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12730 Views

「周恩,你想要去哪裡?」

Written by
banner

周恩面對李九的問話,沒有理會,直接是施展出永春八卦拳向著李九身上招呼過去。

李九冷笑連連:「周恩,我來教教你真正的八卦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說完之後,李九腳步變換之間,施展出自己的拿手絕技八卦掌。

一時間,周恩只能是勉強防禦,不過即使這樣,還是被打的連連後退,狼狽不堪。

不過周恩自從上次從李九手中領悟到了八卦拳的精髓后,戰鬥力有了不小的提升,面對準王者級李九的攻擊還能夠勉強支撐一會,當時也就是那麼一會而已。

周恩自然不可能跟著李九硬拼的。

周恩背部拼著硬生生的受了李九的一拳,然後迅速的朝著賓館路口處跑去,不過,理想是是很美好的,但是現實卻是無比的殘酷。

就在周恩剛剛邁出腳步的時候,一隻手掌猶如是鐵鉗一般狠狠的抓在周恩的肩頭。


「嗯。」肩頭傳來的劇痛讓周恩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他知道自己的打算算是徹底的落空了。

李九右臂一用力,就將周恩的身子強行轉了過來。

周恩踉踉蹌蹌的站穩腳步。

「周恩,不要在掙扎了,你要知道同樣的招數第一次第二次或許會有奇效,但是第三次還想要收穫奇效,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周恩雖說知道這點,但是周恩還是不甘心。心中隱隱的伸出一絲絲後悔來。 清靈的簫聲波動之下,樹林中,元氣層捲起道道渦流,空氣不斷扭曲,大風呼嘯。

兩道身影緩緩走到人群中間,目視著怒氣噴薄的楊巍,眼神中蕩漾著一絲戲謔。

「黃穆、黃玉清,這裡沒你們的事,我們楊、黃兩家從來井水不犯河水,難道你們要挑起兩家爭端?」楊巍拳頭緊握,凶如怒龍。

那名叫黃穆的少年,眼角浮著一抹青色疤痕,顯然也不是簡單的角色。他重重將黑虎獸的屍身扔了下來,摩拳擦掌地道:「楊巍,我們黃家跟顏家,一向走得很近,這你最清楚不過了。如果我們兩家不聯手,遲早會被滅門,或者逐出平陽,而你楊家就是罪魁禍首!」

浴火重生:毒醫小魔妃 你……難道你要跟他們聯手?」楊巍聲音微顫,獰厲的眼神也稍稍浮過一分驚懼。

畢竟,顏宇跟顏妍,已經夠他受得了,再加上這兩尊凶神,他簡直就是有心無力了。

「顏宇是么?雖然我不認識你,但最近聽說你風頭很盛,你的事迹在整座平陽城都傳開了。放心吧,今天我不會讓楊巍放肆的。」黃穆乾笑道。

「哼!今天算便宜了你們,等到浮巒試煉,看我不剝了你們的皮,都給我走!」楊巍見勢不妙,也只能暗罵一聲,帶上楊家子弟離開了。

顏宇運轉周天,穩住氣海,這才走到黃穆兄妹身前,抱拳道:「多謝你們搭救了,不然今天楊巍真有可能對我痛下殺手!」

「不客氣!我們顏黃兩家本來就在平陽城風雨飄搖,如果再不緊緊團結,遲早會消失的,你很不錯,希望在浮巒試煉上能再見到你!」黃穆笑道。

這時,黃玉清也收了玉簫,走上前來,清俊的面容顯得很是高貴。她輕舒玉臂,雙手捧簫送到顏宇跟前。

報告陸少,夫人又在撩妹 這是我貼身的玉簫,送給你了,你真的很不錯。」黃玉清面頰泛起一絲潮紅,舌尖微微在香唇上勾轉著。

看到黃玉清的舉動,黃穆一臉的驚詫。他這個妹妹素來冷若冰霜,是個冰山美人,很是高貴,平時都是表現得高人一等,此時竟然會主動向人獻簫?

不正常啊!

這裡面不會有什麼貓膩吧?

「哥,你可別多心,最近楊家、蕭家和道器盟那邊蠢蠢欲動,平陽城恐怕遲早會有一場血戰,這根簫,也算是黃顏兩家同氣連枝的見證吧!」

顏宇接過玉簫,目送黃氏兄妹遠走之後,便取出一枚元丹,讓顏源吞下,漠然地道:「你們回去吧,路上當心一些,我先走了!」

顏宇雙腳踏地而起,颯踏如流星,向樹林一側的岔路,飛奔而去。

現在,顏宇氣海雄渾,體力充沛,一口氣奔跑數十里,也不會覺得太累。

回到荒蕪葯園,他便將買來的材料交給了顏鋒。

這些材料,包括青玄石、糯粉、玄陰鐵等等,都是用來築牆固牆的材料。

畢竟,牛邙山雖然草木蕭疏,元氣匱缺,但經常有妖獸出沒,建築高牆防禦是不可或缺的。

當然,一些雪域洲大宗門或者大世家,都是選擇陣法和珍貴的元石構築防禦,但那等高級的東西,他們顯然是望塵莫及的。

離開石樓,顏宇就迫不及待地走向荒蕪葯園。之前在樹林里,他用盤龍之眼觀察出了楊巍身上那件神秘物品的元氣刻度,他也想要觀察一些,在這荒蕪葯園地下,元氣刻度究竟有多少。

「30?」當青虹覆蓋在元丹上時,突然間又冒出一個數字。

顏宇當即就明白了,這元丹的元氣刻度,竟然是30。

緩緩催動盤龍之眼,眼眸當中傳承精血的龍之精氣迅速融入到青芒當中,化作一道勁猛的青虹沖入地底。

然而,這次視界里卻是黑茫茫一片虛無,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元氣刻度。

「或許是地底的元氣能量太強了吧,以現在的盤龍之眼,還無法估算出元氣刻度的數值。」顏宇滿臉惶然,對荒蕪葯園底下的元氣能量源,無比好奇。

「先潛心修鍊吧,等我學會御器飛行以後再下去看看!」

……

屋外,顏宇盤膝坐在黑色岩石上,咽下一枚元丹。

元氣進入戰域,再度轉為精純的氣海,濃濃的精元滋養著肉身。

經過這段時間,顏宇源源不斷的元丹滋養,盤龍屍身上又有五枚龍鱗剝落、開啟,這也意味著他正式的踏入到了武道八重天,鐵骨階段。

渾身筋骨、血肉,乃至細胞,都像是鋼打鐵鑄的一般,韌勁強大,生機無限,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種鋼鐵獨有的錚錚鳴響。

而他體內的那層龍鱗,似乎也厚重了兩分,但是由於被顏禹的氣海壓制著,縮在血肉里,才沒有顯現出來。

達到鐵骨階段,顏宇整個人精神飽滿,如狼似虎,再修鍊「純陽劍法」,速度和威力都大為提升。

不知過了多久。

一道道潮水般洶湧的氣海,在顏宇周身盤繞,而他身影翻飛,以掌為劍,將一式劍法完美無缺地演練出來。

顏宇身影變幻,玄妙萬變,隨著身形扭動,萬道純陽劍氣開始在身上凝聚。

這萬道純陽劍氣,一枚枚都閃爍著耀眼的烈芒,浩浩蕩蕩,眾星拱月一般,將顏宇環繞在中央。乍看上去,他就像是掌控太陽的烈日劍神!

轟!

顏宇雙臂撐開,萬道劍芒在他身前的虛空上盤旋,隨著他緩緩合掌,那萬道劍氣竟然開始凝縮、融合,最終成為一把金色的巨劍,懸浮在半空。

「神劍破虛,斬!」

顏宇眼眸中劍意涌動,手掌一揮,金色巨劍劇烈震動,無盡的烈陽劍氣,帶著穿破虛空的威能斬在山上。

砰!

一劍,生生斬斷了半截山頭,漫天破碎的巨石轟隆隆地從山巔滾落。

「純陽劍法的確威猛,缺陷就是不適合近身作戰,太耗費氣海,看來《飄零破空身法》和《凝陽訣》,的確是買對了。」顏宇笑著把兩本戰技本籍取了出來。

催動盤龍之眼,青芒落在戰技本籍之上,那道光影再度出現,為顏宇演練兩門戰技。

兩個時辰之後,他就將兩門戰技全部掌握,但是要達到大圓滿的程度,卻還需要長久的練習。

不過,現在用兩門戰技配合「純陽劍法」,劍法威力倒也能加成不少,甚至連普通的下品靈級戰技,都能超越。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操縱道器了,不能操縱純陽三尺劍,這純陽劍法也就別修鍊了。」

顏宇凝聚一股氣海,打入到劍身當中,然後心念一動,那把金色小劍便嗡嗡鳴顫著飛旋起來,懸浮在半空。

他身軀高高一躍,跳到劍背上,穩住身形,催動氣海,純陽三尺劍瞬間便撕開一道氣浪,破空而去。

反覆練習了半天,顏宇才掌握了御劍飛行的方法,操縱純陽三尺劍飛行,也平穩了許多。

只是,御劍飛行的確太耗費氣海,幾乎半個時辰,他就氣海不濟了。不過,有元丹補給,他倒也不太擔心。

一道金色光芒在虛空劃過,距離地面僅有數丈高,托著金色光浪,破空而去。

顏宇踏著純陽三尺劍,沿著荒蕪葯園,一直來到一座斷崖前。

那斷崖下是莽莽深淵,無邊無際,大霧茫茫,在斷崖另一側,是一片破碎的火山岩。

皚皚白雪籠罩之下,無數暗紅色的火山岩堆積如山,連綿不絕,儼然一座小山峰。而在那火山岩下,則是一片神秘的地帶。

「去下面看看!」顏宇目視著火山岩下的茫茫白雪,眉頭一皺,踏劍而去。 莽莽大深淵附近,已經屬於牛邙山的邊緣,西面不遠處是一座大火山。火山噴發堆積的火山岩,在白雪的掩映之下,踴躍起伏,涌動著古老的能量。


一道金色劍影,電光火石間像是光箭一般射入到火山岩形成的空洞當中。

黑暗的空洞里,大雪不斷塌陷,顏宇踏著純陽三尺劍,一路穿破重重雪障和嶙峋斑駁的岩窟,向前而去。

不久,他便來到了一座古老黑暗的洞窟外。

那座洞窟里傳遞出一股股風暴,寒風如刀,這風中竟然還夾雜著幾分混濁的元氣。

洞窟門口,無數破碎的火山岩冒著縷縷青煙,顏宇開啟盤龍之眼,釋放青虹,照亮一片空間,深入到了洞窟之內。

洞窟非常深邃,過了很久,顏宇氣海都有些虛弱了,青虹也微弱得幾乎要枯竭,這時他突然感到一股雄渾的元氣能量,顏水般噴薄了出來。

那元氣量非常的浩瀚,像是一座元氣大海傾瀉而出,令顏宇頓時精神抖擻。

手掌一抓,一團團元氣進入龍爪,再被提煉之後,直接匯入到了戰域內,成為氣海。

「這洞窟里就是荒蕪葯園的底部,元氣能量源應該就是這裡了。如果不是有龍爪能感應到地底深處的元氣,恐怕我也不會找到這麼隱蔽的洞窟。」

顏宇低忖著,提高純陽三尺劍的飛行速度,迎著無盡浩瀚的元氣潮,很快就來到了洞窟內部。

抬眼望去,面前的場景,差點沒讓顏宇從劍上掉下來。

只見洞窟內部,是片龐大的空間,空間中紫光閃爍,靜寂如死,涌動出一股神秘古老的氣息。


億萬道紫芒,照耀眼球,形成一片漫天紫霞,像是紫霧般涌動。

在氤氳紫氣當中,一道碩大的紫色鳳凰虛影,頭頂著一輪金色的巨大火球,屹立在一座巨大的靈壇之上。

那靈壇四面是數十座巍峨的紫色鳳凰石像,中央則是一塊塊元石,元石上就是那道紫色鳳凰虛影。

道道元氣從牛邙山中傾瀉而下,像是瀑布一般,被紫色鳳凰虛影吞去,再匯入到那輪金色火球當中。

紫色鳳凰虛影下,一尊鳳凰圖騰散發著太古的光澤,那鳳凰虛影赫然是一座大陣,此時籠罩在雄渾的元氣巨瀑之內。

顏宇站在這座古老靈壇之前,心潮澎湃。

「這靈壇究竟是什麼呢?難道是一個古老部落留下來的?鳳凰……照理說,龍戰大陸的本源是戰皇天印,大陸上億萬生靈都應該以神龍為圖騰,怎麼會是鳳凰?莫非是來自其他大陸的部落……」顏宇暗自嘀咕著,緩緩地走向了那座古老靈壇。

靈壇之外,磅礴的元氣一道道渦流般捲動著,簡直凝成了堅固的元氣障壁。當顏宇左掌觸摸到元氣層時,體內的盤龍屍身頓時一陣劇顫。

盤龍之眼青虹利箭般射出,穿破元氣層,落在了那靈壇大陣中央的鳳凰圖騰上,當即眼前虛空一顫,出現了一個數字:80000。

「元氣刻度,八萬?沒搞錯吧?一枚元丹的元氣刻度,才有30,這座大陣凝聚的元氣刻度居然達到了逆天的八萬?這簡直比顏家所有財富加起來還要多了十倍。若是把這些元氣都煉製成丹,顏家不出幾個月就能雄霸平陽!」顏宇驚喜地道。

「這是什麼陣法,可以將整座牛邙山的元氣都給抽干,聚集到地底,那應該叫做聚元大陣吧?」

顏宇根本沒見過陣法,僅是在經籍上有所涉獵,但從沒聽過這種能聚集大量元氣的陣法。而且,這聚元大陣布在古老靈壇的中央,或許是一種向神靈獻祭的方式。

有很多古老的部落,都信仰圖騰,信奉神靈,盛行獻祭,顏宇當即猜到,這靈壇就是在向鳳凰虛影上空的金色光球獻祭。

那巨大的金色光球,整個都是火焰聚成,源源不斷地燃燒著元氣。通過燃燒元氣,向神靈獻祭。

「太陽,就是金烏,這座靈壇是在向金烏獻祭。還有,那鳳凰圖騰,估計就是金烏神的靈徒了,但這種獻祭,是要通過什麼東西傳達給金烏神呢?」

顏宇微微一忖, 三世無邪

所謂祭靈,通常都會是一件與獻祭方式水**融的靈寶。因此,顏宇估計,這金烏火球里的祭靈,起碼是一件上品道器,甚至是靈器,乃至更高級的靈寶。

這件靈寶,還得是火屬性的靈寶!

「這獻祭方式好強大,聚元大陣里元石中的元氣,依靠著牛邙山上的元氣供給,根本就是源源不斷,就算牛邙山元氣完全枯竭,這下面儲存的元氣,也足夠維持陣法幾十年了,究竟能怎麼破掉這座聚元大陣呢?」

顏宇走到靈壇上,目視著聚元大陣當中的鳳凰圖騰,不禁一陣揣度。

突然間,顏宇眉心一道金芒浮動而出,滴溜溜旋轉,竟然是那枚菱形的戰皇天印。

戰皇天印乃是絕頂的仙器,以顏宇目前的境界,連它的皮毛力量都掌握不了,這麼長時間以來,他都快把戰皇天印給遺忘了。

戰皇天印當中,跟他肉身相融合的盤龍屍身,相對來說,對他用處要大得多。

可是,這時戰皇天印卻是猛然浮現出來,隱隱間給顏宇一種不安的感覺。

轟!



陡然之間,戰皇天印旋轉時,一頭太古的戰皇之影,出現在虛擬識海當中。那頭太古的戰皇之影,身軀有萬丈龐大,盤卧如山,渾身金鱗,猛然從識海中沖了出來。

只見戰皇天印內,一滴金色液體,崩飛到了聚元大陣之中。那滴金色液體,龍氣滔天,顏宇知道它就是來自戰皇天印,那似乎是神龍的一滴血統。

而當這滴神龍血統落入到聚元大陣上,那巨大的紫色鳳凰虛影中時,那紫色鳳凰虛影卻是劇烈震動起來,連整座洞窟都轟隆搖晃,幾欲崩塌。

砰!

天崩地裂般的震動之後,紫色鳳凰虛影劇烈收縮,竟然凝縮成一滴紫色的液體,也是一滴血統,懸浮在上空,與那神龍血統對峙。

兩滴血統碰撞,剎那間兩道太古的力量四面迸射開來,彷彿是太古戰皇與太古鳳凰之祖的較量,頓時那紫色鳳凰血統便破碎開去。

而這滴血統的破滅,也證明著聚元大陣完全崩塌。

「神龍鎮鳳?傳說中,古老的神龍曾鎮壓過鳳凰之祖,莫非這就是神龍鎮鳳的縮影?」顏宇萬分激動。

神龍,即是戰皇,神龍鎮鳳,也就是萬古戰皇鎮壓鳳凰之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