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45 Views

“這是侏儒一族獨特的釀酒方法,我只會一點皮毛,釀出來的酒的味道和族裏的聖酒相比,差的還很遠。”庫得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Written by
banner

王偉神情異常激動,拉住庫得的手,說道:“庫得大師,我代表王記正式聘請你爲五糧酒的特級釀酒師,我們會給你提供源源不斷的材料和金幣,你只需要努力的改進啤酒的釀造方法,直到釀造出優質的啤酒來。”

庫得完全懵了,問道:“以後有酒喝?有飯吃?有地方住?”

“美酒,好飯,豪華套房,任你選擇。”王偉對待能工巧匠從來不會吝嗇的。

“一言爲定!”庫得一把握住王偉的手,敲定聘請協議,生怕他反悔。

王偉撿到了寶,立即派庫得去鳳歧山研究啤酒,開始庫得不願意去,但聽說鳳歧山是五糧酒的釀造基地,他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

啤酒適合天熱的時候飲用,現在梅西進入了秋冬季節,是白酒需求的旺季,王偉還是把精力放在五糧系列酒的推廣上,偶爾關注一下啤酒的釀造進程。

喜訊一個接着一個傳來,克隆多在王記全體員工的期盼下,帶來了魔法標示,魔法咒語申請買斷成功的消息,一時間,梅西鎮,格林鎮,紫京城都沸騰了,人們關注的焦點除了王記商會還是王記商會。

王記出品,必爲精品!

這句話在帝國開始流傳開,自此,王記商會成爲可以與龍騰商會,勇者公會相比肩的商會,雖然實力差距還很大,但等級上是相同的。

爲了慶祝這歷史性的一刻的到來,五糧系列酒免費品嚐活動轟轟烈烈的進行着,就連紫京城,格林鎮都開展了這項活動,五糧系列酒的大名傳遍紫京城,格林鎮兩地。

三天後,魔法公會的魔導師親自來到梅西鎮,頒發給王記商會魔法標示,魔法咒語,同時昭告大陸,此兩項專利專屬於王記商會,任何侵權行爲將受到魔法公會的懲罰。

魔法公會專門派了個魔法標示專家,協助王記製造魔法標示。製造魔法標示是魔法公會的專利,其他人沒人會製造,王記的魔法標示有力的打擊了仿冒王記的商品的作坊。

王記擁有了自己的魔法標示,魔法咒語,成爲了大商會,就有權利進入魔獸森林捕捉珍獸,但王偉沒有急於捕捉珍獸,一直忙着五糧系列酒的事情。

五糧酒價格過高,導致銷量一直遞減,王偉決定把五糧酒推廣到紫京城去,派舒塔前往紫京城。在瘟疫施虐時,王記收購了勇者公會的幾家坐騎,珍獸店,現在先改造幾個店當做五糧直營店,專銷五糧酒,五糧純,五糧春,瞅準時機再進入紫京城,現在先試着推廣五糧酒。

格林鎮的白酒市場一直被萬里千香酒壟斷着,隨着萬里千香進入梅西市場,思釀,寶泉,五糧三家聯合起來,集體挺進格林市場。王偉欣喜若狂,趕快安排夢瑤在格林鎮收購商店,成立兩間五糧直營店,又收購一家酒樓,改名爲永樂酒樓,作爲梅西永樂酒樓的連鎖酒樓。

一切順風順水,王記的利潤很快突破一個億,還在不斷的攀升,緩解了資金短缺的局面。有了充足的資金,王偉又能大張旗鼓的推廣五糧系列酒了。

梅西,格林,紫京城三個地方的大酒樓都是**自家釀造的酒,一些小酒樓賣散酒,就連思釀,寶泉也沒有把酒賣到其他酒樓的想法,這些已經形成傳統。

傳統是用來打破的,王偉推陳出新,開始自己的買店進店計劃。

永樂酒樓以王記商會的名義邀請梅西鎮各個小酒樓的老闆齊聚永樂酒樓,很多都給王記面子光臨永樂酒樓。

看到十幾桌坐滿了客人,王偉舉起酒杯,說道:“歡迎各位同行光臨永樂酒樓,來,幹了此杯。”

“好!”各個老闆都是豪爽之人,一口飲了五糧酒。

一陣推杯換盞,吃喝得其樂融融,吃喝了一陣,王偉站起來說道:“各位,五糧系列酒正打算推出一個活動,不知各位有沒有興趣參加?”

衆人停下手中的筷子,眼睛齊刷刷的望向王偉,不知王偉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吸引了衆人的目光,王偉繼續說道:“五糧酒將要舉行一個展示活動,凡是酒樓裏展覽五糧系列酒,每個月將有一千金幣的展覽贊助。”


下面交頭接耳,衆人議論起來。

一個胖子站了起來,問道:“展覽倒是第一次聽說,是不是光放一壺五糧系列酒就可以了。”

“哈哈,大致相同,展示的作用就是宣傳五糧酒,只要酒樓在顯著的位置擺放出來就算展示。展示的時候如有客人要買,酒樓可以賣,供給你們的五糧系列酒將低於市場價,最少讓你們賺兩成的利潤。”王偉拋出巨大的誘餌,不怕他們不上鉤。


“好,我的酒樓歡迎五糧酒做展覽,但贊助費用需要每個月兌現一次。”

“好,沒問題!”

當場十家酒樓表態,願意展覽五糧系列酒,其他的酒樓都搖擺不定,既沒有同意,也沒有不同意。

商人重信義,比地球上的商人講信用多了,王偉不擔心他們反悔,從永樂酒樓挑出來幾個五官端正,責任心強的職員專門負責往這些做展示的酒樓送五糧系列酒。 隨着五糧的發展,王偉越來越感覺缺少人才,更缺少能獨當一面的人才,招募人才成爲迫在眉睫的事情。

這個世界沒有大型的人才招聘會,各個商家都是通過貼告示招聘人才的,王偉命人寫好告示貼在永樂酒樓門前。

永樂酒樓以王記商會的名義招收一百名職員,要求能識字寫字,對銷售有興趣,最低年齡限制到十八週歲,最高年齡限制到四十五週歲,有酒類營銷操作經驗的優先錄取。凡是確定錄取的,底薪一律一千金幣,其他待遇面議。

應聘者多達兩千人,克隆多,猛虎,夢瑤都來到梅西,幫忙挑選人才。王偉擇人的原則是寧缺毋濫,着重人品,口才,面貌,不論出身,不論職業,不論性別。

經過層層的篩選,兩千多人中只選出來一百三十個優異者,其中二十二名女士。王偉親自面試這批職員,大致滿意,立即投入試用。

錄取的女士一半送往梅西的直營店鍛鍊,一半在永樂酒樓鍛鍊,經過兩個月的考察再安排她們的工作。

永樂酒樓原來的職員根據其意願,加入到銷售隊伍中,工資待遇都增加了很多,暫時緩解了人才危機。

新招來的男職員一部分進入永樂酒樓,其他人分派到王記的各個產業中去,願意派往格林,紫京兩地的,有一定的額外資助,安排食宿。

王偉從格林調來幾個心腹來到梅西,原來魔獸世界的四大區長,調來了泰羅和姆森,還調來了夢瑤和卡琳。

夢瑤一來到梅西,王偉就把三家五糧直營店的管理大權交給她,卡琳直接負責和鳳歧山的溝通,給她和五糧神一些接觸的機會。


考慮到卡琳身份的特殊性,王偉給她配了一匹天馬,真是天大殊榮,讓她感激的連以身相許的心都有了。

泰羅和姆森跟在王偉的身邊,同時他倆還兼任五糧直營店的助理店長,有時間還是要去直營店熟悉一下業務。

愛麗絲那丫頭整天喝五糧春,無所事事,王偉給了她一個王記專用牧師的差事,要是王記有人生病,她負責前往治療。夢瑤來到梅西帶來了天馬,愛麗絲整天纏着天馬,讓她騎着天馬四處跑跑,治療傷者,對她來說也是一種鍛鍊。

王偉一直忙碌着,這一天凱瑟琳送來了一封信,她和猛虎已經商議三天後大舉進攻獵虎傭兵團的駐地凱撒牧場。

讀完信,王偉心事重重的坐在酒樓後院的搖椅上,搖椅不斷的晃動着。夢瑤來到他的身後,揉着他痠疼的肩膀,按摩起來。

“最近忙壞了吧,你對自己太苛刻了,何必事事都親自去做,安排手下去做就行了。”夢瑤抱怨道。

王偉會心的一笑,說道:“你來了,以後五糧直營店的事情都交給你了。你的那些親戚,挑一些精明能幹的調到梅西吧,先鍛鍊一段時間,有了合適的領導崗位就安排上去。”

夢瑤知道王偉是把部分人事任命權交到她的手裏,讓她培植自己的親信,感激的一笑,說道:“泰羅和姆森都是有本事的人,你把五糧展示的事交給他們吧,這樣你也能抽出時間陪陪我逛逛街,聊聊天。”

“我怕他們剛接觸五糧,操作起來捉襟見肘。”王偉說出自己的理由。

夢瑤白了他一眼,嗔怪道:“那麼大的魔獸世界,他們還不是管理的井井有條,你擔心什麼,你不是也在梅西嘛,有時間多指教他們一下。羽翼保護下的雛鳥什麼時候才能學會飛翔,給他們一片藍天,讓他們自由飛翔吧,經驗都是獨**索出來的。”

王偉大感欣慰,連連點頭,望着夢瑤的眼神變的更加熱切起來,攔腰抱住夢瑤的***,往住處走去。

天空飄着淅淅瀝瀝的小雨,屋裏傳來兩人的喘息聲,一場狂風暴雨激烈的進行着。

風停雨歇,夢瑤摟住王偉光滑的後背,用自己的身體溫柔的摩挲着他的後背,再度點燃兩人的激情,來了個梅開二度。

王偉採納了夢瑤的建議,把五糧展覽的事情交給泰羅,把五糧推廣的事情交給了姆森,兩人肩挑大樑,都是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看到兩人充滿激情,王偉甚感欣慰,同時深深佩服夢瑤的慧眼識才的本事。


年輕人還缺乏掌控大局的能力,王偉任命貝克爲梅西的總負責人,如果他不在,貝克就要主持大局,駕馭泰羅和姆森,連夢瑤都要服從貝克的管理。

梅西一家五糧直營店的店長席琳能力突出,王偉任命她爲梅西直營店的總店長,協助夢瑤,同時有權參與王記商會在梅西的重大決策。

貝克任命一個出色的手下擔任永樂酒樓的副樓長,管理酒樓日常事務,自己常出去應酬,有時去鳳歧山督促一下釀酒,有時去五糧直營店指導一下工作,甚至有時候去某個鎮領導家裏坐坐。

貝克的種種表現,王偉越來越放心把梅西鎮交給他管理,下放更多的權利給他,同時打算把他納入王記商會的核心人員,與商會共同發展。

五糧展覽取得了很大的進展,梅西的五十六家酒樓接受了五糧系列酒的展示,同時以市場價,甚至高於市場價出賣五糧系列酒,賺了很多錢,現在就是不給他們展示贊助費,估計他們也爭着賣五糧系列酒,能賺錢就有人爭着賣。

梅西鎮能賣得動五糧系列酒的酒樓大概一百三十家,現在有了五十六家在賣,五糧系列酒的餐飲覆蓋率達到了將近百分之五十。王偉很是滿意,獎勵了姆森,泰羅兩人各兩萬金幣,同時給所有往酒樓送酒的業務人員每人獎勵了二千金幣。

爲了提高送酒人員的積極性,王偉定下了銷售人員可以根據賣出酒的價格提成,一般提成在百分之五,進一步提高了業務人員的福利,甚至有的業務人員每個月拿到一萬金幣的提成,可以說業務人員是最能賺錢的,吸引大批職員要求調進業務人員的隊伍。

王偉始終堅持寧缺毋濫的原則,沒有更換這些業務人員,一來他們熟悉了業務,二來他們都是本地人,能很好的利用人脈關係,發展客戶。 跟風已經成爲思釀,寶泉兩大企業的特色,隨着五糧成功的打進梅西的五十六家酒樓,兩大企業按照五糧的模式做起了展覽,緊跟在五糧的屁股後面。

王偉怕別的商家搶注五糧的品牌,命人在商會管理處註冊了五糧的品牌,連五糧純,五糧神,五糧液,五糧春,五糧精品,五糧酒,金五糧,銀五糧等類似的品牌都以王記商會的名義註冊了,整整花了五百萬註冊費。

五糧作爲獨立的一個品牌開始運行起來,但它屬於王記商會,對外的名稱是五糧,與王記的其他產業不相關聯,獨立運行,以免受到各方面的限制。

大陸盛典是整個大陸歡慶的日子,每年的二月六號就是天元大陸的盛典,這一天所有的人都回到自己的家鄉,與家人團聚,共同慶祝美好的生活,綜合了地球上的春節和元宵節的特點。

盛典前會舉行各種各樣的活動,名聞帝國的天方歌舞團將來梅西鎮做巡迴演出,這個激動人心的消息傳遍了梅西鎮,連格林鎮,紫京城,景泰鎮的居民都往梅西涌集,可見天方歌舞團的魅力之大。

梅西的各個旅店住滿了外來人,永樂酒樓的生意火爆的不得了,五糧系列酒的銷量一下上升了四,五倍,五糧系列酒差點供應不過來。

梅西最西面的廣場搭建了巨型帳篷,天方歌舞團將在那裏進行爲期三天的演出,那裏擁擠不堪,王偉領着銷售人員擠進了人羣,在一個帳篷裏臨時做起了五糧系列酒的銷售。

“天方歌舞團來了,大家快來看!”

人羣騷動起來,儘管有很多的衛士維持秩序,可場面還是相當的混亂。只見浩浩蕩蕩的馬車隊迎面而來,足足有三十輛大馬車,馬車隊由二百名傭兵護送。馬車被遮得很嚴實,不能看到馬車裏的美女,但聽到一陣陣銀鈴般悅耳的聲音,衆人心神激盪,歌舞團的豔名那是聞名整個大陸的。

到了黃昏,歌舞團的靚女們開始三五成羣的逛街,王偉坐在帳篷裏,欣賞着外來的美景。

“五糧春,姐妹們,過來,找到五糧春了。”一個眼睛大大的美女喊了一嗓子。

一團紅雲鋪天蓋地的涌來,數十個身穿紅禮服的美女涌進五糧那小小的帳篷裏。那一張張俏臉,那一具具性感的小身材,五糧的職員眼珠子都差點瞪了出來,個個目不轉睛,生怕眨一下眼,就錯過眼前的美景。

“多少金幣一壺?”動聽的聲音傳進耳朵裏,王偉的身子都酥了。

“十個金幣!”被迷得暈頭轉向的一個職員脫口而出。

“孃的,**薰心。”王偉心裏罵了一句,走向前說道:“你們是天方歌舞團的舞女吧,這樣吧,我代表五糧把剩下的十壺五糧春送給你們。你們要是有興趣,今晚可以去永樂酒樓,吃喝免費。忘了介紹我自己了,我是王記商會的老闆羅密歐。”

“謝謝!”衆女中走出一女,此女高貴大方,身上散發出一股威嚴,估計她就是這些舞女的領班。

“先生,感謝你的邀請,今晚姐妹們都勞累了,明天再去永樂酒樓叨擾。”領班說話得體大方,不愧爲大型歌舞團的領班。

“隨時歡迎!”王偉眯縫着眼睛笑着,笑得無比燦爛。

衆人目不轉睛的望着一道道靚影消失在黑夜裏。

“收工!”職員一陣歡呼,收拾東西回酒樓。

天方歌舞團的到來,是個契機,它帶來了一批外來客商,這些客商都是各大城市的商會代表,他們開始在梅西兜售自己的產品,可以說,現在梅西臨時成爲了貿易交易中心。

有錢不賺,王八蛋。現在正是宣傳五糧系列酒的大好時機,通過這些客商的口宣傳五糧系列酒,效果是不可估量的,但現在思釀,寶泉跟在五糧的屁股後面把酒打進了五糧搶先打進的五十六家酒樓,搞得酒樓的服務員有的推銷五糧,有的推銷思釀,有的推銷寶泉,可以說,五糧沒有絲毫優勢。

當晚,王偉叫來泰羅,姆森,夢瑤,貝克,五人坐在一起策劃新的銷售策略。

五糧每壺酒都有一個壺蓋,壺蓋是特有的,無法模仿的,王偉大膽的提出設立壺蓋獎的想法,鼓勵酒樓的服務員推銷五糧系列酒。

“五糧的壺蓋都是獨一無二的,外人無法模仿,這是我們的優勢,要是設立壺蓋獎,鼓勵各個酒樓的服務員推銷我們的酒,效果會很好。你們看看還有什麼地方需要完善?”王偉大致描述了整體策略,細節問題需要衆人的商量。

“壺蓋獎,我看可行。”貝克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思釀,寶泉是跟風成癮了,我們推出壺蓋獎,他們隨後就會推出壺蓋獎。我們的壺蓋獎要不斷的改善,例如,五糧春一個壺蓋獎勵十個金幣,等他們也設立了這樣的獎勵,我們把五糧春的壺蓋獎勵提高到十五金幣,他們跟着改變,我們再變,這樣下去,主動權掌握在我們手裏,他們只會跟在我們屁股後面。”

“哈哈!”貝克的話惹來衆人的鬨笑。

夢瑤心思縝密,提出自己獨特的見解:“我同意羅密歐,貝克的建議,整個計劃還有可以完善的地方,五糧春的壺蓋獎定爲十個金幣,五糧純壺蓋獎不如定爲二十個金幣,五糧酒的壺蓋獎定爲五十個金幣,三種酒的價格不一樣,定的壺蓋獎應該不一樣,這樣體現了公平。”

“很好,我提議爲貝克,夢瑤兩人鼓掌。”掌聲響起,泰羅,姆森神色有點暗淡,爲自己沒有提出好的建議而羞愧,同時開動腦筋,希望能想出一些好點子。

王偉看出了泰羅,姆森的羞愧,開解道:“泰羅,姆森,你倆剛接觸五糧,許多東西還是需要學的,但不要苛求自己,要一步一步的來,五糧的將來就靠你們這些年輕人了。”

夢瑤打趣道:“你啊,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好像你很老似的。”

“哈哈! 當殺手淪爲保鏢 ,都快四十了。”貝克開懷大笑。

“哈哈!”

最後確定壺蓋獎明日起實施,具體事宜,王偉交給泰羅,姆森兩人去辦。兩人是他的左膀右臂,把展示搞得很出色,相信壺蓋獎難不住他倆。 壺蓋也能賣錢,梅西出現這樣一件稀罕事,人們議論紛紛,五糧又一次成爲大家關注的焦點。

五糧春的壺蓋十個金幣,五糧純的壺蓋二十金幣,五糧酒的壺蓋五十金幣,壺蓋竟然能賣那麼多錢,銷售五糧系列酒的酒樓服務員在壺蓋獎的刺激下,大力推銷五糧系列酒,使得五糧系列酒的日銷量超過思釀和寶泉的總和。

外面陽光明媚,永樂酒樓打掃得一塵不染,大批的客商落腳在永樂酒樓,他們吃着酒樓的名吃,喝着五糧系列酒,談論着天方歌舞團。

酒樓是打探消息的好場所,王偉早就吩咐下去,酒樓的服務員聽到什麼有用的消息立即記錄下來,每天向他遞交一份消息彙總,打探到有用信息的將發放十個金幣到一千金幣不等的獎勵。

酒樓裏喧鬧異常,一桌客人埋頭吃喝,吃喝了一陣,一個陰陽怪氣的男人朝身邊的老頭說道:“管事,今晚的包場定在哪家酒樓,梅西酒樓,中興酒樓,永樂酒樓你都來過了,有決定了嗎?”

“還沒決定,梅西酒樓上檔次,中興酒樓的飯菜物美價廉,永樂酒樓的五糧酒品質一流。”老頭猶豫不決,繼續吃喝。

這個場景被酒樓的服務員看在眼裏,記在心裏,服務員聽到他們要包場,眼睛一亮,立即跑回後院把這個信息告訴了王偉。

聽到這個消息,王偉趕往前面,打量了一下桌上的兩人,發現他們衣服上的標誌竟然是天方歌舞團的特有標誌,立即明白了兩人是來找酒樓,爲歌舞團造勢的。

天方歌舞團每到一個地方演出,演出前的晚上會找一家酒樓,爲即將帶來的演出造勢,相當於地球上的記者發佈會。

王偉絕不放過任何一次宣傳永樂酒樓的機會,立即吩咐服務員在門口貼了一張告示“爲了歡迎天方歌舞團來梅西演出,本酒樓決定今後三日,對天方歌舞團的員工免費提供三千金幣以下的酒飯,超過三千金幣,一律半價收取費用,五糧系列酒半價提供”。

告示一貼出,引起衆人圍觀,那桌客人看到了告示內容,不再猶豫,直接找到酒樓的貝克商談包場的事情。

貝克在王偉的授意下,給了更加優惠的條件,私下裏還抽取百分之一的費用當做那兩人的辛苦費,雙方一口定下包場的事情。


打探信息的服務員接過王偉遞來的一千金幣,差點幸福的暈過去,不住的點頭哈腰,嘴像摸了蜜,說不完的好聽話。

王偉吩咐服務員貼出第二張告示“本酒樓已被天方歌舞團定下晚上的全場,今晚暫不對天方歌舞團以外的客人開放,望新老客戶見諒”。

爲了歌舞團的記者發佈會作準備,王偉調來了梅西鎮所有漂亮的女職員,整個永樂酒樓到處是青春的笑臉,洋溢着青春的氣息。

王偉放下了身段,和女職員打成一片,一起去打掃,一起聊天,一起嬉笑,有時還一起去衛生間……打掃衛生。

下午,天方歌舞團派來了員工來佈置酒樓,頓時彩旗飄揚,一張張精美的圖片貼滿了酒樓的牆壁,酒樓門口鋪起長長的紅地毯,歌舞團把永樂酒樓打扮的富麗堂皇,給人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黃昏,歌舞團的俊男美女陸續來到永樂酒樓,頓時,酒樓成爲了明星集聚地,門口圍滿一睹明星風采的粉絲,個個扯着嗓子尖叫,簡直可以比擬地球上週董的粉絲,瘋狂的有點離譜。

王偉有幸面對面的一睹天方歌舞團兩大臺柱索菲婭和席佳麗的風采,差點鼻血橫流。兩女光彩照人,索菲婭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席佳麗給人一種春心蕩漾的感覺。

索菲婭屬於氣質型美女,骨幹十足,修長的美腿,苗條的身材,秋水般的眼眸,柔順的長髮,彷佛九天下凡塵的仙女,出塵脫俗。

席佳麗屬於肉感性美女,豐滿性感,紅脣美腿,每一個動作都勾人心魄,讓人幻想聯篇,簡直是一個小妖精,緊緊抓住你的心,好想讓她蹂躪你,踐踏你,折磨你。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王偉作爲酒樓的老闆,熱情似火,一個跨步上去,伸展雙臂,用力的擁抱了索菲婭一下,驚得索菲婭有點手足無措。

王偉老臉一紅,解釋道:“擁抱是我的家鄉用來迎接客人的方式之一,索菲婭小姐,沒有嚇到你吧。”

索菲婭拍拍胸口,說道:“還好,在帝都聽聞先生的大名,傳聞你是位奇人,今日一見,果然很奇特,呵呵。”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