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97 Views

就在羅王殿殿主正在思忖著,先逃出去之後,再召集屬於羅王殿的武者後退之際,玄宮門門主突然向他出手,這個時候,羅王殿殿主正在向天欺劍尊攻擊,他萬萬想不到,玄宮門門主會對他出手,猝不及防之下,當即遭受了一掌,受到了巨大傷勢,骨頭碎裂。

Written by
banner

羅王殿殿主在算計玄宮門門主,想要藉助玄宮門門主跟天欺劍尊廝殺的機會,想要逃走。

他萬萬不曾想到的是,玄宮門門主同樣也在算計他。

身為盟友,在如此危急關頭,兩人各有算盤。

「萬劍宗跟羅王殿恩怨已久,我玄宮門只跟孟秋結下了仇,事到如今,我只有向羅王殿殿主出手,然後逃命,算是向萬劍宗示好,即便日後萬劍宗要對我玄宮門出手,玄宮門並非沒有抵擋的能力,可要是讓羅王殿殿主先行一步逃走,我難逃一死,到時候玄宮門恐怕也要跟著遭殃了。」這就是玄宮門門主心中的聲音。

他知道,就算他跟羅王殿殿主一塊兒逃命,天欺劍尊全力追殺的人,一定是羅王殿殿主並非是他。

明白這一點之後,他索性襲擊羅王殿殿主,然後給他創造絕佳的逃命機會。

「天欺劍尊,此番我玄宮門多有冒犯,就此別過。」玄宮門門主轉身就逃,他並沒有多說好話,不管怎麼說,跟萬劍宗之間的梁子算是結下了,已經沒有解決的辦法,他就算說再多,也是沒有用的。

日後,萬劍宗要是想要對玄宮門出手,玄宮門也就只能接受了。

這個結,可不是說幾句漂亮,服軟的話就可以化解得了的。

「玄宮門的眾人,快點兒逃,能有多快,就給我逃多快。」玄宮門門主,就像是身後有奪命的利刃懸著一般,他亡命一般迅即逃離。

「卑鄙,你個無恥混蛋,竟然算計我。」羅王殿殿主咳血不斷,他望著遠遁的玄宮門門主,低聲喝罵。

「不卑鄙可是要送命的,我還沒活夠呢?」玄宮門門主的聲音,從遠處飄來。 「尊令!」玄宮門眾人,此刻本來就戰意全無,一個個心頭驚恐,聽聞門主逃命的命令,他們在心中感慨門主高明的同時,一個個無所顧慮,不顧一切的開始了逃遁。

七花谷眾人的後退,帶著盲目和不知所措。

玄宮門眾人可是尊令行事,他們逃跑的路線很是明顯,那就是門主逃走的方向。

玄宮門門主在前,身後浩浩蕩蕩的逃跑武者們,宛如蝗蟲一般飛快的逃走。

七花谷眾人沒有人領導,他們很是猶豫,就這樣滿懷羨慕之情的看著逃走的眾人。

「兩位谷主都死了,我們還是逃命吧,回到七花谷再說。」七花谷龐大的武者陣容當中,有人膽怯的低語,說出這樣的一番話,顯然是做了一番掙扎的。

「言之有理,此刻活命為主。」七花谷眾人立馬應和聲鵲起,嗡嗡亂作一團。


「既然這樣,那就快逃吧。」七花谷眾人開始了逃散。

須臾間,玄宮門和七花谷的武者們,逃的無影無蹤,很快就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羅王殿的三萬武者們,放棄了攻擊萬劍宗的劍陣,他們慢慢的後撤,看著殿主被玄宮門門主陰了一招,此刻正在狼狽的抵擋著天欺劍尊的攻勢,他們露出了驚恐。

「我們該怎麼辦?」羅王殿眾人可不敢逃命,殿主沒有任何的指示,他們不敢逃走。

對於七花谷和玄宮門逃走的身影,羅王殿的眾人自然是非常的羨慕。

「聰明一世胡塗一時啊,殿主一世英名,竟然被玄宮門門主陰了一招,實在是不應該啊,要是殿主搶得先機,帶領我們逃走的話,那該多好啊。」羅王殿眾人苦澀的感慨。

「受死吧。」天欺劍尊攻勢滔滔,手中的殺劍不斷的殺出,不給羅王殿殿主絲毫的喘息機會,其實,他早就預料到了羅王殿殿主和玄宮門門主會逃,沒有了任何的勝算,兩人肯定會逃的,不過不管兩人如何逃,他都會將羅王殿殿主纏住,不給其任何逃命的機會。

讓天欺劍尊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玄宮門門主竟然在逃走之際,竟然重傷了羅王殿殿主。

對於玄宮門門主的舉動,天欺劍尊沒有露出任何的善意,玄宮門門主打著什麼算盤,他自然是清楚的,玄宮門跟萬劍宗之間的這個仇,算是徹底結下了。


要不是孟秋和老嫗的話,萬劍宗將會遭受滅頂之災。

玄宮門就是罪魁禍首之一,天欺劍尊豈會放過玄宮門呢?

「該死,我竟然錯失先機,讓玄宮門門主那個卑鄙的小人,給擺了一道。」羅王殿殿主憤憤不平的呵斥,面對著天欺劍尊的攻勢,他是非常的不安,心有惶恐。

他向羅王殿眾人,下了死命令道:「就算是死,也要將孟秋等人給我圍住。」

「是。」羅王殿眾人情緒低落,面懷膽怯之意的答應下來。

羅王殿殿主邊戰邊退,他想要逃走,這是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可天欺劍尊就像是狗皮膏藥一般緊追著他不放,讓他無計可施,再加上他受了玄宮門門主一擊,更加沒了逃走把握。

「羅王殿跟我萬劍宗,恩怨糾葛了千年,今天,該是時候解決這個死結了。」

「你想要逃,還是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吧,我是不會給你逃命的機會的。」

「不將你斬殺在此,我豈肯罷休。」

「羅王殿要是沒有了你,那就是沒了牙的老虎,對我萬劍宗再無半點的威脅。」

「怪只怪,你自大到自認為聯合了玄宮門和七花谷,就以為能夠滅我萬劍宗了,真是可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死在孟秋手中的那八位尊者境初期強者,其中有一半,是羅王殿的強者吧。」

天欺劍尊氣勢洶洶,殺威暴漲,猛烈的殺招,不斷的籠罩在羅王殿殿主的身上。

「你有什麼好得意的,起初,你還不是擔心的要命,自知沒有了活路才要殊死一搏的吧,現在才如此的囂張,還不是靠了孟秋那個小子,要是沒有他,我就不會有現在的這個下場。」羅王殿殿主心中怨恨,很是不甘。

「不管如何,你一定要死,這是不變的。」天欺劍尊得意的大笑。

「小人得志。」羅王殿殿主喝罵。

羅王殿眾人群情激憤,懷著恐懼和心驚,宛如飛蛾撲火一般,朝著孟秋四人殺去。

此時此刻,劍陣內的眾人,在操控劍陣時,已經損耗嚴重,這才沒有讓劍陣被攻破。


「殺。」胡夢瑤一聲命令,她率領著那些還能戰鬥的萬劍宗劍修,以及在一邊虎視眈眈的開陽教一萬武者,殺出了劍陣,朝著羅王殿的眾人殺去。

「師姐,你們三人去殺羅王殿的這些人,不惜一切出手,將他們殺怕,殺的他們再無戰鬥的心思,這樣才能最大程度的減少我方的損失。」孟秋這般告誡。

「好。」馮柏林三人轟殺了出去。

三人出手,羅王殿的這些武者,在尊者境的強者手中,哪有抵擋的實力。

馮柏林三人殺意滾涌,宛如收割機一般,強勢的收割著羅王殿的一批批武者。

羅王殿眾人,毫無抵擋之力,每一秒的死傷,都是非常的慘重。

孟秋衝殺到了羅王殿殿主身前,聯合天欺劍尊,一起圍殺著一代殿主。

「孟秋,都怪你這個混蛋,要不是你,萬劍宗早就亡了,我羅王殿也不會有今日之覆亡之危,你這個掃把星,你為什麼不去死,為什麼要跟我們為敵,為什麼要如此的變態。」羅王殿殿主失態了,他宛如癲狂一般,對著孟秋一通呵斥和怪罵。

「想你一代殿主,稱霸一方,沒想到會這麼的無知,要不是你心懷不軌,豈會有今日之禍,在冷尊者出手的時候,你不是很得意嗎?現在為何如此的可憐,就像是野狗一般。」孟秋冷眼呵斥。

「孟秋,我詛咒你不得好死。」羅王殿殿主沒有膽魄,沒有半點往日威風的咒罵。

「罵幾句就能將人罵死的話,你就不會如此的發瘋了,死到臨頭,那就讓我送你一程吧。」孟秋冷酷一笑。 一盞茶的功夫,羅王殿殿主苦苦支撐了一陣,在孟秋和天欺劍尊兩人的圍攻下,這才死了,死無全屍,一代殿主就這樣隕落,至此,萬劍宗的危機才徹底的化解。

羅王殿殿主死不瞑目,羅王殿跟萬劍宗千年的恩怨,不管從強者陣容還是武者數量上面,羅王殿都占著絕對的優勢,即便是這樣羅王殿也難逃覆滅的危機。

這一切的關鍵,皆都因為孟秋一個人,就讓萬劍宗反敗為勝,成為不可戰勝的存在。

一個奇才,就能領導一方勢力的崛起,威壓眾方勢力。

孟秋辦到了,從今往後,他的聲明將傳遍堯南地區的廣袤大地,南王之名笑傲眾人。

接下來,只要萬劍宗向羅王殿進攻,羅王殿就會從堯南地區除名,將會化作塵埃。

「我不甘心,我沒有敗在萬劍宗手中,而是敗在了孟秋豎子之手。」這是羅王殿殿主寧死之前,帶著凄厲之音狂吼出來的話,飄蕩在虛空內,縈繞在萬劍宗的上空。

羅王殿眾人惶恐了,在馮柏林等人的攻擊下,他們本來就心不在焉,惶恐滿心。

此時此刻,親眼目睹殿主大人死不甘心,他們更加沒有了任何的戰意。

「逃!?」也不知道是誰驚恐當中失聲低吼了一聲,羅王殿眾人,就像是逃命的野獸一般,不管不顧,以生平最快的速度,一鬨而散,朝著四方狂奔逃走。

片刻后,無極兩儀殺劍結界面前平靜了下來,濃烈的鮮血染紅了大地,屍橫遍野。

劍陣內,眾人炙熱的目光望著孟秋。

天欺劍尊等人,同樣滿懷激動的看著孟秋。

萬劍宗眾人都明白,這一戰,多虧了孟秋,否則,萬劍宗絕對不會逃過此劫。

金瞳大漢神色複雜,想當初,他在天瀾大陸搭救孟秋之時,孟秋不過才天靈境的武者,現如今,已經成長到了獨撐一面,在堯南地區近乎無敵的地步,這才過去多長的時間,孟秋就有了如此大的變化,這讓他非常的震驚,他失聲感慨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啊,真不簡單。」

胡夢瑤和琉夏兩女,美眸流動,她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同樣身為同輩天才,兩女不過是一般意義上面的天才,相較於孟秋來說,兩女實在是太差了,直接不在一個層次上面,兩女對於孟秋能有如此的成就,她們很是羨慕,與此同時,兩女由衷的替孟秋高興,能夠結識如此奇才,兩女也是非常欣喜的。

「咳咳,不愧是我的大哥,這番資質和實力,跟我差不多,即便是強,也僅僅比我強那麼一丁點兒。」包打聽悻悻然摸著鼻子,帶著自知之明的表情。

「孟秋,好樣的,這次要不是你,萬劍宗難逃覆亡之危。」馮柏林開心的笑著。

孟秋認真的道:「這是我應該做的,身為萬劍宗的一份子,自當盡綿薄之力力保宗門。」

「孟秋,趕快尋個僻靜之所去療傷吧,你所受的傷,比任何人都嚴重,千萬不要留下隱患。」天欺劍尊滿眼的欣慰,不過他的注意力卻是放在孟秋的傷勢上面。

此刻,孟秋的身上流著血,染紅了衣衫,一滴滴不斷的往下淌。

他的面色蒼白一片,毫無半點紅潤之色,盡顯虛弱和疲憊。

「宗主,那我先下去了。」孟秋告退,身影一閃直接進入了劍陣,朝著萬劍宗後山而去。

此戰,孟秋獨立誅殺了八位尊者境初期強者和搖花穀穀主,在冷尊者的手中受了重傷,無花穀穀主和羅王殿殿主的死,孟秋也是盡了大力的。

萬劍宗眾人,都將孟秋的這份付出看在眼中,為萬劍宗不惜一切的而戰記在心頭。

「憑他的戰力,在堯南地區,已經難覓敵手了,就算是進入堯州,也將大放異彩。」天欺劍尊這般思忖,看著遠去的孟秋身影,他的心中也是相當的驚駭。

萬劍宗的危機解除了,眾人消耗過巨,天欺劍尊等人,也是受了不輕的傷勢。

這個時候想要追擊逃遁的三方勢力武者,已經是不可能了,就算能夠追上,萬劍宗一方也會損失慘重,為今之計,只有等萬劍宗眾人恢復到巔峰之後,再去一一拜訪三方勢力。


七花谷,如今只剩下來了血花谷一脈,在萬劍宗面前,再無多少的抵擋之力。

羅王殿,已經趨向於覆亡。

羅王殿殿主已死,羅王殿眾人,已經對萬劍宗構不成任何的威脅。

也就玄宮門,在萬劍宗的手中,還有一定的抵擋實力。

萬劍宗一旦向三方勢力發難,萬劍宗之威,將所向披靡,無人可以阻擋。

…………

距離萬劍宗千里之外,玄宮門門主率領著眾人狼狽的逃遁,他沒有任何過多的心思考慮其他,此刻唯一想的,那就是快點兒回到門中,這樣的話,他的處境將會安全許多。

「孟秋那個殺神,實在是太恐怖了。」

「不過是一位少年而已,竟然擁有著如此可怖的戰力,在冷尊者的手中都沒死,硬是堅持了那麼久,這樣的人,豈是我玄宮門能夠招惹得起的。」

「都怪我兒有眼無珠,竟然選擇跟隨周風雨那個短命鬼。」

「要不是這樣的話,我兒子就不會死,我也不會得罪萬劍宗。」

玄宮門門主早就將為兒子玄無極報仇的事情,拋到了九霄雲外,他現在唯一想的,那就是如何保全自己,讓玄宮門免遭萬劍宗的報復。

「玄兄,我們別來無恙啊,你像只喪家之犬一般,這是要到哪裡去啊?」就在玄宮門門主焦急當中賓士之時,突兀的,一道聲音這樣的響起,這讓他的瞳孔,一下子就緊縮在了一起。

「無垢崖的老東西,你來此幹什麼?莫非嫌命長了,想要找死嗎?」玄宮門門主從聲音上面,聽出來了來人是誰,所以,當即聲色俱厲的呵斥。

「玄兄,沒想到,你逃命的底氣,也是如此的高亢,底氣十足啊,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又是一道蒼老的聲音飄來。

開口之人並非是無垢崖崖主,而是皇極教教主。 無垢崖崖主和皇極教教主,從虛空當中踏出,堵在了玄宮門門主的面前。

兩人的身後,緊緊跟隨著兩方勢力的一眾武者,氣勢洶洶。

相較於玄宮門眾人的狼狽來說,兩方勢力的一眾武者,士氣高漲,殺意沸騰。

無垢崖跟玄宮門之間的仇恨,不亞於萬劍宗跟羅王殿之間的仇怨,所以,當羅王殿三方勢力朝著萬劍宗殺去的時候,無垢崖可沒有閑著,而是時刻關注著三方勢力的動態。

無垢崖崖主找上了皇極教教主,以作壁上觀為理由,同樣朝著萬劍宗奔去。

皇極教的火凰兒跟胡夢瑤,成為了周思雪的隨從,皇極教自然有那個意思,想要跟萬劍宗親近一二,如今這個機會來了,皇極教教主自然是不會放過的。

不過,不管是無垢崖崖主還是皇極教教主,兩人都沒有盲目的奔向萬劍宗,而是距離萬劍宗遠遠之外的地方停了下來,兩人知道,冷尊者站在玄宮門三方勢力的背後。

當冷尊者隕落,目睹了孟秋的雄威之後,兩人再也按耐不住了,於是率領著一眾強者前進,這才堵在了玄宮門門主的面前,想要一勞永逸的解決這個麻煩。

「我們之間的恩怨,今天可以了結一下了。」無垢崖崖主滿眼的殺意,自信滿滿的說道。

「趁人之危,算什麼本事,有能耐的話待來日我們擺開陣勢,生死拼殺較量一番。」玄宮門門主這般低吼,如今局勢對他不利,他可不想跟面前的兩人過不去,因為他敵不過。

「玄宮門,也是時候該從堯南地區除名了,自此之後,整個堯南由萬劍宗,皇極教和無垢崖三方統領就夠了。」皇極教教主笑呵呵的道。

「我玄宮門跟皇極教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為何要跟我過不去。」玄宮門門主眼神冷漠,憤憤不平的質問著皇極教教主。

皇極教教主理所當然的道:「我堯南地區,雖然隸屬堯州統領,可也有自己的規矩,那就是不得依仗堯州內的人彼此廝殺,玄宮門已經觸犯了我堯南的規矩,你還好意思跟我說沒有任何的冤讎,簡直就是不要臉,要是堯南地區沒有人處理你們,也就任由你們肆意妄為,可如今你玄宮門可沒有隻手遮天的能力,也敢如此的肆無忌憚,這不是自尋死路是什麼?」

「跟他啰嗦什麼,你我聯手將其斬了就是。」無垢崖崖主不耐煩的說道。

「好,那就出手吧。」皇極教教主冷冽一笑。

「想要我死,你們也得付出血的代價。」玄宮門門主露出拚命的瘋狂之色。

他吩咐道:「聽我指令,給我殺,我玄宮門,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是門主。」玄宮門眾人一個個氣息暴漲,朝著前方衝殺了過去。

無需無垢崖崖主和皇極教教主吩咐,兩人身後的眾人,狂殺而出。

兩人也是衝出,朝著玄宮門門主殺去,三人之間的戰鬥,很是慘烈兇險,一招招的毀滅攻勢,打滅虛空,盪穿虛無,不時有鮮血迸撒而出,將虛空染紅。

玄宮門門主,身為一代門主,雄霸一方,其實力自然是不容小覷,當下開始拚命,無垢崖崖主和皇極教教主也是不好受,好在兩人也不是良善之輩,自然無懼玄宮門門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