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80 Views

「肯定是被控制了,不然,對自己的兒子能下這麼重的手。」一邊的朱斌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朱斌也知道當時發生的事情了,經過他的檢查,他發現尚風所受的那掌威力可是不小,尚風能夠活下來,已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這樣吧,薩真人在這呆著,以後跟你們一起找神器。沒有薩真人這樣的前輩跟著,還是不行啊!」稟風說道。

「嗯,我就跟他們一起了,有我在,我看誰敢撒野!」薩真人的嗓門還是那麼大。

「薩真人前輩,這尚風還在裡面休息呢。」雅莉委婉的勸說薩真人,讓他小點聲,不要打擾了尚風的休息。

薩真人也知道了,說話聲明顯小了下來。


……

五天後尚風已經昏睡了五天了,身體已經慢慢恢復了,意思也漸漸清醒了。

「嗚……」

「哇……哇……」

這微弱的聲音傳入了尚風的耳朵里。

尚風被這幾斤一天的叫聲給弄醒了。


「這……這是小孩的聲音吧?」尚風躺著,聽著這聲音,不禁想到。

「沒錯,這就是小孩的哭聲,還有嬰兒的!」

ps:每天的更新可能有點晚,,感謝支持我的。

… 尚風聽出來這聲音是小孩發出的,可是,為什麼自己會聽到這聲音,而這裡,又是哪?

人在受傷的時候,總會比平常人要敏感的多。

「會不會是聽錯了?只是我的錯覺?」尚風自語道。

剛來這的時候,不是聽人說了嘛,這不叫『谷陽城』而應叫『大人城』,因為這裡的小孩都莫名其妙的失蹤了,沒人知道為什麼,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一種恐慌。

因此尚風認為自己這可能是聽錯了,不過,轉念一想,一個想法浮在自己的腦子裡,這裡聽到小孩的哭聲,那麼,會不會孩子都被某個人藏匿在了一個地方,而這個地方離自己住的這間屋子很近呢?所以才會聽到微弱的哭聲。

尚風便想著下床去找一找,尚風坐起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傷竟然快好了,已無大礙了。尚風很是奇怪,誰把自己的傷治療好的?


不過,現在這不是關鍵,尚風現在想著找出聲音的來源地。

「是地下嗎?」說著,尚風已經把耳朵貼在了地上,試圖更清楚的分辨聲音的發出方向。

「不會是在這地下吧?」

尚風清楚的聽著這哭聲來自地下,極其微弱。

看來,要不是尚風此段時間受了重傷,聽覺變得較為敏感,恐怕是聽不到這位微弱的聲音。

要看清地下有沒有地道或是暗室,尚風用眼睛就可看到,因為尚風掌握著三品真技綠瞳極光。

經過幾天來對綠瞳極光的了解、學習,尚風發現綠瞳極光分為強視、夜視、穿視以及慢視。不過尚風僅僅學會了三視,至於慢視,尚風恐怕是學不會了。因為在吸收綠瞳極光的時候,尚風只吸收了前三視,沒辦法,只能與慢視無緣了。

這綠瞳極光乃是四品真技,不過由於少了慢視這一招,因此也就變為了三品真技。雖說是三品真技,且是輔助型的,但是用處卻是極大的。

目前,尚風已經領悟了三視。顧名思義,強視,可以增強視力,遠處的事物都可以看的很清楚;夜視,讓你在晚上也可以看的很清楚;穿視,具有穿透能力,可以看出物體另一面有什麼。

尚風沒多想,立即使用穿視,看向地下。這不看不知道,一看竟然發現地下竟然有條地道,橫穿過這間屋子。

「肯定有問題。」尚風看到這條地道的時候這是他的第一想法。

「不管了,先下去看看。」說著,尚風掀開了覆蓋在地上的那個地毯。

一看就是有錢人家,這地毯一看就上檔次,尚風一時間也想不出來自己怎麼會在這麼富有的人家裡。

在尚風掀開地毯后,尚風發現了一條極其細微的裂紋,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好在尚風領略了真技綠瞳極光。


由此看來,那微弱的聲音是通過這條裂紋傳來的,幸虧有這道裂紋,想信下面的秘密很快就會被尚風給揭開的。


尚風此時也是發現這綠瞳極光的好處還是很多的。

「要不要跟林新他們說一下,一起去?」這個想法出現在了尚風的腦子中,不過尚風決定再三后,放棄了這個想法。

自己不可能有什麼事情都要去尋求林新他們的幫助,自己要學會獨立,一些事情自己要嘗試去做。未來的路上危險可能會更多,尚風覺得自己要早些習慣一個人做事,鍛煉自己面對事情的解決能力。

人生只有靠自己。

尤其是在經過父親的事情后,尚風開始成熟了,穩重了,自己要救回自己的父親,自己要變強!

尚風決定自己去下面一探究竟。尚風把靠在床邊的軒轅劍拿了過來,對準那倒裂紋,徑直插了下去。

「咔嚓……」

劍插了進去,裂紋也變得更大了。尚風順勢慢慢用力一轉,那條裂紋就變成了一個洞,所發出的聲音也不是太大。從洞外望去,裡面確實是個地道,用肉眼看漆黑一片。

尚風把那個洞慢慢弄的大了一些,足以讓自己下去。

在下去的后,尚風把那掀開的低碳又給蓋在了上面,這是以防有人突然闖進來,從這點來看,尚風做的還是蠻謹慎的。此時尚風已經將綠瞳極光調節到最佳狀態,自己身體也是一樣。

尚風下去后發現這個地道高至少兩米,地道似乎不僅僅是由石頭建造的。這種材料摸起來很是粗糙,但尚風能肯定這不是普通的材料。

尚風沿著這條地道向右摸索著前進,走了大約幾十米遠,見到一個向右的路口,尚風拐過去的時候,發現前方不遠處竟然有光亮,尚風立刻變得戒備起來。

尚風還發現,自己聽到的哭聲越來越大,清晰了不少,幾乎可以說是哭聲一片,尚風聽得也不禁脊背發涼。

尚風慢慢的向亮處走去。

走到靠近光亮的地方才知道向左有個路口,而這光亮就是自這個路口那面發出的。

尚風通過穿視的功能,看到轉過這個路口就是個屋子,一道大門緊關著,而這道大門前面有四個人,正圍在一起喝酒呢。

尚風注意力到不在這四個人身上,而是在那道緊閉的大門,尚風想要知道大門後面到底有著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大哥,別喝了,萬一喝醉了可就不好了。」一個男子向另一個喝的正歡的人提醒道。

「怎麼啦,擔心個屁!這地方,誰閑著沒事來這地下。放心,不會有事的。」那人放下酒杯說完后,又拿起一個碗來,一飲而盡。看來他是什麼也不擔心。

「就是,放心吧!沒人敢來這鬧事。」旁邊的一個人也附和道。

「哎,你們說,城主到底在這裡面乾的什麼事?」剛才那個擔心出事的人壓低聲音問道。

「你他娘的怎麼擔心這麼多,城主幹什麼你管的著啊!再說了,給咱兄弟四個錢了,他就是好人。老四啊,別管那麼多,咱拿了城主的錢,就好好給人家辦事就行了。」說話的這位看樣在他們中有不小的分量。

「城主是我舅,我舅能害我嗎?」

「對,大哥說的對。城主給咱這麼多錢,咱要老實的為人家辦事。」

「我給你們錢讓你們去死,你們願意嗎?」一到聲音突然響起,把正在喝酒的四人下了一大跳。

「你誰啊?」一人呵斥道。

尚風知道這樣的人不必問他什麼問題了,武力解決是最好的辦法。

話聲剛落,尚風已是一拳轟出,那四人直接給衝到了牆壁上,頓時昏厥過去,尚風並沒有要他們的命,畢竟尚風可不是殺戮心很強的人。對付這些人,尚風還是可以完勝的。

當尚風穿視這道門,想看看裡面有什麼時,尚風怔住了,驚訝的說道,「這……這……這裡面是?」

… 地下牢獄2

通過穿視功能,尚風可以看出門口面幾乎就像是一個監獄一般,因為它的設計就像是監獄,而且,在這裡面還有這很多生命體,這些生命體根據尚風的推斷幾乎都是小孩,其中嬰兒佔大多數。

「難道那些嬰兒都被關到這裡來了嗎?」

「等等,剛才那人說城主是他舅,難道是李陽這些小孩關起來的?早看李陽那傢伙就不是個好東西了!」尚風一開始見到李陽時,直覺就告訴自己李陽不是好人,現在一看,果然是個惡魔。

在門那面,尚風還看到了有巡邏的,而這些巡邏的不是別的,正是貓怪!看來妖貓死後,它們應該是被魔族的人派到這裡來的。

尚風想打開這道門,可是無奈,尚風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來怎麼打開。強攻肯定是不行的,那樣勢必會引起裡面人的注意,說不準還會吸引地上的人的注意。

『咳……』就在尚風思考的時候,一個原本昏過去的人醒了過來。

尚風立即抓住他的領子,問道,「城主是你舅?」

尚風記得好像是他說的城主是他舅。

「哼,小子,你今天要是動我一下,我舅饒不了你!」那人威脅道。

「哦,看來是的。」尚風笑著說道,隨即一拳打出,直接打在那人的臉上。雖說尚風沒有用真力,但那一拳打在臉上也不是好受的。

只見那人的鼻子都被打歪了,鮮紅的血順著流了下來,連牙也是打掉了三四顆。

「想活命就聽我的,不然我廢了你的小弟。」說著,尚風拳頭已是放在了那人的褲襠上面。這種情況下那人立刻變得慫了,臉上露出來驚恐的表情。

「大哥,你……你問什麼,我……我都說。」那人驚恐的說道,眼睛始終盯著尚風的拳頭,生怕那拳頭落了下去。

「你叫什麼?李陽真是你舅?」

「我叫劉全,李陽真是我舅。」劉全老實的說道。

「你真的不知道裡面幹什麼的嗎?」

「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舅讓我來這看門,報酬很多,我就帶著我的哥們來這看門來了。我舅告誡過我,不要亂打聽別的,老實的看門就行。」

「你看,我舅都這樣說了,我也不敢去打聽別的,就在這老實的看門就行了。」

「你來這多長時間了?」

「得有三四個月了吧!」

「你撒謊!這麼長的時間,他們就算有人進去,肯定要打開這道門,你們怎麼說都沒看見裡面是什麼了吧!」尚風抓著劉全領子的手一緊,低聲呵斥道。

「哎呦,大哥,我沒騙你。每次要開門的時候,我們哥四個都被支開了,根本不給我們機會看裡面究竟有什麼。」見到尚風有些生氣,劉全也是慌了。

「你說,這門是怎麼開的?」

「這門不能從外面開,只能從裡面開。一般都是我舅或是拿有我舅令牌的人來,我們通知給裡面,裡面的人才從裡面打開。」劉全解釋道。

「現在能打開嗎?」

「嗯,可以的。」劉全說完后,尚風就放開了手。

劉全站起身來,走到牆的一邊。門上似乎有著機關,劉全在門上動了動,就見他掀起來一塊。

尚風仔細觀察過了,這門似乎也是用特殊材料打造的,而這特殊材料似乎跟地道牆壁所用的一樣,至少看起來是一樣的。

劉全往掀開后的洞中有規律的敲了五下,發出「咚咚咚」的聲響,隨後拿起一根管子,對著裡面說道,「城主大人來了。」

再聽到聲響后尚風聽出那是敲擊鐵所發出的聲音。「難道裡面是鐵?可是外面這些材料是什麼?如果要保證安全,直接全用鐵不就行了嗎?」尚風心裡產生了小小的疑惑,但這也讓他更加堅信,裡面肯定有見不得人的東西。

看來李陽還是在這方面費了些心思的。敲門要有規律的敲,還要用劉全的聲音再喊一次話。

無論那一樣錯了,就會讓裡面的人起疑心。

尚風來不及去想別的了,因為這時,門突然有了鬆動。尚風立即警惕到,門這是開了,於是立即用真力將這屋子內的煤油燈全部熄滅,掠到一邊去。

「吱……」

大門沒開,開的是小門。

從裡面出來一個人,道,「怎麼這麼黑啊?咦,城主呢?」

待到那人反應過來已經中計的時候,為時已晚,尚風瞬間從黑暗中掠了出來,直接掐住了那人的脖子,進入了門裡面。

進入裡面后,果真如尚風用綠瞳極光看到的一樣,這裡根本就是個牢獄!地道兩側不是石壁而是二十多間牢房!

由於牢房的門只有一個窗戶,而這窗戶又在頂端,於是尚風看不到每個牢房裡的情況,但是,尚風透過穿視和夜視功能,發現有多個生命體,這些生命體都不大,都是孩子,只不過這些孩子看樣子肯定受了不少苦,眼中流露出的是失望,沮喪,恐懼。

夜視功能就像是現在的夜視儀一樣,看到的一切都呈現綠色,有無生命體也是一目了然,再加上穿視以及強視尚風可以出他們的面部。

尚風也發現進入這裡面后,哭聲是越來越清晰了。

尚風往邊上一看,發現邊上有一個屋子,而這屋子就是接受外面傳來開門信號的地方,相當於我們現在的傳達室。

同時,尚風掐著那人的樣子被幾個巡邏的妖貓看見了,立即向尚風這邊而來。尚風將那人用力一甩,甩在了旁邊的牆壁上,隨後對付過來的幾隻貓怪。

軒轅劍橫向劈去,一到淡黃-色氣刃破空而去。那妖貓連呼叫的機會都沒有,斬斷他們在的身子后,它們直接就暴斃身亡了。

這樣做並沒有驚動在個牢房裡的貓怪,因為一點聲都沒發出。尚風知道一定要找到這牢獄里的指揮室,防止他們向外發出求救信號。

透過綠瞳極光,尚風看到,路的盡頭向左轉,就是他們的指揮室了。因為那裡集中著很多人,至少也得有三十多人。

不多想,尚風直接掠了過去,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尚風也是懂得的。

門口的四個守衛哪有本事擋住尚風啊!

對於那道門,尚風直接武力攻破!軒轅劍破開這樣的鐵門還是很簡單的。畢竟軒轅劍是神界之物,而這鐵門可謂平凡至極了。

「轟……」

門轟然倒塌,可是聲音卻不是很響,這實在是出乎尚風的意料,不過尚風可沒心思糾結這,而是徑直衝了進去。

門倒塌產生的一陣的灰塵,使得裡面的人看尚風的身影有些模糊,那一瞬間,他們也是背這突入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

不過在嚇到的那一瞬間,他們手裡的動作可是沒有停止。直到尚風怒吼一聲時,他們才知道自己大難臨頭了!

看到他們正在做的,尚風頓時大怒,這才知道什麼是豬狗不如的畜牲。尚風大喝一聲:「你們這群畜牲!拿命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