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11 Views

第二天醒來以後,神清氣爽的感覺,我起身以後,發現我師傅還沒起牀呢,我跟着看了一眼掛鐘,此時已經六點多了,而方翠山還在沙發上睡覺呢,臉色已經紅潤了許多,沒有之前那麼蒼白了。

Written by
banner

我跟着走到了廚房開始忙活着做飯,說是做飯,其實也就是煎了幾個雞蛋然後刷了一層甜麪醬夾在饅頭裏面就端了出來。

我剛剛端出來以後我師傅已經起來了,看樣子好像是準備吃飯了,方翠山也醒了,臉上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看着我們說道:“不好意思了,還要你們爲我做飯。”

我跟着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搖了搖頭說道:“沒事,沒事,都是小事情,吃吧!”

方翠山點了點頭以後便開始吃了起來,我師傅也跟着在一旁風捲殘雲的吃了起來。

我們吃完飯以後我師傅看着方翠山開口說道:“你待會跟你們公司的人打個電話,最好讓你們公司的人全部都放假吧,晚上我會去做法去。”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了一眼日曆,繼續開口說道:“今天已經七月十四了,必須趕在七月十五之前將她消滅,因爲七月十五是鬼門關大開,到時候陰氣會跟重,如果這女鬼吸收了陰氣,怕是更難除掉了。”

方翠山聽完以後面色嚴肅的樣子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想來方翠山應該也知道這個事情的嚴重性,而且這關乎到他們公司所有人的生命,昨天晚上的事情方翠山也經歷了,想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事情的嚴重性了。

我這個時候有些好奇的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爲什麼咱們不在白天做法呢?如果白天做法的話,時間不是會更長一點嗎?”

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白天我們是找不到她的,因爲沒人知道她會藏在哪裏的,所以只能在晚上。”

我聽完我師傅的話以後哦了一聲,沒有繼續說話。

隨後方翠山給公司裏打了個電話以後告訴我們說他們公司的領導已經同意了,說完這些的時候方翠山順手把公司的鑰匙遞給了我師傅。

他也就離開了,按照我師傅說的話,他回去必須靜養幾天,不能在忙碌工作了,況且公司已經放假了,所以他也就回去靜養了,在靜養的幾天裏還要注意很多,比如,不能晚上出門,不能讓人輕易拍肩膀,或者摸腦袋,不過這些也都是小事情,方翠山也滿口答應了。

倒是我和我師傅在家裏呆了一天,連店裏都沒有去,生活還挺悠閒地,我倆就這樣在家裏看了一上午的電視劇,而那個年代剛剛開始流行的就是新白娘子傳奇,我師傅看的是津津有味的,一邊看着電視劇還一邊品頭論足的說道:“這法海就是個假和尚,真和尚一般都是超度誦經,哪有動不動就除妖殺生的。”

我聽見我師傅的這句話的時候沒好氣的白了一眼他,說道:“師傅,你咋啥都知道呢,再說了,人家電視劇裏演啥你就看啥唄,要不就別看了。”

說着話我就準備給這老頭子把電視關掉,誰知道我準備關電視了,老頭子還着急了“哎,我說你小子,關什麼電視呢,我不就是隨口說兩句麼?”

我看了他一眼,沒有搭理他,我師傅這個時候好像想起來什麼了一樣,白了我一眼,說道:“去看書去,你那本書看完了嗎?”

我一聽見說讓我看書,我就蔫兒了,跟着無精打采的看了他一眼,說道:“行了,我知道了。”說着話我便起身回自己房間去了。

到了房間裏我開始看書了,看着也是無聊,看着看着我就睡着了,最後是被我師傅敲醒的,我師傅手裏拿着一個癢癢撓看着我說道:“你小子看會書還能睡着了呢?”

我擡起頭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看着他說道:“你這書實在枯燥,你當是看小說呢啊?”

我師傅這個時候沒好氣的命令道:“去吧,抄兩遍吧,好記性不如爛筆頭,抄完了拿給我看就行了,我會檢查的。”說着話我師傅打了個哈欠自己反倒是回房間睡覺去了。

我有時候不得不說我很佩服我這個師傅,每次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偏偏要我這個徒弟做到,我甚至都懷疑這老頭子是不是之前被他師傅虐待慣了?或者是自己年輕的時候不好好學習,所以想把這些想法強加在上我身上呢?

越想我就越不舒服,但是不舒服也沒辦法,還是得硬着頭皮抄下去,誰知道我要是不抄完這老頭子會不會不讓我吃飯,或者給我爸媽告狀之類的。

想到這以後我的心情就好多了,我開始拿起來筆和紙抄了起來。

抄了一上午才抄了一遍,大概中午的時候,我師傅拿着個小靈通走了進來,看着我說道:“小貴,你爸媽打的電話,跟你爸媽說幾句吧!”

我聽見我師傅這麼一說以後當時就興奮了,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拿過來我師傅那破舊的小靈通就對着電話說道:“媽!”

電話裏跟着傳來了我媽的聲音,“小貴,在城裏怎麼樣了?”

我聽見我媽那無盡不捨的話語以後,鼻子一下子就酸了,我跟着強忍着念頭,笑了笑對着電話說道:“媽,我還好,你跟我爸怎麼樣了?”

我媽跟着笑了笑說道:“家裏都挺好的,等着秋收忙完了我跟你爸上城裏看你去。”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笑着對着電話問道:“媽,咱家啥時候買電話了?”因爲我家裏住在村裏,家裏有電話的人都是少數,我這出門才這麼幾天,我家裏就按上電話裏,我心裏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

我媽這個時候嗯了一聲說道:“昨天才按上的,是你師傅的朋友過來給咱們家按的電話,那人叫黃奇峯,說是你師傅的好朋友。”

我聽完了以後才明白,想來這也是我師傅安排好的,不然的話黃奇峯跟我家又不太熟,人家也不會主動給我家按什麼電話的,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我師傅,跟着在電話裏寒暄了幾句以後我就將電話掛斷了。

我把小靈通遞給了我師傅以後,一臉感動的樣子看着他說道:“師傅,謝謝你了。”

我師傅照着我腦袋拍了一下,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孩子啥時候學會跟我客氣了?”說着話我師傅便走出房間了。

其實在我心裏對於這件事情我還是挺感激我師傅的,沒想到我師傅還挺照顧我們家的,知道我離開了家裏,我爸媽肯定特別想念我,所以纔會按上了電話,這樣也方便了我和我家裏聯繫了。

日娛小說家 中午吃過飯以後,我師傅還在看電視劇,這次好像的看的是什麼還珠格格之類的,也不知道我師傅怎麼盡是喜歡看一些煽情的,而我則是非常苦逼的坐在房間裏抄了一晚上陰陽剪紙,直到晚上的時候我才把這兩遍抄完了,抄完以後我師傅又命令我去做飯。

晚上我和我師傅吃飯的時候,我一邊吃着東西一邊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啥時候去捉那女鬼去?”

我師傅跟着稍稍的思索了一下看着我說道:“得先吃飽飯,吃飽飯,八點多的時候咱們出發就行了。” 時光深處終遇你 說着話我師傅看着我說道:“行了,趕緊吃飯吧,食不言,寢不語的。”

我跟着哦了一聲便低下頭開始吃飯了。

娛樂圈之女王在上 吃完飯以後我和我師傅便出發了,這次我倆沒有打車了,而是騎着自行車衝着那座公司大樓就去了,慢慢悠悠的騎着車子,這也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的觀察城裏的生活,城裏的夜生活不像是村裏那樣,如果村裏這個時候可能大家都已經睡覺了,夏天的時候都坐在一起打打牌,大家也都感覺挺開心的。

而城裏的大晚上還有那麼多的人來人往,還有很多轎車從路邊疾馳而過,一副燈火闌珊的樣子,倒是比村裏人的生活豐富了許多,這是我第一次對城裏的感覺。 044 怨氣化形

我和我師傅騎着車子到了公司樓下的時候,我們兩個人跟着就下了車子,我師傅掏出來鑰匙的時候就走進了這座公司裏面。

而我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寒意,這寒意從頭冷到腳,給我的感覺非常的不舒服,像是冬天那種鑽入身體裏的冷風一樣。

豪門婚寵:嬌妻不好惹 我師傅這個時候拿出來鑰匙開門的時候卻發現這玻璃門上居然已經結霜了,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這特麼是夏天,怎麼可能結霜呢?

我看着我師傅不可思議的問道:“師傅,這是啥情況?該不會是沒關空調吧?”

我師傅從邊上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碎道:“你個小屁孩子,別不懂裝懂,這是怨氣化型了,看來這女鬼的怨氣真的不小了。”說着話我師傅拿着鑰匙便打開了這公司的玻璃門。

而這門剛剛被打開的時候突然一陣陰冷的小風迎面吹來,我整個人都被這冷風吹的一陣打顫,我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我總感覺這裏怪怪的。”

我師傅白了我一眼,說道:“沒有這種奇怪的事情我能讓你來嗎?”說完這句話我師傅便走了進去。

我也跟着邁着步子走了進去,但是這大樓裏漆黑一片有一種陰森森的感覺讓我從頭到腳都不舒服,而我看向我師傅的時候發現我師傅顯然比我平靜了很多,我跟着深呼了口氣以後,看着我說道:“師傅,你不怕嗎?”

我師傅回過頭瞪了我一眼,說道:“怕個屁!”

說着話我師傅扯着我的衣服便帶着我往這大樓裏繼續走了進去,這次我們並沒有上樓,我師傅手裏突然拿出來一個羅盤,這羅盤上密密麻麻的寫着一些字,好像是一些方向之類的,銅色的羅盤裏面的指針卻一直在不停的轉動着,隨後我師傅拿起來羅盤以後看着我說道:“小貴,待會一定要小心了,這女鬼沒有那麼簡單!”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沒有繼續說話,緊緊的跟在我師傅的身後,隨後我師傅將手裏的兩道剪紙遞給了我,這兩道剪紙是什麼我並不知道,而後來我師傅告訴我的時候我才知道這剪紙叫惡鬼,傳說人間六道之中就有餓鬼道,而餓鬼道里的餓鬼常年處在飢餓之中,用餓鬼的魂魄做出來的剪紙絕對是對付任何陰物都要絕佳的東西。

我接過這兩道餓鬼剪紙以後,我師傅便打開了狼眼手電繼續往前走,一邊看着羅盤一邊往裏面走,而這個時候走廊裏傳來了一陣嗚嗚嗚的風聲。

按理來說這走廊是個四面封閉的環境,不可能有有風吹進來的,如果真的有風,那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鬼,應該是鬼吹燈,也叫鬼吹氣,就像盜墓的人時常點上一盞蠟燭,這樣來辨別這墓穴裏有沒有鬼或者糉子,他們都有一口怨氣,而這怨氣吹出來的感覺應該就是這樣。

而比較常見的就是你晚上在睡覺的時候有沒有感覺到臉上會有一陣清涼的感覺,如果有過這種感覺那麼說明,你身邊有一些小鬼,其實這種東西是比較常見的,簡稱阿飄。

而我現在所遇到的這個能起風的女鬼,那麼說明這個鬼的修爲已經不同於其他的小鬼什麼的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這女鬼是不是就在咱們周圍啊?”

我師傅跟着嗯了一聲,聲音非常的小,他好像在四處觀察着什麼一樣,而我什麼都做不了,還只能緊緊的跟在我師傅的身後,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我說道:“現在幾點了?”

我這個時候掏出來我師傅曾經給我的一塊懷錶看了看,上面的時間,此時已經十點多了,我跟着對着我師傅把時間說了出來,我師傅聽完以後臉色有些難看的樣子對着我說道:“現在已經顧不得那麼多,必須趕在12點之前找到這女鬼,要不然過了12點怨氣增強了,到時候想收拾她就更難了。”

此時我師傅這麼一說以後,我也知道這個事情的嚴重性了,而這個時候我師傅看了一眼羅盤,跟着加快了腳步往前走了幾步以後,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就在前面!”

說着話我師傅二話不說便邁着步子,快步的往前走了,而我依舊是跟在我師傅的身後,手裏拿着兩章黑色的餓鬼剪紙往前走着點,但是往前走的同時我感覺這周圍有些不對勁。

我師傅走到了走廊的盡頭的時候,突然看見那走廊的盡頭吊着一個女人,像是吊着,但是又像是騰空飄着的樣子,披頭散髮,臉色煞白煞白的樣子,我看不清楚她的五官,但是她身上一股陰冷的氣息傳了過來。 045 紅煞成型

我師傅看了我一眼,開口說道:“必須趕在12點之前找到她,她既然有心躲起來,那就代表她一定知道過了12點她自身的能力會增強許多的。”說到這以後我師傅拍了我的肩膀,示意我快跟上。

我點點頭以後沒有說話,緊緊的跟在我師傅的身後,但是我不知道爲什麼看着這漆黑的走廊裏我總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盯着我們一樣,就好像這個女鬼就在我們的四周一樣,想到這以後我便把這些跟我師傅說了出來。

我師傅並沒有說話,只是看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說話,而我師傅走了沒多久的時候走到了一個走廊裏,看了一眼這漆黑的走廊以後我師傅對着我說道:“小貴,這地下室的陰氣最重,你在上面等着我,這女鬼應該就躲在這下面。”

我一聽見我師傅讓我一個人在這裏等着心裏一下子就害怕了,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別啊,你帶着我一起下去吧,我害怕!”

我師傅看了一眼我脖子的懷錶以後,衝着我點了點頭說道:“那行,但是你一定要跟緊我!”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沒有說什麼緊緊的跟在我師傅的身後,我師傅拿着手裏的狼眼手電一下子就下了樓梯,我跟着繼續往下走,越往下走,這下面的陰氣就越重,冷氣也就越重,好像是進入一個陰冷的太平間一樣的感覺。

只見越往下走我師傅的眉頭皺的越厲害,終於走到了最下面的一層的時候,我師傅深呼了口氣,看着這四周,跟着我師傅把手裏的線頭遞給了我,看着我說道:“撐開!”

我跟着哦了一聲接過了線頭,這種線頭應該是墨斗,果然,我用手接過來的時候,手上還沾染到了一種溼滑的感覺,我心裏一下就確定了,當我將這墨斗撐開以後,我師傅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好了,就在這裏等着。”

而這墨斗已經被我們師徒二人撐開了,像是一個三角形一樣的樣子撐在了那裏,跟着這個時候突然傳來一陣嗚嗚嗚的聲音。

大神的專屬糖寶 我師傅臉色嚴肅的樣子如臨大敵一般的看着這周圍,突然一陣陰風颳來以後,一個聲音傳了出來“你們非要趟這渾水是嗎?”

我師傅跟着摸着自己的鬍子,喃喃自語的說道:“萬物衆生皆因果,有因必有果,若是這事情我沒有看到還好,可是我看到了,作爲巫術傳人的我,就不得不管!”說罷,我師傅手裏拿着羅盤看了一眼,擡手祭出去幾張黑色的剪紙。

嘰嘰喳喳的剪紙聲音傳出去以後,很快那女鬼現形了,她此時的衣服已經變成了黑色了,最開始的時候我記得這女鬼的衣服好像是黃色的,此時突然變成了黑色,我感覺這其中肯定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我師傅看到這一幕以後跟着開口說道:“看來你終究是沒有打算放下是嗎?”

“你說得輕鬆,放下?談何容易?”女鬼說完以後聲音變得非常的凌厲“如果不是這些害我,我至於走到今天這一步嗎?我一定要報仇,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所有人,都該死!”

說到最後的時候不難聽出來,這女鬼的恨意十足,我師傅跟着踢着一種奇怪的步子衝着那女鬼走了過去,當然,這個步子我也問過我師傅,叫太極步,借用的就是陰物的力量,巫術結識陰,像是以毒攻毒吧。

而我師傅太極步踢過去以後,整個人如同變了一個人一樣,擡起頭看着那女鬼說道:“既然你不同意,那麼今天我便收了你!”

說完這句話我師傅衝着那女鬼扔出兩張剪紙,跟着整個人便衝着那女鬼抓了過去,而那女鬼揮手一下子就將我師傅的剪紙揮開了,那剪紙如同失了神一樣飄飄灑灑的飄落在了地上,我就在遠處看着我師傅和那女鬼打鬥,卻無能爲力。

此時的我心無比焦急,一邊是擔心我師傅,一邊是擔心我自己。

我師傅還在和那女鬼纏鬥,但是那女鬼尖銳的指甲,多次都差點從我師傅的脖頸處划過去,而我師傅好像是有意要放過她一命一樣,根本沒有抓她的鬼門,否則的話,只要我師傅一旦抓到了那女鬼的鬼門,那女鬼必然魂飛魄散,看來我師傅還是不願意讓她魂飛魄散。

而那女鬼根本沒有讓着我師傅的意思,凌厲尖銳的指甲,衝着我師傅抓了上去,我師傅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整個人用這一種奇怪的步子游走在那女鬼的身邊,倒還真是讓我看出來幾份太極的味道。

我師傅在走着這個奇怪的步子的時候給人一種道骨仙風的感覺,但聯想到我師傅平日裏的樣子,顯然不是一個人。

我師傅依舊是遊走在那女鬼的身邊,那女鬼像是不要命了一樣,衝着我師傅抓了很多次,而我師傅則是傷到的都是那女鬼的心肺之處,根本沒有傷及到她的鬼門,此時我心裏也替我師傅捏了一把汗。

跟着我看了一眼懷錶,此時已經十一點五十了,如果我師傅再不解決的話,這女鬼真的如同我師傅說的那樣了,那就更加難纏了。

我跟着對着我師傅大聲喊道:“師傅已經快十二點了!”

我師傅聽完的這句話以後頓時愣了一下,隨即他的速度變快了,步子的速度也變快了,饒是如此我師傅還在那裏堅持着和女鬼的纏鬥,嘴裏卻好像是在念什麼口訣一般,那女鬼聽到我師傅的口訣以後好像非常痛苦的樣子。

而那女鬼跟着怒罵了一聲“滾,不要再念了!”

我師傅卻還在念着口訣邁着步子和那女鬼纏鬥着,而那女鬼這個時候好像突然注意到了什麼一樣,衝着我就飛了過去,我跟着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好在我師傅提前在我的身前撐好了墨斗,果然,那女鬼碰到了墨斗以後,渾身像是放鞭炮一樣噼裏啪啦的聲音響了起來。

那女鬼一臉痛苦的樣子在這墨斗裏掙扎,顯然他沒有預料到我師傅撐開這墨斗是爲了保護我,而那女鬼看我的眼神是我一輩子都忘不掉的眼神,一臉怨毒的樣子看着我。

我被這眼神嚇得往後退了幾步,而就在我剛剛退出去沒幾步的時候,那女鬼嗚嗚嗚的慘叫了幾聲以後,一下子就將墨斗撐破了,突然只見如同炸開了一樣,那墨斗線全部斷了,七零八落的線頭段落在了地上,我師傅跟着一把將我拽到了一邊。

而那女鬼這個時候回過頭眼神異常怨毒的看了一眼我們師徒二人,只見那女鬼的衣服此時突然從黑色變成了紅色,對,就是紅色,血紅血紅的裙子,踹在他的身上,如果說你看過仙劍的話,應該知道龍葵那個紅色的裙子,簡直一模一樣,只是這個裙子隨風擺動起來更讓人害怕。

我師傅跟着臉色大變,看着我說道:“完了!”

而這女鬼哈哈哈的笑了起來,笑着笑着她看着我們師徒二人說道:“等我傷好了,你們一個跑不了了,哈哈哈!”

而我此時還不明白是什麼情況呢,爲什麼那女鬼的衣服會變成紅色,而那女鬼說完這幾句話的時候整個人就消失不見了,整個地下一層突然變得非常的安靜。

我師傅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貴,你看看手錶是不是過了12點了?”我師傅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裏一點生氣都沒有了,像是麻木了一樣。

我跟着嗯了一聲,我師傅看着我說道:“這下成紅煞了。”我師傅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便往前走了。

什麼是紅煞?我心裏不禁有些好奇了起來,跟着我趕忙追上了我師傅的腳步,我師傅一邊走一邊對着我說道:“紅衣女鬼就是紅煞,這種紅煞最難解決了,也是最爲棘手的,想解決她要費上一些事情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已經走出了地下一層。

我跟着開口問道:“師傅,那我們還要繼續找她嗎?”

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不找了,現在想找怕是沒那麼好找了,她既然已經成了紅煞,那麼必然的,她會隱藏自己的氣息了,即使有這陰陽羅盤我們也未必能找到她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她現在應該已經躲起來養傷了,我想明天晚上她還會出來的,因爲過了12點就是鬼門大開了,因爲此時陰氣太重有助於她的傷勢恢復了。”

我聽完了以後沒有說話,我師傅跟着走出了這座大樓,果然,此時我出了大樓以後發現街上幾乎沒有什麼人了,難道,真的是因爲鬼門關大開嗎?

我想到這以後看了一眼我師傅,我師傅跟着笑了笑說道:“一切皆爲因果,明天再來吧。”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騎着自行車便往前走了。

我也騎上了車子以後,我跟着開口問道:“師傅,這鬼門關大開,街上真的有鬼嗎?”

我師傅騎着車子回過頭衝着我點了點頭說道:“怎麼?你小子該不會是想看看這鬼門關大開的場景吧?” 046 鬼節看鬼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我能看看嗎?”

我師傅跟着溺愛的看了我一眼,將自行車停了下來,我跟着一看,我師傅顯然是同意了,我也趕忙將自行車停了下來。

而我停下來車子以後,我看着這路上還有很多人在燒着紙錢,嘴裏也不知道再說着一些什麼,但是看到眼前這些燒紙錢的人我心裏倒是沒有什麼感覺了,因爲最恐怖的紅煞我都已經見過了,這些燒紙錢的場景雖然詭異了一些,但是不至於讓我害怕。

而我師傅這個把自行車停靠在一邊以後,看着我說道:“你真想看?”

我不置可否的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了點頭,其實對於我而言長這麼大我還沒有見過鬼節到底是個什麼樣子呢,我師傅這個時候摸了摸我的腦袋,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那好,我給你看看。”

說着話我師傅拿出來一張黑色的剪紙遞給了我,語氣異常嚴肅的樣子看着我說道:“這個剪紙只能維持兩分鐘,看完以後務必要停下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而且如果你看的時間久了,你的身體會不舒服的,所以你不要看太長的時間知道嗎?”

我此時哪還顧得上聽我師傅的叮囑呢,直接一口就答應了,一把就把剪紙拿了過來,我師傅看着我問道:“你知道怎麼用嗎?”

我師傅這麼一說還真是,我還真不知道這剪紙怎麼用,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尷尬的撓了撓頭,我師傅看着我耐着性子說道:“把你的食指戳破,然後滴上的你血液,這個剪紙是最基礎的剪紙,沒有陰魂,不佔因果,但是陰氣很重,所以你要注意,血液遞上去以後,你只需要把剪紙貼在了自己的後背就行了。”

我聽完了我師傅的話以後狠狠的點了點頭,緊跟着衝我師傅要了一根銀針以後將自己的手指戳破了,而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我說道:“小貴,我去超市裏面買點東西,你別亂跑,知道嗎?”

我嗯了一聲以後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行了,師傅,你放心吧,我知道了!”說完以後我便對着我師傅擺了擺手。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以後便走進了那家24小時營業的超市,而我把血液滴在剪紙上以後,順勢將貼紙貼在了自己的後背上,突然只見感覺一股力量像是遮住了我的眼睛一樣,甚至有那麼一絲絲的痛感,不過這種感覺很快就消失了。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而這個時候我纔看見,原來剛剛燒紙的那個老太太旁邊居然站着好幾個人,他們都是一身白衣,虛無縹緲的樣子,但是他們好像注意到了我一樣,突然衝着我看了過來,眼神異常的怨毒。

我被這個眼神一下子就嚇到了,當即往後退了幾步,我跟着深呼了口氣,在看過去的時候卻發現那幾個白衣服的鬼魂居然消失不見了,我跟着有些好奇的往後面看了一眼,看到後面的時候我更加的心驚,只見身後的接上零零散散的站着許多的鬼魂,他們像是有意識又像是沒有意識一樣,總之看着非常的恐怖。

我深呼了口氣,往前走了幾步,爲了看的更清楚我衝着他們走了幾步,而那些小鬼冤魂好像都圍繞在許多的火堆旁邊一樣,但是他們的樣子好像又非常害怕火堆一樣,後來我師傅告訴我說,他們這些鬼魂圍繞在火堆旁邊是爲了拿錢,拿親人燒給自己的錢。

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裏隱隱有些害怕了起來,第一次見到這種場景,而那些鬼魂好像看見了我一樣,擡起頭用那種讓無法描述的眼神看着我,這個眼神讓我感覺非常的害怕,甚至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當然,因爲我年齡太小,對很多事物都很好奇。

所以懷着好奇心我就走了下去,到了前面的時候,只見那些陰魂厲鬼卻突然衝着我走了過來,他們一定是知道了我能看見他們,想到這以後我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

當即準備扭頭就跑的時候,卻突然發現迎面跑上來一個小鬼,這小鬼不是跑,而是想要撞我,果然,這小鬼猛地一下子就撞在了的我身上,我整個人險些倒在地上,但是被他撞了這一下子以後我感覺整個人都有些頭昏腦漲的感覺。

在一看的時候,那小鬼好像還不滿意,還要撞我,這讓我心裏有些不爽了,但是我又不知道該怎麼收拾他,果然,這小鬼撞了一下子以後跟着第二下又撞了上來,撞在我身上以後,我就感覺自己的精神一陣恍惚,像是自己的身體不熟自己了一樣。

就在我準備求救的時候,卻聽見了我師傅的聲音,“妖孽住手!” 047 柳三爺

我聽到我師傅這麼一說以後不禁感覺有些驚訝,我緊跟着開口問道:“師傅,那這路上還有其他人呢,他們想撞誰就撞誰嗎?或者說他們爲什麼不去撞別人呢?”

我師傅翻了個白眼,特別無語的樣子,看着我說道:“他要是想撞誰就撞誰,那這個世界不就亂套了嗎?”說到這以後我師傅耐着性子對着我解釋道:“這鬼魂之所以要撞掉是你的魂魄是因爲要佔你的身體,但是正常人陽氣足,他根本撞不懂,你在用符紙的時候就已經少了一口陽氣了,否則你以爲你能看見鬼嗎?只有時運低的人才看見,你能看見是因爲我滅了你的頭頂火,讓你看見了,否則,你看不見,除非鬼想讓你看見,就比如紅煞那種。”

我聽完了我師傅的解釋以後頓時恍然大悟了,跟着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我師傅看着我說道:“行了,洗洗臉去睡覺吧!”

說着話的功夫我師傅便讓我去睡覺了,我跟着點了點頭也沒有說話,慢吞吞的樣子去洗臉刷牙了,躺在牀上以後我靠在枕頭上點了一支菸,深深的吸了一口,來了城裏一直沒有抽菸了,這包煙還是我來之前偷偷帶來的。

我抽完煙以後掐滅了手裏的香菸,腦子裏卻突然想到了紅煞的事情,我師傅說是怨氣所成,但是到底有多大的怨念才能讓她變成如此模樣呢?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替我師傅擔心,這女鬼已經吸收了七月十五的陰氣,只怕會比我那天見到的更加強大了,而且那個叫蔣小紅的女鬼爲什麼總是要待在那座公司裏呢?

這些東西也不是我能想通的,索性我便昏昏沉沉的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我師傅看着我點了點頭,喃喃自語的說道:“你這臉色比之前好多了。”說完話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快坐下吃飯吧。”

我跟着坐下來以後發現我師傅今天倒是很勤快,已經將早飯什麼的都做好了,跟着我倆開始吃了起來,一邊吃飯我一邊擡起頭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今天晚上還要去找紅煞嗎?”

我師傅衝着我點了點頭說道:“去是一定要去,但是今天晚上就不去了,我得找個人過來幫忙,如果他來的早的話,今天晚上就行動,如果來的晚的話,那就只能拖一拖了。”

我緊跟着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是誰啊?”

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說了你也不認識,等你見到了就行了。”說着話我師傅看着我催促道:“趕緊吃飯,吃完飯去抄書去,今天三遍,抄不完晚上不用吃飯了!”

“啊?”我心裏頗爲不情願的樣子看着我師傅嘟囔了起來,“天天沒別的事情了,就是抄抄寫寫,我都不知道我來城裏是爲了啥!”說句實話,我心裏是真的生氣了,來了城裏別的事情沒有幹,除了碰見女鬼,就是抄書,這日子和我想的不太一樣。

我剛剛轉身準備回房間的時候,我師傅突然叫住了我“小貴,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嘟囔了,男人就要有個男人的樣子,知道嗎?”

我師傅的語氣非常的嚴肅,我聽到這以後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聳了聳肩,說道:“隨你。”

誰知道我這句話剛剛說完,我師傅一腳就踢在我屁股上了,看着我沒好氣的說道:“小貴,你現在這個年紀叛逆,我能理解,但是,你這個態度是跟師傅說話的態度嗎?”

我一聽見我師傅的這句話以後頓時就蔫兒了,跟着點了點頭看着我師傅說道:“我知道了。”

我師傅這個時候長長的出了口氣,看着我說道:“小貴,你現在還小,我必須要管着你,等你到了十八歲,我就不管你了,但是這兩年的時間,你必須跟在我的身邊一切都要聽我的,知道嗎?”說到這以後我師傅語重心長的看着我說道:“所以不管你現在有什麼想法最好都收起來,不要想那麼多了,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就是了,我不會害你的。”

我師傅都這麼一說了,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衝着他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師傅,你放心吧,我以後會聽話的。”

“嗯!”我師傅嗯了一聲以後對着我擺了擺手,示意我回去抄書吧。

我便點點頭以後回去繼續抄書了,回到房間以後,拿出來本和筆就開始抄了起來,一上午很快就過去了,中午隨便吃了幾口以後我就回房間繼續抄書了。

到了半下午的時候我有些餓了,從房間裏出來的時候卻發現我師傅不見了,也不知道這邱老頭去哪裏了,想到這以後我去他房間看了看,沒有人,跟着我從廚房裏弄了點東西坐在沙發上就吃了起來,一邊吃着東西一邊看着時間,這邱老頭去哪裏了,我心裏隱隱有些好奇了起來。

按理說他不是那種一出門一聲不吭的人,可是今天卻什麼都沒有說,我跟着伸了個懶腰收拾了收拾桌子以後,一陣開門的聲音傳了過來,我探着腦袋看了過去,發現原來是我師傅。

我師傅進來以後,身後還跟着一個人,這個人我並不認識,只是他穿着一身警服的樣子,這身裝扮把我給嚇到了,我緊跟着開口問道:“師傅,你是不是犯啥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