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104 Views

玉山收起斬靈刀,哈哈一笑,沖著霍玄道:「道友,如此深夜,咱們還能在山林相遇,真是有緣啊!」他看似沒有敵意,實則心裡也是提高警惕,來者不善,特別是此人來歷不明,行跡詭異。

Written by
banner

「在下跟張家有些淵源,你們看,這孩子的爹娘被你們擄來,她哭得多傷心……二位道友,還請看在我的情面上,放過它們,如何?」霍玄沒有多說,直接道明來意。

玉山聽了眉頭一皺。其身旁的玉連璧則是冷哼一聲,道:「道友說得輕巧,你可知道為了這兩個妖物,我們費了多大氣力!」

「這好辦。」

霍玄一揮手,兩張符紙飄蕩而出,懸在半空,盡皆散發出狂暴氣息,符紙內,隱隱傳來獸鳴嘶吼聲。

「玉家獵妖師,汲取妖魂之力輔助自身……我這兒有兩頭妖魂,盡皆達到妖王級別,最適合你們突破『喚靈術』第五層所用,拿來交換這兩頭妖物。你們不虧!」

玉山二人聽后,臉色都是一變,旋即,在他們散出神念察看之後,臉色更是震驚萬分。毫無疑問,妖王級別的妖魂對他們現在的修為有著莫大裨益,只要使用妥當,足以臂助他二人日後突破大瓶頸所需。

最令他們震驚的並非此事,而是霍玄,出手能拿出兩頭妖王精魂的人。顯而易見。其身份可想而知。

不過,玉家有家規,不容違背。

玉山看了懸在半空的符紙一眼,強抑心中狂熱。沉聲道:「對不起。礙於家規。這兩頭妖物必死無疑。」

「沒有通融餘地?」霍玄淡淡問道。

「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玉連璧上前半步,大聲說道。

「好。」

霍玄揮袖收起兩張符紙,忽地從他們又問出一句。「你們可認得玉玲瓏?」

「咦,玲瓏是我們的大師姐,你認識她?」玉連璧奇聲反問。一旁的遇玉山,也是滿臉驚奇。

「看在故人情面上,我今天不難為你們,都滾吧!」

在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卻見霍玄板起臉,大袖一揮,頓時,兩道青色旋風呼嘯而出。玉山二人見狀,臉色大變,剛欲反擊,卻發現自己身體被一股無形力量禁錮,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目視旋風席捲而來,身子頓時如樹葉般被捲起,直拋遠去,瞬間沒了蹤影。

十裡外。

一處坳地。驚呼聲傳來,旋即,兩個人影從天而落,重重摔在地上。

「哎呦……該死的傢伙,跟你拼了!」

玉連璧爬起身,怒容滿面,便欲掠行而去。

「等一下!」

玉山也站起身,大聲阻止。

「山哥,這傢伙包庇妖物,還如此羞辱我倆,此仇不報,難消心頭大恨!」玉連璧氣得直跺腳,大嚷大叫。從離開家族之時,迄今為止,她還吃過這麼大虧,心中惱怒可想而知。

「以他的修為,你認為咱們去了,能佔到便宜?」

玉山滿臉苦笑,說出此話。他年紀較長,處事也不像身邊這個族妹這般衝動,捫心自問,那人修為深不可測,若誠心為難,他倆連小命都難保。

「難道就這麼算了?」

「嗯……要不這樣,咱們傳訊回去,讓家族派長老前來,會一會此人!」

沉思了半會兒,玉山也咽不下這口氣,決定傳訊給家族求援。就在此刻,一道虛幻人影突兀出現在半空,頓時,無窮無盡的威壓氣機籠罩而下,玉山二人剛一察覺,頓時感到頭頂彷彿有巨山壓迫而來,『撲通』全都趴在地上,無法動彈。

「再警告你們一次!玉家誰來了都沒用,快離開灕江,否則,就算看在玲瓏的面子,我不取你們性命,也要廢了你們一身修為!」

話語間,兩張符紙飄蕩而下,落在二人身旁,旋即,龐大威壓消散,半空那道虛幻人影也消失不見。

「神念威壓!」

玉山二人爬起身來,互視一眼,全都是驚懼萬分。十里之外,光憑凝聚成形的神念威壓,便能輕易置他們於死地,那人修為之高深,簡直無法想象。

「玲瓏姐……灕江……」

玉連璧陡然想起,家族中曾經流傳過的一件往事,禁不住滿臉驚駭,沖著玉山大聲道:「山哥,他該不是昔年跟玲瓏姐一起參加玄武大會……最後親手覆滅秦氏的那個人吧?」

「灕江……呀,我怎麼沒想起來,就是他!沒錯!」

玉山一拍自己的腦袋,滿臉恍悟。若非是此人,有誰出手便拿出兩頭妖王精魂?有誰能憑藉化形神念死死壓制住他們?

這一切謎團,此刻全都解開。

玉山收起飄落在地上的兩張符紙,一臉熾熱,轉頭沖著仍舊目瞪口呆的玉連璧,招呼一聲:「走吧,別多想了,趕快離開!」

放過那兩頭妖物,雖然有違家規,但是如果族中長老知道是這位的意思,想來誰也不會責怪他們。

說起來,平白得了兩頭妖王精魂,總算不虛此行,還得了大機緣。玉山轉身就走,大步朝前,腳步從未如此輕盈暢快。

「等等我……山哥,那妖魂也有我一份……」

玉連璧反應過來,大喊著追了過去。

………………………………(未完待續……) 「難道玉家的人都是榆木疙瘩腦袋,不用強行不通!」

霍玄好笑的搖了搖頭,看在玉玲瓏的情面上,他雖出手驅走這兩名玉家獵妖師,卻也給了他們莫大好處,算是補償。本文由。。首發

隨後,他也不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兩頭妖物,抱著哭鬧不休的女嬰,來到篝火旁,坐了下來。

「玄叔!玄叔!」

一旁,傳來張恆的呼救聲。霍玄聽了,一邊哄著襁褓中的女嬰,一邊自言自語道:「倒把你給忘了!」說罷,他頭也不抬,輕輕一揮手,束縛在張恆身上的藤條立刻斷裂。

「離殤!離殤!」


獲得自由的張恆,並未第一時間前去相謝霍玄,而是飛奔來到妖狐離殤面前,跪倒在地,大聲呼喊。

「對不起……我不該那樣說你……我雖恨妖物……但從未怪過你……相反,我一直很感激你……」

張恆見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妖狐離殤,淚水止不住泉涌而下,悲傷莫名。

似乎感覺到滴滴熱淚落在自己身上,妖狐離殤原本已經渙散的眼神,突然多了一絲生機,默默地注視在自己身旁嚎啕大哭的男人,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一個字也發不出,眸中儘是溫柔之意,還有淡淡悲傷。

「玄叔!」

募地,正在痛哭流泣的張恆,轉頭看向不遠處的霍玄,沖著他連連磕頭,大聲哀求:「玄叔。求求你,救救離殤吧!」

「人妖不兩立!給我一個理由,為何要救?」

霍玄抱著女嬰,頭也不抬,淡淡說出此話。

「離殤,離殤她不同……她是好人,不,是好妖,她救過我的命……她從來不殺生……」

張恆語無倫次,一口氣說了七八個理由。就是想替離殤求情。

「它不殺生。還救過你的命,好,就沖這兩點,它們的命我救了!」

霍玄微微一笑。單手印決掐出。在身前輕輕一劃。頓時,無數綠色光點從林間飄蕩而來,在月色映射下。宛若點點螢火,聚攏形成兩股綠色光流,源源不斷湧入離殤和黑眼體內。

幾息后,原本重傷垂死的二妖,身上傷口以眼見速度恢復痊癒,氣息也開始濃重起來。

「吼!好啦,我的傷全好啦!」

浣熊妖黑眼騰起站起身,滿臉驚喜,口中傳出人言。

妖物離殤也隨即起身,一股妖氣從其體表騰起,瞬息間它便化成人形,眸中帶著幾分驚喜,更多的還是敬畏,看向篝火旁的霍玄。

「離殤,你好啦!」

張恆此刻滿臉歡喜,拉著離殤的手,好似全然不在意對方的身份。

「謝謝你,相公。」

離殤痴痴看著他,這一刻,眸中儘是柔情蜜意。

「人有人路,妖有妖道。你們兩個妖孽竟敢混入人類城邑,膽大妄為,有悖天道,該當何罪?」

就在此刻,霍玄突然站起身,目光嚴厲,死死盯向離殤二妖,揮手之間,九絕塔激射而出,在半空盤旋,散發出炫目靈光。

「你們是自己進萬妖獄,還是我出手收了你們!」

霍玄大喝道。

在九絕塔出現的那一刻,不管是離殤,還是黑眼,全都流露出驚駭欲絕的表情。它們怎能認不出,當年就是這座靈塔的主人,施展大神通驅使妖潮進犯中土。

霎時,隱藏在體內妖魂深處的印記,仿若受到莫名力量加持,在這一刻驟然被引動。

「啊啊……」

凄厲慘叫頓時響起。只見離殤二妖雙手捂頭,神情無比痛苦,跪倒在地,沖著霍玄連連叩頭,「大人饒命!大人饒命……」

突如其來的一幕,直讓張恆反應不過來,呆立在一旁。

「哼,念你們尚無大惡,我才給你們活命的機會,否則的話,早已將爾等斬殺!」

霍玄此刻面寒若霜,大袖一揮,九絕塔射出兩道靈光,籠罩而下,裹挾著二妖冉冉朝塔內飛去。

「玄叔!」

這時,張恆終於反應過來,上前一把拉住霍玄的衣袖,跪倒在地,苦苦哀求,「求你放了離殤,沒有她……我活不下去!」

霍玄轉過頭來,皺了皺眉,道:「它救你性命,如今我替你救了它們的命,恩已了,你為何還要相求?」他語氣充滿斥責之意,手頭卻是一松,九絕塔並未立即將離殤二妖攝入塔里,任由靈光束縛它們,懸浮在半空。

張恆聽了為之一呆。

「這兩個妖孽有悖天道,該當鎮壓在萬妖獄,面壁千年,以儆效尤!」霍玄繼續說道,話到此處,忽地沖著張恆微微一笑,又多說了一句,「你若想替它們求情,也罷,再給我一個理由!」

張恆聽后,看了看被靈光禁錮的離殤,福至心靈,脫口道:「除了恩,我跟離殤還有情,情未了,人不分離!」

「好個情未了,人不分離!」

霍玄聽了哈哈大笑起來,一揮手,九絕塔收回不見,二妖從天而落,身上再無半點束縛。

「離殤!」

張恆飛奔而去,離殤亦是熱淚盈眶,二人抱在一起,緊緊相擁。

實際上,霍玄從開始就沒有懲罰二妖的意思,他這所以這麼做,只是想逼出張恆心中本意而已。在這之前,他比黑眼早來一步,離殤顯出妖身,張恆深惡痛絕,再到離殤心碎求死,直至張恆幡然醒悟……這一切一切,霍玄看在眼裡,心中感概萬千。


常言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他卻不曾想,一妖狐竟然擁有世上絕大多數人都沒有的真情,感動之餘。有心成全。

「都過來坐吧!」

這時候,目視緊緊相擁的二人,霍玄臉上露出欣慰笑容,招呼他們過來。

張恆和離殤立刻攜手走了過來。黑眼也化成人身,大眼中透著莫名恐懼,畏畏縮縮,不敢上前。

「你這喜歡搞怪的傢伙,敢在我面前扮鬼臉,如今倒沒膽子過來一坐!」

霍玄看了這傢伙一眼,笑罵道。

見他滿臉笑容。黑眼膽氣壯了些。立刻換了一副諂媚臉孔,走了過來。


「小仙兒給你們,再多抱她一會兒,我這腦袋恐怕就要裂了!」

離殤來到之後。霍玄將懷中女嬰給了她。說來也怪。一直哭鬧不休的小傢伙。到了她娘親懷中,立刻止住哭泣,大眼睛眨了眨。長長的眼睫毛上還掛著淚珠,『咿呀咿呀』笑出聲來。


「小機靈鬼,以為我真要對你們不利,剛才鬧得可凶了!」

霍玄無奈地搖了搖頭,旋即,他的目光看向張恆和離殤,問道:「現在不由我做主,你們自己說,日後有何打算?」

「我想和離殤永遠在一起!」張恆脫口說出自己的心意。

霍玄點了點頭,沖著離殤問道:「你呢?」

「我,我……」

妖狐離殤最清楚面前這位的身份,至今膽顫心驚,說起話來吞吞吐吐,不敢直言表達。

「當年是我帶你們進入中土,我犯了錯,卻不曾想,成全了你和張恆一段姻緣。」霍玄面色溫和,對著離殤說道:「你雖是妖身,卻懷有大慈悲之心,這很難得……說吧,你的本心想要什麼,只管道來,我會成全你。」

聽到這位大人如此一說,離殤方才鼓足勇氣,大聲道:「小妖想跟相公在一起,我們一家三口,還有黑眼大哥,永遠生活在一起,永不分離。」

「嗯。」

霍玄點點頭,臉上露出滿意表情,旋即,只見他猛然伸出手來,沖著離殤眉心點去。

轟!

離殤只感覺腦袋一震,旋即,一股沛然大力從天靈潮湧而去,將她體內妖脈封印,渾身妖力頓時不受控制,仿若消失。

張恆和黑眼在旁見了,都是一驚。卻在此時,二人只聽離殤大聲感激:「多謝大人!」

「我封了你的妖脈,自此之後,再無人能夠讓你顯出真身,也沒有人能夠察覺出你的妖身,當然,為此你需要付出喪失妖力的代價!」

霍玄說出此話,轉頭看向張恆,又道:「只要你忘了離殤原來的身份,這一世,她就是你的娘子,陪你相伴到老。不過,有一點我必須要提醒你,若是日後你做出讓她傷心的事,妖脈封印會自行破開,到那時,就是你們夫妻情緣了結之日!」

「玄叔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離殤!」

張恆重重點頭,語氣無比堅定。

「現在到你了!」

霍玄轉而看向黑眼,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笑容,道:「你這傢伙,殺孽雖不重,身上卻沾惹了几絲血腥,按道理我應該收了你,在萬妖獄鎮壓個幾百年,以示懲罰……不過,看在你還算有情有義的份上,我給你兩條路選擇,一是進入萬妖獄,那裡缺個獄卒……」

「大人,我不想進萬妖獄。」黑眼苦著臉說道。萬妖獄,很顯然是在靈塔內,就算是獄卒,也會失去自由之身,他當然不願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