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20 Views

猴子這才勉強答應了下來,然後他又問了我一個很荒謬問題,說剛纔我附了莉莉的身,他摸那裏的時候我有沒有感覺?

Written by
banner

我直接給了他一把掌,然後我自己伸手摸了摸,感覺還不錯。

猴子一看急眼了,說我再摸他要跟我拼命。我說反正是莉莉自己的手在摸,又不是我在摸。

猴子被我氣得抓耳撓腮,可惜他拿我沒辦法。

我跟猴子一路跑,在經過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我忽然看到前面有一個穿着黑衣服,表情冷冷酷酷的男人,他正在一瞬不瞬的看着我,但猴子似乎沒有看到那個人,直接就跑過去了。

本能的我感覺有點不對勁,低着頭就準備從這個人身邊跑過去,誰知剛錯開身,他忽然甩了一個黑色的鐵鉤子過來,一下子就勾在了我的鎖骨上,我疼的瞬間就慘叫了一聲,還沒來得及掙扎,那個人一扯手裏的繩子,我就被扯的趴在了他腳下。

我回頭看了一眼,發現莉莉已經倒在了地上,我竟然被這人用一個鉤子從莉莉的身體上勾了出來。

這個人忽然給我帶來了極大的恐懼感,我爬起來就想跑,可惜鉤子就勾在我的鎖骨上面,繩子另一頭又拽在那個人手裏,我一跑只感覺扯的鎖骨都要斷了。

“跟我回地獄吧,你掙不脫鎖魂鉤的。”黑衣人面無表情地說。

“你是誰?”我用手捂着勾在鎖骨上面的鐵鉤子問他。

“鬼差。”那個人簡單的回答。

“我還沒有死,我是被人陷害的,鬼差大人你放了我吧,我可以回到自己的身體的。”我痛苦的哀求那個所謂的鬼差。

“你已經死了,走吧。”鬼差說完就拉着繩子面無表情的向前走去,渾然不顧鐵鉤子扯得我鎖骨傳來的撕心裂肺的疼痛。

“我草擬大爺。”我忍不住疼痛就咒罵了一句。

鬼差忽然轉過身來了,然後他用力的扯手中的繩子,我連忙也抓住了繩子的這頭用力的扯,生怕他扯動鉤子又弄疼我。

這時候我忽然發現我的力氣大得出奇,鬼差都被我拉的反而向我這邊過來了,我連忙憋了一口氣,然後就拼命的往過來扯,誰知這一扯,鬼差竟然被我扯得趴在了地上。

我一看連忙用力的把勾在我鎖骨上面的鐵鉤子給拔了出來,這個過程我肩膀疼的都麻木了,但好在我終於把鐵鉤子給拔了出來,然後我扔在地上就慌不擇路的狂奔而去。

跑出去之後我回頭我瞥了一眼,發現猴子已經抱着昏迷的莉莉向我家的方向走去了,剛纔我和鬼差的事情他肯定沒看見,我也不指望他能幫我多少,只希望他能搞定我跟他說的那件事,我就謝天謝地了。

鬼差很快就追了上來,他手裏的那個鐵鉤子讓我心裏恐懼的不行,所以我只能一個勁的跑,拼了命的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身後的鬼差終於不見了,我也跑進了一個黑呼呼的小衚衕裏面,兩邊都是高高的居民樓,頭頂的天空變得非常狹窄,這讓我有種墮入地獄的感覺。

可能是沒了身體的緣故吧,我心裏非常沒有底氣,也很害怕,尤其是想想剛纔那個鬼差,如果被他抓到地獄去,那我就再也回不來了,我絕對不能就這樣死掉。

我一邊想着,一邊向衚衕裏面走去,剛走了沒幾步,衚衕深處忽然傳來了女孩子的尖叫聲,我一聽連忙加快腳步向前走去,準備看看怎麼回事?

很快我就尋到了尖叫聲的來源,只見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孩子正在被一名黑臉大漢粗魯的調戲,那女孩一邊尖叫一邊掙扎,可惜黑臉大漢力氣太大,她根本掙不脫,很快就被摁在了牆上。 來到了張壯國的家裡,樂天驚訝的發現家裡居然多了不少人?

「這是……」樂天奇怪的問。

「都是林飛的朋友……聽說林飛可能有救了,就都過來看看,都是大院里的發小!」張壯國解釋道。

這些年輕人大概都是二十左右的年紀,一個個都在看著樂天。

不過他們看到蘇碩的時候,齊齊的喊了一聲叔叔。

蘇碩點點頭,示意他們不用客氣。

「張叔叔……這人太多了,我又不是耍猴的!」樂天小聲的在張壯國面前說道。

張壯國一愣。

樂天是耍猴的,那他兒子不就是那個猴?

這一句話可是損了一家子啊。

「他們不會進去,就在外面等著消息……不會打擾你的。」張壯國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他和張壯國去了張林飛的卧室,其他人都等在客廳。

「咦?小洋子……你這小子我倒是好久沒看到了,升副局長了沒?」蘇碩看到了劉洋就問了一句。

「蘇叔叔,還沒呢,快了快了……」劉洋急忙回答。

他就是晚上回家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這個張家找到了一個神醫的消息,他就急急忙忙過來看一眼,剛剛看到樂天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的眼花了呢。

「恩!還不錯!有媳婦了沒?」蘇碩點點頭。

「還沒呢,對了,蘇叔叔……樂天真的是您女婿啊?」劉洋急忙問。

「可不是?」蘇碩挑了挑眉。

難道這小子喜歡自己大閨女?

「厲害了……紫萱那麼強悍的女漢子居然都有人能受的了!嘿嘿……您這個女婿不簡單啊。」劉洋笑呵呵的開了個玩笑。

「你個小王八犢子,你是找打!」蘇碩笑罵道。

劉洋急忙做了一個討饒的動作。

「蘇叔叔……不瞞您說,今天紫影還帶著她姐夫幫我破了一個重大的拐賣案,解救了七八個被拐賣的兒童!這過程簡直就跟旅遊似的……一點勁都沒費。」他看著蘇碩。

蘇碩到是意外的看了看劉洋。

「是嗎?他們回家根本沒和我說。」

「那看來這樣的案子在您女婿的眼裡都是小案子了……我早就聽說紫萱最近破的案子一個比一個難!看來都是真的了!」劉洋感嘆的道。

「樂天這個人本事還是有的,你阿姨對他的了解多一些,就連她都是讚不絕口。」蘇碩點點頭說道。

劉洋這下可是真的信了樂天有本事,黎穎這個女人可不簡單。

「蘇叔叔,我局裡有個案子,一直困擾著我,這都好久了,局長一直逼著我結案,可是我總感覺這案子裡面有點什麼隱藏的東西!能不能讓您女婿幫我看看?」他急忙開始套近乎。

蘇碩瞥了這小子一眼。

「這事啊……我可做不了主,我充其量就是給你傳個話,人家剛結婚,還準備出去度蜜月呢!」他慢慢的說道。

劉洋一愣。

「其實也耽擱不了多久……」

「行了!你小子的心思我還不知道?一會等樂天出來,你自己和他說,能幫他一定會幫的。」蘇碩笑著說道。

劉洋馬上點了點頭。

樂天走進了張林飛的卧室,張林飛依舊是老樣子,只不過這一次他看到樂天依稀沒有那麼害怕了,只是坐在床上直勾勾的看著樂天。

他額頭的柳葉早就不見了。

「張叔叔,將窗帘拉開。」樂天吩咐。

張壯國將窗帘拉開,樂天順手就電燈關上了。

「哎……你關燈做什麼?」張壯國奇怪的問。

「張叔叔,你到我的身邊來。」樂天喊道。

張壯國快步走了過去。

月光透過窗戶射了進來,卧室內的一切倒也隱隱約約能看得見,張壯國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兒子居然從床上站起來了。

他徑直走到了窗戶的邊緣,抬頭看著外面的月亮。

「嗷嗚……」

他突然扯著嗓子嚎了一聲。

張壯國嚇了一跳。

「啪!」

樂天馬上打開了燈,張林飛猛地扭過頭,他直勾勾的看著樂天和張壯國。

「這是怎麼回事?林飛的眼睛為什麼紅了?」張壯國驚詫的問。

「真的是吸血鬼……」樂天居然也兩眼放光的看著張林飛。

「什麼吸血鬼?樂天……你可不要和我開玩笑!你到底在說什麼?」張壯國驚聲問道。

樂天一眼不眨的看著張林飛。

「張叔叔……你先出去!」他說道。

「啊?你一個人能行?」張壯國驚訝的看著樂天。

邪王絕寵:毒手醫妃 樂天點點頭。

「你先出去……否則一會你就出不去了。」他催促道。

張壯國這才點點頭,快步的離開了卧室。

就在門剛剛合上的那一剎那,張林飛低吼一聲居然向樂天撲了過來……

「卧槽!」

樂天急忙往旁邊一閃,然後順勢將張林飛帶倒。

可是樂天低估了張林飛的力氣,張林飛在沒得病之前可是一個正兒八經的軍人!那可是經過訓練的。

張林飛一個腰挺,居然直接將樂天掀了出去,然後直直的壓在樂天的身上。

他呲了呲牙,就猛地張開口向樂天的脖子咬去。

樂天急眼了,這要是被咬上一口可不是鬧著玩的,據說這吸血鬼證可是會傳染的,就像是電視裡面演的那種吸血鬼初擁是一樣的。

高武27世紀 「叮!」

張林飛尖利的牙齒咬在了銅匕首的上面,發出了清脆的聲音。

估計是咬疼了,張林飛低吼著放開了樂天。

「柳葉定神!」

樂天快速的拿出了一片柳葉,「啪」的一下貼在了張林飛的額頭。

張林飛不動了。

無上神帝 樂天吐了口氣,他再次仔細的檢查了一下張林飛,到目前為止,張林飛的各項舉動幾乎都符合吸血鬼症的跡象。

惹愛成癮 張林飛的卧室門突然開了,樂天走裡面走了出來,張壯國一直等在外面,看到樂天走出來就急忙看著他。

「將樓下的那些年輕人都喊上來。」樂天說道。

張壯國一愣。

「另外……張叔叔你把你家的菜刀也拿上來」樂天繼續說道。

張壯國實在是搞不懂樂天了,他急急忙忙的下了樓,時間不長,七八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就來到了二樓,一個個面面相覷的看著樂天。 樂天的左手上端著一個大瓷碗,右手上拎著一把菜刀……

一副要殺豬樣子。

「你們都是林飛的好朋友?」他開口問道。

幾個年輕人齊齊的點點頭。

「那……為了朋友你們是不是願意上刀山下火海?」樂天繼續問。

幾個年輕人奇怪的看著樂天,他們又不是傻子……這話明顯就是挖了個坑等著他們跳啊?可是張壯國就在旁邊看著呢,這要是說不……好像也有點不好。

「樂天兄弟……你就直說要我們做什麼?」劉洋開口了。

樂天還沒發現這傢伙呢,現在一看這還有熟人呢。

「放血!每人二兩……」他笑呵呵的說道。

「樂天,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這幾個可都是有身份的人。」張壯國提醒道。

「張叔叔,沒事……二兩血又死不了人?」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幾個年輕人面面相覷,最後還是劉洋第一個站出來。

「我來!」他說道。

樂天也還真沒客氣,一刀就給劉洋的手腕劃開了,這血直接就飆了出來。

饒是劉洋的膽子大,他也嚇了一跳,這是把自己的大動脈給割開了嗎?

樂天看了看,其實也就是一點點血,撐死了了也就是一兩的樣子。

「啪!」

一片柳葉貼在劉洋的手腕上,劉洋手腕馬上就不流血了。

「咦?這是什麼原理?」劉洋驚訝的問。

「這我可沒時間和你解釋……下一個!」樂天喊道。

幾個年輕人一看,這好像也沒什麼的?

幾個人每人奉獻了自己的一點血,每個人的手腕都貼著一枚柳葉。

積少成多之下,樂天手裡的碗也有小半碗血,看起來有些滲人。

「行了,張叔叔你跟我進來就行了。」樂天點點頭。

張壯國和樂天重新進入了自己兒子的房間。

張林飛依舊一動不動,樂天抓下了他額頭的柳葉。

「張叔叔……你將這個東西給林飛喝下去!」樂天將血碗遞了過去。

張壯國愣住了。

「喝下去?這可是人血……」他驚詫的問。

「您先試試,我看看林飛喝不喝。」樂天點點頭。

如果喝下去了,張林飛毫無疑問就是吸血鬼症,如果不喝……那樂天還要再看看。

張壯國端著血碗,他慢慢的靠近張林城,張林城直勾勾的看著血碗,他一動不動。

「小飛……你要不要喝?」張壯國小聲的問。

后海有家酒吧 他將血碗遞到了張林飛的面前。

「啪!」

張林飛一抬頭直接將血碗打翻了,小半碗血全部浪費了。

樂天一看,他愣住了。

居然不是?

「樂天……這……這……」張壯國已經沒了主意。

樂天點點頭。

「張叔叔,沒事,不喝反倒是個好事……否則我對著外國的玩意還真的是不太清楚!」他說道。

張壯國看著樂天。

樂天取出了一把鬼錢,這些鬼錢現在可真正的成了消耗品……

「張叔叔,您家裡有錢嗎?」樂天一邊往地上擺著鬼錢,一邊問。

「錢還是有一點的……不太多!」張壯國模稜兩可的說道。

「我這個銅錢一萬一枚!屬於消耗品……」樂天慢慢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