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87 Views

帝天頓悟,額頭之處金光飽滿,有著一種天地的威嚴。

Written by
banner

不管是任何修士,不管是萬族還有人族。他們的生命多離不開,這七大元素的滋養。土地乃是不少種族的棲居之地,而水中也生存著一些種族。木元素滋養了無數樹木,而無數樹木吐出氧氣,來供給凡人的呼吸………….

七大元素彼此依賴,彼此有相互克制,形成了這方宇宙的最基本生命體。

所謂的竊取造化,就是要將這些生命的藍圖,變成自己的,這樣才能將生命悠久的長存下去。但是天威浩蕩,有豈會隨便讓你竊取造化,天地間所有的修士,還沒有誰可以說竊取到了真正的造化,不然便就可以成就永生。

帝天陷入了沉思之中,這些才能將這些造化,刻入到自己的元丹之中,這樣自己的元丹才會擁有生命。這是一個大問題,而且還沒有那個人在這個境界,可以想到這些事情。

帝天也是因為神源,才猛然感悟到,如果沒有的話,絕對想不出來。因為這是一個質的問題,蘊含著天地間,最本源的秘密。

也就好比儲氏集團的老祖宗,發明了絡與科技,這麼偉大的事情是一樣。儲氏集團的老祖宗,將這些想法付諸與實際行動,這些艱辛是多麼的艱難,絕非朝夕可以完成。

「生命,該這麼付諸與行動。」帝天看向了天地異象丹,頓時腦子之中有了一個大膽的想象。雖然不知道是否可行,但是一定要試試。

帝天想到這裡,當即行動起來。七個帝天手掌之中多拖著七個元素元丹,而七個帝天眸子一冷,雙手猛的一握,用力的將這七口成型的元素元丹,直接被捏爆了。

「轟隆」發出一聲巨響,七個帝天頓時被擊散開了,七顆元素丹爆碎的同時產生了強烈的衝擊。同時帝天的身上有爬上了幾道猙獰的傷口,氣息頓時萎靡起來。

「難道失敗了。」體鼎頓時發出了一絲震驚,這一次帝天的傷口,明顯要比剛才的嚴重,而且還十分想衝擊失敗,之後所形成的傷口。

體鼎有點不相信起來,帝天的資歷與悟性,他是十分了解的。所以選擇了靜觀其變,並沒有打擾帝天。

七顆元素頓時化成了無數靈氣,同時帝天一邊吸收天地間的靈氣,一邊觸動神源降下精氣。不一會兒再次七個帝天,浮現在了真元海上方。

七個帝天雙手,在這些元素靈氣之中,不斷勾動起來。這些靈氣漸漸的化成各種生物。有的是樹木,有的流水形狀,有的是閃電形狀,有的是一方湖水,有的是一團火源等等。帝天此時將七種元素的基本形態,完全給模擬出來了。

此時的七口元丹,已經化成了七方元素形態,這些形態是天地之間,最至簡的形態。

「可以,這條路可以,不是沒有可能。」帝天頓時興奮起來,一個模型已經開始在帝天體內孕育。

「轟」但是此時再次發生了異變,就在帝天已經快要成功的時候,七種最佳生命形態直接散裂開來,再次變成了七種元素靈氣,漂浮在真元海上方。

帝天一下子愣住了,隨即再次行動起來,因為帝天感覺到這完全是有可能的,不讓剛才也不會成型。

短短片刻,七種元素靈氣,再次被帝天演化成七種原始形態,但是在最後的時候,再次炸裂開了,化成了元素靈氣。

這一次的失敗,並沒有打擊到帝天。反而激起了帝天的不服輸之心,頓時再次演化起來。

足足過了一天,帝天足足演化了上百次,每次多是以失敗告終。

「這條道路可以走,只是在最後的時候,有著一道無形的牆壁擋住了。」帝天開始推測起來,覺得這條道路,以自己的境界根本不可行,只有自己的實力變得更加強,才有機會去施行。

天不可能讓修士,銘刻最本源的東西,這是需要逆天的實力,才能辦成的事情。帝天經過了上百次的實驗,得出來的結論。

「這條道路已經死了。那麼我該這麼做。」帝天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而且還有著一絲緊迫感傳來,因為感覺到了天地間的元素靈氣,有點稀少起來,如果再不突破凝聚成丹的話,那就有點危險了。

帝天一邊吸收靈氣用來恢復自己的傷勢,同時打開了戰神錄,來觀看這些突破造化的一絲經驗。戰神錄乃是戰神殿下,一生的所學與經歷,完全的記錄在上面,其價值不下於一株聖葯。

一位半隻腳踏出無上境界的強者,對於修鍊這方面,完全可以說是猶如喝水一般簡單。要知道現在宇宙無上強者,也未必會有多少,恐怕連一千多有點危險。

整個宇宙的人口,有著幾萬萬兆億人口,但是成為無上強者的,簡直比大海撈針還要難。


「有戲。」帝天頓時被吸引住了,上面詳細的講解道。在突破的時候,將七大靈決的七種瑞獸給銘刻在元丹上面,這樣的元丹遠比普通的元丹的強。

但是卻沒有帝天那種奇妙的想法,但是上面的這種辦法,帝天頓時思索了一會,覺得大有可為。

而且七大靈決的起源,就是因為一位戰神殿下,在元丹上面銘刻上七種瑞獸,才漸漸演化出來的。

帝天睜開了眼睛,將剛才所經歷的事情,與七口大鼎細細探討了一下,並且細細的詢問了一些問題。

「你的想法不錯,但是很難,以後你可以試試。但是現在在上面銘刻七種瑞獸,卻是上古天庭,不少弟子突破的時候,所選用的功法。」體鼎點了點頭。

陣鼎直接催動起陣法,將那些靈石與靈晶開始煉化,給帝天開始全力一搏。

帝天再次閉眼突破起來,一邊將那些靈氣開始濃縮,同時吸收那些靈石與靈晶所釋放出來的,那些精純之氣。

帝天頓時感覺這幾塊,小小的靈晶與靈石,所釋放出來的靈氣,完全可以供給一個星球的一年正常的運轉,但此時卻竟然完全給自己突破專用。


不由的感慨,那些上古天庭的弟子,是有多麼的強大,有著靈晶與靈石,來供給他們修鍊。現在的宗門,最多是在高級聚靈陣法之中,給弟子們突破而已。但是高級聚靈陣法,遠遠比不上靈晶。

滾滾的元素靈氣,猶如洪流一般沖入了帝天體內。帝天雙手不斷的勾動,將戰神錄上面的七大瑞獸,慢慢的勾勒出來,同時開始凝聚成丹。

時間如梭,一個月的時間眨眼也就要過去了,而此時的帝天也處於了突破的最後階段。

帝天體內的八個帝天,在用靈氣不斷的洗刷八個元丹。此時元丹上面銘刻了八個瑞獸,而天魔丹上面則是銘刻了一隻黑色天魔。

八個元丹各個通體閃光,光滑而飽滿,猶如星辰一般在閃爍,而帝天體內就像星空一般,極為的璀璨。

「還差為這八個元丹賦予生命,不過這個只要勤加修鍊,便就可以了。」帝天看著這八顆元丹,十分的心滿意足。

此時帝天雙手一揮,再次將自己的那顆本源元丹,給擊碎了。因為帝天覺得本源元丹也要銘刻東西上去,而且這銘刻的東西,一定要特別,或者說有著不同。

帝天再次陷入了沉思,因為本源元丹比七顆元素元丹,要珍貴的多。元素元丹是輔佐作用,而本源元丹則是自己的根本。本源元丹就好比修士,乃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而元素元丹則是七種元素,用來滋養生命的。

帝天將自己這一生,所有的見識與閱歷,多在腦海之中細細流淌,不斷的回味,並且不斷的分解,在全部經行一次融合。

漸漸的一個模糊的圖案浮現出來,帝天雙眼緊閉,雙手開始揮動起來,開始按照腦子之中的圖案,開始銘刻這些圖案。

「嗡」帝天的本命元丹再次成型,一顆琉璃一般的圓珠,在真元海上方,平緩的旋轉著,閃爍著陣陣光芒。

!! 帝天此時真元海上方,一共有十顆精光閃耀的珠子,懸浮在上方十分的安靜。

七顆元素元丹與一顆天魔元丹,成為一個八邊形。環繞著正中央的兩顆珠子,一個是天地異象丹,還有一個是帝天的本源元丹。

帝天的本源元丹上面,一個朦朧的身影,盤坐在一方石座上面,兩邊分部放著一把劍還有一把刀。通體有著一股淡淡的皇道之威瀰漫,似有似無一般,讓人高不可攀。

而本源元丹則處於天地異象丹的下方,好像完全被壓制住了。彷彿天地異象丹有著一絲傲氣,有著一道天然,無法抗拒的一條鴻溝,牢牢的將其他九顆元丹,壓制在下方。

「完美了,終於突破到了造化境界。」帝天點頭看著這一切,覺得非常的滿意。

帝天眸子之中閃爍著精光,緩緩的站立起來,四周的黑色液體隨之,緩緩流淌下來。同時緊繃的身體,彷彿有著無窮的力量一般,一塊塊勻稱的肌肉,閃爍著淡淡的光輝。

也感覺到體內有著滾滾的力量,在身體之中回蕩,抬手之間有著崩山的氣勢。

造化境界修士,經過元素靈氣的洗滌,身體會變的強大起來。同時在體內凝聚元丹,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能量儲存在體內一樣,需要用時可以直接使用。

而且隨著修為的變強,那些元丹會漸漸的孕育出元素靈氣來,那樣修士完全可以不用吸收天地間的元素靈氣,來經行修鍊,就好像是自己可以自給自足一樣。

竊取造化,漸漸的擺脫天地的依賴,這是一道宿命的坎。

起始境界便是要依靠天地而活,可以說是天的奴隸。而造化境界則是要擺脫天地的依賴,要做到不依靠天地而活。不滅修士就是要逆天,為自己謀得一條生路。而無上則是成為天地的代言人,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利,可以說是天的寵兒。

這四大境界完全就像是一個人的成長史,由小孩成為青年,再漸漸的變成中年等等。但是不管這樣變化,最終還是要歸於黃土之中。

而一般只要成為造化境界修士,才能在宇宙之中算的是一個人物。起始完全是芻狗,被人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十分的底下。

一般的造化修士,不管在任何單位,多可以謀的一個好出路。但起始就不行了,如果說起始是平民的話,那麼造化就是中層階級。

帝天身體微微一動,身形便出現在了廣場之中,離開回到了宿舍之中,經行去洗漱,因為雜質派出體外,會有著淡淡的臭味散發出來。

短短几分鐘的洗簌,帝天再次回到了廣場之中,對著七口大鼎鞠躬表示感謝。

「天子你做的很不錯,達到了我們心目中的目標。」體鼎頓時大笑起來,帝天在突破的時候表現,完全被體鼎看著眼裡。

「天子你這次突破,足足花了一個月,完全超出了我們的預期。」就連氣鼎也不由的發出了贊同之聲,足足花了一個月時間來突破造化,即使是在上古天庭,也是很少的。


就連那些戰神殿下,也沒有幾個可以做到這個地步。大多數戰神殿下突破時間的,由二十四天到二十七天左右,但是只要達到這種資質,以後成為無上基本沒有多少壓力。

其他幾口大鼎,沒有一絲吝嗇之意,毫不客氣的誇讚起來。

「天子,你也不能自滿,亂世出英雄。我相信這個宇宙還會有不少天才,也能達到這個級別,所以絕對不能大意。」道鼎頓時提醒起來。

這是一個治理名言,亂世出影響,再由英雄來平定這些亂世。在加上萬道鬆弛,證道的難道大大下降。所以現在看似帝天的起點很高,但是最終的路卻是十分寬闊的。即使一些修士,或許開頭的時候,十分的低調,並且弱小,但是最後有可能會逆襲,未必會比這些天才差。

而且每當亂世來臨的時候,不少天才多猶如螞蟻一般風涌而出,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淘汰出局。

「知道了,這個我清楚。」帝天頓時想到了,華英雄與華戰雄這兩位兄弟,而且還有著儲君這位神秘的人物。萬族的那位藍影修士等等,這些多是與帝天有過交流的。而且人族與萬族之中還有著不少天才沒有出世。

最主要的是,帝天的那位小哥哥,也是一位蓋世天才,號稱天縱神武,也是天武書院的前二十名,對於帝天的壓力十分巨大。

就連天武書院的前二十名修士,多未必是人族之中最強天。有著無上境界的強者,宗門或者世家,大多數不會讓弟子進入天武書院。因為他們有無上強者教導,在進天武書院學習,多少有點本末倒置了。

「我應該回望月宗了,畢竟多快兩個月過去了,距離宗主退位也只有四個月了,所以我想回去準備準備。」帝天思索道,畢竟出來的時間,確實有點過長了。

「嗯。該回去了,我前不久去瞭望月宗,在那裡得到了一些消息。」此時相廉走了出來,通體散發著一股濃烈的大勢,猶如滾滾長流,很難阻擋。整個人通體彷彿與這方空間融為一體,猶如一尊魔神一般。

帝天點了點頭,對著相廉道:「師傅此去望月宗,有沒有什麼要指點的。」

畢竟師傅得到了一絲消息,自然先詢問一番,好有個準備。

相廉想了想,然後提醒道:「要小心,不要隨便離開望月宗。」

帝天眉頭一緊,知道望月宗有可能要變天了,而且有著一股殺劫在等著自己。但只是微微鞠躬,便踏上了前往望月宗的道路上面。

一道金光在天空之中閃過,隨即出現在瞭望月宗的木元素的山峰上面。帝天將金龍宇宙飛船收起,頓時感覺到一股濃重的氣氛,蕩漾在望月宗上面,一絲淡淡的火藥味,在這方空間漸漸的瀰漫。

「看來不太平,看來有不少人,盯著這宗主的位置呢?」帝天頓時猜測到了一絲緣由,而且還有著一些肯定。

帝天行走在木元素山峰上面,感覺到了一股濃烈的生命氣息,撲面而來。帝天微微元轉七大靈決之中的荒木靈決,頓時滾滾木元素靈氣,開始朝著帝天蜂擁而來,同時帝天也感覺到了,體內的木元丹,頓時微微旋轉起來。

木元丹四周一絲青光閃過,同時有著一股淡淡的氣體,在周圍不斷的盤旋。而木元丹上面,一株古樹在輕輕搖曳,貪婪的吸收著這些木元素靈氣。

帝天靜靜的觀看著這些,漸漸的發現,木元丹在吸收了一定的木元素靈氣,便就會反饋一些靈氣,流進了真元海之中。

同時木元丹開始劇烈旋轉起來,在將那些吸收的靈氣,開始純凈化,欲要保留最精純的靈氣在元丹之內。

帝天一邊安靜的在山間行走,同時全身心的開始感悟起來。陷入了難得的寧靜之中,已經很少沒有這種時間,與閑情可以這麼做了。

此時帝天的心情十分的舒暢,而且沒有一絲的憂慮,這一走便就是足足半天之多。

「帝天,前來望月宗大殿,有大事與你相商。」此時帝天耳畔響起了一道聲音,這道聲音有著一絲威嚴,不容別人拒絕。

「望月宗宗主。」帝天心頭一顫,頓時聽出了聲音是誰,但是心裡卻有著一絲懷疑。自己剛剛到瞭望月宗,離開就被望月宗宗主給召見,終覺得裡面有著一絲蹊蹺。

帝天也沒有猶豫,換上瞭望月宗的衣服,直接朝著望月宗的大殿而去。但是走到瞭望月宗主峰的時候,發現這裡戒備森嚴。一排排的望月宗弟子,站立在了四周。

每個望月宗弟子,身上多有著鎧甲披身,身上一股肅然的殺氣,在這方裡面瀰漫。

「站住,這裡乃是望月宗重地,一般人等不得隨便入內。」頓時一位望月宗弟子,站起來對著帝天呵斥道。

「我乃是望月宗弟子……」帝天剛剛說道。

那位望月宗弟子立刻打斷道:「現在宗門有了規定,只有成為內門弟子,才有資格前往望月宗主峰,其他的外門弟子一律不許。」

帝天也知道,現在是非常時期,自然行事要非常對待。所以並沒有一絲反感,還是輕聲道:「這位師兄,我今日剛剛突破到造化境界,峰內長老讓我前來主峰,領取銘牌。」

銘牌乃是內門弟子的一個身份象徵,當然還會有其他的事情的交代。不過帝天並沒有打算說出來是宗主,喚他前來,因為現在宗主的一舉一動,多會引起宗門的風吹草動,帝天自然不想將自己,一下子推到風浪前面。


那位弟子,頓時上前檢查起來,雙手一下子安在了帝天的肩膀之上,一道真氣立即輸入了帝天體內,頓時感覺到了一顆元丹,靜靜的懸浮在真元海上方。不由的笑道:「好,成為內門弟子,只是一個開始,師弟要加油了。」

說完也沒有阻攔帝天的意思,直接放行了。而此時的帝天眉頭一絲汗水落下,剛才將其他的元丹,一下子沉入到了真元海之中,不然一定會嚇到那位弟子。

!! 此時帝天體內的真元海,開始泛起陣陣破浪。而在這些大浪之中,有著幾團光源閃爍著光芒,宛若夜明珠一般,極為的璀璨。

「噗」大浪被破開,其他幾個元丹,再次浮現在了真元海上方。

「好險,沒有想到這個隱藏方法還真好。」帝天不由的慶幸起來,這是在以前的時候,道鼎所教給帝天的。

畢竟一個修士,在體內開闢出七個元素元丹,這種事情太過駭人了,而且有可能會有殺身之禍,所以要懂得去隱藏。由真元海的氣息,將其他幾口元丹,給遮蔽起來。


而上次在帝天與拓拔將軍見面的時候,也是用了這個辦法,隱藏了天地異象丹,不然的話這種奇物,有可能會直接被拓拔將軍奪走,而且會立刻斃命。

一般不滅修士,多會直接看到人體內的,所有東西,很難會有隱瞞的住。

望月宗的主峰比其他的山峰,要大出了許多,乃是青木星球之中,數一數二的大靈山了。

山峰上面靈氣猶如淡霧一般,終年揮散不去,時有一些靈獸在上面嬉戲,裡面不少瓊樓玉宇傍山而建,金碧輝煌。而在這山峰上面和四周,有著不少懸浮的巨石,這些乃是望月宗的長老,所棲居的地方。將這裡襯托的相似仙界一般,極其的瑰麗空靈。

此座山峰有著一座五級聚靈陣,乃是望月宗的宗寶,這些巨石懸浮在天空,多是由這座聚靈陣,提供的原料。還有其他的一些設備,全多依賴著聚靈陣。

這個五級聚靈陣,可以說是望月宗的根本,能夠成為青木星球的第一大勢力,有著至高的功勞。不過最近年代,有點開始走下坡路了。

帝天沿著古道,開始朝著上方走去。此次帝天前來,也確實要去晉陞內門弟子的,這在望月宗有著一定的好處。所以先去『功德殿』裡面,這裡是一個擁有權利的地方。

『功德殿』是望月宗的記錄功德的地方,顧名思義這裡有著兩個機構。功代表的是,一旦功力達到了一定地步,便可以前往那裡晉陞。德所代表的是,你為望月宗所做的事情,那裡會有德記錄。想要成為宗主的話,還要看你的功德。一旦出現兩位不相上下的時候,就要憑藉德來決定。

功德殿建立在山腰那裡,一座比較古樸的瓊樓,靜靜的坐落在那裡。功德樓通體乃是黑色,一共有著三層,佔地足足有十畝地大小。大門是用象牙木打造而成,有著沉重厚實的感覺。而大門的上方乃是一副橫匾,上面雕刻著『功德樓』三個古樸蒼勁的三個大字。

而在大門口之處,則有著兩個兩米高的雄獅雕塑,端放在了兩邊,一股威嚴強大的氣勢,在這裡蔓延開來,讓不少修士多有著敬畏之心,不敢隨便造次。也沒有那個修士敢這裡隨便放肆,不然就是這件逐出宗門。

帝天剛剛來到了大門的時候,看見了一位熟識的人影,剛剛沖裡面走了出來。

那個也是看見了帝天,先是眸子之中閃過一絲害怕,不過隨即有鎮定起來,最近露出了一絲笑意。大步緩緩而來,有著一股說不清的自信,面帶微笑道:「沒有想到你還竟然突破到了造化境界,還真是嚇我一跳。」

那人語言之中,有著一絲傲慢,但有十分的自信。此人便是帝天當初擊敗的新生弟子,後來有找人來報復的。既然帝天前來功德殿,也知道了帝天已經突破了。

「冷宏飛。這位你認識嗎?」頓時後面走來,一位三十左右的嬌弱女子,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身紅衣的十分的引人矚目。

這位嬌嬈女子站立到了,那位新生弟子邊上,對著他笑道。不過瞳孔了蕩漾著一種春情,還有著一絲愛慕之意,不過隨即一閃而逝。

而同時冷宏飛,微微一瞥,眸子之中一絲興奮閃過,隨即道:「有點認識而已。」

帝天頓時心頭一征,沖剛才兩人的眼神裡面,看到了一絲『姦情』。因為兩者多隱藏的很好,但還是被帝天嗅到了一絲氣味。

帝天簡單的掃過了兩人,立刻知道了兩者多已經是內門弟子,大笑道:「其實突不突破多是無所謂,我這種人最強的本事,就是越級戰鬥罷了。」

這對於帝天來說是事實,但是在某些人耳里,卻是十分的刺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