因為她而認輸,實在了不得。

祝融南,軍焰,鄧寶強,囚第二場比試皆是以獲勝而告終,而幾人下手都留了幾分餘地,因而並沒有將對方斬殺。因為幾人的關係,天譯國和靈龍國的學生在交手的時候都沒有下死手。

兩天的新生種子戰結束后,原本的弟子幾乎少了二分之一,瞧著認輸銳減的隊伍,大家的心頭都有幾分感慨,卻沒有人選擇退出。

田青青回到屋內后直接進入了春回大地中,她想要嘗試著參悟其他天賦屬性,一旦成功,明日的比試她也能多幾分底氣,一夜的時間就在田青青的參悟中度過。

當田青青從春回大地中出來的時候,她的面上多了一分自信,一夜相當於五天的參悟,著實有了不小的進步,正如囚木琴所說的那般,她參悟起其他屬性來簡單了不少。昨夜的她潛心參悟火屬性,並且成功達到了第二重。

比武場依舊熱鬧,比起前兩日,今天的人似乎格外的多,經過前兩輪的篩選后,接下來的比試無疑更加的精彩,因而大家都不願意錯過這精彩的一幕。

第三場比試,田青青排在了最前,當田青青從隊伍中走出來的時候,靈龍國隊伍中一道身影也是緩緩從中走出,然而眾人看清此人的相貌時,眼中皆是浮現了一絲擔憂。

「這傢伙還真是夠倒霉的啊,碰上李大海,連老天都要收拾她啊。」敖宇翔一臉看好戲的表情,連帶著身後秋境國的弟子都是一同笑了起來。

昨日回去的時候他還有些擔心,想著該如何對付他們,沒想到這下根本什麼麻煩都沒有了,李大海是靈龍國所有學生中實力最強的一位,其實力比起凌霄霄來也弱不了多少,可以說除了碰上凌霄霄需要全力一戰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帶來半點威脅。

田青青朝著關心她的親人點了點頭,示意他不用擔心,這才走上比武台去,李大海則早已在上邊等著了。

在田青青看來,這李大海無疑是一個極具吸引力的男子,一襲墨色衣衫襯托出他健碩而挺拔的身姿,俊朗的面容上滿是堅毅之色,尤其是那一雙眼眸帶著濃濃的滄桑感,嘴角微抿彷彿有著說不盡的故事。(未完待續。。)

… 先前李大海比試的時候她也曾注意看過,在她看來這絕對是一個極為強勁的對手,哪怕是以往的實力,就算施展出所有的底牌,這結果怕是也很難說,而如今,她不得不承認自己獲勝的可能性小到不行。

饒是如此,她依舊不曾退縮,哪怕最後輸了,她也得堂堂正正的輸在比武台上!

「比試開始!」

聲落,與田青青相對而立的李大海抱拳道,「李大海」

「田青青」田青青回了一禮,兩者先前並沒有矛盾衝突,因而倒也不至於針鋒相對。

下一霎,澎湃的靈力自李大海的體內猛然爆發而出,強橫的威壓亦是瞬間瀰漫開來,周圍的空氣亦是壓抑的吱吱作響。

田青青的眼中浮現了一抹震撼,凌天界後期!這般實力果然不愧是新生種子訓練營中的佼佼者,除了凌霄霄之外就數他修為最高了。

「唰!」

李大海一掌陡然探出,看似平淡無常的一掌卻帶著強橫無匹的氣勁,這一掌彷彿直接洞穿了空氣襲向了田青青。

凌霄霄後期的他速度之快田青青根本無法與之相比,唯有被動的一掌迎了上去!

「砰!」

兩掌在眾人的視線中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田青青的身形幾乎瞬間暴退而出,雙腳連退數十步這才穩住身形,面上卻是湧上了一抹蒼白,口腔內更是充滿腥甜味。

看著倒退數十步的田青青,李大海的眼中浮現了一抹驚訝。不可置通道:「結丹境?」他怎麼也沒想到眼前的女子實力竟然只有結丹境,這般修為怎麼可能進入神龍學校種子訓練營?

李大海的話猶如在平靜的湖面上投下了一枚石子,泛起了層層漣漪,其他人的眼中亦是浮現了一抹震撼,一道道或質疑或不可思議的視線落在田青青的身上,神龍學校種子訓練營的弟子都有結丹界高階以上的修為,她這是……

雲飛揚的眼中亦是浮現了些許波動,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這個消息傳出去當真是個笑話,如此修為如何參與比試?更別說是進入前五十名了。簡直是個笑話。天譯國招生的老師如今做事是越來越不靠譜了。難道連個像樣的學生都拿不出手?

小劉老師一陣心驚,尤其是感受到雲飛揚那略帶布滿的視線后,暗嘆這下怕是有麻煩了。自己這麼倒霉,幫了連成月的忙。唉。被連成月給害慘了。等等當初田青青來到種子訓練營的時候實力就已經達到羽化界了,這一年的時間過去怎麼沒有半點精進反而倒退了?

江楓棉倒是若有所思的瞧著田青青,當初在鑽石城他看到田青青出手。自然是明白她的實力的,而剛才那一掌他也明白田青青的修為真的退步了,腦海中猜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當初在鑽石城她受的重傷使得她的修為受到了影響,心頭不禁惋惜,如此好的苗子竟然碰到了這樣的事情。

李大海並沒有因為田青青一擊受傷而收手,身形一動便是朝著田青青暴掠而來,田青青眼神微凝,體內的天力迅速席捲而出,火屬性領悟第二重的威力瞬間爆發開來。

當李大海海即將攻擊到田青青的時候,一道火舌猛然出現,跳躍著的火焰帶著炙熱的溫度升騰而起,李大海的手觸碰到火舌立馬收了回去,卻還不免被其灼傷。

見到這一幕,雲飛揚等人心頭驚訝更甚,以結丹界的修為便能領悟火屬性第二重,這般天賦著實驚艷絕倫,往後的發展不可小覷!若是她參加下一屆的新生種子訓練營的話,根本沒有人會是她的對手!

接下來的比試呈現著一邊倒的局勢,田青青憑藉著天賦屬性之力勉強的抵擋著李大海的招式,可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些手段也不過支持一段時間罷了,這最後的結果自不必說。

當李大海的手停在田青青脖子面前的時候,田青青終於開口認輸了,如果不是李大海手下留情的話,想必此時的她已經死了。

「多謝公子手下留情。」田青青緩緩出聲道

李大海點頭:「以結丹界的修為支撐到現在,你已經極為厲害,若是相同修為的話,我決計不是你的對手。」他這話說的坦然,並沒有半點虛假的成分,不得不承認他對田青青很是欣賞。

對於李大海的話,眾人亦是贊同不已。


田青青微微一笑,平靜淡然的面容柔和了幾分,眉眼彎彎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美感。朝著李大海點頭示意后,田青青便是轉過身朝著台下走去,雖然輸了,她的背脊依舊挺直。

看著田青青轉身的背影,眾人的心頭不禁浮現了一抹異樣的感覺,原本因為她實力只有結丹界而嗤笑的人也止住了面上的笑容,這是一個與眾不同女子,從她的身上能夠感受到那不屈的靈魂。

囚木琴,王若千至始至終都面帶笑容的站在原地等著田青青回來,就是這一份堅定不移的等待讓田青青擁有了最難言的安全感,嘴角的弧度亦是不自覺的擴大了幾分。

站在囚木琴和王若千的身旁,看著接下來一場又一場的比試,田青青面色如水,幾人也是極為體貼的在她身旁,什麼都沒問。

實際上,田青青的心頭並沒有她所表現出的那般平靜,她開始反思自己的心態問題。之前那毫無抵抗之力感覺讓她心頭大震,亦是給她敲了敲警鐘。

一直以來,她對自己越級戰鬥的實力都沒有半點懷疑,不論何時何地她都對自己充滿了信心,哪怕在他人眼中決計不可能的事情,她也能夠逆轉乾坤。自信心不自覺的膨脹起來。

這自信心的膨脹連她自己都不曾注意到卻已經發展至此,而黑暗聖殿與李大海的事情皆是給了她很大的震撼,這種強橫的力量根本就是她無法抵抗的,巨大的差距也無法用層出不窮的手段來彌補。

她反思著自己的心態,決定著將來自己該怎麼做,在這個人才多如牛毛的天茺世界,自大是絕對不可取的,必須要正確的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才能夠更好的面對往後的日子。

陷入反思中的田青青絲毫沒有注意到不少人的視線都停留在了她的身上,李大海看向田青青的視線帶著一絲若有所思以及毫不掩飾的欣賞。

他見過很多女子。其中不乏極為優秀的。可是從他們的身上都不曾見到田青青的那種感覺,她的那份堅持與認真著實少見,就算是她憑著全困境的實力站在比武台上的勇氣,便已經勝過了很多人。

祝融南凌霄霄軍焰。軒轅烈焰看著田青青自從回來之後便一直低垂著頭。還以為她是因為之前的失敗而沮喪。想要安慰她一番,可眼前的形勢並不方便。

注意到不斷投來關心的視線,囚木琴微微點頭。示意他們幾人不會有問題,幾人才放下心來。他無疑是最了解青兒的,因為兩人心靈相通,這麼多年來,青兒有多堅強他都看在眼裡,絕對不可能被這麼小小的挫折給打倒,隱隱間他已經猜出田青青沉默的原因。

今日的比試的確比昨日要精彩很多,幾乎每場比試雙方弟子都要纏鬥很久才會結束,所以即便是比賽的次數少了,時間卻不比昨天短。

直到王若千再度上場比試的時候,田青青才中沉思的狀態中退了出來,與先前不同的是那一雙翦水秋瞳愈發的明亮了幾分,恍若豁然開朗。

「青兒妹妹,你可算想明白了,看你沉默我憋得好辛苦。」見到田青青恢復了以往的身材,鄧寶強忙調節節氛說道

聞言,田青青忍俊不禁的錘了一下鄧定神強,道:「就這麼點時間讓你不說話都受不了,我都不明白以往你閉關的時候你是怎麼熬過來的。」

「那不一樣嘛!」鄧寶強的肩膀被田青青錘得稍微有一點疼,轉而便是消散了,「今天這麼熱鬧,不讓我說話可難過了,你沒看見,我這臉都憋得越來越象個包子了。!」


田青青的視線不自覺的轉向鄧寶強的臉笑道「得了罷,明明是豬腰子臉,要是包子臉,也是肉豬包子的臉」

鄧寶強聽了翻了個白眼,假裝生氣道

「得了,那我這豬包子臉,不打擾你了,我看比賽了。」對於田青青,無奈說道。

囚木琴注意到田青青的視線便是知道她已經恢復了,心頭不由鬆了一口氣,朝著田青青比了個加油的手勢,天兒更是無聲的說道:「你最棒!」

看著大家都這麼支持自己,田青青覺得充滿了力量,其視線不自覺的看向比武台之上的王若千。

此番王若千的對手實力比他還要高上一個小級別,不過王若千應付起來卻很從容,和囚勾通過後,他的水屬性也是達到了第二重,有了這第二重的領悟使得他如虎添翼,那強橫的水龍之威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抵擋的,對方迫於水龍而無法近身,只能不斷的採取遠攻,雙方的比試變成了拉鋸戰,短時間內誰都無法將對方給打敗。

最終是以靈力的天力消耗一空而告終,這番結局使得雲飛揚等人也有些無奈,不過很顯然這種情況以往也曾出現過,因而並未引得什麼異議。

走下台來的王若千有些哭笑不得的道:「這傢伙一直離的那麼遠,我也無法近身,足足耗了這麼長的時間。」

「這樣的比試倒也少見的很,大開眼界啊!」田青青故作驚訝的感慨道,眼底卻是止不住的笑意。

「竟然敢笑你四哥?」王若千故作生氣道:「回去后看我怎麼修理你,最近我的痒痒功可是精進了不少啊。」

聞言,田青青面色一變,這王若千平時和她在一起時,就愛撓她的痒痒,而她是最怕癢的,每次都被王若千追得喊救命,求饒,想到這忙堆出笑臉道:「我怎麼可能笑你呢,誤會了。」

祝融南和軍焰,囚木琴,一連勝了三場,已經沒有進行第四場比試的必要,這前十的名額必然有著他們,凌霄霄因為自動認輸所以需要進行第四場比試,不過大家對他沒有絲毫的擔心。

鄧寶強此次算是一鳴驚人,引得囚木琴等人都說他以往真人不露相,竟然領悟了木屬性第二重,一路過關斬將進入了前五十名之列,田青青失敗了一場,能不能進入前五十就只能看這最後一場比試了。

而失敗了兩場的學生已經註定與前五十名無緣了,場上大多數的人,俱是受了傷。

總的來說,這算是天譯國在種子戰中表現最好的一次了,如今已經有三人成功的獲得名額,剩下的一人也有一定的希望,雖然有受傷,可還在能接受的範疇。

「抽到八號的弟子請站上比武台!」

伴隨著江楓棉的聲音落下,田青青邁開了步伐朝著比武台走去,與前三場比試不同的是此次她的對手是一名女子,女子身著一襲粉衣,見到這粉衣,田青青的眼中浮現了一抹懷念。

以前的王若水一直都是身著粉衣,,她始終認為這粉紅色穿在王若水的身上才最是可愛

李青竹那堪稱妖媚的面容上帶著一絲森然,凝視著田青青的美眸中一抹殺意悄然凝聚,袖袍中的手不自覺的握緊,那模樣似乎恨不得將田青青斬殺當場一般。

心思敏銳的田青青亦是捕捉到了李青竹眼中的殺意,心頭微沉,她先前也曾注意過這名女子,她是靈龍國的弟子,她們之間從來不曾有什麼交集,為何對方會這般怨恨的看著自己?那森冷的殺意讓人心底發寒,彷彿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比試開始!」裁判出聲宣佈道

田青青深吸一口氣,旋即緩緩吐出,抬起頭來,那張精緻的面龐也是湧上了一抹冷冽。

李青竹一步陡然跨出,強橫天力波動陡然自其體內暴涌而出,眼中掠過一抹猙獰,一條火紅色的皮鞭便是出現在其手中。(未完待續。。)


… 李青竹一步陡然跨出,強橫天力波動陡然自其體內暴涌而出,眼中掠過一抹猙獰,一條火紅色的皮鞭便是出現在其手中。

「唰!」

素手一揮,長鞭掠向底邊,一道巨大的裂痕便是出現在了那剛硬的比武台上,看的眾人一陣心驚。

「血魂鞭!」

長鞭之上,血色光芒流轉,伴隨著李青竹天力的湧入,一股濃郁的血腥味道,自血魂鞭中猛然傳盪而出。

田青青看著血魂鞭出現的李青竹的手中,面色陡然一變,旋即眼中布滿了凝重之色,這血魂鞭她先前也曾聽說過,據說是一名學生在鑽石城中無疑獲得的,前三場比試一直不曾見到血魂鞭想到竟被自己碰上了。

據說,這血魂鞭具有靈性,並且長久浸泡在鮮血中,天生嗜血,血靈鞭一出,必將飲血,光是那濃郁的血腥味便能夠看出來,其威力之大遠超出一般武器。

「今日,我將用血魂鞭吸盡你的鮮血和靈魂,為敖大哥報仇!」李青竹手握長鞭冷聲道:「既然囚木琴讓我失去最心愛的人,我也要讓他嘗嘗失去心愛之人的滋味!」

這一刻,田青青才明白了李青竹的恨意從何而來,原來她與敖宇振之間互生愛慕,怪不得連血靈鞭都給拿了出來。

下一霎,李青竹的眼眸浮上了一抹血色,原本的黑瞳染上了點點紅暈,而後其身形也是在霎那間化為一道紅光暴掠而出。手中長鞭一掃,便是快若閃電般的舞出道道凌厲的鞭跡,籠罩向田青青周身要害,那四散溢出的波動在地面上劃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然而,當李青竹暴掠而來的時候,田青青的心頭卻浮現了一抹驚訝,因為這趙悅竹所散發出的氣息竟然是元嬰界!

不光田青青,其他人的眼中亦是浮現了一抹錯愕之色,先前一場比試趙悅竹的實力還是羽化界安期,怎的會短短時間內便降成了元嬰界?

李青竹接下來的話解決了田青青心頭的困惑。道:「我以鮮血祭血魂鞭。你我二人實力相差不大,這般斬殺你才更加痛快!」

聽著李青竹的話,田青青的嘴角卻是揚起了一抹笑意,羽化界的修為她難言正面對抗。元嬰界的修為難道她還會害怕不成!眼神微凝。雙手迅速的湧上了一抹瑩白之色。誅仙劍陡然出現在其手中,伴隨著嗡嗡的震鳴之聲,彷彿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很久一般。

「叮叮叮!」

面對著李青竹這等凌厲攻勢田青青自然不敢怠慢。手中誅仙劍=暴掠而出,化出道道劍影,將而那凌厲的鞭跡盡數抵禦而下,頓時間,清脆的金鐵之聲不斷的在比武台之上響徹,兩道身影,也是猶如鬼魅般閃動,每一次交錯時,都將會帶起異常狂暴的能量勁風。

「砰!」

兩道身影攜帶著兇悍之力正面交鋒,狂猛的波動席捲開來,其中一道身影竟直接是被反震出十數米,連踏數步這才堪堪穩住身形,此人赫然便是田青青!

先前那番交手,田青青竟隱隱處於弱勢,這血魂鞭的威力果然不一般,尤其是上邊那濃郁的血腥味夾雜著強橫的殺伐之力不斷的侵蝕著她的心智,與靈魂,猝不及防下才會落得這般地步。


「你根本不可能抵擋我的血魂鞭之威,看來你註定要給敖大哥陪葬了!」看著比武台邊緣的田青青,李青竹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現在斷言,未免太早了些!」田青青冷笑一聲,氣勢上絲毫不弱於李青竹。

那血魂鞭來歷不凡,自己的誅仙同樣不是凡品!深深的望了一眼誅仙,田青青面色堅定,體內的靈力瘋狂的朝著誅仙劍涌了進去,伴隨著靈力的湧入,誅仙劍的光芒也是越來越甚,一道湛金色的璀璨光芒猛然爆發開來!

見到這一幕,眾人才明白原來田青青手中的半把斷劍的不簡單,這閃耀光芒之中所帶有的凌厲劍意已是非常罕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