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73 Views

「是皇子殿下!」火鳴不敢勉強,恭敬地應道。

Written by
banner

小黑看著火鳴,目光中閃爍過了得意之色,彷彿在說「嘿,老大還是更喜歡我!」。

這時,赤血馬王也凌空踏步而來道「鷹皇子殿下,我能不能也追隨你左右?」。

妖獸雖是同類妖族比較親近,但是也有不少不同類的妖獸會選擇比它們更強大的妖獸做為依仗而追隨,目的也是希望能在追隨的過程當中獲得更多的好處,使自己變得更強!

要不然,赤血馬王怎麼會憑平無敵而追隨姚躍呢。

姚躍擺了擺手道「不用了,你還是留在這裡當王更自在,我有小黑跟著就好了!」。

赤血馬王雖不錯,但是相對此前他所見的妖王還是差了不少,那些妖王也曾表示過有意追隨他,但是考慮到他不會留在絕妖嶺而一一拒絕了。

他也怕這些妖王一旦進入了人族世界,會引起恐慌,更會讓得更多人注意到他的存在,這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況且他覺得以他如今的實力,已經足夠自保了,暫時還不必要動用絕妖嶺的這些妖族底牌,除非是真到了生死悠關之際,他才會利用這個身份,做他不能做到的事情。

老皇上看著又尋了一頭小黑馬出來的姚躍,在內心暗忖道「這小躍到底有什麼秘密,居然可以與妖流,看那些妖獸對他如此親昵,實在是太不可思了!莫非他體內流敞著妖族血脈不成?」。

姚躍與老皇上一起朝著絕妖嶺之外出去,以他們的實力,諸妖獸皆得迴避。

等到回到了水潭瀑布的位置,姚躍則是入了瀑布之後將千年寒玉床給收到了空間手鏈當中。

這空間手鏈裡面的儲存比之他所有的兩隻空間戒都要大得多,足足有五十方的空間,足夠他收取諸多材料了。

姚躍也借著這洞府的事,對老皇上說了一個善意的慌言,說他之所以能夠懂得獸語以及能夠妖變,完成是在這洞府當中獲得了一些奇遇,又說他在皇家學院獲得的「妖罡訣」,被他無意間煉成了,種種因素結合起來,他才能夠在妖獸當中混得風生水起!

同時,他也將他原來的身世告訴了老皇上,讓他知道他是來自姚家的棄子,是絕對的人族並非是妖族。

老皇上本來只有五成相信姚躍的話,但是聽著姚躍又解釋了他的身份之後,已經相信了七成,至於有三成他是完全不信的。

因為到了他這個年齡,閱歷太豐富了,自然知道姚躍對他還是有所保留的,不會真的將所有的秘密都告訴他,他也不會勉強姚躍的。

要不然,那樣只會破壞了他與姚躍現在的關係!


他可不認為自己一個老皇上,可以將姚躍怎麼樣,要是惹出了那尊鷹皇來,那將是整個皇朝的災難!

「看來姚家損失了你這個天才,很快他們就會感到後悔了,倒是天霸老哥慧眼識珠啊!」老皇上輕嘆說道,頓了一下他又道「那你可還想回歸姚家?」。

姚躍露出一個不屑的笑容道「姚家我總有一天會回去的,但是絕不會是現在,而且那個姚家與我沒有任何關係,我回去只是替我娘討回一些公道而已!」。

「看來你很有信心,那你們的這些家事本皇也不就摻和了!」老皇上說道。

他心中暗忖道「看來姚丘仁錯失了一個好孫子,有可能還會將他們姚家的前程斷送了啊!」。

由於小黑的速度相對來說有些慢,所以姚躍與老皇上趕到絕妖嶺之外的時候,已經是數天之後了!

當姚躍與老皇上就要到了絕妖嶺的呆橋之前,一道全部穿著黑衣的身影悄然間出現在了姚躍之前。

「小雜碎,你真是讓我等得好久啊!兩三個月,你總算是出來了!我還以為你葬身妖腹口中了呢」這身著黑衣帶著面具之人正是皇家學院吳高。

早前姚躍進入絕妖嶺之時,他就想要來追殺姚躍,但是卻被司徒青糾纏著,以至於他只能夠暫且退走,等司徒青退去之後,他才再一度回來這裡,守著姚躍出來。

本來他已經失去耐心,覺得姚躍可能死在絕妖嶺當中了,但是他猶豫在三之後,還是繼續等候下去,不想給姚躍僥倖逃生的機會。

「你是誰?」姚躍很是淡然地看著凌空而立的黑衣人問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日就是你的死忌!」吳高冷笑道。

緊接著,他就要朝著姚躍出手,在姚躍一旁的老皇上卻是幽幽地開口道「藏頭露尾的屑小,見了本皇還不下跪!」。

「哪來的野人,居然敢在本王面前叫囂,等我收拾了這小雜碎,再來滅了你!」吳高看著衣著邋遢的老皇上很是不爽道。

他可不認為隨便出來一個野人,會是什麼隱世高手。

於是,他說完話,便朝著姚躍飛掠了過去,直接以最簡單粗暴的火拳,轟向了姚躍的腦袋,準備一舉將姚躍打爆,以免夜長夢多!

「真是好大的膽子,本皇親手廢了你,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聖!」老皇上相當氣憤道。

他過了一段人寵日子都憋足了氣,如今吳高這樣藐視他,實在是讓他忍無可忍!

姚躍剛想開口,但是老皇上卻已經是先一步出來,只見他周身有龍氣瑩繞,一隻金掌閃爍朝著吳高的火拳怒拍了過去。


轟隆!

兩大王者交手,立即引爆了各自的攻擊力量!

然而,老皇上的力量要比吳高強大許多,那隻金掌繼續朝著吳高轟拍了過去。

噗!

吳高胸膛中了一掌,瞬間倒飛了開去,一口鮮血仰天急噴了出來。

「原來也不過如此,居然還敢妄然!」老皇上負著一隻手,凌空朝著吳高走了過去。

吳高魂都被嚇飛了,他覺得自己真的遇上了隱世高手了,他捂著胸口,轉身就開跑!

然而,老皇上根本不給他機會,直接掠了過去,從后追上吳高對著他背後,急踹了一腳!

砰!

啊!

吳高身子被踹得一頭載進了地面這上,揚起了一片塵土。

老皇上如影隨行,將吳高的身子提了出來,直接將吳高臉上的面具扯了下來。

「小躍你可認識他?」老皇上如同死狗一般提著吳高向姚躍問道。

姚躍先是閃過了詫異之色,接著又淡然了下來應道「認識,他是我們學院的長老吳高,只因我教訓過他的孫子,又想圖謀追隨我的火猴,所以一直想要殺我滅口!」。

「唉,吳長老真大膽,居然敢罵老皇上是野人!真是讓人佩服萬分!」姚躍在心中輕嘆道。

「哼,皇家學院居然也有這種敗類長老,不要也罷!」老皇上很是不滿地喝道,同時準備對吳高下殺手。

【作者題外話】:感謝「幽靈夜歸」「暗夜_狼」「精神幻影」「czy小葉」「無心Y大叔」

「塔讀代言」「hello眼鏡」「huangyeng160」「td51158430」這幾道友打賞!同時感謝昨天給小雨祝福的所有朋友們!喜歡本書就多頂頂吧!感激不盡! 「不,你不能殺我,要不然我們皇家學院的院長和長老不會放過你的!」吳高露出了驚恐之色道。

「哼,莫不成司徒相還會因為你一個普通的長老,敢返了本皇不成?」老皇上不以為然地說道。

「你,你到底是誰?」吳高聽到了對方張口就說出他們學院院長的名字,意識到這一次真是踢到鋼板上了。

吳高雖是一名先天元王,但是老皇上卻已經是多年前的皇上,吳高根本沒見過老皇上,而且老皇上這樣穿著,誰也不會聯想到他的身份如此尊貴!

「我是誰你不須要知道了,到了地府之後再慢慢懺悔吧!」老皇上幽幽地說了一聲,直接將吳高的脖子給擰斷了。

他一名將要跨出上品先天元王的強者,要對付吳高這個還在下品先天境界的存在,簡直是手到擒來!

這就是一等級一片天,沒有什麼可以比擬性的!

姚躍也是見識到了老皇上的手斷,心想「老皇上當年應該也是一位殺伐果斷的主啊!吳長老能死在他老人家手中也不算冤了!」。

「小躍走吧,要是這事有人問起來,你就說是我乾的,我看皇家學院內誰敢為難你!」老皇上說道。

姚躍淡笑道「是老皇上!」。

他本想與吳高好好較量一下,讓對方知道他已經是今非昔比了!

可惜已經是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姚躍從小黑之上翻身而下,與老皇上一起朝著皇城內而去。

他可不敢騎著馬,而讓老皇上走著進城去,那樣太有損老皇上面子了。

姚躍與老皇上進城,根本沒有一個士兵能夠認出老皇上的身份來。

誰叫老皇上現在與乞丐差不多,實在是難以讓人聯想到他會曾是皇朝之主!

姚躍與老皇上並非是直接進皇宮而去,而是到了龍府去。

因為老皇上也想與龍天霸敘敘舊,他們雖是君臣之別,但是姚躍卻能從老皇上的言語當中猜測,老皇上與他爺爺的交情並非是外人所能想像得到的。

老皇上到了龍府之前,輕皺著眉頭道「天霸老哥這是怎麼回事,居然都不安排幾個守門的守衛,感覺沒有我朝第一軍神的威勢啊!」。

姚躍苦笑了一下道「這事還是爺爺才清楚了!」。

他可不好說龍家現在已經失勢的一事,只好避而不答,這事還是他爺爺親自和老皇上稟報原委好了!

姚躍拍門之後,依舊是忠僕李東出來開門。

「駙馬爺你回來啦!」李東很是恭敬地行禮問候道。

姚躍點了點頭應了一聲,便將老皇上迎入了府中去。

老皇上進入了龍府之後,立即感受到了龍府的冷清,老眉再次皺了下來,他意識到可能發生了一些事情。

「老皇上,我先讓下人侍候您沐浴更衣?」姚躍試探地問候道。

他與老皇上的身材本來就有些差距,而且老皇上也拒絕過他的衣物,估計老皇上是不習慣穿別人的衣服吧。

所以,現在回到這裡之後,他自然不敢再讓老皇上保持這個模樣了!

老皇上擺了擺手道「不了,還是帶我去見天霸老哥再說吧!」。

姚躍不好違背老皇上的意思,立即在前面帶路,朝著龍天霸的居所而去。

然而,姚躍與老皇上還沒到龍天霸的樓閣之時,卻發現龍天霸正穿著一襲素衫在院子當中,揮舞著一把金刀,在練習著元武技呢。

龍天霸周身沒有散發出半點氣勢,但是每揮舞的一刀,皆是帶著一勇無前的氣勢,而且其刀勢軌跡變化多端,以簡入繁,以繁破千軍的霸道氣勢!

他似察覺到了有人前來,立即收好了金刀,朝著姚躍和老皇上的方向看了過來。

「是躍兒回來了啊!」龍天霸看著姚躍淡笑道,然後他的目光視到老皇上身上,老目微微一縮,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道「您,您是……」。

還沒等他問出他心中所想,老皇上卻已經是大笑了起來走過去道「天霸老哥,莫不是認不出孤王了?」。

「您真是皇上,罪臣參見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龍天霸單膝下跪激動地說道。

老皇上趕緊過去將龍天霸扶了起來道「天霸老哥,我不是說了嗎?沒有外人在場的時候,你不要與本皇見外了!」。

「皇上這禮可不可廢!」龍天霸應道,接著他又問道「老皇上您這是?又怎麼和我家躍兒一起前來了?」。

「此事說來話長啊!」老皇上長嘆道,接著他轉移話題道「倒是老哥你,府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居然連個巡邏護衛都沒有了?這可不像我朝第一將軍府邸啊!」。

龍天霸露出了一個苦笑道「罪臣有負皇恩啊!」。

這個時候,姚躍很是識趣地迴避了。

他知道他爺爺和這位老皇上肯定有很多事情要說,他自然不能在旁聽了。

他很想現在過去將青牛筋藤給他三叔送過去,但是想到那五彩星花在他爺爺手中,乾脆就忍耐一下,先去見見他娘和胡媚娘再說。

然而,他找了一遍院子里都沒見到他娘和胡媚娘,便向李東尋問,只是李東卻也不清楚,只好將蕭戰找了出來了解情況。

他從蕭戰的口中得知,原來他娘和胡媚娘已經被他爺爺安排到了相鄰的一處院子居住了。

那處院子是龍天霸讓人買下來,專門安置他娘和胡媚娘的。


因為龍天霸知道邊嬌柔與胡媚娘住不慣龍府,始終是顯得拘束,乾脆讓她們自己生活過得自在。

但是又因為她們之前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為了方便照應她們,便將與龍府相鄰的院子買了下來,讓她們住進去。

姚躍不禁暗嘆「爺爺想得太周到了!」。

姚躍讓下人打水,進了房中沐浴了一番之後,才準備先去將尋到青牛筋藤的好消息告訴他三叔龍傲淵。

只是,這時候卻聽到了他爺爺對他的召喚。

姚躍趕緊過去,來到了他爺爺的書房當中。

他剛走近,便聽到了兩位老爺子歡快的交談聲音,很顯然兩老久別重逢,並沒有因為一些不開心的事情而影響了心情!

姚躍敲了敲門之後,便進入了書房當中。


龍天霸對姚躍投去引以為傲的眼神道「躍兒你做得好啊!」。

這絕對是龍天霸對姚躍為數不多的讚賞,讓姚躍都有些沾沾自喜了!

「爺爺過獎了,這一切都是我應該做的!」姚躍很是謙遜道。

一旁的老皇上笑道「小躍確實是一個好孩子,而且本事很大啊!天霸大哥你找到這個的孫女婿,真是你的好福氣啊!」。

「說起這事,我倒是對不住躍兒了,要是皇上有好人家的女子,便給躍兒做媒再給他介紹一個吧!他還很年輕,可不能夠在我這裡擔誤了終生幸福!」龍天霸有些興意躝珊道。

他的孫女身份,他清楚得很,想要她再回來耀陽皇朝,只怕是不太現實了!

這些日子他也深思過了姚躍的問題,決定還是給姚躍自由,解除姚躍入贅的身份!

「爺爺,我入龍家門,便是龍家一份子,你可不能趕我走了!」姚躍很是堅定立場道。


他明白他爺爺的意思,但是現在他卻不能夠做一個牆頭草,見龍家失勢,便脫離龍家!

姚躍已經是誓與龍家榮辱共存了!

老皇上看到姚躍這麼說,更是對姚躍滿意,他說道「小躍你先別急,你的情況我們都清楚,你能夠繼續有留在你爺爺這裡的心思,證明你這孩子本心很好,但是你還小,不可能就這樣孤獨終老了,所以我覺得讓你爺爺對面宣布解除了你入贅的身份,是給你一個解脫,可以讓你重新尋找伴侶的機會,同時你也是你爺爺的孫子,也可以不脫離龍家嘛!」。

「老皇上您的意思是?」姚躍有些不解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