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92 Views

“在帝國的邊境風雪城,那裏有一個千年寒潭,被稱作碧水寒潭,神牌就被我封印在那裏面,等出去了我就帶你去。”雅熙微笑着說道,那笑容讓人如沐春風,爽的上官冥只想叫出來。

Written by
banner

“大哥,你怎麼了,你沒事吧。”

“夜天,你不要嚇我啊,夜天。”

上官冥被一陣吵鬧聲給驚醒了過來,回過神來只見葉陽若菡等人好似看傻子似得看着自己,“你們怎麼了,我臉上難道有花?”上官冥疑惑的問道。

“你還說,你自己一個人站在這裏發呆,叫你又不理我們,你看把若菡妹妹給擔心的!”納蘭蘇香調笑道。

“好了好了,我沒事,既然梵霸天已經跑掉了,那麼我們就開始分贓吧。”上官冥邪笑道。

衆人見上官冥這滑稽的表情,心裏不由一陣無語,沒想到一向酷酷的夜天也會搞笑。

“其他的我用不到,我就要一套護具和這把蘊神劍。”大漠齜牙笑道,一雙眼睛柔情的看着手中的一般銀白色的長劍,不過還別說,劍還真是一把好劍。

“我也不用其他的了,納戒用不了,也拿不了什麼,我就要這把穿雲槍了。”

“我不缺錢,我就要這把藤花權杖好了,樣式我超喜歡的。”納蘭蘇香衝着上官冥甜甜一笑,那成熟的撫媚說不出來的動人,看着幾男都是一陣眼直。

上官冥轉而看向葉陽若菡,奇怪的問道:“若菡,你呢?”

葉陽若菡嘟囔着嘴道:“這裏沒有精神魔法師用的權杖啦,真是掃興!”

精神魔法師本就稀少,相對的兵器也就稀少了,這裏沒有這類兵器也很正常。

上官冥見大家都挑後東西,隨後邪邪一笑道:“各位,既然你們東西都挑好了,那我就不客氣了。”說罷便將所有的東西全部收進了神牌印記中,神牌印記內的空間異常的大,裝這些東西綽綽有餘,就算是一個城都能裝的下。

衆人看着收穫巨大的上官冥,不由一陣眼紅,上官冥不也栗色,豪氣的說道:“現在這裏納戒用不了,等出去之後我就給大家一人十萬紫金幣以當作回報好了,這裏的兵器防具你們大家依舊能夠隨便拿。”

“太好了,不愧是我大哥。”大漠激動的說道,就差沒有流淚了。

狂也是一陣激動,崇拜的看着上官冥,心裏大嘆沒有跟錯人。

“可是我們要怎麼出去呢?”納蘭蘇香有些掃興的說道。

大家聽到這個果然就好像潑了冷水的火焰,只是上官冥卻大笑起來,一副高傲的樣子說道:“你們跟着我走好了。”上官冥說罷便一頭栽進了水裏,雅熙已經告訴了他出口的位置,就在水底的一個洞口中,裏面有一個魔法陣能夠離開這裏。 洛冬天直接開車去了警局,到了警局的時候,她並不能馬上見著了陸子熙。

聽他們說陸子熙現在這個時候,也正在做著口供。

洛冬天也只能夠在那兒靜靜的等著,她不清楚還得等多久才能然雖然見著陸子熙。

但她知道今天她是一定要見到陸子熙,至少要看到陸子熙是安全的,她才能夠放心。

過了大概一個時候,洛冬天這才見到陸子熙,陸子熙在口供室出來的時候,便見到了洛冬天。

洛冬天趕緊上前,嚇得抱著陸子熙。

「沒事了!」陸子熙抱著嚇壞的妻子,他是真沒想到這件事情居然會在她回來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便東窗事發了。

「真的沒事了嗎?」洛冬天依然還是有些擔擾,若真只是來錄一個口供,她還真是有些不相信。

畢竟,他們也去家裡搜查了,公司也被翻成這樣。

洛冬天當真是放心不下。

「陸總,多放你的配合,不過麻煩你最近不要離開美國,若是有什麼事情,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再一次聯繫你。」給陸子熙錄口供的警官上前看了他們二人一眼。

「好的,這一段時間我不會離開美國,我會極為配合你們調查。」

對於陸子熙的配合,他們是真的很滿意,難得看到這麼配合的一個人。

他們也想不清楚,到底是這件事情跟陸子熙是真的沒有關係?

還是說,其實是有關係,人不過也是裝出一幅配合的模樣。

來誤導他們呢?

這讓他們都想不清楚。

「可以回家了嗎?」洛冬天問道。

「回家吧!」陸子熙點點頭,這才摟著洛冬天往外走。

外面有很多的媒體,見著陸子熙上前的時候,便趕緊上前想問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過陸子熙很快便坐進了車裡,直接開著車離開,並沒有回答媒體的任何一個問題,但他們卻清楚了一件事情,陸子熙並沒有進去。

媒體又問了警察一些問題,他們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說讓陸子熙配合調查,現在並沒有查出他們公司有任何的問題。

如此一來,原本跌下去的股市,很快便又回漲了過來。

這讓公司里的員工們,也跟著大大的鬆了口氣,他們最怕的就是到時候他們丟了公司,而且還拿不到他們的好薪水。

陸子熙車開車很長的一段路,這才在一邊的路上停了下來。

望著嚇壞的洛冬天,將她給摟進了懷裡。

「老婆,讓你擔心了!」洛冬天緊緊的抱著陸子熙,真是想想都覺得后怕,今天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她不曉得接下來還會再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可是現如今想來,她真的很害怕。

「老公,還會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她真的很害怕。

「放心吧,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她是真的希望不要再發生一次,這種事情真的是一次就夠了,她很怕再發生一次,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

先不說別的,就拿今天來說,她真是嚇壞了。 一級城凱爾城的上官府中,夜深人靜,一道黑影在空中急速閃動,掠過一支又一支的巡邏隊伍,鬼魅的身影讓衆人無法察覺,突然黑影在空中急速扭轉,右手對着空中一揮,落下身後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把飛刀。


“在下天網七號,有事求見家主。”黑影對着虛無的黑夜邊比劃着手勢邊說道,做完這些這才繼續躍身潛行。

黑影來到上官怒的書房前停住了腳步,在門上有規律的敲着。

上官怒批閱着密報,面色平靜的道:“進來吧。”

黑影進來後直接單膝跪地恭敬無比的說道:“啓稟家主,天網已經有四少爺的消息了。”

上官怒聞言停下了手中的毛筆,眼神中露出了一絲欣喜。

“天網來報,在數日前,四少爺在嘯陽城出現過,並且註冊了一名傭兵,參加了傭兵工會發布的一個A級雲夢澤的任務,至今還沒有什麼消息,不過根據火雲納戒上傳回的信息來看,四少爺現在很安全。”黑影語氣平淡的說道。


上官怒聞言欣慰的點了點頭,“四少爺現在的實力如何?”上官怒有些期待的問道。

“回家主,根據天網發回的消息,四少爺極有可能是魔武雙生的天才,現在戰士的實力估計已經達到武宗的境界,魔法師…魔法師…”黑影越說越猶豫起來。

上官怒心裏頓時一驚,不由興奮起來,隨後疑惑的問道:“魔法師怎麼了?”

“回家主,四少爺應該身懷不止一種魔法,根據天網最新的消息,四少爺曾經在軍營中大敗邀月女部隊長,並且接連用出了三種元素魔法,實力最少也達到了大魔法師!”黑影語氣終於露出了一絲波動,顯然是不太相信昔日的執跨之子現在居然變成了絕世天才。


上官怒猛的站起了身子,突然狂笑起來,興奮的大喝道:“冥兒啊冥兒,你隱藏的可真夠深的啊,爲父居然一點都沒有發現!”

上官怒從來就不看好大兒子和二兒子,他二人心術不正,也沒有做大事的心態,而上官冥卻從小聰穎過人,爲人雖然霸道卻不失王者之氣,實乃做大事的料,即使以前得知他實力低微也依然看好他。

“你下去吧,通知護衛隊前去接應四少爺,不能出任何差池。”上官怒現在可不容許任何的病故發生,他能查出上官冥的實力,想必皇室那邊也有些眉目了,說不定皇室會暗中做些什麼。

………………………

此時上官冥等人經過水底的魔法陣來到了雲夢澤千里之外的一個小峽谷,離城鎮還有些距離,幾人將方圓千米內的魔獸幾乎都斬殺殆盡,暫時的佔領了這些魔獸的領地。

“我們就這樣亂竄着,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出去啊。”大漠有些按耐不住了,這些天幾乎每天都在殺魔獸,有了蘊神劍相助,這些天大漠的實力可謂是大有長進啊,身上隱隱間都透露出了一股殺伐之氣,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只有經過鮮血的洗禮纔會慢慢的衍生這種氣質。

“你急什麼,我都不急。”狂無所謂的說道,手裏拿着一條毛巾使勁的擦拭着穿雲槍,眼神好似看自己的愛人那般的溫柔。

這兩人的兵器都是次神器,上面還空着兩個孔,想必之前應該還鑲嵌着什麼,而品階也應該還不止這些。

上官冥用什麼兵器都順手,在他看來,不同的情況要用不同的兵器,當然,這句話也是他在得到這一大批兵器後悟出來的,這些兵器裏面只有一個神器,只是這個神奇居然是一個水晶石,怎麼用上官冥都不清楚。

幾人圍坐在一個火堆旁邊,吃着上官冥烤的魔獸肉,倒是也蠻幸福的。

“夜天,沒想到你烤肉也有一手啊,以後這活就交給你了。”納蘭蘇香高興的說道,最近她似乎話越來越少了,現在能說上一句大家都覺得受寵若驚。

“好啊,大家喜歡就好。”上官冥無所謂的說道,反正這也不是什麼累活,魔獸肉吃了也能增強體質,何樂而不爲。

“夜天,我的兵器每次練到關鍵時刻就有些難以控制,這是怎麼回事啊?” 替身獄妻,狂傲總裁纏上身 ,邊擦拭着蘊神劍說道。

上官冥聞言接過了蘊神劍,縱身舞了起來,劍一入手上官冥就感覺有些難以控制,這應該是大漠滴血認主的關係,劍越舞越快,在空中拖出了一連片的虛影,鬼魅的步伐加上鬼魅的劍法,完全是所有魔法師的剋星。

“大哥實力好強啊,真不知道怎麼練的。”大漠見上官冥如雲流水的舞着劍忍不住說道,上官冥的劍法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不僅實用而且美觀,說不出的諧和。

片刻後,上官冥收起了心神,落到地上,只見四人都是呆呆的看着自己,尷尬的輕咳道:“你們沒事吧!”

“老大,你教教我剛剛的劍法好嗎,真是太酷了,沒想到劍法除了殺人還能舞的這麼帥氣,我要學!”大漠口沫橫飛的說道,形象是說不出的激動,生怕上官冥不答應他。

“等有時間在教你吧,現在先把眼前的麻煩解決了。”上官冥捏了捏手指,發出咯咯的聲響。

“麻煩?什麼麻煩?”狂嘴裏塞着滿口的魔獸肉,含糊不清的說道。

“有人來了,有很多!”葉陽若菡眉頭微皺的說道,她是精神魔法師,感知力自然要比他們強。

很快,黑夜中的叢林發出了嗖嗖的聲音,上百人穿梭在林間,不一會兒就將上官冥等人團團包圍起來。

上官冥面色平靜的看着眼前上百人,目光落在了爲首的一名大漢身上,大漢是一名貨真價實的高級武宗,不過上官冥還不放在眼裏,他的力量足以擊斃一般的武靈強者,加上身法和速度,在越階他都有信心。

爲首的大漢走了出來,眼睛直接落在了納蘭蘇香身上,納蘭蘇香本就是世間少有的絕世美女,再加上性感的裝扮把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來,成熟的韻味對這樣的大漢最有殺傷力,大漢果然看的就差沒有流口水了。葉陽若菡雖然僞裝成了另一個樣子,但是完美的身材也不是蓋得,大漢看的是口水直咽。

“今天真是運氣好啊,沒想到在這裏居然還能遇見這般的美人,真是老天爺眷顧我啊。”大漢說罷便哈哈大笑起來,眼睛肆無忌憚的打量着兩女,周圍的隨從都是在一旁附和着,頓時鬨笑聲響成一片。

“你他媽的在說一遍,老大的女人豈是你這小兒能夠侮辱的。”不待上官冥說話,大漠搶先一步罵道,就好像對方搶了他老婆似得,可以看出他多麼的崇拜上官冥,上官冥心裏不由的看好了大漠幾分。

“小子你找死,竟然敢罵我們的小王爺,我看你是活膩了不成。”大漢的隨從見主子被罵,直接抄出兵器衝了上去,這可是個討好的好機會,他自然是不會錯過。 大漠見對方動手,大笑一聲,一拳和對方對了上去,只聽咯的一聲,一道骨頭斷裂的聲音悄然的響起,本來還鬨笑的衆人頓時就好像被掐斷了脖子,鴉雀無聲。

爲首的大漢面色也是一驚,隨後微笑的說道:“閣下真是好身手啊,年紀輕輕就達到了武宗,不知閣下願不願意跟隨我左右,我是楚莊王的兒子楚飛,跟着我你以後榮華富貴要什麼有什麼。”

“不用了。”大漠無所謂的說道,“你沒那資格,趕緊滾吧,不要礙了我大哥的眼了。”大漠接着說道。

楚飛聞言面色變的陰沉起來,不動聲色的笑了笑,目光落在上官冥的身上,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看來這小子口中的大哥就是他了,看他着裝非富即貴,地位肯定不低,難怪看不上自己,只是爲什麼這小子看着這麼眼熟呢?楚飛心裏想到。隨後歉笑道:“不知這位朋友貴姓,看閣下好像臉熟的很啊。”

“王先生你應該是認錯人了,我只是小山溝出來的鄉巴佬而已。”上官冥擺了擺手說道,根本沒打算看楚飛一眼。

衆人聞言突然大笑起來,感情眼前這小子把王爺二字當然名字了,還王先生。

楚飛面色漸漸的變成了豬肝色,回頭大喝道:“都他媽的閉嘴,笑什麼笑。”怒意的看着上官冥道:“小子,這是你自找的,把他們給我宰了,女的老子要享受享受。”

近百人聞言紛紛拿出兵器,魔法師已經在後面運起了魔法。

“你們都休息休息吧,這點人就交給我和大漠了。”狂拿出了他那愛不釋手的穿雲槍,邪笑道。

大漠聞言頓時大喜,自從得到蘊神劍後,他不知不覺喜歡上了打鬥,聞到鮮血似乎能夠讓他瘋狂。

“找死,給我上。”楚飛大喝道,而自己卻已經怕死的躲到了後面。

大漠和狂相視輕笑,棲身衝了上去,上官冥回身坐到了火堆旁,拽下一個魔獸的大腿啃了起來,邊吃邊看着面前的打鬥,時不時的叫兩聲好。

大漠和狂現在的實力和之前相比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現在更是有神奇相助,這般菜鳥就算在來個幾百人都不夠殺的,只是一盞茶的時間,本來還訓練有素的大隊人馬立刻就被狂和大漠兩人殺的潰不成軍,紛紛往外逃去。

上官冥慵懶的站起身來,手中水系魔法涌動,周遭的空氣瞬間下降,那些準備逃跑的衆人眨眼間就被上官冥的寒冰給凍成了冰棍。

“咦。”上官冥見剩下的幾十人全部被冰凍了起來,卻還有一個人沒有,那就是那個小王爺,此時正頂着個防禦結界,正拼命的往外跑。

“楚王爺,怎麼了啊,你不是要教訓我們嗎?怎麼這麼着急走呢?”上官冥閃身攔住了楚飛,諷刺道。

“你們不能殺我,我父親可是楚莊王,他是天龍帝國的大臣,手裏握有百萬大軍,我父親不會放過你們的。”楚飛見上官冥攔住了去路,恐懼的大呼道。


上官冥聞言陷入了回憶,楚莊王?有印象,就是不知道是皇室那邊的還是家族這邊的。“笑話,你楚家早就要叛逆了,我身爲皇室中人會放過你嗎?”上官冥試探的說道。

楚飛頓時大驚:“你是皇室的人?那你就更不能殺我了,你殺了我就是逼上官家族起反,最近帝國和領國關係極度惡化,現在起反你皇室必毀無疑。”楚飛語氣突然變硬了起來說道。

上官冥聞言點了點頭,微笑道:“看你還蠻有骨氣的,好吧,今天就放過你了。”說罷便轉身離開了,嚇的楚飛好似剛剛洗過澡似得。

“大哥,那小子追到了嗎?”大漠見上官冥回來急忙問道。

“我放了他,看來我要馬上回去一趟了,帝國最近可能不**靜。”上官冥若有所思的說道,楚飛將事情說的這麼明瞭那就意味着這些事在帝國內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看來事情發展有些快。

“要打戰了嗎?”葉陽若菡低聲呢喃道。

“打戰?夜天,還不知道你是哪個家族的呢,難道打戰你的家族也要上?”狂疑惑的說道。

上官冥看着這兩個好兄弟,遲疑了一下說道:“我就是上官家族的四少爺,上官冥。”

大家聞言一驚,上官冥?那可是帝國內無人不知的執跨傲少啊,爲人卑鄙無恥,壞事做盡,而現在那個壞人就在自己眼前,衆人半晌都沒反應過來。

“你少臭美了,上官冥可是出了名的壞,而且上官冥他只是個廢物,夜天,你可真會說笑。”納蘭蘇香堅定的說道,一萬個不相信夜天就是上官冥。

上官冥拱了拱肩膀道:“唉,相信你們才和你們說的,至於外界的那些消息,你們說的也太誇張了,我有那麼壞嗎?”

“好了,他沒有騙你,他真的就是上官冥,我和他三歲就認識了。”葉陽若菡站了出來嬉笑着說道。

三人聞言這纔有些相信了,只是依舊很吃驚。

“你們不會看不起我吧?”上官冥看着呆若木雞的三人,調笑道。

“怎麼會,不管人家怎麼說你,你永遠都是我的大哥,再說了,有了你這個大靠山,我看還有誰敢欺負我。”大漠老實的說道。

“沒錯,經過這些天的相處,你怎麼看都是一個重情重義的英雄,你是我狂第一個佩服的人。”狂拍着胸脯說道。

上官冥對着兩人會心一笑,隨後看向納蘭蘇香說道:“丫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帝國北端的僅次於四大家族的納蘭家族的小姐吧。”

納蘭蘇香聞言一怔,弱弱的點了點頭。

“哇塞,原來我們的隊伍中都是大人物啊,一個是四大家族的四少爺,一個是葉陽家族的大小姐,還有一個是僅次於四大家族的納蘭家小姐,我的天啊。”狂突然頹廢的說道,這裏估計只有自己的地位最地位了。

葉陽若菡聞言一驚,突然驚呼道:“原來你們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