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78 Views

緊接著,他好像歡天喜地的圍著那個「女老師」轉了一圈!

Written by
banner

「他要幹什麼?」劉益問了一句。

「不知道,但我怎麼覺得他比這個小明要危險的多?」賈任良說道。

白熊很劉益都很確定的點了點頭。

這時,陳笑站在了「女老師」的身後,他手握著手電筒,表情嚴肅,深吸一口氣,之後一聲低吼:「喝!」

之後把女老師裙子扒了……

三人愕然!

陳笑發現,什麼都沒有發生,皺了皺眉頭。「嗯……猜錯了么?」他小聲自言自語道。

緊接著,他掄起一腳,「吧唧」把女老師踹倒了……

三人又是愕然!

「呃……陳笑兄弟,你……」白熊有些蛋疼的問道。

可還沒等他話說完,突然,整個建築劇烈的抖動了一下,像是地震了一樣,隨即一聲小孩子的尖叫聲響起。

「啊!!!!」

聲音中透著憤怒,震得四人一陣眩暈!

陳笑立刻將手電筒對準自己,大喊道:「你過來呀!」

……

震動持續了幾秒鐘,之後就安靜了下來。

陳笑點了點頭,其餘三人也都稍稍平復了一些。

「怎麼回事?」白熊問道,語氣中還是有些后怕。

陳笑走了過來,說:「小明很看重這間教室,他現在很虛弱,只要咱們手電筒不關,應該就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白熊點了點頭,他顯然是信任陳笑的判斷,但是卻不理解剛剛那一套行為。

「剛剛發生什麼了!「賈任良從剛剛的恐慌中緩了過來,馬上問道。

「說來話長…..總之,咱們現在先去看看樓下,我還有一些事沒有弄明白!」陳笑說著,嘿嘿一笑:「也許憑咱們四個能幹掉這個小明也說不定!」

說完,他就笑呵呵的往教室外走去,三人面面相覷,也趕緊跟了上去。

很快,四人就來到了一樓。

白熊的手電筒沒電了,此時,已經是陳笑手拿手電筒,他說了句:「跟上!」之後就連跑帶顛,跟小孩逛商場一樣,推開了一樓的一間教室的門。

「嗯……不在這!」他小聲念叨了一句。之後馬上跑到另一扇門前,一把推開。「嗯?也不在這!」

他就這麼風馳電掣的「啪啪啪」把一側走廊的教室都看了一邊,之後馬不停蹄的又來到另一側樓廊,明顯在找什麼,剩餘三人就像鴨仔子一樣,跟著陳笑滿走廊跑,終於,陳笑推開了一扇門后……

「哦……原來在這!」 「私人星艦軍團?!」龍晴兒也愣了一下,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局面,這是她之前萬萬沒有想到的,雖然她不知道為何會突然冒出一個私人星艦來,不過,不用想就知道對方肯定是沖著新型能源的核心機密來的。

但是,這p7資源星可是軍方的地盤,就算是這私人星艦軍團背後有大勢力支撐,但是,敢入侵軍方的地盤,甚至還大開殺戒,這膽量可不是一般的大啊,而且,從對方選在實驗項目剛好結束的這個節骨眼上發動攻擊,自然是做好了準備,打算連同這次實驗項目的數據以及分析結果一起奪走。

所以,馮柯決定讓龍晴兒和胖子即刻撤退,也是明智之舉,否則,一旦等到防線被全面攻破,他們就是死路一條了!

轟!

這時,那戰尊軍官已然出手,而馮柯身後的幾位重甲戰兵也馬上圍攻上去,打算拖延時間,可結果連戰尊軍官的一拳都擋不住,紛紛被給轟飛四散,居然連一回合都擋不住。

「是個高手!但還嫩了點!」馮柯冷然說道,深青色的戰能瞬間閃耀在體外,飛身一腳踢去。

「原來馮上校居然也是戰尊高階的強者,以他的實力在區區一個保衛團當團長還真是太大材小用了!也難怪龍晴兒對馮上校也十分尊重……」胖子心中嘀咕著說道。

那戰尊軍官不敢怠慢,戰能流轉,同樣也是飛出一腿,和馮柯硬拚了一記,但這戰尊軍官的實力畢竟要弱於馮柯,兩個力量強沖之下,身形忍不住搖晃了一下,瞬間倒飛了數米出去,嘴角隱隱有一抹血痕。

儘管戰尊軍官的實力逼近戰尊高階,但戰能的威能畢竟還是以實力等級來論,中階和高階的差距,雖然只是一階,但釋放出的威能卻截然不同,說白了,這戰尊軍官最多也只能算是戰尊偽高階的境界,自然還不是已經達到戰尊高階的馮柯對手。


「受死吧!」馮柯也不再保留實力,身影在四周起碼幻化出了幾道分身,同時朝戰尊軍官。攻去,打算直接解決掉戰尊軍官。

儘管已經受傷,但戰尊軍官還是憑藉著過硬的實力,硬是撐下了馮柯的分身攻勢,不過,戰尊軍官見勢不妙下,顯然打算藉機遁走。

但幾乎同時,一直旁觀的胖子突然身形一晃,他早已計算到了那戰尊強者所逃逸遁走的方位,剎那間,蓄勢待發的萬雷轟倏然出手。

而胖子的一招幾乎就在馮柯分身攻擊剛剛結束的間隙出手,而那戰尊軍官強行挨了馮柯的分身攻勢數招之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突破的缺口,但萬萬沒想到,等他試圖突破遁走的時候,竟一頭撞上了胖子的萬雷轟,等他發現的時候,眼前已經是雷光閃閃。

砰!

戰尊軍官一聲慘叫之後,便被這一招萬雷轟給打飛,空氣中瀰漫起皮肉被燒焦的味道。

「馮上校,我們走吧!」胖子一招得手,但臉上並沒有露出什麼興奮之色,因為他知道現在的情況非常微妙,他們只有儘快對離開實驗基地,撤離p7資源星,才或許有生存的可能。而在這之前,他們都算是命懸一線。

「這個雷鵬不簡單,竟然能提前算到對方會藉機逃走,好深的心機!」此刻,沒想到胖子會出手的馮柯深深的望了胖子一眼,不過,他還是不動神色的沉聲說道:」走!」

隨後,胖子三人並肩大步奔行,朝實驗基地的艦坪趕去,而被戰尊軍官打飛的幾位重甲戰兵也緊隨其後,儘管剛才戰尊軍官的一拳威力極強,但因為有重甲護體,所以,重甲內的戰兵一般不會輕易死亡,最多只是受傷。

與此同時,實驗基地外正不斷響起了無比激烈的聲音,巨大的爆炸聲不絕於耳,而此起彼伏的慘叫聲,也意味著實驗基地的防線就快崩潰了。

不久之後,胖子和龍晴兒跟著馮柯趕到了實驗基地的艦坪,但見艦坪中央停靠著一艘小型逃生星艦。

「馮叔,如果我們走了,那你的人怎麼辦?」龍晴兒心有不忍的問道。

「他們身為保衛團的一員,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我們趕快上去吧,只有先撤離這裡,才有機會替兄弟們報仇!」馮柯看著不遠處不斷閃耀的火光,冷然說道,這死的畢竟都是他的屬下,他的兄弟,身為一團之長如何能夠無動於衷,不過,這就是戰爭最殘酷的本質所在。

「想走嗎?未免想的太容易了,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準離開這裡!」驀地,突然一聲嗤笑不合時宜的響起,讓胖子等人的臉上頓時露出凝重之色。

幾乎同時,一道氣息磅礴的身影浮空而來,通體金芒閃爍,猶如神明降世一般。

「好熟悉的聲音!」胖子心中一凜,頓時,循聲望了過去。

這時,那金芒身影從半空中徐徐落下,渾身散發著一種高貴的氣質,但臉龐卻十分模糊,像是刻意不讓人認出他來。

但是此時,胖子等人的目光都變得無比沉重,因為懸浮飛行,這是戰聖強者獨有的能力,而顯然眼前這位赫然是一個強大無比的戰聖。

「這傢伙莫非是華無缺那個兔崽子!」儘管看不清對方對容貌,但胖子對這身影的聲音十分耳熟,如果他沒忘記的話,這傢伙肯定就是華無缺。

恐怕誰也不會想到,這四大宗門之一的火神宮竟然擁有一支私人星艦軍團,而且,規模不小,最重要的是,火神宮居然派出私人星艦軍團公然襲擊p7資源星,意圖搶奪新型能源的核心機密!

正如胖子所猜測的,此刻,這道金影正是華無缺本人!

其實,在這種場合之下,華無缺是不應該現身的,但他必須保證這次的行動萬無一失,尤其他是要帶走龍晴兒,並且從其手中得到新型能源的核心機密。

「沒想到居然有戰聖大人-大駕光臨,失敬了!」馮柯心中也是十分驚駭,沒想到會有戰聖級別的大人物出現,不過,他心裡也咯噔一下,心知只怕他們是走不掉了,儘管他的口吻看似平靜,其實,語調已經一絲顫抖。

「晴兒小姐,等一下我會掩護你們,你和雷處長只管沖向那艘星艦,上艦之後馬上撤離!」此刻,馮柯也是迅速做出了決定,立刻低聲說道。

本書源自看書網

… 其餘三人望向教室內,他們終於知道了陳笑在找的是什麼東西。

他在找屍體……密密麻麻的。一個疊著一個,像是亂堆的雜物一樣鋪滿了教室。

陳笑看著滿眼堆積如山的乾屍,開心的笑了笑。

之後,他無比興奮的撲了過去,在屍堆中開始亂翻,就像個在找什麼玩具的孩子,還不時的發出「嘿嘿嘿」的笑聲。

門外的人都傻著眼,感覺背後寒毛直立。

「那個,咱們……要不要去幫幫他?」賈任良顫顫巍巍的說道。

劉益咽了口唾沫:「還是不要了吧,我覺得他樂在其中,咱們不要去打擾他好不。」

這時,一個被扯斷的腦袋「軲轆軲轆」滾了出來,輕輕撞到了白熊的鞋子,停了下來。

白熊低下頭,和腦袋黑洞洞的乾癟眼眶相對,嘴角抽了抽。

「他是站在咱們這一邊的對么?」白熊用極其微小的聲音問道。


其餘倆人誰都沒吭聲,只是獃獃的看著陳笑,此時他正拽著一條胳膊,賣力想把他拽出屍堆。

「但願是吧……」

過了許久,陳笑終於心滿意足的插著兜,走出教室。

「……怎麼樣了?」劉益盡量不讓自己的語氣顯得驚慌。

陳笑習慣性的舔舔嘴唇,說:「差不多已經搞清楚了……」

接下來,陳笑也因為扒屍體實在是有些累了,索性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邊休息,一邊講了一下這裡的大概情況。

就像大家都知道的那樣,這間孤兒院的「風氣」實在是不怎麼好,在此不多描述,有一天,一個叫小明的同學忽然獲得了超自然的能力,經過陳笑推測,應該是以下兩種。

第一種:他可以隔空移物,剛開始只是能控制一下蹺蹺板之類的,到後來,就可以控制更大的物體,甚至是人。

第二種:他可以吸取人的體液,而吸取的體液則用來給「隔空移物」提供能量。

但是,這些能力有一個弊端,就是在有光的情況下用不了,不但是自己不能身處光線之內,連能力作用範圍內都不能有光,不然這些窗戶玻璃之類能透過光的地方應該早就被門板什麼的給封死了。

而外面那些人自然就是前文所說的,專門處理異常現象的機構,他們在兩周前查到了這間孤兒院的異常現象,直接趕來,當時,第一批全副武裝的警衛沖了進來,緊接著就被小明用強大的能力全都瞬間扭斷了脖子。

之後那群人就慫了

於是,他們想到了另一套方案,就是找一群死刑犯來當「小白鼠」,用來確認這個小明的能力和他怕什麼。

接下來大家也都猜到了,就找來了三四天前的的那三男一女!

此時,小明因為剛剛對抗了一批警衛,能力已經所剩無幾,只能慢慢吸取警衛來回復,所以,上一批的人沒有遭到秒殺的悲慘下場。而他們探索了一樓和二樓的一部分,從而推測出了小明怕光,還有入夜後會將孤兒院隔絕起來這些事。當然了,等小明回復過來后,他們還是沒有逃脫死亡的結果。

在此,要說明一下,小明雖然能力強大,殺人像玩遊戲一樣,可是他終究還是個孩子,也許是因為長期的呆在孤兒院里寂寞,或者對殺死那麼多老師同學的愧疚,總之,他做出了一個「大家還都在上課」的教室來安慰自己。但他不想在這間「美好的」教室里擺放那些「邪惡」的老師。

正巧,上一批人中的那個女的就被小明選中了,他終於可以完成這個殘缺了將近半年的「美好教室」了。他很開心,以至於他不等自己的能力回復,就趕緊親自用手將「女老師」擺到了教室里。所以女老師的衣服才會皺皺巴巴的有被拖動的痕迹。作為完成教室的最後一塊拼圖,小明對這個「女老師」十分看重。

那麼問題來了,陳笑在這些屍體堆里找什麼呢?

他在找兩樣東西,槍和人!

果然,整個孤兒院的一樓和二樓都沒有槍,第一次進來的警衛不可能不帶槍的對吧。

而上次進來的剩餘三個人屍體也沒有找到。

也就是說,這個小明雖然能力強大,但是他的身體依然普普通通,所以他怕槍!還有就是他吸收體液來回復能力應該不是一個快速的過程,他現在仍然很虛弱。不然他大可以遠遠的掄起十個八個課桌什麼的直接把陳笑這群人給砸死!那麼,剩餘的三個人,槍和小明都應該還在這棟建築的三樓。

聽完這些,三人都點了點頭,雖然很多地方都只是猜測,沒有什麼確定性的證據,但是還算是能解釋通。

「嗯……就像陳笑兄弟說的,這樣的解釋可能性很大!」白熊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咱們趕緊直接衝上去搞定他啊,等他吸收完了那三個人,能力回復了就不好辦了!」劉益有些激動的說,因為他看到了希望。

「不行,雖然他是個孩子,但他身邊應該有槍,而且現在不能確定他的能力回復到什麼程度了,冒然上去很危險!」白熊立刻就否定了劉益的想法。

賈任良皺著眉說道:「那咱們現在出去,跟外面那群人說明情況,他們兌現諾言,把咱們放了的概率有多大?」

其餘人都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瞅著他……

「好吧,當我沒說!」他垂頭喪氣的說道。

這時,陳笑說話了。

「我還有個問題沒想明白,就是在那間會議室里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那些學生會突然跑出來?這個問題想不明白,之前的推測都可能不成立!」

說著,他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往起一站,裂開那個噁心吧啦的大嘴一笑。「但是,如果都想明白了,那就沒有樂趣了不是么?」

之後他就手一插兜往樓梯走去,一邊走一邊說:「要不要跟我上去和那個小朋友聊聊?」

白熊沒怎麼多想,直接跟了上去,剩下的兩人互相瞅了對方一樣,一聳肩,也都跟了上去!



……

孤兒院,三樓.

這裡比樓下要暗的多,好像有一股黑色的霧氣籠罩著四周,手電筒發出的光線只能找到很近的地方。大家不得已,把剩餘的手電筒都打開。

整個構造和樓下差不多,只不過是教室被打通,改造成了寢室而已!

「窗戶都用被單蓋住了,一點光線都透不過來啊!」陳笑叨咕著,並來到了寢室的門前,掄起一腳直接踹了過去。

以這種兇悍又不禮貌的姿態面對一個可能秒殺自己的超自然能力者,其餘三人眼裡都隱隱的有些敬佩。

之後「哐」的一聲響……陳笑跌坐在了地上。

沒踹動!

一陣沉默……

「嗯,看來他用能力將門封死了啊!」陳笑拍拍屁股上的灰,站了起來。

「那現在怎麼辦?」劉益問道,他是個很聰明的人,但好像和陳笑接觸時間長了,就總被他那些瘋瘋癲癲的行為精神污染,索性這些問題都交給他好了。

果然,陳笑立刻用行動告訴眾人,這種事情交給我!

之後他無比猥瑣的爬到門縫處,瞪大眼珠子往裡使勁瞅了一會,當然,他啥也看不到。

「小朋友……叔叔這裡有糖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