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74 Views

聽過這個評價的人很多,包括刀元衛、安正博在內,很多人都嗤之以鼻,沒有將周鋒放在眼裡。可在第四次斯諾河戰爭結束后十年,第二集團軍的發展速度,除去第一集團軍,則是遠遠領先其他集團軍,讓人望塵莫及。

Written by
banner

那時,刀元衛等軍部大佬才領教到周鋒的厲害,如今,軍部的實權將領中,周鋒可說是僅次於東方煌、周不凡,排在第三位,可謂是權勢滔天。

這樣一個殭屍臉,竟對孫言展露笑容,令刀元衛、安正博心頭狂跳。

「這個孫言,武道資質極是妖孽,又有林星河的支持,稱得上是少年一輩的第一人。不過,即使如此,也得不到周不凡、周鋒如此重視才對。」刀元衛皺著眉頭。

這時,大廳另一邊的平台上,又一扇門打開,兩個身影走了進來。

其中一個是中年軍人,肩章上中將軍銜閃耀,劍眉星目,極是英俊,顧盼之間,有種銳利的氣息撲面而來。

另一個人,則是一個老者,鬚髮盡白,舉手投足,有種沉凝如山的威嚴,正是孫言許久未見的鄭山河。

「君總指揮」

「鄭上將,您老竟來了。」

刀元聖、安正博連忙打招呼,兩人心中震驚,退居二線已久的鄭山河,竟然參加此次首腦會議,看來此次會議極不尋常。

「那是第四集團軍的總指揮君落王。」風震低聲說道,至於鄭山河,他並沒有多說,知曉孫言和鄭山河是舊識,不需要介紹。

孫言按動座椅扶手的按鈕,一道光幕籠罩平台,隨後,他和風震的影像也呈現,放大了數十倍,彷彿是兩個巨人

「鄭老,好久不見,您老越來越精神了。」孫言笑著打招呼。

與鄭山河分別近一年,孫言並沒有時間趕往西兵域,拜訪這位尊敬的長者。現在看到鄭山河精神矍鑠,他便安心了。

「你小子,最近又鬧騰的很厲害嘛,比周小子以前還會胡鬧。」鄭山河笑罵道,卻是沒有一點斥責的意思。

另一邊,周不凡聞言,也是淡淡一笑,他在未建立軍團之前,就與鄭山河相識。那時在西兵域,周不凡曾鬧出無數的風波,所以在鄭山河的印象中,一直覺得周不凡年少時很會折騰。

這一番話,聽得刀元衛、安正博心頭又是一陣狂跳,鄭山河這樣的態度,難道是在暗示,第四集團軍也會站在第十集團軍的一邊?


「有些不妙,若是第二、第四、第十集團軍結成同盟,那軍部的勢力格局對我們第三集團軍堪憂。」安正博嘴唇蠕動,傳音道。

刀元衛微微頷首,面無表情,心中則是掀起驚濤駭浪。這樣的局面,他是完全沒有想到的,此前他對第十集團軍不屑一顧,現在是完全改觀了。

胖子的娛樂人生 孫少將,我是君落王,咱們以後多交流交流。」君落王笑著打招呼。

「君將軍,你好。」孫言笑著回應。

第四集團軍現任總指揮君落王,孫言已聽風震提及過很多次,以風震的高傲,對君落王卻是推崇備至。

如今的軍部首腦中,除去風震、孫言外,最年輕的則要數君落王,他是第四次斯諾河戰爭結束后,軍部真正的第二代將領,並沒有參加過百年前的大戰。

第二集團軍的君家,在百年前的第四次斯諾河戰爭中,算得上是一個大勢力,堪比萬年武道世家的規模,可卻絕沒有現在的規模。

百年前的大戰結束后,鄭山河心灰意懶,退居二線,由君家上任家主擔任第二集團軍總指揮,那時的君家根本難以服眾,一旦遇到重大事務,依舊要讓鄭山河拍板。

然而50多年前,君落王在第二集團軍中嶄露頭角,繼而升任至第二集團軍的總指揮,在軍中的威望已是僅次於鄭山河,堪稱是雄才大略。

在和平年代,君落王不憑藉軍功,依然能夠崛起,在軍中擁有極高的威望,就可見其厲害之處,這也是風震最敬佩的地方。

並且,風震在剛從軍時,就被君落王看中,想要將之拉入第二集團軍。可後來第一集團軍的調令下來,君落王才無奈放棄,即便如此,一旦有機會,君落王就會慫恿風震,想將其拉入第二集團軍中。

而風震後來的戰績,也可見君落王當初的眼光,有多麼犀利。

孫言與君落王交談了兩句,便覺此人言談之間,給人以如沐春風的感覺,卻又往往一針見血,實是極厲害的人物

「軍部的大佬們,當真是一方之雄,每個人皆是能在歷史上留下痕迹的人物啊」孫言暗中感嘆。

正思忖時,大廳一側的又一個平台上,出現了兩個中年人的身影,其中一個身形高大,超過四米,鬚髮怒張,有種霸烈的氣息撲面而來。

另一個人,則是白面無須,靜靜站立著,身形有些瘦削,卻有種青松挺拔的俊逸。

「這兩人是誰?」孫言不由驚異。

此前,孫言為了避免在會議上出糗,可說是備足了功課,將參加首腦會議的軍部大佬們,一個個的資料都研究了一遍。

可這兩人,孫言則是沒有印象。

「潛弘雙、孟星宇, 最強請鬼上身系統 。」風震低呼。

隨即風震低聲解釋,那高大的中年男子是潛弘雙,另一個是孟星宇,皆是軍部的中將,隸屬第七集團軍,算是第七集團軍的兩大指揮官。

第七集團軍?

孫言不解,外界熟知的軍部,只有六大集團軍才對,怎麼會冒出來第七集團軍?

「第七集團軍的成立,其實是在第四次斯諾河戰爭結束后,由孟臨王將軍余部,馬貝爾o倫索元帥的余部,還有番號不明的部隊,整合在一起的一個集團軍。你也知道,軍部遺留的一些問題……」風震聲音低沉,透著一絲無奈。

百年前的大戰中,馬貝爾o倫索、孟臨王的陣亡,可謂是地球聯盟的巨大損失,也是大戰局勢的轉折點。

戰爭結束后,馬貝爾o倫索的余部,孟臨王的余部,自是處境尷尬,第二、第四集團軍都想接收這些余部。可這些余部的將領不願意,因為馬貝爾o倫索、孟臨王的陣亡,充滿了種種疑點,很可能是軍部有人泄露了情報,才導致聯盟軍團的襲殺。

由於這樣的緣由,總帥東方煌則做出決定,將這些余部整合成一個集團軍,享有其他集團軍一樣的權利。

可事實上,近百年的時間,第七集團軍根本是一盤散沙,名存實亡。以往的數次首腦會議,都向第七集團軍發布的邀請函,也未見有人來參加。

想不到這一次,第七集團軍的兩大指揮官,竟然一起出現。

「潛弘雙將軍,乃是昔日倫索元帥麾下的第一戰將,孟星宇中將,則是孟臨王將軍的兒子,在第四次斯諾河戰爭中,他們都是一代名將。現在,兩人同時擔任第七集團軍的總指揮。」風震低聲說道。

孫言恍然,他沒想到軍部還有這樣一個集團軍。

這時,潛弘雙、孟星宇看了過來,兩人朝孫言微微點頭,表現相當善意。


見此情景,刀元衛、安正博幾乎要抓狂了,怎麼連第七集團軍的兩位總指揮官,也對孫言這樣友善。

咯吱

大廳的又一個平台上,大門打開,走進來一個慈眉善目的老者,他身後跟著一個中將,正是被孫言暴打的李興石

「諸位,許久不見。看到你們如此安康,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那老者大笑著,聲音洪亮如鍾,聽之讓人頓生好感。

然而,在場的眾人皆是面無表情,對這老者熱情的招呼視而不見。


「這位少年將軍,如此不凡,肯定是我們軍部的超級新星,孫言將軍。幸會,幸會」那老者目光一轉,落在孫言身上,連聲讚歎。

這老傢伙,就是李厲瑞?

孫言目光微動,他是第一次見到李厲瑞,但不得不承認,馮炎學長對這老傢伙的評價,確實是很貼切——一條人前裝孫子,人後捅刀子的老狗。

「李老將軍也是龍馬精神啊」孫言笑容極是燦爛,「聽聞第六集團軍是一支鐵軍,我一直很景仰,不知李老將軍有沒有興趣,這場會議后,咱們兩大集團軍之間,來一場真刀真槍的軍事演習?」

話音落,大廳里立時安靜下來,周不凡微微搖頭,臉上卻是浮現欣賞的笑容。

… 大廳中,眾人都沉默下來,神態各異,他們沒想到孫言當場會找李厲瑞的麻煩。

關於孫言和李家的矛盾,第十集團軍和第六集團軍的矛盾,早已不是秘密,尤其前不久的那一戰後,在軍部更是人盡皆知。

人們都可以預見,孫言和李家早晚有大衝突,這少年從崛起以來,便從來沒有正面退避的先例。不久前,與至尊獸皇的戰具一戰,更是令這少年的威名攀升至一個新的高峰。

不過,卻是沒有料到,在紅蓮號的航空港上,孫言就會直接找李興石的麻煩。現在,更是毫不客氣,向李厲瑞當面挑釁。

刀元衛、安正博交換眼神,皆是不動聲色,他們第三集團軍一直保持中立,現在當然不會輕易表態。

「哈哈,孫少將,孫將軍。你太會說笑了,第十集團軍現在兵強馬壯,級戰艦多達百萬,要和我們第六集團軍真刀真槍的演習,未免傷了和氣啊」李厲瑞笑容不變,和聲說道。

話鋒一轉,李厲瑞又道:「況且,現在局勢緊迫,第五次斯諾河戰爭隨時可能爆發,現在進行這樣的演習。對軍部的大局,只有壞處,沒有好處啊」

「李老將軍,話不能這樣說,俗話說兵貴精不貴多。正因為大戰隨時可能爆發,更應該精簡軍隊內部,那些戰鬥力一般的軍人,與其在戰爭中死在聯盟手裡,還不如犧牲在軍事演習中,至少還有一些價值。您說,對不對呢?」孫言笑容很清澈,如同一個花季少年般青澀,但他的話語,則是鋒芒畢露,殺意湧現。

乖乖這小子言辭好犀利

刀元衛、安正博心頭一跳,兩人的行事一向穩妥,雖然軍事才能卓著,但即使是在戰爭中,率領軍團戰鬥,亦是以穩為主。

正因為此,在第四次斯諾河戰爭中,這兩人雖被稱為名將,但著名的戰役卻很少。事實上,刀、安兩人至今,都未嘗試過像孫言這樣,在這樣的首腦會議上,言辭如刀,咄咄逼人。

大廳一側,鄭山河、君落王笑而不語,兩人至始至終,都沒有看李氏父子一眼,似乎當他們根本不存在。

另一側,周不凡雙眸如星,隱含暗鋒,似有一股殺意吞吐不定,他注視著李厲瑞,毫不掩飾他的殺氣。

百年前,第四次斯諾河戰爭結束后,若不是李厲瑞跪在東方煌面前,尋求庇護。恐怕第二、第四集團軍早已聯手,將第六集團軍全部抹殺掉,畢竟,早在第四次斯諾河戰爭之前,周不凡、鄭山河與李厲瑞,就曾發生過數次衝突。

這兩方如同局外人,根本不想攙和進去,可刀元衛很清楚,如果找准機會,周家、鄭家和君家,絕對會聯合起來,將李家連根拔起。

這百年來,乃是因為總帥東方煌坐鎮,第二、第四集團軍才沒有行動。

旁邊,風震則是正襟危坐,面無表情,在這樣的場合,他的份量實則最小。他早已有心理準備,任由孫言自己去鬧騰,反正鬧出什麼風波,這小子也有能力去收拾殘局。

對於孫言的行事,風震已想開了,這小子動輒就能鬧翻天,但同樣,他也有這個本事將風波擺平。這與那些只會鬧事的刺頭截然不同,孫言敢這麼鬧騰,他是真有這樣的本事的,根本無懼任何後果。

這一段時間,與第十集團軍達成合作的數股勢力,其龐大的程度,超乎風震的想象,他此前根本不敢想,能和這樣的勢力達成合作往來,但現在卻是事實。

由此,風震很清楚,這少年現在展露的力量,僅是一部分而已,他還有很多潛藏的力量,並沒有顯露出來。

「我們地球聯盟安定了百年的時間,這百年來,以母星地球年代的古語來說,即是承平百年,軍部的規模雖然龐大,乃是百年前的數十倍,但我認為,這其中是有水分的,肯定有濫竽充數,尸位素餐的軍人存在。所以,更應該趁此機會,進行一場大規模的演習,來剔除這些軍部寄生蟲。」

孫言看著李厲瑞,似笑非笑道:「之前,與聯盟那股軍團的戰鬥,這幫傢伙就是從第六集團軍的駐守防線偷渡過來的,雖然這不是李老將軍的責任,但戰鬥爆發時,我們第十集團軍還發出了救援信號,也沒有得到第六集團軍的回應。這樣的效率,我覺得是個別現象,但是,為了防微杜漸,還是要將這些蛀蟲揪出來,狠狠踩死才對。」

握著雙拳,孫言做了一個捏死的動作,拳頭上元力環繞,噼里啪啦震響,彷彿是雷光在閃動。

李興石臉色一白,心中又懼又恨,他之前被孫言給打怕了,一直想找准機會,在暗中將這小子抹殺掉。卻是想不到,這少年如此大膽,敢在首腦會議上,這般大放厥詞。

抹殺掉那些蛀蟲?李興石暗中咬牙切齒,這根本就是在說,要將李家連根拔起。

「孫少將這番話,振聾發聵啊我很贊同,不過,考慮到大局,這場軍事演習還是算了吧。」李厲瑞則是笑容不變,連聲讚歎孫言的少年英姿,氣宇不凡。

奶奶個熊,這老傢伙臉皮真厚啊

孫言暗中嘆息,聽著李厲瑞的稱讚,他覺得渾身不舒服,這老傢伙估計心裡盤算著,怎麼將他弄死呢。

這時,大廳另一側的平台,忽而大門打開,傳出一陣爽朗的笑聲。

「以我來說,孫小子的提議很好啊軍部內就該舉行一次大規模演習,將那些軍事素養不行的傢伙,全部踢回老家去。」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那座平台上,兩個人走了出來,其中一個是身材矮小的老者,另一個則是面容粗獷的中年軍人。

孫言瞪大眼睛,失聲道:「黃……,黃老……」

那老者面容很蒼老,臉上布滿皺紋,看起來有些老態龍鍾,正是南鷹學院的圖書管理員黃老頭。

按照以前的習慣,孫言差點喊出「黃老頭」三個字,幸而立時覺得不對,及時改口。不過,孫言心中極為驚訝,他早知道黃老頭大有來歷,卻想不到會在首腦會議上碰到。

「樂中將,黃上將」

在場的軍部大佬們紛紛起身,和黃老頭打招呼,態度相當尊重。

「黃上將,想不到他老人家會來參加軍部首腦會議。」風震也是極為吃驚。

聽著風震低聲講述,孫言才明白,黃老頭,還有那中年將軍,乃是第五集團軍的首領,黃承伯上將、樂越乘中將

關於樂越乘的事迹,孫言是知道一些的,第四次斯諾河戰爭中,樂越乘統帥的軍團,一直負責防禦任務,鮮少參與前線的作戰。因此,關於這位將軍指揮的著名戰役很少,但幾乎每一場著名戰役,他和他的軍團都有參與。

正是這個原因,樂越乘在地球聯盟的威望不夠,但當世名將中,卻有他的一席之地。

至於黃老頭的過往,孫言這才知道,這老傢伙在軍部的資歷,可算是所有人的前輩,經歷過第二、第三、第四次的斯諾河戰爭,與林星河當年是並肩作戰的戰友。

三次斯諾河戰爭,皆有黃上將的參與,單是這一點,就足以證明他的份量。

「據說,林星河導師當年以武魂發誓,立下誓言,黃上將就是見證人呢……」風震低聲說道。

孫言咋舌不已,現在回想起來,當初在南鷹學院,領悟鎮龍樁】的時候,黃老頭就展現了可怕實力,疑似稱號武者。

想不到竟是經歷過三次大戰,活了千年的老傢伙,那實力達至稱號之境,也是正常的。

「黃老爺子說的太對了,這種軍隊內部的寄生蟲,一定要揪出來,讓他們滾回老家養豬去」孫言立時附和。


在南鷹學院的三年,他和黃老頭混得很熟,兩人早有了默契,立時一唱一和起來,這個雙簧唱得很是自然。

滾回老家養豬?

在場眾人一陣愕然,差點暴笑起來,但限於場合,只能忍住,這少年說話也太損了,這根本是在暗諷,李家的成員只配養豬么。

「孫少將,黃上將」李厲瑞的笑容有些僵硬,饒是他老奸巨猾,臉皮厚比城牆,現在心中也有些惱怒。

突然,大廳中一股壓力傳來,眾人只覺身體一沉,整個大廳繼而安靜下來。

在場的眾人中有一半是稱號武者,竟是不約而同感到一樣的壓力,孫言心中一震,隨即明白過來,轉頭朝大廳一側的平台望去。

那座平台上,兩道綽約的倩影出現,正是羅蝶舞、東方煌,在場的眾人竟不知兩人是何時來的。

近半年未見,東方煌越發的美麗,她身上的威嚴也越盛,僅是美眸流轉,便有一種無形的壓迫撲面而來。在場皆是軍部大佬,權柄滔天,依舊感到一種可怕的壓力。

「總帥」

「煌帥」

無論是鄭山河,還是周不凡,亦或是黃老頭,眾人齊齊起身,朝著這位軍部總帥敬禮。

孫言也是第一次,在正式場合,向這位傳奇學姐敬禮,從周不凡等人的態度中,他才真正明白,東方煌對軍部的掌控力,達到何等的高度。

「都到齊了么?開始。」

東方煌淡淡說了一句,隨即按動座位旁的按鈕,大廳中浮現無數道光束,一個影像出現在大廳中央,眾人見此情景皆是一震,紛紛起身,面面相覷,臉上皆有震撼之色。

… 大廳下方,一道道光芒匯聚,若浮光掠影,有著說不出的光怪陸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