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79 Views

暗夜收起羅盤,說道:「走,我們回去再說!」

Written by
banner

二人撤離了煙霞山。

回到地獄城堡,暗夜和冰鸞將情況彙報給火羽。

火羽從開始的興奮漸漸冷靜,說道:「你說那個男人很厲害?」

冰鸞點頭:「依我看能釋放那種威壓的人必定超過了超聖。」

火羽有些猶豫了,不知道該不該把情況告訴白鈺寒,如果說了,他必定會殺上去,可是如今的地獄城堡可是四面楚歌,若是沒有了白鈺寒那麼這裡很快就會被攻破。

可是不告訴白鈺寒他又天天為此傷心難過,總有一天會發瘋的。

白鈺寒這時從外面走進來,說道:「你們這是什麼表情?火羽怎麼回來了?」

火羽說道:「智家族都是外強中乾的,不想在那裡周旋!」

「哦,那我就去滅了他們吧!」白鈺寒淡淡的說道。

火羽抿了抿唇,說道:「沒有打聽到爹娘的下落,應該不在那裡!」

白鈺寒點頭:「那就沒有顧慮了,明日就殺過去,剩餘的兩個家族若是也沒消息直接都滅掉!」

火羽看見白鈺寒眼中的嗜血光芒,對暗夜和冰鸞使了個眼色,不管怎樣,還是滅了四大家族,地獄城堡獨霸一方的時候再說吧。

暗夜和冰鸞明白火羽的心思,於是閉緊了嘴巴。

第二日,白鈺寒帶著人直接殺入智家族,這一戰就是三天,最後智家族家主陣亡,長老們俯首稱臣!

「鳳玲,雖然我家族敗落了,但是我對你的心意是真的!」鳳家大公子緊緊拉著鳳玲的衣袖不讓她走。

鳳玲皺眉說道:「放手!我對你沒那個心思!」


火羽進來就看見了這拉拉扯扯的景象,哼道:「不想死的就放開他!」

大公子看見火羽立即罵道:「叛徒,你居然勾結地獄王滅我智家族!」

火羽冷笑:「勾結?你可知那地獄王是我什麼人?」

大公子說道:「是你的主子唄!」

火羽哈哈一笑:「他是我姐夫!」

「什麼?」大公子這下子震撼了,隨後罵道:「沒想到堂堂鳳族的女人嫁給了地獄惡魔,你姐姐一定是個人盡可夫的賤人!」

鳳玲抬手打了一巴掌:「不許侮辱我姐姐!」

大公子被打了一巴掌,愣住了:「什麼?」

火羽將鳳玲扯入懷中:「她是我未婚妻,你說呢?」

大公子咬了咬牙沒有說話,如今他可不是背景強硬的大公子了,說白了就是個高貴一點的奴僕。

火羽直接接管了智家族,他接手之後迅速洗牌,將自己人換上,所以智家族依舊存在,不過內里全部換了人。

而接下來白鈺寒不眠不休直接攻破另外兩個家族,讓暗夜和白魅分別掌管。金狐已經去管理仁家族了,所以仙都勢力全部握在白鈺寒的手中。

這日,白鈺寒看著傳上來的摺子,說道:「五大家族已經收拾了四個,最後一個是不是掌管仙都的皇宮?」

金狐說道:「是的,不過皇宮裡的人多數都是超聖,你想打過去可不是那麼容易!」

白鈺寒點頭:「我知道,不過皇宮似乎也不安生,那個貴妃想篡位,我們就幫她一把,等她坐上皇位了我們再收拾她!」

金狐想了一下,說道:「那貴妃有個兒子,就是煙霞山莊的莊主,雖然他已經與皇宮的人斷絕了關係,但是皇宮若是有事八成也會幫忙!」

白鈺寒抿唇沉思,片刻后說道:「幫助皇貴妃篡位,宮裡的皇子和與貴妃敵對的人統統殺了!」

「是!」金狐立即領命離開。

冰鸞看了看白鈺寒還是沒有說出錢好的下落。

風絕打了一個哈欠,說道:「我們什麼時候能變成人啊!」他們經歷了好幾次的提升,每次都以為能變成了人了,結果次次都是失望。

白鈺寒笑道:「聽說皇宮裡有很多寶貝,你們不如去瞧瞧,興許就看見能立刻化形的東西!」

風絕和冰鸞頓時打起精神,風絕笑道:「我這就去!」

冰鸞說道:「晚上再去,我帶你進去!」

「好!」兩個傢伙立即達成協議。

白鈺寒微微一笑,又站在了那扇窗前,每次站在這裡都要回憶許久,這些日子他都是靠著這些回憶來活著。


煙霞山莊的決紅塵正哄著錢好吃果子,錢好吃的厭煩,說道:「不要吃了,每次都吃早膩了!」

決紅塵寵溺的說道:「那你要吃什麼?」

錢好想了一下,說道:「不知道,但是我就是不想吃果子了!」

決紅塵嘴角一彎,她終於不想著吃肉了,不過要弄些什麼新奇的東西給她吃呢?

蓮花從外面走進來,說道:「莊主,夫人說一切順利,您就不用回去了,她送來了許多禮物!」

「禮物?我要看禮物,在哪裡?」錢好眼睛晶亮,果然女人天生都是喜歡禮物的,哪怕是什麼都忘記了,一聽見有禮物就忍不住好奇。

「拿進來吧!」決紅塵知道他給娘親的東西起作用了,那送來的東西自然不會差了。

沒多大一會兒,蓮花趕著馬車進來了,居然有滿滿一馬車的東西。

錢好歡呼一聲衝過去,開始一件一件的拆禮物。可惜金銀玉器都不是錢好喜歡的,看見了就隨便扔到地上,字畫法寶也不是她喜歡的,很快馬車上的東西都要被丟在地上了!

蓮花嘴角直抽,這裡哪一樣不是珍品,居然被她嫌棄成了這樣兒。 然而決紅塵只是含笑的看著錢好,心裡在想要不要時不時的弄一些禮物回來哄她開心。

「咦?這是什麼?」錢好找到一個盒子,盒子里是水晶一樣點心。

決紅塵說道:「那是馬蹄糕,你嘗嘗!」

錢好吃了一塊,甜甜的很好吃。

「我喜歡這個,比吃果子好多了!」錢好立即抱著盒子到鞦韆上坐著。

決紅塵笑道:「原來喜歡吃點心啊,只不過我不覺得味道好!」

蓮花偷偷翻白眼兒,心裡說道:「莊主啊,你自己不愛吃的東西就人為別人也不愛吃,害得我多少年沒吃過點心了?」

決紅塵說道:「蓮花,傳信出去,將各色點心都送來!」

「是!」蓮花立即來了精神,麻利的跑了出去,這下有點心吃了。

接下來的日子錢好就是吃各色的點心,當然,還是沒有肉的,因為雙生丹的藥效碰到肉就不見了。


山莊里雖然好,但是日子過的寂寞,最近決紅塵總是不在家,錢好都快無聊死了。她很想知道山莊外面是什麼樣子,但是決紅塵卻派蓮花跟著她,她根本就沒機會出去。

這日,決紅塵一臉疲憊的回來,抱起錢好讓她坐在自己腿上。

「又沒有乖乖的吃飯?」決紅塵的聲音對著她永遠是溫柔的。

錢好悶悶不樂的說道:「吃不下,沒意思!」

決紅塵皺眉:「怎麼了?」

錢好望著天空說道:「我想出去!」

決紅塵臉上浮現怒氣,隨即又消散了:「好吧,等我忙完了就帶你出去好嗎?」

「真的?」錢好欣喜的看著他。

「嗯,最近外面不太平,那個地獄王滅了四大家族,自己又重新組建了勢力。」決紅塵的話語里有些無奈。

錢好問道:「地獄王很壞嗎?」

決紅塵想了一下,說道:「四大家族死了很多人,若是集中起來怕是能填滿一座湖了!」

「他好可惡,幹嗎要殺那麼多人呢?」錢好心裡不禁對地獄王起了怨念。

決紅塵說道:「現在他想掌控皇宮,我和他早晚會有一戰!」

錢好立即說道:「你一定要打敗他,千萬不要受傷好嗎?」

決紅塵看見錢好眼中閃著的害怕與關心,心裡滿滿的都是幸福:「嗯,我一定不讓好兒擔心的!」

錢好這才展出大大的笑容:「嗯,我相信你!」

決紅塵抱緊她,這一刻他真想要了錢好的身體,一起與她沉淪。可惜……那忘前塵的藥物還沒研製好,如果與她纏綿很有可能會勾起她心底的記憶,所以等忘前塵研製好了就是他們洞房之日!

一個月後,白鈺寒幫助貴妃拿下皇宮,貴妃得意的以女皇姿態出現在大殿上。

底下的臣子高呼萬歲……

下朝後,女皇來到卧龍殿,此刻白鈺寒正躺在龍床上。

女皇看見俊美的白鈺寒心裡顫了一下,這個男人俊美而剛毅,骨子裡流露的陰暗讓她瘋狂的愛上了。

「王上。」女皇用嬌媚入骨的聲音喚了一聲。

白鈺寒瞥了她一眼,這個老女人的心思他一清二楚,不過他沒有挑破,因為還有事情要問。

「嗯,你做的很好,如今也成為女皇了,想做什麼就大膽的去做。若是有人敢反抗,本王幫你處理掉!」

女皇立即欣喜的靠近,笑道:「多謝王上。」

白鈺寒皺眉說道:「找到鳳王和凰后了嗎?還有他們的外孫女!」

女皇眼珠一轉,說道:「還沒有,妾身會儘力去找的!」

白鈺寒點頭:「別耍花樣,不然我能讓你坐上皇位也能讓你下去!」

女皇心裡一顫,這話絕對是真的。

「嗯,妾身明白,讓妾身伺候您休息吧!」女皇不甘心的坐到了床邊。

「滾!」白鈺寒毫不客氣的一甩袖子,女皇頓時滾了出去。

「咳咳……」女皇吐出兩口鮮血,舊傷還未愈又添新傷。

「本王說過,沒有本王的允許誰也不能與本王同坐!」白鈺寒眼中閃過殺氣。

女皇不是傻子,立即跪地磕頭:「王上恕罪,妾身逾越了!」

「滾!」白鈺寒再次喝道。

火羽走進來正好看見滿身狼狽的女皇跑出去,嘴角泛起諷刺的微笑。

姐夫與姐姐情深似海,你這個老女人還妄想爬上姐夫的床,不如找幾個男人給你泄瀉火好了。

想到此,他心情暢快的走進去。

「姐夫!」

「嗯,有消息嗎?」看見火羽,白鈺寒的怒氣立即消散。

火羽咬了咬牙,說道:「有消息了!」

白鈺寒聞言嗖的一下躍起,跳到火羽的面前:「真的?」

火羽看見白鈺寒這樣心裡很酸,說道:「嗯,我姐姐在煙霞山莊,不過莊主是個化外神人,我們去要人必須多帶人手!」

白鈺寒仰天大笑,震落無數瓦片。

「錢好,好兒,我終於找到你了!」聲音里夾著嗚咽,聽著的人都覺得難受。

火羽拍拍白鈺寒的肩膀,說道:「不過還有個壞消息!」

「什麼?」白鈺寒的精神好了很多。

火羽猶豫了一下,說道:「姐姐失憶了,可以說她完全忘記了過去。」

「怎麼會這樣?沒關係,只要能找她回來我一定讓她重新接受我!」白鈺寒自信滿滿的說道。

火羽皺眉,糾結的說道:「可是那煙霞山莊的莊主比姐夫還好看,冰鸞監視了幾日,他們……」

白鈺寒眼神一冷:「他們怎樣?」

火羽深吸一口氣,感覺壓力好大。

「他們相處的很好,姐姐似乎非常喜歡那個莊主,怕是已經愛上他了,如果姐姐愛上莊主,姐夫再去搶……」後果不堪設想,他沒敢說出來。

白鈺寒皺眉說道:「你姐姐若是真的忘記以往,愛上了別人,我若是去搶,她定會與我拚命!」白鈺寒的眼中光芒一點點熄滅,彷彿生命流失。


「姐夫,振作起來,興許那人是個壞蛋,他抹掉了姐姐的記憶呢?」火羽見白鈺寒放棄了生命,立即大喊一聲。

白鈺寒望著他,眼裡的光芒不再流失:「你說那男人故意囚禁了她?」 火羽說道:「只是懷疑,那煙霞山莊有結界,我們都進不去,硬闖也不是辦法!」

白鈺寒恨不得立即將錢好帶回來,可是聽了火羽的話他不得不靜下來想個辦法。如果錢好移情別戀自己只能默默的看著,如果是那個男人搗鬼,那麼自己絕不會放過他。

火羽又說道:「最近我暗中查過那莊主,他叫決紅塵是女皇的兒子,因為他不想當皇帝,所以身為貴妃的女皇就動了不該有的心思。

還有,最近決紅塵在找一樣東西,似乎在煉製什麼藥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