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2, 2021
65 Views

沒有多想,為了去追那個妖魔副統領,林淵帶著紫菱就奔進了荒古遺迹的第二層。

Written by
banner

「林淵,你不應該帶我進來的。」

剛剛進入第二層,紫菱便是對林淵說道。

荒古遺迹的第二層很危險,而紫菱只是剛剛點燃神火的強者,她知道自己來到第二層只會拖累林淵。

「把你留在第一層我不放心。」

林淵目光看向紫菱,平靜地道:「菱兒,以後不管什麼情況,無論如何你都要跟在我身邊,我才能更好地保護你。」

紫菱被林淵沉靜的目光直視著,不知為何,突然沉默了下來,點點頭道:「恩。」

「那走吧。」

林淵見其答應,不再多說,緊拉著她的手往前走去。

這第二層遺迹和第一層區別很大,第一層遺迹是湖心島,除了上面有很多廢墟之外,很平常。

然而第二層卻是一片偌大的沙漠,沙漠之中狂沙四起,也有不少遺迹,但並沒有第一層那麼多。

林淵不知道這荒古遺迹之中的寶物是怎麼現世的,是不是都隨著一座建築而出現,他隨意選擇了一個方向往前走去。

他有兩個目的,一是尋找高級妖魔吞噬本命魔氣,二是尋找點燃神火的寶物,走著走著沒有多久,他便是聽到了戰鬥之聲。

「又有戰鬥?」

聽到戰鬥之聲,林淵當即帶著紫菱趕了過去,不多時那戰場便是出現在他的視野之中。

那是幾十個妖魔,正在與七八個奇特的生物廝殺。

這些生物看上去是人形態,但是卻無比高大,每一個至少都是三丈,身披戰甲,極其威武。

「這就是戰甲屍?」

林淵心道。

那戰甲內的軀殼的確是沒有生命氣息的波動,說是屍體也不為過。

「走吧,不用多管,讓那些妖魔去與戰甲屍廝殺。」

林淵觀察了一會兒,確定這些戰甲屍的實力相當於衍靈境後期強者之後,便是對紫菱道。

妖魔群之中並沒有高級妖魔的存在,這是他選擇離開的最大原因。

二人繼續朝著這片沙漠的中心區域行去,沒有多久,紫菱雙目陡然一眯,指著前方,道:「林淵,前面有東西。」

在紫菱視線的盡頭,她看到幾個在發光的東西,像是燭火。

「過去看看。」

聽到有東西,林淵頓時加快了速度,他將紫菱抓緊,身後血翅拍打,很快就飛了過去。

不多時二人便是靠近了,林淵也看清了那是什麼東西。

那是幾顆懸浮在空中的乳白色珠子,熠熠生輝,珠子周身有火焰在燃燒,隱約地林淵感覺到這些珠子似乎就是與點燃神火的寶物有關。

「收起來。」

沒有多想,林淵便是朝著珠子掠去,欲要將珠子收進虛空戒之中。

就在這時,異變陡生。


刷刷刷!

黃沙翻滾,沙地之中突然數個巨大的身影沖了出來,殺氣橫空,可怕的神器戰兵直接斬向林淵,要將他碎屍。

「嗯!?」

還好林淵早有防備,看到地里突然衝出數具戰甲屍並不驚慌,左手祭出金色神碑,右手握緊紫色神劍。

「鎮壓!斬!」

神碑壓下,紫色神劍也是斬出。

一道金光,一道紫光頓時在沙漠上空橫掠而出。

轟!

巨響之中,滿天黃沙亂舞起來,金色神碑和紫色神劍將數具戰甲屍逼退,又一次將它們轟進了地下。

然而,眨眼之間,那些戰甲屍又從地底撲了出來,依舊是殺氣騰騰朝著林淵衝來,好像剛才一擊分毫傷都沒有受。

「是我低估了你們,還是戰甲屍也有不同的等級,我遇到的這幾隻比剛才妖魔遇到的要強大得多?」

林淵皺了皺眉,剛才妖魔們遇到的戰甲屍只有衍靈境後期的實力,而他遇到的這幾隻顯然是衍靈境巔峰!

「血奴護體!」

敵人如此之強,林淵絲毫也大意不得,身後巨大的血翅陡然消失,接著他全身皮膚之下便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出一片片血鱗,緊跟著血魔蟾身、戰魂也再度運轉起來,讓林淵實力飆升。

「斬!」

「鎮壓!」

再次催動兩件神器,林淵毫不猶豫朝著撲來的戰甲屍轟去。

轟隆!

大地震顫,戰甲屍再一次被轟進了地底,這一次,這些戰甲屍卻是被轟得殘缺了。

黃沙蠕動,沙漠之下像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將失去戰鬥力的戰甲屍吞噬了進去,整個黃沙地面再一次變得平整,好像剛才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這片遺迹究竟有何古怪?」

林淵皺眉,隱約間越來越覺得這荒古遺迹不平凡。

「快看,那邊有引火神珠!」

就在林淵沉吟之時,有一群人趕到了這裡,看到懸浮在虛空之中的七八顆珠子之時,他們都起了一定的覬覦之心。

這是一群來自墟城的大世家強者,修為都是衍靈境後期或者巔峰,不過儘管他們都過了需要外物點燃神火的階段,但是每個家族,或者他們自身始終都有後人存在,他們也想將此寶物帶回去給有天賦的後人儘快點燃神火。

「如果你們想搶,就做好付出生命的代價吧。」

林淵看到了這些人眼中的貪婪,頓時淡漠說道。

那十多名大世家強者聞言猶豫不決,但遲遲卻不敢動手。

「算了,此人敢帶一個初步點燃神火的女人來這種地方,實力一定深不可測,而且剛才這邊有戰鬥之聲傳來,定是此人在擊退守護寶珠的戰甲屍,你們看他身上一點傷都沒有,說明他幾百戰甲屍幾乎沒廢什麼力氣!」一名人族強者悄悄傳音道。

「說得有道理,沒必要為了幾顆引火神珠,就去冒風險,還是去尋找其他更為珍貴的寶物要緊。」馬上有人贊同道。

這群人商議了一下,隨即很快退去。 「他們走了。」

看到那群人類武者遠去,紫菱說道。

「恩。」

林淵點點頭,將八個引火神珠一收,看了一下方向,道:「我們也走吧。」

二人當即繼續朝前走去。

整個第二層廢墟不知道多麼寬廣,沙漠似乎無窮盡,而在這片沙漠之中不時會出現一些遺迹,當然更多的是那所謂的戰甲屍。

只要是活著的生靈,戰甲屍發現之後都會與之廝殺,沙漠之中到處都是戰場,妖魔、人族強者通通與這些戰甲屍激戰著,很多人不敵,最終化作了黃沙之中的一具屍體。

當然,這裡的寶物也不少,每個地方都有人發現寶物,然後拚命爭奪。


林淵和紫菱在沙漠之中遊走,期間也遇到過一兩件寶物,然而但凡是有寶物出現的地方,戰甲屍的實力都無比可怕,有時候甚至有堪比天宮境強者的戰甲屍!

最終,考慮到紫菱的安全,林淵並沒有選擇拚命去爭奪寶物,他的注意力主要還是放在引火神珠之上。

黃沙漫漫,沙漠之中引火神珠有不少,林淵一路所過,很快就收穫了二三十枚。

與此同時,在沙漠的中心。

大片大片的妖魔趕到了一個奇特之地,此地黃沙變成了黑沙,像是一個沙湖,妖魔統領就站在沙湖旁邊,在他身後還有超過兩萬個妖魔。

所有妖魔都聚集在這裡,彷彿是在籌備著什麼。

「大王,其他的應該來不了了,開始吧。」

在妖魔統領身邊,一共有著五位副統領,其中一個正是不久之前與林淵激戰過的妖魔,他對妖魔統領說道。

「不急,再等一個時辰,那些人類一時半會兒不會出現在這裡,我們多等他們一會兒,來的崽子越多,我墟城附近的妖魔一族才能越壯大。」

妖魔統領不疾不徐沉聲說道。

「好吧,大王。」

副統領聞言,只能點頭道。

眾妖魔繼續等待,又過了一個時辰,這期間陸陸續續又有幾百個妖魔趕來,但數量也只有這麼多了,其他妖魔似乎再也難以趕到。

「就只有這麼多人了嗎?想不到為了到達這裡,我妖魔一族葬身了近六萬的數量!墟城人族,總有一日本王要將你們屠盡,盡滅墟城人族!」

妖魔統領看著這一幕,深吸口氣,臉上充滿仇恨!

「大王,請為我妖魔一族復仇!」

眾妖魔聞言,也是紛紛說道。

「放心,等此次求得大機緣之後,在場的所有妖魔這一次實力都會大增!」

妖魔統領冷然道:「到時候墟城人族將會面臨他們最大的災難!墟城將會成為我們進食的肉倉!」

「太好了,我等誓死追隨大王!盡滅墟城,將墟城人族全部拿來填肚子!」

眾妖魔神情振奮,紛紛高喊道。

「廢話少說了,儀式正式開始!」

妖魔統領冷然道:「你們幾個按我吩咐的去做。」

「是!」

嗖嗖嗖!

其中四個妖魔副統領當即行動,各自帶著一個界碑,按照妖魔統領事先的吩咐,進入到沙湖之中。

四妖魔來到沙湖四個方向,將界碑插入黑沙之中,旋即撕開胸口,將自己的心臟挖開一道縫隙,妖血****而出,很快就將界碑染得鮮紅。


鮮血染紅界碑之後,四妖魔心臟和胸口的傷勢便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彌合,四妖魔跪倒下去,跪在界碑之前。

同一時間,在外圍。

「該我了。」

妖魔統領大步一跨,朝著沙湖中心走了去,隨著他的踏步,整個沙湖起起伏伏,彷如他半身陷在水中行走,很快他就來到了沙湖的最中央。

這時候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張純金色的幡,妖魔統領手持金幡使勁搖晃。

「起,鎮道之塔!」

隨著妖魔統領搖晃金幡,一聲大喝從其口中發出。


轟隆隆!

大喝之後,沙海立即劇烈起伏起來,像是沸騰。

四界之上,四個界碑開始緩緩下沉,逐漸沉入沙海之中,四個跪在界碑之前的妖魔副統領也跟著沉了下去。

他們沉入沙湖之中后,沙湖裡便是想起了奇異的誦經聲。

「起!鎮道之塔!」

第一次沒喚起鎮道之塔,妖魔統領這時候再喚一次,頓時,只見沙湖之下,一個黑色的塔尖冒了起來,隨著塔尖冒起,整個黑色的塔身也開始緩緩浮現。

沙湖翻滾得更劇烈了,不僅是沙湖,整個沙漠都開始跟著翻滾起來!

黃沙起伏,如同波濤洶湧的海面,不管此時身在第二層遺迹的何處,都能感受到這劇烈的翻滾。

兩千餘里之外。

「叔叔,這是什麼情況?為何整個沙海都在翻滾?」

奕揚正和自己的叔叔奕山等一群墟城高手在沙漠之中搜尋寶物,忽然看到沙海翻滾,頓時問道。

「這感覺……似乎整個沙漠都在異變,難道……」

奕山沉吟起來,似乎想到了什麼。

「難道什麼?」

奕揚問道。

「難道是第二層到第三層的通道被人發現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