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73 Views

亞希是事先徵求得到顧寧琛的同意的,不過顧寧琛也說過最晚不能超過零點,過零點,他會派人來酒店接她……

Written by
banner

所以剩下的就只有兩個小時的採訪時間。

權璟瑜換了身家居服。

雖然衣著卸下了一身威嚴,但他看上去還是有些嚴肅。

*************************************************************************

一個人三分之二的時間都被工作佔滿,時刻保持清醒。

那麼只剩下三分之一的睡眠時間,他是不是真的能夠得到完全的放鬆?

亞希不自覺的好奇,便隨性的問:「權先生是不是連睡覺的時候都保持著警惕?」

權璟瑜在她身前的單人座沙發坐下。

口吻似乎比工作時的他微微放鬆,因為他提起了一個特別的人:「之前的十年不會……」

他說得很神秘,會讓你下意識的追問那個人是誰。

「故事一下子就快進到結局,過程不就平淡無味了,不是嗎?」

他巧妙地避開了回答。

又像是在賣著關子,讓她對他充滿起更多的好奇。

亞希不是會追問到底的個性,所以權璟瑜反而問她為何沒有追問,「看過你的人事檔案,你上司對你的評價都是刨根問底,窮追猛打,不達目標死不罷休,連一根頭髮絲的細節都不會放過。」

「難怪我26了也嫁不出去,男人都怕了我吧?」


亞希笑著說,沒察覺權璟瑜眼中微微閃過的驚訝,卻聽他又問:「那麼你和你先生是閃婚一族?!我聽朋友說,你們兩個月前才低調成婚。」

這個問題太突然,不,應該是太敏銳。

亞希有一瞬間表情沒能掩飾好。

「呃,其實我很久之前就認識我先生了,那個時候我還特別的討厭他……」

「所以你們是歡喜冤家?」

亞希愣了一愣,才發現,她是記者,他是被採訪的人,但不知覺間,回答問題更多的卻是她。

「大概是吧。」

*************************************************************************

話題進行到這裡,權璟瑜的電話響了起來,「抱歉。」

他拿出手機,走上了陽台。

照理他不該避/諱她在場,她簽了保密協議,是不能泄露他的私事的,不過亞希想,可能這通電話真的是私/人的電話,所以他不想讓她聽見吧。

亞希

藉此起身去了洗手間。

等她回到客廳的時候,看到權璟瑜背對著,站在陽台里,他的手裡拿著煙,煙雲在英挺的身軀邊繚繞……

「你幾時又開始戒煙了?」

權璟瑜凝神想著什麼的時候,亞希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後,也許是夜色讓人頭腦不清醒,他竟然產生了超然的幻覺——

米白色的大床上,一隻光/裸的手臂攀上他拿起煙的手臂,「戒煙吧……」

只三個字,為她,十年,他不曾碰過一支煙……

啪嗒極輕的一聲。

煙灰掉在了權璟瑜的棉拖上……

「你知道,我戒過煙?」

權璟瑜轉過身來。

亞希這才停止了腳步,回過神來,她剛才是怎麼了?那句話就這麼脫口而出,而且語態也像是另一個人……

「可能是岑惜和我提過,她不喜歡你吸煙傷身體,已經十年了,你都沒碰過煙。」

很具體的回答。

回答得就像是,站在他跟前的女人就是他的……小惜……

—題外話—感謝親們的鮮花和月票,貓貓今天繼續萬更服務大家!求留言,求下個月月票為貓貓保留哈!全體么么噠!

… 「看來你和小惜很親密。」

身後是迷人的雙城夜景,夜空里懸空的是一輪明月。

忽地,晚雲飄了過來給月亮蒙上一層繚繞的陰影,就連權璟瑜的眼神都顯得很不一樣鞅。

亞希覺得自己好像說錯了話旎。

「可能是吧。」

她的記憶里存有岑惜的記憶,亞希唯一能解釋得通的理由就是,也許她之前和岑惜是極親密的關係。

權璟瑜意味深長的喟嘆了一聲:「你一定是她的秘密朋友,連我也不知道你的存在……」

亞希雖然沒再打算請求權璟瑜幫助她恢復記憶,但很顯然,他之前並不認識她,對她也一無所知。

採訪繼續開始進行。

客廳里。

亞希記錄的動作很利索,即便有錄音筆錄著,她也極快的將關鍵字抄寫在筆錄上。

她對待工作的態度很兢業。

偶爾無意識地會在空檔的時候,一手伸到小腿腳跟揉一揉,另一手還忙碌的記錄著。

權璟瑜注意了這個小動作很久。

*************************************************************************

想來,他對他高強度的工作已經習以為常,但她是個女人,跟了他一天跑東跑西,腳下還踩著一雙嶄新的高跟鞋,只要將視線在她的腳踝上轉個彎就能看到她的後跟都破了皮。

小腿也有些腫脹。

這樣的不適感,她應該忍了有幾個小時了吧……

「權先生,你這次在雙城逗留了很久,是不是有打算長期定居下來?」

亞希問著。


權璟瑜忽然站起身,「等一下。」

他打斷了採訪,亞希不解地看著他走向過道右手邊的洗手間。

然後就聽到接水的聲音……

不像是解手,更加不會是洗澡。

「權先生?!」

亞希放下紙筆站起身,想過去看看發生什麼事,就看到英俊的男人挽起袖子,手裡端著一個與畫面反差極大的水盆走了過來?!

「權……」

她驚訝的還沒呼出他的名字,權璟瑜就截斷了她的話,「坐下。」

這倒並不是命令的口吻,更多的是讓人恍惚的溫柔。

*************************************************************************


亞希就像進入了夢境似的,權璟瑜走了過來,將水盆放在了她的腳邊,「試試水溫,泡一下,感覺會好一點。」

是讓她泡腳嗎?!

這和從天而降的寵溺沒什麼兩樣,亞希不敢相信,權璟瑜親手為她放了泡腳水,還親手端到她的腳邊。

這樣一個尊貴在上的男人,怎麼會對她做出這樣屈尊降貴的動作?!

直到權璟瑜的手握上亞希的小腿脖子,為她脫下腳上的棉拖。

她嚇了一跳,「不用,權先生,我自己可以……」

她不能接受他這樣體貼的服務。

然而男人的力道很大,而且不容拒絕,他拿掉她腳上的棉拖,脫下她的襪子,先是右腳,然後是左腳。

隨即提著她的雙腳放入溫水中。

水溫有點點燙,腳尖碰到水的時候,她畏縮了一下,不知道是因為水溫嚇到她了,還是跟著她的腳一起放入的權璟瑜的手。

*************************************************************************

權璟瑜的手撫摸著亞希的腳後跟來到她的腳底板,修長的十指在溫水裡拿捏著穴位給她按摩……

亞希看著這幅情景,

真的失神了。

權璟瑜單腿跪地,長袖挽到了手肘上,隨著他按摩的動作,就可以看到他手臂上暴起的青筋。

圓領的上衣因為傾斜的角度,露出隱約的兩塊胸肌。

亞希的視線像是觸碰到了***,立刻別過頭去。

「這樣好一點嗎?」

腳邊傳來的是男人更為溫柔的聲線,亞希頭腦似乎不能正常運作了,再度看向他,簡單的一件黑色居家服在他的身上穿出了不一樣的味道。

甚至讓她一副幻影——

不愛笑的男人眼角掛著淡淡的笑。

一雙完美到不可挑剔的手掌在水裡為她按摩雙腳,她調皮地抬起腳,濺了他一身濕漉漉的水花,然而他撲了過來,將她扣在他的胸膛之下……


亞希晃了晃腦袋。

她一定是瘋了。

腦海里的記憶讓人混亂,到底是她的,還是岑惜。

不,不可能是她的。

一定是岑惜的,權璟瑜一定是個愛妻之極的人,他一定從來不會讓岑惜的腳受累……

*************************************************************************

世上還有比男人放下男兒的黃金膝頭,甘願為一個女人洗腳而更溫馨的寵溺嗎?

亞希不論怎麼想,都不能擺脫夢境的不真實感。

就她和權璟瑜僅僅一天的相處,是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的。

他不是這樣容易就會為任何女人嶄露溫柔的男人。

能夠像這樣觸碰對方的腳,一定是極親密極親密的關係。

「鈴鈴鈴。」

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把亞希拉回了現實世界。

是顧寧琛的電話。

「顧寧琛,你說你在酒店樓下了?」

顧寧琛的名字,讓雙手還浸泡在水裡的權璟瑜赫然醒過神來。

他這是在做什麼?!

他竟然在為一個陌生的女人按摩雙腳?!

亞希看著動作停頓下來的男人:「抱歉,權先生,現在已經十二點了,我先生在樓下等我。」

權璟瑜站了起身。

拿過一邊的白毛巾優雅的擦了擦手。

「嗯,今天的採訪就先到這裡。」

*************************************************************************

亞希抬頭看著權璟瑜,男人的視線向著他的前方,而他的表情忽然嚴肅得有些不知該如何形容,就像是和剛才那個溫柔的男人判若兩人。

如此仰望的視線,分明挨著很近,男人迸發出來的氣場卻像是在與她之間隔開了一條鴻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