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70 Views

–>

Written by
banner

「哼!」

看到東聖院弟子呂峰,也選擇逃跑,唐聚怒哼一聲,立即飛射過去。

剛才,呂峰那混蛋,把玲瓏山莊女弟子蘇飛雪打得吐血,唐聚瞧在眼裡,怒在心裡,現在,怎麼有可能放他離去?

別人可以放走,呂峰這傢伙絕對要把他留下來。

「媽的!逼人太甚!」

知曉唐聚厲害的呂峰,看到唐聚追上來,臉色有點陰沉的他,怒罵一聲,立即激發手上那套「子母葫蘆」魔器,往唐聚身上殺去,而他本人,卻趁機往前面急速逃竄。

也就是說,為了逃出生天,為了擺脫唐聚糾纏,呂峰那傢伙居然狠下心,把珍貴無比的魔器「子母葫蘆」放棄了。

魔器威力奇大,唐聚雖然擁有強悍肉身,但他也不敢掉以輕心。

結果,等他取出戰神槍,把眼前這套「子母葫蘆」魔器打落在地,收入囊中,呂峰那傢伙已經逃得無影無蹤。

而此時,剩下那位受傷深重的東聖院弟子,早已被西聖院弟子剁成肉餅。


東海域四盟弟子,本想趁機逃走,卻被西聖院弟子追上纏住。

蘇飛雪受傷不輕,在太清門弟子郭紫衣護衛之下,乾脆盤膝坐下,吞服一些療傷葯,閉目運功療傷。

有點激動興奮的李菲菲,來到唐聚身邊,傻兮兮盯著他,美眸閃閃發光。

若不是四周人聲鼎沸,她都想撲過去,抱住唐聚狂吻一番。

「嘻嘻!菲菲姐,送給你了!」

被李菲菲如此痴痴盯著,內心有點驚喜的唐聚,嬉笑一句,把子母葫蘆魔器拋給她,然後,加入戰團,繼續收割四盟那些弟子性命。

死小子,對老娘是不是太好了?

這麼珍貴魔器,也捨得送給自己?

手裡緊握那件子母葫蘆魔器,驚喜欲狂的李菲菲,盯著唐聚那小子,心裡大叫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中品魔器,威力相當於上品靈器,珍貴無比,地級勢力先天境弟子很少有人擁有。

李鳳嬌是西聖院院長獨生女,身上倒是擁有一件上品靈器,兩件中品靈器,但魔器一件都沒有。

此時,看到唐聚如此大方慷慨,居然把繳獲魔器,直接送給李菲菲師妹,李鳳嬌跟蘇鶯兒兩位師姐,眼裡都流露出一絲嫉妒之色。

就是太清門女弟子郭紫衣,看到李菲菲得到一件魔器,眼裡也流露出一絲羨慕之色,忍不住嘀咕一句:「菲菲,你運氣真好,居然碰上這麼一個好男人!」

似乎是有點嫉妒,臉上帶著一絲微笑的郭紫衣,話聲一落,突然又嬉笑起來:「咯咯—–菲菲,這麼妖孽男人,你可要看緊了,小心老娘把他搶走?」

「噢!紫衣姐姐,你胡說什麼?」

臉頰有點緋紅的李菲菲,轉過頭嗔罵一句,忍不住又把目光落到唐聚身上。

「砰!」

就在這時,他們面前那座煉魂塔,突然光芒四射,耀眼璀璨起來。

一位年輕人,隨即,從光芒之中閃現出來。

「九少,救命!」

東盟弟子張雕,被唐聚那小子盯上,正在瘋狂逃命,此時,看到東海域玉虛宮宮主九子李霸天,終於從煉魂塔裡面出來,猶如溺水之人抓住最後一棵救命稻草,他立即狂喜大叫起來。

李霸天本來是一名先天境四層高手,但現在,從煉魂塔裡面修鍊三個月之後,一身實力已經達到先天境五層巔峰。

也就是說,他已經半隻腳踏入先天境六層。

在東海域年輕一輩之中,李霸天絕對算得上巔峰存在,難逢敵手。

再加上,他是玉虛宮李宮主最疼愛九子,在東海域,人稱「小霸王」,「九少」,無人敢惹。

「張雕,是你!」

由於張雕大伯是玉虛宮一名長老,李霸天倒是認識張雕那小子。

此時,看到東海域四盟弟子皆遭到追殺,有點難以置信的李霸天,臉色一沉,掃視一番,立即大聲喝問起來:「發生什麼事了?這到底怎麼回事?」

正在追殺四盟弟子的西聖院眾人,看到東海域玉虛宮弟子出現,他們臉色微變,立即停下腳步,放棄追擊。

西聖院大師兄金天賜,更是清楚眼前這位玉虛宮弟子李霸天尊貴身份。

心裡感覺不妙的他,對上李霸天那雙冷厲眼睛之後,只能強顏歡笑打招呼道:「九少,你終於出關了!」

「是你,金天賜!」

看到是西聖院弟子金天賜,帶頭追殺他們東海域之人,李霸天眉頭一蹙,臉色一瞬間變得古怪起來。

單憑西聖院弟子身份,殺就殺了,但金天賜是西梁域瑤池宮金家人,憑他這個尊貴身份,李霸天心裡多少有點顧忌。

已經逃到李霸天身邊的張雕,看出李霸天顧忌金天賜背後那強悍家族,八成不敢找金天賜麻煩?

有點狡猾的他,突然手指唐聚那小子,沖李霸天告狀道:「九少,這混蛋不是西聖院弟子,他剛剛殺死東聖院三名先天境弟子,手段非常殘忍,還請九少幫忙討回公道!」

東盟,西盟,南盟,北盟,東聖院,五大地級勢力聯手,居然打不過西聖院,關鍵是唐聚這妖孽小子插上一腳。

因此,張雕根本就沒有把西聖院那幾個弟子放在眼裡,倒是唐聚那小子,他極端恐懼,巴不得李霸天幫忙出手除掉。

「什麼?就憑他—–」

聽到張雕彙報,李霸天掃一眼地上那三具屍體,以及身材有點消瘦的唐聚,眼睛一瞪,忍不住失聲驚叫起來。

眼前這位英俊少年,只不過一名凝氣期弟子,居然能夠殺死東聖院三名先天境三層弟子,他是不是聽錯了?

可以這樣說,打死李霸天都不相信,眼前這位少年擁有如此妖孽實力。

今年剛滿二十八歲的李霸天,在整個東海域年輕一輩中,戰鬥力絕對能夠排名前五。

當年,他修鍊到凝氣期九層巔峰時,就擁有挑戰先天境一層實力。

比他更加妖孽的是三哥李霸雲,十八歲就修鍊到凝氣期十層,而且,還是東海域最近百年以來,唯一一個修鍊到凝氣期十層弟子。

當時,他三哥李霸雲憑凝氣期十層修為,居然打敗先天境三層,一戰成名,轟動天下,榮獲東海域「第一公子」稱號。

但也就打敗而已,要想殺死先天境三層高手,就是他三哥李霸雲都做不到。

現在,聽說眼前這位凝氣期少年,居然擊斃三名先天境三層高手,李霸天震撼之餘,臉色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

如此不世天才,居然出現在西梁域,這對東海域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因為,再過一年,就是東勝大陸八大區域,每隔十年,舉辦一次神榜大賽時間。

別小看這神榜大賽,前十名弟子,將有機會進入「葬神之地」,跟另外三個大陸,以及海外十三島天之驕子,一起爭奪造化跟機緣。

想到這裡,李霸天望向唐聚眼神,一下子變得殺氣騰騰起來。

此時,剛才捨棄魔器逃走的東聖院弟子呂峰,看到李霸天出塔,驚喜萬分的他,立即跑回來,出現在李霸天身邊。

「九少,求你幫我們東聖院報仇雪恨!」

眼裡充滿恨意的呂峰,盯著唐聚那小子,立即火上澆油道:「九少,那小子是一名強大體修,剛才,他一拳就轟死杜師弟,另外兩位師弟,一個被他一拳打爆,一個被他一腳踢殘,那小子哪裡還是人?簡直就是一魔鬼!」

「什麼—-這怎麼可能?」聽到呂峰的話,李霸天驚叫一聲,瞪著唐聚那小子,眼珠子都鼓出來。

一位凝氣期弟子,一拳轟死先天境三層高手?這可能嗎?

如此妖孽少年,整個東勝大陸,最近百年絕對沒有出現過。

幾乎沒有猶豫一下,李霸天就從手上納戒裡面,取出一把陰森森懾魂小黑旗。

而且,這把小黑旗非常特別,居然擁有三個骷髏頭,每一個骷髏頭皆不一樣。

「三頭骷髏招魂旗,套裝極品靈器!」

「據說,三個骷髏頭,就是三件極品靈器,組合在一起,威力無窮,想不到,李宮主居然把如此珍寶,都讓你帶進來—–」

盯著李霸天手上那把小黑旗,金天賜解釋一通,渾身都感覺有點冰涼。

李霸天進入煉魂塔三個月,實力大增,已經修鍊到先天境五層巔峰。

再加上他擅長靈魂攻擊,能夠越級挑戰,哪怕碰上先天境六層高手,他都擁有一戰之力。

現在,他連三頭骷髏招魂旗都拿出來,就是碰上先天境七層高手,估計都是有恃無恐。

可以這樣說,擁有套裝極品靈器的李霸天,一個人都能夠吃下他們這邊所有人。

似乎看出金天賜開始害怕了,李霸天瞟他一眼,故做大方微笑道:「金天賜,看在你是瑤池宮金家弟子份上,本少可以放你一馬!還有,你身邊那幾個師弟師妹,本少也給你一個面子,這一次饒過他們,但是—–」

說到這裡,李霸天突然停頓一下,把目光落到唐聚身上,語氣一下子變得凌厲起來:「那小子,今天別想活著離開——」

… —

–>

「這—–」

聽到李霸天的話,金天賜臉色一變,還真有點遲疑起來。

像唐聚這種絕世天才,任何一家門派都想拉攏,他們西聖院也不例外。

何況,唐聚那小子跟小師妹李菲菲關係匪淺,金天賜心裡更是為難起來。

今日,他們西聖院一旦放棄唐聚那小子,以後估計就沒機會了。

但要保住他?將有可能陷入萬劫不復?

臉色陰晴不定的金天賜,轉頭望著羅森,段飛,李鳳嬌三個,希望他們倆能夠幫忙拿個主意。

喜歡李菲菲的二師兄羅森,內心充滿嫉妒跟怨恨,他眉頭一蹙,當場表態道:「大師兄,咱們如果保那小子,大家估計都會交代在這裡?」

「這個—–」段飛那傢伙倒是有點欣賞唐聚那小子,此時,他瞟一眼唐聚,又望一眼李霸天,心裡輕嘆一聲,隨即表態道:「大師兄,那小子對咱們有恩,若放任不管,咱們心裡確實過意不去,但眼前這形勢—–」

段飛雖然沒有明說,但明哲保身態度很明顯。

只有李鳳嬌那丫頭,她沖三位師兄白了白眼,非常惱怒說道:「三位師兄,剛才若不是小聚出手,咱們現在還能站在這裡?這種過河拆橋,忘恩負義事情,本小姐做不出來。」

話聲一落,李鳳嬌那丫頭立即走過去,站在唐聚跟李菲菲身邊。

「師姐,謝謝了!」

想不到,李鳳嬌師姐如此重情重義,有點感激的李菲菲,說話聲音都有點顫動起來。

李鳳嬌實力不強,只不過先天境二層,但她身份尊貴,很有話語權。

「沒錯,咱們西聖院弟子,絕不能做忘恩負義之人!何況,小聚還是菲菲師妹朋友,也就是咱們西聖院朋友,咱們怎麼可以坐視不理?」

蘇鶯兒翻一下白眼,嘀咕一句,也走到李菲菲身邊。

兩位漂亮女弟子身份皆很特殊,金天賜雖然是大師兄,但多少也要給點面子。

但現在,面對不可戰勝的李霸天,金天賜心裡還是有點恐慌,不知所措。

「哈哈——」

看出金天賜為難樣子,羅森跟段飛兩人已經把自己拋棄,唐聚突然仰頭狂笑起來。

面對實力強悍的李霸天,唐聚知道自己很難戰勝他,幾乎沒有一絲可能,但他手裡掌控著混沌山河圖,假如拼著消耗三分之一靈力,還是能夠把他移入山河圖裡面困住。

因此,他有恃無恐,根本就沒有把李霸天那傢伙放在眼裡。

「接招!」

「就你這蠢蛋,也想留下我?」

「異想天開!傻逼一個!」

這不,唐聚狂笑一番,嘮叨幾句,突然握緊右拳,身影一閃,出現在李霸天面前,狠狠一拳轟砸過去。

「尼瑪的!比老子還猖狂!」

「臭小子!就讓老子來試試,看看體修擁有多強戰鬥力?」

李霸天從小嬌生慣養,在東海域是個小霸王,但此時,感覺眼前這位少年比他還狂妄三分,心裡有點火大的李霸天,怒罵兩句,也就一拳狂砸過去。

一位是凝氣期弟子,一位是先天境五層巔峰高手。

兩人修為相差這麼大,卻吸引住眾人目光。

「轟—–」

果然,兩人交手沒有讓大家失望,隨著一聲巨響傳出,一股狂暴到極點靈力波動,向四周擴散而去,甚至,連地面都傳出「咔嚓咔嚓」聲。


臉色微變的李鳳嬌,蘇鶯兒,李菲菲,幾乎沒有遲疑一下,就往後猛退五六十米。

太清門女弟子郭紫衣,眉頭一蹙,立即抓起正在療傷的蘇飛雪,往旁邊狂奔退走。


金天賜,羅森,段飛他們三個,雖然皆是先天境三層高手,但面對如此驚人靈力衝擊,他們也不敢誇大,紛紛退走。

至於張雕,呂峰他們,逃得比誰都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