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99 Views

緊接着就是秦海燕悉悉索索翻零食的聲音,脫掉身上的外套,裏面的血衣露了出來,一股腐臭的味道讓人作嘔,胃裏翻騰,酸澀涌上喉頭,我撲倒馬桶上就是大吐特吐,差點連腸子都吐出來了。

Written by
banner

一陣翻江倒海之後,我睜開淚眼朦朧的眼睛,只見馬桶中全是鮮血,原本細小的白點已經變成了米粒大小的蛆蟲在蠕動。

嚇得我跌坐在地上,不斷縮着往後退去。

“不會的,一定是錯覺!”

身體明明沒什麼異樣的感覺,我趕緊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沒想到手背上被沾上兩條白色蛆蟲還在蠕動,看得我胃裏又是一緊,又趕緊伏在馬桶背上大吐特吐。

這一次是真的把腸子都給吐出來了,看着馬桶中的肉塊,我差點沒當場嚇暈過去。

“看來害喜的反應比較強烈呢。”磁性的嗓音由遠及近,一張大掌在我背上輕輕順氣。

是冷天傲!!

我趕緊摁下衝水後轉身跪在地上,“求求你救救我,我……”我再也不要看到自己吐那種噁心的東西了。

“救你的方法不是給你了麼?不過,好像遇到了點難題?”

冷天傲說着將我扶起來坐在馬桶上,動作輕柔就像是體貼入微的丈夫在安慰懷孕的妻子。

但是我知道,我只是他的棋子罷了。

“你都知道了?那你告訴我,柳霜霜到底是人還是鬼?”

冷天傲修長的身子懶洋洋的倚在牆上,像是在回憶什麼,半晌後纔開口說道,“不是人,但也不是鬼。”

“那是什麼?連你也拿她沒轍麼?”

“她倒不是什麼問題,問題是她背後的那個男人,泰國最有名的巫師,沒有到最最後關頭,我不想和那個男人有什麼正面衝突。”說完,他伸手覆上我的腦袋,就像是在撫摸小狗一樣,“所以你知道的吧,儘快把我要的東西弄到手。”

我頓時全身冰涼,連最後的希冀都破滅了。

“我不過是個凡人而已,我什麼都做不成……”

“你不要妄自菲薄,你只是還不瞭解自己的力量,等我復生之時,你的力量會派上用途的。” 032 鬼胎的聲音

“呵,你確定說的是我麼?”我要是真有什麼力量,第一個要收的就是你!

“現在還不能告訴你,等我附身成人,那時候再告訴你好了。”

“我可以理解成你這是在忌憚我麼?”

我話音剛落,他原本撫摸我頭頂的手猛地收緊,抓住我的頭髮扯得我頭皮生痛,他帥氣陰冷的面頰已經俯身至我跟前,“別以爲我不會殺你,留着你,只因爲你和她一樣的容顏而已!!”

我本想求饒的,可聽他這麼一說,心頭更是窩火,一時口不擇言起來。

“你倒是殺呀!!我求你快點殺了我,你們一個個的,都當我是軟柿子好捏是吧?爲什麼要這樣對我?嗚嗚……”

小時候父母的魂魄就被人給抓走了,好不容易苟且偷生到現在,卻又變成了鬼的奴隸,我這輩子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命運要對我這樣不公平?

修仙兵王在都市 我說到最後已經哭成淚人了,只知道大哭,沒想到哭聲被門外的秦海燕給聽見了,用力拍打着玻璃門。

“夢夢你你別難過,不是還有我麼,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在你身邊的。”秦海燕以爲我在爲被解僱的事情難過。

也難怪,父母住院的費用,都得靠我這些微薄的工資。

冷天傲聽見門外的聲音,鬆開了我得頭髮,伸手扣住我的下顎,強迫我擡起頭看着他。

“既然你不願意替我辦事,那我就殺了你,然後讓你朋友來爲我辦事好了。”

魔鬼!!

這個男人簡直就是個魔鬼!!

“夢夢你知道的啦,我家裏是經營酒店的,我讓我媽給你安排一個工作,或者伯父伯母的醫藥費我直接給你付了,你快點把門打開啦,別嚇我!”

聽着秦海燕關切的呼喊,讓這個惡鬼找上秦海燕的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雙拳狠狠的握緊,就連指甲嵌入肉中也不覺得疼痛,只有滿滿的心痛,痛到讓人不能呼吸。

“既然如此,那請你記住自己的身份,以後如果再說這樣的話,我就真的殺了你!!”

“不會了……我再也不會了……”

我癱坐在地上,聽到他的腳步聲離開之後,纔打開花灑,任由冰冷的水沖刷我得身體,彷彿只有痛苦,才讓我覺得自己還活着。

秦海燕還着急的在門外拍打着,我趕緊抹了把臉上的淚水,“海燕吶,我沒事,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吧。”

“沒事就好,你千萬別做傻事,天塌下來還有我呢,我在外面等你。”

爲了不讓秦海燕擔心,我清理完身上的污垢就趕緊開門出去,慶幸的是,臉上和脖子上的傷痕已經全都好了,不然她又該擔心了。

秦海燕一見我出來,趕緊把泡麪遞給我,“來,都給你泡好了,趕緊吃了暖暖身子。”

她不會做飯,而我爲了節約錢,我們兩人擠在這小房子中最愛做的事情就是吃泡麪了。

端着泡麪我癟了癟嘴,好半天才忍住委屈的眼淚,“海燕,謝謝你。”

“咱們之間還用說謝麼,我剛纔已經給我媽打過電話了,她給你在酒店裏安排了一個職務,明天就可以上班了。”

“你不是和家裏鬧翻了麼,他們怎麼會這麼爽快答應你的請求,該不是給你提了什麼過分的條件吧?”秦海燕家裏的情況我是知道的,她已經幫了我這麼多,我真不想再給她添麻煩了。

秦海燕呵呵乾笑了兩聲,隨即兩手一攤,“還不是那些破事唄,反正我家只有我一個女兒,酒店早晚得給我接手,雖說還沒玩夠,但是和你在一起,我就算回去也不會無聊啦。”

“那我們又能在一起了?”

“那是當然,咱們好姐妹,要永遠在一起,趕緊吃吧,吃了收拾收拾,既然在酒店上班,咱還用住這種破地方麼?”秦海燕說風就是雨,已經開始自顧自的收拾了。

看着髒亂的小房子,我心頭突然閃過一絲不捨,但很快就被我給壓了下去,現在的我,已經輪不到再奢求什麼了。

視線環視房間一週,突然看見秦海燕從泰國請回來的小木偶被她隨意的丟在電腦旁,我猛然想起之前飛機上發生的事情,後來是頑戊救了我們,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這不是你死活都要求來的小鬼麼,你怎麼把他隨意丟在這裏?”

“別提了,那龍婆一定是騙人的,自從最開始動了動,回國後這傢伙一次都沒動過。”

我將小木偶捧在手心細細的感覺,果然感覺空空如也,頑戊不在小木偶中,還能去哪裏呢?

“媽咪,我在你肚子裏!”

突然陰沉的童音傳來,差點沒嚇得我把一旁的泡麪給打翻了。

方纔的確是頑戊的聲音,我忍不住伸手覆上小腹,頑戊難道在我肚子裏?

“沒錯媽咪,我現在已經是你的孩子了。”好似能聽到我內心的聲音,頑戊又說話了。

但凡女人知道自己懷孕都會覺得驚喜吧,可我現在完全是有驚無喜,雖說龍婆之前說過頑戊一但被感化就會成爲我的孩子,可我現在中了降頭,那豈不是要夭折頑戊了?

重要的是他知道降頭的事情麼?

若是他不知道,到時候流產了,那他豈不更加怨氣深重,肯定會變成惡鬼的。

但我現在也不敢告訴他什麼,要是他發瘋把我肚子剖開從裏面鑽出來,就算是大羅神仙也就不了我了。

‘頑戊,你怎麼在我肚子裏去了?’秦海燕在身旁,我只能用內心的聲音和頑戊交流。

“頑戊之前法力消耗太多,必須要借用母體的力量才能存活,而且你之前奮不顧身救我,頑戊很感激,很想要媽咪一直保護我,所以就進了你的肚子了,頑戊以後再也不會調皮了。”

現在頑戊的聲音,儼然和一個小嬰孩無異,乖巧的就像是在撒嬌。

可我先早已經被嚇得面色蒼白了,試問哪個女人懷了鬼胎還能淡定的?

這傢伙流產了也是個問題,要是生下來之後還記得前世或者還有法術,那將會是更大的問題呀!! 033 陰人的能力

這簡直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節奏!!

秦海燕收拾東西的同時,一個電話進來了,接完電話之後她差點沒跳起來,抓起我得外套就扔了過來,“快穿上,大師回來了。”

“什麼?”

“就是真正的魯大師呀,從印度回來了,咱們趕緊去找他,我得問問他我兒子最近怎麼沒反應了。”

秦海燕說風就是雨,我還沒摸着頭腦,她那邊已經穿戴整齊了,一個勁的催我,無奈我也只好跟着出了門。

說實話,對那些大師什麼的我算是怕了,可是我心裏又忍不住有一絲希冀,希望能被誰所拯救。

還是之前的那棟老式四合院,我們走進去,只見一個留着八字鬍的男人端坐在前堂,身上穿的粗布衣衫,就算沒有道袍也渾身散發着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

他的跟前跪着一個身材微胖的男人,不正是之前給我做法的‘魯大師’麼?

現在他已經褪下身上的道袍穿着短袖t恤,和我們這些常人無異了。

秦海燕一看見大師就火急火燎的跑了進去,“你就是魯大師吧,你們家這個誰誰,騙了我們錢呢,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我兒子都被他給弄沒了。”

她說着還把原來裝着頑戊的小人偶遞到魯大師跟前,那一瞬間,我明顯看到魯大師瞳孔中閃過一絲異樣,下一秒,他的視線直射而來。

這魯大師眼神犀利,好似洞穿一切,我心頭瞬間鬆了口氣,我恐怕是有救了。

“孽子,還不快起來,帶這位小姐去房間內休息?”

“是是,我這就去。”之前假冒的魯大師趕緊爬起來,起身的時候腳一軟差點又跪了回去,看來跪的時間不短了。

“幹什麼呀,我這正事還沒說呢,要把我帶哪去呀?”

“小姐你先去休息下,我師父吩咐我給你熬了聖水呢?”

“胡說八道!!”那假冒的魯大師話音剛落,頭上就結結實實捱了一下,“爲師不記得有教過你滿口胡言,待會再收拾你!”

替嫁嬌妻:冷情凌少腹黑寵 說完之後,魯大師又轉頭抱歉的看着秦海燕,“這位姑娘且稍作休息,我這邊先幫這位姑娘做法,隨後再來給你解惑。”

秦海燕一走,魯大師臉色瞬間又嚴肅了三分,不過這一次我可不像上次那麼好騙了。

“我不在的時候孽徒讓劉小姐受驚了,實在抱歉,爲師很想彌補他犯下的過錯,但事態好像有些嚴重。”

“那惡鬼是我已經是陰間的人了,你說說吧,現在該怎麼辦?”

聞言,魯大師又是一口嘆息,隨後坐到主位上,示意我坐下聽他慢慢道來,這大師可真夠麻煩的,我趕緊坐下。

“冥婚必須要有法力強大的人加持才行,我徒兒並不知道這些,只是依葫蘆畫瓢,沒想到反被惡鬼利用陣法,將劉小姐寫到了陰間的名單之上。”

“別說這些,說點有用的吧,大師你能除掉那個惡鬼麼?殺了他我是不是就能解脫了?”

“事情可不是這麼簡單,依照小姐周身氣息來看,纏着你的應該是一隻青頭鬼,此鬼怨氣極重,而且你現在還懷了他的孩子,你們之間的關係,不是說這麼容易就能斷的。”

連我懷了惡鬼的孩子都知道,看來這個大師是真正的魯大師了。

我趕緊起身跪在魯大師跟前,“大師你一定要救救我,其實我不僅懷了鬼胎,還中了降頭。”

“小姐你別激動,慢慢說。”

好不容易逮住一根救命稻草,我怎麼能不激動,一咕嚕將最近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全數說了出來,聽完在我身上發生的事蹟,連魯大師都沉默不語了。

“大師,你倒是說說話呀,我該怎麼辦?”

“把你的生辰八字給我。”

“一九八七年,七月十四,中午十二點整。”

我剛一說完,魯大師身形一震,就連掐算的手指都顫抖起來,看着我嘴脣抖動了老半天才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你本不該出生在這世上,卻違背常倫,這輩子註定要行走於陰陽之間,被鬼魂所糾葛。”

雖說不怎麼聽得明白,但還是能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大師,我是正午出生的,七月太陽當空,怎麼可能是陰時呢?”

“那年七月十四正值天狗食日,乃是至陰之時。”

聽完大師的話,我整個人癱軟到地上,“師傅,求求你救救我好不好,我快要撐不住了。”心中絞痛讓我呼吸不暢,就連胃中也跟着翻滾起來,忍不住噗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霎時,整個大廳被蠱蟲的腐臭味道瀰漫,魯大師趕緊將我扶起來,對着我的心臟部位就插進兩枚銀針。

“降頭是東南亞獨有的巫術,貧道無能爲力,這兩枚銀針能暫且壓制蠱毒腐蝕你的心臟,等到銀針變黑之時,你就要小心了,那時候貧道的法術也無法壓制了。”

我感激的抓住道長,“謝謝你,道長,你剛纔說我是陰人,這身份還有其他特別之處麼,比如驅鬼方面的。”

還記得冷天傲之前說過的話,他說過我也有力量,直覺告訴我這力量和鬼魂有關。

“陰人最常做的是就是走陰人,行走於陰陽之間,幫助陽間的人找陰間的人問話,除此之外,據傳八百年前咱們茅山派也有一個陰人,被閻王重用,任職陰間鬼差,懲罰逃竄於陽間的惡鬼。”

陽間的人當陰差?

的確,陰人能看見鬼魂,如果陰人再會法術,的確比其他人多了些優勢,更甚者,陰人可以直接進入陰間地界?

見我像是在思考什麼,魯大師又是一口嘆息,“劉小姐還是不要想太多,學法天資很重要,而且單單是走陰人就已經是很危險的職業了,更何況傳說中的陰差。”

呵,有什麼會比我現在的狀況更糟的麼?

求人不如自救,我砰一聲跪到在魯大師跟前,砰砰就在地上嗑響頭,“大師,求求你收我爲徒吧,求求你救救我!” 034 真有髒東西

“不可,茅山之術傳男不傳女,貧道不可能收你做弟子。”

那魯大師滿臉戒備,可我鐵了心要拜在他門下了,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我爬起來就衝進他做法的專用房間,將他那一座座獎盃全部抱了出來,“什麼茅山正宗,全都是狗屁,茅山的精神就是見死不救麼?我沒有讓你救我,我只是想請你指點一下,你連自救的機會都不給我麼?”

如果他敢說不,我一定馬上把這些獎盃砸個稀巴爛!!

也不知是心疼他的獎盃還是被我的話打動,魯大師終於鬆口了,“收徒肯定不行,指點一二還是可以的,你別激動。”

既然目的已經達成,我趕緊將獎盃放下,砰一聲就跪在魯大師跟前,激動的熱淚盈眶,“謝謝你。”

我現在是人品節操什麼的全都拋棄了,只要能活下來!!

沒拜師就沒有繁瑣的收徒程序,魯大師給了我幾本茅山入門的書籍,讓我回去先了解一下茅山術。

隨後,他的視線落在我的肚子上,滄桑的黑瞳中閃過一絲擔憂,“我看這孩子渾身被怨氣纏繞,如果再小產的話,恐怕會變成一隻極難收服的厲鬼。”

他說的這個我當然知道,可我能有什麼辦法,茅山術和降頭根本就是兩碼事,降頭不解,頑戊遲早有一天會……

“不過你也別太擔心,你我相遇即是有緣,過兩天我就動身去一趟東南亞,找那邊的靈術者探討探討。”

二嫁冷血總裁 “謝謝你大師……”

除了謝謝,我的心情真不知該如何表達,一想起自己剛纔還威脅他,心頭就忍不住愧疚萬分。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秦海燕和之前那個冒充魯大師的男人走了過來,兩人有說有笑,看來已經熟絡到不行了。

“怎麼樣,你們的事情談完了沒有,什麼時候才能輪到我呀?”秦海燕說着看了看手錶,我才發現現在已經快十二點了。

“這位小姐你是想問收養的小鬼爲什麼不見了是吧?”

秦海燕趕緊點點頭。

“那是因爲龍婆在做法的時候,根本沒給你契約小鬼,所以這隻鬼不屬於你的,自然不會跟在你身邊了。”

“什麼?你說什麼?我兒子……”

秦海燕說着突然腦袋充血,身子踉蹌着就往後退去,我趕緊伸手去扶她,沒想到有人比我還快了一步。

“海燕你別難過,你應該高興纔是,你好好的一個人帶個鬼在你身邊幹什麼,會有損你的陽氣的!”說話的是那個之前假冒魯大師的騙子。

“家明……”

秦海燕頓時一副小女人的模樣,弱風扶柳堪比林黛玉了。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秦海燕,看着他們飽含深情的對視,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這兩人該不會是對上眼了?

“咳咳!!”

聽見魯大師的咳嗽聲音,家明趕緊放開秦海燕退到魯大師身後規規矩矩的站着,眼睛卻不斷抽動着和秦海燕眉目傳情。

“家明,以後這位劉小姐會常來我們這裏,到時候你先帶着她學習一些入門之術。”

“可以,絕對沒有問題!”家明一顆心思都撲在了秦海燕身上,話一出口才發現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趕緊跪在魯大師跟前,“師傅,你又要收徒弟?是不是我哪裏做的不好?你說,我改!!”

“不是收徒,就只是請你指點一二而已,我叫劉夢夢,師兄以後就叫我夢夢好了。”

我嘴裏這樣說着,心頭卻忍不住搖頭,這大師兄簡直跟西遊記裏的二師兄似得,要我跟他學,恐怕連我都會學成一個半吊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