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93 Views

眾人嘩然,頓時議論紛紛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原來,剛才的那一幕,並非是老者造假欺騙壯漢,卻反而是壯漢膽大包天,竟然利用好善憎惡的心思,明目張胆地挾持老者,先把老者打得神識潰散,連爭辯都幾乎不能,然後,堂而皇之地帶著離去。

善惡之心人皆有,但無論是善是惡,都非本心,卻是容易叫人利用。

呂陽和黃老也看得無語,就在剛才,事不關己,他們也沒有過多的氣機感應,幾乎也被騙過了。

「這散修的世界,似乎遠比仙門要亂啊。」呂陽嘆了一口氣,說道。

「那是當然,聖賢都有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相比仙魔兩道大派和世家成長的子弟,那些散修便相當於小人,因為修鍊的條件惡劣,自然也有其生存之道。」黃老說道。

呂陽不置可否,道:「剛才出手的似乎叫『白骨法王』?聽起來好像是此地的管理者,修為到了什麼境界?」

「應是法相境,不過,他所修神通極為特殊,我對此也沒有太多了解,不知是否還有其他倚仗。」黃老說道,「三公子,你不是想要尋找地頭蛇,讓他幫忙召集修士嗎?我看此人行事果決,倒是可以商量一二。」

「那好,我們也先不要管羅華丹他們了,直接去那裡。」

於是,呂陽等人臨時改道,直接來到剛才那棟閣樓前。

「我家公子有事尋訪此間主人,不知尊駕是否有意一見?」黃老也不管對方是否樂意,拱了拱手,便逼音成線,往樓中傳去。雖然對方手段高深詭秘,但他也從其泄露的氣機感應到了,應是只有先天八重的修為,尚還不足以與他爭鋒,故此,不必避諱太多。

裡面的人沉默了一會兒,似乎也在驚訝,自己樓前竟然出現了這麼幾個人物。

「既是貴客來訪,豈有不見之理?來人,大開中門,隨我迎接貴客。」良久,剛才的洪亮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陡地,裡面很快燈火明亮,樓下大門全開,十幾名家丁裝束的凡人提著燈籠從裡面走了出來,與此同時,一名白衣勝雪的瘦削修士也帶著幾名中、下乘修士出現。

「尊駕可就是剛才出手的白骨法王?」見了這瘦削修士,呂陽微微一笑,開口問道。未完待續。。 「在下正是,兩位是……」

白骨法王看著呂陽和黃老,不禁流露出一絲微訝的神sè。&&

他從來沒有見過兩人,但卻能夠感覺到,這兩人來歷頗為不凡,並不是普通門派子弟,更不可能是散修。

別的不論,單是後邊跟著的兩位死士,便絕不是那些人能夠擁有的。

「我們只是匆匆過客,閣下又何必在意姓名這些無謂之物?此番前來,卻是有事想向閣下請教一二,不知能否讓我們進去坐坐。」黃老搶在呂陽面前回答道,同時暗中對呂陽傳音道,「三公子,此人底細我們還沒有摸清,最好不要輕易透露姓名來歷。」

「黃老也不知道他的底細嗎?」呂陽不動聲sè地問了一聲。

「諸天萬界何其之大?除了一些仙魔兩道有名的人物,其他人不認識也是正常的,此人雖然有法相境修為,但卻似乎不是成名的高手。」


「原來如此。」

兩人正傳音間,白骨法王已經下定決心,微微點頭,便讓奴僕將兩人引了進來。

「兩位請坐。」

不久之後,大廳之。

四處都被明燭照得燈火通明,左右奴僕已經退下,白骨法王讓人了香茗之後,略帶著一絲疑惑,試探道:「不知兩位的來意……」

想來他心底也的確是納罕,鎮守此地多年,從來沒有見過像呂陽和黃老這般的人物,偏偏個個氣度不凡,一看就絕不是尋常散修和小派子弟,他也不敢貿然得罪,因而是能有多客氣便多客氣。

「我們此番前來,是為了向閣下打聽一些事情,如果閣下清楚的話。還請不吝賜教。」呂陽開山見山地道。

「原來如此,正好。我在此地也算是個能說得話的人,對這裡的情況也頗為熟悉,公子有什麼事想向我打聽,卻是問對人了。」白骨法王眼底掠過一絲異樣,不過並沒有表露出來,只是淡淡地道。

他並沒有否認自己就是鎮守此地高手的事實,顯得極為坦誠。

「好。果然爽快,那便恕我直言了,此地荒僻寧靜,雖然附近也有幾座懸空島存在,但並沒有什麼妖魔盤踞,可是有貴島的修士定期清剿,消除隱患?」呂陽問道。

「公子猜得不錯,我們是西南諸天散修聯盟設立在這裡的其中一個分舵,為了能夠招攬到更多過往客商,但又不致被強橫妖魔襲擊。只能是找到一些弱小妖魔盤踞的星域,建立類似的坊市,同時,為了保證市各大商會的正常運作,也會定期僱人清剿妖魔。疏通道路。」

「這麼說來,過往的修士之中,手頭擁有妖屍的人極多了?」

「那是當然,葬星海中,最不缺的便是妖魔,此物秉承混亂意志而生,往往都是由一些原本弱小的妖獸化成。數量極其龐大。」白骨法王說著,卻知呂陽用意並不在此,畢竟這是修真界中稍有遊歷經驗的人便知曉的事情,也沒有必要專門來問。

果然。呂陽還有下文:「那就好辦了,我們來到此地,其實也是為了狩獵妖魔而來,不知閣下可否代我們向附近星域的修士公布一件事情,在這半年期間,此島收購化形以的新鮮大妖屍身?」

「這個……」聽到呂陽的要求竟是這個,白骨法王不由得面露為難,「不是我不願幫助公子,實在是……此事該為商會所為,公子若真有意收購妖屍,又何必緣木求魚?」

「我也知道,此事令閣下為難,畢竟閣下並非商人,而是在此地鎮守的高手,不過,我想要的數量巨大,單隻憑那些商會,只怕還不足以通知到附近星域的所有修士,而且,他們之間利益糾葛複雜,我也不想見有人為了利益而誤我大事。」呂陽笑著解釋道。


聽到呂陽的話,白骨法王倒是有些異sè,其實妖魔屍身一向都有修士收購,種種血肉,筋骨,可以入葯,制毒,又或者是堅固的角質和利牙,可以煉製一些法寶,相當於便是珍貴的天材地寶。

姑且不論這些妖魔,但看凡間有人採取麝香,皮草,虎鞭之類的東西販賣,便足以證明這是一個利益巨大的行當了,而修真界中有許多中小門派和散修,便是靠著這些東西賺取靈玉的,以他們的實力,根本沒有坐擁大型靈礦的資格,只能是退而求其次。

白骨法王略為思索了一下,如果對方只是想要收購妖屍,拜託自己發布消息的話,倒是可以幫這個忙,於是道:「好,只要公子能夠擬出個章程來,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個收購法,我可以代為傳遞給認識的門派和散修。」

聽他的口氣,倒像真是交遊廣泛,認識不少以獵殺妖魔為生的修士。

呂陽聞言,不免有些欣慰,看來自己這趟的確是找對了人,此人不但xìng情爽利,而且還是真正交遊廣泛之人,若是只懂悶頭苦修的那種修士,卻是修為再高也幫不這個忙了。

原本只是抱著姑且一試,反正又不會損失什麼的念頭,呂陽倒是開始考慮,是不是也要將熬煉三寶油一事託付給他了。

不過,如果有足夠妖屍的話,他倒也不是急需太多三寶油,畢竟他要這些的目的就是為了獵取妖屍,既然能夠直接達成目的,又何必多此一舉?

「我可以利用伽藍商會所煉屍油獵取妖王,提取妖丹販賣,所得財物,盡數用於支付收購妖屍,這樣不必花費一枚靈玉,也可以平白獲得成千萬妖屍了,而且作為豪客,我完全還可以對送來的妖屍挑挑揀揀,不是血氣充盈的不要,不適合攫奪jīng氣的不要……」

呂陽心中暗暗想道。

其實他心中有這個想法,也不是一天半天了,要不然,他也不必從青嵐島趕到這裡來,專門登島尋找坊市,蓋因坊市是商賈雲集之所。各種寶材集散,若是能有一筆錢財在手。便能支使他人去幫自己辦事。

正所謂,財可通神,修真界中,也有的是為了錢財替人賣命的貧寒修士。

「好,還有另一件事情,我們想要了解附近星域的妖魔分佈,不知閣下可知。方圓百萬里內,哪些島有妖帝盤踞?」呂陽又再問道。

其實他除了要問妖帝情報之後,順帶也想知道那些妖帝盤踞之處,各種天材地寶的分佈,卻是為了準備更大規模收購妖屍,節省時間。

煉天鼎是一件非常神奇的法寶,它可以煉化jīng氣,提取原始元氣,但若無適當的材料,卻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呂陽才要四處殺戮妖魔,而今,他自己固然是不打算放鬆,但同時也要發動他人一起動手。

若不是考慮到購買妖丹靡費過多。自己的錢財不足以支撐的話,呂陽甚至都要花一大筆錢去買。

「我這裡有附近星域的地形圖,待我重繪一份,贈予公子。」白骨法王毫不猶豫地道。

「如此,多謝了。」呂陽面帶笑意,拱手說道,「明rì我會想好收購那些妖屍的價錢和方式。然後告知閣下。」

說完這句話后,他便告辭離開了,並沒有過多的表示。

白骨法王把他們送離,看著他們進入不遠處的設立給往來修士作為客棧的閣樓。皺眉不已。

「師尊,為何對那人如此客氣?」一名年輕修士帶著不解,低聲問道。修士的府邸之中,大多都有隔絕神識,防止窺探的法陣存在,倒也不擔心被呂陽等人聽去,除非是有高手刻意偷聽。

「他要我幫的忙不算過分,而且,若是幫他這個忙,一來可以為那些為謀生計四處奔波的修士謀一份寫得,讓他們也小賺一筆,二來,也是為了多結一個善緣。」

「善緣?」年輕修士聽到,不由得流露出一絲不以為然的神sè,「可是,來人至今都還未曾通報他們的姓名來歷,如此鬼祟,故作神秘,師尊又何必對他們客氣?」

他這話里多少帶著幾分慍怒,顯然是被呂陽和黃老的態度所激惱。

也的確,不久之前呂陽等人只顧著要白骨法王幫忙,卻連自己的姓名來歷都不肯告之,真論起來,也可以說是無禮之極。

白骨法王卻搖了搖頭:「你不懂,剛才那位公子,竟然帶著通玄境供奉和死士四處遊歷,肯定非富即貴!他不便以實相告,勢必便要編造假名,如此多此一舉又有什麼意義?」

「剛才那個白骨法王為人不錯,我們貌甚無禮,一味索取,他卻仍然心平氣和,顯然也是處事圓通之輩,不過,從他擊殺那名壯漢的情形來看,卻又不失殺伐果決。」

離開了白骨法王的府邸之後,呂陽不禁對黃老說道。

「那是當然,能夠被背後勢力推舉出來執掌一方之人,沒有基本的處事之道又怎麼能夠立足?如果他處事不夠剛強,一味圓滑,又或者是一味圓滑而毫無原則,早就干不下去了,三公子,你以後若是要開峰辟府,需要招攬的也是類似他這般的人才。」黃老笑了一聲,不失時機地向呂陽灌輸著一些在仙門立足的經驗。


其實呂月瑤叫他們到呂陽身邊追隨,除了供其差遣之外,也有教導和輔佐的用意,要不然,以呂陽這個修真界的新手胡亂闖蕩,就算不闖下無法收拾的彌天大禍,也是虛度光yīn,泯然於普通修士。

如果不懂御下之道,哪怕他在修鍊一途勇猛jīng進,修鍊到了通玄境界,終究也只是一名打手而已,修真界中的高手何其之多,哪怕是通玄境的死士,栽培極為不易,但各大勢力還是能夠擁有不少的。

「黃老,你說各類妖屍應該如何收購?我雖然不是太在意吃虧,不過,若是價錢定得不好,別人以為我是揮金如土的闊公子,竹杠也梆梆地敲來,那就麻煩了,為免麻煩,還是定個足以令人心動,但又不至於太高的價錢為好,另外。價錢合適,我也可以收到更多妖屍。」

呂陽想到了一件事情。明天還要再找白骨法王商議,不由得又問道。

「既然公子是伽藍商會的貴賓,不如請他們幫忙,除了生意的往來,他們還兼為貴賓排憂解難,任何事情都可以去找他們的。」黃老提議道。

「嗯?這個主意倒是不錯,那些人常年料理寶材。應該有不少鑒定師和朝奉才是。」呂陽眼睛一亮,說道。

兩人又再商議了一下該如何開展此事,很快便也來到客棧,與羅華丹等人會合。

羅華丹等人自結識呂陽之後,賺了不少妖丹,雖然對呂陽而言只是價值近百萬靈玉,充其量也就是一件中乘靈寶的價值,但對他們而言,平分下來也有數萬之多,卻是大發橫財了。此時幾乎都將呂陽看作財神爺,巴巴地前來請安,然後才各自回房歇息。

第二天,呂陽便再次前往伽藍商會的分號,商議借用鑒定師傅和朝奉一事。那名掌柜得知是呂陽要用這些人之後,不由得面露難sè,因為他們開門做生意,自己也要用到這些人,如果只為呂陽做事,分號的生意便要耽擱了。

「這個掌柜的大可以放心,我借用這些人。並不是無償的,而且我並不一定非得要經驗豐富的師傅,只要能夠大致判斷妖屍之中蘊含的jīng氣便足以,這一點。想必連學徒也可以做到,甚至凡人之中,都有不少懂行的。」

「這話倒是沒錯,不過,妖魔汲取魔氣而狂暴,屍身之中的jīng氣幾乎無用,公子竟然是以蘊含的jīng氣判斷價值?」掌柜不由有些懷疑。

漫威聖矛局特工 沒錯,我需要的,的確是這一類。」呂陽點了點頭。

有些修士收購妖屍,是為了煉成殭屍一類戰鬥傀儡,所以,肉身越強橫越好,一些實力強橫,但卻以天賦神通取勝,肉身並無長處的高階妖魔,他反而不需要,而有些修士為煉劇毒,只需同樣蘊含劇烈毒xìng的毒物,其他種種妖屍都不要。

一般而言,買主的需求越多,同時符合這些條件的妖屍便越珍稀,價值也越大,倒不見得一定化形三重便比化形一重昂貴。

不過呂陽只需要妖屍中蘊含jīng氣,這便又更加簡單了,所有妖屍都肯定蘊含jīng氣,而且多是以體形龐大的為貴,這一類妖屍,往往很少有人看得眼,價值也很少哄抬太高。

「好。」

得到呂陽肯定的回答之後,掌柜點了點頭。雖然他心底多少有些犯起嘀咕,不明白呂陽提出這古怪要求究竟是想幹什麼,但也沒有多問,而是很爽快地答應下來。

呂陽估算了一下,要完成自己的計劃,至少也得付出一千萬以的靈玉,他的煉天鼎中尚有不少妖丹,都是以前在羽羅島和最近在青嵐島大肆獵殺妖魔時獲得的,煉天鼎雖然萬物皆可煉化,但畢竟有難易之分,容易腐爛和jīng氣消散的妖屍,都被丁靈先煉化掉了,妖丹也煉化了部分,但卻還是有一些品相較好的留下來。

「這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不過考慮到它並不是現靈玉,這些小分號也未必能吃得下來,還是交給白骨法王,用來收購妖屍比較好。」呂陽又再想到收購妖屍必不可少的花費,說道。

「原來三公子還有這個打算,不過,此事若能促成,倒真是大有可為,雖然妖丹蘊含的元氣並不jīng純,但總歸也是妖王境妖魔全身元氣的jīng華,多少還是有些用處的。」聽到呂陽這麼說,黃老倒是真有些驚異,不過想了一下,也還是贊同,「只要在其中留足差價,給白骨法王數十萬的賺頭,想必他也會非常樂意幫忙。」

乘修士若是給豪門當客卿,一般都是年俸十多萬至數十萬,呂陽所託之事並不複雜,能夠平白得這一筆靈玉,也不算虧待他了。

事實也果然不出兩人所料,數rì之後,他們再次找到白骨法王,商議合作一事,得知呂陽願用妖丹換購妖屍,心中驚異之餘,卻也沒有拒絕。

對這種有利可圖且又能結善緣的事情,他顯然不可能故作清高加以拒絕。

又過了數rì,呂陽便準備離開此地。

他從白骨法王手中得到這座坊市周邊島嶼的地圖,已經知曉附近一些化形七重妖帝的分佈,這個境界的妖帝實力遠比同階修士要弱,以他們的實力,完全可以對付,與此同時,獵殺其後,還可以收穫不錯的妖丹和寶物,正好填補收購妖屍和三寶油的窟窿。

這一次,黃老並沒有跟隨呂陽,因為要監督收購事宜,沒有人照看,呂陽也不放心。

那一筆妖丹足足有近五千枚之多,即便賤賣,也足可抵價接近千萬靈玉,直接放在陌生人手中,那是不可能,也只好委託黃老在此了,好在呂陽身邊有天樞和天璇跟隨,萬一真要遇到危險,百萬里以內,黃老也有秘法,可以在短時間內挪移趕至,倒也不用擔心呂陽的安危。未完待續。。 「三公子,你看,前面就是倉門島了。」

昏暗的星域之中,一行人乘舟破浪,披斬著茫茫的虛空元氣而來。

這一行人正是呂陽和羅華丹等人,這一次,呂陽趁著坊市的伽藍商會分號正在為他熬煉三寶油,暫且離開,前往這處叫做倉門島的地方獵殺妖魔。

「我看到了。」

聽到站在船首的羅華丹提醒,呂陽從懷中掏出一個捲軸模樣的地圖,看了起來。

「從白骨法王給我的地圖來看,此地往前三千里,便有一座妖魔聚居的山頭,而那座山頭,有一妖帝存在。」

其實呂陽也知道,白骨法王交給自己的這張地圖,應是額外編錄,他鎮守在坊市間,沒有理由不把四周環境探查清楚,藉此以了解四周有無仙府遺迹,又或者其他珍禽異獸,天材地寶。


這張地圖極其簡略,除了標註各島嶼的位置之外,便是一些大的妖魔族群分佈,然後便再也沒有其他了,不過呂陽也不是盯著別人探尋清楚的寶物而來,如果真的如此,白骨法王也絕不會願意抄錄一份給他。

「各位道,妖帝實力強橫,而且麾下部眾無數,稍後我直接殺門去,還請你們在後方稍待,可千萬不要衝去被包圍了。」

看了一會兒,對附近地形心中有數之後,呂陽把手中的捲軸收了起來,轉身對其他人笑道。

「三公子儘管獵殺妖魔去便是,我等在此,會照看好自己。」羅華丹不禁汗顏道。

他們巴巴地跟著呂陽前來這裡,也實在沒有想過能夠幫什麼忙,不過,呂陽不嫌他們是累贅,帶著來打下手。也只好如此了。

「這三公子倒是個頂好的公子哥兒,並沒有一般紈絝的傲氣。只是等下交戰之時,我們還得遠遠避開才是,要是陷入妖魔群中,給他招來麻煩,那就真是丟大臉了。」羅華丹等人心中皆是暗想道。

呂陽對他們心思並不清楚,不過,大概也能從神sè間看出些許端倪。也不點破,只是帶著微笑收起黃老借給自己樓船,然後帶天樞和天璇,往前面的山頭飛去。

在這一刻,他們三人都沒有絲毫保留自己的氣息,全數爆發開來。

「吼!」

三人的入侵立刻便引起了遠處山頭群妖的敵意,頓時,憤怒的吼聲從遠山傳了過來。

「啊!」羅華丹等人都被震了一驚,趕緊向外飛去,落入一個山谷之中藏了起來。

呂陽和天樞、天璇三人。卻是主動向那怒吼而去。

「人類……死……」

一個結結巴巴的聲音,從天際傳了過來,初時含糊不清,但到了近處之時,卻是響亮震天。彷彿天空中湧現出了滾滾的雷霆。

伴隨著雲氣在空中的凝結,漫天濃霧於三人眼前出現,隱約之間,遠山似乎晃動了一下,一個巨大的身影,竟似在山頭站起。

「好傢夥,這麼龐大的身軀。正好給我煉化jīng氣。」呂陽看到,不驚反喜,卻是笑了一聲。

一般而言,妖魔的肉身更易貯存jīng氣。如果是體質強橫的妖魔,遠比妖法通神的妖魔更加容易提煉出jīng氣,這卻是肉身先天為陽剛,神魂本質為yīn的緣故,jīng氣乃是人身元氣之根本,若是在凡人之時,也是全部貯存於血肉之中,內息和真元根本未曾開發。

也只有像先天五重以,修鍊出了元嬰的修士,神魂之中才能開始蘊含足夠旺盛的jīng氣,祭起真火。

而妖族的體質與人類迥異,哪怕是在化形四重之時,體內凝結出真正意義的妖丹,不復之前尋常內丹之弱小,仍然不能祭出真火燒煉自己的神魂。

故此,身形龐大的妖魔,更加容易提煉出更多的jīng氣。

「果然是妖帝級的妖魔,天樞,天璇,速戰速決,它的部屬由我對付。」


呂陽沒有絲毫客氣,直接便命令天樞和天璇陣,而自己卻催動六角龍燈,漫天紅蓮業火向雲霧之中的黑影轟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