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1
80 Views

蘇瑾昱眨巴了一下眼睛,在京城的時候,她和周家的人一起去招待所吃飯的時候,都沒有這樣的接待規格吧?

Written by
banner

「我們這裡的東西很齊全,我們的師傅南北菜可是都很拿手的,您要是不知道吃什麼,我可以給您介紹一下。」年輕人在看到蘇瑾昱沒有任何回應的時候,也沒有覺得稀奇,畢竟第一次進到這裡面的顧客,比這種反應要強烈多了,相比之下,這位顧客的反應還算是很不錯了。


當然,他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時候,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

蘇瑾昱看了看,說到:「我想找一下王師傅,或者是朱師傅孫師傅誰有時間都可以。」

聽到蘇瑾昱能這麼準確的將後面三位從來不對外人墨跡的三位師傅給說了出來,年輕人立刻就說到:「三位師傅都在後面,您從那邊請。」

蘇瑾昱再次的眨了眨眼,都不用告知一聲就可以隨便的進去后廚了么?

「哦!」年輕人似乎是看出來了蘇瑾昱的疑惑,便解釋道,「從開業以來,三位師傅就沒有跟外界打過招呼,基本上也沒有人知道咱們后廚的師傅是哪個,所以我覺得吧,能將我們後面師傅的名字準確說出來的人,應該是跟他們很熟的了。」

就那三位師傅的怪脾氣,要是他敢把他們的熟人給攔在外面,估計他立刻得要脫掉這身衣服走人了。

要知道,這份工作雖然不是鐵飯碗,但是錢多啊!

他倒是沒有覺得有多累,能有錢也挺好的。 可是,黑袍人出手太快了,手中的鞭子就像是擁有靈性一般,「啪啪啪啪」在空中連抽了數下,光芒一閃,所有繩子就瞬間全部化成了毒蛇,吐著信子將無奇一行所有人都牢牢的咬住,然後,蛇身瘋狂的甩動一圈又一圈的把無奇一行人緊緊的纏了起來。

而後,當所有人都被纏的動彈不得,就連靈魂出竅也無法做到的時候,一道藍色的光芒從黑袍的手中灑落,只見藍色的光芒化成傘形向著四周散開,落在了每一個人身上后,瞬間就把無奇一行人身周的毒蛇全部變回了光繩的模樣。

這個時候,無奇本來還想施展意念之力反抗,但突然之間就被一股可怕的威壓籠罩,發現無論如何反抗都沒作用了。

完了!

感受到這一幕,無奇的心中頓時就湧起了絕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既然連他都是如此,其他人就更不用多說了。

事實也的確是這樣。小白,賀小天這兩人的目光變化的最快,幾乎就在無奇心底湧起絕望的時候,他們倆人的目光已經被絕望填滿了。娜=萬=書=吧=。nsb。m可露露,菲加,佩羅三人雖然沒有如小白和賀小天一樣目光明顯,但無奇只是下意識的一掃就看出來了,絕望的目光正在漸漸變多。真正能與自己對視而沒有絕望的人,此刻,只有自己的妻子小蝶。和其他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同,小蝶的眼中還有微弱的光芒在閃爍,那是代表希望的目光,無奇一看就明白了,小蝶還沒有絕望。對自己充滿希望。

可是。看到小蝶這樣的目光,無奇反而內心更絕望。因為,他突然發現把自己牢牢困住的光繩太強了,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能力對抗。

無名古卷的話。也許能夠對付。甚至可以一觸之下。直接摧毀,但問題是,現在就無法動彈。根本拿不出無名古卷,這才是令無奇絕望的原因。

可惡!到底該怎麼辦呢?我不想就這樣白白讓大家犧牲,我們才剛剛來到天界,我一定要想出脫困的辦法。「唰!」

就在這時,黑袍人又甩手取出了一根光鞭,將無奇一行人的身周又捆了一圈,似乎是擔心無奇一行人掙脫光繩,很不放心。第二根繩捆紮完畢,看到無奇一行人都被包的像粽子一樣,才放心的點點頭。

而後,黑袍人全部輕輕一抬手,只見他們身子騰空而起,向著遠處的天空一衝,立刻就把無奇一行人如拖死狗一般,拖在了身後,向著遠處的天空飛去。感覺到身子不受控制的離地而起,突然間被硬拖著飛了起來,無奇立刻就感覺痛苦不堪。

因為,就在這時,天界第一層的天空可不是人間的天空什麼都沒有,這裡到處都充滿著如碎片一般的月牙形建築,有大有小,如亭台樓閣一般,以各種意想不到的角度懸浮在半空。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堆凌亂擺放的雜物,毫無任何的秩序,但卻並不混亂。

因為,這些建築在空中飄浮,移動或者是旋轉,都沒有發生過任何的碰撞,就像是有什麼規則之力強行規定它們不會碰撞一般,每座建築與建築間都如同有一層推力保護,哪怕運動軌跡有交集,眼看就要撞上了,但關鍵時刻,都會巧妙的避開。

遠遠看去,若是把這些建築某一瞬間的畫面記在腦海,那頓時就會看到不可思議的畫面,建築與建築之間儘管無序,甚至還有些擁擠,但每一次運動都會極有規律的留出一條可以從彼此之間通行的通道,就像是一座正在時刻變化通道路徑的迷宮一般,讓人不由得讚歎。

不過,無奇一行人的到來破壞了這微妙的平衡,由於黑袍人拖拉無奇一行人根本就沒考慮這麼做會不會給身後的無奇等人構成危險,黑袍人通過建築之時是完全按照正確的通道在穿行,身後的無奇一行人就慘了,磕磕碰碰,不是被撞的頭暈眼花,就是身子顫抖。

唯一慶幸的是,還好他們的身周有比鎧甲還要堅硬的光繩包著,要不然,無奇甚至懷疑就是在這裡磕磕碰碰幾次,就要喪命。因為,只是與這些建築碰撞了一次,就有一股讓人駭然的威壓驀然間襲來。

等等!

不過,也正因為心中湧起的慶幸,無奇的目光一閃,內心又隨即奇怪起來,有些懷疑這些黑袍人的意圖了。

等等!為什麼這些黑袍人要把我們捆成粽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雖然他們帶我們在密密麻麻的建築中穿行方式很粗暴,自始至終我甚至都沒聽到過黑袍人說過一句話,但沒有他們的這些光繩,我和夥伴們恐怕根本不可能在這像林子一樣密集的建築中穿行。

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之前他們把我們捆起來,不是為了要傷害我們?而是,為了要保護我們?

無奇越想就越奇怪,越想就越不明白。尤其是,仔細想了一下與黑袍人見面發生戰鬥時的情況后,無奇覺得事情似乎有些複雜了。如果這些黑袍人真的想要傷害自己,那明明有光繩那麼厲害的法寶,為什麼只是捆住己方所有人,而不是打傷或是擊斃己方?

還有,這些繩子也的確在把自己捆緊了之後就沒再傷害過自己和夥伴。若自己的猜測是真的,這些黑袍人為了讓自己通過這片建築林故意用這種粗暴的手段保護自己,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哇!那是什麼啊!!」

就在無奇這麼想的時候,突然聽到夥伴們不約而同的驚呼,無奇立刻又好奇的抬頭向著前方看了過去,只見遠處一個巨大的月牙高高的懸浮在半空之中,如一柄彎刀一般,金光燦燦,亮的人都看不清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很多人的眼前都只看到了一片金光而已。

可是,唯獨無奇不是這樣。四個眸子微微一轉,無奇的目光就清晰的洞穿了月牙散發出的金光看到了內部的情況,原來那是一座巨大的宮殿,建築風格獨特而又怪異,外壁材料就像是水晶一

般,到處都在反射或是折射著宮殿內部釋放出的光線。

「水晶宮?」

在宮殿的大門前,發現上面懸浮著一塊巨大的門匾,無奇眼睛一眯,就看到了其上方方正正寫的三個字。

就在這時,一行人的身子一動,黑袍人猛地加快了速度,朝著水晶宮門口金光璀璨的大門衝去,瞬間無奇眼前的畫面就又換了一副模樣。如迷宮一般的走廊四面八方到處都是,看得人忍不住害怕。

因為,進入宮殿的時間越長,距離入口越遠,無奇就感覺自己似乎要出去將變得越來越困難。這座宮殿進入以前就巨大的令人難以想象,眼下真正進來了,更是如此,通道多的數不勝數,整座宮殿的內部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座無邊無際的迷宮。

要是在這個時候,被黑袍人丟下,無奇真的有些擔心自己會找不到出口,四周的各種擺設實在是太像了,看似宮殿之中從自己身邊掠過的只有最為簡單的一些擺設,比如水晶製成的桌椅,比如水晶製成的房間,但太相像了。

這種幾乎挑不出任何區別的擺設,當擺放的排序齊整無比,整體數量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數字,一眼看去,密密麻麻,根本找不出任何的不同之處后,只是一瞬間的時間,無奇就害怕了。

「老大,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好邪門啊!」

「鼻涕蟲,你還記得我們進來的入口在哪嗎?」

「師父,我好害怕。他們到底要帶我們去什麼地方啊?」

而後,聽到夥伴們也都和自己一樣傳來了害怕的聲音,無奇的心就更加緊張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本來不久前,無奇已經覺得這些黑袍人也許對自己這群人沒有惡意,只是雙方之間發生了誤會。

可是,現在看來,無奇的內心一瞬間就又湧起了強烈的懷疑。如果這些黑袍人真的對自己和夥伴們沒有什麼壞心思,為什麼他們要帶自己來這裡?難道要打算把自己和夥伴們拉到這座迷宮最深處,再把己方所有人殘忍的丟在這裡,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如果是這樣,那這些人為什麼要這麼做?這麼做,對他們又會有什麼意義?

這些事,無奇越想就越害怕,越想就越擔心,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露出了凝重之色。



… 蘇瑾昱笑了一下,果然是三位師傅的脾氣,她就徑直的背著包包進去后廚了。


「也不知道咱妞妞啥時候能回來。」

「唉!我都要懷疑咱妞妞是不是把咱們幾個老傢伙給忘記了。」

「你們說說,咱們到這裡來的目的是什麼?這都多長時間沒看到咱妞妞了,我都覺得臉紅啊!」

「也是,這天下啊,像妞妞這麼聰明又懂事兒的孩子,真是不多了。」

「關鍵是招人喜歡啊!你是不知道啊,那天,我那腿又疼起來了,還好,有妞妞專門給我的那藥膏子,貼了就好了,唉!」

「咱妞妞都走了都快有兩百天了,走的時候吧,還是秋天,現在都快要夏天了,還沒回來。」

「看你們這說的,人妞妞得要先回去自己家裡看看家裡人啊,你在這裡,等妞妞回來了天天都能看到,但是人家家裡人,那這一年都難得見到一次呢!」

「唉啊!那不一樣!當然,我也就是說一下,難道你不想?」

「唉!」

「唉!」

「唉!」

三個人再次的嘆了口氣。

他們家妞妞到底啥時候才能回來啊?!

蘇瑾昱站在門口的時候,聽到的就是背對著門的三位師傅的唉聲嘆氣的聲音。

「那個……三位爺爺,我……是不是回來的不是時候?」

蘇瑾昱有些小心翼翼的朝著裡面的三人打著招呼。

朱師傅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了頭,看著另外的兩人說到:「我聽到妞妞的聲音了!」

「你幻聽了!我也聽到了。」孫師傅白了朱師傅一眼,「都沒有聽到學校里說要去接妞妞的消息,咱妞妞怎麼可能就回來了呢?」

「就是!唉!你這麼一說,我就更想妞妞了!」王師傅再次的嘆了口氣。

蘇瑾昱:「……」

她清了清嗓子,抬高了聲音:「朱爺爺孫爺爺王爺爺,我回來了!你們還不來歡迎我的啊?」

三位師傅面面相覷,這是……這是他們妞妞真的回來了?

三個人趕緊的同時往後轉過了身,在真的看到門口站著蘇瑾昱的時候,三個人同時的又跑了過來。

「妞妞,真的是你回來了啊?」

「你這回來怎麼也沒打個招呼啊?」

「是啊,怎麼都沒跟學校里說一聲?」


「我這今天上午還問了你們羅主任,你們羅主任說接到你們那邊的電話了就過去接你呢,他還說,你好不容易有時間能回去一趟,讓你在家安心的多陪陪你家裡人呢!」

「就是,你怎麼不在家裡多呆幾天?」

蘇瑾昱笑了起來:「我要是在家多待幾天,幾位爺爺會不會認為我不回來了啊?」

「這個……」三位師傅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他們大概真的會這麼想的吧?

「爺爺們,我肚子餓了。」

蘇瑾昱的一句話,讓三位師傅趕緊的動作了起來。

之前並沒有想到蘇瑾昱會在今天回來,所以,即使是在抱怨蘇瑾昱還沒有回來的三位師傅,並沒有給蘇瑾昱準備吃食。

「三位爺爺,不用搞什麼麻煩的,就和外面的一樣就行。」蘇瑾昱看著三位師傅開始真的去做準備的時候,就趕緊的出聲阻攔了。

「妞妞啊,那外面的一大半都不是我們做的,給你的,肯定是要做我們的拿手好菜。」王師傅的聲音,和剛才的有氣無力簡直是天壤之別。


蘇瑾昱愣了一下:「外面的菜不是你們做的?」

那是誰做的?

朱師傅一邊忙著手裡的活兒,一邊笑著解釋道:「咱們這裡新招了一些學徒,將那些學得好的適合幹這一行的都給留了下來,那些都是他們做的。」

「那……都一樣的吧?」蘇瑾昱覺得,反正都是吃的,誰做的都是一樣的啊。

再說了,那也算是師從這三位師傅,技術雖然達不到師傅的水平,但那也絕對不會太差。

孫師傅撇了撇嘴:「那可不行,我們仨在這裡來的主要任務,就是把你給養得好好的,你可別讓我們難做。」

蘇瑾昱:「……」

等到吃完飯後,蘇瑾昱才想起來自己給三位師傅帶來的東西。

說是從秀水村帶來的,其實是她從自己的空間里拿出來的。


「這是你們秀水村的?長這麼好啊?」王師傅將那一大包給打開后,看到裡面的東西實在是太讓人喜歡了。

裡面不是別的,都是一些做菜才會用得著的調料。

蘇瑾昱笑著說到:「對啊,我們秀水村的水土很好的,要不是那新鮮的蔬菜不好帶,我肯定也會給你們帶一些過來了。」

「那個……」

三位師傅對視了一眼,最後由朱師傅開口道:「妞妞啊,下次你回秀水村的時候,帶上我們幾個唄?」

「好啊!」蘇瑾昱想都沒想,就乾脆的點頭到:「只要三位爺爺有時間,我一點問題都沒有。」

三位師傅頓時就興奮了起來,開始討論這些調料該怎麼處理。

羅主任是在蘇瑾昱準備回學校的時候,收到了消息就專門出來到美食城這邊接蘇瑾昱了。

「妞妞啊,怎麼沒想著在家裡多待幾天?」

羅主任在看到蘇瑾昱的時候,立刻就問道。

蘇瑾昱笑著說到:「我怕耽誤功課了,從上學期開始到現在,都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上課了。」

羅主任抬頭看了看天,這姑娘,都已經這麼厲害了,還想著要學習,這讓其他的孩子怎麼活喲!

「這次你能取得這樣的成績,也是實至名歸,但是呢,你也要戒驕戒躁,好好的學習,你的想法是對的,不過我這一輩子,都沒有見過你這樣自覺的孩子,我都不知道該說是我的榮幸,還是該說你太讓人省心了。」羅主任看向了蘇瑾昱,還是忍不住說到,「但是,不管怎麼樣,你也還是得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我聽人家說了,你在京城的時候,幾乎很少休息,就算是每個禮拜休息一天的時間,你那是連門都不出的,你這……」

蘇瑾昱吐了吐舌頭:「外面也沒啥好玩兒的,還不如在宿舍里做一下題目,這樣還更有意思一些。」

當然,蘇瑾昱沒有告訴羅主任的是,她做的題目,可不僅僅只是數學。 這時,眾人的身子速度更快的下落,眼看著與天界的入口距離越來越遠,幾乎所有人的內心都湧起了一絲越來越深的絕望。菲加更是如此,看到自己距離成功只差最後一步之遙,不甘的流下了眼淚,以為自己就要這樣被絕望吞沒。

可就在這個時候,就在幾乎所有人都覺得事實已經不可能再有任何改變的時候,突然之間,一道人們熟悉的聲音從耳邊隆隆不絕的響起,如雷霆在心間炸響,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的思緒拉回了現實之中。

「菲加!!!」正是無奇的呼喚聲。

此言一出,羅德,上杉千惠都用迷茫的目光看著無奇,不知道都這個時候了,無奇還要喊星神族的老族長菲加幹什麼,娜可露露,小蝶,賀小天等人同樣如此,一個個面露不解之色,心生困惑。

菲加自己更是如此,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在這種時候,無奇喊自己幹什麼。菲加想不明白,無法理解的看著無奇。

「你的吸星盤呢?快拿出來啊!還在猶豫什麼!!」

聽到無奇這番吶喊,這才恍然大悟,猛地抬頭向著天空看去,注意到天界入口附近雖然沒有了屏障已經變得不再平坦,但是吸星盤卻可以牢牢的將其吸住,菲加一下子就明白了無奇的意思,激動淚水都流了出來,點點頭,心神一動,身前就有一個巨大的吸盤出現。吸盤剛開始不大,只有巴掌大小。但被菲加移到頭頂之後,立刻就開始放大,從巴掌大小變成了臉盆大小,再從臉盆大小變成了澡盆大小,直至變得已經可以兩三個人躺下都很寬敞的大小,才終止。

這時,時間才過了一秒,眾人的身子幾乎轉眼間就又墜落了百米,但突然之間,所有人的身子都頓了一下。只見無奇狠狠的抓住菲加。猛地向上發力,把菲加如同丟沙包一般向著頭頂距離越來越遠的天界入口扔去。

只見菲加的身子突然向上一拋,立刻就直奔天界入口而去,一轉要接近天界入口了。眾人的心頓時就激動了起來。菲加自己也是心中充滿了起來。但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一件令眾人絕望的事發生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毫無預兆的。那被無名古卷摧毀的屏障就又出現了,無聲無息。看到面前本來是一個自己只要用心一鑽,就能沖入的窟窿,突然之間出現了一個透明的屏障,而且,還是不久前讓所有人都絕望的東西,菲加的心一下子就涼了。「怎麼會這樣?屏障不是被我摧毀了嗎?怎麼又有了?難道那屏障不是唯一的,而是,只要有不同的人靠近入口,都會出現屏障?」

無奇這時也很緊張,甚至,相比之下,比菲加更緊張。因為,無奇實在是沒想到,事情會再一次超出自己的預料,本來以為利用吸星盤的話,菲加應該能夠把夥伴們吸在入口的邊緣,不掉下去。

如此一來,接下來只要自己在下面幫幫忙,利用還沒完全耗盡的陰陽丹藥力,以神通把所有人都安全的塞進入口,這樣,也就能算是進入天界了。雖然速度慢了一點,這麼做對自己而言,無奇卻不在意,還有陰陽丹在,最多藥力沒了,危機時刻再吞一粒好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