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107 Views

然而,就這一個「好」字,讓她的家,學習,生活在三個月後猶如墜落在深淵地獄。

Written by
banner

------題外話------

唉,每天的收藏都很少,上火啊。 蕭搖從洗手間走廊到座客廳一眼就看到了靠窗坐著的初戀男友訾柘。

他是校第一董事的兒子,十六歲,高二,有材有貌還有背景,所以就是這樣他玩起人來毫不手軟。高英學校是香江市的一所所謂的貴族學校,裡面都是有錢有權有勢的學生,蕭搖之所以能上高英學校,是蕭搖的外公與訾柘的爺爺是戰友關係,有一定的交情,外公為了蕭搖不那麼自卑,讓她以後再他們百年之後,蕭搖能夠有個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所以外公放下面求了訾柘的爺爺,讓蕭搖進入高英學校,從而讓蕭搖認識了訾柘。

「搖兒,要喝點咖啡嗎?」訾柘看到蕭搖出來了,還是一臉陽光笑容。

如不是蕭搖知道即將要發生的事,還以為他這是多麼深情,現在看看這笑,明明就是知道即將發生的事而發出的捉弄人的愉悅的笑。

蕭搖看著前世害她家破人亡,害她潦倒一生的罪魁禍首,有一種想撕裂他的衝動,不過蕭搖深呼吸了一下,把衝動壓制了下去。

「不用了,訾柘學長,我一會兒還有事,就不多聊了。」訾柘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不過很就繼續保持著笑。

他感覺到蕭搖進一趟洗手間,變化了很多,從不拒絕他要求的蕭搖現在竟然會拒絕他了。而且看樣子和他說話已經變得有點不耐煩了。他有點疑惑了,剛剛有發生什麼事嗎?讓蕭搖有這樣的變化?

不過訾柘很快在疑惑沉思中恢復過來,他不能讓這個遊戲女主角現在拒絕了他這個男主角的邀請,要知道,現在是遊戲到了要結局的時候,是要精彩的。

「好不容易是周日的休息時間,搖兒,平時你學習這麼用功,都沒有時間,現在有什麼事能大過我們倆個人的約會,我們不多聊會兒嗎?」訾柘溫和的對著蕭搖說道。

訾柘因蕭搖剛才的拒絕有點不爽,所以怎麼的都要跟她先聊一會兒,然後再談分手的事,不然,遊戲就這樣結束就達不到好的效果。這也會讓他很丟男人的面子。

呵呵,他不願意蕭搖跟他見面,所以天天找這種那種的借口來拒絕與蕭搖這個名義上的女朋友相見,所以蕭搖也不會找訾柘讓他為難,而現在呢,卻把不見面的理由往她身上說了。

所以,如換成前世十前年的蕭搖,聽到他這樣的話,肯定會樂的以為是要上天了。

因為這三個月名義上是他訾柘的女朋友,然而見面的次數手指頭都能數出來,而且每次找她出來卻不是叫她出來約會的,而是叫她替他或他的朋友買水買飲料買飯,一買買一大堆,實實在在的使喚著蕭搖。

這哪是女朋友?這明明是傭人幫傭乾的活,幹活還是小事一樁,大不了就是當一下他們的幫傭。

傭人幫傭幹活還有酬勞,但是她這個幫傭不但沒有接受到感謝酬勞,還要受到他朋友的凌辱和嘲笑,他呢作為男朋友在一旁冷眼看著。

現在這一次在咖啡廳算是第一次正式約會了吧,但誰能想到,這卻是他們遊戲的最後一個環節,分手約會。

「這真的我們倆的約會?」

蕭搖剛說完這句, 貼身兵王 ,不過蕭搖視而不見,冷淡的繼續說,「這三個月來,我們何曾有過約會,現在就算約會,也是分手約會吧。」

訾柘心裡咯噔一聲,首先反應的是,是不是蕭搖進了一趟洗手間,得到了什麼消息,不然剛才還偷著樂,低著頭的跟著他進咖啡廳,現在就冷靜的跟他先提出分手。

這變化也太大了,蕭搖哪來的勇氣?

訾柘現在觀量著蕭搖,雖然蕭搖還是剛剛跟進來的蕭搖,不過現在有點不一樣了,好像是自信了,對就是自信,現在完全看不到以前的自卑痕迹,眼睛不在是有點獃滯無措,而是黝黑明亮強勢自信了。半庶左邊臉的頭髮現在完全被披散在腦後了,天藍色的校服著身更是清純亮麗,這是剛剛的蕭搖完全沒有的,到底在洗手間發生了什麼事?

訾柘呼吸了一下,想反駁,然而,蕭搖的一一下句活卻是讓他徹底相信蕭搖是真的改變了。

「訾柘學長,我們分手吧,說起來也不是分手,我們從來都沒有開始過,哪來的分手,不過很抱歉了訾柘學長,你可能得不到別人送的夢寐以求的禮物了,再見了。」

訾柘愣了,表情驟然破裂,今天確實來分手的,但不是以蕭搖開口甩他的,而是他開口分手甩蕭搖,然後從好友那裡得到打賭的禮物,一輛限量版的法拉利,然而蕭搖又是從哪知道他有禮物的?是不是他們六個人當中某個人泄露了打賭的信息?現在的訾柘有疑問,不過也只能更是疑惑的看著蕭搖走向角落的那一桌,這樣看來,蕭搖確實知道了打賭的事,但短短十多分鐘也不會讓一個人變化這麼大呀?

蕭搖說完,也沒管訾柘吃驚反應,拉開凳子,緩緩漫步,確實走向某個現在正在竊竊私語的角落裡。

------題外話------

那一桌到底有什麼?蕭搖為何要走向那一桌呢? 蕭搖走到隔斷東區角落這一桌,座子上的燈光照射到沙發坐上三男兩女。

蕭搖複雜的看著這五個人,左邊沙發上坐著的是香江市排名前十豐益集團的繼承人,弔兒郎當風流花心的豐成越,十六歲,高二,長得眉清目秀,唇紅皓齒,常常被人說成長得像女人,所以他天天在女人堆里打轉,幾天換一個女朋友甚到一天一個女友,就是為了證明自己是個男人。

中間這位是香江市市長二公子簡靖翊,十七歲,高三大一濃眉大眼,英俊瀟洒,不愛說話,除了這幾個好友,在校基本不與人來往。

最右邊這位據說京城世家的一位公子被下放到香江市來鍛煉的,他叫上官飛,十七歲,高三,劍眉入鬢,眼眸幽黑,古銅色的皮膚看上去十分健朗,肩膀寬闊,灰色的襯衫領口上隨意解開兩個扣子,看起來是在軍隊里呆過,一個桀驁不馴的人

右邊一個是副市長千金葉璦媛,高二,肌膚豐潤如滑,容貌秀美,再穿上碧綠色的長裙,十六歲的年華本因青春靚麗卻因臉上的濃妝大大折扣,她因與簡靖翊從小青梅竹馬,所以常常與是簡靖翊的女朋友自居,而簡靖翊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另一位是學校校董事的女兒,15歲高一叫夏末涼,五官精緻清麗,皮膚潔白如雪,她穿著一身粉紅色連衣裙,長發披肩,頭帶粉紅色蝴蝶發箍,看起來就像一個精緻娃娃,然而就這樣外表看起來無害的人,心腸卻是十分狠毒,她喜歡竹馬訾柘,所以凡是給訾柘告白或靠近訾柘的女學生,無一例外不是受到人身傷害或退學或轉學,每個女生受到的人身攻擊都是她在背後驅使。

蕭搖為個訾柘的女朋友,這三個月之所以沒有受到她的打擊,就是想到遊戲最後精彩的結局,前世蕭搖的退學,外公外婆的去世就有她在前推波助瀾。

豐成越,簡靖翊,上官飛,訾枯四個人都是豐逸俊朗,身材修長的帥公子,有才有貌有身份有背景的人,所以被稱為高英學校的四大校草,而葉璦媛和夏末涼為兩朵校花。

五個人看到蕭搖直接從訾柘那裡過來就知道,情況有變了,剛剛聽到那邊蕭搖說要分手,豐成越呵呵笑了一聲,但訾柘就把手機接聽鍵切斷了,後來也不知道什麼情況。

現在看到蕭搖直接過來他們這邊,並且站到了跟前,豐成越,葉璦媛和夏末涼是睜大眼睛看著蕭搖,明顯的驚訝,簡靖翊抿著嘴唇看著蕭搖,眼裡也有一絲疑惑和好奇,而上官飛半敞胸膛低頭玩著手機不關已事的樣子。

「豐大少,我讓你免除你的愛車被送的厄運,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啊。」

蕭搖半開玩笑的說,然後眼掃他們一圈又正色道,

「開玩笑,打賭可以,但請勿以玩弄女孩子的感情為樂,到時女孩子感情受到傷害退學轉學是小,有可能害人家一生甚至家破人亡,不知你們是不是心安理得的享受你們的奢侈豪華生活呢?」

上官飛聽到稍微抬頭看了看又繼續玩手機。

「喂,我說蕭搖,你的意思,是你把訾柘給甩了啊,呵呵,有意思,沒有想到人稱萬人迷的訾大少也有被被甩的一天啊,」豐成越幸災樂禍的笑道,然後又撇撇嘴不以為然的說道,「只是被甩了而已,有你說的家破人亡這麼嚴重嗎?況且現在又不是你被甩。」

對於他來說只是樂子而已,只像是平常吃飯一樣,好吃就多吃點,不好吃就不吃,哪有涉及到家破人亡這麼嚴重的事。

可是對於前世的蕭搖來說,確實是家破人亡,在她被訾柘甩的第二天,就被整個學校的知道,所以以往那些愛慕訾柘的女生圍困著蕭搖猛打,蕭搖受傷嚴重住進醫院被外公外婆知道,她的外公為了去學校給她討回公道卻被告知是蕭搖嚴重違反校規,根本就不答理她的外公,外公的心情恍惚,去醫院的路上闖紅燈被車撞死,肇事司機以外公違反交通規則為由拒絕賠償,外婆強忍悲痛照顧蕭搖,等蕭搖出院那天,外婆卻追隨外公去了。

現在蕭搖聽到幫凶豐成越輕描淡寫的把玩弄人感情的事一帶而過,蕭搖心裡像有一把被壓制的火在燃燒,只要輕輕一撥,就能噴發而出,蕭搖現在就在壓制著這把火,因為她現在剛回來,還沒有能力撥開這把火。

蕭搖冷笑兩聲道:「呵呵,對你們這些不知生活疾苦,只會享樂的人來說,確實是不值一提,但我奉勸各位適可而止,否則哪一天惹到不該惹的人,你們就會知道什麼是自食其果。」

「笑話,蕭搖,現在香江市有哪一位人物是我們不能惹的,誰要你瞎操心,」劉璦媛嚷嚷著看笑話似的看著蕭搖。

蕭搖沒看這種跳腳人物,剛剛觀察一下這位市子的二公子,發現他的兄弟宮有損,左邊眉毛有間斷,意味著過不久兄弟感情會有挫折,易有不和,或傷亡事故發生。

是了,前世的時候,蕭搖住院,外公去世的時候,看到的一則新聞,香江市市長簡愛國的大兒子因飛機失事,意外死亡,而小兒子以十七歲之齡接受大哥的香江商業地產集團。

不知道是不是簡靖翊存著愧疚,後來蕭搖找不到工作的情況下,是香江商業地產集團給了蕭搖能維持溫飽的工作,所以蕭搖雖然對於簡靖翊不存在什麼好感,不過沖著他一層身份,蕭搖就不不會與他交惡,到以後建立勢力就會那辦多了。

蕭搖微笑著略帶好心的對著現在還抿著嘴好奇看著她的簡靖翊說,


「簡二少,最近天氣變化無常,家人還是避免外出。」

簡靖翊聽蕭搖一說,面上不動,內心可是驚詫不已,因外他家確實有人外出,是他大哥要秘密去一趟國外談判,這事只有他哥和他知道,蕭搖是怎麼知道的? 簡靖翊的心思沒有人猜到,他也沒有追問蕭搖。

而蕭搖也不管等他的反應,在大廳上頂燈上的燈光照射下,無視別人的異樣的眼光,自信蕭灑自如的走出咖啡廳。

他們六人也就這樣愣愣的看著蕭搖揮灑的背影。

「哎,翊,她是不是拋棄了柘喜歡上你了,不然幹嘛莫名其妙跟你說天氣這些有的沒的。」豐成越略帶興奮對著看著門口的簡靖翊道。

劉璦媛一聽心就急了,突口道,

「她敢,如她喜歡上了簡二哥看我不撥了她的皮。」

此時訾柘也過來他們這了,臉色可畏陰沉,有點生氣的說道,

「你們誰是不是透露出我們打賭的事了?末涼是不是你,我知道你的心地好,不忍她受到傷害就告訴了她是不是?」

「……」夏末涼不知怎麼應,「柘哥哥,我,我……」

夏末涼委屈了,說是她泄露的,說明她確實在柘哥哥心中十分善良。 吝嗇boss貪財妻 ,可現在可氣的是,結果剛好相反,她的柘哥哥被甩了,哼,不可原諒,看明天不叫人收拾她,要讓她跪地求饒。

「好了,柘,別難為末涼了,說真的,我們誰也沒有說打賭這個事,這個蕭搖是怎麼知道的,是今天知道或者是一開始就知道的呢,然後就等著時間到了,她來甩你?難道蕭搖有這個預感先知的能力?」豐大少你真相了。


「切,別逗了,她有預感先知這個能力,我就是都教授有瞬間轉移了?或許,是蕭搖不知什麼時候偷聽到?嗯,對,是偷聽到的。你說是不是,翊,你在想什麼?」訾柘說道。

訾柘為被蕭搖甩找到一個理由,然後就看到簡靖翊似在深思,其他人也一起看著簡靖翊包括上官飛也若有所思的看著簡靖翊。

事實上,簡靖翊在聽到豐成越說有預感先知的時候就心中一動,有點震撼了,他之前一直在想蕭搖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她是真的是知道他家裡人有外出的,還是無意隨便說的,現在聽到豐成越的話在想,難道蕭搖分手之後真有預知的能力了?

「翊,不會是你家最近真有人外出吧?」上官飛難得的突然問了一句。

「怎麼可能,我都沒有到阿姨說過。」劉璦媛搶先說道。

劉璦媛說的阿姨是簡靖翊的母親韓金香,簡家和劉家同住一個大院,而且關係好,一有什麼事兩家人都會知道。

簡靖翊笑了笑,「沒有的事,我只是奇怪蕭搖會不會變得太快了,走進咖啡廳之前還弱弱的不感跟我們講話,不懂得反抗,特別是不會拒絕柘,但是進了一趟洗手間之後,先發制人的先與柘提出分手,再跑到我們這說打賭的事,這是以前那個蕭搖會做出來的事嗎?」

簡靖翊沒說他哥三天後要出國談判的事,畢竟事先保密,所以他現在也不會跟這些朋友說的。

「那有什麼,估計是在洗手間里受到什麼刺激,所以才有勇氣這般做,我肯定明天她又變為以前那個樣子。信不信,要不再來打個賭?」豐成越唯恐送不出他的車似的,又開始打賭了,「我還是那輛車,你們呢?」

「那我就那串藏傳天珠吧。我賭蕭搖明天或者過幾天肯定又會來求我做她的男朋友的。」訾柘觜角上揚自信滿滿的說道。

他說的藏傳天珠是他自己的收藏品,價值高達七位數。就這樣拿來打賭,特別的自信蕭搖明天還會來找他。因為他知道蕭搖暗戀他一年半了,不能可說放棄他這個男朋友就放棄的。

「飛,翊,你們呢?」訾柘又問道。

至於兩位女士向來不參與他們的賭局的。

「我不想加入,你們玩吧」簡靖翊因有心事,所以也沒有這個心情再去拿蕭搖來賭了

「我就那塊進口的機械手工表吧,我賭蕭搖變了,不再是以前的蕭搖了。」

以往悶聲悶氣不說話的上官飛忽然說要加入這場賭局,說實話嚇了他們幾人一跳,之前的賭局就豐成越和訾柘參與,這次的賭局竟然能讓很少參與他們遊玩的上官飛都加入了,那隻能說蕭搖的改變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說的那手工表可是價值七佰萬的天價。

「呵呵,飛,難得有一次讓你感興趣的事啊,那說明那個蕭搖光榮的進入了你的眼球了。」豐成越打趣道。

恰似風景舊曾諳 。」 蕭搖從咖啡廳出來之後,望著高樓大廈,柏油馬路,行人車輛,可是感慨萬分,現在的她十五歲,可是經歷過穿越之前懦弱潦倒的二十五年,在古代歷經生死的十八年,到現在已經是滄海桑田的四十三高齡了。

是蒼天的厚待,還是命運的安排,讓她能夠兜兜轉轉又回到這個轉折的命理點呢?是為了能夠了卻她上世沒能對外公外婆補償的愧疚,還是為了彌補她的缺憾和不甘?

蕭搖憑著記憶回到了出租屋裡在高英學校,外公擔心蕭搖住校舍遭到排擠,所以又在外面給蕭搖租了一間屋子。從包里拿出鑰匙,打開門,看著陌生又熟悉十多平的小屋裡,一張單人床,一張書桌椅,一個書櫃,一個簡單衣櫃,還有一些簡單生活用具。

回來了,是真的回來了。真像做了幾場夢,

「主人,主人」蕭搖在沉思的時候,響起小孩稚嫩的聲音,蕭搖的感官頓時警覺,環視了整個小屋子,沒有發現什麼人,

「誰,出來」

「主人,是我,你手上的小紅躅。」

蕭搖才發現聲音是從她的右手紅色躅子出來的,蕭搖頓感玄幻了,躅子還能說話的。

在洗手間的時候,就發現這隻躅子比以前更紅更亮了,可沒發現它還能說話啊。這隻躅子是蕭家的傳家之寶,向來只傳蕭家媳婦的,但到了外婆這隻有一個女兒,那就是蕭搖的媽媽蕭姍姍,但蕭姍姍生下女兒之後就不見了,直到蕭搖車禍穿越之前沒有見過她,這躅子就傳到了蕭搖手上。

「你是誰啊,你怎麼會說話?」蕭搖略帶好奇的問道。

「主人,你閉著眼睛冥想就能進入手躅里,就能看見我啦。」

蕭搖進入手躅里,看到是200多平的空間,還有一棟棟類似茅草屋的小房子。

再有一個穿著紅色小肚兜露出白白嫩嫩的小屁股的小男孩,卷卷的短髮,黑黑的圓溜溜的大眼睛像兩顆大葡萄,胖嘟嘟的小臉分外的紅潤和光滑,後世流行的一種叫法,小正太,小萌娃。

蕭搖兩眼冒紅光,扯著他的臉頰呼著,

「哇,好可愛哦。」

「主人,主人,放開我啦,放開啦。」小正太兩隻胖呼呼的小手使勁的想把臉上的兩隻手拉開,可惜力氣敵不過蕭搖啊。玩了一會兒,蕭搖終於意猶未盡的放開了小萌娃。

「好了,我們言歸正傳吧,我問你答。」

「嗯,嗯,主人,你問」好不容易解放的小萌娃當然是萬分贊成。

「你是誰,你為什麼在這個手躅里?」

「主人,我是玉靈,一千年以前蕭家祖先從玉山上發現的一塊紅色玉石,打製成手躅送給了他妻子,後來就成了蕭家的傳家之寶。在玉山上玉石經過無數年吸收天地精華就有了靈氣,再後來就有了我玉靈的,主人。」小玉靈巴眨著眼情揚著小腦袋神采奕奕的看著蕭搖說道。

「嗯,那這個空間之前有人進來過嗎?」蕭搖看著他的可愛模樣又扯著他的臉頰了。

「有」小玉靈說到這低著頭傷感道,「是500年前的蕭逸主人。你是我的第二個主人。」


「蕭逸?500年前的蕭逸?不會是500年前那個醫術天下第一,武功天下第一,文才武略樣樣精通的鎮國將軍蕭逸?」蕭搖再一驚訝疑惑了。

「500年前,蕭逸主人小時父母被害身亡,後來主人為了查明真相,為父母報仇,拜訪天下各種能人異士,歷經生死,終報大仇,且為國立下汗馬功勞,推託不得被國君敕封鎮國大將軍,然而終因忌憚主人的絕世才華和赫赫功績,屢屢遭到當權人的暗殺,主人為了家人安全,被逼無奈就蔣計就計假死,和主母歸隱山林,淡出了人們的視線。」小玉靈還是十分懷念主人。「主人,進入玉躅空間,須歷經生死,血染紅躅,才能得到空間認可,才能成為玉靈的主人。」

「歷經生死,血染紅躅?」蕭搖想了下穿越之前車禍的時候是帶著這個紅躅子的,然後眼睛眯了一下,「那是不是你把我帶去龍騰大陸的?」

「是的,主人。當時我正在沉睡當中,你的血進入了空間把我喚醒,我感覺到你的靈魂飄浮不定,隨時能夠煙消雲散,我著急,本意是想把你送回十年前,但因剛剛蘇醒,靈力不夠,無法扭轉時間,只能在架時空中尋找契合你靈魂居住的軀體,然後再尋找時機把你帶回。所以恰巧龍騰大陸那個剛死去的蕭搖的身體與你的靈魂契合度相當高,所以……」

小玉靈有點怯怯的看著蕭搖,生怕蕭搖怪罪:「所以讓你在動亂的龍騰大陸生活了十八年,而你被箭射中那一天再一次血染了紅躅,讓我本身修養了十八年靈力更加充足了,把你帶回的時機已到,所以你本來可以不用死的,可以再龍騰大陸活的好好的,我不知道要不要把你帶回,然而機會只有一次,所以我不得不把你帶回,對不起,主人。」

玉靈小聲的帶點哭泣的聲音。

蕭搖看著這樣的小玉靈,心疼了,更是無法怪罪他,蕭搖環抱著小小身子的他,

「小玉靈,不怪你,真的」蕭搖忽然流出了眼淚,「不但不怪,我還得謝謝你,我在龍騰大陸的生活,讓我很是幸福,很快樂。在那裡,讓我有了疼我入骨的爹娘,情深手足的哥哥們,讓我遇上恩重如山的師父,讓我遇上了雖然不愛說話但卻對我關懷備至的師兄,讓我有了許多肝膽相照的莫逆之交,讓我學會了堅強和勇敢,讓我不在自卑,不再懦弱的默默流淚。小玉靈,這些都是你帶給我的,所以謝謝你,小玉靈。」

「可是,可是,我現在讓主人和他們分開了啊。」小玉還是不太確定的小聲道

「是啊,和他們分開了,但我知道他們會過得很好,我離開的日子,他們會傷心,會難過,會悲痛,甚至有可能是生不如死,但這些都是短暫的,他們會為了我更好好的活下去,所以,小玉靈,別自自責了,應該是主人好好謝謝你的,知道嗎?」蕭搖安慰著小玉靈。

「主人,是真的不怪我嗎?」小玉靈兩眼掛著幾滴小豆豆可憐巴巴的望著蕭搖。

「嗯,是真的,別哭了。我們打個量嗎,小玉靈」


「嗯,你說,主人」

「以後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姐姐,好不好?」

「好的,主人。」

蕭搖額頭掛滿黑線。

「你可以出來嗎?」 「你可以出來嗎?」蕭搖好奇的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