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96 Views

好在石陽州心裡這點不情願很快就調整了過來,利索的將自己儲物袋中所有這方面的丹藥全都交到了石敏寒手上。一副唯石敏寒馬首是瞻的模樣,簡直說不出的忠誠和狗腿。

Written by
banner

石敏寒看得不由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兒。

這個石陽州可真是,跟了他這麼多年了,除了那點聽話的勁兒沒變之外,簡直沒有一點可取之處,這腦子甚至也沒有變得聰明一點!

他讓石陽州拿些丹藥出來,不過是想糊弄黎桐而已,隨便拿幾顆不就完了?順便還能宣傳一下他們石家的這些丹藥有多麼難得,也好讓黎桐不好意思再繼續和他們糾纏下去。

卻沒想到,石陽州竟然完全領會錯了石敏寒的意思。真那麼實誠的一口氣就把丹藥全都給拿了出來。還是當著黎桐的面拿的!

這下好了,石陽州都掏了丹藥,他石敏寒肯定也是要掏丹藥的,而且在數量方面還不能比石陽州少!否則的話。他這個師兄的面子。又要往哪裡擱?


可這樣一來。也實在是太便宜黎桐這小丫頭片子了!

早知道如此,他剛剛就不該給石陽州使什麼眼色,直接把自己的丹藥給了黎桐。事後再私底下把石陽州的丹藥要過來就好了!

如果不是黎桐還在這裡的話,石敏寒都快要氣得當場給石陽州一巴掌了!

黎桐一看石敏寒那看似平靜實則憋屈至極的表情,就知道石敏寒心裡在想什麼。

他這可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活該!

黎桐心裡偷著樂,目光炯炯的看著石敏寒,也不多說什麼,可她那眼神,卻分明就透露著對丹藥的渴望。

石敏寒再也拖延不下去了,只得咬咬牙,將自己儲物袋中的特殊丹藥也給貢獻了出來,一起扔給了黎桐。

黎桐忙揮手接下,看都沒有多看一眼,直接就收進了自己的儲物袋中。

石敏寒白送了這麼多丹藥出去,雖然他得的「黑石頭」完全可以彌補他的這點損失,也還是讓他的心情很是不爽。

這還是他活了這麼多年,頭一次被人佔了如此大的便宜去!

石敏寒心裡不高興,自然就不願意在此多待了,立刻就向黎桐提出了告辭。

黎桐也不打算真把他給惹急了,笑眯眯的和石敏寒二人揮手作別,頓時就讓石敏寒的臉色更黑了。

見兩人轉身走了,黎桐四下看了看,知道沒什麼外人在,立刻就把蛋蛋給放了出來。

蛋蛋剛一出來,就鄙夷的看著黎桐道:「你知不知道你剛剛讓給那兩個傢伙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啊?!竟然這麼大方,簡直就是個敗家子!」

黎桐也不生氣,笑道:「我當然知道是什麼了!」

蛋蛋正埋怨著,驟然聽得黎桐這麼一句,頓時嚇了一跳,忙瞪大了眼睛看著黎桐,不可置信的道:「你真的知道?!」


黎桐自信的笑了笑。

她雖然沒有近距離的觀察那塊「黑石頭」,但也算是看了好幾眼。那東西又那麼明顯,黎桐就算是想不看清楚都難!

那種東西她上輩子雖然沒有見過,可卻也在一些古籍上看到過相關的記載!

那塊其貌不揚的黑石頭,分明就是大名鼎鼎的陰石!

陰石是一種十分特殊的材料,並不入品,可是其功效最高之時,甚至能媲美天級材料!當然,石敏寒帶走的那一顆,論品階的話,最多也不過就是和玄級高階材料相提並論而已。

陰石裡頭蘊含了許多的陰氣,而且其中的陰氣還不會擴散出去,反而會越來越凝聚,自動提升著自己的品質!它最簡單的作用,就像它之前在深潭潭底一樣,讓潭水變得越發的陰冷!

而一些深潭底部,陰氣較重,也十分純凈,是最容易誕生陰石的地方之一。

陰石最重要的作用,是用來煉製一些特殊屬性的法器法寶,威力巨大,非一般修士所能抵擋。若是讓這種特殊法寶和相應的功法互相配合的話,那攻擊效果,更是成倍的增長,震懾人心!

黎桐上輩子修鍊了數百年,也沒有見過一件由陰石煉製出來的東西!

卻沒想到這一次,才剛剛進入小世界不久,就看到了這樣的好東西!

只可惜,那樣好的東西,最終還是落入了石敏寒的手中。

蛋蛋頓時急得跳腳:「你既然知道那是什麼東西,為什麼又要讓人把它給帶走呢?!我看你是剛剛被潭水澆得太多了,腦子進水了吧?!」

黎桐嘆了口氣,無奈的看著蛋蛋道:「我說你這急脾氣,到底什麼時候能夠改一改啊?不過就是一塊陰石而已,就算我留在手裡也沒什麼用。要知道,我修鍊的可是至剛至陽的刀法,和這種陰深深的東西本就搭不上邊。至於我體內靈力的屬性平衡問題,那更是有著數不清的好辦法解決,那就更用不上陰石這樣的外力了。再說了,那石敏寒二人也不是好惹的,就算我想把那陰石給留下來,也得看我現在的實力夠不夠啊!還不如用這點人情換取點對我們來說真正有用的東西,那才是真划算呢!」

蛋蛋想了想,還真是這麼回事。

它頓了頓,勉強道:「那好吧,算你說得有理。可是以後要是再遇上這樣的好東西的話,可不許你再隨便放過了!就算你用不上,也可以給我玩兒嘛!」

蛋蛋新近從黎桐這裡得了一隻儲物袋,一般的東西又看不上,正想著怎麼用些好東西把它給填滿呢!

黎桐猜到了幾分蛋蛋那幼稚的心思,強忍著笑,認真的點頭答應了下來。

這事兒就算是這麼過去了。

蛋蛋就催著黎桐把她剛剛得手的丹藥拿出來看看。

黎桐笑道:「這事兒不急,我們還是先把這個問題給解決了吧!」

她伸手一指,目標赫然是旁邊的深潭!

蛋蛋難得的呆了呆,道:「這裡還有什麼問題?」

深潭裡面的巨鱷已經被他們給殺了,陰石也被石敏寒給取走了,這深潭還能有什麼用處啊?!

黎桐含笑道:「石敏寒是不知道陰石的名字和真正作用,才會走得那麼快。可蛋蛋你既然也知道陰石,難道對陰石的存在環境,也沒有過了解嗎?」

蛋蛋茫然的搖著小腦袋道:「我的傳承中只是說了有這麼個東西,可對這東西的以外的事情,倒是沒什麼描述。」

原來如此!

黎桐一拍腦門,道:「沒關係,你不知道也沒什麼,我告訴你就行了!在陰石誕生的地方,往往也伴隨著會有一種品質非凡的陰屬性靈藥!要論起這價值的話,在靈藥的價值,可一點兒也不比陰石本身低!」

蛋蛋的小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黎桐笑眯眯的道:「靈藥對我們來說,顯然比陰石要有用得多了,說不定我還能藉此煉製出什麼特殊功效的丹藥來呢!石敏寒取走了陰石,對我們來說,倒是件大好事。不然的話,我還真是不敢下這潭底找個究竟呢!現在陰石已經被取走了,潭水的寒度也沒那麼重了,至少我們是可以承擔得下來的了。怎麼樣蛋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往這潭底走上一遭啊?」

蛋蛋立刻跳了起來:「當然要去了!我們現在就去!」

黎桐就知道蛋蛋會是這樣的反應。

只要是有熱鬧而又沒有危險的地方,那就絕對少不了蛋蛋的身影。

黎桐從儲物袋中掏了顆火屬性的丹藥服下,整個人渾身上下散發的熱度,頓時就不一樣了,好像渾身都在燃燒著似的。

雖然她之前說自己已經不懼這深潭的潭水寒冷,但是該做的準備,還是要做的,總不能真的讓自己去硬扛。

而這顆火屬性的丹藥,也正是剛剛石敏寒給黎桐的那一大堆丹藥中的一種。(未完待續。。)

… 所以黎桐才會說,石敏寒的出現,對他們來說,那的確是件大好事啊!

他不但是把這陰冷深潭隱患之一的陰石給帶走了,甚至還給黎桐留下了這麼多便捷的丹藥,可以方便黎桐更加順利的進入深潭,簡直就是大荒世界裡面的活雷鋒啊!

至於蛋蛋,它本身就是會吐異火的荒獸,對保暖方面更是深有心得,就更不會畏懼這已經沒有了陰石的深潭了,完全不必讓人擔心。

見蛋蛋一副做好了準備躍躍欲試的模樣,黎桐低頭向蛋蛋使了個眼色,一人一獸齊齊沖著深潭就跳了下去!

一入了深潭,黎桐就深深的感覺到這潭水到底有多麼陰冷刺骨,讓已經做了一些準備的她也還是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寒顫。

被她服下去的火屬性丹藥的藥力被更加快速的激發了出來,很快就瀰漫了黎桐全身,讓她的身體承受能力瞬間恢復了不少。

倒是蛋蛋十分適應這裡頭的環境,如魚得水一般,一點兒不適的樣子也沒有。

黎桐不禁在心裡暗暗感嘆。

得虧自己之前多了個心眼兒多做了番準備,不然的話,此刻的她定然已是被這陰冷的潭水給折騰得失了方寸。到時候就算她還是能夠和蛋蛋照原計劃抵達潭底,只怕所受的折騰和所花費的時間、精力等,也要多得多。

真要那樣的話,難免就會影響到他們在潭底的行動。

雖然這深潭潭底原本的陰石已經被石敏寒給取走了。可是在這之前,誰也不知道那塊體積並不小的陰石到底在這潭底存在了多久了。那塊被取走的陰石已經影響這座深潭太久,以至於現在即便陰石已經被取走,可是這深潭的潭水溫度,卻並沒有多少改善。

不過潭底的情況倒是改變了不少,至少可以讓黎桐安穩的直落下去了。

越是離潭底越近,這潭水也就越發的陰冷,而且其中的光線也就越發的昏暗。若非黎桐還有神識可用,根本就不可能看得清楚眼前的水域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蛋蛋跟在黎桐身邊,不住的催促著黎桐:「我說小桐子。你這速度倒是快點兒啊。可急死我了都!」

黎桐無語的瞥了蛋蛋一眼,蛋蛋卻根本就沒有看見黎桐的眼神,只一個勁兒的往潭底瞄。

這也是幸虧蛋蛋是只荒獸而不是人類修士,否則的話。就它這急躁的性子。只怕還真是沒人能沉得住氣跟它合作!

不過黎桐雖然沒有說話。卻也照著蛋蛋的意思,果真提升了自己的速度,更加快速的向潭底下降了下去。

好一番折騰之後。一人一獸終於順利的抵達了潭底。

蛋蛋抓著潭底的地面不住的張望:「小桐子,你說的靈藥到底在哪裡呢?我怎麼什麼都沒有看見啊!」

黎桐同樣在小心的用神識探查著周圍的情況,沉穩的道:「這深潭可不小,我也是第一次來尋找這樣的東西,以前不過是在古籍上看到過相關記載罷了。我們就慢慢的找吧,相信總是能夠找到的!」

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了。

蛋蛋像人類修士一般嘆了口氣,和黎桐兵分兩路,兩人各自選了一個方向探查起來。

黎桐沿著自己負責的方向游出去了許久,看到的也只是一片光禿禿的寸草不生的地面,別的壓根兒什麼都沒有。

不過她也不著急,很是沉得住氣,總之慢慢的找就是了。

突然,遠處的蛋蛋傳音過來,聲音十分的急促:「小桐子你快來,我好像找到你說的東西了!」

黎桐心中一凜,忙問清楚了蛋蛋此刻的位置,立即趕了過去。

游出去好遠之後,黎桐的神識才終於發現了蛋蛋。

此刻的蛋蛋正守在一片石壁面前,焦急的來回走動著,不時的還抬頭看上一兩眼。

「蛋蛋!」

黎桐喊了它一聲,立馬就蛋蛋給喊醒了。

它臉色一喜,忙道:「小桐子你快過來,就在這裡!」

黎桐到達的時候就已經看過了,這邊除了蛋蛋之外,根本就什麼都沒有。難不成,蛋蛋這是在忽悠著她玩?

可是看蛋蛋那表情,又不像啊!

而且蛋蛋平時雖然脾氣不好,但還真是沒開過這樣的玩笑。

黎桐忙遊了過去。

蛋蛋指著旁邊石壁的一個小孔道:「我剛剛從這裡路過的時候,發現這塊石壁的溫度似乎有些不對。我試探了一下,這塊石壁裡面似乎是空的,裡面不定就藏著什麼好東西呢!」

黎桐一怔,忙探手向蛋蛋值的石壁抹了過去。

這一抹,黎桐的手頓時就是一顫。

這塊石壁也實在是太燙了!和這潭水的陰冷相比,簡直就像是兩個完全相反的極端似的!

尤其是,這麼滾燙的石壁在這陰冷的潭水中,其溫度竟然也沒有下降一星半點,好像和這陰冷潭水和平共處互不相擾似的,簡直讓人覺得奇怪極了。

黎桐想起自己看過的古籍中關於陰石的所有資料記載,臉上也露出了幾分喜色。

「蛋蛋你的猜測很可能就是真的。我們要找的東西,十有**,就在這裡面!」黎桐肯定的道。

只可惜她的神識無法穿透這石壁進去看看裡面的確切情況,否則的話,她心裡也能更加肯定一些。

蛋蛋先是一愣,隨即大笑起來。

要不是這是在水裡的話,只怕蛋蛋當即便要興奮的打幾個滾了!

「我就說我這麼聰明的荒獸,怎麼可能會找不到我們想找的東西?!」蛋蛋一副得意的樣子,像是在求誇獎似的,「小桐子,這下你總該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黎桐看著它那傲嬌的模樣,笑著應和著道:「蛋蛋你果然有本事,比我可厲害多了!」

蛋蛋更加得意了,催著黎桐對這石壁動手。

黎桐的臉色卻變得嚴肅沉重了起來。

「這個不能著急。」黎桐慎重的道,「這石壁裡面若是真的生長著我們尋找的靈藥的話,那必然是陽屬性的,和陰石的屬性完全相反。而這塊石壁的存在,想來也是為了保護這株靈藥。幸虧蛋蛋你剛剛雖然發現了這裡的不對卻也沒有輕舉妄動,不然的話,要是我們貿貿然就破壞了這塊石壁、讓這陰冷的潭水灌注了進入的話,還不定會對裡面的靈藥造成多大的傷害呢!」

蛋蛋原本的好心情一散而消,急急的道:「那我們現在可要怎麼辦啊?」

黎桐沉思了一會兒,突然眼睛一亮,翻手抹了個東西在自己手中!

蛋蛋眼尖,一眼就認出了黎桐拿出來的東西是什麼!

她拿的正是蛋蛋之前經常棲身的火屬性木盒子!

蛋蛋的眼睛也亮了起來。

它剛剛怎麼就沒想到這一點呢?!


果然還是小桐子聰明!

「小桐子,你是打算拿這盒子,去收取這石壁裡面的靈藥嗎?」蛋蛋興緻勃勃的問道。

黎桐點點頭,卻沒有過多回答蛋蛋,而是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山壁。

蛋蛋知道黎桐這是要動手的跡象,也不敢在一旁隨意出聲了,忙避到了黎桐身後,小心的看著黎桐的動作。

黎桐之前先是和深潭巨鱷戰鬥了一場,後來又布陣幫助石敏寒取出了深潭中的陰石,對本身的靈力消耗極大。就算有丹藥的補充,速度也有限,根本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讓黎桐體內的靈力恢復如初。

所以她現在必須得完全小心,否則的話,稍不注意,就是前功盡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