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85 Views

包括冷情在內的所有人都被夏曉曦神一般的思維震倒了。

Written by
banner

「我們和她生活早不同的空間嗎?」陽蘭凌亂了,這思維方式和普通人完全對不上!

「呃,這就是代溝吧!」火戰雲表示已經無法理解少年們的世界。

「那個……我還是回去修鍊吧!」陽戰更是一頭霧水,其實他更想問:發生了什麼,但是有考慮到可能會被鄙視,他果斷的放棄了。

隨後,陽妍等人直接不理會陽凌,自顧自的會酒樓了。今天接受的信息量有點大,他們需要消化一下!

陽凌見狀連忙追了上去!「涵瑤,你等等我!」

……

傍晚,陽凌等人坐在一起吃了頓飯,同時陽凌還萬分委屈的將自己和夏曉曦認識的原版故事講述了一下,說明自己的清白。這下眾人終於搞明白了感情一開始就是夏曉曦一廂情願!

「不對!」突然,陽凌想到了一件事!「那丫頭答應幫我查東西,我怎麼找她啊?」


「你還敢找她啊?」陽妍詫異,被陽凌的膽子嚇到了,「你就不怕她再把你當做逼婚的?」

「啊?」陽凌臉部的肌肉一陣狂抽,擔心道:「應該不會吧?!」

其實他知道,這件事的幾率很大!

「算了吧!你不就是想查查冷情嗎?我幫你查好了!」坐在楊麗玲身邊的牧涵瑤嗔了陽凌一眼,從儲物戒里拿出一沓資料遞給了陽凌。

「矮油~!」房間里頓時傳來一陣起鬨!

「哈哈哈哈!你們羨慕不來滴!」陽凌怪笑一聲,伸手拿過資料,然後一張大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牧涵瑤的臉上啄了一下!「哎呀!還是我老婆細心!」

被陽凌的動作和稱呼弄得俏臉通紅的牧涵瑤狠狠的瞪了陽凌一眼,嬌嗔的反駁道:「誰是你老婆?」

「哎我說,你們這倆秀恩愛的,拉仇恨是吧?信不信我滅了你們?!」陽妍包含殺氣的眼神在陽蘭和牧涵瑤之間來回掃射,一手抓起桌子上切妖獸肉的刀子,煞有介事的威脅道!

「哎呀!妍姐,你這樣沒用!治療這種人的最好方法就是找個人重新秀回來!」陽蘭古靈精怪的說道,同時給了陽凌一個『你懂得』的眼神。

陽凌立刻會意,緊忙接話說道:「小蘭說得對啊!妍姐,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該考慮一些自己的終生大事了。」

「你胡說!」陽妍鳳眼一瞪,氣呼呼的說道。「姐姐今年二十三歲!正是花樣年華呢!哪裡老啊?」

從十五歲那年開始就被家裡人嘮叨著讓陽妍考慮終生大事,結果到了現在都還沒動靜!

家裡人甚至給他安排了幾次相親,結果對方前部被她打跑了,最眼中的那個還被打殘了!至今卧床不起!

從此以後,陽妍的終生大事就成了陽妍的心病,最忌諱被別人提起。

「妍姐,據我所知,一般不習武的女子,像你這麼大的都是一大群孩子的娘親了!」陽凌調笑道。

其實陽凌也很為陽妍擔心,這不但是陽研的終生大事,甚至可能會影響她的修行。

「還敢說!看老娘不撕了你的嘴!」陽妍鳳眼一橫,熊熊怒火在眼眸深處熊熊燃燒,張牙舞爪的朝著陽凌殺了過去,看樣子是不揍陽凌一頓不罷休了!

「喂!君子動口不動手啊!」陽凌嚇得立刻從座位上飛了出來,懸在空中防備著陽妍!

雖然陽凌的實力提升了不少,但是陽妍也不是沒有進步,已經是神通八境穩穩地,比陽凌高出兩個境界,只要陽凌不使出神魔戰體,陽妍有把握穩壓陽凌一頭!

但是她卻不知道,雖然她看出了陽凌的修為,但是卻無法看出陽凌的劍意,還以為陽凌只是單單的修為提升而已!

「看招!」陽妍雙手交叉,猛然一揮,頓時兩條如龍的藤蔓從她的手上甩了出來,似莽一般甩向陽凌。

「喂,妍姐,你來真的?!」陽凌嚇了一跳,沒想到陽妍竟然真的出招了。

「哼!讓我看看你的實力!」陽妍微微一笑,再次甩出一條綠色藤蔓!

三條藤蔓成品字形齊攻陽凌的三個丹田!


「妍姐,我的實力可不止這一點!」陽凌也被激出了戰意,手捏劍指,瞬間在身邊畫出一張劍網!

「劍意滅殺!」陽凌雙手橫推,將劍網退出身前朝著藤蔓而去!

「颯颯颯颯~!」藤蔓和劍網一個接觸就被鋒利的劍氣絞成了碎屑,重新化為靈氣散開.

「這是……劍意?!」陽妍大驚,連忙將手上的藤蔓丟了出去!驚駭的看著陽凌,劍意並不算罕見,有很多先天武者甚至都有劍意,但是劍意和劍意之間的差別才是關鍵!

一般的劍意陽妍連看一眼都懶得看!

但是陽凌的劍意不一樣!總所周知,陽凌悟性極高,但是他的劍意卻是他從鍊氣境開始慢慢修鍊到現在才修鍊完成的,期間陽凌的劍勢融合技的威力他們不止一次的看到,那威力甚至比一般的神通都強悍,現在陽凌修鍊成了劍意,該有多強?

從剛剛的一個小小的絞殺便可見一斑!

「沒錯,正是劍意!剛剛練成,怎麼樣威力還可以吧?」陽凌浮在空中雙手抱胸,嘚瑟的問道。

「不許用劍意!」陽妍霸道的給陽凌添加條件!

同時再次甩出了九條藤蔓,以合圍之勢將陽凌包圍!

「不用就不用!」陽凌絲毫不懼,氣定神閑的浮在原處,等待著陽妍的九條巨大藤蔓將自己包裹。

下一刻,陽凌便被藤蔓包成了一個綠色的粽子,樣子實在是太有喜感了!

… 「噗~!」正在喝茶的火戰雲瞥了陽凌一眼,沒忍住將剛剛含在嘴裡的茶水給噴了出來!

「哈哈哈哈,陽凌,現在你丫的就是個粽子!」火戰雲肆意的嘲笑,他最喜歡看陽凌吃癟!

「小意思而已!妍姐,我要開始了!」陽凌神秘一笑,然後閉上雙眼,運起真元,開始行動!

「啊!天吶!我的藤蔓的生命力在流逝!陽凌你在幹什麼?」陽妍震驚,這些藤蔓都是她得神通所化,似然不是真正的生命,但卻也擁有生命力,但是現在生命力流逝,意味著他們即將消失,他很震驚,陽凌將這些藤蔓的生命力弄到哪裡去了?

「妍姐,只是我陽家的傳承秘技,你忘了?」陽凌隱晦的提示道。

「傳承秘技?不可能,我怎麼不知道?」陽妍壓根不信,陽家傳承秘技當中絕對沒有這一式!

陽凌神秘一笑,吐出一個字:「三!」

「三?」陽妍微微一愣,隨便臉色狂變,一副見鬼的表情,「你……你竟然……」

「呃?剛剛突破,不用這麼激動吧?」陽凌將身上的藤蔓死灰震散,訕訕的說道。

「哼!姐姐我才第二轉初期!」陽妍氣的三屍神暴跳,恨不得上去吧陽凌解剖了看看他究竟是不是血肉之軀。嚇得陽凌連忙退後幾步,和陽妍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

「不打了!」神魔訣三轉,基本立於不敗之地,而且修鍊速度更是無人能及,陽妍心情可想而知,最強者的位置她不在乎,但是失去卻也讓人很失落,畢竟誰都不想被超越。

看到陽妍失落而歸,陽凌意識到,魔道傳承必須進快送回陽家,只有這樣陽家的神魔訣問題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而不是像自己一樣九死一生的冒險。

想到這裡,陽凌立刻傳音給陽妍,「妍姐,我這裡有一些魔道傳承,還有一些魔道眾人的修鍊筆記,一會兒我拿給你!」

什麼?

陽妍腳步一頓,瞬間轉身,震驚的看著陽凌,激動的問道:「真的有魔……那個……筆記?」不怪陽妍如此,而是這東西不單對陽妍重要,對整個陽家都有著非凡的意義,這將是陽家的一次飛躍!

「嗯!」陽凌重重的點了點頭,直到這一刻,陽凌才意識到,自己真的沒有關心過陽家,雖然知道陽家人的神魔訣修鍊水平偏低,但是卻不知道,原因竟然是陽家沒有魔道方面的完善修鍊筆記,沒有完整的魔道傳承造成的。

同時陽凌也很開心,不朽魔皇族的傳承,等級夠高,也很完善,同時還有其他魔族的傳承輔助,足夠幫助陽家壯大族人的單兵作戰能力,未來的陽家血親之人將會是正魔戰場上的殺戮機器,正魔戰場將會成為陽家弟子提升修為的天堂!

下午,送走了鳳族的人,陽凌就直接一頭扎進房間直到晚上才出來!

百無聊賴的趴在桌子上的陽妍等人,一看見陽凌立刻興奮的沖了上來!

「拿來!」陽妍毫不客氣的抓住陽凌的衣領,大有『你不給我,我就搜身』的架勢。

陽凌被陽妍的樣子嚇了一大跳!連忙勸道:「妍姐,您可是修鍊生命之道的生命女神啊,小心您的不雅之姿被您的崇拜者看見了,您女神的形象可就毀了!」

「要你管,快把修鍊筆記拿來!」陽妍現在滿腦子都是魔道筆記,哪裡還顧得上什麼形象問題。

「陽凌,我沒什麼形象,想給我一份!」陽剛忍不住湊上來,諂媚的說道。

「好了!」陽凌將幾人推開,道:「見著有份,急什麼,早就給你們準備好了!」

帶著眾人坐定,陽凌緩緩說道:「本來我沒注意,就沒有將魔道的傳承和筆記拿出來,現在既然發現了,我自然不會私藏。」

「我已經將我手上的魔道傳承和筆記全部刻錄了一份,一會兒你們幫我交給七叔,讓他連夜傳送回陽家。交到四位太爺爺手上。」

「嗯!」陽妍立刻答應,然後一雙美目盯著陽凌似乎在說:「我都答應了,快把筆記拿出來吧!」

見狀,陽凌無奈的搖了搖頭,從儲物戒里拿出一枚玉簡,看著陽妍道:「這是木魔一族的強者留下的傳承和筆記,給你了!」

「嘻嘻,太好了!」陽妍立刻甩出一根藤蔓將玉簡卷到自己的手上,愛不釋手的把玩著,好像一個小女孩找到了什麼好玩的寶物一樣!

不理會陽妍,陽凌再次拿出幾枚玉簡,一一派發!

「刀魔一族的擎著留下的刀道傳承和感悟,陽剛,你去學習吧。」

……

「陽戰,山嶺巨魔族的傳承,去看看吧。」

……

「小鵬,不朽魔族的傳承,很適合你,拿去修習吧。」

……

最後只剩下陽蘭和陽皓,由於他們倆的血脈濃度實在是太低,根本就沒覺醒傳承神通,也沒修鍊家族的神魔訣,陽凌也沒有多此一舉,而是將魔族的百科知識集合成一枚玉簡給他們,讓他們增加一些閱歷。

同時,陽凌還給他們偷偷的跑了一趟天驕塔,為他們沒人準備了一份大禮!

「小皓,你修鍊火之道,九焰至尊道已經夠強大,我沒什麼傳承給你,就給你準備了其他的。」陽凌說道。同時將陽皓的禮物從儲物戒里拿了出來,赫然是一顆火焰靈珠。

「哥,這是什麼?我怎麼感覺很親切,好像……嗯,說不上來那種感覺!」陽皓看著火焰靈珠,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想不出來詞語怎麼形容。

「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一樣,對不對?」陽凌好笑的說道。其實也不怪陽皓,這種感覺讓一個有孩子的父親來說絕對不會打咳,但是讓陽皓一個未經人事的毛頭小子說,他還真說不出來。

「呃,可能是吧。」陽皓訕訕的說道。

陽凌看著陽皓的窘態,微微一笑道:「這可靈珠叫火焰之心,是天地奇珍火焰精靈隕落留下的精華,擁有這東西,能讓你對火焰法則的感悟速度提升十倍不止,更能增強你對你對靈火的掌控。怎麼樣,喜歡嗎?」

「這……太喜歡了!謝謝你大哥!」陽皓興奮道,本來陽凌的實力再次飛躍,讓他有些沮喪,以為自己要再次被大哥甩開了,卻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寶物相助,有這件寶物,他有信心在極短的時間內趕上大哥。

「喜歡就拿著吧!」陽凌將火焰之心塞到陽皓的手上,然後對陽蘭說道:「小蘭,你的禮物很特殊,無法拿過來,一會兒你跟我一起去取吧。」

「那能不能先透露一下是什麼?」陽蘭興奮的問道,能讓陽凌這麼神秘,她相信自己的禮物絕對是眾人中最好的,甚至比陽皓的還要好,因為陽凌不是一個只顧自己的人,能將火焰之心給陽皓,就能將跟好的東西給自己。

「說不清楚,只能說你運氣好,得到了一份天大的機緣,連我都羨慕呢!」

「真的?太好了!」陽蘭興奮的小臉通紅,迫不及待的說道:「陽凌大哥,我們現在就走吧!」

「等一等,我把剩餘的東西給妍姐,讓她處理一下,我們就走!」陽凌說道。

然後陽凌將自己手上的另一個儲物戒摘下來,遞給陽妍,然後叮囑了幾句,才帶著陽蘭往外走去。

將陽蘭帶到一個偏僻地方,陽凌直接聯繫混元將二人傳送到天驕塔內。

畢竟,以混元的神人的實力和天驕塔器靈的身份,想悄無聲息的回到天驕塔簡直是易如反掌。

陽凌要給陽蘭的是不死君王的後宮中的一個妃子留下的傳承——冰螭傳承!

眾所周知,冰螭乃是螭龍的一種,乃是上古異獸,傳言是仙古遺族,強悍無比,冰螭死後留下自己的血脈和傳承,正好留下不死君王的後宮,正好被陽凌拿來送給陽蘭。

而陽蘭知道了陽凌送給自己的東西的來歷之後更是震驚的不敢接受!

「不行,陽凌大哥,冰螭傳承太貴重了,我不能接受!」陽蘭雖然小,總是借故佔比他大的哥哥姐姐們的便宜,偷吃他們的零食,甚至還偷過丹藥!但是他卻很有分寸,從不越界,這也是大家為什麼總是寵著她的原因,而冰螭傳承實在是太貴重,已經超越了陽蘭的接受範圍!

「小蘭,在我看來,一件物品只有被使用了才能體現出它的價值!」

「冰螭傳承確實強悍非常,而且舉世難求,可以說甚至整個神武大陸也僅此一份!」

「所以,我不能要!」陽蘭的態度無比的堅決!她雖然小卻也有自己的原則。

「那你告訴我,把它放在這裡,又有什麼用?陽凌反問道。

「這……你可以留給你以後的妻子甚至兒女啊,反正我不要!」陽蘭留戀的看了冰螭傳承最後一眼,不舍的扭頭,忍住不看,倔強的說道:「送我回去吧!」

陽凌恍若未聞,自顧自的說道:「小蘭,大劫將至,你我都心知肚明,你覺得,這東西是現在使用發揮作用,為大劫出一份力,還是就這麼留在這裡,等待有緣人?或者,有緣的魔族?」

… 陽凌恍若未聞,自顧自的說道:「小蘭,大劫將至,你我都心知肚明,你覺得,這東西是現在使用發揮作用,為大劫出一份力;還是就這麼留在這裡,等待有緣人?或者,有緣的魔族?」

「這……」陽蘭再次陷入掙扎中.

「再說了,我說過白送給你嗎?」陽凌一臉笑意的看著陽蘭。

「這?」陽蘭猶豫了,陽凌說得對,大劫當前,冰螭傳承應該發揮它真正的作用。

「好吧!凌大哥,我接受傳承。我欠你一個人情,一定我一定會還的!」陽蘭嚴肅地說道。

「嗯。」陽凌隨意的點頭說道,陽蘭的修為雖然不比他弱多少,但是陽凌卻並不認為她能幫上自己什麼忙,現在幫不上,未來可能性也不大,他並沒有放在心上。


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後來,陽蘭真的幫了他的大忙,而且是他成道之路上的不可獲取的一個大忙!為此,陽蘭還差點賠上自己的性命!

隨後,在陽凌的幫助下,陽蘭開始接受傳承,與陽凌類似,陽蘭也需要傳承冰螭之血,所以,陽凌留下一張傳音符,交代了一下就出去了。

畢竟是女孩子,而且還是自己的妹妹,陽凌可沒那麼變︶態。

陽蘭這邊接受傳承,在此不提。另一邊,陽家閉關的四位家祖已經接到了七叔風馳電掣送回去的魔道傳承和不死君王的四成收藏!

不過真正精彩的還是要陽妍幾人。

由於得到了魔道傳承,陽妍幾人以前的積累一下子爆發了!特別是陽妍,幾乎是接連突破!

神魔訣從二轉初期直接飆升到二轉巔峰,短期內極有可能突破三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