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74 Views

就這一聲,舒舒覺羅氏覺得讓她做什麼她都願意;夫妻倆的感情更進了一步。

Written by
banner

胤祾那西林覺羅氏也是在門口等著,紅著眼睛伸長脖子望著,一見胤祾撲到胤祾懷裡忍不住哇一聲就哭出來了:「爺,您總算是回來了,可是擔心死我……嗚嗚……」

畢竟是十五六歲的小姑娘,剛入宮又獨自在宮裡擔心受怕,如此心裡有著落了,承受的壓力與害怕就一下釋放出來了。

「好了,不哭了,爺這不是好好嗎?都多大的人還哭也不怕人笑話。」

見她這般真實的感情流露胤祾倒是不由心生幾分憐惜,謔笑著道。

聽胤祾取笑西林覺羅氏自己也不好意思了,自己竟然當著奴才的面哭了,真是丟死人了。西林覺羅氏更是趴在胤祾懷裡不肯抬頭。


「還不出來,再哭下去整個阿哥所的人都知道十側福晉是個愛哭鼻子的。」明明比自己還大一歲,結果這性子跟個彆扭的小孩子似的,真不知道西林覺羅家怎麼樣西林覺羅氏這樣嬌憨又嬌蠻的女兒。

西林覺羅氏惱羞成怒粉拳捶著胤祾的胸膛不依道:「讓你笑話我,還不是你害的,若不是你……」

若不是你在人家一進宮就丟下人出征,人家會這樣擔驚受怕嗎?

「哎喲,痛……」胤祾突然捂著心口皺著臉痛嗷起來,這下可是將西林覺羅氏給嚇壞了。

「怎麼啦,爺您怎麼啦,您受傷了,傷到了哪裡了。」

西林覺羅氏驚慌的從胤祾的懷出來也顧不害羞當著一眾奴才的面在門口就要扒胤祾的衣服看。

「你捶到傷口了……」

胤祾裝出一副巨痛難忍的樣子,嚇得西林覺羅氏臉色慘白,慌措六神無主了。

「怎麼辦,來人啊,快,快叫太醫……」

「別,別叫太醫,爺唬你的。」

胤祾忙攔下要去請太醫的奴才,那能讓去請太醫那還不鬧出笑話來。

「你……」西林覺羅氏頓時氣極張口啞語,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不理胤祾轉身跑回院子里去了。

胤祾見此知道鬧過頭了,懊惱的拍了拍頭正在進院就見九阿哥胤禩走近。

「十弟,小弟妹這是?」

「九哥,和她開個玩笑罷了。九哥弟弟一會還要去給額娘請安,弟弟先回去了。」斂盡表情,胤祾恢復人溫文儒雅的模樣,禮貌中保護著淡淡的疏離。

對於九阿哥胤禩胤祾沒有表現得看不起或是太過親密,他們的身份註定是不能處到一起的。

九阿哥胤禩看著胤祾走遠的背景,袖子裏手攥緊得都冒出了青筋。出身低微造成了胤禩極度自卑又極度自尊的性格,即使胤祾對他態度平和,他亦是覺得受侮辱;胤祾這是不願意和他說話,這是在看不起他;總有一天,總有一天他會將受的侮辱都還回去的。

胤禩的心思想法胤祾不知道,若是知道也不會理會。

回院子哄好了西林覺羅氏,讓西林覺羅氏侍候他梳洗后就和胤禛一起去了景仁宮。

景仁宮那琇瑜早已經伸長著脖子盼著了。

「兒子給額娘請安。」

「快,快起來了,快過來額娘看看。身上可有傷,有沒有受傷……」不等兄弟兩跪下琇瑜已經伸手扶起兄弟,手顫抖的摸了摸兩兄弟的臉,雙手在兩兄弟身上按按捏捏。兩兄弟被額娘按得不好意思,慌忙強調道:

「額娘放心,兒子很好沒有受傷。」

半響后確認兄弟倆完好無缺,牽挂了數月的心此時總算是放下來了。

「還好,還好,都好好的……」哽嗯難言……

「兒子讓額娘擔心了。」

見額娘這般兄弟兩是既感動又內疚。

「沒事,只要你們平安就好。」


「聽說有阿哥受傷了,可是讓額娘擔心死了,就怕是你們兄弟兩,好在不是……」

「額娘,兒子和四哥都會武功呢,那些個蒙古兵都是莽夫哪裡是兒子的對手,更別說傷到兒子了。」

他學了額娘給的功夫了,就是單挑十幾二十大漢都不是問題;若不是四哥說不能暴露武功,他早就將那些蒙古兵打個落花流水了。

在外人面前一向儒雅斯文的十阿哥在自己額娘面前偶爾就是個衝動的毛頭小子。

「就算是會武功也不可大意,人外有人,誰知會不會有比你武功更高的,你要小心謹慎知道嗎?」琇瑜板著教訓兒子。

「知道了額娘。」原想炫耀一番沒想到惹得額娘教訓,胤祾表情立即變得怏怏的。

「額娘放心,有兒子盯著十弟呢,不會讓他得得意忘形的。」胤禛瞪了胤祾一眼,大哥神勇小弟怕怕,立即收斂了。

「聽說有阿哥傷著臉了,可知是誰受傷了?」

史上是胤祺被傷到臉毀容了,也不知道這回會不會還是他。

「是五弟,被流箭射傷了臉,因為傷口太深,雖醫治及時但是難免會留下疤痕。」五弟這臉算是毀了。

胤禛嘆息,胤禶沒和他一起,不然他能救他一回,當然這只是他一時的想法;他身上有額娘給的葯,不過最終他還是沒拿出來給胤禶用,連十弟那他也攔著。

他不能將額娘的葯暴露出來,除了他同母兄弟誰他都不能相信,他不能置額娘於險地。和十弟說過之後,十弟也同意他的做法。

通嬪母和額娘有了嫌隙,五弟也疏遠了他們,這些他們都看在遠了,所以更不可能冒險去給五弟治臉。

或許這傷對五弟對他們來說都是好事,至少以後不會變成敵對。

想到戰場上的艱險,兩兄弟都慶幸,幸好額娘給他們備了面甲的甲胄,不然那麼多流箭還真是有受傷的可能。

因為這事,兵部和工部都受到了皇阿瑪的斥責。

琇瑜讓陳太醫給兩個兒子把了脈,陳太醫再三確認兩裡外都沒有受傷,琇瑜這才算是徹底放心。

又和兄弟兩聊了一會,原本琇瑜想留兩兄弟在景仁宮用膳,再叫其他幾個孩子來聚一聚,沒想到李德全突然領了個女子求,琇瑜無法只好放兩兄弟回阿哥所去,囑咐兩人好好休息。

「奴才給靖妃娘娘請安,娘娘大安。」

「李公公這位是?」揮手讓李德全免禮,琇瑜越過李德全看向他身後一身粉色旗裝妃嬪服飾的女子。 「回娘娘話,這位是萬歲爺此次帶回來的陳庶妃陳小主,萬歲爺讓奴才將陳小主領來交給讓娘娘安排。」

說話間李德全臉上自始至終都一直帶著諂媚而又不失恭敬的笑容;在別的妃嬪們面前他或許敢擺擺乾清宮大太監的架子,在靖妃娘娘這他可是半點也敢疏忽。

做在乾清宮的奴才可是比後宮奴才身份上要尊貴許多,就是後宮許多妃嬪也不敢得罪萬歲爺跟前的奴才,不僅不敢得罪還得巴結著。

這皇宮裡的人都是看菜碟子下筷的,若是你無子無寵就是得寵的奴才也敢給你甩臉子。當然這種事情自琇瑜承寵以來在她身上從未發生過,不僅是後宮的奴才就是乾清宮的也不敢得罪這位主子。不僅是因為她榮寵不衰更因為她為萬歲爺誕育了三子三女,就這份功勞,她的身份在後宮除了皇太后就她最尊貴,尤其是娘娘所出的幾位阿哥公主都是極得寵的,這些主子想弄死個太監那還不是眨巴眼的事,所以得罪這位主子那就純粹是自己找死。

所以這景仁宮的差使師傅從來不敢給底下的小太監,不是師傅親自來就是他和魏珠來,就是怕那個小傢伙不張眼得罪了這位主子。不過今天師傅給他安排的話活還真不是什麼好活,讓他帶著位小主來見娘娘這不是讓他得罪娘娘嗎。

只希望娘娘您寬宏大量不要和奴才一個小太監計較,你要是計較那就和奴才身後這位主子計較吧。

沒等琇瑜再問李德全忙提前陳庶妃給琇瑜請安:「陳小主,這是靖妃娘娘您趕緊給娘娘請安啊。」

「婢妾給靖妃娘娘請安,娘娘大安。」

陳庶妃戰戰兢兢顫顫怯怯的跪下行大禮。這陳庶妃雖侍候過康熙,但是這見後宮妃嬪還頭一回;在外頭康熙時常叫她侍寢,賞賜也不少,她以為自己是得寵的,特別是萬歲爺還帶她回宮。原以為萬歲爺這般寵愛她進宮后定會為她安排妥當的,哪裡知道帶她進宮就將她丟了一個小太監。此時陳庶妃已經完全被嚇到了,她這才得寵的得意洋洋中清醒過來,原來自己不算什麼。正因為被嚇著了才有了現在這副情景。

「起來吧,不必行此大禮,待見過皇太后時再行此大禮才是。」


琇瑜看她戰戰兢兢的樣子也變沒有同情她,看著已經沒感覺了,這些年康熙從頭帶來的女人已經不少了,既然千方百計的進宮那就要適應後宮規則。

「萬歲爺讓你陳庶妃可要安排住在本宮宮中?」

「萬歲爺沒說,只道讓娘娘看著安排。」

「如此……」琇瑜沉吟一會才道:「本宮瞧著陳庶妃年輕活潑,想必和延禧宮的和貴人能相處得來,不若就讓她住到延禧宮去,你看如何?」

琇瑜問陳庶妃。

她這景仁宮這些年是也住進了不少低階的答應常在,不過大多都是宮女爬上來的,萬歲爺用過幾回就忘了,這些人就跟個影子似的在宮裡活著,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縮著。她倒自己覺得自己是寬容的,對待這些女人雖說沒有同情特別照顧她們,但至於在她宮裡份例衣食都不會少;為此還真是有不少低階妃嬪想住她宮裡。

不過康熙似乎沒想讓得寵的妃嬪再住到她的景仁宮來,這陳庶妃這模樣只怕康熙這會還稀罕著,所以她才想將她安排到延禧宮去,延禧宮的和貴人卻還在新鮮勁上,在低階妃嬪中最得寵。

「娘娘安排自然是……」最妥當的。李德全順著琇瑜的話奉承,不過他話還說沒完身邊突然傳來撲通一聲聲響,驚愕扭頭一看就見陳庶妃已經跪在地上。

「娘娘,婢妾想住在景仁宮,婢妾不想去延禧宮中。」

她阿瑪是宮中的二等侍衛,在她被獻給萬歲爺侍候萬歲爺之前阿瑪早就將宮的事都詳細的告訴了她,讓她進宮后一定要投靠靖妃娘娘。靖妃娘娘是這宮裡最得寵身份最尊貴的妃嬪,而且阿瑪早打聽過景仁宮的妃嬪有靖妃娘娘照顧著過得不錯,若是想投靠靖妃,得到靖妃娘娘的照顧還有什麼比住在景仁宮更容易接近靖妃娘娘呢。

她的教導嬤嬤也是宮裡出去,嬤嬤和她說通嬪就是投靠的靖妃,可以說通嬪能晉位還是因為靖妃娘娘提攜,她不求能像通嬪一樣晉高位份,只求能在宮中自保,若是能有個孩子更好。

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是不可能封得高位的,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永遠得寵,她不是那些天真的少女也沒有大的野心,她只想好好活著,若能護佑家族就夠了。

所以她一定要留在景仁宮!

「李公公你看這……」琇瑜有些為難,若是她剛剛還不知道的話,在聽了李德全的話之後她已經明白康熙應該不是想讓陳庶妃住景仁宮,只是沒想陳庶妃竟然自己想到景仁宮來了。

「這……」李德全也為難了,他來之前師傅提醒過他,和以前一樣,讓他什麼都不用多說靖妃娘娘會安排的;在聽靖妃娘娘說將陳小主安排到延禧宮裡李德全就明白他師傅的意思了。只是原以為只要將陳小主送到延禧宮任務就算完成了,沒想到陳小主突然變掛了。

「罷了,那就行先安排陳氏住頤和軒,此事李公公替本宮好好回稟萬歲爺。」琇瑜另有暗示的道。

「娘娘放心,奴才明白;陳小主就麻煩娘娘了。」

「陳庶妃你起來吧,蘭櫻你事陳庶妃去頤和軒,再讓內務府那配侍候的宮人過來。」

「婢妾謝娘娘。」

「嗻。」蘭櫻領命對陳庶妃道「陳小主,請隨奴婢來。」

李德全回到乾清宮,康熙正好也從寧壽宮那回來不久。

「萬歲爺。」

李德全恭敬的行禮,康熙並沒抬頭直接問。

「事情怎麼樣了?」

「回萬歲爺,靖妃娘娘原想將陳小主安排到延禧宮,不想陳小主卻堅持要住景仁宮,靖妃娘娘無法只要將陳小主安排到了頤和軒。」

「陳氏自己想住景仁宮?」康熙突然抬看李德全,李德全倏然感覺到一股壓力,嚇得他雙腳打顫。

「是的,靖妃娘娘說是陳小主年輕活潑能和和小主處得便想將陳小主安排到延禧宮,陳小主聽了之後就跪來求靖妃娘娘,要住在景仁宮。」

「行了,朕知道了。」康熙面無表情低頭繼續看奏摺,李德全連忙退出殿去,出了殿外這才敢鬆口氣。

晚間慶功宴后,康熙沒有讓人通知琇瑜就直接擺駕景仁宮。

景仁宮這邊,琇瑜並沒有早早睡下而是正在練著字,每當心情不平靜的時候就會練字才拿自己心情平靜下來。之前都是練柳體和楷體,最近迷上了練篆體。自此次出征后她每天晚上都練上幾張才睡覺。

「你主子呢?」康熙到了景仁宮沒讓人通報就直接進了寢室卻不見琇瑜在。

「萬歲爺,娘娘在書房練字呢?」回話的是蘭櫻,她被留守了寢室門外。

「練字,這半夜的練什麼字?」

沒第一時間見到靖妃接駕,康熙的心情頓生不悅。

「自從萬歲爺您和兩個阿哥出征後娘娘總是擔心得難以入睡,所以每晚都練字來平靜心情。」蘭櫻照實回答。

康熙出寢室轉身去了書房,同樣沒有通報直接掀簾進屋,就見琇瑜正全神貫注的練著字連有人進來都不知道。

「篆書?!篆書,瑜兒寫得不錯。」康熙甚為驚訝。

「哎呀!!」

康熙突然在琇瑜身說聽話倏地驚到琇瑜手一抖在張上劃了一條粗粗的黑線。

「萬歲爺,」琇瑜擱下筆行禮,被康熙扶起:「萬歲爺什麼時候來的,怎麼沒讓通傳一聲,臣妾都沒出去接駕,真真是失禮了。」

「不怪你,是朕突然想過來。」走到案邊看著案上的已經寫了半張紙的篆書,心裡很驚訝,原以為靖妃也就是隨意練練當不得什麼,沒想到靖妃到是寫得一手好字。康熙顯然忘了他曾讓琇瑜寫過方子,那時琇瑜可是寫了一手極漂亮的花簪小楷,當時他可是稱讚過。

「沒想到瑜兒的字寫得這般好,這篆書寫得很有神韻。」

「萬歲爺取笑臣妾,臣妾不過胡亂圖鴉罷了,能見人就不錯了哪敢說有神韻。」被稱讚琇瑜椎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轉而又道:「萬歲爺剛回來舟車勞頓定是勞累了,臣妾侍候您早些歇息吧。」

琇瑜打算寫完這一章就睡沒想康熙突然到來,不過她並不想這時候和康熙談書法的事。康熙剛回來明天定然是叫大起,她還以為康熙今晚會宿在乾清宮呢所以沒有準備,不過康熙既然來了她還是早點侍候這位爺早些休息才好,免得明兒起不來。

康熙顯然也知道不能太晚,帝妃兩出書房回寢室,琇瑜親自侍候康熙脫衣洗漱,侍候的同時邊將這幾個月宮裡的事細細的稟告康熙一番。

「辛苦瑜兒了。」康熙握著琇瑜的手慰藉她,他對靖妃這般極是滿意。

「瞧萬歲爺說,臣妾就管些宮務哪裡算什麼辛苦,真真辛苦的是萬歲爺。萬歲爺為了天下安定,為了給大清大姓一個安定的生活親自領兵征戰准葛爾叛軍,萬歲爺才是最辛苦的。」頭倚在康熙心口輕聲溫柔細語,說著抬頭看康熙滿眼的心疼:「瞧著萬歲爺您都瘦了許多,臣妾看著就心疼。」

琇瑜心疼的他的模樣讓康熙有些觸動,錦帳外閃爍的燭火透過細縫隱隱爍爍的照在琇瑜的臉上,康熙著竟起情動。琇瑜如今雖已經年過三十,但是她的容貌依舊保持在二十齣頭最美麗最盛勢的時候,依舊是那般美得不可方物,讓康熙不經看入迷了。

之前或許是因為靖妃一直在身邊侍候著,許久沒有這種感覺,這回隔數月未見,康熙突然有了新的衝動。或者這正是小別勝新婚吧。


眼前這個女人已經侍候他二十年了還依舊是這般美貌,這樣的靖妃讓他不經沉迷,修長的手抬起精緻的下巴垂頭印上那紅唇,兩人雙雙倒下,漫長激/情的夜才開開始。

守在門外的梁九功聽到屋裡的東西揮手讓底下的奴才下去準備熱水。

隔著不遠的頤和軒那,雖已經夜深了但陳庶妃卻沒有半點睡意,站在窗前遙遙看著正殿方向還未熄的燈光。

「小主,夜深了,您早些休息吧。」

「翠縷,靖妃娘娘真的很得寵……」果然如傳言中的那般,靖妃娘娘果然得寵。聽說靖妃娘娘是十六年秀選進宮的,如今應該也有三十多了吧,這樣的老女人萬歲爺怎麼還願意寵著她。

「應是吧,宮裡人都這麼說……」

兩人不知說些了什麼,宮女攙扶著陳庶妃進了裡屋,不久后燭火熄了,留下一室的空無的寂靜。 都說前朝與後宮是息息相關的,雖然後宮不得干政,但是後宮妃嬪娘家人若是在前朝立了戰功,其在後宮的地位及得寵情況也會因為其娘家人的功勞大小而變化。可以說如果娘家的功勞越大,妃嬪在後宮的地位也就越穩固,就算是為了安撫妃嬪立功的娘家人皇帝也會給其相當的寵愛。

當然對於年長的妃嬪來說,除了靠娘家外還有靠兒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