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71 Views

看他沉默的樣子,有些古神武者尤其是北疆和東北疆武者,都忍不住要說什麼時,結果剛張張嘴聲音還沒擴散出來就有一個個主神冷冰冰注視掃下,那些武者也頓時啞口無言,再不敢說什麼,只靜靜等著江守決斷。

Written by
banner

這一次就連盤龍強者都沒有催,只是等。

等待里江守腦海中也閃過無數念頭,答應,還是不答應?

或許在眾多盤龍強者眼中,江守一個媲美五變六變的傢伙,進去後面對其他999個七**變,死亡可能性超越九成,這就是此局的根本所在。

可外界卻沒人知道江守隱匿了修為實力,他如今拋開不死之身都已是正兒八經的九變實力,幾乎站在了最強那個檔次,一旦加上不死之身,兩大星域加起來的一群九變,一起圍殺他恐怕也不容易。

這一場只有真神參加的擂台混戰賭局,江守就算答應了也沒什麼大危險的,這也多虧了他在趕來前隱匿了暴增的實力,不然盤龍強者針對他設下的局肯定會比現在兇險的多。

所以江守心中所想,已並不是答應不答應的問題,而是有沒有希望把原本只屬於盤龍真神競爭的萬界之門,給奪過來。

盤龍主神為他設下這麼一個大局不可謂不費心,但對方一開始就錯了,錯估了他的實力,到現在也沒誰發現他隱匿的實力,江守不是沒希望在局中把設局的傢伙們一杆子全打翻在地,讓他們偷雞不成蝕把米,不,偷雞不成而蝕掉最貴重的家產。(未完待續。。) 「好,我參賽。」

萬眾注視下思索許久江守才突然開口,算是為這件事畫上了一個句號,這話落地后左右也是一片鬆動。

他感覺到原本緊繃著的盤龍主神們都明顯鬆了口氣。

至於古神星域方面,上至高空的主神下到地面上的真神、半神們也都心思迥異,外露情緒不一而足。

但不管怎麼說,他答應了這賭賽后,真正的賽事流程也可以開始商討了。

之前雙方所言,只是賭約以及推舉500強者參賽,到底各自都推舉麾下哪些真神出賽,卻還是不一定的,需要認真商討的。

別的不說,真正生死相向互相搏殺,需要殺一強只積累一積分的賽事,古神星域也佔了大弱勢,那古神星域敢把目前剩餘的最強真神全部投入進去么?一旦投入后死傷太多,星域實力受創就會更嚴重許多的。

所以目前星域剩餘的200八變,三十多九變,恐怕不會全部參賽。

但若不投入,本就已經處於大劣勢的局面也只會更加嚴峻,輸面只會更大,一旦輸了就割讓半個疆域的星空?這後果更是誰都擔不起。

不過這些都該是主神們煩惱的了。

江守在答應后心內的各種念頭就平息了下來,他在等,等著雙方主神商討出更多的細節,只有知道了所有細節,才能讓他更好的推斷自己有沒有機會奪走萬界之門。

或許猛一看去,盤龍主神既然敢拿萬界之門做賭,古神星域強者就應該沒機會染指,不然對方何必犯那個傻?這也是對方剛說出什麼時,所有聽到這些的古神武者都目露思索,目光閃爍,但幾息后就平息的原因。

可這只是對正常武者來說的,正常的武者應該沒機會。江守有不死之身在,未必不能創造奇迹,對方只要敢把萬界之門置入擂台周邊禁制內,設定下詳細規則后,這一切就由不得他們掌控了,而是由上古神族設立的禁制掌控,到時候江守未必不能再創造新的奇迹。

但這些也要看具體情況,現在的江守不知道詳細,就只能等。

「哈哈,江守小兒。看來你還算明智,知道為你們星域出一份力!」

「放心,你肯定有希望活著出來的,能不能真的做到就看你具體的實力和運氣了。」

…………


江守心情平靜中,高空雲海里又冒出幾聲大笑,笑聲下無數古神武者也紛紛看向江守,依舊是面色各異情緒萬千,但隨後也沒人太在意了。

雙方主神已經飛身遁向坊市方向,去研究賽事的更多細節了。普通真神半神注意力也明顯被轉移了,不再在江守身上糾纏,很多武者冷漠的看了江守一眼就轉身離去,那種冷漠的眼光就彷彿是看死人一樣。

「江守。 就是要你愛上我 ,嘿,既然已經答應了我也就不做評價了,現在我就給你說一下。咱們古神星域都有哪些強者值得重視吧。」

「或許對你來說,隨便一個七變都值得你極度重視,但這裡面還是有一批值得分外重視的。那些都是曾經的王級半神,現在要麼已經走到了王級真神的地步,已經能和部分三道主神抗衡,但也有一部分還只是七變八變,談不上王級真神,可真正戰力也是超越普通九變的。」

…………

眾武者涌動間,站在江守身側的聶兵也突然開口,一句話就說的江守神色微動。

「咱們星域現在,真正的王級真神只有三個,不過王級真神不再像半神那樣以力王、武王等為號,而大多是以本身姓氏為尊,到了那個地步,他們的名姓已經可以取代一切了。那分別就是咱們人族的齊王、靈紋族家山王,巨人族別王。」

……

聶兵也再次開口,詳細解說起來。

古神星域畢竟是超級大星域,如今的一個時代里也不缺乏王級存在,每一個王級,從半神境封王開始就會成為每一個勢力的最核心最昂貴的寶貝,受到各方面重視和維護,隕落率也是很低的。

像是一戰滅六王,也就江守干過一次,再向前推至少一萬年都沒出現過了,這些半神之王晉陞真神后,就算暫時失去了王者稱謂也不是說消失了,而是在真神境內積攢著。

上一代或上上一代半神境眾王,如今就有三個成為真正的真神之王。

不過王級半神也不是誰都能順利參悟大道之力的,半神境的王級,在真神后隕落,乃至終生無法參悟大道之力只被困在七變也不罕見。

又或者哪怕成為八變強者了,卻壽元快盡,剩下的壽元幾乎沒希望凝聚所有大道之力晉陞主神。

可就算如此,他們在真神境的戰力也極為可怕,不弱於主神的戰力和威懾力,最多是壽元比主神少得多,剛走到那步就沒多少年好活了,才沒法像主神那樣高高在上成為絕對主宰。

在聶兵的講解中,就有三大王者可以媲美普通的三道主神,兩個八變,雖然是八變卻能媲美二道主神,此外還有十多個七變,也有超越普通九變能和一道主神抗爭的。不管這些強者能有幾個成為主神,但他們只要參加這一場賽事,都會是混戰擂台里最恐怖的存在。

「咱們古神星域就這麼多了,加上這些曾經的半神之王,舉星域實力不在九變之下的強者共有四十多位,盤龍星域數量肯定更多,能有六十左右。也就是說這一戰如果雙方都傾巢而出,一千強者里一成都是變態啊,哪怕大家都傾巢而出的可能性不大,估計會留下一兩成精銳不參與,因為誰都怕折損太多,可那最終匯聚的強者也不會少。」

「不管你因為什麼答應參賽,想活著出來都只能看運氣,所有人進入混戰擂台都是隨機出現,混戰擂台的空間也大的離譜,到時候你若運氣好,碰到和其他強者拼殺個重傷的武者,還有希望斬殺得到積分,能出來,如果運氣不好,……」

等聶兵在一次開口講述什麼時,江守不管心下還是表面上卻都是一片從容。

這些事都早在他預料之中,藉助不死之身的優勢那些止步在七變的曾經王者,對他也沒什麼威脅,提前做好準備反殺都很容易。就像他在五變時提前做好準備,擊殺六變都很容易。

他的虛手空間都能容納四五個曾經由王級半神晉陞的七變強者圍殺而不破的。八變九變之王,想對他下手也沒那麼容易。

「聶兄放心,我會活著出來的。」(未完待續。。) 「來了,來了,這就是咱們古神星域目前所有的最強真神了。」

「這樣的力量, 老公錢多多 。」

「嘿,沒有這一戰的話咱們星域也好不到哪裡去,就算江守未來可能會崛起,那也只是可能,萬一他像其他曾經的王級那樣被困在七變境界,就算他有了主神級實力,都無法扭轉星空大局的,這一戰還是好處居多,至少給了我們一個希望!」

「是啊,只要這一戰能勝出,那就是光復一切重新回歸正途,真希望他們能勝!」

………………

幾天後,人潮洶洶的演武場,隨著古神星域參賽的主力團隊抵達,場面登時就轟動起來,一百多主神外加近千真神的來臨,的確足以掀起驚濤駭浪,讓其他普通的旁觀者為之心馳目眩。

不過當盤龍強者也從傳送廣場方向趕來后,場面頓時為之一靜,別的不說,盤龍強者方面就算主神力量較弱,數量上較弱,可真神級強者卻太多了,足有上千強者追隨在近百主神之後,從氣息上判斷,過五百位真神八變以上足以讓人打心底里感到寒冷。

「諸位,既然今天就要開賽,咱們也別說什麼廢話了,就開始設置擂台規則吧。」

當眾強者在演武場上空匯聚,最主要的參賽者和觀戰團分成兩方對立后,盤龍強者方面,千隕族主神經都蘇寽也大笑一聲揭開了話題。

「那就開始吧。」

古神強者方向是由班經航開口,笑著揮了揮手,最主要的強者就紛紛進入演武場,快速抵達了1號擂台附近。

接下去就是雙方主神在擂台禁制主控制台進行各種瑣事操控。


1號擂台禁制能讓後來者設置規則,不過這種規則不是隨意設定,是建造這擂台的上古神族曾設立過大體的框架範圍。後來者只能按照這個大體框架加以填充。

那裡面就是大致分為積分制、奪寶制、生存制三種,參賽人數不限,完全有後來者決定細節,這一次雙方協商過的就是積分制,1000名參賽者,每人煉化一枚禁制內取出的純凈命符,煉化后這純凈命符就會和參賽者完全合一。

到時候你殺了另外一人就會集齊2命符,殺10人就是11命符,依據命符氣息的多寡來確定積分。

同樣的,當參賽者擊殺另一個目標時。對方本就收集了多個命符氣機,那麼你一次就不是增加1命符積分,而是算上對方收集的。

比如江守參賽,殺一個原本就有5積分的,他一次獲得的命符積分就是5而不是1。

提前置入獎勵,就是禁制之力自動運轉,參賽者走出后依據自身所有去兌換,比如江守累計17命符積分,按照禁制提供的價位選擇一件寶物后。禁制之力就自動抽取你擁有的命符積分。

「我說你們這幫老傢伙,我們已經準備了大量獎勵,供我們麾下真神兌換,你們難道要空手而來么?」


設置詳細規則中。盤龍主神們很快就招手示意,等500個盤龍真神一一上前,把自身的生命氣機輸入禁制后,盤龍主神才開始向禁制送入各種至寶。第一件就是萬界之門,其他的雖然略差,可憑靈氣波動以及神異賣相足以推測出各寶的不俗。

養狐為妃

他們設置的寶物。只有輸入過生命氣機的勝出者才有資格兌換領取。在那500強之外的武者不管積分多寡,他們只要瞞不過禁制的判斷,就無力打破這枷鎖。

可以想象的是,被上古神族設立的禁制記錄過的氣機,一般武者想要冒充遠沒有那麼容易,江守當初在武聖階段參加武聖級試煉時,雖然也在神源城看到過有不少神級強者去煉化聖階生命氣機,讓雙方生機相連,從而騙過各試煉地的傳送陣趕到神源城旁觀試煉。

但當初那些試煉只是針對聖階試煉,判斷生命氣機是否符合的也只是一座傳送陣……半神或真神想欺瞞自然有能力,可這裡是中源城!

神族設立的全星空交易中心,試煉中心,這裡的擂台又是專門為了解決紛爭而設,恐怕七八道主神想靠欺瞞手段瞞過禁制,也是異想天開。

若不是這樣,盤龍強者也不會選擇用這種手段來決定萬界之門的歸屬。

在盤龍主神笑聲里,古神星域大部分武者也都目露失望,乃至絕望。就從這些神色也可以看出一些事了。

同一時間裡,江守也站在數十裡外目光閃爍,念頭飛轉。

「果然是這樣,靠著這種方式來決定歸屬,這是最安全的方式,真神強者根本沒希望欺瞞禁制的驗查,不過欺瞞禁制不行,其他方面呢?比如我擒下一個已經輸入過氣機的盤龍真神,徹底控制住,再讓對方積分上成為第一,到時候,他豈不是就能拿下萬界之門?等他拿下后再讓他交給我。」

這幾天江守也思索了很久,還詳細研究過1號擂台的各種禁制規則,早隱約猜到了盤龍主神的手段,也是因此,江守早就在心下想過該怎麼搶奪萬界之門的。

這個方法對一般武者根本不可行,你想在裡面奪得單人積分第一已經極難,有能力奪得第一的,也基本是參賽者里最強的,你還想控制最強者收取萬界之門后再交給你?那和做夢都差不多。

但這對江守就未必沒有一點希望了,他自身實力屬於略次於最強者,但加上不死之身後卻肯定能創造新的奇迹。他自己拿到積分第一,絕不是沒希望。

如果能徹底控制一個實力低的,再讓積分轉嫁?只要事情順利,他還真有希望奪寶成功的。他也知道想徹底控制一個盤龍星域的真神並不容易,那得迷失對方所有神智神魂,讓其成為無腦傀儡,絕不是容易的事,可江守在靈魂力方面是極為精通的,就算沒有類似的功法,他自己都可以嘗試著去推演。

積分轉嫁同樣不容易,積分轉嫁只有你被對方殺掉,你身上的積分才會轉移過去,江守想做到這些只能靠類似於在地皇洞天里那次假死,靠最後一縷殘魂重生才有希望,這一點是其他武者萬萬做不到的,也只適合他去做。

但不容易總是有希望,有希望奪得萬界之門,什麼方法都是可以嘗試的,這還只是他的大致思路,等到了裡面后根據不同情況再具體調整,也是可以的。只要最後能成功,付出多少努力都是值得的。(未完待續。。) 「不用你們廢話,我們當然不會讓弟子們空手而出。」

江守心念飛轉時,古神星域眾主神里班經航也冷笑著開口,笑過後更激發傳音,一次籠罩了五百位真神。

直到片刻前,古神星域都沒有確認最終的出賽名單,還是那句話,若把所有最強武者全部推出,萬一在裡面死傷慘重就損失太大,可若不推出,開賽就輸了五成的賭局只會輸面更大。

所以在之前幾天商討里,眾主神的打算是做好幾手準備,看盤龍方面推出何等陣容后再決定自己的陣容,就在片刻前五百盤龍真神一一出列,那陣容再清晰不過了,對方總共推出了53位真神九變,326位八變,剩下121位則是七變。

而且這批強者里還有5個真神之王,5名由王級半神晉陞來的八變,19名由王級半神晉陞來的七變。

如此陣容可謂堂皇大氣,足以從實力上碾壓古神星域,也絕對是對手把目前這一帶的最強真神全部推出的結果。

面對這樣的陣容古神星域眾主神不管想法再多,也只能拼盡全力試一試了,班經航剛才傳音的就也是最強陣容,32個九變,195位八變,加272個七變,最後一個才是江守這表面上氣機還不足一變的特例。

等眾強者一一接受感召走出,抵達擂台禁制控制中樞時,就按照盤龍眾強的模式把自己的生命氣機輸入擂台,這個過程也簡單,控制中樞浮出一座玉碑,他們把手掌放在玉碑上,玉碑自動吸納。

做完這些班經航才冷靜的看向500強者,「諸位,這一戰是我們星域存亡的關鍵,再多的話老夫也不說了。大家能走到今天就都能明白事情的輕重,為了這一戰,我們這些老傢伙也拿出了不少壓箱底的寶物,只要你能獲得足夠的積分,就能靠積分兌換,就算咱們沒有混沌靈寶,相信裡面也有不少東西是能讓你們心動的。」

說完這話后,一個個主神才和班經航一起行動,拿出一件件寶物置入了收錄500強者生命氣機的玉碑內。

幾個呼吸那玉碑上就浮現了一行行文字,就是一件件寶物對應不同積分。

江守放眼看了過去。很快發現這些寶物里大部分並不能讓他多心動,當然,這不是寶物價值低,是江守發過的橫財太大太多,一般獎勵不入眼了。

裡面最好的就是東荒寶城之類,次一些的類似於不滅魂種、浮生露那個檔次,還有幾件極武,但這些對他真沒有太大吸引力。

看著看著,江守又神色一動。神脈精血!

這玉碑上清楚寫明著,1積分可以兌換100滴神脈精血,整個玉碑內則儲備了3200滴精血。

神脈精血是他在武聖階段就遇到過的奇寶,不誇張的說。直到現在這個階段,江守對精血的需求也沒降低多少,這玩意數量少了是沒什麼用了,數量一多依舊有著無窮妙用。

他煉化了1600多滴神脈精血。當初從半神巔峰晉陞真神就比別人輕鬆了太多太多,前後13年左右就凝聚四種道意,何其恐怖?

哪怕這裡面也有他參悟出獨特的登天路方式。以及另外的殺戮法則晉陞和他不死之身相宜得章的原因,可精血的作用也不容忽視,沒有足夠的精血改善悟性他就走不了那麼快。

3200滴神脈精血絕對是一筆橫財巨富。如果能得到這些的話,那江守以後別說把道之力提升到圓滿會更容易,就是把道之力凝聚成大道,走向主神的道路也會更輕鬆,比別人機會更大。

「只需要殺32個強者,不,若是運氣好的話有誰本身就積累了不少積分,那我只要殺一兩個說不定就夠了,到時候這精血可要拿下。」目光閃動中江守剛在心下低語一聲,他腦海里就響起一道傳音,「江守,我是星河宗齊暮。」

等江守聞聲看去,才看到幾百米外齊暮正含笑向他看來,「如果你有星極元在手,現在這種時刻只會讓你成為眾矢之的,可以的話還是借給老夫吧,若我能藉助此寶成功,不止會在裡面保你不死,事後也一定有重謝。」

星河宗齊暮就是大名鼎鼎的齊王,真神之王!

他在真神境的地位,絕對比當初聶兵在半神之王要尊崇的多,當初聶兵這劍王級強者北疆就有三個,全星域二三十,但真正的真神之王整個古神星域也只有三個。

據說齊暮如今已是四種道之力,三項凝聚大道,只差最後一種就證道主神,他的年紀也只是2100多歲,按照曾經吞服過的極品延壽丹藥來說,還有二三百年可活,的確是有不小希望晉陞主神的,這樣的傢伙現在也已具有抗衡普通三道主神的實力,若以後晉陞,……

因此他比聶兵當初地位顯赫太多太多了,在班經航等主神面前也不落絲毫下風的。

就是這位齊王所說又讓江守無語,到現在還在打星極元的主意?天地可鑒,這些傢伙到底該怎麼才會相信他沒有星極元?這種事真的讓人很無奈,這也是江守在很久以前,每次試煉明明都有實力以更快效率突破或取得更好成績,卻每每都刻意控制,不去暴露不死之身的原因。


只有地皇洞天那一役里,形勢太惡劣被追殺著逃了那麼久,沒辦法遮掩才暴漏了,外界因此而引起的波瀾,讓他至今都有些無語。

「我沒有。」

等江守平靜回了齊暮一聲,不遠處齊暮則微微一愣,隨後笑著點點頭不再多言,可在齊暮另一側和他並肩的位置里,一個巨人族老者卻開口道,「嘿,到現在還有人不死心啊,以為能守得住什麼,但可笑的是就算你有極品至寶,在全是七**變的賽事里,給你無窮的修為和道之力又有什麼用,只會成為眾矢之的罷了。」

不用對方介紹江守就知道那是三王之一的巨人族別王別京涼,這位別王沒有指名道姓,可說的是什麼,不是傻子就能明白。

「普通九變擁有那寶物,未必不能斬殺曾經王級晉陞的七變,但五變拿到那寶物,只是取死之道啊。」

「可悲可嘆,真是被貪慾迷失了神智啊。」

…………

隨著別王的話,左右也很快泛起幾聲淺淺的笑語。

江守臉色漠然,心下卻只想大笑,他真的想笑,竟然有人當著面說他被貪慾迷失了神智?真沒有比這更諷刺的了。(未完待續。。) 「那也不一定,他就算選擇了取死之道,可在擂台賽里也有餘留生機,沒聽說么,任何一個武者只要積累一定積分,覺得自己無力再戰就可以選擇走出,這也包括他的,4分,只要獵殺三個目標就能選擇走出,不是很難嘛,有了這個前提在為什麼要暴露?」

「噗~4分是不多,運氣不好殺三人而已,運氣好了說不定殺一人就足夠,但這是對你我來說容易,對他而言容易么?」

「盤龍五百強已經有太多視他為眼中釘肉中刺,他卻不珍惜機會把握和我等的關係,反而又在這裡矯情,真是可悲。」

…………

江守心下覺得諷刺時,左右的輕語低論還在持續,還有越演越烈的趨勢,越來越多的武者看向他的視線都充滿了冷意和戲虐。

這些人所說的也的確是盤龍武者給江守留的活路,積攢夠4積分的武者都可以選擇退出擂台,最多殺三人就可以。

先不說對於參賽雙方其他武者而言這活路是否有必要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