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78 Views

剩餘的那幾名殺手看到林寒到來後,紛紛丟開眼前的監察院士兵將林寒圍了起來。林寒帶眼看了一下,這羣人中只有一人的胸口秀有黑色夜鷹。已經多次和殺手交手的林寒知道,只有秀有夜鷹的殺手纔是達到九級劍士的。

Written by
banner

林寒也不多說,他手腕一抖,不死邪劍挽着劍花便對着最近的一名殺手刺了過去。這是林寒第一次用長劍玩出這樣的華活,本就是天黑,再加上不死邪劍那烏黑的劍身,那名殺手只感覺到眼前一花,他不敢抵擋只得退到了一邊。

在林寒動手的那一刻,另外的幾名殺手也對着他或是劈砍或是直刺的攻了過來。這看似雜亂無章攻擊卻是將林寒任何活動的空間,只可惜林寒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所學的也不僅限於這個世界的人們所會的。

林寒手腕再抖,將不死邪劍收到身後對着身後的那兩名殺手橫掃了過去。那兩名殺手本是對林寒劈砍的,自己的武器高高在上,可是林寒的武器卻已在眼前,無奈之下那兩名殺手只得放棄包圍,而後退到一邊。林寒抓住機會後,也後退兩步,而後身子從腰部朝後面仰了過去從而躲避敵人正面的攻擊。

殺手們的招式已經使老,可是林寒的長劍也已經揮來,無奈之下林寒面前的這些殺手也只能後退幾步。而林寒卻是大步上前一劍再次將幾名殺手逼得後退,而後迅速的轉身,一腳側踹直接踹在了一名殺手的胸部。

踹飛一名殺手後,林寒頭也不回,甩手對着後面就是一劍,一名急於殺死林寒的殺手被林寒直接刺死。那名九級劍士看到林寒如此輕鬆的就將自己的兩名同伴解決他怒喝一聲隨同着四名殺手對着林寒劈了過來。

別處的同伴們都在拼命和殺手搏鬥着,林寒爲了儘快解決戰鬥,他不閃不避,雙手握着劍柄橫劍擋了上去。好在即使是四名的八級劍士林寒擋住他們也不困難,而那名九級劍士看樣子也僅是名初階的,再加上林寒劍上鬥氣的爆炸力抵消了對方一部分的鬥氣,對方的這一次合擊並沒有將林寒的長劍劈下去,而是殺手的武器在林寒肩膀上留下幾道血痕便停住了。

“哈!”林寒大喝一聲,使出全身氣力的他奮力將對方的武器全部挑起來,而後倒握劍柄快速的劃了出去。不死邪劍鋒利的劍鋒十分輕快的就爲林寒眼前的這幾名殺手做了次開膛手術,正在此時剩餘的那五名殺手卻也都對着林寒砍了過來。林寒爲了一舉殺掉眼前的這幾名殺手,使得自己現在根本來不及擋住剩餘這些殺手的攻擊,情急之下林寒只得擋住一名刺向自己心臟的殺手的攻擊,而另外幾人卻是在林寒身上留下了傷口,好在林寒那鐵皮一般的身體使得這些殺手的攻擊完全沒有傷到骨頭。

殺出了血性的林寒乾脆大手一挽,將那幾名殺手還未收回的武器攬入腋下,這一行爲使得林寒胸膛側面以及胳膊內側又是添加了數道傷口。不過林寒可沒心情在乎這些,那幾名殺手被林寒這拼命三郎的打法完全驚呆了,而林寒則抓住機會,揮劍一舉將這幾人全部殺死。

僅剩的最後那名殺手也是被林寒的兇悍嚇的有些遲鈍,林寒在收拾掉那幾人後攻向他的時候,這名殺手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可是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他試圖舉劍抵擋,卻被林寒連人帶劍一起劈斷了。

林寒環顧了一下,現在雙方還在戰鬥的人已經沒有幾個了,無論是殺手總會的人,還是影魅部隊的人都已損失慘重,更不用說監察院那些只有三級、四級的士兵。

厄姆憑藉詭異的身法殺死了數名八級殺手後,被一名九級的殺手盯上了。好在懂得以牙還牙的人全場就只有林寒一個,厄姆雖然身上受傷多出,但依舊和對方纏鬥着。林寒剛纔被一名殺手刺入了大腿,他強忍着腿部的劇痛再次上前幫助自己的兄弟。

“嘭!”那名殺手找到機會將厄姆踢飛出去,飛起的厄姆將一家店鋪的門窗全部撞碎。

“你的對手是我!”林寒踉踉蹌蹌的跑了過來,他對着試圖追入店鋪將厄姆殺死的那名殺手叫到。

“你居然還沒死?”殺手看到是林寒後有些錯愕的說道。

拉姆沒有殺死林寒這名殺手看到了,林寒將那名擊傷亞瑟的殺手做掉他也看到了,他更看到了林寒被自己十餘名同伴圍了起來,但他想不到的卻是林寒還能活着。

“當然活着,不殺了你們這幫雜碎我怎麼捨得死呢。”林寒理所當然的說着。

這名殺手已經見識到了林寒的強悍,雖然害怕可是身爲死士的他是不會逃跑的。那名殺手在猶豫了一會後,還是揮劍對着林寒刺了過來。林寒腿部受傷,他的活動很不靈活,只能站在原地的當對方的進攻。

那名殺手在攻擊了幾次後,終於看到林寒的腿傷。知道了林寒的傷勢後,殺手便經常的閃動身形儘量的攻擊林寒的背後。林寒知道雖然自己的身體十分強橫,但如此纏鬥下去對方肯定會擊中自己的要害,即使不死也要受到重傷,這樣的後果林寒承擔不起。在想過這些之後,林寒故意賣給對方一個破綻,而那名殺手也信息的對着林寒的腰部刺了過來。

殺手本以爲這次肯定能重傷到林寒,可是在他快要攻擊到林寒的時候,林寒突然將不死邪劍對着自己擲了過來。殺手隨手將不死邪劍挑飛,挑飛不死邪劍後殺手更是得意,沒有了武器的他如何能擋住自己的進攻。可適當那名殺手剛剛挑飛不死邪劍,轉頭準備殺死林寒的時候,卻看到林寒已經對自己飛身撲了過來。

“去死吧,你個雜碎。”林寒這出其不意的攻擊,直接將殺手撲倒在地,而後林寒雙手鐵鉗般掐住他的脖子叫到。

林寒的兩個大拇指直接扼住了殺手的氣管,對方想要使用鬥氣將林寒打開,可是連氣都喘不上來的他又如何能使用鬥氣呢。殺手不甘心就這樣被林寒掐死,他右手舞着長劍不停的對林寒刺着、划着。沒有了鬥氣的他根本傷不到林寒分毫,在徒勞的掙扎了幾次後,這名殺手終於睜着一雙滿眼憤恨的眼睛死去。

在掐死這名殺手後,林寒也完全沒了力氣。好在由於林寒一人就擊殺掉對方十數人,在林寒歪倒在那名被他掐死的殺手身旁的時候,戰鬥也已經結束 “頭兒,你沒事吧?”艱難的從店鋪內一瘸一拐走出來的厄姆擔憂的問着林寒。

“沒事,暫時還死不了,你呢?”林寒擡擡眼皮對着滿臉是血的厄姆反問着。

“也還差不多吧,感覺肋骨斷了幾根,不過沒什麼大礙。”厄姆苦笑的回答着林寒。


“恩,你先坐下休息一會吧,我去看看其他人怎麼樣了。”林寒對厄姆說完後,用手撐着地使出了全身的力氣站了起來。

倖存的影魅部隊的成員僅還十餘人,他們正和那些所剩無幾的監察院士兵檢查着傷者。看了幾眼後,林寒先將被他丟在一旁的不死邪劍撿了起來,這可是主神器啊,當垃圾丟掉那可就虧大了。

“謝謝你了,林寒大人。”依附在一處臺階上上的亞瑟,對林寒剛纔救了自己而感謝到。

“應該是我謝謝你纔對,我應該謝謝這裏的所有人。今天這事完全是因我而起,沒有你們的話我早就死了。”林寒長嘆了一口氣後悲切的說着。畢竟這些殺手的目標是爲了殺死自己,而今天又有那麼多優秀的戰士死在這裏,如何能讓林寒不心酸。

“不要多想大人,你也是因爲爲帝國出力才被他們盯上的罷了。”亞瑟強打着歡笑安慰着林寒。

“不說這個了,你現在這裏休息一下吧,我去看看其他人。”林寒不想喝亞瑟多說,他現在可謂是極度自責。在敷衍了亞瑟後,林寒將精力全都放在了尋找倖存的戰友上面,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心裏好受一些。

“裏卡多,你沒事吧,哪裏受傷了?”林寒看到裏卡多後急切的叫到。這個傻大個的狀態並不太好,他的腹部被殺手捅穿,如果不是他用鬥氣壓迫着傷口,現在早已流血過多而死了。

“我還能忍一會,你先去看看別人吧,頭兒。”裏卡多咧嘴一笑,露出滿是血色的牙齒對林寒說道。

林寒現在真不知道對這個傻大個說什麼好了,都疼得全身冒冷汗了還說沒事。林寒將手伸進懷內,裝作尋找了一會後,他將存放在空間戒指內的三劑嗎啡拿出來一枚。

“這是什麼,頭兒?”裏卡多看到出現在林寒手中的白色玻璃瓶後,好奇的問道。

“好吃的。”林寒頭都沒擡的回答着裏卡多。將裏卡多的衣服掀起後,林寒爲他注射進了體內。

“好在沒傷到要害,應該只是腸子被捅穿了,你先在這裏忍一會,我再去看看其他人。”林寒安慰完裏卡多後,準備再去尋找其他受傷的戰友。

“太神奇了頭兒,我現在感覺好多了,你去照顧別人吧。”裏卡多勉強的對林寒笑了笑說道。

對於裏卡多的傷勢,林寒並不太過於在意。只是傷到肚子的他,在使用鬥氣將收口壓制住後,基本就沒有什麼大礙。在確定裏卡多不會因爲痛苦昏迷過去,而導致傷口沒有控制的流血過多後,林寒再次在打鬥的範圍內尋找起來。

“伯翰,你沒事吧。”林寒看到伯翰也在一旁尋找着受傷的戰友後欣喜的叫到。

“沒事,只是胳膊被刺了一劍。”伯翰指了指已經包紮過的胳膊對林寒說道。

林寒看出伯翰的臉色有些不對,他凝重的問道:“怎麼了?”

“託齊死了,詹姆斯死了,多蘭的一條腿沒了。”伯翰悲痛異常的說道。

“都死了嗎?”林寒聽到伯翰的話後有些難以接受的說道。眼前還能站着的人就那麼幾個,誰死誰活一眼就能看出來,可是親耳聽到曾經患難與共兄弟死亡的消息還是那麼的難以讓人接受。

“帶我去看看多蘭吧。”最後林寒將內心的悲痛強壓了下去,對這伯翰說道。

多蘭的右腿從膝蓋上方一些被人整齊的砍了下來,雖然用布條扎住了傷口,他也在努力的用鬥氣壓制着,可是鮮血還是不斷流出來。畢竟那是整條腿,靜脈動脈一起都被砍斷了。

“兄弟,我對不起你。”林寒心如刀絞的對多蘭說道。

“沒事的頭兒,這點小傷算什麼。將來實在沒有了去處,我上你家給你看門去,嘿嘿。”多蘭雖然被斷腿之痛折磨的臉都白了,可是他依舊如其他人一般對着林寒笑了笑安慰着他。爲了減輕林寒的自責,多蘭還不忘對着他開了個玩笑。

整天只爲了佔便宜的人不會有人喜歡,只爲了自己的人只會招來別人的厭惡;只有那些真心的圍着別人,還不圖回報的人才會換來大家摯誠的感恩。眼前的這些男人們哪一個不是那樣的人?!哪一個對林寒說出了一句怨恨的話語?!

林寒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脣,他怕自己哭出來,這樣的兄弟上哪去找啊。在將情緒平復了一些後,林寒再次拿出一支嗎啡爲多蘭注射了下去。嗎啡在危急關頭就是救命的東西,雖然林寒僅有三支,但他依舊沒有任何多想的拿出兩支。

別說是兩支嗎啡,依照林寒的性格,如果現在有哪一個神明來到林寒身邊,對他說讓他忍受百年的折磨來換回這麼多這麼優秀的兄弟,林寒絕對眉頭都不皺一下的就同意。

林寒爲多蘭注射完嗎啡後,背過頭去伸手捏了捏多蘭的肩膀就都到了一旁,他怕再多停留一會的話眼淚就真的出來了。

“殺手總會!我林寒和你們不死不休,今生不將你們徹底剷除,我林寒死無葬身之地!!!”林寒走到一處角落,他實在忍受不了心中的悲痛對着蒼天大叫着喊出了一個男人的誓言。林寒的這一句蘊含着鬥氣傳遍了整個瑟羅城,這是他來到異世後第一個明確的目標。雖然林寒做好了跟着黑暗主神挑戰一切的準備,但那敵人卻不能確定是誰,那也只是一個模糊的目標,可是林寒今天的誓言卻讓他的目標有了明確的方向。

無論黑暗主神的敵人是誰,林寒都將血戰到底。可是在和黑暗主神在一起戰鬥之前,林寒決定就算是戳骨揚灰也要徹底的剷除殺手總會。和林寒親近的人只有小白,真正意義上的戰友就是他當時帶領的影魅七隊,也就是裏卡多這幫人。可是今天卻有一半都死在了這裏,另外一半也都傷的傷,殘的殘,如何能不讓林寒憤恨。

在場的人都聽出了林寒話語中的悲憤,伯翰走過來拍了拍林寒的肩膀說道:“頭兒,不要太過於傷心,他們殺死了那麼多的敵人,兄弟們死的值了。”

“不值!”林寒轉過頭來對伯翰斬釘截鐵的說道。

雖然林寒僅是轉了一下頭便有看向了另外一個方向,但伯翰依舊能看到林寒眼眶內閃爍的淚花。伯翰知道林寒現在想要自己一個人靜一靜,他沉默了一會後說道:“殺手總會的人可能還會再來,我現在去監察院用魔法陣通知帝都,讓他們儘快的派人過來。”

“去吧,現在天氣還是比較悶熱,讓他們快一點過來,兄弟們的遺體必須全部帶回帝都安葬。”林寒蹲在一處,雙手捂着腦袋的對伯翰補充說道。

在伯翰走後,林寒默默的站了起來,他走到克洛斯那裏說道:“兄弟,是我連累了你,忍着點。”

說完後林寒拿出最後的那一支嗎啡爲克洛斯注射了下去,雖然林寒始終都在低着頭,但是一滴眼淚卻滴在了克洛斯的衣襟上。克洛斯沒有說什麼,他不知道說什麼好,怕本就自責的林寒更加自責。

窩瓜昨天失眠了,所以下午寫的那章不是太好。下午窩瓜休息了一會,爲了彌補上一章的不足,所以這章弄的有些催情,請各位書友們稍等,一會還有一章。

《至尊劍聖》現在新書榜七十多名,窩瓜的書想上新書榜前三十。砍在窩瓜一直在爆發的面子上,懇求各位書友將手中的鮮花和收藏都給俺唄。放心各位書友,窩瓜次次爆發比較持久,大概一直能爆發到月底的。那個不要錢的滴,就給俺了吧。 “我們現在怎麼辦?”蒙托裏走了過來對着林寒問道,經過今天的事情蒙托裏對林寒的態度明顯好了許多。小白自從和林寒分開後就一直和蒙托裏在一起,所以這個六級劍士身上的血也都是別人的。

“把兄弟們都先帶回監察院,死的屍體也要帶走,就算是被砍掉的手腳也要找到是誰的和屍體放在一起。至於這些殺手們的屍體,搜他們的身,看看能不能找到有價值的線索。搜完身後將他們全部都掛到城門前去,我林寒從今天起就要和殺手總會宣戰。”林寒說到最後,基本上就是咬牙切齒一字一句的說出來的。

林寒說完後便起身前去將影魅部隊戰士的屍體和監察院士兵的屍體整齊的擺放在一旁,至於殺手的屍體都是被林寒一腳直接踢開的。


“咕嚕。”林寒一腳將拉倫的屍體提出去老遠,從拉倫的口袋內掉出來一個水晶般的圓形球體在地上滾動着。

圓形珠子有鵝蛋般大小,一直在閃爍着微弱的綠光。珠子的光芒十分的溫和,只是現在心情十分不好的林寒僅是出於好奇將這枚珠子隨手裝了起來,現在心情極度不好的林寒可沒多少心思去在乎這些。

再將隊友的屍體們整理好後天已經亮了起來,昨夜激烈的打鬥使得瑟羅城的百姓一夜都沒睡着,凌晨十分那聲撕心裂肺的叫喊更是嚇得他們心神不寧。天亮後一些平民打開窗戶遠遠的看着,有些大膽的人更是走出家門躲在角落裏一直偷窺。領主府不遠的街道上鋪滿了列儂私兵的屍體,但是監察院門口圍觀的民衆卻是最多,因爲昨晚這裏的打鬥聲最爲激烈。他們這些普通百姓根本不明白在自己的行省爲何會發生如此慘烈的事情,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林寒等人收拾着自己戰友的屍體。

“頭兒,已經通知帝都了,我想他們很快就能派人過來了。”伯翰對着林寒說道。

林寒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點了點頭,而後低頭看着同伴排成一行的屍體。


“不對啊,怎麼還少一根呢。”林寒如夢囈一般自言自語說着。

說完後林寒便盯着地面四處的尋找起來,過了一會林寒終於找到了這名影魅部隊戰士那根殘缺的手指。他面色有些轉好的走到那名戰士的屍體旁低聲說道:“都幫你找回來了,兄弟。放心,我一定把你全部都帶回家。”

“頭兒,你休息一會吧,我來檢查這些兄弟的遺體。”伯翰十分擔憂的對林寒說道。

林寒聽到伯翰的話後終於擡起了頭,伯翰看到林寒的眼球已經全部都變紅了,他不知道這是因爲一夜沒有休息,還是因爲悲傷亦或是因爲憤怒。

“恩,我也累了。對了那名兄弟叫做科寧斯是吧,他的一隻腳沒了,我怎麼找都找不到。你幫我找找吧,兄弟們不能活着回去,那至少也要讓他們的屍體完整的回去啊。”林寒出奇的平靜對伯翰說着,而後找了塊青石板坐了下來。

林寒說話的語氣更是讓伯翰擔憂,他何時見過林寒這個樣子,完全心灰意冷的模樣。伯翰寧願現在的林寒暴跳如雷或者大聲痛苦,無論怎麼樣都比現在強。

“頭兒,別管您是怎麼想的,但是我想這些死去的兄弟們絕對不會怨您,不然當時他們也不可能拼命戰鬥到死。要怪就怪殺手總會,是他們策劃的這起陰謀將我們引誘到了這裏,不要太過於爲難自己了。”伯翰說到這裏後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他輕聲嘆口氣就開始尋找着死去的兄弟們的遺骸。

林寒當然明白伯翰的意思,他也不是小心眼的人,可是他心裏就是轉不過那道彎來。

“叔叔,你的胳膊在流血,快點包紮起來吧。”一名看樣子約莫7.8歲的女孩跑了過來,手裏拿着一個手帕奶聲奶氣的對林寒說着。

林寒擡起頭來打量着這個女孩,從這個女孩的眼神中林寒看出了關心,以及童真。林寒現在真想回到孤兒院的日子啊,雖然那時每天唯一想知道的就是自己的父母是誰,可是卻不用揹負這麼大的責任。

從女孩手中接過手帕後,林寒張開已經龜裂的嘴脣對女孩問道:“你不害怕嗎?”

“叔叔是好人,爲什麼要害怕啊。”小女孩稚氣未脫的對林寒說道。

林寒聽到女孩的回答後,本來想抱一抱這名女孩,可是看到全身都是血跡,就又收回了已經伸出去的手。林寒對着女孩笑了笑後,接過了她手中的手帕隨便的在自己受傷的左臂上包紮了一下,女孩的母親這時突然跑了過來,一把抱起小女孩又跑了回去。

女孩在母親的懷抱中依舊在看着林寒,她對着林寒可愛的一笑說道:“叔叔一定要保重身體啊。”

“保重身體,保重身體…”林寒低聲的重複着女孩最後的那句話語。

“是啊,沒將殺手總會那幫雜碎殺乾淨我是能不死的。”林寒說完了這句話後,站了起來開始幫助活着的人繼續收拾着戰場。

看到林寒又走了過來,伯翰詫異的問道:“頭兒?”

“我來幫着找吧,這樣也能快一些,不用擔心我了。”林寒的狀態依舊十分不好,但是比剛纔要強了一些,這也讓伯翰略微的放心。

太陽完全升起的時候,纔將這處戰鬥地點收拾乾淨。林寒對着衆人說道:“伯翰,你帶着人將這些殺手的屍體全部掛城牆上去,其餘的人帶着兄弟們的屍體回監察院。”

回到監察院後,林寒率先到託姆生前的房間看了看,隨後就把自己反鎖在了裏面,任誰叫門都不開。林寒在房間裏無思想的發呆了一天一夜,隨後還是小白實在不放心他,破門而入纔算打破了林寒的沉默。

“怎麼了?”林寒對着小白問道。


跟着小白進來的衆人看到林寒現在的模樣又擔心了起來,林寒的面容極度憔悴,雖然只是過了一天兩夜,但人已經瘦了一圈。

“頭兒,你這樣我們不放心啊,先吃些東西吧。”已經處理好傷口的裏卡多虛弱的對林寒說道。

“我說過了,我是不會有事的,只想現在靜一靜,你們都先出去吧。”林寒對着衆人揮了揮手示意他們不要打擾自己。

雖然不情願,但裏卡多等人也只能無奈的走了出去,只留下小白還在屋裏。小白跳到牀上依偎在林寒旁邊不斷的蹭着他,似乎是在安慰林寒。

“放心,我不會這麼經不起打擊,只是依舊有些自責罷了。”林寒對着小白苦笑了一聲說道。

小白聽完後也不再有所動作,它只是陪着林寒靜靜的趴在身邊。

這天夜裏,裏卡多再次來到了林寒屋內,他對林寒說道:“頭兒,帝都來人了,是莫斯大人。”

“這麼快?”林寒擡起頭來,有些吃驚的對林寒說道。

“恩,已經在瑟羅的行政廳了,我是來叫你的,你快點過去吧。”裏卡多對林寒說着。

“恩,知道了。”林寒迴應着。

林寒坐在牀上已經算是兩天兩夜沒有動彈了,他活動着痠麻的全身,正要走下牀的時候,莫斯走了進來。

“我都聽說了,所以我和陛下說了一聲後就親自趕了過來,你在牀上好好休息一下吧。”莫斯看到林寒的模樣也是心酸不已,這個離開帝都還意氣風發的青年現在卻變成了這幅頹廢摸樣。

“沒想到莫斯大人居然親自趕了過來,是林寒沒用。”林寒嘆了口氣,依舊是十分自責的說道。

莫斯更是被林寒這句話弄得感慨萬千,他知道林寒的責任感太強了,使得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完全怪在了自己頭上。莫斯坐到林寒的身邊拍着他的肩膀說道:“我今年三百多歲了,所以以小輩稱呼你,你也別見怪。孩子,不要有那麼大的壓力,這不怨你,陛下更沒有一絲責怪你的意思。誰都不會想到列儂這個混蛋居然是和殺手總會勾結在一起的。”

“陛下不怪我嗎?”自從出了這事以後林寒便養成了嘆氣的習慣,他嘆了口氣後問道。

“不怪你,你是帶兵出來僅是調查列儂的,將他的叛變直接鎮壓下去就是大功一件。雖然影魅小隊的人死了那麼多,但是誰想發生這樣的事情呢。影魅小隊是我一手創建起來的,這次還是第一次損失那麼多的人手,要說心疼我比任何人都心疼。再說了你不是也帶着人把那幫殺手全都殺了嗎,不要再給自己施加壓力了,這件事確實不是你的責任,相反你還是大功一件呢。”莫斯語重心長的安慰着林寒。

“但願如此吧。”經過了莫斯的勸說,林寒的心情好了一些,雖然依舊滿是自責的說出了這句話,但明顯的能聽出來語氣比剛纔要好了一些。

看到林寒的心情沒有剛纔那般沉重後,莫斯輕輕的對着他的脖子拍打了一下,而林寒就歪倒在牀上睡了過去。

莫斯回頭追着裏卡多鄭重的說道:“他太累了,讓他好好的休息一下。除非他自己睡醒,其餘的人一概不能打擾,違者隊規伺候。”

莫斯對林寒的關心在此刻表露無疑,現在整個大陸又能找出幾個林寒這樣的人才啊。實力、智謀、以及一個優秀領導人必須具備的責任感,全部都在林寒身上完美展現。剛纔莫斯叫林寒的那聲‘孩子’確實是由感而發,他真希望有一個如此優秀的子孫。

“是的,大人。”裏卡多恭敬的說道。莫斯就是影魅部隊的精神領袖,由他創建的影魅小隊更是有着十分嚴厲的隊規,他剛纔吩咐的裏卡多忠實的執行了下來。自此之後裏卡多這個傻大個居然搬了一把椅子,如同石像般的做在林寒門口等待着他的醒來,至於那些膽敢在院子或屋內大聲說話的人無一例外全被他扔了出去。 “你醒了。”莫斯看着睜開眼的林寒說道。

Www✿ттkan✿C○

“恩,我這一覺睡了多久?”林寒隨口答應後問着。

“兩天兩夜。”莫斯笑着坐到一旁對林寒說道。

“這麼久嗎,那殺手總會的人有沒有再來過?”林寒的心情依舊十分沉重,他有氣無力的問着心中最痛恨勢力的最近動向。

“他們只要敢來,那麼來多少老夫就殺多少,只要他不是準神級強者,老夫肯定讓他死在這裏。”莫斯十分氣氛的說道。

聽到這裏林寒就放心了,有了這個帝國第一高手在這裏坐鎮,什麼人還敢來搗亂呢。林寒從牀上站了起來,他對莫斯說道:“大人,我們現在回帝都嗎?”

“呵呵,就等你呢。”莫斯笑着對林寒說道。

林寒聽到後自嘲的笑了笑,看樣子是他耽誤了大家返回的時間。林寒過了一會似乎想到了什麼說道:“大人,兄弟們的屍體都放在了冰窖裏。現在天氣還比較悶熱,返回帝都也需要一些時間,兄弟們的屍體如何保存呢?”

“我從帝都來的時候就想到了這點,所以在卡爾那老傢伙那裏討了個冰系魔法卷軸。卡爾這老東西這次倒還不錯,給了我一個魔法陣卷軸,這樣就能維持着孩子們的屍體而不腐敗了。”莫斯也是有些悲哀的說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