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87 Views

槍劍交擊,暴起如雷悶響,有火花四濺而出。

Written by
banner

凌天侯嘶聲厲嘯,目綻神芒,瘋狂地催發元力,悍然壓下。

霎時,那銀槍之上,力量陡然暴漲。

燕塵臉色微變,身形往下沉了沉。

這神虎丹的力量,竟強橫至廝!他暗呼一聲,心神凝重了幾分。

自上一戰,才數天過去,這凌天侯修為並未有多少增長,此刻變得如此強橫,定是那神虎丹的效果。

他輕哼一聲,眸中寒芒大盛。

體內元晶劇烈一震,便有澎湃的元力宣洩而出,湧向四肢百骸。下一刻,長劍一震,劍芒暴漲,壓得那凌天侯往上退了退。

凌天侯厲嘯一聲,氣勢再漲。

霎時,兩人的力量便是持平,在半空中對峙了起來。

透過槍尖,劍鋒,兩人的氣勁瘋狂交鋒,盪開一股股猛烈的狂風。

見狀,雲府眾人神色皆有些凝重,隱隱露出了擔憂之色。

而那敖龍,則是冷笑一聲,露出了幾分得意之色。

這神虎丹,可是他花了重金購得,專門用來對付這姓古的,如今看來,這錢倒沒白花,只要凌天能攔住這傢伙,雲府剩下的人,還不是任他揉捏。

只要擒了敖雲,便能一勞永逸,除去雲府這個大敵。


剩下的三府中,玉府,墨府不成氣候,也只有那天府,才堪堪能與他一爭。而那葉翻雲,卻是永遠被凌天壓著,這天府註定爭不過他龍府。

這般想著,他越發自得。

旋即,眸光一轉,朝著敖雲掃去,森然低語:「雲弟啊雲弟,你想跟我爭?哼!沒門,你這廢物,永遠也翻不了身,少家主之位,註定是我的。」

言罷,陰狠一笑,便是一揮手,沖身後眾將喝道:「上,給我滅了雲府,將雲大公子給我擒來。」

「是!公子!」

龍府眾將轟然應聲,個個戰意沛然。

此前在海上,大艦被毀,落得那般狼狽的境地,眾將皆是憋了一肚子氣,早已是迫不及待想要出手了。

當下,紛紛爆吼一聲,往前撲出。

這時,只聽一聲大笑。

黎老邁步而出,朗聲道:「有老朽在此,龍大公子,你怕是要失望了。」

「哼!黎老先生,就算是你,今日也護不住他!」敖龍冷笑。

「是嗎?」

黎老淡淡道。

言罷,雙瞳一眯,冷芒大盛。一襲衣袍獵獵鼓脹起來,鬚髮皆張。

一跺腳,便是暴沖而出,一拳朝著一名魁偉大漢轟去。

那大漢臉色一變,他不過三階,而這黎老,則是四階的高手。

但對手來勢兇猛,他避無可避,只得揮拳轟去。

嘭!

雙拳對撼,他渾身一震,便是倒跌而出。

而在那方向,卻是有一道漆黑的裂縫閃現。

「啊!」一聲短促的慘叫。

眨眼間,這大漢便被空間裂縫扯開,身子斷作了兩截,一截沒入裂縫之中,另一截則是被狂暴的空間之力,撕成了碎片,血濺四方。

見狀,龍府眾將皆是身形一頓,面色發憷。

他們卻是忘了,這裡還有空間裂縫。

若是激戰起來,不小心碰到裂縫,必也是這般凄慘的下場。

一時間,眾將面面相覷一番,卻是無人上前。

「若是不怕死,你們大可上來,老朽奉陪到底!」

黎老飄然落下,淡淡道。

「你……」敖龍語氣一滯,氣得面色漲紅,可一時間,卻是毫無辦法。

這時,在半空中,暴起鐺的一聲巨響。

槍劍交擊,兩人身形齊齊一震,各自退去,但下一刻,又是衝出,狠狠對撞。

霎時間,劍氣,槍芒,瘋狂交鋒。

交擊之處,空間都扭曲了起來,泛起了漣漪。

抬眼一看,黎老臉色微變,低呼道:「不好!」

這處小天地已開始崩潰,承受不住過於強大的力量,以兩人的實力,再這麼戰下去,必會加速這方空間的崩壞。

鐺!

又是一記交鋒。

澎湃的氣勁,宛若怒濤一般,瘋狂盪開。

槍劍交擊之處,空間極度扭曲,驀地,裂將開來,現出一道漆黑的裂縫。

裂縫一出,便是生出一股強烈的吸力,拉扯著二人,往裂縫而去。

霎時,兩人臉色一變,齊齊暴退。

那一道裂縫不斷延伸,吸力越發強烈,逐漸形成了一股風暴,吞噬著四周的一切。

「退!快退!」


黎老大喝,帶著雲府眾人,急速退去。

而龍府眾人,亦是露出驚懼之色,不斷退去。

燕塵往後退了退,懸立空中,望著那一道不斷延伸的裂縫,面上仍有餘悸。

方才,若是退慢了一步,他可就要被拉扯進去。

旋即,便是有些駭然。

這一道裂縫不斷延伸,絲毫沒有停下的跡象。受到那一股風暴的牽引,地上的岩土飛起,化作長龍,被吸入裂縫之中。

此情此景,便若毀天滅地一般,實在可怖!

「先生!快走吧!這空間要徹底崩潰了!」黎老沖燕塵大喝。

燕塵緊蹙著眉頭,看了看那裂縫,眸光再一轉,看向了那座雄峰。

他心中有些不甘,此番進來,才得了一本基礎符經,雖也頗具價值,但與他預期的,卻是相差甚遠。

而這遺迹,他也還沒完全探查過。

此刻便走,實在有些不甘。

但看著眼前,那一道不斷擴大,吞噬一切的裂縫,他也知道,再待下去,也不過是徒然而已。

當下,便一轉身,往出口而去。

然而,就在這時,自身後忽地傳來轟隆一聲巨響。

他身形一頓,回身一看,卻見那一道裂縫已延伸到了山峰處。山壁開始崩塌,緊接著,整座山峰都晃動了起來。

旋即,山體開始裂開,整體崩塌。

在那漫天碎石中,卻有一道金色光柱,驟然衝天而起,直貫雲霄。

「這是……?」

燕塵眸光一凝,霎時,暴起璀璨精芒。

這等光華,必然是寶物!

難道……會是天工派的寶庫?

對了,這寶庫必是在山體中,方才他們尋不到,但此刻山體都崩裂了,自然將寶庫顯露了出來。

他呼吸立時急促起來,眸中綻出了火熱之色。

身形一動,便朝著那邊電射而去。

而另一方,凌天侯亦注意到了這一道寶光,亦是朝著那邊衝去。 轟隆!

山峰不住搖晃,整個裂開,坍塌,碎石滾滾而落。

在山峰四周,不斷有裂縫滋生而出,將碎石吸入其中。

而在漫天碎石中,一道金光衝天,奕奕耀目。

燕塵身形如電,往上疾掠而去。

一路上,不斷閃躲,避開那一道道裂縫。很快,便至山腰之處。

凝目看去,可見在那山體廢墟中,顯露出了一座金色石台,那一道金色光柱,便是從石台上衝出。隱約間,可見光柱中,有一尊鎧甲的影子。

但那金光太過強烈,一時亦看不清楚鎧甲的模樣。

「天工神鎧!」

燕塵脫口驚呼,目中暴起璀璨精芒。

這天工神鎧,乃是天工派的傑作,集天工符道之大成,鍛造而成,在上古時期,可謂威名赫赫。據古籍記載,這神鎧極為稀少,每一尊都是天工派的鎮派之寶。

他呼吸急促了幾分,羽翼一振,速度陡然暴漲,電掣而去。

這時,在另一方向,凌天侯亦是加速,暴沖而來,直取神鎧。

「姓古的,給我滾開!神鎧是我的!」

凌天侯厲嘯一聲,瞳中幽芒一閃,身周便有幽藍水濤滾滾湧出,凝作一頭麒麟,踏浪衝來。

「哼!」

燕塵眸光一寒,立時一掌拍去。

霎時,怒焰滾滾湧出,凝作一隻巨掌,拍向了那水麒麟。

嘭!

水火相遇,暴起一聲巨響。以碰撞點為中心,一圈圈漣漪盪開,所過之處,四周落下的碎石盡皆被震作粉末。

對拼了一記,兩人的身形卻未有絲毫停滯,依舊朝著那一道金光撲去。

嘩嘩!

漫天碎石墜下,如雨點一般。四周,儘是山體崩裂,發出的轟隆巨響。

此情此景,卻是駭人無比。

十丈,九丈……

那金光越發近了,可以隱約看清,內里那一尊神鎧的模樣。

那是一尊燦燦的金甲,甲上雕龍,模樣英武,霸氣,神威凜凜。其上更散發著一股驚人的氣勢,如淵如海,深沉可怖。

兩人瘋狂催發元力,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

兩束眸光,皆綻出火熱之色,落在那神鎧之上。

待接近到三丈之遠時,燕塵身形陡然一折,朝著凌天侯衝去。

他目綻神芒,戰意衝天,凝聚畢身之力,一劍劈斬而去。

嗤啦!

劍芒裂空,勢若九天驚雷。

凌天侯臉色一變,硬生生收住身形,一槍貫出,迎向了這一劍。


不過,他終究倉促了一些,氣勁炸開,立時震得他身形一顫,往後退了退。

這一瞬間的功夫,燕塵便已超過了他,朝著神鎧撲去。

眨眼間,便已至那金色光柱之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