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99 Views

見到霍玄取出九州令之後,不少人搖了搖頭退去。但是仍有大半,繼續圍在四周。

Written by
banner

「灕江那小地方,既沒錢,又沒資源,你們何必屈就,還是到我們行館來吧!」

「是啊,老聶發的九州令,你們直接交給我,我去替你們解決,只要沒登記入冊,就不算是灕江行館的人!」

四周留下的人還不死心。其中以那兩名老者為首,勸說的更加有力,不停許以豐厚條件,引誘元寶玉玲瓏加入。他們甚至還提出,看在元寶二人的情面上,也願意加大對霍玄和阿鐵的資源投入。

「你們這幫傢伙竟敢明目張胆拉我灕江行館的人,簡直是欺人太甚!」

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響起。卻見,一身材瘦小的老者從人群外擠了進來,滿臉怒意,盯向圍住霍玄等人的那些焱陽衛統領。

「聶大人!」

霍玄眼前一亮。來人赫然是灕江焱陽衛統領,聶長風! 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聶長風出現之後,快步走到霍玄四人面前,轉身看向周遭虎視眈眈的人群,大聲吼道:「這四位都是老夫的子侄晚輩,早已入了我灕江行館。請記住本站的網址:。你們這幫傢伙若還糾纏不休,老夫立刻前往郡城官邸面見裘大人,讓他老人家來評評理!」

此言一出,周遭人群『轟』一聲散去。

「老聶啊,你年紀不小了,別這麼大火氣,傷身體!」那名白髮老人,也是龍首城的焱陽衛統領,在臨轉身之際,笑呵呵地對聶長風說了這麼一句。


「就你這老傢伙最不是東西!一邊去!」聶長風直接沒給好臉色。白髮老人也知理虧,乾笑了幾聲,便轉身離開,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

「聶大人……」

「噓,叫我聶伯伯!」

聶長風朝霍玄使了個眼色,口中傳音:「你們可都是我的子侄晚輩,別露餡了,那幫傢伙可鬼著了!」

霍玄聽后目光一掃,果見有不少人看似離去,卻一直在四周徘徊。他心中恍然,連忙改口對聶長風道:「聶伯伯,咱們灕江行館在哪兒?」


「就在前面!」聶長風用手一指,乾咳了幾聲,大聲道:「三位賢侄,咳,還有賢侄女,你們跟老夫來吧!」說罷,此老在前面領路,帶著霍玄四人大步行去。

「啥時候……我成了這老傢伙的賢侄呢……」

元寶心裡嘀咕,看在霍玄的情面上,他還是忍住沒做聲。

跟在聶長風身後一直走到街尾,霍玄才看見一家門臉不大的客棧外,掛起灕江行館的牌匾。跟其他行館一樣,在灕江行館大門前,也擺下長台,掛出招募玄師武者的告示。所不同的是,別家行館的招募台前人山人海,灕江行館這兒卻是門可羅雀,寥寥數人。

僅僅一眼掃去,霍玄看清招募告示的內容,便心中恍然。灕江行館開出的招募條件,比起其他行館,那是相差太多,簡直不能相比!

一轉頭,霍玄見到元寶滿臉失望神色,想來這位小道爺也看見了招募告示,此刻心裡滿腔失落。

「霍賢侄,這二位是……」來到灕江行館大門口,聶長風一轉身,笑咪咪地看向元寶和玉玲瓏,對霍玄問道。

「哦,他們是我此行在路上結識的好友!」霍玄立刻為聶長風引見。元寶和玉玲瓏分別上前,自報姓名家門。聶長風聽后,老眼神光一閃,臉上立刻綻放出歡喜笑容。

「元寶道長,玉姑娘,你們二位這次前來郡府,可是也為了參加玄武大會?」聶長風笑呵呵問道。面前這兩位可都是二品玄師,在九州之地,相同級別的玄師,地位比武者要尊崇許多。因此,這位老人家此刻可不敢以長輩自居,用平輩之禮對待元寶和玉玲瓏二人。

「來湊湊熱鬧!」元寶聳了聳肩,隨意地回道。玉玲瓏也是微微點頭。

「可有興趣加入我灕江行館?」聶長風說出此話,此刻老臉上露出的炙熱表情,跟先前那幫人沒兩樣。

玉玲瓏『嗯』了一聲,沒半分猶豫便點頭答應。至於元寶,這傢伙心裡百般不願,攝於霍玄的情面,他當然不可能開口拒絕,嘴裡含糊哼唧幾聲,目光斜睨看向灕江行館掛出的招募告示,意思再明顯不過。

聶長風人老成精,豈能看不出元寶的心意。這位老人家面露尷尬神色,求救的眼神朝霍玄看去。霍玄朝他點了點頭,示意對方安心,旋即,其目光朝元寶直視而去,微微笑道:「元寶,你我可是兄弟?」

「當然是!」元寶沒加猶豫地點頭。這句話他說得乾脆,不過心裡卻也隱隱猜測出,霍玄後面要說的話。

「是你說的,咱們是兄弟,我的東西就是你的,換一句話說,我的長輩也是你的長輩!」霍玄目光轉向聶長風,繼續道:「聶伯伯是我叔伯長輩,他邀請你加入灕江行館,等同於是我邀請你。你答不答應,就給句爽快話,別磨磨蹭蹭,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出來!」

霍玄能看出,招募實力強大的玄師武者,對每家行館都十分重要。在灕江之時,聶長風對他,對霍家都頗多照顧,為了償還這份人情,他當然要竭力替聶長風招攬元寶這位搖擺不定的二品玄師。

「霍大哥,我既然跟你來到郡府,一切自當聽從你的安排,但是……他們開出的招募條件,也太寒磣了些……」元寶前半段話像模像樣,說到後面,還是嫌棄灕江行館的待遇太差。實際上,出於種種原因,即便他心中百般不願意,也一定會加入灕江行館,此刻不過是為了替自己多爭取些福利。對這視財如命的傢伙來說,就算多爭取半個銅子兒都是好的。

「這簡單,你需要什麼修鍊資源儘管開口,也別找聶伯伯,我給!」霍玄十分乾脆地道。

「這……」元寶還真想脫口說『好』,話到嘴邊,瞅見兩道充滿鄙視的目光看來,特別是少女那不屑的蔑視眼神,讓他立刻警醒,眼珠一轉,立刻擺出一副正氣凜然的模樣,大聲道:「霍大哥,你把我元寶看成什麼人呢,咱們可是兄弟,你再說這樣的話,我可要生氣了!」

緊接著,他目光徑直轉向聶長風,又道:「這位聶伯伯,你聽好了,就算你們行館不提供半分修鍊資源,甚至讓我倒貼,我元寶也非得加入你們行館不可!」

「好,好……」聶長風聽后,笑眯了老眼。

這一反一復的態度變化,簡直判若兩人。此刻的元寶,滿腔正氣,擺出一副『誰再提招募待遇,我就跟誰急』的架勢。其餘幾人見狀,皆忍不住想笑。

「既如此,二位先請登記入冊,老夫讓人給你們發九州令!」聶長風伸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元寶和玉玲瓏便走去長台那邊,立刻有人熱情招呼,替他們登記起來。

「霍賢侄,你真是老夫的救星!」

這時聶長風滿臉感激,看向霍玄說出此話。霍玄張口欲問明原由,卻見此老一罷手,笑道:「你和阿鐵也去登記一下,先入行館休息,晚些時候,老夫找你詳談。」

「嗯!」霍玄點頭。

登記入冊的手續很快辦好。元寶和玉玲瓏每人都發了一枚代表灕江參賽者的九州令。至於霍玄和阿鐵,他們的九州令早在灕江之時,便從聶長風那裡領取。之後,在聶長風安排下,他們住進行館的上房——每人一間單門獨戶的小庭院。

霍玄來到自己的院落,立刻吩咐行館夥計打來熱水,更衣沐浴,洗盡風塵,渾身說不出的舒爽。當他精神奕奕,換好衣衫,準備去喊元寶他們去行館飯堂用膳之時,聶長風此老已經登門造訪。

霍玄連忙出門相迎,二人進屋坐下,開始徐聊起來…… 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從聶長風口中,霍玄印證了自己早先猜測。請使用訪問本站。各家行館使盡渾身解數招募玄師武者,自身的確能獲得極豐厚的收益。當然,前提是代錶行館參賽的選手,能在此屆玄武大會上取得好成績!

「……吾等焱陽衛,隸屬武道盟,除卻肩負監管各方各地之職,最主要還是替皇朝招攬身具潛質之才。二十年一屆的論武大會,便是因此而來。」

聶長風此刻推心置腹,對霍玄緩緩道來:「賢侄,聶伯伯我操勞一生,至今也不過在焱陽衛中混得一普通統領的職位,繼續這樣下去,即便到死也難有出頭之日。在焱陽衛之中,像伯伯這類武者多不勝數,他們都在等一個機會,就是二十年一屆的論武大會。」

「每屆大會,從各方行館挑選出的參賽者,若能取得好成績,所屬焱陽衛都會受到皇朝和武道盟嘉獎。伯伯的上一任,便是因為你爹霍長柏奪得郡府前二十名的好成績,榮升郡府焱陽衛副指揮使,所享受的待遇不可同日而語!」

說到此處,聶長風語氣一頓,深深了霍玄一眼,又道:「霍賢侄,對我這行將就木的老頭子來說,地位名聲,榮華富貴皆不重要。最關鍵之處,武道盟對吾等培養潛質之才有功的人,會賜下鍛骨易筋洗髓丹。此丹功可伐毛洗髓,能讓我等這類修為再難寸進之人,有五成以上機會突破,進階煉罡境。」

無論是武者還是玄師,突破修為境界,攀登實力高峰,才是畢生最大追求。聽至此處,霍玄已然完全明白,那些各地焱陽衛統領,為何會使盡渾身解數,招攬實力強大的玄師武者,代表自己一方參賽。

「此屆玄武大會,比以往任何一屆都特殊,因為有玄師參賽,皇朝和武道賜下的嘉獎,比歷屆都要豐厚許多。據說,只要任何一城行館,能有選手進入前二十名,做為舉薦之人,吾等得到的嘉獎,據說除了官職提升等等之外,還會另行賜下三枚鍛骨易筋洗髓丹,可以讓任何一人,毫無懸念進階煉罡境!」

說到此處,聶長風炙熱的臉龐,透出一抹期盼。看得出,此老畢生希望,全都寄托在此屆玄武大會。

半響,他長吁一聲,目光看向霍玄,神情無奈,又道:「如此豐厚的嘉獎,足以令老夫這些人為之瘋狂。這也是各家行館,不惜拿出積蓄多年的資源,招攬有潛質的玄師武者原因所在。唉,只可惜,灕江城雖然佔據地利,百姓生活富足,卻並非地靈之地,修鍊資源稀缺,老夫苦心經營二十載,也只攢下些黃白之物,真正對武者極具功用的修鍊資源,卻是那些俗物無法換得,更別提是玄師所需的修鍊資源。」

「在賢侄啟程之後,老夫便通過焱陽衛特殊通道,早在十幾天之前,便來到郡府,著手開始招募有潛質的玄師武者。不怕讓賢侄笑話,這麼多天過去,除了老夫麾下培養多年的一名淬骨境武者,便沒有招攬到一位像樣的參賽者,武者最強只有先天九層修為,至於玄師,更是一位都沒招攬到!」

聶長風眸中透出深深的無奈,「沒辦法,郡府四大城區,各方大勢力,都有獨自參賽資格。加上郡府之下,上百城邑,幾乎大半底蘊實力都在我灕江之上,老夫心有餘而力不足,開不出令人心動的招募條件,誰肯前來加入我灕江會館!」

話風一轉,他滿臉感激看向霍玄,又道:「多虧賢侄之力,今日給我灕江行館招募了兩名極具潛質的二品玄師……天師道傳人,北隱玉家的誅妖師,僅憑他們二位,即便我灕江行館在此屆大會上未取得任何成績,老夫也不至於會在那幫傢伙面前,抬不起頭做人。這一切,都要多謝賢侄!」

「舉手之勞,聶伯伯無需放在心上!」霍玄笑著說道。

「對你來說是小事,對伯伯來說,卻關係重大!」聶長風說出此話,右手輕輕一抹,桌上立刻多了三件東西。

一個玉瓶,一個紫檀木盒,還有一副畫卷。這便是聶長風從腕間儲物鐲內取出的三件東西。他首先打開紫檀木匣,裡面整整齊齊擺放了三十塊靈晶。

「霍賢侄,你的兩位朋友都是玄師,這些靈晶是我積攢半輩子所得,麻煩你替我交給他們……是少了些,還望他們莫要嫌棄!」

霍玄見狀原本打算推辭,靈晶雖好,看在他的情面上,即便半塊靈晶都沒有,元寶和玉玲瓏也不會有異議。轉念一想,自己若是不收,可能面前這位老人家反而放心不下,因此,他也就點頭答應,將裝有靈晶的木匣收了起來。

聶長風見他收下靈晶,老臉果然露出欣慰笑意,緊接著,他又將那玉瓶遞給了霍玄,口中道:「賢侄,這是替你準備的凝元丹。」

凝元丹!霍玄聽后打開瓶塞,一股丹香撲鼻而來,瓶內果然有一枚凝元丹。

「聶伯伯,這太貴重了,我……」

一枚凝元丹,價值最少十塊靈晶,並且還十分稀缺,很難購買到。霍玄正要推辭,卻見聶長風臉色一正,沉聲道:「賢侄,此屆玄武大會,可不比二十年前。上屆論武大會,你爹憑藉先天巔峰修為,加上你霍家家傳絕學,便能過五關,斬六將,殺入前二十之列。此屆大會有玄師參賽,皇朝和武道盟倍加重視,嘉獎極大,因此參賽選手實力也非往屆可比。據老夫所知,有許多隱世不出的修行大門派,都會派遣門內精英弟子參賽。」

說到此處,此老目光注視霍玄,沉聲又道:「賢侄一身武技卓絕不凡,但是,你若想在此屆大會取得好成績,必須在這之前突破,進階淬骨境,方有跟各方精英一較長短的實力。因此,這枚凝元丹,你一定要收下,莫要辜負老夫對你的一番期望!」

霍玄原本打算自行煉製的毒元丹,所有配藥都已備齊,只等朱蛤從休眠中醒來,便可著手煉丹。因此,他對聶長風贈予的凝元丹,並非太感興趣。但是,此老一臉期盼,他若是不收,難免辜負對方一番心意。因此,沉吟片刻之後,他便道謝一聲,恭敬不如從命,收下這枚凝元丹。

「賢侄,距離大會舉行之期,還有一個半月時間,憑你天賦資質,應該足以突破瓶頸,成為淬骨境武者。」聶長風此刻十分高興,眉飛色舞地道:「憑你們霍家『虎鶴雙形』之威,外加賢侄那鬼神莫測的身法武技,在此屆大會上,定能大放異彩,為我灕江爭光!」

「聶伯伯放心,小侄一定儘力而為,不辜負您老的期望!」霍玄笑著道。

「好!好……」聶長風捻須大笑,連連叫好。

目視此老一臉興奮,滿面紅光,霍玄雙眸卻是閃過一抹無奈。他也想儘快突破瓶頸,進階淬骨境,無奈在突破之前,他必須要找到抵抗輪迴之劫的四種天材地寶才行…… 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在聶長風離開后,房內只剩霍玄一人,獨坐在桌旁。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此刻,他手持一幅畫卷,雙目凝視,仔細端詳。

這副畫卷看似普通,山水之間,有一座巨大宮殿,雲霧飄渺,別無他物。畫工也是稀疏平常,線條粗獷,沒有多大欣賞價值。不過,畫捲紙張卻甚是古怪,入手細膩柔軟,恍若絲綢般輕靈光滑。

這幅畫是聶長風拿出的第三件物品,贈予霍玄。據說,此畫乃是聶長風祖先從一處隱秘洞府得來,跟此畫擺在一起的物品,皆是稀世罕見之物,故而,此畫也絕對非同一般。

只可惜,這幅畫在聶家傳承數代,卻無一人能參透畫中隱秘。到了聶長風這一代,他留在身上已經看了幾十載,都沒半點收穫。因此,留在身上無用,索性拿出來贈予霍玄,算是回報他招攬元寶和玉玲瓏這兩位二品玄師的酬勞!

霍玄瞅了老半天,也是一無所獲。他腦海中不由想起,自己身上那幅守闕先祖手書的金鯉穿波圖。

「難不成……這幅畫也跟金鯉穿波圖一樣,被布下神念禁制?」

想至此處,霍玄立刻通過心神,聯繫藏身在昆吾內的阿杜。接連喚了好幾聲,方才聽阿杜懶洋洋的聲音在腦海響起。

「小玄子,你弄到陰沉木呢?」

「我才剛到郡府,還沒來得及去坊市!」

「那你喊我幹嘛?你不知道哥現在元氣大傷,需要休養么!」阿杜沒好氣地聲音響起。同時一道流光閃過,他的身影已然出現在霍玄面前,懸空漂浮。

「放心,我答應替你弄陰沉木,決不食言。」霍玄安慰了一臉不悅的阿杜,招了招手,道:「杜大哥,你來替我看一看,這幅畫可是被人布下神念禁制?」


阿杜的身子飄飄然從半空落下,目光一掃霍玄手上畫卷,口中立刻發出『咦』一聲驚奇。他又仔細看了幾眼,點了點頭,對霍玄道:「這幅畫不簡單,畫卷本身是用極為罕見的萬年雪蠶絲織就而成,水火不浸,刀劍難損,即便在惡劣環境下放置千萬年,也不會有半點損壞。」

「這麼說……這幅畫是件寶物?」霍玄有些興奮地問道。

「單就這幅畫自身質地材料來說,已經算得上是件寶物,最起碼也值上百靈晶。」阿杜點頭道。

「這麼值錢!」霍玄驚呼道。

「當然!」阿杜非常肯定地道。隨後,他指了指畫面,又道:「至於這幅畫隱藏的價值,就難以估算了……小玄子,用哥傳你的火球術,給這幅畫來一下!」

「你是說……用火?」


「對!用火燒!」

阿杜輕笑一聲:「你放心,別說是一般火焰,就連你那頭大蛤蟆的血荼妖火,想要焚毀這幅畫怕也沒那麼容易!」

對自己杜大哥的話,霍玄深信不疑。沒有多想,他左手拿起畫卷,右手掐印,一團火球立刻凝聚而出,在畫卷下方熊熊燃燒起來。

果然如阿杜所言,在熾熱的火焰焚燒下,畫卷沒有半點焚毀跡象。半響后,阿杜的聲音傳來,「可以了,小玄子,你再看一看這幅畫。」

霍玄收起法力,火球立刻散去。隨後,他目光看向畫卷,卻見畫上的山水宮殿消失不見,一幅繁雜詳細的地圖,突兀顯現。

「這是……」霍玄仔細看了良久,也沒理出頭緒,目光不禁朝阿杜看去。後者思量了一下,方才說道:「這應該是剛才畫上那座宮殿的內部結構圖。你看,這宮殿路徑七曲八折,繁雜之極,那些紅線標註的區域,應該都是險地。只有唯一這條藍線標註的路徑,才是通往主殿的安全通道……還有這裡,好像是地宮所在,四周註釋的圖解,像是一座傳送陣……」

阿杜活了幾千年,見識果然非同一般,一下子便瞧出許多門道。最後,他向霍玄斷言,這是一幅大神通玄師遺留下的修鍊洞府,顧名思義,這洞府內肯定收藏了不少稀世珍寶,因此,也可以說這是一張藏寶圖!

「只可惜,這幅圖沒有標註具體地點,偌大的天地,何處去尋這塊山水宮殿寶地?因此,這幅圖也可以說一文不值!」阿杜最後給出結論,聶長風贈給霍玄的藏寶圖,沒半點價值。

霍玄原本也沒指望有多大收穫,只是為了弄清這幅畫內蘊的玄機。此刻聽后,倒也沒有失落感。他揮手將畫卷收入儲物腰帶,畢竟,這是老人家一片心意,可不能棄之如履!

「小玄子,哥現在的狀況很不好,你得儘快弄來陰沉木!」

說出此話,阿杜軀體化成流光,『嗖』地鑽入霍玄腰間儲物帶消失不見。

「放心吧,我明天就去!」

霍玄拍了拍儲物腰帶,口中喃喃自語。

……

「這便是青浮山?」

「根據圖引,應該不會錯!」

在郡府內城中部區域,一座小山腳下,站立三男一女,正是霍玄和他的三位同伴!

今日清晨一早,霍玄便從聶長風那兒取來一份郡城地形分布圖引,帶上元寶他們,離開行館,通過傳送陣,直接來到內城中部區域。

聶長風給的圖引乃是焱陽衛內部專用,上面記載十分詳細,包括郡城大小勢力分布圖,以及各大重點建築,都有詳細標註。其中,在郡府內城中部有一片區域,乃是普通人的禁地,名曰青浮山。在此山周圍,有一隊隊軍士巡防值守,一般武者想要進入都難,必須得有玄師帶領下,方可進入。原因無二,在這青浮山之中,有一處隱秘坊市,專供來往玄師在此交易買賣。霍玄等人此行,也是為了這家坊市而來!

有元寶和玉玲瓏這兩位二品玄師,他們一路走來,沒受到半點阻滯。此刻,按圖索驥,他們已經來到青浮山山腳。

「那裡有處山谷,像是被人施了障眼法,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坊市入口!」元寶指著不遠處大聲道。在他所指方向,百來丈遠的地方,雲霧飄渺,氤氳騰起,一山谷若隱若現。

「走,咱們過去瞧瞧!」

四人沒有多想,大步朝那山谷行去…… 穿過霧氣騰騰的山谷,出現在四人面前的景象,讓他們全都眼前一亮。

巨大的廣場,佔地怕不有幾十里方圓。地面全是漢白玉石鋪就而成,低頭一看,可清晰見到自己的倒影。在廣場上,處處可見擺攤的玄師,吆喝叫賣聲不絕於耳。周遭行人如潮,一眼看去足有上萬之多。氣氛火熱,喧鬧之極。

在廣場上空,藍天白雲之下,竟可見流光閃爍,遁跡蒼冥。不時間,還可見到幾頭巨鳥翱翔盤旋,在鳥背上,人影若隱若現……

這裡所見的景象,太多玄妙神奇,若有普通人見到,直以為自身進入仙家妙境!

霍玄也是第一次來到這屬於玄師的世界,不由目眩神迷,難以自持。

「霍大哥,咱們各取所需,兩個時辰后,在谷口集合。」元寶丟出此話,人影一閃,已經鑽入前方洶湧人群之中,消失不見。

霍玄見這傢伙急如燎火的模樣,搖了搖頭,目光轉向玉玲瓏,道:「咱們就按元寶所說,二個時辰后,在這兒集合。」

玉玲瓏點頭。旋即嬌軀一扭,便轉身離去。

「少爺,我跟你還是一路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